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家族子弟多俊杰(2)

    清晨,天色渐亮,江面上飘浮着一层淡淡的薄雾,四周一片青蒙蒙的,寂静无声,依稀可辨一只小木船行于江面上,空气颇为清爽,以南方的天气来说,能这般凉爽已属难得,欧阳智风负手静静的立于江边,闭目享受着这晨曦美景带来的舒适,阵阵清风吹起他那披肩的头发,时有发丝轻轻拂其玉面,亦不已为意,一身修长的身材傲然挺直,显得飘逸脱俗。

  “哒哒……。”一阵厚重的脚步声传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欧阳智风眉头微皱,一向好静的他,很是不喜有人在这时介入,不觉烦心,侧耳听去,那人行了一阵却在离他不远处坐了下来,随着一声水响,又静了下来,奇怪的是再也无法听到他的呼吸声,欧阳智风心神一凛,“高手!”睁开双目朝那处看去,不禁莞尔,原来那闯入者此时正手揪鼻子,聚精会神的盯着水面,自然听不到呼吸声了。

  片刻,那人实在憋不住了,大口大口的呼气,气愤朝后叫道:“谁说闭气就能钩到鱼,傻大个你给我过来,好的不学,学会骗人了。”

  “哈哈!”一个身材高大的黑面汉子笑着从雾中现出身形,来到那人身侧提起渔杆道:“大哥,你都没上渔饵钓个叼鱼。”边为他穿上渔饵边道:“还说你是在海边长大的,连鱼都没钓过吗!”

  那人尴尬道:“江里的鱼跟海里的鱼不一样吗!在北方海中我们都是挂线钩,老长的一排,鱼自己就上钩了,那有这么麻烦,江鱼就是比海水娇贵,不喂食都不咬钩。”

  那黑面汉子笑道:“你们那不会连河都没有吧!调河鱼也是要饵的。”

  那人为掩自己的失误,强硬道:“江鱼的规矩就是多,钩不上鱼就是因为你嗓门大,记得不许讲脏话,要不给你好看。”

  黑面汉子苦着脸道:“这跟我讲脏话有什么关系,我又没说。”

  那人一瞪眼道:“我提醒你而已,要不扣你工钱,现在可以钩了吗!”黑面汉子似乎很是怕他,不敢多言,上完渔饵将钩甩入江中。

  这两人的对话一一落在欧阳智风的耳中,微微一笑,也觉好笑,本以为不讲理只是女人的专利,没想到男人也可以,这两人真是一对趣人,想来是旅游过客来此晨钓,当下继续欣赏这晨间的美景。

  静了好大一会儿,那年青人似乎很没有耐性,一会提起,一会放下,调了半天依无所获,嘀咕道:“这江里有鱼吗?”黑面汉子捂嘴偷笑,原来会不会钩鱼,样子倒挺象的,那年青人面上很是过不去,一瞪眼道:“你想钓知声就是了,就因为你在一边我才钩不上来。”黑面汉子苦着脸道:“又关我事啊!是你没钓上来吗?”

  那年青人将渔杆往他手上一塞道:“三分钟,你给我钩一条看看,告诉你,这钓鱼地方很重要。”说着一指欧阳智风道:“你看人家在那站半天了,都不下钩,肯定是在等,这才是真正的钓鱼,知道吗!”

  黑面汉子被他说的一阵迷糊,这话听来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呵呵一笑,点了点头,那年青人道:“不懂就要请教,这才会进步。”扬声朝欧阳智风的方向叫道:“喂!那边那位兄弟,你今天钩到鱼了吗?”

  “他那只眼睛看到我拿渔杆了,真是颠三倒四。”欧阳智风轻轻的摇了摇头,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这时,那年青人已是走到他的身边,捂着嘴,轻声道:“给我留点面子,我唬那傻大个呢!嘿嘿!”面上却装做一副极其正经的样子道:“兄弟,今天这里的鱼多吗?”

  欧阳智风平静的面上闪过一丝讶然,他这动作,这做风,怎么这么象那个人,那年青人见他半天都不说一句话,心中疑惑,难道我碰到一个聋哑人?挺清秀的年青人真是可惜了,用手一指欧阳智风,又指了指水面,连笔带划,张大嘴型道:“你,知道,那里鱼多?”

  欧阳智风又好气,又好笑,“他把我当成什么了,真是一厢情愿。”突然张口道:“这是北方人特有的说话方式?”

  那年青人动作僵在那里,吃惊道:“你会说话啊!”

  看到他那吃惊表情,欧阳智风就想笑,静静道:“我说过不会了吗?”

  那年青人头一低,道:“服了你了,兄弟!”

  欧阳智风静静道:“你才多大,就叫我兄弟,何况你是在骗人,我没理由帮你。”

  年青人纠正道:“是唬人,不是骗!”欧阳智风道:“都一样。”年青人好奇道:“你不会从没唬过人吧?”欧阳智风静静的看着他道:“为什么要说谎,你经常唬人吗?”年青人点了点头道:“也不经常,我想唬的时候就唬。”欧阳智风淡淡道:“骗人不是个好习惯。”

  “怎么跟他说不通呢?”年青人叹了口气道:“兄弟,你怎么说话跟个小老头似的,基本上被我唬的人都是很开心的,你唬我,我唬你大家开心,不存在骗,这是两个概念。”

  欧阳智风静静道:“你的理念很特殊。”年青人无力道:“大哥,这是生活中最基本的常识,每个人都会的,那里是什么理念了。”欧阳智风道:“你,为什么叫我大哥,刚刚不是还叫我兄弟!”

  年青人面上抽搐不已,这么好玩的人他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虚弱道:“那不是正式称呼,只是,这个,怎么说呢…….。”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对方能理解的词出来,苦笑道:“我服了你了,你真历害,我很少被人难住的。”

  欧阳智风心中也觉奇怪,眉头一皱道:“我有为难你吗?”

  直觉的判定,这个人比我还傻,年青人干笑两声,一脸的喜容,欧阳智风道:“你觉得我为难了你,你为什么还要笑。”

  年青人笑着道:“知己,绝对的知己,我终于找到一个比我还笨的人了,这下宝宝应该不会一直骂我笨狼了,吾道不孤也。”

  欧阳智风失笑道:“这也算原因,被人骂笨,你还笑的出,你真是挺另类的。”

  年青人叹道:“时代不一样了,许多良好的品质不能再适应社会的发展,便被人称为傻,利益的角逐成了唯一的标准,为了达到目的而失去原则,可在这个世上本质就是本质永远不会改变,呵呵,算起来,我也是犯傻的一员,曾经我的执著不被人理解,只有宝宝无怨无悔的支持我,虽然她嘴上骂我,可我知道她的心是认同的,怕我受伤害,这种爱的责骂,我不应该笑吗?看得出,你也有一定的坚持,应该是个傻人。”

  或许别人不懂他在说什么,可是他能懂,欧阳智风静静的凝视着他半晌,平静的面上终于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道:“你是个很有趣的人。”

  “真是难得老古板也会夸人。”话音一落,一个少年骑着越野赛车从薄雾中穿出,在两人身前嘎然而止,看那少年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反戴着帽子,一双大大的眼睛闪动着灵光好奇的看着两人,嘴角微扬显得很是调皮,正是青春飞扬的年纪,欧阳智风淡淡一笑道:“如果你做得出值得令人称赞的事,我也不会吝舍夸奖你。”

  欧阳智星哈哈大笑,道:“恐怕我要到六十岁才能做出令你满意的事,是不是,风哥。”欧阳智风淡淡道:“未必,三岁看到老,让你少惹点事有可能吗?”欧阳智星嘴一撇,不满道:“你总是对我有偏见。”扭头看到那年青人亦淡笑不语,心中不觉来气,暗道:“很普通的人,老古板为什么夸他,那里比我强了。”少年心性就是如此这般,见到比自己好的就要比一比。

  年青人见他们相熟,不便打扰,微微一笑道:“你们聊,我去钩鱼。”朝两人礼貌的点了点头,欧阳智星飞身下车,扬手道:“慢着!”年青人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欧阳智星笑眼一眯,伸手道:“既然是风哥的朋友就认识一下吗?你好,我是阿星,怎么称呼。”

  年青人笑着伸出手,道:“你好,我是向晨。”就在两人两手即将相握之际,欧阳智风眼睛灵光一现,喝道:“不要跟他握。”

  向晨微微一楞,不明所以,却发现那欧阳智星眼角闪烁着一抹诡笑的神色,未待反应,一道青芒直直射入向晨的衣袖中,紧接感觉到一物贴着他的肌肤溜滑蠕动盘旋而上,换做一般人身上窜进个不明物体不要吓个好歹,向晨反应甚快,一爪扣向欧阳智星的手,欧阳智星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之色,腿下盘旋措步,如蛇一般飞身措过,身法颇快,以向晨的手法居然没能抓住他。

  转瞬那物已盘在他的胳膊上,向晨低咒:“可恶。”暗一运气,右臂肌肉腾然爆起,向上一挟治住那物,衣袖一甩,将那物甩出,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条青色的小蛇。

  欧阳智星显然是很在乎那条小蛇,见它抖动两下就不动弹了,惊呼一声:“小青。”胸脯起伏不定,抬头恨恨的看着向晨,一指向晨冷冷道:“你敢杀我小青,找死。”

  向晨只道他是小孩子贪玩,不想与其多做计较,见他仍口不择言,眉头一皱,正待答言,欧阳智星身形一晃,已是失去踪影,一道劲风自左侧荡起伴随欧阳智星冰冷的声音:“你要给小青陪葬。”

  好快的身法,向晨还未反应,蓦然一道爆喝自他身后传来:“妈了个逼的,敢偷袭我大哥。”只听得砰的一声,两道气流交到一起,高森挡在向晨身侧,瞪着眼威风凛凛的看着被震退的欧阳智星,大骂道:“小鬼,你******不是爷们。”

  向晨面色一沉,沉声道:“高森,忘了咱们的约定吗?”高森急道:“不是的,大哥,这小鬼他……。”一见他面色不善干笑两声也不敢说什么了。

  欧阳智风轻轻摇了摇头,暗叹:“为什么惹事的总是他,吃了亏恐怕更不能善了。”一时倒颇为向晨两人担心,可欧阳家族的族规,一遇外敌,一至对外,即使他也不满欧阳智星的所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静观其变。

  欧阳智星看着被震的发麻的拳头,凭介欧阳家族这块牌子,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心中怒意可想而知,冷哼一声道:“这是你们自找的。”闭上双目,双臂自然垂了下来。

  高森看得好奇,轻声对向晨道:“是不是我下手太重,把他打傻了。”向晨凝目看了他一眼,静静道:“这是调息,内家常用的手法,他是把好手。”高森心里暗骂:“妈个逼,又是小南蛮子那套。”

  这时,欧阳智星缓缓睁开双目,面上古井无波,已无一丝恨意,双掌朝下平伸,身形矮了下去,向晨暗赞:“这小子虽然无礼,却受过名家指点,懂得战前调节自己的情绪,小小年纪实属难得。”

  高森裂嘴哈哈大笑道:“小鬼,苦头你还没吃够,还想打,好我陪你玩玩。”活动两下胳膊,大步朝他走去。

  欧阳智星待他走近,静静道:“青蛇吐芯。”脚下滑行两步,指掌幻化数指影直攻高森上路,高森才不管你吐不吐什么芯呢,双臂格格做响,大吼一声,铁臂横扫过去,大有以一破万之势,欧阳智星不急不燥,身形一矮,手臂柔如发丝,避开他的强劲的臂,贴臂滑行,指掌点在他的肩肘上,如若换了常时,这一招铁定将他治住了,可跟向晨比试过后,苦思自己的弱点,肩肘一转,不可思意的将那指劲卸了过去,上前一步以肩顶在他的胸脯上,欧阳智星被震退了一步,婉如蛇盘一样,摆了守势防他进攻。

  

第六章 家族子弟多俊杰(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