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下1)

    第五卷 高山仰止-气节

  第十四章竹下村中七日修(下)

  在这个世上有些规则是永远也打不破的,你拥有钱才有资格看不起钱,你拥有实力才有资格去藐视别人,你想保住命那就要先有能力要别人的命,你想顶天立地那就要有足够的高度,许多耀眼的光环下,隐藏的是无尽的黑暗,世情看重的结果只是利益,不管对人对已都是如此,人们习惯追寻强者的足迹,正如鲁迅先生所言,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效者生,仿者死,一条路只能是由强者来创造。

  向晨茫然的看着潺潺流动的溪水,月光洒下,映出片片的银波,这条溪水是那么的安静,仿佛从来没有动过,而实际上它却是在动,为什么?他已经看了这条溪水整整一天了。

  向晨不喜欢被人掌握的感觉,从他刚出社会就开始挣扎,一直都没有停过,即使撞得满身是伤,他也依然在拼命的挣脱,直到在黄金村有了骄人的成绩,他才明白,一切事情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感觉是那样的好,好象他一生都在追寻这种感觉,他不向往权力,却渴望高高在上,本来一切都算美好,可就在那夜,那个莫名的黑衣人却打破了他的城堡,他卑贱的象一只蝼蚁任人宰割,他的心很不舒服,他不喜欢世上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可是距离就是距离,不会因为你的想象它就不存在,向晨非常的敏感,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谁又说这不是一件好事,人总是需要前进的理由,又或者称这为动力。

  宣妃很不明白,他为什么变得这么沉默,与现下相比,她更喜欢往日带着一脸和善笑容的他,聪明的小宣妃却知道他在想问题,一个不是小孩子能理解的问题,大人的世界很复杂,也许有一天她也会变成这样,可现在她却选择了自己喜欢做的事,玩泥巴,也只有跟他在一起,她才可以玩。

  向晨满脑子依然在摹拟当日场景,那只如幽灵般的手,明明看的到,却还是被打中了,那一掌普通的甚至任何人都能轻易的挥出来,可他还是没有躲过,是速度,那一掌完全没有速度,那一掌平静的就如同这溪水一般,明明在动,却感觉不到,向晨伸出一只手,缓慢的朝溪水印了过去,直到没入溪水中,他才感觉到溪水在流动,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他所不知的因素存在,可究竟是什么?他闭目静静的感受,直到那只手被水浸泡的完全没有了知觉。

  “咚!”的一声入水声,向晨睁开眼睛,只见平静的溪水激起一道涟漪,化成一道又一道的圈圈向外扩散,不断的变化着直到消失,眼见此景一丝灵感触动了他,向晨拾起一块小石头,朝水面轻轻抛去,这次却只起了很小的波纹,只是与刚刚相比,那圈圈的密度更大了,向晨眼睛一亮,隐隐抓到了什么,想了想,驱起一指,凝力斜斜朝水面射去,只见那枚石仔入水后化做一道水箭直入水底却并未引起任何的波动,“真是奇怪,这是什么道理,轻与强劲间为什么差这么多,正与斜之间也有莫大的关系。”真是越想越乱,明明有什么东西就在眼前,却又触摸不到。

  “姑父!”宣妃见他越来越痴迷,嘟着小嘴道:“宣宣要睡香香了。”

  向晨回过神来,朝她那处一看,不禁乐了,小宣妃浑身上下以上狼狈不堪,那有一丝大家闺秀的模样,宣妃见他笑话,撒娇欺身过来,向晨一点她的小鼻子,轻笑道:“小脏孩,真没人管你了,以后大了,你还不定怎么疯呢,呵呵!”

  小宣妃一晃小脑袋,嘻笑道:“我长大要象风一样,无拘无束,想到那就到那,那里都可以去,谁都挡不住。”向晨一楞,喃喃道:“象风吗?都挡不住,可以吗?”

  小宣妃见他又失神了,一撇小嘴,争辩道:“是这样的,爸爸说,家族中没有人可以管得了姑姑,我要象姑姑一样喔!”

  向晨心中震骇,失色道:“是你爸爸说的。”小宣妃也觉得失言了,这些话父亲曾再三叮嘱,不要跟别人讲的,赶忙捂上了小嘴,向晨诱惑道:“这次回去只要征得你母亲的同意,我也是你老爸了喔!跟老爸还有什么不能讲的。”

  智人为了培养女儿的危机意识,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灌输一些家族的记事,无论大小具无遗漏,小宣妃虽然年未过十,可是家族辛秘所知甚多,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向晨也不迫她,如果他想知道,那些秘密还能逃得出他的手心吗!轻轻一笑道:“小鬼机灵,去洗澡睡觉。”宣妃嘻笑应允。

  竹屋内,小宣妃沉沉的睡去,向晨手持《御神诀》的蓝皮书册,犹豫不绝,看还是不看,真是举棋不定,想要翻开那一页纸,手中却重如千金,这次南下之行,灵筠将书交还,却再三叮咛,不可以偷看,那时,向晨自觉有师傅教悔,看不看对自己也没什么实际的帮助,就欣然答应了,可是现在,他感觉的到,那个人的功力绝对不在聪伯之下,慧心曾说,这本书有巧夺天工之妙,可是那霸道的气劲,曾几次让他在鬼门关打转,想想也是后怕,可除了这本书又有谁能帮到自己呢,看?不看,两个念头在他脑中不断的徘徊。

  良久,向晨放下手中的书册,举步来到窗前,或许是心有所念,夜空中浮现了灵筠那宜嗔宜怒的容颜,向晨苦叹道:“灵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我觉得拿出这本书,都是对你的不忠,可是现在我连回那座大宅的勇气都没有了,我怕,那里有一个人随时都能让我消失在这个世上,我真的很怕,你能体谅吗?”

  夜空中,灵筠露出浅浅的微笑,那笑容如同往常一般,充满着宠爱,似乎在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向晨闭上眼睛,轻声道:“对不起,我绝对不能让别人掌握我的命运。”说完,毅然返回桌前,这一夜,他又站了一宿。

  第二日,天光放亮,宣妃习惯性的准时睁开了眼睛,迎接她的却是一张略微苍白的脸,宣妃疑惑的看着站立在床边一动不动的向晨,问道:“姑父,你怎么了,没有睡觉吗?”

  向晨牵强的一笑道:“我没事,一会儿你去叫执事来,把那张桌子换掉,今天不要打扰我,自己去玩好吗!”

  宣妃朝桌子一看,惊讶的张着小嘴,发不出声来,这里的家具用的都上好的沉竹,用一般的菜刀砍一下也仅是出一道细痕,可此时桌上却有一个碗口大的洞,如同切割一般的圆滑,宣妃从小受智人熏陶,深明不该自己问的不问,不该自己讲的不讲,楞了一下,跳下床头,找来东西盖住了那个洞口,眨着眼睛道:“姑父还是不要换了,会惹人注意的。”

  向晨苦笑,自己真是糊涂了,这样的东西拿出去,不是引人注目吗?轻轻的点了点头,宣妃换好衣服,朝外行去,不多时,端着自村中执事那要来的早点返了回来,向晨依然站在那一动不动,宣妃端着一碗粥,拉了把椅子站了上面,问道:“姑父可以吃东西吗?”

  向晨心头热呼呼的,这干女儿没有白疼,谁说大富之家的孩子就一定娇惯,小小年纪处事以有大人之风,真是难得,现在倒是实在佩服智人的很。

  用罢早餐,向晨僵持的身体终于可以简单的移动了,有了上次的经验,他知道恐怕最少要睡上一天,在小宣妃的服侍下,上了床沉沉睡了。

  如此过了两日,向晨身体僵持的时间变短了,可是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他不说,小宣妃也不敢问,只是担心却挂在了她的脸上,真是难为她一个小姑娘家了,如此处事不惊,将来定成大器。

  这夜,向晨正在准备入定,小宣妃最怕这个时候,脸现恐惧,哀求道:“姑父,今天不要了好不好,宣宣怕。”

  向晨心中升起一股自责,疼惜的将她抱进怀中,轻声道:“宣儿,这几天难为你了,可是姑父要回家族的大宅就必需这样做,大人有时是要做些由不得自己的事情的!明白吗!姑父哄你睡好不好。”宣妃乖巧的点了点,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胸衣,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待她睡下,向晨来镜前,摸着那发白的脸,自语道:“为什么,我还是感觉不到力量,只有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才能爆发出那股强劲的力量,那里不对,究竟那里不对呢。”返回那张已经有两个洞的桌前,翻开那册书,看到其中的一行字,“然性命动静之学,有形无形之术各有不同,盖养气之学不离乎性,练气之学不离乎命。”

  向晨茫然自语道:“难道练气是有伤天和的,以性命为媒,这根本违反自然的规律,差在那。”向晨凝掌成爪,只觉得一股冰凉之气,在掌心聚起,轻轻的朝桌上印去,在那股气一接触桌面,即砰然散去,根本毫无作用。

  向晨心中焦急万分,说好了只在此地呆上七日的,现在不仅修练无成,还搞得自己人不像鬼不象鬼,心中难过可想而知,轻轻拉开房门,朝村外的溪边飞奔而去,一到溪边,扑了进去,胡乱的以掌乱击水面,溅起无数的水花,小溪距村较近,向晨不敢大叫,只得将头埋进水,权当宣泄。

  就在此时,一道平和的声音自岸边响起:“年青人,有什么想不开的,要这样作贱自己。”

  声音透水而入,向晨一激零,猛然从水中抬起头来,朝那处看去,只见岸边站立着一位年以花甲,慈眉善目的老婆婆,月光映射下,依稀可辨,此老虽以年迈,可那股精气神,却让人觉得她并不老,尤其是那双充满好奇的眼睛,显得异常的天真,就象一个孩童在看一件新鲜的事物。

  他这一从水中抬头,倒把那位老婆婆吓了一跳,向晨面色惨白,月影下甚是妖气,老婆婆仔细的看了看道:“你受了内伤?”

  向晨不明她的来意,心情又自难过之下,冷声道:“这不关您什么事,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您请吧。”

  老婆婆笑道:“你这年青人明明很懂礼貌,却又这般无礼,真是傲的很,跟我那俊儿子一个脾气,同样的自大,你受的是内伤,如果你真的能自己处理,就不用在这烦恼了。”

  向晨默然不语,不予理采,老婆婆不已为意,和善道:“练气还需养气补,你只知练,却不会补,早晚会出意外的,哎!现在的年青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有个性。”摇了摇头,沿溪朝东而去。

  向晨听得一惊,扬手叫道:“婆婆,请留步。”那位老婆婆却惘若未闻,箭步如飞,依然前行,向晨高声急叫,那婆婆就是不停,向晨无耐,心有诸多的疑问,只能追了过去,别看那位婆婆年迈,腿脚却很是灵变,不缓不疾,可向晨就是追不上,偏偏还似故意逗弄于他,向晨快,她也快,向晨慢她也慢,总是保持在一定的距离,向晨一项引以为傲的,就是他的速度,当下心头火起,不禁起了好胜之心,暗道:“我真的弱到连一个老婆婆都追不上吗?”又加快了速度。

  那老婆婆却偏偏不让他称心,突然转入树林之中,七拐八拐的,就是让他的速度用不上,却还让他能见到个背影,如此一个在后紧追,一个在前漫不经心,真是斗上了火,两人这般行了约莫一、二里路行程,那位老婆婆一个急转,消失无踪,向晨傻傻的停留在林中,以浑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第十四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下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