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大道无凭各有栖(1)

    第五卷 高山仰止-气节

  第十五章大道无凭各有栖

  如此这般,连续数日向晨沉迷其中,有了大量系统理论的支持,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红润的神色再度浮于面上,不仅如此,他终于感觉到了那股潜化力量的存在。温故而养,抱树桩是个很奇妙的功法,它淡化了御神诀那霸道的气劲,起到了以命养命储存能量的作用。经历上次生死一战,使得向晨变得有些过于偏激,而修行此法的过程中,居然令他感受到了一股异常的平静,那种人与自然生命的交流所获得的满足,远远不是纯粹的物质享受所能带来的,自然之道亦平衡之道。

  清晨,淡爽的空气笼罩在树林内,向晨面色平和怀抱大树,做着每日必修的功课,小宣妃感于他的变化,甚是欢喜,也煞有其事的学足了他的姿势,一大一小抱在一颗大树之上,倒可爱的很,转眼七日之期以至,今天将是他们呆在村中的最后一天。

  这几天向晨所获远是常时的数倍,有些平时不很理解的东西不问自解,以前方志强灌输了许多武学的知识,其中一条一直令他迷惑不解,谚语有云:“三拳难挡一掌,三掌难挡一肘,三肘难挡一尖,三尖难挡一指。”在他心中拳头的力量怎么会不如毫无力道的一掌,直到他一掌在树上印出一个掌印他才得以领悟,掌法力道不止不逊色,变化亦多,两相一较才解其中奥妙,拳头破势无外乎是直线攻击乃拙式顶多就那一二个变化,而掌法变化则五花八门,摞、碾、挤、压、平、推、封……,如果强要组合的话,真可谓变化无穷,此一领悟令他在武学的修为上又进一层。

  行过大小周天,向晨吐气收功,睁目一看,小宣儿还在做势,那认真的模样惹人发笑,天真可爱,心儿真是深知自己不耐寂寞的性子,把她留下来陪自己,向晨将她一把搂进怀中,轻笑道:“好了,老爸已经练好了。”

  小宣妃扭着身子撒娇,娇声道:“我还要玩吗!”

  向晨一点她的小鼻子,笑道:“只得其形,不得其神,等老爸悟透再教你好不好,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你跟我去拜访一下其它师公好不好。”

  小宣妃扬着头,眨着眼睛问道:“其它师公也象白发的师公一样好吗?”

  向晨点了点头道:“当然了,他们虽然怪了些,可都是很有本事的人,你将来要虚心向他们请教才是,他们能教许多外面学不到的东西。”

  小宣妃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也要象姑姑一样,做让人敬佩的少宗令!”

  向晨含笑凝视爱女,紧握拳头,鼓励道:“你一定能做得到,加油!”小宣妃嬉笑握起小拳头与其相撞,以示约定。

  当下,向晨领着宣儿朝村内行去,思量再三,决定先去拜访撞王吕凤人,其实向晨还是有些心结未解的0,一直想向这些长辈求教。

  人未到,大老远又先听到了吕老那惊天动地的打呼声,小宣妃听得有趣,娇笑问道:“这位师公是不是会打雷的本事啊!”

  向晨打了个禁声,轻笑道:“小声些,不可以这么没礼貌,这位师公的耳朵可是好使的很,即使睡着也能听到别人说话的。”

  仿佛是为了印证向晨所言,竹屋内呼声嘎然而止,传来吕老那憨厚的声音:“是小晨吗?那个孩子是那家的。”

  向晨对着屋内行礼道:“是智人兄的女儿,晚辈明日就要离开了,不知何日才能再回,今日特来向老师告别。”

  屋内的吕凤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叹道:“要走了,你这小子鬼心机多的很,原本以为第二天你就会来,谁知让人等了这许多天,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向晨哑然,这些老师都睿智的很,也不客气,正色问道:“吕老师,第子有一事不明,还请老师指教,什么是最强的攻击。”

  只有善长防御的人才知道什么是最佳的功击,毫无疑问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屋内静了片刻,吕凤人道:“最强的攻击是用手枪,在武学的领域没有最强的攻击,也没有最强的防御,一切皆有破绽,如同做人一样,不可能有完美的人存在,柔极而刚,刚极而柔,论其强弱,唯快不破,往往强弱就在一点之上。”

  向晨想了想道:“您的意思是要弟子修行速度?”

  吕凤人道:“快不代表速度,速度只是快的一种,这种事情没法解释,明白了就是明白了,许多武者都追突破人体的极限,突破了那还是人吗?许多事是没法强求的,有一利就有一弊,顺其自然就好。”

  向晨汗下,躬身道:“多谢老师指点,晚辈太过急功了。”

  吕凤人呵呵笑道:“没什么不好,顺着自己的心意来,有一天你能看破无欲的境界,会体会更多,好了,你走吧!顺便告诉少宗令一声,村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了。”说完,不再言语,不多时,鼾声再起。

  尽管到现在他还未得缘见上这位老师全貌,可向晨心中却由衷的升起一股敬意,对着竹屋深深的一躬,这才拉着宣儿朝它处行去。

  路上,宣儿很是不满,嘟着小嘴道:“宣宣都没有听明白你们讲的。”

  向晨呵呵笑道:“你年纪还小吗!这位老师深歆平衡之道,不多也不少,等你长大了对生活有了些体会,你就会明白了。”

  宣儿摇了摇小脑袋,不甚理解,懊恼的敲了自己一下,小小年纪自尊倒强的很,斜头问道:“下一个要见的师公也要问这种问题吗?”

  向晨轻笑道:“下一个就没那么简单了,如果我挡不住他五招,很可能会在村内继续住下去了。”

  宣儿小脸一怒道:“这位师公很坏,要刁难姑父的人都不是好人。”

  向晨哑然一笑,轻责:“不要断章取义,你要有自己判断的标准,这位老师虽然脾气不好却是位奇人,不能因为你喜欢姑父就失去自己的立场,做任何事都一样,明白吗!”

  宣儿虽然被责,却很是能听取他的意见,暗暗留了心,小孩子喜恶由心,没有经历过自然只有直观的判断,养成听取别人意见的习惯对他的将来自然有好处,虽然如此,宣儿还是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师生出一份恶感。

  几十年风雨无阻做一件事,这需要多么大的毅力,许多人都觉得自己非常有毅力,可惜却不能持之以衡,这种所谓的毅力也不过是半调子而已,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竹林内孙老的身影赫然入目,向晨不觉汗然,深明此老能有今日的成就绝对是一点一滴的积累出来的,完全没有取巧的地方,与他相比自己做的就未免太过逊色。

  小宣儿好奇的看着林内那飞快舞动的身影,穿于竹隙之意仿若一道轻烟而过,一个人的动作怎么可以做到那么灵活,即使是父亲恐怕也做不到,姑父可以吗?心存疑惑,轻轻拉了一下向晨,不无担心,道:“还是不要跟这位师公打了,他好历害喔!”

  向晨蹲下身来,问道:“对我没有信心吗?”宣儿轻嗯一声,摇了摇头,向晨道:“如果我过不了这一关,回去就毫无意义,姑父要找回信心。”宣儿一阵惶恐,从没见他这么正色过,讨好的搂着向晨的脖子,鼓励道:“姑父是最棒的,加油喔!”

  向晨笑了,这小妮子有时心软的程度不下于心儿,颇有乃姑之风,不知将来谁能能得到她的垂青,那就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腻爱的一划她的小琼鼻,站起身形,扬声道:“孙老师,弟子如约前来。”

  竹林内晃动的身形渐渐停了下来,孙老师取了毛巾轻拭额头流下的汗水,边问道:“你要走了?”

  向晨示意宣儿原地停留,上前几步,躬身道:“晚辈一来是象前辈辞行,二来,实现咱们初时的约定,还请老师指点。”

  孙老师也不多话,对着林外的空地,扬手一指道:“去那处。”

  向晨双目精光一闪,战意已起,凝声道:“这里不可以吗?”

  孙老师微微一楞,冷晒道:“这处的地形只会对你不利,不要妄想借竹林就能避过我五招,那只会制约你的行动,对我却是很有利的,不要忘了我修行的是什么。”

  向晨沉声道:“恕晚辈狂妄,就因如此,晚辈才想在这接您五招,如果您不能在颠峰状态下出手,即使蠃了也没有意义。”

  孙老师点了点头,冷声道:“扬长避短,你的确很狂,即蠢也很聪明,成全你,我不会留情的。”

  竹林内纵横交错,间隙宽窄不一,没有规则,即使是正常的行走,恐怕都不十分便当,更不要提在这里交手了,孙老修行的是猴拳,讲究的就是灵活机动,这等环境无疑是如鱼得水,远比在空地上更能发挥他的特长,向晨此举太不明智。

  两人行到间隔约五步远站妥,向晨沉了一口气,平静看着他,一扬手道:“孙老师,请!”孙老并未苍惶出手,一双精目仔细在他身上打量,几日的功夫,他真的有些与众不同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单凭他这一份面对强者镇定自若的气度就不容小窥,颇有几分大家的气势,暗暗点了点头,虽然不知他倚仗的是什么,能做到这点已经很难得了。

  孙老趋指成爪,精目放光,不断的凝结气势,冷声道:“你躲不过五招的。”言罢,一爪急若闪电,朝他面门抓去,孙老那爪转瞬攻至,快的令人匪夷所思,一爪七式,幻出数道爪影,光凭这一手法就能令人眼花缭乱,出人意料,向晨居然闭上了双眼,就在孙老即将抓到之时,向晨动了,身形婉如一道轻羽自两根竹间朝后飘去,堪堪躲过。

  孙老暗暗叫好,不过这还没完,他在动,孙老爪随人形亦在动,那一抓之功始终未离他面部三寸,一个进,一个退,两人维持此式不变,此时向晨身后不远现出一道细竹封住了他的退路,孙老借机加紧攻势,两人间距再缩短一寸,向晨情况有些不妙,就在这时,向晨突然身形一矮,婉如陀螺一般,接连转了三圈,避竹而过,此竹反倒成了阻挡孙老之物,躲得甚是漂亮,孙老被激得性起,口发猿啸,身形拨地而起,腾空踏竹,一爪凌空挟劲朝向晨头顶抓去,真是势不可挡,借力弹力,比刚刚那一抓劲道还要猛上几分。

  小宣儿在外看得紧张,眼睛瞪得大大的,小手捂在嘴上不敢叫出声来,眼见避无可避,向晨却奇迹般的朝右迈出半步,手腕一扬,银光一闪,精钢爪出,身形随之跃起,停于一颗碗口粗的竹上,甚是惊险。

  孙老身形一顿,停了下来,扬头望着向晨,眉头一皱,摇了摇头,冷声道:“下来吧!不用比了,有那个东西帮你,还比什么?”

  向晨自高处跃下,老脸一红,诺诺道:“老师……。”

  孙老冷声道:“此物虽好,却帮不了你一辈子,要想进升大成,还是少用的好。”

  向晨羞得头垂的低低的,细声道:“弟子知错了,我输了。”

  见他认错,孙老面色才稍有好转,依然冷声道:“你刚刚那两式急变用的甚好,尤其是最后半步简直是神来之笔,多些时间研习也未尝不见得躲不过我三招,当年智人也仅是在第三招时被我抓中,不过他躲得却是很勉强,不及你的变化,你倒不用气妥,单凭这个相信世上也没有人能要得了你的性命,何况你还有那个巧妙的东西辅助。”

  

  

第十五章 大道无凭各有栖(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