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豪门夜宴立狼威(4)

    两人急步行过走廊,大厅内的自助餐宴已是开始,少宗十六少乃家族顶尖人物,自有专门的餐室。大厅桌上所备甚丰,各系第子都拉开了架势大快其腹,现在已经没有闲暇顾及外人的介入,可是欧阳智者却很在意,而且非常的关注,他比任何人都明白,一个机会可以改变一生,就在向晨两人即将进入餐室时,他含笑的迎了过去。

  向晨微笑的看着这位有些其貌不扬的子弟,和善道:“这位兄弟有事吗?”欧阳智者伸手,哈笑道:“我是欧阳智者,少宗令的堂兄,多指教。”

  欧阳智风知道此人是出了名的见好就上,恐耽误了时间,静面一沉,就待喝退他,向晨却不已为意,伸手与其相握,笑道:“那里,应该是您指教我才是。”小指一颤,发觉一物塞到自己的手上,向晨有些猜不透他此举何意,却未声张,智风笑着一点头道:“不耽误你的时间了。”笑着退了下去。

  欧阳智风微一皱眉道:“这人,你还是少与他打交道的好,咱们进去吧!”言罢,前方引路。

  向晨借此机会打开手中之物,原来是一张小纸条,只见上书:“小心智森与智未。”向晨哑然,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了,如此未好,显然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机遇了,转头朝智者所在方向点头致谢。

  有了回应,智者心喜,看来自己是压对了,如果他在少宗令面前说一句好话,就胜过自己讨好数人,一时心情大好,连连与众子弟拼酒。

  两人行进室内,向晨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室内的情况,内室餐厅果然与外不同,光是服务的侍者就有十数名之多,长条的餐桌前内宗外宗子弟并分左右,欧阳慧心高座首位,向晨目光落在慧心身上良久都未回过神来,尽管早习惯了她的清丽,可依然被她今日那高贵迷人的风采而为之沉醉。

  这时,服务的侍者用不高不低的声音,唱道:“欧阳智风大少,向晨公子到。”

  正在低声小议的众人一时目光全到迎了过来,慧心自首位前站了起来,含笑道:“你来了。”众人一看少宗令都站起来了,自然也随之起立迎接。

  向晨投过一个只有两人能意会的赞美目光,礼貌的一额首道:“劳众位久等,实在抱歉!”众人心明,必要的礼节还是要的。

  欧阳智风借此机会,将与座的众人一一简单的介绍,以向晨的记忆力也只是记了个大概,暗暗却对那欧阳智森与欧阳智未留了神,含笑与众人点头示意,以未荣幸。

  上流社会的规矩就是麻烦,一番介绍下来,直到慧心示意下,大家才落座,按提前的安排,向晨的座位位于慧心的右下方,就在侍者为向晨拉座时,欧阳智明站了起来,扬声道:“少宗令,今天是少宗系统的家庭聚会,向先生是客人,恐怕就不适合坐在那里吧!”

  在上流社会的宴请礼节中,重要的客人都是落坐在主人的左右下方处,以方便主人招待,而智明以家庭聚会为由未勉有些牵强,众人心知这是在给向晨下马威,可内宗八少面上却微微变色,他这是在借机挑畔少宗令的权威,可慧心面上却不见颜色,平和的很,众人一时猜不透她在想什么,欧阳智星经那一战对向晨却很是服气,腾的自未座站了起来,微怒道:“欧阳智明,你这是什么意思,姐夫坐那里不应该吗?”

  欧阳智明淡淡道:“饭可是乱吃,话不要乱说,长幼有序,十六少。”欧阳智星语结道:“你…….。”真是太过嚣张,内宗七少的目光同时注视到少宗令的身上,慧心淡笑不语。

  别人不明白,向晨却明白,慧心不出面是不想别人认为自己只能依靠她,哎!还没正式谈就火yao味这么重,何必呢!向晨摇了摇头笑道:“小星,不可以对你堂兄那么没礼貌,其实我坐那里都一样的,记得古龙先生曾说过,天涯远吗?天涯不远,最远的是人心的距离,是不是,智明大少觉得我应该坐那里呢?”

  欧阳智明也没想到他会借用古龙的话来解释眼前的局面,更回击给自己一个难题,他不是主人又怎么坐得了主呢,那样的话就是直接挑畔,到不知怎么回答了,欧阳智未一看这场面,笑着站了起来道:“也许没多久就成自家人了,坐那里不一样,随意吧!”

  向晨看着他,笑道:“是吗?那不如我就坐慧心对面吧!电影里男女主角为了浪漫不都是隔着许多的障碍物说话吗!今天我也浪漫一下。”说着,又起身返回众人的下手处。

  欧阳智未心中一震,此人反应好快,借物喻意,谁都没得罪就把尴尬的局面打开,还暗中损了人,历害,与上首的欧阳智森交换了个眼神,笑着对下首的智明道:“智明,你真是不懂事,怎么可以这样对向先生说话,与我换个座位,我代你跟向先生陪个不是。”智明知机,起身与他交换了座位。

  智未坐了下来,笑着对向晨道:“他年纪小不懂事,今天我与向先生好好的喝一杯,权当替他给您请罪了。”

  “笑面虎。”向晨呵呵笑道:“都是自家人,说什么两家话。”智未点头称是,的确圆滑的很,难怪智者会令自己小心他了,这种人表面和善,一但找准机会,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来一下。

  前序以完,就这样被向晨化解于无形,外宗子弟此时也不敢小窥他了,智未亦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热情的招待着向晨,此时餐宴正式开始。

  欧阳智未说话云山雾罩,什么话题都讲,很是健谈,一时到是向晨说的少,智未说的多,只是抽冷总会问一两句向晨在家时的情况,向晨亦老实的作答,以不变应万变,边吃边聊,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就聊到慧心当年大战国外集团的事,在他身旁边的十三少欧阳智方一听这个话题很是来劲,当年他幸逢其会,做为少宗令的下手,开始讲述起当年的精彩之处。

  这场大战是慧心奠定少宗令权威的基础,连内宗的人也留心倾听,一时所有的目光到都注视到了十三少的身上,听到精彩之处,也是拍案叫绝,欧阳智风不禁起疑,好好的怎么提起几年前的事。

  欧阳智方口才颇佳,讲得是眉飞色舞,兴奋一拍智未道:“智未,你没见到,当年所罗门集团派人求和,少宗令只是对他们说了一句话,犯我中华天威虽远必诛,那些老外那懂得这句话的意思,在他们还没明白的时候,咱们蜀中实业就登陆了他的老窝,他们资金无法回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真是给咱们中国的实业大大的挣了一口气。”

  欧阳智未连声大喝道:“好,好,好,少宗令说的好,咱们欧阳家族有这样巾帼不让须眉的才女,真是家族之幸,来我提意咱们为少宗令干上一大杯。”众人响应,举杯同庆,饮罢,欧阳智未却连连大叹,欧阳智方奇怪问道:“智未堂兄,为何叹气。”众人也不禁好奇,欧阳智未道:“我为咱们男人感到羞愧,少宗令以女儿之身,做出这等豪杰之事,我辈男儿无人出齐左右,天之娇女的美称亦不足以形容,故而轻叹。”

  众人一想也是这道理,蜀中虽然号称有八杰,可其它人却万万不能与少宗令相媲美的,想想还真是有些羞愧,低声音的议论起来,向晨暗笑,说了这么多,原来是做戏,打消我的自信心,有意思,这时正好上了一道鱼籽酱,向晨略尝,真是吃不惯那种味道,摇了摇头,真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喜欢吃这种东西。

  欧阳智未一真注意他的一举一动,见他摇头,眼睛一转问道:“向先生觉得我说的可有道理,少宗令是不是很强。”

  向晨正为食物为难,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随口道:“还好啊!”一推盘子,还是不想吃,扬声道:“心儿,这个东西,我实在不爱吃,你去给我煎个荷包蛋来。”

  这话一出,餐厅顿时静了下来,人人的面上都露出惊讶之色,连为众人服务的侍者也楞楞的顿住腿步,几乎所有目光都注视到了他的身上,众人不约而同暗想:“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室内静得听不到一点声音,欧阳慧心发出一声轻笑,叫过侍者,轻声道:“起火。”侍者领命而去,不多时就将灶火,各种器皿备齐,效率颇高,

  “什么?”众人不可置信的目光又集中到了少宗令的身上,她真的要不顾身份去…….,事实胜于雄辩,在众人跌破眼镜的目光中,欧阳慧心系上一条围裙行到灶火前,聚精会神的煎了起来,看模样还真是煞有其事,不多会儿就将一盘黑咕咙咚,不知为何物的东西,端到了向晨的身前,轻声道:“吃吧!”

  向晨低头闻了一下,责怪道:“跟你说多少次了,煎荷包蛋不能煎全熟,要小火慢慢的煎,你用大火煎,不糊才怪呢!这让人怎么吃,去从煎。”

  慧心委屈的点了点头,道:“对不起嘛!这次我一定煎好。”说完,快步的又返回灶火旁,这次更加的小心翼翼了,这次时间较长,总算有几分模样了,向晨看了看,品尝了一下,道:“嗯!这回还不错,只是火候还差好多,值得表扬,继续努力,下次记得要放盐,小糊涂蛋,回去吧!”

  慧心心喜,终于得到夸奖了,轻喔一声,满面春风的返回了自己的餐位。

  众人默默无声,餐桌上一时再没人说话,只是静静的就餐声,向晨吃完荷包蛋,这才想到欧阳智未好象还问了一个问题,回问道:“你刚刚问我什么?”

  欧阳智未没想到他还会再提这事,牵强一笑道:“没什么?”向晨拍了拍脑袋道:“想起来了,你问我,心儿是不是很强,对吧!”智未尴尬的点了点头,向晨轻轻一笑,以在座众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道:“强,她真的很强,有时我都很怕她的。”接着话峰急转,骄傲道:“可是,她就算在强,也只是我向晨的老婆。”慧心娇嗔的白了他一眼。

  谁能站出来反驳,恐怕没有,餐会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可萦绕在少宗大少们心头的,却是久久不能散去的惊讶与震动。

  小歇片刻,少宗系统会议正式开始,当少宗大少们步入会议室时,却惊奇的发现,向晨与欧阳慧心并排的坐在首席位上,今日议程的主题是什么,不言自明,内宗子弟大部分与向晨打过交道了,当然是全力支持的,外宗弟子面面相觑,欧阳智未及智方已经败下阵来,欧阳智森身为外宗的长者,此时也不得不出头了,轻咳道:“少宗令,现在是家族会议,都是本族的机密,向先生暂时不方便参加吧!”

  如果他仔细一些就会发现,此时向晨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慧心淡淡一笑,没有说话,向晨一扬手道:“大家都先坐下来吧!”

  越俎代褒?他凭什么在那指手划脚的,内宗子弟倒不觉得什么,一一落座,外宗子弟人人面上都微现怒意依然站在那里,欧阳智明仰制不住心中的怒气,重重一哼道:“你是什么身份,要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向晨面色一寒,在桌上重重一拍,腾的站了起来,大喝道:“住口,你们这些家族子弟,目无尊长,嚣张拔扈,屡屡犯上,真是不可救药,你问我的身份,我来告诉你,我是少宗令的丈夫,欧阳震的女婿,掌宗大人欧阳敬仁的孙女婿,这个身份够不够。”

  外宗子弟被训的莫名其妙,怎么刚刚他还一副和善的模样,现在居然这般色历,欧阳智森上前一步,冷目凝视着他道:“就算是那又如何,我们欧阳家族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向晨一阵狂笑,冷哼道:“本来我不想管,可现在由不得我不管,我已经给过你们很多机会了,可你们却不识好歹,数度刁难,就是刚才,你们明明知道我为何而来,却还在那耍心机,你们想要干什么?”

  字字不留情面,欧阳智森老谋深算,一躬身道:“少宗令,您不应该维护家族的权益吗,任外人在这大放撅词。”

  欧阳慧心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少宗令吗?”

  欧阳智森心中一震,面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声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向晨连连失笑,对慧心道:“宝宝,你们家怎么这么多蠢人,我真是受不了。”

  慧心轻笑道:“他们怎么说也是家族子弟,不要太过份。”

  欧阳智森冷声道:“我算看出来了,少宗令今天是准备与我们外宗子弟过不去了。”

  向晨迈步行到他的身旁,突然扬手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欧阳智森根本就没想到他会动手,不禁一楞,其它外宗子弟一看,那还了得,一个个怒目就待上前,欧阳智森一扬手,制止了他们,冷冷的凝视着向晨,向晨好笑的看着他道:“你那么凶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因为你笨,我想打醒你。”

  欧阳智森这时还能耐住心中的怒火,修养真不一般,冷冷道:“愿闻其详!”

  向晨轻笑道:“算你识象。”接着面色一寒道:“如果你动了手,我保证让你所谓外宗系统一年内尽数除名。”

  欧阳智森心中一震,向晨恨声道:“其实就算是把你们这些弟子通通揍个遍,我都不解恨,是你们这群笨蛋逼得我的宝贝远赴他乡,异地求学,你们一定很骄傲是不是,也不想想当初你们的资产授权书是谁签属的,你们这群望恩负义的东西,有没有想过,凭少宗令的能力会怕你们这几个跳梁小丑,不要忘记,心儿在海外的资产超过少宗系统的总和,你们凭什么跟她斗,她为什么这样容忍你们,你们知不知道,亲情在她的心中有多重,她以多么大的胸怀在包容你们,而你们这群笨蛋,却只知道为一已之私利斗个不停。

  会议室内静悄悄的,包括内宗的子弟没有人说话,欧阳智森心中茫然,向晨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气道:“本来这是你们家族内部的事,我不想管,我只是来提亲的,大家都有血缘关系,原本是很喜庆的事情,可你居然敢将我们的亲事当做你们权利斗争的筹码,这是我绝对不允许的,心儿曾数度劝我不要与你们冲突,可你们的态度令人心寒,权利就真那么重要,比亲情还要重吗?”

  欧阳智未心知今天这事要闹僵与已方不利,眼睛一转,挺身道:“向先生,你不要误会,我们外宗并没有阻挠你们在一起的意思,您说的对,我们都是一家人,自然是抱着希望少宗令有个好的归宿,我……。”

  “住口,冥顽不灵。”向晨怒喝道:“你们这群蠢人,到现在还不明白你们自己的立场,你们以为我是为了你们为难我而生气的吗?”

  欧阳智未颤声:“你……。”欧阳智森一扬手道:“让他说完。”

  向晨扫视外宗的子弟,摇了摇头道:“权力的斗争,让你们蒙弊了双眼,你们当中还有多少记得自己当初的境遇,好,既然你们不明,我就把欧阳家族的大势分析给你们听,记住我是一个局外人。”

  向晨仔细回顾一下自己得到的资料,气定神闲道:“欧阳家族百年立业,旁系甚多,没落的族中子弟亦不在少数,可终究还是家族子弟啊!欧阳家族所谓的正统其实也不过是家族中的一支,可就是这支族众,百年间用智慧维持家族的不灭,他们凭的什么?任材唯用,他们没有忘记家族中其它的族众,在宗长们提议下,有了家族试练的传统,目的就是选出最优秀的人才加以培养,壮大欧阳家族,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你们这些所谓的外宗子弟,优秀的人才多的让人都不忍放弃,曾一度占据少宗系统2/3的席位,众所周之,少宗系统是家族的新血,是家族的未来,几十亿的资产任你们玩,给你们锻炼,甚至放弃了内宗自己的子弟给你们创造机会成才,可你们却忘记了自己的本职,甚至觉得那是应该的,天下那有那么多好事。”

  向晨目光再次扫过外宗子弟的面上,冷声道:“你们这群蠢人,有没有想过,长老会有没有一个是外宗子弟的席位,宗长会有没有一个,而你们看不起的这些内宗子弟,才是家族合法的继承人,而你们不过是家族培养的高级打工仔,只是冠以外宗的称号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想想当初你们贫困时,是谁给了你们机会,让你们现在这般风光,你们不思辅助,反倒妄想图谋少宗系统的控制权,明白的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的权力威胁到了少宗系统的存在,不管你们有多么优秀的才能,都将被清除,自己好好想想吧!”

  一番话只听得外宗子弟心中胆寒,几人面上冷汗已然冒出,就连冷静的欧阳智森也心中透凉,向晨拿出推荐手册,往桌上一扔道:“这些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的目的就是让你们签字,一直以来慧心对你们太仁慈了,不想破坏了家族的团结气氛,你们野心是时候清醒了,欧阳家族的强大,不是你们能悍动的,签字吧!”

  欧阳慧心轻轻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静静道:“他的话是真的,咱们同是家族的子弟,本不应有内外之分,竞争的机制却转化成为了彼此的敌视,这根本已经违备了当初家族培养你们的意愿,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们,你们的生死完全掌握在我的手中,只要我向长老会递交除名通报,外宗系统可以在一夜间除名,可我不想那样做,咱们毕竟还是有血缘关系的宗亲,以你们的才智我想你们会明白的,我也给了你充分的时间,可是你们越来越变本加历了,我不是一个好的领袖,面对自己的宗亲,我下不了手,所以我选择了逃避,对不起,你们变成今天这样,我有很大的责任,没有正确的引导,如果我再严厉一些,就不会有这么多纷争了。”

  内宗弟子不觉得惭愧,原来少宗令一直顶着这么大的压力,而他们却什么都没有帮上,欧阳智森心中更是难过,那种恩将仇报的滋味,真是羞死人了,激动的上前道:“少宗令,我对不起你啊!”其它外宗的子弟人人面上无色,争什么,斗什么,难怪那向晨会叫自己是蠢人,还真是蠢到家了。

  欧阳慧心淡淡一笑,面色平静道:“将来的路怎么走,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谁也帮不了你们,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做他的小小新娘,签不签字,你们自己决定,我绝不逼你们。”转头对向晨微微一笑道:“咱们走吧!”两人相携离开了会议室。

  欧阳智风拿起推荐书,第一个签了名,心中暗叹:“九姐,你何苦要把所有的事往自己身上揽,如果没有他来,你还要苦到什么时候。”看了看其它子弟,轻叹一声,也离开会议室,其它内宗子弟上前一一签了名,欧阳智星最后一个签完字,抬头见外宗子弟沮丧的面容,心中也不是滋味,扬声道:“姐夫有一句话我不赞同,你们不是高级打工仔,我一直当你们是我的堂兄,我会努力超过你们的。”几人同时抬起了头,惊讶的看着十六少,欧阳智星做了一个鬼脸也跑了出去。

  今天对外宗子弟来说真是前所未有的打击,智未苦笑的看着智森道:“咱们怎么办。”欧阳智森现在只想哭,恨自己未能看清大势,搞到现在这般田地,到底在骄傲什么?咬了半天牙道:“签字,咱们已经错了一次了,不能再错第二次,所有弟子,明天去道歉。”

  就在众人想继离去之时,突然从桌子下钻出一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欧阳慧乔,那个女孩不做梦,听了两人曲折的故事,心中一直牵挂不已,原本想来听个结果,却意外听到这一超级的内幕,直到现在她的腿还有些软,喃喃自语道:“少宗令真的好仁慈,智明堂兄,你醒了吗?不行我一定要为他们做点什么才好。”给自己打了打气,一个念头在脑中形成。

  

  

第八章 豪门夜宴立狼威(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