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下2)

    自那迷林步出,老婆婆饶有兴趣的,呵笑自语:“有意思,有意思,这个傻小子真是太好玩了。”

  “咳咳!”随着一声轻咳,一道平静的声音自身侧响起:“您这又是玩的那一出。”

  老婆婆侧目看去,月影下一道修长的身影映入眼帘,那满头的银发随风舞动,甚是飘逸自然,一见是他,老婆婆兴奋的笑道:“俊小子,好久没见,怎么你到比我那俊儿子还要好看几分了。”

  方静轩脸上范起淡淡的苦笑,常言道:“人老精,鬼老灵。”只是此老却越活越象个顽童,诺大个年纪还能保持这般精神的旺气,实在与她的心态是有关的,一躬身道:“老夫人,您不在前村静养,何苦半夜前来捉弄一个小辈呢。”

  老婆婆眨着眼睛,白了他一眼,笑道:“俊小子,你也知道,我那宝贝孙儿一项眼高于顶,对你们这些臭男人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这次居然带回个男孩子哎!还保密的很,呵呵,她不让我知道,我不会自己来找吗!干嘛,你是想责怪我进入家族禁地吗!”

  方静轩慌忙行礼,苦笑道:“老夫人您这是那里的话,少宗令曾再三言明,千万不能让他有半点闪失,您要是把人带走……。”

  老婆婆一抬指,轻嘘诡异道:“我发现了一个秘密,那个臭小子不知修练了什么霸道的内家功,受了不小的内伤喔。”

  方静轩心知她是疗伤圣手,向晨受过内伤自然瞒不过她,可是也不用编造这样的理由啊,当日一见向晨就知此子并未修过内家功,面露为难的表情,老婆婆查觉到他似乎不信,一握拳头,恶狠狠道:“俊小子,这人我是要定了,你敢说半个不字,我就把后村搅个天翻地覆。”

  方静轩大感无奈,此老行事出了名的不讲理,别说是后村,就是家族大宅也不够她闹的,向晨要是落到她的手上,还指不定被整治成什么样呢,哎!陪笑道:“您老别气,人您可以带走,可您要答应我,一定要确保他的安全,不然我们无法象少宗令交待。”

  老婆婆发出爽快的笑声,一拍他的肩膀,笑道:“俊小子,真是识实物,放心好了,我那宝贝孙儿生起气来,我也是怕的。”呵呵笑着,返身入林而去。

  方静轩对向晨颇有好感,轻叹道:“只希望她不要玩的太过份了。”

  整整一夜的时间,婉如猫抓老鼠一般,那老婆婆兴致颇浓,不时忽隐忽现,偏生是追她不到,好似在戏弄人,向晨心知此老也许能帮度过眼前这个难关,心有所求,明知如此,也只能尽力而为,即使他受过严格体能的训练此时吃不消了,眼见天光放亮,那老婆婆的体能却好象比他还好,不时尚能发出一两声的笑声。

  此时,向晨扶于一支树干前,喘着粗气,长久的奔跑,体能已经严重的透支,浑身酸软无力,全凭一股意志在支撑,树林深处传来那老婆婆可恶的笑声:“小子,才一下就不行了,天亮了,我老人家要去补眠了,如果能在天黑前找到我,就教你解决之法,呵呵。”随着笑声远去,向晨一屁股坐了下来,露出阵阵的苦笑,何苦来哉。

  向晨体能恢复甚快,小息片刻即已恢复不少体力,严格训练的成果展现出来,只是强力过后腿脚难勉发软,可身子却倍感轻松,仿佛什么东西泄了出去一样,向晨心中好奇,这两日来修行《御神诀》身子越发沉重,有时甚至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胸腔之处时有疼痛,跑了一夜虽累,浑身舒畅却有一种莫名的快感,这是什么道理,现在想来,那老婆婆并非存心戏弄,而是有意而为,此老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这般的高明,心儿能安排自己到此必有一定的道理,此地异人甚多,想到这,向晨活动一下身子,朝那老婆婆声音消失而去。

  穿过密林,豁然开朗,前方又是一处稀疏的竹林,林影之中隐约可见约莫有四五十人大多身著运动装在那晨练,其中十余对正在做着推手练习,其它诸人有打太极的,有上窜下跳的,有舞刀弄棍的,尚还有数名顽童在那嬉戏,却也是有路数的,向晨心中那闷,这又是什么地方。

  向晨自林内行了出来,见边上一位正在打太极的白髯老者,只见他挥拳圆转如意,挥洒自如,颇有几分仙骨的模样,向晨近身,礼貌问道:“打扰了老伯,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老者拳势舒展,依然故我,向晨只当他不愿回答,一躬身转身就待问询他人,那老者却停了下来,一拂白髯,摇头晃脑道:“年青人,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太极的最高境界。”

  长辈问,不可辞,向晨礼貌的回道:“晚辈并未习过这套拳法,无法回答您。”

  那老者一挥手,煞有气势道:“太极的最高境界就是忘我,年青人你刚刚问什么来着。”

  向晨脸上一阵抽搐,暗道:“我问的好象还没过一分钟,还真是最高境界。”再次问道:“麻烦您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老者好奇的看着他道:“你既然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又怎么来到这的。”

  “你只要回答就好了,问那么多干什么?”向晨无奈编了个理由道:“晚辈入山探险,谁知迷失了方向,还请老伯告之,顺便象您打听一个人。”当下将那婆婆的特征描述一遍。

  那老者微一皱眉,脱口道:“疯婆子。”向晨面上一喜道:“您知道她在那吗?”

  那老者好奇道:“疯婆子自然是住在疯人院了,你这年青人脑子这么不好使。”

  向晨一夜未眠,差点爆走,沉了一口气,耐着性子问道:“那请告诉我这疯人院在那,好吗!”

  老者朝那方一指道:“穿过这里,村正中就是了。”向晨躬身告退,那老者似乎想起了什么,扬手问道:“年青人,你刚刚有问过我什么吗?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向晨回身戏言道:“如果我告诉了您,您不又回到最低境界了,您就当没问好了。”哈哈一笑便走,那老者茫然自语:“明明记得好象问过的。”

  行过那处,来到村口,只见村口处立着一块诺大个石头,上面狂草所撰‘竹下村’ 向晨不禁一楞,暗道:“这是竹下村?那我这几天呆的是什么地方。”

  越往里行,心中越疑,这里的建筑与那般相若,四五趟的竹楼整齐而立,看规模比那处大了许多,而且人气也旺了许多,现下以有三三两人行于村中,不时露出好奇的目光看着这位陌生的来客。

  “姐夫。”一道人影突然的就蹦到他的眼前,向晨定睛一看,脱口道:“智星,你怎么在这?”

  欧阳智星还是如那时所见,活泼异常,嘻笑道:“你怎么忘记了,因为上次的事,少宗令罚我闭关一年,我自然就在这了。”

  向晨不解的看看远处,又看看这里,智星甚是机灵,知他不解家族习风,笑道:“那里跟这里是一处,只是有前后之分,不过后村不是人人都能去的,要被他们选中才有资格进入研习,这里才是培训家族子弟的大本营,过几日,我也是要去那里的。”

  向晨这才明白,那处异人甚多,如果许多人都在那里,可真是乱了那处的安静,这些不管,向晨急问道:“你可知这里有位甚是精神的老婆婆。”说着又是一番简单的描述。

  智星失声惊讶道:“你找她做什么,别人躲她还来不及呢!”话一出口,赶忙捂上了自己的嘴,警戒的看了看四周。

  向晨昨夜被捉弄的着实够呛,想也想的出,这位婆婆平日必然也不会太过老实,想了想道:“你只要带我去找她就好了,我有事求她。”

  智星本是位调皮的人物,却也是怕见她,不由惋惜的看了他一眼,带着他朝村中行去,这时来到一座院前,智星一指那处道:“就在那,姐夫你多保重。”说完撒腿就跑。

  向晨暗道:“至于这样吗?”摇了摇头,抬眼一望,只见那院子上方尚还挂着一块匾额,上书‘风然院’,两边还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杏林春暖,千方万方皆医众生之疾。下联是:有病无类,阿猫阿狗亦当一视同仁。再看那四字横批:有胆进来。向晨哑然失笑,这对子含意甚好,只是这批就不敢当了,这位婆婆顽皮之风可见一斑,难怪诸人避之,摇了摇头,朝内步入。

  院内颇为干净整洁,无甚杂物,只有一套石头制成的桌凳,甚至没找到一丝与药有关的东西,按说,如果真是一座医院的话,多少也应该有几分药味,向晨深呼一口,却只闻一丝淡淡檀香味自那庭内传来,既来则安吧!向晨朗声道:“婆婆,向晨如约来访,还请赐见。”

  不多时,只得里间一声音抱怨,那位婆婆睡眼迷蒙的自内行了出来,不满道:“小子,来的也太快了吧!我老人家还没睡上几分呢。”说着,还臃懒的伸了一个小小的懒腰。向晨眼睛一亮,昨夜并未细瞧此老的模样,如令仔细一看,倒是觉得惊奇,虽然以显年迈,那眉目神态间,无不透露着一丝高贵的气质,就连一小小的懒腰都与众不同,要是别人行来,定然不雅,可是在她身上居然能显出几份可爱的成份,着实让人惊奇,这倒令他想起了心儿。

  向晨礼貌的躬身行礼,道:“实在抱歉扰了您的好梦,只是时间紧迫,还希望阿婆能指点一二。”

  那老婆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指向晨道:“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莽撞的很,现在又有礼的象个酸儒,真是假喔!再说,你凭什么认定,我会帮你。”

  向晨冷静道:“阿婆不是已经在帮我了吗!何不好人做到底。”

  那老婆婆眼中闪过一丝狡猾之色,呵呵笑道:“昨天是心血来潮,现在不想了。”说完,也不理他,径直行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向晨心中微怒,追了一个晚上,就换这个回答吗!想了想道:“这世上没有白吃的果子,每一件事物都有自己的价值,我只需要您的练气、养气理论,不涉及其它,说出您想要的代价。”

  老婆婆闻言反而静了下来,淡淡道:“小子,你到挺现实的,也够狂,还没有人敢凭理论自修内家功的,骄傲自大就是愚蠢。”

  向晨微一皱眉道:“我只需要您的答案。”那老婆婆眼中精光一闪,心中不由来气,暗道:“这个臭小子还不是一般的狂妄。”轻轻一哼道:“这就是你对老人家的态度,还没人敢这样对我说话,我说的代价,你付的起吗?”

  向晨静声:“请讲,我想信没什么是人办不到的。”老婆婆更是来气,暗道:“臭小子,跟我那俊儿子是一个货色,不肯乖乖的任人摆布,什么事都要掌握先机。”眼睛一转,道:“跟你的女友分手,我就教你。”

  向晨二话不说,毫不犹豫扭头便走,那老婆婆一楞,显然是没有想到,向晨在临出门之际,停了下来,老婆婆暗晒:“你眼中那求知***是骗不了我的,除了我没人能解答你的问题。”谁知向晨却并未如她所想,只听他冷声道:“阿婆,如果不介意,我会帮您把外面那副对联砸掉,做不到,就不要挂。”抬步就走。

  这许多年都未遇到过,这般狂妄至极的人,老婆婆很好的修养都被气的身子有些微颤,这还不算,不过几秒的功夫,只听得外面传两声撕裂的巨响,老婆婆心中一惊:“这臭小子莫非真的说什么,做什么。”

  

  

第十四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下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