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2)

    智人不由慌了神,赶忙上前一把夺过小宣妃,没好气道:“你想的美,不会自己去生。”

  向晨一楞道:“我怎么能生孩子。”智人这刻也变的不老实了,两个男人对视一笑,不怀好意的目光同时投射到慧心的身上,慧心玉面一红,轻啐道:“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

  小宣妃生是聪明的很,居然也能体会大人的意图,拍手道:“好喔!姑姑要生宝宝了。”

  慧心面上更是害臊的不得了,没好气的瞪了宣妃一眼,两人男人发出阵阵的坏笑声,一时小屋中其乐融融,向晨调笑道:“嗯!小宣宣就是聪明喔!你喜欢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呢。”

  小宣妃非常认真的考虑了一下道:“小妹妹会象姑姑一样漂亮,也可以穿宣宣的漂亮衣服喔!可我还是喜欢小弟弟。”

  向晨笑着问道:“为什么啊!”小宣妃道:“小弟弟可以跟我一起玩泥巴啊!小妹妹脏脏的就不漂亮了。”向晨竖起大姆指,赞了一句,智人也来凑热闹,笑道:“小弟弟还有一点好处,就是可以用来欺负的。”小宣妃头一歪不解道:“为什么要欺负小弟弟呢。”智人朝两人身上一指道:“你姑姑不就是经常欺负你姑父的吗?”小宣妃兴奋道:“好,那就要小弟弟,将来好欺负他。”

  慧心听他们几人越说越不象话,啐道:“你们两个真是被他带坏了,智人堂兄也学的为老不尊了,哼!”接过小宣妃,轻轻在她小屁股上一打,装做生气道:“小妮子不学好,姑姑不喜欢你了。”小宣妃自然撒娇不已,真腻得她心生怜爱。

  慧心确有母仪之像,看得向晨心热不已,脱口道:“宝宝,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慧心嗔怒道:“谁来与你们疯,再说这等疯话看我还理你不。”其实却是窃喜,怀抱着小宣妃想像着这种可能,那可真是绝佳的生活,嗔笑的表情早就出卖了她,两个男人看着她言行不一的神情,又是一顿大笑,慧心终究还是女孩家,那受得了他们这般嘲弄,轻啐两声,抱着小宣妃,夺门而去。

  两女一离开,小屋内顿时冷了下来,智人笑着问道:“身子怎么样了,内息还有什么不妥吗?”

  向晨道:“谢谢智人堂兄,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这几天劳你们费心了。”

  智人数度张口欲问,却终没问出口,向晨轻轻一笑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必问,他威胁不到家族的。”

  智人微一皱眉问道:“你怎么这么肯定?”

  向晨淡淡道:“他对后山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走。”

  智人释然,一个人如果能做到这步,那绝非一朝一夕的事,尽管这个人存在是未知的,如果他想对家族不利的话,恐怕早就动手了。

  其实智人真正惧的不是那个未知的人,而是向晨,因为他说过一些话,而智人也了解这个男人既然敢说,就一定会做,那是一种莫名的预感,向晨仿若看透了他的心事,大有深意道:“我只是个普通的人,原本这些事不应该发生在我的身上,泥人尚有三分土性,何况是人,还是那句老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智人兄不必多虑。”

  智人想了想,洒脱一笑道:“该来的总要来,想躲的躲不过,向小弟,我会尽力帮你们周旋的,家族的蠢人很多,只是希望你看在慧心的面上,还要多加忍耐才是。”

  向晨清楚的知道,人情固然是有,而他身为家族的子弟也同样要对家族负责,而自己在某一方面讲,也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如果真的发生不可预知的事,他的立场可想而知,淡淡一笑道:“我尽力就是,智人兄,在屋里也闷了这许久,不想陪我四处走走吗?也让我见识一下家族的秘地。”

  智人一惊道:“心儿与你说的。”向晨一耸肩道:“是我自己猜的,慧心既然让我安身于此,这处本身就是绝对安全的,连智风都不能与你一同前来,可见这处不是一个谁都能进来的地方,不然凭他那外冷内热的性子,怎会不来看我。”

  智人好笑道:“可是宣妃进来了。”向晨笑道:“这恐怕与你是上界的少宗令有关吧!我不就是这样进来的吗?少宗令的特权。”

  智人哑然道:“你的确很聪明,举一推三,佩服,佩服。”

  向晨轻轻一笑,轻身下床,转动身子活动了两下,活络一下筋骨,说来也怪,他这身子真是奇特,昏迷了数日说好就好,这恐怕与他奇特的体质有关,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受伤,上次比这还严重也不过是睡了几日,见怪不怪,可在智人的眼中却不是那么回事了,除了惊异,还是惊异。

  智人上前就待搀扶,关切道:“真的没问题吗!不要逞强!”

  向晨呵呵笑道:“我母亲经常说我是石头隙里蹦出来的,属于天生天养,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智人失笑道:“小伤?如果我受了这么严重的内伤,没有个十天半月是起不来的。”

  向晨戏谑道:“穷人家的孩子天生骨头硬,从小都是苦水里泡大的,比不得你们大家少爷金贵喔!”

  智人没好气道:“说的什么话,我吃的苦难道比你少吗?”

  向晨缓步行到门前,淡淡道:“至少你不工作也不用担心明天没饭吃,你受的苦跟我们受的苦不一样。”智人一楞,望着他慢行的背影,这一刻真的觉得他的身子有些硬朗,沉思了片刻,轻叹一声,追了过去。

  日上三杆,晨雾尽散,在一片绿色竹林的包围下,连空气都较外界清新许多,在南方普遍潮暖的天气中已属少有,向晨大大的伸了个懒腰,闭目享受阳光的照耀,自语道:“还是自由自在好啊!再也不想整天闷在黑暗中了。”扫目四周诗情画意,片片竹林伴随着风儿发出飒飒之声,处身其中让人觉得甚是惬意,慧心的一片情意啊!回首问道:“智人兄,这处叫什么名字。”

  随后而至的智人笑道:“看竹知其名,此地名叫竹下村。”

  向晨喃喃自语,“竹下村,好名字。”一时似有万千思绪,负手踱步而行,智人见多识广,见他这翻模样倒有几分雅士之风,难道他还想有所表示不成,似他那顽皮的性情倒还真是难得,当下也不打扰他的思绪,只是在后随行。

  竹下村共有竹屋三十一座,而向晨所居的正是靠近林边的那座,两人沿林而行,智人知他想事,就由他自行漫步。

  这时,向晨突然停了下来,轻呤道:“千枝万杆凉徐徐,为谁叶叶起清风,娇儿怜幽竹窗下,不改心持盼郎归。”

  智人耳力何等尖锐,说的虽轻,却句句入耳,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对他有些刮目相看,诧声问道:“你想了半天就是为了想这首诗?”

  向晨愕然道:“什么诗?”智人道:“就是你刚呤的那首啊!”向晨哈哈大笑,指着智人道:“你真是笑死人了,那不过是我突发其想的几句顺口溜,你却当什么诗来。”

  智人被笑的莫名其妙,微感羞恼道:“心儿说的没错,你这家伙有时真的欠揍,什么?你说那首诗是你做的?说谎!”

  向晨朝天白了一眼,见他不信也不计较,一摆手道:“随你怎么说。”

  智人正待答言,向晨嘘了一声侧耳倾听,轻咦了一声道:“那边竹林怎么好象有人打拳的声音。”智人凝听果不其然,轻笑道:“我知道是谁,都几十年了,孙老师依然风雨不改。”

  向晨越听越疑,那处不时尚传来竹子撕裂的声,问道:“这般凌厉的拳风不是一般人能打出来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智人气他嘲笑,轻晒道:“我当你真的猜出这里的用处,原来只是胡蒙,我的功夫就是从这练出来的,你说这是什么地方。”说完也不理他,径直朝那处行去,向晨不屑道:“说话那么深奥。”心中好奇,追了过去。

  两人轻身停于竹后,透过稀密的林隙看去,向晨不尽倒吸一口凉气:“好功夫。”竹林中不见人形,只见一道虚影,展、闪、腾、挪于密林之中,不时嘴中尚还发出累似猴儿的尖叫声,那身形真可谓快若闪电,时而攀于竹上,忽又来回纵跃,更好笑的是,攀于一根竹上,来回乱晃,真婉如一只活脱脱大猴子一般无二。

  向晨也善轻身,却自知做不到他那般灵巧,自是留了心,只是这形态却未勉太过难看,毫无大家风范,不禁摇了摇头,智人瞥了他一眼道:“你是不觉得很怪?”向晨干笑一声,智人道:“孙老师是大圣门的高手,一生苦修猴拳,极是痴迷,初时受尽人的白眼,人人都觉得此等拳法是下三门的路数,算不得上乘的武学,纯靠奇、怪取胜,难成大器,甚至有人认为修行这套拳法也只适合去唱唱戏,做个小丑什么的,可是孙老师不理他人之言,数十年如一日,在原来的套路上更加入放多实战的因素,现在已将这套拳法修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我出村时连他老家五招都接不了,现在还有谁敢不道一句他是真正的拳法大家。”

  向晨头上汗下,虚声道:“对不起,我有些以貌取人了。”

  智人轻叹道:“这不怪你,其实家族子弟也大多如此,放着这么好的老师,居然无人肯随他修行,孙老师在艺业上曾给予我许多指点,是我最尊敬的老师之一。”

  这时,林间那位孙老师收功停了下来,正拿着一条毛巾擦汗,智人一见,赶忙穿林行了过去,离老远就大声招呼道:“孙老师,智人来看您了。”

  这位孙老师甚是冷默,只是轻嗯一声,头也不回,智人知他秉性,亲热的询问道:“以经几年没有见到老师了,不知一切可好。”

  孙老师冷谈道:“还好,这次是来公干吧!那位是新送来的子弟?”

  智人平时虽然机智过人,可在这位老师面前却是恭谨的很,现在向晨身份未定,心中犹豫,一时也不知应该如何做答。

  向晨本不欲过去打扰他们师生相会,仅在原地等候,见他问到了自己,出于礼貌,快步行了过去,躬身道:“孙老师好!”

  那孙老师转过身来,向晨这才得窥全貌,只见他面容十分削瘦,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对眼睛,精光闪闪,透着冷意,那孙老师也在打量向晨,轻轻点了点头,道:“嗯!内伤?”

  向晨恭敬道:“老师好眼力,晚辈确实是受了些轻伤。”

  那孙老师却很是不满向晨的回答,冷声道:“不诚实,你眼有暗影,嘴唇淡紫,应该是胸腔受损,分明内家功残手所至,居然狂妄的说是小伤?”

  向晨一惊,此人眼力未免太毒,只看了一眼,居然将自己的伤势道出,听意思,他还知道是用的什么手法,难道智人推崇,看来此人非常一般啊,回道:“晚辈确实已经无佯了,那人手段虽辣,却被晚辈卸去许多力道,幸得保命。”

  那孙老师眼中精光爆闪,咤道:“你不是欧阳家族的子弟。”身形平地一晃,一只幻爪荡起一道虚影真奔向晨的面部抓去。

  智人大惊,虽然离得很近,却根本阻拦不了,可见此老速度之快,向晨面不慌,眼不眨一动不动,那孙老的幻爪在离他面门三分处停了下来,智人急忙道:“他大伤初愈,还请老师手下留情,他虽不是家族子弟,却是少宗令的男友!”

  

  

第十三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