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初会欧阳慧心

    第一卷 心灵的围城

  第八章初会欧阳慧心

  有些人,相识了一辈子,也不见得能成为朋友,有些人,刚见了面却成了一辈子的朋友,而有些人却注定会成为一辈子的冤家,缘份这个东西是非常奇妙的,它往往不能用理智的方式来解释明白,有人说天命是不可违的,对晨来说,他只忠实于他所执著的事物,什么天命,他可不会管这些,也从不相信这些。

  静夜依窗微风抚,轻卸行装倦容舒,

  天外明月高悬起,怎知人间几多愁。

  以经过了多长时间了,每次念起这首诗,晨的心总是没来由的一阵心痛,这首诗是几年前工作回家后所作,而那一天,也是他一段感情的终结,晨对感情很执著,就算过了好几年了,他依然放不下那段感情,请注意!他放不下的是感情,而不是人,尽管人不在了,但那种感情还在,所以,晨这几年从没有真正的快乐过,有人说向晨很傻,人都不在了,还有什么感情在,可晨就是这样的人,忠实自己执著的感情。赵广有次曾问晨:“如果她回来了,你们还能在一起吗?”晨只回答了一句:“不知道。”是啊!男女间的事除了当事者外,别人又怎么能说清道明呢。

  清晨的空气总是那么的清新,向晨来到校园以是六点多了,今天本想去厨房帮下忙的,可还是起晚了。“真是报歉了。”晨暗想道:“他们以经搞完了吧!凡正也出来了,不如去校园里,散一散这一身的臭汗吧!”

  向晨漫步走在校园的水泥道上,两旁翠绿的树木,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清香,两边的低柏上附着清晨的露珠,随着轻轻的微风摇晃着,仿佛是在向过往路边的行人招唤,身处在这样的的环境中,只觉得轻松自然。向晨有个坏习惯,他想安静的时候就要绝对的安静,一个人都不见,听道树林中朗朗的读书声,向晨轻轻邹眉,暗想:“还是去小山那边吧!那里早晨风大,一般很少有人去的。 ”

  向晨转身穿过树林,来到一条石头铺的小路上,正想踏入,却见一个长发苗条的身影正缓缓朝这个方向走来,看着渐进的身影,晨不由的楞住了,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就是那个家伙说的那个人。 ”

  向晨看着,渐斩走至面前的人影淡淡道:“欧阳慧心。”

  欧阳慧心站了下来看着向晨淡淡的眼神道:“向晨。”

  向晨一楞道:“你怎么认识我。”

  “那么你呢?又是如何认识我的。”欧阳慧心没答反问道。

  向晨淡笑道:“有个朋友跟我说,当你看到欧阳慧心的时候,你觉得是她,她就是了。”接着问道:“你呢?”

  只见欧阳慧心大眼睛一转道:“有个朋友跟我说,当你听到向晨说话的时候你就知道他是向晨了。 ”

  晨不由失声一笑,暗想:“原来欧阳慧心也是一个很调皮的人物,很显然她的回答是模仿自己而答的。”好奇之下仔细打量起来,细看之下,晨不由感叹造物者的神奇,世间居然会有如此人物,一身白晰的皮肤,晶莹如玉,脸型略小,却不会给人感觉小气,小巧的鼻子微翘,名符其实的樱桃小嘴,弯弯的小细眉,脸部未有任何上的妆的痕迹,一双大大的眼眼上,带着与脸型不符的大大的黑眼镜,好向要遮掩什么,一头黑黑的长发随着风儿飘逸着,根本就不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仿如是一个梦幻精灵,降临尘世,只有在漫画中才看过这样的人出现,晨再次想起冲对自己说的话,“是的,她是唯一的,任何人只要一看到她,就一定会知道,她就是欧阳慧心。”看着看着不由的被慧心的美丽所深深吸引,呆了起来。

  欧阳慧心曾研究过大量人性,尤其是男性的心理,第一次见她的都会如此模样,看向晨如此呆呆看自己,暗想,“向晨也不过如此,亏得学姐把他夸的如天上的神一般,看我怎么捉弄他。”

  想至此欧阳慧心眼中闪过一丝调皮的精光道:“你一定在想我不向是人对不对。”

  向晨一阵苦笑,没想到她会有如此突如其来的一问,如果自己回答是,“那无疑就会有点骂人之闲,虽然自己确实是这样想的,但毕竟没有人愿意得罪美女,不是吗?”向晨只有诺诺道:“没有,没有。”一时间,两人谈话的主动权到了欧阳慧心手上,在以后与慧心无数争斗的开始,第一回合,第一小节,以向晨略居弱势。

  欧阳慧心微笑着,轻皱小鼻子一副可爱的样子眨着大眼睛道:“那你一定觉得我很美了对不对。 ”

  向晨有些痴迷的看着欧阳慧心可爱的表情,连忙道:“是的,是的。”场上气势完全倒戈到了欧阳慧心的那边去了。

  欧阳慧心显然很满意自己营造的这个气氛,摸着自己的小脸,自爱自怜暗想道:“自己以经好久没有吃到免费的肯德鸡了,最近好向找她斗的人越来越少了,每个人都向见鬼一样的躲着自己,不就是免费吃了他们几次吗!哼!都是一群小气的男人,尤其是那个汪洋,太不向话了,上次不过才吃了他一千块而已,至于见到自己就跑吗?”

  远处正在运动的汪洋好没来由的一阵冷颤,暗想:“不会是那个魔女,又想自己的腰包了吧!”自从上次被那个小魔女吃掉自己半个月的口粮,真不知她是怎么吃的,居然吃掉自己整整一千块,以至于,现在一听到女生叫肯德鸡就吓的落荒而逃,汪洋握紧拳头恨恨想道:“这个可恶的小魔女。”不过,现在还真的很想她,虽然明知见了就会被她捉弄,还是忍不住会想,汪洋苦笑的望向天空,想起一句歌词,“教我如何是好。”

  而此时向晨还沉迷在欧阳慧心那绝美可爱的微笑中。

  慧心看着向晨痴迷的看着自己诡笑的想,:“你既然来了,我怎么会放过你呢!”此时的向晨在慧心的眼中以无人的模样,完全是一副肯德鸡腿的样子。

  欧阳慧心轻移莲步,换了一个角度,让风吹起自己的长发,慧心一向很懂得怎么运用形体美,以一种低怜的语气道:“你就这样忍心让一个大美女在强风中,被你样欣赏吗?”

  向晨看着自怜的慧心,心里一颤道:“不会,不会,你想去那?”向晨算是完全被她迷住了,也难怪,也许世上很少有人能抵挡的住慧心故意营造这个氛围。

  慧心一看晨上钩了,心下暗喜,仿佛以经看到免费的肯德鸡在向自己招手了,微微一笑道:“那中午肯德鸡,你请。”

  向晨刚要张嘴应答,远处传来了一句清朗娇媚的声音:“心儿,你又在捉弄人了。”随着声音看去,只见王忠华迈着优雅的步伐款款朝两人走来。

  “学姐,你怎么这样说心儿吗!好向我有多坏似的。”看到王忠华走了过来,慧心收起她那迷人的POSS,抱着王忠华的胳膊撒娇道。

  王忠华溺爱的轻点了一下这位可爱学妹的小鼻子道:“你呀!小惹祸精一个,你要是一天不折磨几个人,那我可就念阿弥陀佛了。 ”

  慧心皱了一下小俏鼻笑嘻嘻道:“是他们太笨吗!主动来找我,送上门的调剂,我怎么会拒绝呢。”慧心凑近王忠华的耳边接着道:“喂!你说的那个向晨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吗!现在不也向一个傻瓜站在那。”

  王忠华闻听慧心这么讲,抬头看去,可不正是向晨傻傻的站在那么,王忠华暗暗感觉好笑,“看来向晨也是无法逃脱小学妹的魅力。”不过那天向晨的形象以经深入王忠华的心中,还是提醒了慧心道:“他可是不一般的喔!你还是小心点。”

  慧心看了向晨一眼道:“他跟别人没什么区别,对了学姐,我昨天去商场看到一条项链好漂亮喔!”王忠华听慧心这样讲,也只好做罢。

  上次的事件对中华冲击很大,使她跟向晨产生了距离感,也不知跟向晨说什么,听了小学妹的话题,就跟小学妹聊了起来,女性对这些小饰品一谈起总是没完没了的,两人若无人把向晨晾到一边。

  王忠华的介入,使痴迷中的向晨清醒了过来,暗想:“我这是怎么了,这么大年纪了,怎么会被一个小女生迷的不知自我了,看来她的魅力还真是大,难怪小冲会那样说,男人的恶梦。”向晨想想自己刚刚的模样,还真是有点不甘心,居然一直处在被她左右的状态。

  抬着看去,两人在那聊的正欢,本想告辞,一时间却又不知怎么说,只是看着两人,摇着头暗想,“两个女人还真是……..鸭子。”

  聪慧的心儿,看到了向晨在摇头,研究过大量人性心理的她,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有些微怒,“骗了一顿肯德鸡的承诺,本想就此放过你的,居然敢这样想。”大眼睛一转,暗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连学姐的那份也骗出来,中午吃死你。”想至此,慧心又眨着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娇声道:“向晨,你一定在想女人是五百只鸭子是不是 ?”

  向晨看到慧心又用那招迷死人不偿命的绝招来问自己,心里警觉之心立即升起,暗想:“还来,刚是没准备,被你算计了,正在懊恼,既然你给我反击的机会,那我就不客气了。”向晨就是这样,从不主动惹人,但若有人来算计他通常他的反应就是反击,这也是多年的社会磨练的成果。

  只见向晨嘴角微微上场,带着一抹自信的微笑道:“没有啊!我怎么会想是五百呢。”

  慧心看到晨居然在一瞬间摆脱了自己迷人的笑容,转成一种自信的微笑,还否认了自己所说的,微微一楞,不由也是嘴角微微上扬暗想:“有意思,居然会反击,不过一定要他承认才行,这样才好进行下一步。”慧心想至此有些兴奋道:“撒谎可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喔!尤其还是在两位女士面前。”

  向晨玩味的微笑道:“我是好孩子,怎么会撒谎呢!我确实没有想是五百只。”

  慧心的心理推断一向很准的,几乎从没错过,听晨这样讲,王忠华不由得也被调起好奇的心,问道:“那你刚有想什么。 ”

  慧心暗道:“不好!”

  看了王忠华一眼,只听晨淡淡的道:“我只是在想一千只。 ”

  王忠华捂着小嘴暗恼自己的愚笨,顺应了晨的话,这下到好,连自己都被涮进来了。

  向晨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没法抱腹大笑,但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有些得意自己小小的反击顺利的完成,转头向慧心看去,只见她的脸上没有展现出懊恼的表情,相反反到是带着一脸兴奋的表情笑了起来,伴随清风微扶她的长发,慧心那光彩的笑容,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纯洁,那副因笑容而露出的贝齿是那么的雪白,向晨不由再次的痴迷了进去,但向晨想的却是,“自己第一次吻“她”,不也是迷失在她那雪白的贝齿中吗!那次的吻令他终身难忘,不知吻这双小嘴的感觉会是怎么。”向晨咽了一口唾液暗想道。

  “没想到居然被他反击到了,他还是有点实力的吗!这样才有意思,显然在言语上,以沾不到什么便宜了,继续下去只会让自己被动。”一般女性遇到这种事,都会用女生常用的一招,赖或是骂,慧心才不屑用那种无赖的方法,她要用计谋堂堂正正正的蠃他回来,“对,只能出奇招,才能夺回主动权,只要让他难堪,主动权就争回来了。”想到这,慧心凝目仔细观察向晨反击后的表现,却发现他的咽喉一动,看他目光的方向居然是自己的小嘴,慧心里有些微怒,:“坏家伙,居然想吻自己的小嘴,这倒可以利用一下。”大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只见慧心假假的迷眼一笑,快速的拿下自己的大黑眼镜,一个箭步冲到晨的面前,用眼睛直视向晨的眼睛道:“你想吻我是吗?”

  向晨不由得觉得自己有些窒息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随着一阵微风,几乎快要贴上自己的娇躯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少女幽香,那双大眼睛,晶莹剔透,散发着超乎常人的魅力,向晨呆住了,“那次不也是眼前这种情景吗!”此时向晨的眼中再度出现想念她的忧伤。

  按一般人的心理状态,如果有一个超级大美女,冲到你眼前,看你的眼睛你会怎么样,正常心理答案,“惊恐,倒退,然后一连窜的责问,最后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原本就是慧心的计划。 ”

  可此时慧心眼中的向晨,那眼神如此的清澈,略带一丝的忧伤,慧心从未仔细的看过向晨的眼神,居然有些迷人,慧心感觉自己好向有些也陷进去了,以前自己也用这招对付过别人,但从没发生过这样的状况,“我这是怎么了,等等,他怎么好向在笑。 ”

  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

  向晨嘴角微微上扬轻语道:“是的。”左手一把抱过慧心的纤纤小蛮腰,右手抱住了慧心的头,大嘴朝慧心的小嘴印了上去,只听慧心‘嘤’的一声,整个人倒入晨的怀中,好软好甜的小嘴,向晨忍不住轻轻伸自己的大舌头,轻舔慧心的小嫩唇,一阵清香,向晨呼吸也变的有些急促起来,静静的掠夺这份甜美,两只手也加紧了力道,好向是在怕这份甜美跑掉。

  随着人影的渐进,当向晨的嘴覆到自己樱唇的时候,慧心双手自然放在了向晨的胸口上,脑中只觉得一阵空白,身体变软,无力反抗,随着向晨的大舌的侵入,慧心的脸腾的红了起来,无法呼吸,静静的反应着。想来是被吓到了。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自然。

  良久……..晨轻轻抬起头,深情的看着慧心的小脸。

  此时,慧心推开晨的怀抱,蹬蹬的倒退了几步大口的呼吸,微张小嘴,惊呆的看着向晨,“你,你,你。”慧心带着颤音道:“你敢吻我。”

  向晨好笑的看着象一头被惊吓小鹿的慧心道:“我不是在用行动来回答你的问题吗!”

  清风吹佛两人的身体,边上的小树也刷刷发出了响应,好向也在庆祝着什么,王忠华张大着嘴,看着这眼前戏剧性变化的一幕,道了一句:“好浪漫喔!”

  半晌,慧心紧握着小拳头咬着银牙道:“你这个可恶的家伙,你居然敢夺走我的初吻。”很显然,她以经清醒过来了。

  看着慧心这好笑的举动,“希望这个小魔女不要暴走才好,我要快闪人才好啊!”向晨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嘴道:“难怪了,很生涩,以后你要勤加练习才行。”接着对王忠华道:“看着这个小魔女,我先走了,拜~拜~~。”

  王忠华木木道:“拜~拜~。”

  向晨心道:“还是快闪吧!”就急步朝树林走去,刚转过树林,就听到小魔女暴走的声音:“向晨,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好了。”向晨不由得一阵冷颤,暗道:“还好闪的快,不过今天自己表现的好向还不错,不知明天会怎么样。”向晨带着玩味的笑容,纳入树林中。

  向晨VS欧阳慧心,在这戏剧性的变化中谢幕了,可事情没有完,向晨与欧阳慧心的战争只是刚拉开帷幕,第一回会,向晨险胜。

  

第八章 初会欧阳慧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