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3)

    那孙老师放下手来,却并未理会智人所言,冷声道:“定力不错,即使受了伤武人的本能也应该在,我怀疑你说的话。”

  向晨静静道:“为什么不继续,如果您的功击再近一些,我将证明给您看。”

  “该死,他自己身子怎么回事不知道吗?还敢挑畔。”智人暗咒。

  那孙老师一双精目始终凝视着向晨,仿佛是要查看出什么,所谓输人不输仗,向晨亦毫无畏惧平静的回视,两人四目对峙良久,智人则看得暗急,真恐老师再生出手,一时几人间气氛诡异的很,半晌,那孙老师冷声道:“小伙子,定力好不代表实力就强。”

  向晨淡淡一笑,回道:“老师,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拥有的也无法抹杀。”

  那孙老师点了点头道:“这话到是真的,既然你这么自信,等你全愈时就来接我五爪吧!”

  智人赶忙圆场,轻拉了向晨一下道:“还不谢谢孙老师,他老人家这是肯指点你。”

  向晨微微一笑,躬身至谢,孙老师一挥手道:“不必,接不下,你就会伤在我的手上,我不会留情的。”言罢,转身朝林外行去。

  向晨看着此老消失的背影,暗道:“真是痴人一个!”一旁的智人抹了一把冷汗叹道:“还好没有再动手,不然你这伤恐怕是好不了。”

  向晨好笑的看着他道:“你在怕什么,他就没想过要动手,也根本不会动手。”

  智人略一皱眉道:“什么意思?你是说,你确定他不会动手才站那一动不动的?你现在可还不是家族的人。”

  向晨笑道:“智人兄,你是关心则乱啊,你也说过,此老是个武痴,一个对武如此痴狂的人会在意这些吗?只是对伤我的人感兴趣,找个借口试探一下而已,呵呵,细想就知道了。”

  智人终非一般之人,将刚刚的场景在脑海中回想一下,不由心头一震,甚是惊讶,确是那么回事,好快的反应,敏锐的眼光,准确的判断,大胆的行径,短短的数秒钟就肯定一个人的动作,而且这人事先他一点都没有接触,他凭的什么?好可怕的心计,是直觉还是什么,为什么刚刚我就没有看出来。智人脑中蓦然升起一个念头,如果有一天,他真的与家族起了冲突,我会是他的对手吗?

  向晨见他低头不语,只当还在思索,轻笑道:“走吧!不知宝宝与宣宣在那里?”

  智人回过神来,轻喔道:“她们啊!一定在村前的小溪那!先任她们去吧,我先带你见几位村中的长辈,都来了,不去拜访一下,说不过去。”

  当下,智人领路两人朝村走去,不多时来到一座竹屋前,此座竹屋到是很怪,别的屋子都是起的小二层,可称得上是竹楼,只有此间就是落地而建,老远就听得一阵如雷鸣般的打呼声,智人灵机一动,笑道:“你猜猜这位老师是躺着还是坐着。”

  向晨审视了一眼那座竹屋,呵呵一笑道:“自然是坐着了,这位老师那么胖,躺下去多麻烦。”

  智人哑然,失笑道:“你又凭的什么猜测。”

  向晨呵呵笑着,一指房门道:“这么大的房门,都够进我两个了,门前的脚印清晰可见,证明此老晨时曾出来过,一个这么胖的人躺下去一定很麻烦,胖人多懒,能坐着,绝不站着,不过以他这体积,躺下去会很麻烦吧!”

  智人见他心机甚深,本想借一个小常识的问题让他起疑,却未想到他到是有理有据的分析出来,真可称得上是观察入微,苦笑一声,推开房门,果然,正对房门的座位上,做睡着一位如小山般的人物,凭他这体积去参加个吉尼斯世界纪录,应该是榜上有名,向晨看得有趣,暗道:“这人,只怕比那日见到的肥佬还要肥上几分,这村中的怪人还真是多啊!”

  智人不死心,再度提问道:“你能猜得出此老善长什么吗?”

  向晨瞥了他一眼道:“智人兄今天问题还真是多啊!”站在门外左右打探,如此肥胖的人能做什么?这个村中既然是以武练才,恐怕是与武有关,思乃方志强与聪伯武学知识,却没有一个适合,想了半天,苦恼的摇了摇头道:“猜不出来。”

  智人哈哈大笑,调笑道:“终于有你猜不出来的了。”

  向晨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猜不出来有什么好笑的,中奖了啊!快说了。”

  智人面有得色,笑道:“此老善长防御。”

  向晨不禁瞠目结舌,诧异道:“防御?站在那任人打吗?他这样恐怕也攻击不了别人吧!”

  智人轻笑道:“他一生大战三百余场,从来没有输过一次,因为根本就没有人能攻破他的防御,甚至有人称他为终极防御。”

  向晨面上充满了不相信,失笑道:“这不可能,只要是人就有弱点,比方咽喉。”智人一指还在熟睡的那位老师道:“你仔细看看,他有咽喉吗?”

  向晨定睛一看,那脖子粗的几乎与身子连成一体那找得出为,苦笑道:“没有,这位老师到底是何方神圣。”智人道:“撞王吕凤人。”

  向晨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哈哈大笑,戏谑道:“人家名字也有人,你也有,怎么就不及人家一半,这位老师一定最是喜欢你,难怪你那么喜欢冲撞。”

  智人知道他是在借上次偷袭他一事来嘲讽自己,没好气道:“撞也是一门学问,你没撞过人吗!上次你又是怎么打蠃小星的。”

  向晨最是喜欢惹人羞恼,见他这般,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暗道:“跟我斗,你还嫩了点,除了宝宝,我怕过谁。”嘿嘿的满脸坏笑,一副欠揍的模样。

  这时,屋内那座小山,吧哒,吧哒嘴,发出一声猪叫般的回声,“谁在外面叫啊!”

  智人连忙执礼,在外躬身道:“老师是智人来看您了。”

  向晨有了上次的教训,这回也学乖巧了,先一步报名道:“晚辈向晨,见过前辈,打扰了。”

  吕凤人睁开小眼朝外看去,呵呵的憨笑道:“好好,小人真是有心啊!那位小朋友能进村来,与家族那位有关啊!”

  向晨听他叫智人为小人,着实有趣,憋笑的看了智人一眼,智人面色尴尬示威的朝他一挥拳头,这才回道:“他是少宗令慧心的男友。”

  吕凤人人挺和善,呵呵笑道:“心儿回来了吗!小朋友,她可是个好姑娘,你可一定要对她好才行。”

  向晨一抱拳道:“心儿现下就在村中,谢长辈教悔,晚辈谨记。”

  吕凤人眨了两下小眼睛,楞楞道:“你这小朋友说话真是有趣,我没教过你什么东西啊!”

  这回轮到向晨尴尬了,原来只是一句客讨话,谁想到他这么叫真,此老还真是不通世故,眼睛一转道:“晚辈还要在村中留上几日,说不准会向您求救些东西,所以提前道谢了,礼多人不怪吗!”

  吕凤人呵呵的笑道:“好好,你这朋友满实惠的,尽管来问,不用说不准。”

  向晨僵笑回礼,借机对智人使了一个眼色,智人暗笑:“也有你吃不消的事了。”笑着对那吕凤人道:“老师,我还要去看看我的恩师,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吕凤人憨笑回应,又是那两句,“好,好。”

  直到行出老远,向晨这才抹了一把汗,叹道:“心儿经常骂我不懂礼节,太过随意,这老师比我还要直爽几分。”

  智人笑道:“吕老师性情爽直,最不喜欢弯弯绕,你那一套在他老人家面前可行不通。”

  向晨不屑道:“智人兄心中那弯弯绕不是比向晨还多吗!你的恩师不会也是,嘿嘿…..。”

  智人面上薄怒,轻责道:“去,不要乱说,一会儿,可不得放肆,我恩师乃是儒门中人,最讲礼节。”

  向晨记得心儿曾讲过他修练的是一门上乘的功夫,好奇问道:“智人兄,你的那个一气化罡到底是个什么功夫,心儿很是推崇,自言她用云手都败在你手下。”智人道:“法不传外耳没听过吗!都告诉你,我还混个屁啊!”

  向晨指着智人大叫道:“喔,你讲粗话。”智人这会儿嚣张了起来,不理他言,朝东前行,向晨气气的低咒道:“伪君子。”

  向晨所住的竹屋在后村的正中,那是特别为少宗令来此修养所留,而智人的恩师则在村东,两人一路行来,又连续拜访了几位长辈,有的大清早醉眼蒙蒙,有的指天骂娘,有的说话颠三倒四,形形色色,真是怪人迭出,真令向晨大开眼界,好一个雅致的小村,却是名不属实,糟蹋了这个好名字。

  此时两人来到村东一座被竹林包围的小院外,向晨不由眼睛一亮,小院干净清爽,院的东侧种植几种不知名的花草,还整齐的摆几样器具,西侧是座平台,晾晒着数本线装古书,西侧的下手处是一套石桌,布局雅致,古朴大方,单看此处的氛围就远胜它处,此间之人定非等闲。

  两人踏入院中,智人朗声道:“恩师,您在吗?智人前来拜望。”言罢静静等候,静了半晌,依然无人回应,向晨不敢大声张扬,低问道:“没人啊!大哥,还等。”智人微一皱眉道:“恩师时有手笔,不愿有人打扰,看情形是真不在,莫非去了,竹风亭。”向晨差点爆走,咬牙道:“既然这样,咱们就去啊,难道还在这傻等。”

  智人一阵干笑,对着那空屋一拜,这才领着向晨再度入林,看来这的臭规矩还真不少。

  竹风亭在村东的半山处,那处多为细竹,随风而摆,婉如婀娜少女,摇曳生姿,阵阵的水声自高山流下,空静幽明,踏入此间,顿有脱俗之感,两人穿过竹林,离老远就听到一阵朗声的呤词声:“欲过清明烟雨细。小槛临窗,点点残花坠。梁燕语多惊晓睡。银屏一半堆香被。新岁风光如旧岁。所恨征轮,渐渐程迢递。纵有远情难写寄。何妨解有相思泪。”

  向晨仔细凝听,只觉得耳熟,智人此时以是驻足,还未见到人就已然准备执礼了,真是什么样的师傅带什么的徒弟,光看他此时的举动,就可推断出,那位老师有多么的严格,向晨低声道:“智人兄,你这位恩师好象极为推崇欧阳修啊!”

  智人面色严肃回道:“老师素有小欧阳修之称,年青时也是一方文豪,可惜遇到了不好的年代,咦,你怎么知道老师欣赏欧阳修。”

  向晨一憋嘴道:“听他吟的词喽!你那位老师还是位多愁善感的痴情种子喔!”

  智人轻嘘道:“不要乱说,恩师最不喜欢别人在后饶舌。”向晨轻声道:“你怕什么啊!他又听不到,平时胆子那么大,现在胆子怎么这么小。”智人苦笑道:“你追随他十年试试看,我能有今天,多亏他老人家精心教悔啊,子不言父,徒不言师,臣不言君,你还是忌下口的好。”

  向晨打了个冷颤,道:“你真是没救了,早知道不跟你来了。”

  智人陪笑,哄道:“都来了,还是陪我去下吧!一下就好了。”向晨嘿嘿笑道:“我算明白了,敢情你留着这最后一手呢,说是带我去见几位长辈,实际上是你怕见你恩师,我有什么好处。”开始坐地杀价,没好处的事他可是不做的。

  智人见被识破,难难的笑道:“我请你吃夫妻肺片总成了吧!”向晨故意为难,坏笑道:“不用,我自己会做。”智人苦笑道:“那你想怎么样。”向晨想了想道:“我要宣宣做我女儿。”智人急道:“那可不行。”向晨白了他一眼道:“做我干女儿很吃亏吗,怎么说我也是一方的地头蛇,在北方沿海一带的老大哎!”

  这段时间在家养病,实在无力,累大家久等,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希望勿怪!

  

  

第十三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