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老少双顽闹山头(2)

    向晨苦着脸对宣妃挤眼道:“看到了吧,这就是证明,女人练功过度脾气都不好,你姑姑幸好遇到我,要不然嫁出去都难了。”

  宣妃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问道:“姑姑打你,你可以还手啊!”向晨巨汗,面上抽搐道:“我敢还手,还要不要小命了,不知道不要乱讲。”

  慧心得意道:“算你有自知之明。”宣妃摇着小手道:“姑姑你很凶喔!美女不可以这样的,会没男孩子喜欢。”

  慧心笑着伏下身形抱着她,小声道:“对别人当然不可以凶了,但是对自己喜欢的人,一定要凶一点,要不然他们不会乖乖的听你的话。”

  宣妃实在不理解大人的脑中在想什么,好奇道:“对喜欢的人不是应该更好吗,对他凶不是吓跑他了。”

  慧心笑道:“小傻瓜,长大你就会明白了,你对他越凶,他就越喜欢你。”

  向晨在旁听得不是滋味,呲之以鼻:“喂!宝宝,你要教坏小孩子,我喜欢你可不是因为你凶,我可是不怕……。”慧心不怀好意的瞄了他一眼,慢声道:“是吗!不怕?”

  向晨头皮一麻,违心道:“一点点了。”慧心借此机会,实例教学,将整治男人三百招,一一面传心授,宣妃听得连连点头,向晨暗叹:“如此下去,又将有一个小魔女出世了,苍天啊!为什么你不给好男人一个机会。”

  而宣妃不付所望,扬起小拳头,恶狠狠道:“你这傻人要乖乖听姑姑的话,姑姑讲的可比你的说的有道理许多。”

  向晨低头无语,这般年纪已经深有慧心之风了,现学现卖,欧阳家彪悍之风原来都是从小培养的,如此门风还能说什么,一张脸顿时苦了下来。

  小宣妃一见姑姑面授果然是很有道理的,嘻笑道:“难怪姑姑喜欢你,不是全无可取的地方。”小孩子自是这般,沾了便宜,到对向晨好感大增,两女见他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咯咯的抱着笑了起来。

  向晨窝火,暗叹:“这是小孩子应该说的话吗!”不过只要爱妻高兴,就是受点委屈也是不打紧的,大不了,以后看她不在报复回来就是。

  三人嘻笑这当儿,那齐伯与智人行了过来,自然对慧心又是一翻行礼,向晨暗中窥视,却没能从两人神色中发现什么,那齐伯依然一副不喜不怒的表情,智人也依然那般的开朗,与他招呼时也没露出什么异样,不禁心头暗惑,难道自己猜错了,昨天不是他们两人?可这半山这中还有何人能自由出入?听那第二人的口气,可以肯定他们是欧阳家族的人,如果真是他们,那他们的心机也未勉太可怕了,想着,惯性的摸了摸后颈。

  旁人不知,慧心却深知他的习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一旁的智人一脸关切的问道:“可是有什么不舒服之处。”

  向晨脑中一转,笑道:“昨夜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梦到与人打了一架,原本打的好好的,却被人从后偷袭了,惊醒后就烙枕了。”

  智人面色如常,微笑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向兄弟真是好战之人,可要我帮你推拿两下。”

  向晨虽然不知这智人有何过人之处,可从慧心对他的尊重来看,这人必非等闲,所以他的眼光盯的却是那齐伯,那齐伯面上古井无波,令他大失所望,心头一动,回道:“好啊,有劳智人堂兄了。”乖乖的伸出了脖子。

  智人与慧心对视一眼,不油失笑,原本只是句客气话,他还真不喜外,慧心掩口笑道:“这个家伙见好就上,千万不要被他沾包,不然以后他会天天赖你。”

  智人笑着摇了摇头,走到他的身前,暗暗运了一口气,手离寸许滑动起来,向晨只觉得一股暖意在后颈浮动,甚是舒服,微酸之感顿失,不禁赞道:“智人兄好深的气功底子。”

  智人收手笑道:“我这两手微薄的功夫算什么,少宗令的附骨手才真是一绝,好些了吗?咱们简单吃些早茶,还要赶路上山,路可不近喔。”回头对齐伯吩咐了几句,领着宣妃,先一步朝餐厅行去。

  向晨一把搂过慧心,低声问道:“宝宝,以你的功夫在年青一辈中有几人能胜你。”

  他的失常慧心早有疑惑,聪慧的小脑袋当即反应地来,紧张道:“昨夜有人袭击你?”

  向晨点了点头,慧心知他是要整理思路,回道:“在年轻一辈中我只能排到第五,智人堂兄排名尚在我之上。”

  向晨大惊,讶然道:“不会吧!以你的功力,还只能排到第五,你们家有多少高手啊!”

  慧心轻笑,骄傲道:“高手如云,欧阳家族的名号能屹立四方,可不是白得来的。”

  向晨苦笑道:“亏得我还那般嚣张,我可是连你都打不过的。”

  慧心白了他一眼道:“傻人,这种排名的高低又不能决定什么,武力不能解决一切的,智森不是也败在你手上,你又何曾动过半点武来。”

  向晨干笑道:“这到是,不过心里好没底,胆有点虚喔!透露点资料怎么样。”

  慧心嘻嘻一笑,掂起脚轻轻吻了他一下道:“你这傻人,胆比天大,何曾怕过什么人,少装了。”整理了一下思路道:“智森排名在第四位,他是家族发现较早的练武奇材,从小就培养的,智人堂兄是第三位,他的一气化罡,奥妙无比,可刚可柔,你要跟他对战可要小心了,他修行很深,不似你那般毛燥,正是你的克星,至于其它的两人,你就没必要知道了。”说着,还轻轻的叹了口气。

  向晨心暗惊,回忆昨夜之战,照慧心的说法,那人的手法倒颇合智人之境,只是为什么要暗中来,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慧心叹道:“我知道你想不透,不要再想了,可以肯定那一定是家族的人,至少可以证明他们是没有恶意的,有些事也不是我能把握的,一切就靠你自己了,会不会觉得辛苦?”

  向晨轻轻一笑,脸上傲意涌现,低头亲昵的一吻道:“傻宝宝,为你再多的困难也不觉得辛苦,不许再有这样的想法,再说,昨夜我并未输,虽然胜率不大,可我有把握能全身而退。”

  慧心深情的凝视着他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全力支持你的。”

  向晨哈哈大笑,将慧心抱得紧紧的,轻叹道:“宝宝,你知道吗?如果不是靠咱们共同努力,单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恐怕我连到这里的勇气都没有,你给我多少勇气,我就有多大的力量,除了你,我不怕任何人,那怕他是天王老子。”

  慧心浅笑嗔怪道:“说得什么话,又在犯混劲了不是,你呀!就是由不得人管你。”

  嗅着爱妻身上的芳香,那动人嗔骂,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能令自己感觉到幸福的滋味,向晨含笑的低下头,朝她小嘴吻去,慧心眉目含情,玉手闪电般的挡住他的功势,嗔道:“都没见你处理个人卫生,才不要你呢,还不快去了。”

  向晨撅着嘴,欲求不满,很是不甘,眼睛一转,做势要走,待慧心放下玉手,闪电般的回身,在她小嘴上一啄,这才哈哈笑着离去,慧心被袭,楞楞捂着小嘴,好笑的看着他的背影,暗道:“这个家伙,永远象个孩子。”

  吃罢早茶,已是日上三杆,几人收拾了自己的行囊,整装待发,通往山上的道路共两条,均由青石板铺成,甚至是讲究,小宣妃异常兴奋,只当这是在旅游一样,不待人言,蹦蹦跳跳先一步朝西边山道跑去,向晨扬手叫住了她道:“宣宣,你走错了,这边才是上山的路。”

  宣妃回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慧心奇道:“狼,你怎么知道是这边的。”

  向晨嘿嘿一笑,道:“昨夜我从那边打的架,梦里的黑衣人自然是不敢往欧阳家的圣地自投罗网吧!”

  慧心失笑:“他这小聪明还真是有些用处。”智人面上不显,心中却震惊不已:“此人心智之高,小小的一个举动,就会联想到别处,难怪智森他们会上了他的套,看来是有些道理的。”

  当下几人取道东路,踏着青石板朝上行去,一路上,小宣妃雀跃不已,向晨也不是那能耐住性子的人,不时采些花儿,抓个蝶儿,倒与小宣妃玩了个不宜乐呼,小宣妃自小就被家中严格训练,可小孩子的天性终是好玩,如今有这么个大孩子陪她玩,岂能不乐,一时两人相处的异常融洽,慧心与智人在后缓步而行,连连摇头,智人心里就纳了闷:“这小子昨夜机智百出,按说性子应该是很阴沉才对,怎么这会儿却又象个顽童一般,可以看出,他脸上的笑容是很真诚的,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真是让人猜不透,长老会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近段时间真是少见他这般开心了,想来是宣妃的天真可爱,唤起他内心的童真,慧心亦没有制止,如果不是智人堂兄在侧,有所顾虑,她都恨不得参进去,心中也只有羡慕的份了。

  两人各有各的心思,只能眼睁的看着一老一少尽情的戏嘻,倒也感染了不少两人的笑声,毕竟身处在大豪之家,年长后一言一行都要严于律已,不能做出有shi身份的事,却也失去了许多,可见世事,有得必有失啊。

  行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可见树木深处隐藏的大宅,毕竟是自己成长的地方,慧心也是很久没有回来了,心中也是深有感慨,又怕又喜,正在这时,一阵云板之声传来,两人不由一楞,识得这是掌宗发出的招集令,也就是说宗长们要齐集商议要事的响令,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两人招呼仍在玩闹中的两人,嘱咐两人随后赶来,两人加紧步伐,朝大宅行去,向晨看两人行的颇急,心知那阵云板声定系非比寻常,对小宣妃道:“想不想看热闹!”宣妃自然喜欢,点了点头,向晨长臂一伸将宣妃抱了起来,宣妃小脸犹豫了一下却没有拒绝,向晨飞身朝上跑去,以他的速度,即使抱了一个人也不影响多少。

  一路狂奔,如脱弦之箭,只闻风声呼啸而过,小宣妃真是大感刺激,心道:“这个傻人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暗暗佩服,不多时越过林间小道,飘然来到一座场地前,一座丈高的门楼跃然入目,门匾上书《欧阳世家》,向晨从没见过等气势的大宅,不由呆住了,宣妃敲了他一下道:“快走了,有什么好看的。”

  向晨不屑道:“真是小孩子,不懂欣赏,你见过这等讲究的大宅吗?”

  宣妃瞪着大眼睛,争辩道:“谁说我没见过,我还很小的时候就见过。”

  向晨嘻嘻笑道:“那时你几岁。”宣妃歪着小脑袋想了想道:“大概一岁的时候。”向晨脸皱到一起,写着我不信,三个字,宣妃气气打了他一下道:“我是聪明宝宝,记忆力当然好了,记得,记得,就是记得。”

  向晨又待取笑玩她,这时自大宅内行出一位身装唐装的中年人,行至两人身前,躬身道:“向少爷,小小姐,少宗令着两位在偏厅等候,请跟我来。”

  感情这热闹不是随便看的,向晨放下宣妃道:“走吧,小小姐,我比你大一辈,要叫叔叔。”宣妃似乎习惯了,一落地就拉着他的手,俏鼻一哼道:“才不要叫你,没大没小。”

  向晨无语,这话应该谁说,随着那中年人朝大宅内行去,一进宅内,又是令向晨一惊,人工湖,庭台楼阁,好大的手笔,院内建筑接近古风,四周雕梁玉柱,廊道九曲八折,向晨看得真眼晕,好家伙这都快赶上皇帝的行宫了,两人边行边欣赏,小宣妃也是看得眼睛直亮。

  

  

第十章 老少双顽闹山头(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