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下3)

    老婆婆如风一般,急步而出,外间的地面散落着那红木所制牌匾碎片,向晨冷然的卓立那处,仰头望空,老婆婆楞在那了。

  村内一项平静,虽然村人避忌此地,可那老婆婆地位超然,恐怕也是敬多于畏,如今居然有人敢砸风然院的牌子,这还了得,不多时就围过了不下数十人,怒目的瞪着立在那的向晨,感于村人的愤怒,向晨只是淡淡一笑,依然傲然挺立,全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这竹下村中人虽然盛怒,修养甚好,并未有人骂出一句难听的话,不愧是家族圣地。

  欧阳智星闻讯赶来,一见这等情况,不由也傻了,他知道这位姐夫大胆,可也没必要胆大到这种程度,他知不知道他惹的是谁,智星赶忙分开围着的村人,小跑到那老婆婆的面前,颤声道:“老祖宗,他不是……。”

  老婆婆面色平静,此时全没了顽皮之风,面上甚具威严,一挥手,示意他退下,智星不敢多言,恭敬的退在一边,老婆婆行到向晨身前,凝视着他道:“年青人,告诉我是不是谁仵逆了你的心思,你都把他当成敌人。”

  向晨毫无畏惧的回视,冷傲道:“不,我向晨敌人只有两个,一是胆敢分化我与妻子的人,一是我自己。”

  老婆婆暗惊:“此子视天下人如无物吗?为什么?一个年青人敢放这等狂言,是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老婆婆扬手一指,围着的村人道:“你惹怒了我,就等惹怒了这全村的人,你不怕吗?你凭什么让自己安全的走出去。”

  向晨傲然的扫视四周,冷晒道:“我敬您年老,才没做更过份的事,你不该用我妻子要挟我,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谁能拦我。”

  此话一出,周围的村人更加愤怒,简直是不把这几十号人放在眼里,这里可是家族培育后人的圣地,那由得人如此亵du,要不是老婆婆在场不敢妄动,恐怕他面临的就是几十号拥有不俗身手子弟的进攻,那跃跃欲试者早就握紧拳头,就待一声令下。

  欧阳智星领教过他的历害,深知他不是放空话的人,在家族五位精英的包围下,他依然脱身而出,并掌握局面,个中的历害不言自明,在现在的所在的弟子中他已经是个中楚翘,深信他全力以赴,自己非他十合之敌,其它人更不用说,感于他对自己的指点,心中甚是焦急,心中已有解决之法,只要报出他的身份,可是却太落了家族的颜面了,左右为难,恨他无礼。

  老婆婆心中甚怒,多少年没有人敢在家族的地界放这等狠话了,又多少年没有尝到怒气的滋味了,可她终非常人,怒了一下,即冷静下来,淡淡一笑道:“年青人,我欣赏你的胆量,还是那句话,你凭什么?”

  向晨不知她为何一定要揪根问底,直打就是了,许多时候拳头比讲话实际的多,随口回道:“默视生死的人,自然无畏无惧。”

  老婆婆默然无声,一双明目凝视着他半晌无语,暗压心中恼火,要是依她当年的脾气,那用的到这多废话,一早就劈他了,虽然无礼,不过他那莽撞劲还真是有些喜人,家里那几大巨头又那一个不比他狂妄十倍,突然张口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要了解什么是气,就要了解什么是自然之道,道德经中自有论述。”

  向晨微微一楞,却未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翻话来,这就是了解练气、养气的法门吗!又是自然之道,师傅在讲,方老师也在讲,难道自己了解的真的不够深刻,低头思索起来,片刻恭手致谢。

  老婆婆点了点头,道:“我不知你练的是什么功法,可是太霸道了,医者观色,昨夜我就看出,你的经脉堵塞,可能是无法承受那股强劲造成,最好不要再练了,不然早晚会反噬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受了伤,伤害的是关心你的人,不要再妄谈生死了,你去吧!”说完一挥手,示意围着的村人散开。

  向晨是知恩徒报的人,这时到有此莫不开面子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一深深一躬道:“多有得罪,长辈言训,晚辈定当谨记!它日再负荆请罪。”一转身,从人群穿过朝村外行去。

  余人皆不敢言,只是老祖宗这样做必有她的道理,老婆婆叫过智星在他耳边低声数语,智星面露诧异之色,老婆婆呵呵笑道:“看他举止,平时婉如谦谦君子,怒时却是个敢捅天的聪明莽夫,正所谓,静若处子,动若狡兔,不外如是。”

  “聪明的莽夫。”智星不解,老婆婆呵呵一笑,一指那块横批,“有胆进来。”智星有些明白了,飞身也朝村外方向跑去。

  老婆婆轻轻点了点头,自语道:“给他十年磨练的机会,他会是第二个欧阳震,只是太执著未必就是好事,我那俊儿子不也是这路货色吗!真是物以类聚。”

  向晨边走边思,不觉间已经行出了村外,小竹林内只有几对年小的子弟还在那做着枯燥的推手练习,基础中的基础,看到他们就好象看到当初的自己,不由又想起了方志强,那时简单的一个挥拳动作每天都要反复的练习,如果没有他挥舞大拳头的强迫,能有自己今天的成就吗!向晨一声暗忖:“我现在算是高手吗?世上比我强的人太多太多了,哎!一定要尽快的提高自己。”满怀心事,辨别了一下方向,动身入林。

  行了片刻,前方隐见一道人形,向晨定睛一看,正是先前所见那位自称忘我的老者,只见他此时双手怀抱大树,站姿独特,似与大树浑然一体,又不象,咋看之下不觉什么,向晨凭那敏锐的灵觉隐约却觉得好似有一股淡淡的青气在他周围运转。

  向晨微一皱眉,暗叹:“此处异人实在太多,先前一个不起眼的老人居然也身怀异术。”朝那处躬身施了一礼,就待折返。

  就在这时,幽静的林里,凭空传来那老者的声音:“何为性?何为命?”

  四下无人,这明显是在问自己,向晨想了想道:“举凡有呼吸者皆有生命,能活者就是命,性应该是这命的灵魂,人性不一。”

  老者放下势子,回首道:“你只是从人的角度来解释,你可知这世上万物皆有生命,一颗树,一块石头,它们也都有自己的性格,人总觉得自己万物之主,不以平等待之,如同人道,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天生天养,同生同养,你来抱这颗树用你的心来感觉一下。”

  向晨知他是在指点自己,依言学了他的姿势,双手抱在大树之上,老者俯耳低语数句,向晨心中一震,这分明是行气的歌诀,脱口道:“为什么要教我?”老者淡淡一笑道:“此之为抱树桩,有养气、修气之功,为什么,我忘了。”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喃喃道:“刚刚我做什么来着,算了,不去想了,能忘是福啊!”说完,转身离去。

  听那老者指点之言才知,自己强行修练御神诀真是件非常愚蠢的事,所谓练气、养气也是感悟这自然和谐的道理,人出于自然而融于自然,强行吸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受伤才怪呢,向晨此行收获颇丰。

  但凡修养者皆有出世之举,或许在精神的层次上,他们已经不是常人了,在这纷乱的现实社会,人们吸纳了太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有时何不试着放一放,***越多,痛苦就越多。

  出来一夜,向晨心忧宣儿,快步返回村中,推门一看,宣儿并未慌乱,正在整理自己的杂物,真是个乖巧的女孩,宣儿见他回来,兴奋的扑在他的怀中,这才出露出一丝委屈之色,向晨心生歉意,柔声道:“宣宣,姑父实在对你不起,又让你胆心了。”宣儿甚是依恋象只小树熊一样,紧紧的抱着他,不肯松手,向晨更生无限疼爱之意,有道天下父母心,他初为人父,这时才深深的感觉到母亲当初的心情。

  小孩子的心情来的快,去的也快,不一会儿宣宣又开始活蹦乱跳了,向晨自觉亏歉,笑道:“带你去拜见你的师公好不好。”宣宣嘻笑应允,却那里无所谓,只要跟他一起就好。

  两人稍做整理,动身来到方静轩的庭院外,此处甚是雅气,宣宣很是喜欢,大富家的孩子,品味都是从小培养出来的,左右打探,很是新奇,可是见到那位飘逸如仙的师公却不勉有此生惧,躲在向晨身后看人,模样煞是可爱,小孩子的感觉总是最灵敏的。

  方静轩听闻此女是智人的孩子,秀美灵俐,露出难得舔犊之情,宣宣见他目善,怯生生的出来见礼,方静轩更是喜爱的不得了,赶忙拿出了些小玩物,讨她欢心,这世外高人此时倒也只是个普通人。

  向晨说明来意,欲借道德经一观,方静轩自内室拿出一本线装版,含笑点头道:“好,要做学问,首先就要先观别人的学问,智人是不喜欢看这些的,我也并未强迫他,这书中有许多值得人探讨的地方,我都有注释,希望你也能写出心德体会。”

  向晨接过拜谢,他看此经的目的可不是为做学问,那御神诀乃是惹人骚动的宝物,倒不好让太多人知道,目的达成,就想告辞回去参悟,可宣儿娇憨喜人,方静轩一时有些舍不得,一狠心道:“你去内室看书,不然有宣儿在,你也耐不下性子。”

  向晨大喜,正不知如何安排她呢,与宣宣交待了两句,行入内室,方静轩收藏的图书甚多,琴棋书画,医礼问卜,包罗万象,向晨平日就喜爱看些杂文,见物心喜,这翻两下,那翻两下到静不下来了。

  这时翻到一本图书,年代久远,页已泛黄,薄有灰尘,显然方静轩也不常看,拿出一看不禁狂喜,只见上书《大小周天注解》是一本医书,正是他所需之物,这里还真是一处宝库。

  向晨心知不宜太贪,静下心来,先拿出御神诀,仔细观看文字的部分,不懂的地方就在书架找寻破解之法,配合着几本书,研读起来,一时心神全被书中的知识所吸引,完全忘记了时间、空间,一翻下来大有所悟,初窥门径,结合自己两日所习,终于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气血运行乃人之根本,自己强行纳气,却不通理顺,所纳外气,沉于经脉,造成堵塞,这也是脸为什么越来越差的原因。

  御神诀的确是个宝物,完全违背了内家功,由内而外,温养的理论,在行功之时,将自己的身体造成空灵之态,体内气血成倍的运行,吸收外界的能量,想想也是后怕,如果没有自己强悍的身体做底,恐怕第一次就被撑爆了,不过要真是修练成功,那身体力量将如大河长流一般,无处不在,人的身体真是奥妙异常,居然可以如此,那创造此功之人真是天才。

  不知不觉,忘我的阅读,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向晨依然不知疲倦,埋首其中,直到一阵铃响,这才醒觉,赶忙将书收好,行出内室,见外面天气以暗,小宣宣已在方静轩的怀中已沉沉的睡去,羞愧道:“晚辈无状,教老师受累了,老师藏书太多,实在诱人。”

  方静轩并未怪罪,相反倒欣赏的很,轻笑道:“你这样甚好,我年青时也如你这般痴迷,沉迷其中,不过,还是要适当把握一下,不要迷失自我。”

  向晨躬身致谢:“感谢老师的爱护,弟子有几个问题不明,想请老师解答。”方静轩点了点头,向晨道:“何谓动静?”方静轩道:“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树会动吗?有了风自然就动了。”

  向晨道:“那要是风不动呢?”方静轩淡笑道:“风不动,树动,不就又有风了吗?”向晨静思片刻,再度拜谢,时候不早,接过宣儿,躬身告退。

  

  

第十四章 竹下村中七日修(下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