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斜风细雨话家长(3)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不知为什么,向晨对雨有着难以隔舍的情结,不知是不是雨天赋的作用,每当身处其中总能带给他一种超然于世事之外的感觉,那一刻一切都变的很淡然,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那种心灵异常的宁静、宽阔并不是随时都能感受到的,只有这绵绵的细雨总是能提起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或许他天生就是这种人,无所欲,无所求。

  此时向晨缓步行于山间的小道上,闲暇的欣赏着这雨中的美景,山间清木随风荡起,发出刷刷的脆响,似乎是在迎接他的到来,远眺半山处一座望江亭跃然入目,隐约可见一道人影卓然的矗立,“不知他为什么会提前相见,还是有另外的嘱托。”向晨淡淡一笑,加快了步伐。

  望江亭内,欧阳震拿着一柄小刀聚精会神的削着一方寸木,隐约以成形状,看他一刀一琢之势好似投入了全部的精神,连有人介入此处地界都未查觉,在他的眼中仿佛只有那方寸木的存在。

  向晨立于亭外不远处,看着他不断伏动的背影,不予打扰,只是静静的等待,真是一个傻,一个痴。半晌,欧阳震似乎完功,满意的欣赏着手中之物,静声道:“你来了。”

  向晨轻嗯一声道:“是,我现在应该怎样称呼您。”

  欧阳震并未回答,两指一禀朝后射出,那物带着一股劲风直朝向晨眉心射来,速度之快居然不见其形,向晨静静的看那着那袭来之物,一动不动,那物在他眉心处轻轻一点既落了下来,向晨以手托住凝目一看,原来是一柄精致的小木刀,形状与他的惊神刀大致相同,向晨这才暗惊:“惊神刀他才只看过一次,就能雕琢的八九分相似,还有那举重若轻的手法,居然也与他出刀手法相似,这需要多好的记忆力,说他是天才不为过啊!。”不禁暗暗佩服。

  欧阳震拍了拍手上的木屑,微笑道:“你的镇定功夫又有进步,看来已经进入修心养性的阶段了,这么短的时间居然能进步若此,的确是块习武的料子,进来吧!”

  向晨轻耍了两下飞刀的手法,笑道:“谢谢父亲大人送给我这么好的礼物。”迈步行了进去。

  欧阳震淡淡道:“你刚刚不是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呢!怎么这会儿到大胆起来了。”

  向晨淡笑道:“如果我连一句父亲都不敢叫,还怎么做您女婿,您并不喜欢胆小的人吧!已成事实,我叫定了。”

  欧阳震微微一笑道:“你这小子够狂。”随着面色一寒道:“可你胆子也太大了,敢令我欧阳家族五名精英弟子难堪,你知道挑畔家族的后果吗!”

  向晨冷静道:“人不范我,我不范人,谁敢惹我才应该考虑后果,您的挑战我尚且不怕,何况是五名弟子,欧阳家族又如何。”

  欧阳震闻言不怒反笑,欣赏的看了他一眼道:“我喜欢的就是你这股谁都不惧的狂劲,欧阳家族的名号只能吓唬耗子,吓不倒真正的好汉,如果你连这股劲都没有,当初我就不会给你机会。”

  向晨轻声一叹道:“父亲,我现在也是算您半个儿子,咱们就不能正常点说话吗!这样很累的。”

  欧阳震大觉好玩,失笑道:“臭小子,叫的到挺顺口,最近有没有欺负我的小宝贝。”

  向晨非常老实的点了点头道:“有,还把她惹哭了。”

  欧阳震一听这话那还了得,一把揪起向晨的衣领,恶狠狠的咬牙道:“臭小子,你讨打是不是。”扬着拳头就是一记重K。

  向晨嘻嘻一笑很是享受,这才感觉到他的父爱,抱着他的胳膊道:“老爸别气吗!我会惹,也会哄呀!三二下心儿就被我搞定了。”

  欧阳震哭笑不得,没想到这臭小子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不过想想也是,自己那宝贝女儿就不是个什么好惹的主,也有一点不甘心,小宝贝生气的时候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小声道:“你怎么哄的,教教我行不。”

  向晨眼睛一转,嘿嘿笑道:“老爸,这种事可不好说,夫妻间耍些手段,就难免会……。”

  欧阳震照准他的头又是一记重K,脸一板道:“下流的招数。”

  向晨委屈道:“什么啊!我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吗!心儿最受不了的就是我跟她讲道理,讲不过我就听我的了,实在不行才动那招的。”

  欧阳震抱着讨教的心情,皱眉道:“真的好使吗!道理我也有讲过,可是最后好象都是她有理的。”

  向晨轻咳道:“这种事,仁者见仁了,有句话叫身正不怕影子歪。”

  欧阳震斜瞥他一眼道:“什么意思?”

  向晨赶忙正色道:“其实您最怕心儿什么,您自己最清楚,您要是少一点丰功伟绩的风liu韵事,那么心儿怎么会不乖呢!”

  欧阳震面现微微尴尬,强硬道:“这是大人的事,你们小孩子少管。”

  向晨笑道:“那我就没办法了,心儿醋劲是很大的,您跟我都是她最重要的人,她要是发火还好,她要是不发火,您可就要自危了。”

  欧阳震轻咳一声,以做掩饰,展现出父亲的威严道:“这事以后再议,臭小子,你这次来有没有过打算?”

  向晨定定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那么多打算干嘛,只要您同意,见见长辈不就好了。”

  欧阳震轻咦道:“这么说,小宝贝没跟你说过求亲的过程。”

  向晨惊讶道:“过程?还要过五关斩六将不成。”

  欧阳震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向晨顿时傻了眼,楞道:“不会吧!有那么麻烦吗!”

  欧阳震道:“如果小宝贝不是少宗令就没那么麻烦了,可她偏偏是,所以你必需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可才行。”向晨小心探问道:“要过多少关啊!”

  欧阳震好笑的看着他道:“先要经过的少宗的保荐,长老会的审议,然后提交到宗长会复议,最后是掌宗大人,小宝贝的爷爷点头,就差不多了,小宝贝没对你说过这些吗!”

  “什么?”向晨抱着大叫一声,趴在了桌上,苦着脸道:“那不是要全体通过才成,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求亲都跟正常人不一样。”

  “正常?”欧阳震心中轻叹,正色道:“小子,你要记住,从你跟心儿交往的那时起,你就不可能再做一个正常人,明白吗!”

  向晨苦着脸道:“我知道,可这也太过份了,我娶的是心儿,又不是整个欧阳家族,只要您跟爷爷同意不就好了。”

  向晨身上有慧心相同的素质,爱屋及乌,再加上这小子确实是对了他的脾气,欧阳震对他疼爱的心情恐怕已是不下于宝贝女儿,疼他就是在疼女儿,这点他深深知道,叹道:“小子抱怨没用,这是家族传统,你只能接受。”

  向晨沮丧道:“我知道了,为了心儿,我是会做任何事的,只是没想到真的要上刀山下火海啊!原来您找我就是为了这个,您一定有什么信息告诫我吧!”

  欧阳震微感惊讶:“这小子反应还不是一般的快啊!”微笑道:“你不是已经接触过几人了,你对家族的子弟有什么感想。”

  向晨想了想道:“关系太混乱了,他们的能力虽然不错,据我个人观点,称得上精英的也仅有心儿与智风两人而已。”

  欧阳震叹道:“你说的没错啊!内宗的八名弟子也仅有四名称得上是精英,可是外宗就不一样了,能脱颖而出的,都是建功立业,通过家族试练的人。”

  向晨一听不油头大,问道:“什么意思,我没听太懂。”

  欧阳震道:“所谓的内宗就是家族的正统,外宗子弟都是家族的旁系,虽然同是家族子弟对他们却很不公平,内宗的子弟只要通过长老会就可进升少宗系统,而外宗却没那么好命,对他们的要求是严之又严,天生的不平等令外宗的子弟人才辈出,而内宗弟子压力过少未经锤炼越来越弱,外宗子弟一度曾越超内宗子弟,占据少宗系统2/3的席位,宗长会有鉴于此,为了维护家族正统,不得不提议两宗同分少宗系统的席位,实际上内宗的子弟远远弱于外宗,都是家族子弟本应一视同仁才对,可那些老古董,哎!”

  欧阳震虽然是内宗的长老,可是对他来说,他只承认有实力的人,这也证明他的立场是很公正的,向晨微一皱眉道:“的确不公平,如此说心儿未必能完全掌握少宗系统了。”

  欧阳震傲然一笑道:“小宝贝怎么会跟他们一样,她是经过家族全部试练才出掌少宗令的,由不得他们不服。”

  向晨静静无语,发挥了超人的分析能力,冷静道:“即有内外之分芥缔就难免会有,外宗的子弟虽然表面服从,内心却未必服从,心儿执掌少宗令,背后必有维护正统的掌宗支持,我这次来看来是给心儿添麻烦了,对外宗来说这是一次扳倒心儿的机会。”

  欧阳震大感觉欣慰,此子确有才智,并非莽夫,大有可造之势,含笑点了点道:“能不能降服他们,不在于心儿,而在于你的表现,二天后的少宗系统聚会对你来说是个很大的考验。”

  向晨哈哈大笑,站了起来,傲然道:“父亲答我,他们可有胜过心儿之人。”

  欧阳震冷哼道:“他们能力虽强,可心儿才是少宗令,即使没有人支持她也能做上此位。”

  你狂我更狂,翁婿两人都不是善与之辈,向晨轻晒道:“以心儿之智尚数度折于我手,凭他们想要为难我,还不够那个资格,父亲安心,你意我知,我先行一步了。”说完,头也不回,飘然离去。

  欧阳震凝视向晨离去的背影,射出一道精光,心中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暗道:“好小子,这才是我欧阳震的女婿,凭你这句话,我认定是你了。”

  震东企业大厦

  欧阳慧心心绪不宁的聆听着蓝华的汇报,眼睛却不时的扫在那部卫星电话上,蓝华数度提醒未果,暗叹:“总裁的心,此时完全不在工作上了。”

  这里外面传来一阵纷乱声,“先生,你不能进。”一道男声回道:“有那里是我不能去的。”两人新奇,何人这般狂傲,待那人推门而入,慧心乐了,这可正是自己忧心了一下午的臭狼吗!不由心生薄怒,怒着小脸瞪着他。

  随行而入的秘书满头的大汗,正待向总裁解释,蓝华知机的将她喝了出去,深知此人是不能按常理对待的,随后也行了出去,房中只剩下二人。

  向晨将办公室左右扫视一翻,笑道:“宝宝,你的办公室好大啊!”

  欧阳慧心寒着小脸,面相威严,不声不语,向晨知她心中火气正在燃烧,也不以为意,几步行到她的身旁,一把将她从办公椅上抱了起来,一屁股坐了下来,将头埋进她的胸部,一只手还不老实的来回的***着她的玉腿。

  欧阳慧心强忍着他无礼的骚扰,咬着樱唇不发一声,心中也是暗怪:“这家伙胆子怎么变这么大了,一点都不惧怕我了?”

  向晨喃喃道:“宝宝身上的味道,我永远也闻不够。”

  欧阳慧心咬着牙道:“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轻轻一哼,将头扭了过去。

  向晨捏着她的小下巴,将头正了过来,凝视着她道:“笨宝宝,你以为你辞去少宗令的职务咱们就会一帆风顺吗?只会更麻烦。”

  欧阳慧心一惊,脱口道:“你怎么会知道。”

  向晨笑道:“傻丫头,你的心思我都猜不到,还怎么做你老公,原来求亲这么麻烦的,而你却一点都没告诉我,除了辞职,我想不出,你能找到什么更好的办法。”

  欧阳慧心抚着他的脸旁,轻声道:“你这个家伙太聪明了,不能让你知道一点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向晨笑道:“咱爸跟我说的。”欧阳慧心失声轻笑,嗔道:“你叫的倒顺口,是我爸,还不是你的呢!他好多嘴喔!”向晨轻点她的小琼鼻道:“谁都左右不了你想做的事,我想他可能也是猜出一二,才来找我的,咱们不是说好要一起面对吗!”

  欧阳慧心用小脸轻擦他的面旁,轻声道:“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

  向晨轻叹道:“我的傻宝宝,你要我怎么回报你对我的爱呢!”

  欧阳慧心轻嗯,道:“更爱我,不许欺负我,不可以再让我哭,什么都听我的,嗯……还有……。”

  向晨用宠爱的眼神看着她道:“一切都如你愿。”轻轻的将唇印在她那甜蜜的樱唇上。

  

  <a href=http://www.cmfu.com>

第七章 斜风细雨话家长(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