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名山深处有人家(2)

    随着宗结大会日趋临近,慧心又开始紧张忙碌起来,就连智风也不得不应付形势做些准备,两人谁也无暇顾他,这下可便宜了向晨如脱疆的野马一样无人管无人问,终日混迹市井,与火少、高森等人把酒言欢,畅谈武事,杯风宿酒,其乐无边,他原本就是这个性子,两人谁都管他不得,虽然有些不识正业,但终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也只有睁一眼闭一眼了。

  震东企业大厦顶层

  欧阳震是难得回到这里的,平时不是花天酒地,就是四下游历,可身为长老会的一员也不得不正视一年一度的宗结大会,不管怎么说都要做些面子活,堵一下那些老家伙的嘴,长老会不泛年长者真要罗嗦起来,也是够烦的。

  震东大厦一共24层,其中一半划给爱女管辖,虽然分属两个系统,可是大会议室却是两方共用的,此时蓝凌正在征求他的意见,是否参加总结会会议。

  欧阳震有些不耐烦道:“那些所谓的商业精英,每年都是那一套,什么宏观、微控、增长点之类的,有什么好总结的,你代表就可以了。”

  蓝凌暗觉好笑,随他良久深知他的禀性,最喜创新,富有挑战性的东西,一般的事情是吸引不了他的目光,这种千篇一律会议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酷型,呵呵一笑,暗示道:“您不去看看小姐吗?这会儿她可正在开会。”

  欧阳震瞥了他一眼,轻骂道:“多事,小宝贝在忙,我去干什么?要我象根傻柱子一样在外偷看吗?让别人知道,我欧阳震的脸面往那放。”

  蓝凌非常清楚他为什么不敢去见少宗令,偏不肯放过他,笑道:“那我替您预约好了,总是要吃午饭的不是。”

  欧阳震轻咳一声,拿起一份文件,微怒道:“没看我忙的很,那有时间吃午饭,你很闲是不是,管这许多事,太闲就去帮我冲杯咖啡来,站在这真是碍眼。”

  两人多年的好友说话自然没有诸多的顾忌,蓝凌轻轻一叹,一副神伤的模样,道:“当初你求我来帮你可不这态度的,如今你回来了,我要求假期。”

  欧阳震一听,那还了得,他去度假所有事不是都要自己做,赶忙换了一个态度,讨好道:“假期会有的,忙过这一阵好不好,你放半年都行。”

  如今小辫在手,不沾些便宜,蓝凌那肯放手,重重一哼道:“不行,我已经三年没放假了,就要现在,不然咱们找心儿来评评理。”

  欧阳震何等聪明,这摆明就是小人之举,咬牙道:“算你狠,开出条件来。”

  蓝凌诡异一笑道:“听说你那珍藏了三瓶90年的法国红酒……。”

  欧阳震头皮一麻,心头大惊,嗜好喝红酒的人都知道,90年雨水足,那一季的葡萄质量是最好的,所以那一年酿出的酒质量可见不俗,堪称红酒中的贵族,欧阳震失声道:“你怎么知道的。”蓝凌得意道:“并不止你一个人泡吧,谁都知道,交出来吧!”

  欧阳震暗恨自己多嘴,为了自由,忍痛道:“好,给你一瓶。”

  蓝凌轻哼道:“一瓶?”欧阳震颤声道:“小凌子,你别逼人太甚。”蓝凌轻喔一声,道:“我去看看心儿开完会没有。”转头就走。

  欧阳震赶忙扬手道:“等等,给你一瓶半,够义气了吧!”蓝凌转过头来,一脸阴险的笑意,欧阳震沮丧的坐了下来,痛心道:“算你狠,两瓶好了。”

  蓝凌满意的点了点头,得寸进尺道:“这还差不多,假期延后一个月好了。”

  欧阳震气愤道:“什么,两瓶才延一个月,难怪别人叫你蓝扒皮,扒到我头上来了。”

  蓝凌摇了摇头叹道:“不想被我扒皮有空就去看看丫头,明明心里想得很,偏要嘴硬,何苦呢?把持一点自己,不就好了。”

  欧阳震面现不自在,正待答言,桌上的通讯器响起:“总裁,有一位叫欧阳兴的先生求见。”

  两人对视一楞,他怎么会来,欧阳震赶忙道:“请他进来。”赶忙站了起来。

  随着房门一响,欧阳兴一脸肃容走了进来,欧阳震不敢怠慢,上前迎道:“大堂兄,您怎么来了。”蓝凌在旁也尊敬恭身问候。

  欧阳兴轻嗯一声,点了点头,算是答礼了,在两位大佬级面前如此这般,倒还真是傲的很,四下扫了一眼,道:“你很少在这办公吧!”

  欧阳震轻轻一笑道:“大堂兄眼光还是那般犀利,只看一眼便知。”

  欧阳兴淡淡道:“这可不象你欧阳震的风格了,怎么几翻风月连傲气都磨没了。”

  蓝凌心思一动即知,他必为而来,躬身道:“总裁,两位久不见面,必有许多话说,我去张罗一下,就不陪了。”说完转身待走。

  欧阳兴静声道:“小凌子,你倒越来越会见机行事了,这些年听说你搞的不错,留下来吧!”完全是一副不容拒绝的口吻,这欧阳兴卸去平时的伪装,真是傲气冲天,一言一行无不透着威严,连欧阳震都不得不谨言慎行。

  蓝凌干干一笑,道:“承您夸奖了,小凌,不敢当。”躬身立在一旁。

  欧阳震笑道:“大堂兄,咱们许久未见,一会儿咱们喝两杯可好。”

  欧阳兴道:“不用了,我说完就走。”欧阳震心头疑惑,问道:“您来,莫非有事要我帮忙。”欧阳兴眼中精光一现,冷声道:“欧阳兴何时求过人,我来是听说你招了一个好女婿。”

  欧阳震倒吸一口凉气,那个爱婿狂妄无比,前阵搞得外宗子弟颜面尽失,难道他是为这个来的,陪笑道:“大堂兄,那小子山野出身,不懂礼数,如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您包涵一二,我自会教训他。”

  欧阳兴负手而立,微一扬头道:“不敢,他有何错,错的是外宗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被人空手套白狼,甩得团团转,丢尽家族的颜面,还好自称少宗八少,着实可笑。”

  老实讲,对于这件事,欧阳震心中可只有骄傲的份,毕竟那是他的爱女婿不是,他护短之名也是远近皆知,可是在欧阳兴面前,他可不敢狂妄,谦虚道:“初生牛犊不畏虎,这小子的胆量倒还可以,只是同属宗亲,太过不留情面,真正的顽童之举,您见谅。”

  欧阳兴静静的扫了一眼欧阳震道:“这可不象你了,当初你可是比他还要狂妄数倍,现在倒圆滑起来了。”

  欧阳震干笑待言,欧阳兴一扬手道:“别人当你是个花花公子也好,懦弱无能之辈也罢,可你骗不过我欧阳兴的眼睛。”

  欧阳震苦笑道:“大堂兄可还是在记恨小弟当初的莽撞,小弟现在静思已过,也知当初太过份了……。”

  欧阳兴淡淡道:“输就输,没有任何借口,需要别人怜悯的人,永远是弱者,我不是来给外宗那群小子出头的,他们间的输蠃他们自己会找回来,我只是看那小子颇有几分手段,还入得眼,想找你赌个东道。”

  欧阳震很是为难,听他这意思是想在那臭小子用些手段了,微一皱眉道:“大堂兄,他们两人的路前期走的很是辛苦,心儿从小丧母,这些年也是经过好多磨练,两人都很不容易,我不希望他们再生波折了,咱们的过节咱们自己解决,无论您提什么赌道,欧阳震接着就是了。”

  欧阳兴淡淡一笑道:“你欧阳震也有糊涂的时候,就算我不找他们麻烦,他们离开你的爱护下就没有麻烦了吗?爱之深,恶之深,你为他们铺好路,却不是他们自己的路,还是你对他们两人在一起没有信心?”

  欧阳震终是一方大豪,虽有儿女情长,却也深明处世三味,心知两人背景身份严重的不符,既然在一起,就会有诸多的困难,长老会中虽有自己施为,终是一时之事,不可能永久的庇护他们,面色顿时沉了下来,冷静道:“大堂兄,您是什么意思。”

  欧阳兴道:“放心,我不会自shi身份去对付一个小辈,从现在起,你不要插手两人之事,让他们自己争取,能否通过长老会及宗长会的测试,以这个做东道,看谁会蠃。”

  欧阳震略一沉思道:“赌注呢?”欧阳兴淡淡道:“我输了,为你效力三年,你输了吗,女儿大了应该就有份嫁妆的时候了,就用震东企业吧。”

  欧阳震双目闪过自信的光芒,道:“我接了,一言为定。”两人互视片刻,击掌为誓,欧阳兴也不多话当即退去。

  待他一走,蓝凌急道:“这太冒险了…..。”欧阳震一扬手道:“不必多言,我意以定,我对他们有信心。”蓝凌轻轻一叹道:“值得吗?震东是咱们二十年的心血。”欧阳震静静道:“绝对值得,在家族中唯一能带给我压力的人,就只有欧阳兴,心机诡密,判断精确,一击必中,论能力、胆量,那个臭小子是一流的,我唯一的担心就是他那维持原则的正义感,这点我知道,他一定也知道。”

  蓝凌道:“那咱们要不要提醒他一下,毕竟时间不多了。”欧阳震摇了摇头道:“不必,欧阳兴说的没错,路要他们自己来走。”

  蓝凌心有不甘,虽然听说他的一些事,可是这么大的赌注交到他身上,信心真的不是很足,欧阳震看了他一眼道:“干嘛那么小家子气,我既然能在三年创立震东企业,就能再创造另外一个,我去看看心儿。”言罢,朝外行去。

  十六楼是慧心的办公地,而大会议室就位于十五楼,欧阳震一向不愿意在这些楼层露面,可今日不同往日,心中只想快点看到宝贝女儿,老实说,他心中是有些底气不足,毕竟提出要求的人是欧阳兴,他需要见到心爱的宝贝给自己打气。

  欧阳震步入十五楼,一些企业资深的员工很是惊讶,难得一见的老总裁居然现身此处,纷纷躬身行礼,欧阳震微微点头,傲然而行,来到大会议室外,此时里面传出慧心那清亮的声音,透过一角看去,爱女神彩飞扬,目露霞光,一抹淡淡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自信而高贵,简直与她母亲当初风采一般无二,一时欧阳震目光不由痴了。

  亲人间即使身在远处都会有一种感应,象他们这种武者感应更是强烈,慧心心中一颤,俏目朝那处看了过去,除了那个另类的老爸谁会做这种偷看之事,叫过蓝华让他继续主持,急步行了过去。

  人未到,音先至,“臭老爸,恨死你了。”随着人影一闪,慧心整个身子扑到欧阳震的怀中,小拳头泄恨似的捶打他那宽厚胸膛,纵观世上能受此殊荣者,唯欧阳震与向晨两人。

  欧阳震含笑的看着慧心那娇俏的模样,心中爱意,无以复加,这是我的小宝贝,独一无二的,心中顿生骄傲,轻笑道:“好了,好了,这么大了还撒娇,羞不羞。”

  慧心嘟着小嘴,腻在他的怀中,轻哼道:“回来这么久了,你都不来看我,恨死你了。”

  欧阳震哄道:“老爸这不是来看我的乖宝贝了。”慧心抬起头来,不满道:“你那是来看我的,现在有他了,就不用管我了,偷偷见面都不叫我。”

  欧阳震笑谑道:“他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慧心娇羞的又腻在他的怀中,欧阳震笑道:“你们都快成夫妻了,还要吃醋啊,疼他不就等于疼你吗,小傻蛋。”

  慧心轻哼道:“算他命好,找个这么好的丈人,回头我也要把向妈妈抢过来喔!”

  欧阳震轻点她的小鼻子,笑道:“见到婆婆了,她对你好不好。”

  

  

第九章 名山深处有人家(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