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老少双顽闹山头(4)

    众人一看,这两位火大发了,谁也不敢说半个字,今日之会演变至此,真可说是情理之内,意料之中的事,两人的脾气都是超爆之人,一众联运的人与众位宗长们是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局面了,谁都看得出他们两个是斗气闹脾气,联运的二当家赵天走了出来,一抱拳道:“哎!今天这事没话说了,我们就先走了。”

  大哥不在,宗长欧阳敬玄走了出来,苦笑道:“赵当家的,你也知道他们怎么回事,谁都忸不了他们的意思,哎!就这么着吧!”这位宗长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欧阳智人追随众位宗长时间最长,两位大佬的事当然也清楚的很,闪身挡住了欲走的联众众位当家,躬身道:“众位大佬,赞且留步,晚辈到有一计,或许可以缓解一下,不知大佬位可想听听。”

  二当家赵天叹道:“欧阳公子,肥佬的话就是铁板钉的钉,谁敢不听,再说,掌宗不也说了,谁也不许找我们联运的人。”

  欧阳智人笑道:“众位大佬,宗长,蜀人皆知,肥佬与掌宗情同兄弟,虽然水火不融,却是肝胆相照,嘴上硬,心里可不那想,自打联运建成,走的就是欧阳家族的货,名虽两家实为一家,谁都离不开谁的,如果断了两家的联系,损失之大可想而知。”

  赵天叹道:“这种情况谁都知道,谁都知欧阳公子在位少宗令时智计百出,有何妙计,不防直说吧!”

  向晨暗惊,原来他就是上界少宗令,难怪宣宣会以当少宗令为已任了。

  欧阳智人笑道:“不敢当。”又以目请示了一下众位宗长,这才道:“其实不过是李代桃疆之计,两位长辈都言,谁也不许再找对方,那是假话,可是也没说不许找中介啊!至于中价找到谁那就不关咱们的事了。”

  赵天闻言,眼睛一亮赞道:“欧阳公子果然不付智名,此计甚好。”众位宗长也连连点头,欧阳智人谦虚道:“赵当家太过夸奖,这只不过是过度的方法,两位长辈肯定一看即破,智人赌的也不过是两位长辈的情谊,至于价格还是按原先或者浮动一下,以后再坐商议,这样可好。”

  向晨在上暗觉好笑:“这个智人堂兄耍的也不过是小聪明,可是这等小聪明运用到这等大事上,却是那般得体,显然是要比自己用计大气的多,难怪心儿会那般推崇他了。”

  赵天与众位联运的大佬低声小议片刻,赵天道:“其它大佬也觉得可行,至于具体的,咱们下山再议吧!”说完对众位宗长行礼躬身告退。

  欧阳敬玄拍着智人的肩膀笑道:“智人行事真是越来越圆滑,这样掌宗也说不出什么来,真不愧众位宗长们推举你做预备长老。”

  欧阳智人躬身道:“智人不敢,有赖宗长们的栽培。”

  欧阳敬玄轻叹道:“不知这次又要用什么方法才能令他们两个合好,真是头疼。”转身对其它宗长道:“大哥去追肥佬了,一时也回不来,先散了吧!”赞许的对智人点了点头,携同众位宗长离开大殿。

  欧阳智人躬身相送,慧心悄悄行到他的身旁,戏谑道:“智人堂兄,你真是越来越狡猾了,看来晋升长老有望了。”欧阳智人笑道:“得蒙少宗令夸奖,我这预备长老做不好,还是要回你手下的,你家那个不是比我还狡猾吗!”

  欧阳慧心诡笑道:“喔!智人堂兄这是承认袭击我家向晨的是你了。”

  欧阳智人无辜道:“我有说过什么吗!还是快去看看他们两个吧!他可不是什么老实的主,我担心他带坏我的宝贝女儿。”

  欧阳慧心轻笑道:“的确有可能,他可是总喜欢用独门理论教育人的。”

  偏厅外,两人老远就听到向晨那雄厚的嗓音,似乎是在讲解什么,不时还传来小宣妃娇嫩的回应声,有慧心的提醒,智人心中生惧,他不是在对女儿灌输什么吧!加仅了两步行到窗外朝内探去,只见一老一少站在一幅山水画前,向晨指指点点对宣妃讲评着山水画的特点,偷听起来,以智人的修养自是略知一二,可却不及他讲的那般细致,疑惑的看了一眼慧心。

  慧心轻笑道:“他虽然破坏能力较强,可是对古画的鉴赏还是很有功底的,杂学渊博,尤其是对美食的研究,可以说是大师级的,到现在我不确定他还有些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慧心都这样说了,智人也不由不对他另眼相看,两人轻扣房门而入,宣妃一看老爸来了,心虚的扑了过去,在他怀中腻了起来,智人笑道:“宣儿有没有调皮,为难你向叔叔。”

  向晨笑道:“她乖的很,学东西学的好快的,智人堂兄,真是好羡慕你这么聪明的女儿,如果将来我的宝贝能有她这般,那我可高兴死了,嫂夫人一定很温柔吧!”

  慧心轻轻的用玉手在他后腰轻轻一拧,威胁道:“你的意思是我很差劲了。”

  向晨苦着脸,讨好道:“我的宝宝自然也是极其温柔的,亲爱的,你都忙完了,一会儿不见,我可是很想你的。”

  慧心轻哼道:“你会这么乖,是不是干什么违心的事了。”向晨嘿嘿干笑道:“这是你家地头,我那敢啊,可以见爷爷了吗?”

  慧心道:“发生了些意外的情况,爷爷正在火气上,一时不会见人,恐怕要在山上住上几日了。”

  向晨兴奋道:“那可好,我还没住过这么大的宅子呢,到可以研究一下此处的建筑。”

  慧心疑惑道:“你连建筑学也懂。”向晨摇了摇头道:“不懂!”慧心白了他一眼道:“那你研究什么?”向晨道:“就因为不懂才研究,懂了还有必要研究吗?”

  慧心语塞,小宣妃拍着小手道:“姑姑输给向叔叔了喔!”

  慧心捏了一下宣妃的小鼻子道:“小叛徒,才跟他在一起多长时间,就帮着他了,姑姑会没有法子治他吗?”回首对向晨道:“认错。”向晨很配合的低头道:“对不起,我错了。”

  宣妃惊讶的张着小嘴,慧心得意道:“他永远没有机会蠃我的。”

  智人笑着合上女儿张着的小嘴道:“女孩家不要做这么动作,很没礼貌。”宣妃眨着大眼睛问道:“为什么呀!”

  智人深有感悟道:“女人不讲理是天性喔!向兄弟真乃大丈夫,深明其中三昧。”

  些话一出,慧心顿时羞红了脸,娇嗔道:“堂兄!”一把抢过宣妃,道:“不要理他们这两个臭男人,姑姑告诉你其中的道理。”两女娇笑着跑了出去。

  两个男人面面相睽,异口同声道:“不要教坏小孩子。”

  智人见两人颇有情趣,心中兴叹,看得出他们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厚,长老会的考察根本是多余的,此人虽然狡猾,却不是那大奸大恶之人,少宗令智慧超群,怎么能选错人呢,只是这报告却怎么提交,到要费一翻脑筋。

  慧心的爷爷数日闭门不出,几人不得进见,只能在山上小住,因为向晨还未得到家族的认可,故其它长辈也不得见,在慧心的看管下,处身别院,那处都去不得,数日里,几人相处容恰,向晨数度提出与智人切磋武技,都被婉拒,搞得他索然无趣,还好有宣妃为伴,倒解去许多乏味。

  这日,慧心与智人下山去处理公务,别院中只余一老一少,临别时慧心嘱其千万不可四处乱跑,以免生出事端,可向晨何许人也,憋了数日,你不让他窜有可能吗!他们前脚一走,后脚就领着宣妃四处游走起来。

  家族宅院颇大,别院甚多,里三弄,外三弄,就是游上一日也不见得能走完,宣妃有了与他相处的经验,知道就是迷了路他也会用自己的办法回来的,倒也不怕,女儿家天生就喜爱花花草草的,正值春季,四处鲜花盛开,姹紫嫣红,份外好看,这摘一朵,那采一束,本来挺协调的花园,被她搞得参差不齐,一时那破坏力直逼向晨,路上偶遇当值之人,也都机灵的闪过了。

  向晨见她玩的开心亦不阻止,没了智人在侧监督压抑的野性大发,两人一路闲游来到一处名为本草别院的地方,小宣妃虽然年幼却习得不少花草的名字,可是在外一望,里面的花草,奇异科目甚多,许多都是她不识得的品种,仰面问道:“那里许多的花儿,宣宣都不认得,姑父晓得吗?”

  向晨心有所思,宣儿二次提问才得响应,打量左右无人进出,微笑道:“宣宣如果想耍去就是了。”

  宣妃欢快的跑了进去,小小年纪心眼却多的很,虽然好奇可是不认识的东西到不敢去碰,也为这些花草留了些许生存的机会,只是挑选那认识的花朵采摘,这时从屋内传来一道响亮喝声:“谁在外面。”

  宣宣机灵的跑了出来与向晨一道隐在别院的一颗树后,只见一个前顶微秃的老者从内急行出来,院内草木如数家珍,见三朵火绒花被采,心疼的直踩脚,赶忙行到即将成熟的蓝草处,幸好无佯,这才放下心来,心中疑惑:“这是谁这么大胆敢来我这里捣乱。”左右打探一翻,这才回房去了。

  宣妃见他离去,这才小声道:“这个是八太爷爷,我认识的。”

  向晨笑道:“宣宣怕了?”宣妃点了点头道:“这个太爷爷好凶的。”向晨问道:“你还见过其它太爷爷吗?”宣妃道:“去年几位太爷爷下山见过的,我记得三个喔!”

  向晨灵机一动道:“你能带姑父去认认他们吗?”宣妃道:“为什么要见他们呢?”向晨道:“因为这样能帮到姑姑与我。”宣妃想了想道:“可以的,但不要被他们发现才好。”向晨骄傲道:“姑父如果不想被人发现,就没人能发现的了。”当下,两人又朝其它几座别院寻去。

  这次下山与十三联运谈判颇顺,但也耽误了一日的时间,智人与慧心到得第二日才返回山里,两人刚一踏入别院,就是一楞,原因无它,宗长会六位宗长个个面含怒气守在那里,慧心一见这等情况,心中叫苦,不用说能搞出这等阵势的,除了那个家伙准没别人。

  智人与慧心上前一步见礼,八宗长率先发难,历声道:“心儿,我那里得罪了你那男友,居然把我三十六片蓝草尽数摘去,他们人在那里。”

  两人苦笑道:“几位宗长,我们与十三联运刚刚与达成协议,不知他们做了什么,令得几位宗长这般生气。”

  六宗长爱好茶道,性情最温,叹道:“我那玉龙雪山冰水尽数被人取去,已经一天没有喝一口茶了。”

  九宗长气道:“我饲养了三年的极品金鸡今天不翼而飞,问了其它宗长也都丢了不等的物饰,山中向来太平,你们几人上山后就发生这等事,不是他做的还有谁。”

  其它几位宗长亦报出所失之物,慧心苦笑安慰道:“几位爷爷,他只是贪玩,更何况也不一定是他拿了这些物饰,待我查清再给几们爷爷交待可好。”

  几位宗长虽然生气,却不是不讲理的,更何况慧心是掌宗的爱孙,他们也是不敢过份得罪,只是要求她尽快查明,给他们一个交待,这才相继离去。

  慧心头疼的叹了口气,智人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慧心娇嗔道:“我这都难过死了,堂兄是在笑话我不成。”

  智人笑道:“你那男友真是聪明的很,才不过一日时间,居然把几位宗长的脾气秉性摸了大概,真是了得,只是可怜我那女儿也受牵连了。”

  慧心失笑道:“我明白了,那个家伙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自己做坏事倒罢了连小宣妃都连累上了。”

  智人笑道:“我可不这么想,现在倒希望小宣妃跟他多相处些时日了,没准还能从他那学到许多东西,至少他这观察与判断能力,相信在家族子弟中还无人能出其左右,心儿,不要忘记你小时可也坏过。”

  慧心娇嗔的白了他一眼,道:“咱们还是快些找他们回来吧!不然指不定又要闹什么乱子。“当下两人不顾劳累,寻找起来。

  

  

第十章 老少双顽闹山头(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