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名山深处有人家(3)

    慧心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丝孺慕之色,娇声道:“向妈妈真是这世上最慈祥的人,她对我真的很好,就象妈妈小时候对我一样,偷偷告诉您喔,那个家伙还好吃醋呢!”

  欧阳震怜惜的看着爱女,暗生愧疚之心,在一般人眼中她是一个美丽的公主,有着用之不尽的财富,傲人的荣誉,那是别人穷极一生也追求不到的,可一份小小的关爱居然让她如此满足,这怪谁?欧阳震心头颇不是滋味,我算是合格的父亲吗?

  慧心敏锐的查觉到父亲眼中那淡淡哀伤,小手摇着他的衣襟,娇声道:“老爸不要吃醋哦?虽然我喜欢向妈妈,可您在我心中的位置是不会少一点点的。”

  欧阳震轻拍女儿那乖巧的小脸,笑道:“吃醋了,大吃,特吃,女儿都快是人家的了,真是女生向外。”

  慧心嘻嘻一笑,道:“可您也抢来半个儿子啊!不吃亏的。”

  欧阳震哈哈大笑,乖宝贝的话就是中听,轻骂道:“就懂得护着他,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没想过回山一趟吗?”

  慧心那么聪明,怎能听不懂他的暗示,嘻嘻笑道:“老爸放心好了,安心等着做老丈人好了,我懂得怎么保护自己的。”

  欧阳震大感欣慰,女儿的聪慧,那小子的胆色,试问谁能阻挡的了他们,心中骄傲之心又起,轻搂爱女的香肩道:“老爸中午与你一同吃饭。”慧心眼睛一亮,为之雀跃,婉如孩童一般,当下,安排了一些事务,两人相携而去。

  荷花池南站外,在一群出租车包围的圈子中,传来阵阵吵闹声,等待载客的众司机不误正正业的聚在一起,三人一堆,五人一群,打牌、神侃,干什么的都有,一处人流最为密集的人群中,传来高森那独特的大嗓门:“不带耍赖的,举手无悔大丈夫。”那名持牌的司机道:“我靠!我还没放牌,不算。”

  向晨哈哈大笑道:“你真赖,就是出二条也没有人糊,你怕个叼。”其它众人纷纷起哄,那名司机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们怎么说都行,我就是不出那张,到满有个性的。

  高森大叫道:“妈了个巴子的,不带你玩了,这么小都玩不起,你……。”话没说完,眼睛直楞楞的看着前方发起呆来,众人纳闷,顺着方向看去,不知何时,在他们的正前,悄然停了一辆加长的奔驰,那华丽的车身,看得众人是垂涎欲滴,这地,什么时候来过这么高级的车,这时,从前面下来一位身著黑衣的保镖,小跑到后门处,打开车门,一位婉如天仙的玉人优雅的从车上步下,那玉人微微一笑,俏然而立,高贵大方,一时众司机看得更是眼晕,妈呀!今天什么日子,这姑娘也太好看了。

  高森轻撞了一下,还在低头摆牌的向晨,低声道:“你那口子来了。”

  向晨抬头一看,可不是正宝宝架临,心头大喜,大嘴一咧,纸牌一扬,哈哈笑道:“不玩了,咱老婆来了。”一个纵身,从车头跃过,朝慧心奔去。

  慧心含笑看着急行而至的向晨,轻骂道:“疯够了没有,心都玩野了,还干点正事不。”

  向晨嘻嘻一笑,将她揽进怀中,轻轻一吻道:“宝宝,想我了没有,怎么时间到了?是不是要见长老会那些老家伙去。”

  慧心摸了摸被扎的粉面,嗔道:“什么老家伙,客气点,那都是你的长辈,几天没刮胡胡了,想扎死人啊!”

  向晨摸了摸下巴,道:“不会吧,前天才刮过呀!长这么快。”

  慧心玉指轻点他的大头,责备道:“你呀!懒鬼,不管你怎么好,一点不知道自律,走吧!还要赶路呢!”

  向晨点了点头,扬手对众司机道:“众位老哥,走了,有空在来看你们!”

  众人这才知道,这些天一直跟他们混在一起的小子,居然是个款,赶忙挥手跟他道别,几日相处感情颇深,向晨人缘甚好,大部分人都与他相识,一时倒围了不少人,直到车以行远,众人还在连连挥手。

  车内,慧心摇头轻笑,暗道:“这个家伙到那都能打成一片,真是异数,在这种地方,他怎么就能游刃有余,对家族那些人就不行呢,真是让人头疼。”

  向晨将慧心揽在怀中,连连轻叹,道:“与他们玩的甚是欢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慧心轻笑道:“会有机会的,心态调节好了吗?”

  向晨哑然的看了她一眼,道:“知我者爱妻也,老实说,这些局胜的很险,如果不是资料足断其先机,没容得他们出手,还真不知要纠缠到什么时候,智风,智森、智未、智明这些子弟没有一个容易对付的,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不下于我,哎!偷机的事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想想也是后怕,尤其是现在长老会的资料我一点都没有,压力好大喔!”

  慧心笑道:“狼,我最欣赏你的一点,就是你从不小看自己的对手,如果你真的觉得他们败给你,那就大错特错了,你能这样说,我很高兴,至少长老会那边,你不用担心,他们是从大局的立场考虑问题。”说着递过一份报纸。

  向晨接过一看,失声笑了起来,只见头版头条醒目的标题,才女欧阳九浪漫的爱情故事,居然还是连载的,翻看之下,大部分属实,倒吸一口凉气,暗道:“这家真是历害,怎么查到的这些资料。”

  慧心指着报纸的一角道:“这个署名文乔的作者,文笔不俗,我甚至怀疑他可能是咱们的校友。”

  “文乔!”向晨暗暗思量,问道:“宝宝,这个报道很有用吗?”

  慧心笑道:“对上面没用,可是会影响到长老会,毕竟长老会才是决策层不得不考虑公众舆论。”

  向晨脑中灵光一闪,哈哈笑道:“我知道这个文乔是谁了。”

  慧心疑惑的看着他,向晨笑道:“你是不是有一个叫慧乔的堂妹。”慧心想了想道:“确实有,我对她印象满深的,她是外宗子弟中唯一一个拒绝家族试练的人,怎么,你说这个文乔是她?”

  向晨笑道:“真是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栽柳柳成阴,十有八九是她,当初我告诉她咱们的事,只是想能在家族内部散播一个印象,咱们是真心相爱,可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真是胆大,居然捅到媒体上了。”

  慧心失笑,轻捶了他一下道:“你这家伙,总是耍些小心机,倒让你蒙准了,这下长老会肯定会以为,这是你有意的。”

  向晨嘻嘻笑道:“我天生是福将,宝宝,咱们这就去见他们吗?”

  慧心不喜他那小人得志的样,卖关子道:“到了不就知道了。”

  向晨吓了一跳,眨着眼睛道:“宝宝,你害我啊!不是让我这外形象去吧!”

  慧心轻哼道:“你会考虑形象,太阳今天是不是出错方向了。“一仰头,不予理睬,向晨那会怕这个,嘿嘿坏笑道:“你不说是吧!”慧心傲慢的又是一哼。

  向晨点了头,手托下巴,阴*:“听说这个车厢好象是隔音的。”

  慧心警觉,他这样说准没好事,往车角一退道:“你想干嘛。”

  向晨露出一副奸人象,阴笑道:“你说呢,总不能让人看到我一个人形象不佳吧!”一个狼扑朝慧心抱去。

  慧心一腿蹬着他的肚皮,一手托着他那欲施淫威的大头,尖叫道:“我说,我说,不要弄乱我的头发,一会儿还要见人呢。”

  向晨退了回来,坏笑道:“早说,不就没事了。”

  慧心气气道:“臭狼,坏狼,总是用这种手段才能蠃我,无赖。”向晨眼一瞪,慧心赶忙安抚道:“打住,怕了你,去名山了。”

  向晨眨着眼睛,装纯情道:“你在怕什么,咱们光PP在一起N次了都没出事,难道我会在这就地正法,讲重点。”

  慧心无奈的翻了可爱的白眼,天知道,我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无赖的家伙,越来越放肆了,什么都敢讲,假假一笑道:“长老会在ZQ,宗长会跟爷爷在山上啊!”

  向晨眼睛一亮道:“越级上访,不理长老会,宝宝,你好鬼喔!”

  慧心没好气的敲了他一下道:“越你的头,去见爷爷啊!你搞出这么多事,不去拜见一下他老人家,爷爷会怪你失礼的。”

  别的还好说,不知无畏吗!可现在要见的是欧阳敬仁那就不同,那可是倍受师傅推崇的传奇人物啊!有次,向晨问聪伯,如果不留手,能几招打败他,聪伯答道:“两招。”向晨又问:“心儿的爷爷呢。”聪伯阴*:“一招,而且是小命报销。”向晨大恐:“为什么?”聪伯答道:“你现在对外家功是有抵抗力的,故要两招,而他修的是内家功,讲究透力,碰一下,还想有第二次吗?”

  向晨舌头打结道:“见,欧阳敬仁吗!我心里还没准备好啊!,你干嘛不早说,我要下车……。”

  慧心见他怕成这样,心中暗笑,你也有怕的人吗!转念一想,也有些明白他怕什么,嘻嘻笑道:“晚了,这就到名山了,你要是不想爷爷生气的话呢,嘿嘿……。”

  向晨沮丧道:“得,我今儿是上了贼船了,死就死吧,他要打我,你可要替我挡着点。”

  慧心奇怪:“我爷爷,好好的打你干什么?”向晨幽怨答道:“我让他那么多孙子出丑,他能放过我吗?聪伯说,他可是极护短的,一个心情不好,摸我一下,我还有命吗!”

  慧心抱腹大笑道:“你在想什么,爷爷虽然内家功修行有道,也不至于摸人一下就翘辫子啊!你当爷爷是洪水猛兽啊!狼,你真的好可爱喔!”

  向晨眼睛一亮,道:“不会吗!”傻笑两声,想想也是,脸一板,恶狠狠道:“你笑的好象很开心。”慧心笑意不止,连连摇手,向晨那肯放过她,两小又逗在一起。

  一路欢声,不觉时间飞快,以至午时,转眼就到了目及地,两人下了车,向晨环顾四周,郁郁葱葱,满目苍林,不时林间隐有鸟鸣声,一条弯曲的小山道盘延而上,却不见任何现代华的建设,心生疑惑,问道:“宝宝,名山也不是真的没名,怎么连个人都没有。”

  慧心笑道:“傻小子,这是名山后山,外人是进不得这里的,还要行一段山路才能到。”

  向晨抱怨道:“你家那么有钱,干嘛不修条直通的山路。”

  慧心一撇嘴道:“你不是连两步路都不想走吧!家族就是为了防止子弟有你这种懒惰的思想,才不修路,最重要是保持这里的天然景色,一般车辆是不准入山的。”

  向晨轻喔一声,因为此处没有任何的设施,不利停留,慧心交待了两句,自车内拿出两个背包,强塞到向晨怀中,招手道:“走吧!天黑前还能赶到山上去。”

  向晨抱着包,傻楞楞的看着远去的汽车道:“就咱们两人啊!那些保镖什么的呢,你干嘛把包都塞给我。”

  慧心仰着小脸,凶恶道:“难不成,你想让我拿,哼!。”向晨巨汗,暗道:“不讲理。“两人延山道朝上行去,慧心边走边道:“这后山全属家族产业,不是家族子弟的是根本不允许进来的,不要看这里很平静,其实防守很严密的。”

  向晨警觉的查看四周,小声道:“这里很多暗桩吗!”

  慧心停了下来,没好气道:“暗你的头,在后山口那有警戒的,在想什么,你当占山为王啊!快走了。”

  向晨不屑道:“切,本来就是,大资产阶级。”

  两人具是习武之人,这点山路到不算什么,在慧心的督促下,两人步伐颇快,不多进就已至半山处,隐隐一幢屋角已然可见,向晨大喜道:“可算到了。”飞身掠过慧心朝前大步跑去。

  慧心笑着摇了摇头:“这家伙在想什么,只不到中途的装衣楼,那么高兴干嘛。”见想叫他,可向晨跑的太快了,转眼就没了影,真是气死,运了一口气,飞身追了上去。

  向晨飞步急行至那处楼台处,只见约摸一个足球场大的坪地,现于眼前,四周多是古朴的建设,共三亭,四楼,有几分家乡古城的味道,终于踏上平地,兴奋道:“哇!真是好大喔!宝宝真是阔气,这在家里都够开一个景点了。”

  “你是谁?”一声娇嫩的声音传来,向晨四下一看没有人啊,声音那来的,忽觉腿上一痛,低头一看,一个粉妆玉琢的漂亮的好象洋娃娃一样的小女生,气愤的看着他。

  向晨蹲下身来,苦笑道:“小妹妹,你干嘛踢我。”

  小女生瞪着大眼睛道:“因为你笨,有眼无珠,这么大个美女在你身前,你都没见,不该踢吗!快说,你是谁啦。”

  向晨被训的一楞,傻傻道:“失礼,久仰了,美女,大姐。敢问您姓字名谁,仙乡何处。”

  小女生象个小大人似的,点了点头道:“你这几句话说的到有几分味道,我叫欧阳宣妃,家在…….。”警觉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没事打听我家干什么,想追我吗!告诉你,我名花有主了,你没戏了。”

  向晨苦笑,这是小孩子吗?比大人都鬼头,那小女生左右端详了一下,大眼睛一转道:“你姓向?”向晨哈笑点头,小女生飞快的退后一步,朝后大叫道:“爸爸,快来,有奸细。”

  向晨一楞,左右看了看,那有奸细,这里,从第一栋楼内飞快行出两人,其中一人颇为英俊,气质不凡,看年纪约摸三十左右,颇为成熟,另一人却是个老人,连背都驼了,一双眼睛却放着精光,倒也不能小瞧。

  小女生飞快跑到那成熟男子身子,指着向晨道:“这个笨人不是家族子弟。”

  成熟男子宠爱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道:“妃儿做的很好,可是记得不许随便出口伤人。”宣妃重重的点了点头,朝向晨一皱小鼻子,到真是顽皮的很。

  向晨一见有人现身,赶忙上前行礼道:“在下向晨,敢问两位是。”

  那成熟男子闻听向晨之名,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暗道:“就是他?”旁边的驼背老人却面色不善良,冷哼道:“这里私人产业,不是游玩的地方,快些下山去吧!”

  成熟男子轻声一笑,在那老人伏耳数句,这才回身道:“在下欧阳智人,这位是齐伯,向兄弟,可就是传闻中少宗令的男友?”

  向晨正待回答,身后传来慧心欣喜的声音:“智人堂兄,原来你也在这里?”

  欧阳宣妃眼睛倒尖,一见她来,飞身扑了过去,欢喜的叫道:“九姑姑,我想死了。”

  慧心笑着抱起宣妃,轻轻在她小脸一亲道:“才一段时间不见,宣妃已经成为大美人了啊!”

  向晨巨汗,大叹宝宝真不愧是心理学家,宣妃还没答言,欧阳智人脸却沉了下来,喝声道:“宣妃下来,不准对少宗令无理。”

  宣妃吓了一跳,心不甘,情不愿的众慧心怀中脱了下来,慧心嗔怪的瞥了他一眼道:“智人堂兄,现在又没有外人,对妃儿干嘛那么严厉。”

  那智人与齐伯却不理慧心之言,上前行礼道:“见过少宗令。”

  慧心知这堂兄一象看中礼法,颇感无奈,叹道:“智人堂兄,你现在已贵为长老,不必再执这种礼节。”

  智人微微一笑道:“少宗令,咱们虽然贵为兄妹,可礼不可废,要与人表率,没了礼法岂不乱了。”

  向晨暗疑,怎么这长老还要对宝宝施礼,慧心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智人堂兄,你真是,哎!”

  智人笑道:“好了,少宗令,今天你们来,可是要上山的。”

  慧心点了点,道:“智人堂兄也是?”智人道:“今天不宜上山,山上有客,今晚就在装衣楼小歇一晚,明日再上吧!”

  他这样一说,慧心也不禁一楞,不过深知这位堂兄一项办事严谨,他这样说也有一定道理的,爽快道:“好!那就麻烦,齐伯了。”

  齐伯躬着身道:“少宗令那里话,这本就我份内之事,我去准备一下。”说完,躬身告退。

  慧心这才正式给两人介绍,智人性子颇为温和,不似外宗子弟那般嚣张,一时倒与向晨聊得还算投机,当下,几人入得屋中,只是向晨对他一直执著礼节颇感别扭。

  

  

第九章 名山深处有人家(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