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老少双顽闹山头(1)

    第五卷 高山仰止-气节

  第十章老少双顽闹山头

  月光透过林间洒入半山的广场上映出一道银芒,丝丝的寒气笼罩在森林的周围,偶有几道不知名的鸣叫声,倒使得外间有些阴森,突然,一号楼前闪过一道黑影,一个黑衣人脚步轻盈,落地无声,蛇行鼠伏,速度颇快,延着楼边的墙隙攀延而上,几个起落,来到二楼一处窗户前停了下来,侧耳朝内探去,室内寂静无音,呼吸之声都不得闻,那黑衣人暗怪:“此人功力难道已高深至如此境界。”

  这时,耳边传来一道细不可闻的声音:“喂!找到什么好东西了吗?找到记得分我一半。”黑衣人心中惊骇,反应颇快,驱指朝后弹出一物,身形一纵朝楼下跃去,轻声落地即飞快跑过广场朝西方林中射去,可见轻身功法不俗,是个老手。

  此处是向晨的居室,那发声之人自也是向晨,原来,他心有所想,无法安眠,故按照老师昨临行所授静心之法修练起来,施用之下,发现此法甚奇妙,感官所触之地相较以前更远,心中颇喜,兴趣大增,倒抛却了脑中的杂念,忘记时间,却误打误撞听到有人轻身近前,真是该着那黑衣人倒霉了。

  向晨不知何物,不敢硬接,衣衫一掀罩住那物,定睛一看,原来不过是一颗石仔,不禁失笑,这招都是他以前用来对付别人的,现在居然也用些招,真是因果循环,眼见那黑衣人速度甚快,转瞬就要入林,不由激起好胜之心,跟我比速度,当下,朝墙上一弹,借力身形自二楼飞了出去,身化飞羽,半空中打出精钢爪,借那一缓之力,飘然落下,身形一弹也朝那处追去,可见他现在借力之法运用纯熟,这一弹一缓之间,倒比那黑衣人落下的地方还远上数米。

  常有人言,逢林莫入,怕的就是有人伏击,可向晨这初生小犊,胆比天大,也不顾及许多,那黑衣人前脚入林,他后脚就追到,黑衣人耳闻风声,心中又是一惊,“好快的速度。”加快脚步,遁入林间深处,借木腾挪闪避数米,这才稍稍稳下心神。

  可向晨却不给他机会喘气,你快,我更快,不仅脚下加力,更借精钢爪之力,朝前飞腾,一个前面拐着弯的跑,一个在后面飞着追,两人都是轻身的高手,一时只见两人影飞闪,黑衣人暗暗苦笑:“到底他有没有一点常识,都追到这么深的地方了,还追,不怕吗?”

  眼看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再躲也不是办法,黑衣人再度朝后弹出一物,以期能阻他一下,顺利逃脱,谁知向晨宜然不惧,听声辨位,左手一记弹指功出,右手精钢爪射出朝他抓去,只见砰的一声轻响,黑衣人耳力不俗,心知被阻,脚下顿力飞起,借木弹力,猛然回身,一记拂云腿,凌空朝向晨踢去。

  向晨叫了一声:“好!”不慌不忙,身形一矮,朝前窜去,不仅避过那凌历的一腿,顺势收回了精钢爪,效防他式,凌空借力一弹,也是一记拂云腿,反攻了回去,顺势而变,一时倒令那黑衣人失去先机。

  黑衣人显然也不是善与之辈,一记空翻避了过去,同时身形一挪,避到一颗树后,挡其锐气,两人虽然都处在黑暗中,可速度都未有所减,变招、反应真是旗鼓相当,向晨暗暗叫好,顿住身形,在火少处时,与他较量虽大有收获,可也看出,火少拳法重式,灵活度却略逊去他,而此人则不同,如今抓到一个,不较量一翻,那是他的性子。

  两人俱是凭借声音辨别对方方位,如今静了下来,谁也不敢妄动,此处林木不是很密,偶有月光从顶部射入,向晨心中一动,驱指一弹,朝一处月光点射去,那黑衣人闻声自树后闪出,却并未如他所愿,也是驱指朝响声处弹出一枚石仔,虽未上当,可这一响却也暴露了他的方位,向晨两指并弹,手法颇快,瞬间数指弹出,砰砰,连继数下弹在树木上,最后弹出一记,向晨紧接飞身一腿朝处踢去,谁知却扑了个空,树后无人,向晨一惊,难道判断错误,正在这时,两股劲风自上而下,朝他袭了过来,向晨暗叫不好,上当了,对方是借自己辨位时的声响,攀到树上,以逸待劳,再等反应已是不及,如今只能硬接了,一式霸王扛鼎,凝力迎了上去。

  向晨后发之力,不及对方由上至下力道刚猛,两股劲道相迎,听得砰的一声,向晨被震的胳膊发麻,脚下一陷,对方借势飞起,又是急冲直下,向晨反应何其了得,怎能给他第二次机会,身形朝后一仰,双掌震地,双腿借势朝上踢去。

  那黑衣反应更是了得,闻风不对,半空中双腿夹在树干之上,生生止住身形,变招之快,令人咋舌,向晨借些机会,一个倒翻,身形隐于树后,林中顿时又静了下来。

  向晨记得他的方位,却不敢出手,对方占据上空优势,于已不利,如今只有耗他耐力,看他能挂得几时,出道至今真是少有这般被动,精神提起,前所未有的集中,调均呼吸,静静的等待。

  一个高手是很善于等待时机的,两人的心机都颇为深沉,半晌,谁都没再有动作,向晨心知,今天真是遇到高手了,凭对方这份火候,就不是一般人物,难怪敢独自来欧阳家族的地头上挑事,心中暗自揣测,脑中灵光一闪,笑道:“智人堂兄,好功夫,佩服,佩服。”

  黑衣人心头一凛:“他在试探?”依然,一言不发静待时机,向晨心知对方肯定也有辅助之物,要不谁都挂不了这许多时间,要引他出手才好,自言自语道:“宝宝曾对我说,后山全是欧阳家族地界,除了家族子弟,一般人是进不来的,这处山脉虽然不是很复杂,可绝不是初来者能搞明白的,除非是熟悉山头的人,是不是智人堂兄。”

  那黑衣人依然不答,向晨继续道:“现在半山一共五人,齐伯、宣宣、宝宝、我,齐伯陀背当然不可能了,其它几人受条件限制,当然也不可能,唯一可能的就是智人堂兄你了,智人堂兄,你真的不适合做贼哎!你真是太斯文了,如果是我做贼的话,扔出的东西一定不是石仔。”

  黑衣人轻晒:“这算什么理由,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推翻。”

  两人各怀鬼胎,向晨灵机一动,暗想:“不对,为什么要去我的房间,难道……。”心中疑云顿起,眼睛一转道:“看来你一定不是智人堂兄了,那我就不客气了。”猛然脚下顿力,身形侧飞而出,同时一记弹指功,朝那处弹去。

  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就动,那黑衣人早就蓄势待发,身形朝下一滑,自高空而下,身形猛如闪电朝向晨倒身地击去,黑暗中只听向晨嘿嘿一笑道:“你上当了。”

  黑衣人一惊,虽然不知他会怎样,心头却隐觉不好,可身在凌空劲势已发,却不好回势,好个黑衣人,半空中头一上仰,身如鱼翻大有回头之势,可为时已晚,黑暗中借光可见一条细细的线横在半空中,黑衣人避无可避,砰的一声卡在上面,那力道何其之大,还好只是撞在胸口,黑衣人顿觉气血翻涌自上摔了下来。

  向晨身形一窜,朝前扑去,可怜黑衣人,想躲也有心无力,谁想到他会如此卑鄙布下这等陷井,只能暗恨自己无能了,低喝道:“小人。“

  向晨骑在那黑衣人身上,得意洋洋道:“你算计我一次,我算计你一次,咱们扯平,你又不敢与我正面交战,我只能想法治你,来,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说完,手就朝那黑衣人面上揭去。

  黑衣人心有不甘,头一扭,暗叹:“这次脸可丢大了。”可就在这时,向晨只顾得意,忽然背后风起,待他醒觉之时,一道刚劲重重的劈在他的后颈上,向晨大叫一声,顿时昏了过去。

  黑衣人费力推开向晨,盘坐调息起来,片刻,调息完毕,站了起来,低声对暗处道:“这小子真是狡猾,我小看他了。”

  黑暗中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道:“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再说。”黑衣人轻嗯一声,道:“这小子怎么办。”黑暗中那人重重一哼道:“不用管他,这不是他撒野的地方。”黑衣人叹了一声,身形一闪,隐身林内消失无踪。

  待两人刚一离去,向晨腾的坐了起来,揉着后颈自语道:“好重的刚手,还说我狡猾,我想听的一点都没讲,狡猾的家伙,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一托下巴,若有所思道:“撒野,这到是个不错的主意。”起身,拍拍屁股朝来路返回。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半山处就传来一阵娇嫩的叫音,声音传遍山间,向晨揉了揉发酸的后颈迷瞪的坐了起来,抱怨道:“小孩子,总是那么好的精力吗!”

  下了床在镜边照了半天,苦叹:“美容觉睡不足,很容易衰老的,不行,要去教训一下那个小不点才行。”揉着脖子朝外行去。

  刚出外间,一股冷意扑面而来,可见山间的气候要比别处要好的多,这只是对向晨言,一眼照到场地上蹦蹦跳跳的宣妃,倚在栏上,懒散道:“喂!大美女,多睡觉有助于美容的,你不知道吗?”

  宣妃仰着小脸,重重一哼道:“早睡早起才能有个好身体,我将来可是要做少宗令的,身体力行,才不能跟你这懒人比。”

  “哎呀!有两下子。”向晨被呛的一楞楞的,心中就纳了闷,我懒她怎么知道的,眼睛一转,嘿嘿笑道:“是做美女重要呢,还是做少宗令重要。”

  宣妃想了想道:“两样都重要喔!干嘛!”向晨飞身从楼上跳了下来,诡异道:“你知不知道,美女的标准就是完美,你这样练下去可是不行,你九姑姑身上肌肉好多喔!不能算是完美的美女,你这样下去保准跟她一样。”

  宣妃年纪尚小,还不知道少宗令的概念是什么,当然是以美丽为准了,闻言大惊,捏了捏自己的小胳膊,怀疑道:“真的吗?”

  向晨一拍胸口道:“那当然了,我可是你九姑父,当然比谁都知道了。”

  宣妃苦恼道:“这可怎么好呢!”这时,慧心自二号楼处走了下来,见他们一副很诡异的样子,好奇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宣妃嘟着小嘴,跑到慧心身边,但心的小声询问起来,慧心听后,连连失笑,嗔怪的瞪了向晨一眼,安慰道:“不要听他的,他满嘴胡话,姑姑保证不会的,你要好好的修练,即要做美女,又要做少宗令,好不好。”

  宣妃重重的点点头,恶狠狠的瞪着向晨道:“你不止懒,还会说谎,哎!真是没前途。”

  向晨挑拨离间最是拿手,轻轻吹着口哨,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摇头叹道:“好人难做啊!刻苦修业,不练出肌肉来,叫努力过了吗!误人子弟啊!”

  宣妃见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疑惑的看了看慧心,慧心身形一闪,一把揪起向晨的耳朵,轻声道:“我身上有很多肌肉吗?”

  向晨嘻嘻一笑,将她搂进怀中,轻声道:“肌肉到是没有,不过你要是少练点功,没准那会大许多的。”不怀好意的朝慧心胸部瞄了数眼。

  慧心又好气,又好笑,一肘顶在他的小腹上,嗔骂道:“一天就知道胡说八道。”

  

  

第十章 老少双顽闹山头(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