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家族子弟多俊杰(4)

    欧阳智火行至向晨向后不远处停了下来,冷声道:“我要向你挑战。”

  向晨依然蹲在那里,静静道:“我不会接受的。”欧阳智火一楞,激将道:“你怕了。”向晨道:“是,我怕你会向阿星一样。”

  “什么?意思是说你一定会蠃吗?”欧阳智火冷冷道:“你要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向晨淡笑道:“有什么不一样,在我的家乡男人是不能拒绝别人的挑战的,因为挑战带给他们的是勇气与更坚定的友谊,可你的挑战还具备友谊的因素吗?毫无意义。”

  欧阳智火冷声道:“懦弱的人总是会给自己找借口,挑战不是蠃是败,自古有战斗就不会有友谊,阿星的耻辱我会帮他讨回来,你战也要战,不战也要战。”

  向晨轻轻一笑,站了起来,回身打量了一下四周,笑道:“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你凭的什么,你后面那几个人吗?你输了他们在接着上,他们再输了,你们后面的势力再接着上,无聊。”

  欧阳智火面色越发阴沉,冷声道:“你好大的胆子,没人敢这样跟我说话。”

  向晨静静道:“仗势者非勇也,异地相处,你还敢向我挑战吗?你不过是个莽者,我不想跟你打。”

  欧阳慧琼捂着小嘴娇笑道:“这个人挺有意思的吗!阿火,他一点都没将你放在眼里哎!”

  欧阳智火怒极反笑,重哼道:“好,够狂,如果我输了,我保证他们不会再出手。”

  话音未落,欧阳智博一托眼镜道:“笨蛋,他是分化咱们。”

  欧阳智火能成精英弟子,心智自不一般,刚刚是被气的有些怒火攻心,煞时冷静了下来,见他依然面色平静,毫无异色,一时真的有些看不透他。

  向晨微笑扬声道:“小眼镜,你心眼怎么那么多,我承认你们如果联手确有胜我的可能,却不一定能压制的了我,制伏你们的机会到是挺多的。”

  欧阳智博淡淡道:“愿闻其详。”

  向晨扫视众人所在位置,微笑道:“如果你们没有性命危险,阿风是一定不会出手的可以除外,你们三人当中以那个小妞身手最弱,最易治服,只要在五秒内震开面前这块火,就有机会攻击你们两人当时的一人,小眼镜性情多疑,如果我射出暗器你必不敢接,而是采取闪身躲避,没了障碍,只要用三秒钟,我就可以制伏红衣小妞,到时你们还能奈我合,是不是很简单。”

  “是很简单,他以为他面对的是谁。”几人不由连连失笑,只有欧阳智风没笑出来,反而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欧阳慧琼兴趣大增,笑着问道:“你这人真的很有趣,好久没见过你般好玩的人了,你凭什么说我最弱。”

  向晨淡笑道:“因为你吸烟,一般吸烟的女性不是心理压力很大,就是因为有失意之事,这样的女生多半夜生活都极其丰富,武者苦修首重心智,你意志不坚,性情懒惰,必不肯苦修,恐怕你的身手尚在苦修的阿星之下,是不是。”

  欧阳慧琼愕然,向晨继续道:“而且我一样东西一定是你避不了的。”说完指间寒光一闪,一枚约三寸的小刀钉在欧阳智火的脚下,欧阳智火居然没能看清那刀的轨迹,一旁的欧阳智风一直默默的关注着他,一见那物,失声道:“惊神刀。”

  欧阳智火更大是大惊,惊神刀出无人可挡,不觉心中一寒,楞楞的看着那枚小刀,就是这时,向晨动了,身形快如闪电,看欧阳智火失神之时,眨眼的功夫就他身边闪过,几个闪身,凌空双指并发,数道破啸之声朝欧阳智博攻去,欧阳智博亦正在微微失神的状态,本能的反应朝旁闪身而过,场地上,只胜下不及反应的欧阳慧琼独自一人,愕然的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向晨。

  此际,向晨距离欧阳慧琼仅三步之遥,一切正如他所说的一般无二出现在这个场景上,向晨大喝一声:“谁也不要动,不然我取她性命。”

  众人惊骇,无论是智火还是智博都不及赶到那个方位,欧阳慧琼心中的惊骇更是无以复加,向晨判断的没错,她的心智果然是是弱的,慧琼颤声道:“我不信你能杀得了我,家族精英子弟都有一套保命的功夫,你奈合不了我的。”

  向晨静静的看着她道:“如果你动的了再说吧!三秒的时间,足够了。”

  欧阳慧琼终是心智过人之辈,知他这样说必有所为,轻微的一动身子,不知何时自己的周围已被缚上一圈细细透明渔线,以渔线的韧性岂是三秒能扯断的,欧阳慧琼心中一凉,失声道:“我动不了。”

  众人那个也不敢再动一步,欧阳智火心知那高森就在身后,脑中一转道:“放了她,不然我取这大个的性命。”

  向晨晒然一笑道:“你现在动都不敢动凭什么要挟我,我只要先手杀了这个小妞,回首必能抢在你前以惊神刀取你性命,小眼镜受我惊神之刀震慑必不敢出手,真正对决的是我跟阿风,到时不过是五五之数。”

  欧阳智火几乎被逼疯了,“天啊!他连后面的都算计到了。”终是姐弟之情,大叫道:“不要,我不动手了,你不要杀慧琼。”

  欧阳智风有些暗悔自己为什么不早出手,如果他的……,正在这时由远至近传来一阵马达声,车还未至人先飞出,大叫道:“向大哥,不要动手,慧琼是我好友。”

  火少气喘嘘嘘落在向晨身后不远处,向晨呵呵笑道:“是他们要找我决斗,先挑衅的哎!”

  火少一指欧阳智火道:“一定是这个家伙在挑事,向大哥如果你信的过我,我一定帮你,公平的与他们决斗。”

  欧阳智火颤声道:“火弟,你……。”火少怒声大吼道:“住口,你是欧阳智火,我是王火儿,咱们同名不同宗,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向晨呵呵笑道:“傻小子,我怎么可能真的让你跟他们决斗呢!”一抖手,收回了渔线,火少莫名的感动,他居然这么信任自己,脱口问道:“向大哥,我保证你的安全。”说完真的护在向晨身侧,大声道:“谁敢动他,就是跟王火儿过不去。”

  众人面面相觑,一相跟他们情同兄弟的王火儿如今居然站在外人那头,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场面甚是尴尬,相反到是向晨一脸笑嘻嘻的模样不已为意,轻轻一拍火少道:“喂!阿火,你也是欧阳家族的人啊!”

  火少似是极不喜欢这句话,怒目瞪了欧阳智火一眼,沉声道:“我不是欧阳家族的人,只是与他们交好。”

  向晨一时也搞不清他们间这不清不楚的关系,轻声道:“傻小子,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他们不敢动我的,你忘记我来的目的了。”

  火少这才想起,他曾说过他的爱妻是豪门中人,难道,急问道:“到底谁是大嫂,慧芷、慧兰、慧清,还是……。”

  向晨呵呵笑道:“我都没听过这些名字,原来慧心有这么多姐妹的。”

  “谁?”火少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向晨好奇道:“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慧心,欧阳慧心才是我老婆。”火少结巴道:“少宗令,怎么可能。”

  向晨抓了抓头道:“你在说什么啊!”火少道:“欧阳家族共三个管理层,执行层,长老会,宗长会,少宗令就是执行层的领袖啊!”

  向晨奇怪道:“那又怎么样。”火少见他傻呼呼的样子,抱着头道:“真是受不了你,你知道你老婆有多大的权力。”向晨疑惑道:“她有多大权力,跟做我老婆有什么关系吗?”火少想了想,彻底无语,低着头朝高森那处行去。

  几人见火少突然抽身闪开,一时摸不清头脑,几人今日受此之辱,心中对向晨的恨意真是无以复加了,向晨嘻笑道:“怎么,你们还想打吗?”

  几人见他漫不经心的样子,真是嚣张到了极点,欧阳智火按压不住心中的火气,就待上前,欧阳智风喝道:“到这吧!四名精英子弟被人迫到这种境界,你们还嫌出丑没够吗?给欧阳家族留点脸吧!”别看欧阳智风平时不言,可到关键时候还是很管用的,几人心下大为羞愧,却又咽不下这口气,每个人面上别扭的很。

  向晨哈哈大笑,欧阳智风面色平静的走到他的身前,一躬身道:“谢谢您今日的指点,给我们上了一堂很好的课,令我们的缺点暴露无疑,以您之智必不是一般的人物,山水有相逢,我期待与您下次的较量。”

  向晨抓了抓头为难道:“恐怕没机会了吧!”欧阳智风眉头一皱道:“我知道今天我们输的很惨,您觉得我们欧阳家族的子弟不配做您的对手吗!”

  向晨紧张的四下看了看,轻声道:“小声点,你要害死我了,跟欧阳家族做对,我还想不想活了。”

  欧阳智风不禁愕然,不知他这话是讽刺,还是….,正在这时,江面上突然传来一声暴吼:“欧阳智风,你这个臭小子害我没戏看。”

  江岸的诸人,忽然觉得阴风阵阵,寒意四起,一项镇定的欧阳智风听到此声更是浑身颤抖,木木的转过身去,寻求那声音的来处,只见一叶小舟悄然靠岸,自上跳下两个头带斗笠身披蓑衣的人,其中一人发出嘿嘿的两声诡笑,突然尽数卸去伪装,众人不由惊得连连倒退,人人面现不自然的神色。

  来者正是青年一派的领袖,少宗令欧阳慧心大人是也,多日未见,那份思念如何还能压抑的住,向晨大喜过望,飞身而行,跃过众人,就朝那处奔去,其它几人不知,不由大惊,怎么能让一个外人冒犯了他们的领袖,纷纷起身相拦,谁知向晨心切,完全不顾许多,身形急速如电,连施数种步法,身形溜滑,左突右转,一一躲过,众人再度愕然,才知他能以一已之力胜得众人并非偶然的,这等实力,令人齿冷,只能眼睁的看着他朝少宗令扑去。

  向晨兴奋之下,一把将欧阳慧心抱了起来,大头欺在她的身上,腻声道:“宝宝,我好想你喔!”众人再次跌破眼镜,少宗令居然没反抗。

  欧阳慧心心喜,轻轻拍着他的脸道:“贪玩的家伙,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不要你了。”向晨撒赖道:“我错了,宝宝,以后一步都不离开你了,行不行。”欧阳慧心笑嘻嘻道:“考虑一下了。”

  蓝华轻轻的在旁咳了一声,慧心这才醒觉得,还好多人看着呢,小脸顿时一红,嗔道:“还不放我下来。”向晨乖乖的将她放下,一只手却不老实的揽着她纤腰不肯松开,慧心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回首扫视众人,小脸顿时沉了下来,面上甚具威严沉声道:“欧阳智星。”

  欧阳智星面色苍白,上前两步,躬身道:“少宗十六少,见过少宗令。”

  欧阳慧心冷声道:“家族为什么会选你出任十六少。”

  欧阳智星头上汗下,回道:“长老会爱护,苦心栽培,智星十六岁提交的经济论文备受瞩目,有培养的潜力,这才出任十六少。”

  欧阳慧心道:“是啊,明年你满十八就要出任明风公司的总裁了,可却你还在意气用事,只顾一时颜面,自残身体,不顾大局,罚你闭门潜修两年。”

  欧阳智星窃喜,这个责罚对他来说无益是再度培养,躬身致谢,退在一边,欧阳慧心继续道:“欧阳智火。”欧阳智火躬身向前,欧阳慧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专横霸道,行事鲁莽,至自己的手足于不顾,你可知罪。”

  欧阳智火激动道:“少宗令,我在维护家族的尊严,何错之有。”

  欧阳慧心冷哼道:“如果那个人换做是王火儿,你还舍得吗?”欧阳智火眼神闪烁,低头道:“智火知错!”欧阳慧心道:“罚你去基层磨练一年,你旗下的两间公司移交给你的副手。”欧阳智火躬身退下,欧阳慧心又对智博、慧琼进行了责问,向晨嘻笑的在她耳边轻声音道:“宝宝,赏罚分明,有理有据,你真威风哎!”慧心暗暗给了他一肘,向晨吃痛,乖乖闭嘴。

  欧阳慧心轻轻震开向晨那可恶的大手,来到欧阳智风身前凝视着他道:“智见,我知你才智不下于我,可你却从来只知后发制人,不肯尽心,你要我把你如何是好。”

  欧阳智风躬身道:“少宗令,再给我两年时间吧!我现在对修业比管理兴趣大的许多,强迫我也没用。”

  欧阳慧心轻叹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本身就是如此,又怎么责怪你。”

  欧阳智风躬身致谢,欧阳慧心嫣然一笑道:“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答应你。”欧阳智风心中一寒,颤声道:“不许过份的。”欧阳慧心诡笑道:“怎么会过份呢,只是让我掐一下你那漂亮的小脸蛋,真是岂有此理,才多久没见,长的都快比我俊了。”

  欧阳智风低头无语,半晌憋出一句话:“你现在是以少宗令的身份,还是九姐的身份。”欧阳慧心坏笑道:“你说那种能掐到呢!”欧阳智风抱着拳头,咬牙道:“我可不可以拒绝。”欧阳慧心摇了摇头,欧阳智风抬起头,怒着脸对向晨道:“管管你老婆,她实在太过份了。”

  众人都憋着笑不敢笑出声来,向晨眨着眼睛道:“你没听过妻唱夫随吗?我还想掐呢!”欧阳智风无语:“一对恶魔夫妻,以后我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为了暂时的好日子,逼于无奈,含泪点头,答应了这桩不平等的条约,在众目暌暌之下,欧阳慧心伸出那罪恶的魔手。欧阳智风仰天大叫:“即生瑜,何生亮啊!”

  众人摸着自己的脸,不免心寒,还好自己没他生的俊逃过一劫,这种罚人的方法也只有少宗令才想的出,如今该罚的都罚过了,欧阳慧心举起来道:“好了,现在公事完了,下面是家庭聚会时间。”拉过向晨道:“正式给大家介绍,这就是我从秦带回的笨狼向晨,你们已经打过交道应该很熟了,嘻嘻。”向晨夫凭妻贵,婉如一个大领导般,亲切的接见了,刚刚还对他怒气冲冲的众人,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几人只有含泪接纳了,他们可不想再接受少宗令那惨无人道的惩罚。

  欧阳慧心扬手叫过智星,这才尽一个做姐姐的责任,握着他的手心疼道:“以后不可以这样了,你向大哥的话不无道理,好好的想一想。”欧阳智星感动的点了点头,向晨耳尖接口道:“纠正,是姐夫。”欧阳慧心白了他一眼气,揪着那可爱的狼耳道:“去,那有你这样做姐夫的,还没娶就先欺负小舅子,你那大匹子谁禁得住你撞。”向晨呲牙道:“宝宝,面子,面子没了。”欧阳慧心低声道:“你让我五名精英弟子没了面子,你还想要面子。”智星又恢复了孩子性情,笑着拍手叫好,向晨轻呜道:“我是无辜的。”其它弟子,一看也是哈哈大笑,心道:“这样也算少宗令为我们出气了吧!他终是敌不过欧阳家族的子弟。”向晨暗哼:“宝宝,回去看我如何整治你。”一脸的奸笑,又在开始计划他那不良的企图。

  

  

第六章 家族子弟多俊杰(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