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豪门夜宴立狼威(2)

    向晨摇了摇头,歉意的对智风一摆手,以示无奈。慧心嗜好甚少唯有对这鸡腿情有独钟,在秦时曾屡次要求去吃肯德鸡,向晨不喜,中华的烹饪文化之博难道比不过那些垃圾食品吗?遂苦思数种鸡腿制法,慧心品尝之下,不由上了瘾,天天缠着他要做给她吃,那时正值忙碌之时,那有空闲,却又不忍拂了爱妻的雅兴,后答应她每宴必做一道鸡腿,这才合了她的心意,所以每次只要向晨做菜不让她知道还好,知道了准没别人的份,从烹饪学的角度来讲,向晨也算为中华美食争了一口气,毕竟他吸引的可是一位资深的美食家。

  欧阳智风看她吃的甚香,不禁垂涎欲滴,更是懊恼她的霸道,暗恨自己为什么把她给招来了,人就犯这毛病,吃的东西越抢越香,吧哒一下嘴道:‘九姐,好吃吗?‘

  欧阳慧心见他还不死心,整盘搂了过来,一瞪眼道:‘你不是不喜欢吗!那边不是有下酒菜。‘欧阳智风顿时蔫了下来。

  见她这般护食,当着他的面公然欺负小舅子,向晨也是来气,故意道:‘智风,凡正我要在这打扰两日,明天我给你做泼辣鸡吃,保证比这个味道还浓。‘

  ‘真的?‘欧阳智风面现喜色,得意的一瞥慧心,示威的重重一哼,欧阳慧心停下动作,眼睛一亮,暗道:‘泼辣鸡,听名字就好好吃喔!臭狠敢给我留一手。‘见鸡行事,马上将盘子推了过去,正色道:‘十少,虽然你不喜欢吃,也吃一点吧,这也是你姐夫的一片心意吗!尝尝吧!‘

  向晨暗赞:‘宝宝真乃识大体之人。‘欧阳智风定睛一看,那盘中此时那有一块完整的了,只有零散的一些鸡骨,苦笑道:‘真不愧是专家,让我尝什么呀!‘

  慧心摆出了少宗令的威严道:‘有鉴于这几天事态比较严重,我决定现场办公,监督你们,嗯!就这样决定了。‘回首对向晨讨好,嘻笑道:‘老公明天做两道好不好。‘

  向晨腻爱的一点她的琼鼻,笑道:‘小馋猫,今天还没吃够吗!‘慧心为了美食干脆坐到他的身边连连撒娇不已,向晨轻笑不语,点了点头,慧心雀跃不已,向晨笑着追加条件道:‘你不能把这些当成主食,也要吃些饭才成。‘慧心顿时将头低了下来,嘟着小嘴,不情愿的答应了。

  这一幕幕的上演,欧阳智风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互制,也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协调,在一定的机缘下,他们的爱总在那不经意间就展现出来了,试问天下除了向晨,又有谁能令少宗令低头呢,又有谁能一句话就摆平那个任性的家伙,这不是偶然,他们磨合若此,要经过怎么样的努力,欧阳智风的眼中露出一丝羡慕之色,隐隐心头闪过一个念头,谁要分开他们就是罪恶的。

  饭后,欧阳慧心公然占据了智风的卧室处理公务去了,向晨静静伫立在窗前不知在想些什么。有时真的想不透他们两人,这对恶魔夫妻有时明明坏的不得了,象一对顽皮的孩子,转眼却又能以另一种风姿出现在别人面前,真是一对矛盾的组合。

  欧阳智风端着两杯现磨的咖啡走了过来,顺手递过道:‘谢谢你,我很久没有见到过九姐这么开心了,也难得看她这么乖巧,我很奇怪你到底是怎么征服她的。‘

  向晨接过咖啡笑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至理名言,要征服女人的心,先要征服女人的胃。‘

  欧阳智风失笑道:‘谬论,你们两个是一对怪胎,做出的事都不是常人能理解的。‘

  向晨淡淡一笑,不已为意,在几个小舅子中,智风性情大致以熟,反问道:‘你来不是想跟我说这些的吧!‘

  欧阳智风道:‘后天就是少宗的聚会了,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向晨品了一口咖啡道:‘你的咖啡煮的很香,如果你是来告诉我少宗其它大少资料的话,完全没必要。‘

  欧阳智风心中一震,还没说他就猜出来了,这等心机太可怕了,向晨转身凝视着他道:‘智风记住一点,我是心儿的老公,没有任何人能改变这个事实,相信她就等于相信我,接受我的人,我会象亲人一样对他,不接受的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欧阳智风一楞,脱口道:‘你不要小看他们的影响,他们有保举权的,如果通不过半数以上,那就……。‘

  向晨呵呵笑道:‘傻小子,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去看看能帮心儿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朝卧室行去。

  欧阳智风愕然的看着他的背影,暗忖:‘什么意思,他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我猜不到他心中的想法,这个男人为什么会那么自信,难道他不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那可是连少宗令都头疼的外宗系统啊!‘蓦然,欧阳智风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隐隐藏在心头,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但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跟他是有差距的。

  CD郊外仰月山庄

  谁都不知道这座占地千坪的山庄是什么时候建立起来的,欧阳震当初之所以买下它,不为别的,只为了这个名字,而这处山庄也不负其名,每到月圆之夜,月光遍洒每个角落,无有遗漏,这归功与它独特的地理位置,欧阳震心喜此处风格,遂将产权划归到爱女名下,做为她十八岁成人的礼物,自打她接任少宗令以来,少宗系统每年的聚会都会在此举行,而这处也渐渐成为欧阳家族的一处名地。

  欧阳家族旁支甚多,除了少宗的十六少正式掌管家族企业,还有许多的旁系弟子及未入主管理层的正统弟子每年也会来参加聚会,故每年的少宗聚会可以算是家族年青一辈中很大的盛典,在年青一辈的心中,少宗十六少代表着荣誉与骄傲,是他们崇拜的偶像,而家族亦有许多未落子弟是前来浑水摸鱼,以欺能捞到些什么好处,不过对大部分的弟子来说能获得一次机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亦使得这个聚会成了小人物做梦的天堂,不过机会只是针对家族子弟而言。

  金碧辉煌的大厅,飘荡着悠扬的音乐,未到会时,已是聚集了不少的家族子弟,堂兄、堂妹之声此起彼落,能来参加这么大的聚会,人人面现喜色,其中亦有不少,身属欧阳家族却依靠自己独立起家的新贵,他们的边上总是能围上不少的人,少宗十六少的人到现在却一个未见。

  欧阳慧乔不时叹着气,目光的盯在门口,暗暗焦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啊!到时她能接受我的采访吗?‘

  欧阳慧乔是家族旁系子弟,在动乱时期并未追随家族远赴海外,一家人却也并未受多大的苦,一直过着平稳的生活,按照家族规矩,她也是有机会接受家族试练的,可能是从小受父亲影响较大,她放弃了这个机会,凭自己的能力上了一所普通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报社工作,这次的聚会本来并不想来,可是她接到一个消息,那个令她崇拜的少宗令居然带回了男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大新闻,如果能第一手报道的话,那不是发了,带着小小的阴谋勿勿赶来。

  ‘慧乔堂妹,你可真是稀客啊!‘一名身材颇胖的年青人走了过来,慧乔一听这声音就是一阵来气,转过头去,假假一笑道:‘智者堂兄,我也是家族子弟,我不能来吗,还是你不希望我来,哼!‘

  欧阳智者笑道:‘我可不敢这么想,你大小姐一张利嘴谁敢得罪啊!‘

  欧阳慧乔眼一翻,不耐烦道:‘亲爱的智者堂兄,如果你有时间在这跟我说话,不如去找找那此白手起家的堂兄们,我这没有什么你要得到的消息的。‘

  欧阳智者面皮甚厚,对她的调侃也不已为意,笑道:‘不要把我说的那么现实吗!咱们怎么说也算是兄妹问候一下有什么打紧的,当初要不是我远游,错过了家族试练,没准现在我也是十六少中的一员了。‘

  欧阳慧乔,一摆手道:‘还好你没参加。‘欧阳智者问道:‘为什么?‘欧阳慧乔毫不客气道:‘长老会准被你烦死啊!‘欧阳智者一点不气,反而哈哈笑道:‘要是我有那么历害到好了,慧乔堂妹越来越会夸人了。‘

  欧阳慧乔被气的无话可话,握着拳头暗忖:‘你有那胆吗?家族中谁不知道你是个墙头草,那有好处往那沾,害我采访不到的话,有你好看。‘当下也不在理他。

  欧阳智者好象习惯了别人这般对他,也不当回事,呵呵一笑了之。

  一阵纷乱的声音自门口处传来,有人叫道:‘十六少的人来了。‘只见八名身著晚礼服的年青人不分前后齐步走了进来,个个面色冷静,气宇轩昂,颇有气势。欧阳智者自言自语道:‘外宗的弟子好神气啊!来都一起来,内宗的人怎么不见。‘

  欧阳慧乔没好气道:‘都是家族子弟,什么外宗内宗的,都是你们这些好事的人搞出来的。‘

  欧阳智者肥脸一颤,呵呵笑道:‘多少年都这样了,又不是我说出来的。‘

  这时一名少宗大少注意到了这里,大步迈出了队伍走了过来,虽然都是家族子弟,可是欧阳慧乔还是有些紧张,毕竟他们是年青一辈的顶尖人物,人为到,先是乖巧的招呼道:‘智明堂兄,晚上好。‘

  欧阳智明帅气的点了点头道:‘慧乔堂妹,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大伯还好吗?‘

  慧乔礼貌一笑道:‘还好了,他有念叨你喔!可是你现在好忙都不见你回去几次了。‘

  智明笑道:‘我也挂念他老人家啊!当初没他指点,恐怕我还过不了家族的试练呢!你不是一项不喜欢参加这种聚会的吗!今天怎么来了。‘

  智者在旁抢言道:‘十四少慧乔现在是大记者了,当然是来收集材料的……。‘慧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智明精目一扫,气定神闲道:‘你是智者堂兄吧!我听过你的名字,可不可以让我们单独聊下呢!‘

  智者哈笑一点头,转过身去,低声道:‘切,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要是当了十六少就没你的份了。‘

  智明和善道:‘好了,慧乔有什么我能帮上你的吗?‘

  慧乔眼睛一亮,脱口道:‘我想参加少宗正式会议。‘虽然称为少宗聚会,可是重头戏还是除了十六少才能参加的少守系统正式会晤,到时会交换大量意见处理一些上层的机密及各人的财务简报。

  智明笑道:‘那可不行,如果你只是普通家族子弟到还罢了,可你现在是记者啊!‘慧乔面色焦急之色,扬指发誓道:‘我也是家族子弟啊,怎么会泄漏家族的机密呢,我只是想见见少宗令,拜托了。‘

  智明微一皱眉道:‘这可让人为难了,少宗令一项纪律严明,不会准许的,你不是另有所图吧!‘

  慧乔眼睛一转,嘻笑道:‘那你能不能透露一下少宗令男友的事!‘智明为难道:‘我也没见过那个人啊!‘慧乔撒娇道:‘说吗!你一定有内部资料的,一点点就好了。‘智明笑道:‘你这小丫头,还是小时那毛病,不达目的拆不罢休啊好吧,就告诉你一点点喔!‘慧乔惯性的拿出随身的笔跟纸,智明想了想道:‘那个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据说他以一已之力制服了内宗五名弟子。‘慧乔惊愕道:‘五名大少。‘智明笑道:‘传言总是与事实不附,可能是夸大其辞,就算是也只能证明内宗的那些人太弱了,换做是外宗的弟子,他休想。‘

  

  

第八章 豪门夜宴立狼威(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