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4)

    智人不禁裂了嘴,轻骂道:“你不会自己生一个,干嘛老惦记我女儿。”向晨嘻嘻笑道:“我喜欢啊!要不这样好了,将来我要是生了儿子,给你女儿做小老公,反正干爸我是做定了。”说完,也不理他答不答应,朝前行了两步,大叫道:“好一首蝶恋花,前辈真是雅人,后生小子向晨前来拜见。”

  远处的小亭内传来一声清朗的声音:“相见是缘,即无名份,何谈拜见,能入村来就是客人,小友请过来一叙。”

  向晨一叫,智人本以汗下,却见老师未怪,甚是好奇,向晨嘻嘻一笑,一挑眉,得意的朝那处大步行去,如今智人反倒成了追随的了。

  竹风亭内端坐着一位银发的中年人,只见他面目眉飞眼细,倒颇有几分雅人之风,看诺大的年纪依然保持几分清秀的模样,可想而知年轻时定是位风liu才子,只是那满头白发直是引人注目,方静轩见他行进只是淡淡一笑,示意落座,向晨也不客气,微笑见礼,拂尘就座,态度不卑不亢,大凡这类奇人多喜真性情,向晨没有智人的顾虑,举止大方,反倒显得洒脱的很。

  方静轩到深喜此风,智人却不敢如此,与恩师见礼后,即执手一旁,向晨一见智人那乖巧的模样就想笑,想起自己从师聪伯后那有这许多的规矩,从来都是想打就,想闹就闹,师徒相处的婉如父子一般。

  方静轩扫目简单打量了向晨一翻,淡笑道:“小友真是人中龙凤,大伤之后尚能如此乐观,真是少有,胸襟若此,将来定非池中之物。”

  人的第一印象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的气质也往往能反应这个的性格,向晨见他一副斯文弱弱的模样,那里象一个高手,倒象一个文人墨客,不象初见欧阳震其浑身散发的气势,即惊为天人,两人好有一比,一动一静,向晨呵呵笑道:“老师谬赞了,败军之将何以言勇,更不敢自称是龙凤,三军猛将定军山,才是人间真豪杰,小子愧不敢当。”

  如果这话要是跟吕凤人说,估计谈不了几句那位老师恐怕就进入梦乡了,到是对了这位老师的口味,方静轩是儒门的大家,对行文措词自然有一番考究,见他谦逊有礼,且为人洒脱,不骄不躁,又透出一股自信,对他又加深了几分好感,淡淡一笑道:“听小友之言对诗词大有研究,能文能武,不知可有何佳作。”

  向晨笑道:“拾人牙慧,信手涂鸦,那敢称什么研究,一些三脚猫的把式,在老师面前自然不能提,我尚还不是智人兄的对手呢。”

  方静轩瞥了一眼智人,淡淡道:“学无前后,达者为先,武学也是有自己的性格,智人刻苦有余,灵活不足,太过拘泥于死物,招法没有灵性,观你举足,大有飘逸自然之感,再加你性情洒脱,定善诡变之道,再好的招式又怎及变化之功,将来孰强孰弱还不可知。”

  向晨抓了抓了头,苦笑道:“怎么每位老师都能很轻易的看透我。”

  方静轩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举逗得哑然失笑,智人在旁听的不是滋味,却也知道老师明是在称赞向晨,实际却是在指点自己,想及那夜小战,自己明明功力比他浓厚,却还是吃了他的亏,轻声道:“恩师,弟子让您失望了。”

  方静轩静静道:“你从没让我失望过,如果那一天你让我失望了,或许就是你突破自己的时候,你与他境遇不同,不用自责。”

  向晨眨着眼睛看得直发傻,暗道:“这位老师真是太历害,简单的一句话就将智人堂兄摆弄的不知所措,学艺这期间他是怎么过来的。”

  智人想了想道:“弟子会尽心领悟老师所言。”向晨扑哧的一下笑了出来,智人面上一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方静轩哈哈一笑,站了起来,对智人道:“小友看来是明白我说的话了,你啊!”

  智人更是彷徨不已,脸有失色,往日的灵智这会儿倒全然无踪,方静轩负手亭边,看着外面秀美的景色道:“这山依然是山,这水依然是水,这山不是山,这水也不是水,自然界的一切变化虽有一定的规律,却也不是不可以打破的,智人又何必如此执著呢。”

  智人脸上又现茫然之色,方静轩道:“小友可明白这自然之道。”

  向晨记得聪伯曾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自然之道,当时自己用理性的词汇解释出来,那夜之战令他体会许多,在醒来的那一刻连心境都有所变化,微一皱眉道:“小子理解,自然之道,在于一个无,一个有,无中生有,有中生无,用生活中的方式的理解就是,一个人没有吃过苦,就不知道苦的滋味,一但受了苦,那么就苦上加苦,又有如,富人永远体会不到穷人的滋味,穷人也无法体会富人的滋味,穷人也可以变成富人,富人也可以变成穷人,这一转一变间,就是人为的规律,要想打破这些,那么首先就要打破自己的思维,只有无限的变化才是永恒的规律。”

  向晨言罢,亭中静了良久,包括向晨本人在内,心头都萦绕着许多的问题,方静轩叹了一口气道:“智人明白了吗?”智人低声道:“弟子有所悟。”

  方静轩回来身来,凝视着向晨,点头笑道:“小友真的与众不同,自然之道即是生活之道,讲的好,你一定吃过许多的苦吧!”

  向晨神色一黯,默然无语,方静轩对智人道:“你现在明白你跟他的差别在那了吧!”智人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向晨,躬身道:“弟子的世界不如他的大,一直以来弟子勤学苦修,自问从没有半分的松懈,可是到了瓶颈总是无法再进一步,如今已知症结在那里了,待这次宗结大会结束,弟子就请辞长老一职,去外历练。”

  方静轩点了点头,静声道:“今日很高兴能与小友一叙,你们回吧!我要自己在这静一下。”

  两人执礼退下,此时,方静轩平静的心却起了一丝微澜,喃喃自语:“变化才是永恒,变化啊!羽儿,应该变化吗?”一时若有所思,不知是想念,还是茫然,神色变化莫测,他似乎陷了进去,一阵山风拂过,吹起他那满头的白发,蓦然,他醒了过来,不禁哑然,或许真的许久未接触世情了,居然被一句话搅乱的自己修为的静心,失笑自语:“欧阳震,我钦佩你的眼光,心儿的纯洁或许只有他才能配得上。”

  下山的路上,智人数度张口欲言,却始终没有问出来,总觉得那里放不下,向晨突然张口道:“智人兄,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本能的就说出来了,这次受伤与往日不同,令我体会许多从来都不通的问题,症结人人都有,我想我也需要静上几日了。”

  智人无语,心中却有一种不甘,想他二十四岁接掌少宗令,几年间处理的事件何止千件万件,商场上的尔虞我诈更是司空见惯,且游忍有余,自觉对世情了解颇深,一直傲立潮头,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我的思维难道有错吗?突然想起临出门之际向晨曾说过的一句话,“你受的苦与我受的苦根本不一样。”一瞬间,智人隐约抓到了什么。

  村头的小溪自上而下,清澈流趟,阵阵的欢笑声自那处传来,他们老远即看到,小溪边上两女笑语嫣然,嬉戏在一起,慧心那还有一点少宗令的样子,长发扎成马尾,光着脚丫与宣妃踩在水中,真是不亦乐呼,完全象一个顽皮的孩子,这才是她的真性情。

  向晨看得眼中一热,先一步行了过去,宣妃眼贼的看到他,娇嫩的叫了声,就朝他跑来,浑身湿呼呼扑在他的怀中,亲热的直叫随后而至的智人妒忌不已。

  慧心挑起水珠扬向向晨,娇笑道:“看你们这爷俩,才一会儿功夫,好象几年没见一样,智人堂兄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喔!”

  向晨轻轻的在小宣妃的小脸上一亲,笑道:“宣妃以后就是咱们的女儿了,我跟智人堂兄都说好了。”

  慧心立即跑上岸来,眼睛发亮的贼笑道:“我早就惦记了,你还真行,从他手中抢女儿。”

  智人也急了,赶忙纠正道:“什么你的,我的,说好了是干女儿,送你们我可不干。”

  慧心嘻笑一摆手道:“都一样了,反正宣宣以后是我们的了,来让我抱。”说完,开始与向晨抢夺小宣妃的拥抱权,小宣妃被拉得,咯咯直笑,智人却苦笑道:“我怀疑你们是不是把她当女儿,喂,提前说好,我女儿可不是玩物,以后,衣食住行,上学接送,教育基金,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你们可是要包的。”

  向晨与慧心一楞,对视一看,楞楞的齐声道:“养女儿要这么麻烦的吗?”

  智人鄙视的看着他们两人,义正言词的教育道:“责任,你们懂不懂什么叫责任,做为父母不仅要给她生活的照顾,还要教育好他如何的做人,小孩子叛逆期的时候是最难管的,将来还有成熟早恋之类的……。”智人此时为了女儿的归属权,开始进行了长达一个时候的育儿宣传教育,最后演变到了社会问题。

  向晨与慧心听得四目发直,以一副崇拜的眼光看着智人,智人得意洋洋道:“你们现在知道养一个女儿有多辛苦了吧!”两人乖巧的点了点头,智人又道:“那你们还想养吗!”小宣妃左看看,右看看,真不明白这些大人在讲什么。

  两人心灵相同,对视一眼,向晨道:“女儿由你来养,玩我们负责。”慧心奕连连点头。智人额头青筋爆起,大吼道:“我说了这么多都白说了吗!”向晨眨着眼睛道:“我们只是要认干女儿,又不是抢走你的女儿,你干嘛那么激动。”

  智人自觉失态,掩饰的轻咳一声道:“明确一下分工也好,做人父母是要负责的,等你们将来有了自然就知道了,这个……。”

  智人自顾说自己的,而此时,三人头碰在一起,早玩起了游戏,根本没人理会他,只能自叹命苦。

  入夜,慧心的竹舍内,两人合衣静静的躺在那里,慧心总觉得今日他很不对劲,自己有些想不通他到底在想什么,向晨张口道:“明儿,你们回吧,我想在此地静修几日。”

  慧心道:“狼,又有什么想不通的了吗?”向晨道:“没有,这里的开学氛围很好,我想借此机会提升一下武学的修养,这不也是你带我来这的原因之一吗!”

  慧心轻笑道:“你终于肯认真做一件事了,我陪你好吗!”向晨道:“不好,你有自己的事要做的,我知道。”慧心并未强求,他从来都是这样,一但自己想做的事,就不希望别人来插手,就是自己也不行,慧心轻呼一口气道:“狼,你是真心想认宣儿做女儿的吗?”

  向晨一个翻身,覆到她的娇躯上,轻轻在她唇上一吻道:“不如我来问你,如果我变成了这世上最大的坏蛋,你支持还是……。”

  慧心不甘心任他这样轻薄,反吻了他一下,笑道:“你现在已经是个最大的坏蛋了,我的答案是……。”

  向晨哈哈大笑,轻捏她的小俏鼻,道:“狡猾的小东西。”慧心眼带笑意,柔声道:“应该说咱们是狼狈为奸。”向晨仔仔细细的看着身的娇女,真的不敢想信,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聪明的女孩,轻笑道:“我想我知道答案了,漫漫长夜,咱们是不是应该找点事情来做。”

  慧心面上升起一抹红晕,甚是醉人,嗅着那淡淡处子的香气,向晨又想不老实了,慧心赶忙制止他,转移话题道:“你想呆几天。”向晨道:“七天。”慧心急问道:“为什么要七天。”向晨坏笑的看着她道:“七天就是七天,没有任何理由,还有要问的吗!没有的话,我可要……。”慧心知道肯定逃不过他的恶行,含羞的闭上眼睛,算是默许吧!其实又有那个女孩不喜欢自己深爱的人如此的爱恋自己呢,慧心羞羞的暗想,不知一切就绪了,会是怎么样一种情况呢,只希望一切顺利吧!

  

  

第十三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