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豪门夜宴立狼威(3)

    欧阳慧乔不禁暗叹:“看来父亲是正确的一但涉及到利益间的关系,总会使明智的人蒙污,幸好自己拒绝了家族试练,不然也会卷入这场无谓的争斗中。”眼见他那意气风发的模样,暗叫可惜,当初吃苦的日子他还记得几多,一时到没什么话讲了。

  智明敏锐的查觉到了她小小的变化,皱眉道:“慧乔,你也是外宗子弟,难道你……。”慧乔大眼睛一转,调皮的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制止道:“打住,这种事,我不想过问。”智明失笑,真不知为什么,她总是对两宗的较量避之若蝎,想来是受大伯的影响吧!

  随着数声音惊呼,“少宗令来了”家族的子弟开始有规则的守候在大门两侧,欧阳慧乔兴奋的惦起小脚朝那处望去,欧阳慧心在内宗弟子的簇拥下,缓步走进大厅,一身淡青色的晚礼服衬托出她完美的曲线,淡笑间洁白的小牙微微露出,甚是和善,明亮的大眼睛闪闪耀着自信的光芒,高贵大方,一举一动无把散发着迷人的风采,不时微笑摇手朝家族子弟至礼,满堂的子弟们抱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她的到来。

  慧乔眼中流露出倾慕之色,感觉有些窒息,痴痴道:“少宗令好美喔!好象一个公主一样。”

  智明亦有痴迷,点头称赞道:“的确很美。”猛然想到自己立场,轻咳道:“人靠衣衫,马靠鞍,谁这般打扮都会很美的,你也可以啊。”

  慧乔小脸不由嗔怒,微气道:“智明堂兄,你怎么可以对少宗令不敬,以前那个谦逊仁厚的堂兄去那了。”

  智明没想到一句小小的微词会引来这样的反应,微微苦笑,她在族中子弟心中的威望太高了,尴尬道:“我没有啊!只是说慧乔打扮起来也会很美啊!”

  慧乔眨着眼睛道:“才不会呢!难道你没看出她根本就没有上妆吗?她的高贵气质是天生的,是别人替代不了的。”

  智明很是不喜欢她这样说,微怒道:“慧乔你到底还是不是外宗的子弟,什么叫天生,我们外宗的子弟天生就应该低人一等?他们内宗什么都不用做就要享受别人奋斗许多年的成果?家族中谁的贡献最大,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

  慧乔气得小脸泛白,转过身冷哼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别人怎么样那是别人的事,自己努力了才是自己的,干嘛非要跟别人争不属于自己的,我不想再说了。”智明气结道:“你…..。”

  这时,家族子弟围聚一起,聚会就要开始了,轻叹一声,朝主席台行去,散在场中各处的少宗十六少转瞬间集齐,分做左右立于她的身后,欧阳慧心行到台前,开始例行的讲说,见听她微笑道:“时间过得真是快,转眼咱们又老了一岁,如今,成家的成家,嫁人的嫁人,还有人在努力是不是,大家都辛苦了。”

  慧心幽默的开场白,令得台下众子弟露出会心的一笑,少宗令还是如以前那般的仁爱,心中敬爱之心大起不觉又亲近了几分,这就是慧心的魅力,小小的一句话就让大家心窝热呼呼的,提起了百倍精神仔细聆听,连接下来的例行讲说亦不觉得枯燥了。

  向晨去那了,按一般常理推断这种场合应该是将他介绍给家族子弟的最佳良机,为何却不见他的踪影呢?这就是慧心聪明的地方,先不提那态度不明的外宗八少,光是慧心在家族子弟的影响力就不能令向晨在此时现身。

  众所周之,那些所谓的名星、偶像之流最忌讳的就是将自己的恋情暴光,怕的就是影响自己的知名度,慧心此举有曲异同工之妙,试想这么一个外人,突然闯入家族氛围抢走了年青一辈的景仰精神领袖,不仅对向晨无益,甚至有可能会排斥他,更有可能会给外宗的子弟制造刁难他的机会,真可谓步步惊心。

  如果经过了长老会的认可,那就不同了,向晨的到来家族子弟中早有议论,虽然未见却也怀着几分好奇之心的,慧心并未制止向晨力措内宗子弟,就是为了造势,按一般人的心理来说,先期就会有这么一个印象,再加上权威机构的认可,到时向晨自然而然的就会融入到这圈子中,可见慧心处心积虑为向晨铺下不少通往成功的台阶,向晨今次唯一要做的就是参加少宗系统会议,能够十六少的认可,至于这种聚会,以后有得是机会。

  在会场的家族子弟中,其实也有不少人对向晨未能如期现身感到惊奇,私下以有诸多的猜测,而最渴望见到他的无疑就是慧乔了,虽然她现在很喜欢听到慧心的讲说,可对这位神秘的少宗令男友兴趣却更大一些,秀目四下探视,除了家族中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却并未有什么生面孔出现,心生诧异:“他怎么没同少宗令一起来?还是想一会儿再介绍,人呢?难道在外面等候,这不是一个单独采访的好机会。”眼睛一亮,窃笑不已,偷偷朝大厅外寻去。

  今夜虽然不是月圆之时,可月光依然照亮了山庄的大部分地方,向晨静立在庄园的一处小亭前,沐浴着那月光的神歆,对他来说能在这得到片刻的静息,远比游走喧闹的会场要自在的多,甚至享受的很。

  “对不起,打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他的静思,向晨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面目清秀衣著朴实的女孩正在用一种好奇的眼光看着自己,微微一笑,礼貌道:“你好。”

  欧阳慧乔上下打量着这位神秘男子,见他气度不凡,儒雅气质,却面生的很,不敢确认心中所想,小心探问道:“请问,您是向晨?”

  向晨见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甚至是好笑,笑道:“你是她的堂妹?”

  欧阳慧乔心喜,他并没有否认,现在起可是黄金时间,负手偷偷将录音打开惦着小脚,自我介绍道:“嗯!我是慧乔,很高兴见到您,我可以叫您姐夫吗?”这是慧乔惯用的手法,拉关系。

  “满有趣的一个女孩。”向晨玩味笑道:“当然可以,为什么要来找我?”

  “问的好直接喔!他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他的。”慧乔大眼睛一转,嘻笑道:“我想看看能俘虏少宗令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啦。”

  向晨笑道:“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慧乔见他颇为和善,嘻嘻一笑道:“姐夫,你好幽默喔!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习惯性的就已将手伸进袋中,准备记录。

  向晨笑道:“当然可以了,小记者堂妹。”慧乔一惊,将手缩了回来,惊愕的脱口道:“您怎么知道我是记者。”

  向晨笑眯眯道:“你的穿著,还有你的习惯及你说话的语气。”慧乔朝自己身上下看了看并未不妥之处,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向晨指着她的鞋道:“没有人参加宴会还穿平头鞋的,这种鞋唯一的好处就是方便走路,你身上的口袋好象不是一般的多,你耳朵戴的耳机应该是录音吧!听音乐与人交谈,一般人都不会泛这个错误,一提问就往口袋里伸,这种习惯除了记者,我想不出还有其它职业有相同的习惯,还有就是你说话的语气,如果你真是一个好奇宝宝,那现在已经不知问了多少个问题了,提问前先得到允许,这说明你很尊重当事人,结合这么多,不是记者,还是什么?”

  “啊!”慧乔现在心中已经是惊骇了,短短的几句话间,他居然分析出这么多来,恐怕智明堂兄都做不到啊,好强的洞察力跟分析力,这就是少宗令的男友吗?真的好强。

  向晨好笑的看着她道:“怎么,你不提问了?”慧乔一楞道:“你知道我是记者还肯回答我的问题吗?”向晨呵呵笑道:“你是慧心的堂妹,帮你是应该的,就算是问了,也知道什么应该写,什么不应该写,对吧!”

  慧乔张着小嘴,惊愕道:“那当然,我怎么可能写对少宗令不利的报道。”

  向晨点了点头道:“嗯!那就合了你的小嘴,提问吧!”慧乔这才查觉自己的失态,小脸一红,娇嗔道:“姐夫,你好坏喔!那有这样说人家的。”

  向晨仰天哈哈大笑,这个小妹妹真是好玩的很,他一笑,慧乔心中更是娇羞,出了这么大的丑,要不是还不太熟,真想揍他一下,跺着小脚,娇嗔道:“不许笑了啦,再笑,我就,我就告诉少宗令,你欺负我,到时怎么说可就油我了,哼!”

  这个罪可大了,还没进门,先欺负小姨子,向晨赶忙憋住笑意道:“不笑了,欧阳大记者,你请问,小生一一作答便是。”

  他这样一说,一时慧乔也逗乐了,心道:“这人一点架子都没有,感觉好亲切喔,就象邻家大哥哥一样,平时是不是也这样欺负少宗令呢?在想什么了,先问正经的。”小脸故做一板道:“听好了,我问了,你是怎么跟少宗令认识的,又怎么追上她的。”

  向晨一托下巴道:“这个问题可严重了,事实上是她先勾引我的,因为我太帅了。”慧乔气道:“注意一下你的措词,你不可以这样对少宗令不敬的。”

  向晨这才想起,慧心可是他们的精神领袖,双掌一合道:“抱歉,我习惯与心儿这样说话了,请你原谅。”

  慧乔失笑道:“你这人,真是的,让人生气都生不起来,不许再这样说话了,快回答啦。”

  向晨面色一沉,一副正经的模样开始陈述起两人从相识到相知的过程,慧乔睁大眼睛静静的听着,而她的心情也随着两人的故事起伏不定,不时提心吊胆,暗暗紧张,仿如自己经历一般,真没想两人居然经历了这许多的波折,半晌,向晨已经陈述完毕,犹不自觉,沉醉在两人的故事中,关心则乱,或许就是因为这是她所崇拜的少宗令的故事,久久不能自拨,为两人的甜蜜开心,为两人的分离而悲伤,轻叹一口气道:“你要好好对少宗令才可以,她为你付出的太多了,女人最怕的就是等待了,你怎么可那么残忍的对她。”

  向晨凝视着天际,轻叹道:“不会再有等待了,谁也分不开我们。”

  这时一道挺拨的身影飞快的朝这处行来,慧乔看清来者正是内宗欧阳智风,不禁有些手足无措,向晨好笑的看着她,刚刚那股胆都那去了。

  转瞬近旁,欧阳智风虽然从无宗门之见,可是却也与她不太亲热,静静的看了她一眼,对向晨道:“餐会开始了,咱们走吧!少宗令在等你。”

  向晨轻一点头,对慧乔道:“小堂妹,有机会咱们再见了。”慧乔轻喔一声,目送两人离去。

  欧阳智风边走边道:“她是外宗子弟,你跟她说了什么?”向晨道:“我与心儿恋爱的经过。”欧阳智风一惊,顿住脚步,道:“你知不知道她是个记者。”

  向晨静静道:“我知道,那又怎么样。”欧阳智风微怒道:“你到底在想什么,现在形势很微妙,你怎么可以…….。”向晨扬手打断道:“智风,还记得那晚我跟你说的话吗?”智风占了点头,向晨微笑道:“当你对一个人有敌意的时候,对方也会同样的对你,如果你是报着友善的态度,虽然对方不见得会友善,但至少他不会对你有太大的敌意,要律人,必先律几。”

  智风一皱眉道:“你说这些我明白,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你对人太坦诚。”

  向晨摇了摇头,笑道:“不,你不明白,因为你是局内人。”

  智风一时不知说什么了,向晨笑道:“我记得自己的立场是什么,你认为我会做无用之功吗!走吧!”

  智风失笑,这家伙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最近行为,我一点都猜不透,我真的在局内吗?

  

  

第八章 豪门夜宴立狼威(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