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男人与女人的战争

    第一卷 心灵的围城

  第十章男人与女人的战争

  这世上,只要是人就会有感情,而情字当中,又以爱情最为让人看不透,男人需要女人出于生理或心灵上感觉,而女人需要男人更多的看对方能为自己做什么,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是能带来安全感、快乐、财富、享受还是无尽的驱使,有人说女生天性就是自私的,也有人并不这样认为,而向晨因为受过类似的苦,所以他并不信任女性,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坦然的面对诸如,欧阳慧心,王忠华之类大美女的原因。

  汪洋静静的站在湖边的路口,尽管现在天气很炎热了,这并不能影响到汪洋,有句话讲:“心静则凉吗!”汪洋对自己的镇定功夫一向很自诩,可最近一想起他,却总是没来由的带给自己一丝的烦躁,一丝的压力,他很不喜欢自己有这样的感觉,正好借这个机会,他想看看向晨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此时他正陷入深深的思考中,“我今天一定要会会这个向晨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物,一个食堂改善计划,居然动用了他这个学生会主席来组织。”尽管那个计划他也认为确实不错,可想不透他又是以怎么样的一种魅力,居然在学校与学生中造成这样大的影响,自己还是通过几年来为学校不段争得荣誉,为学生排忧解难,才得到大家的认可,可凭什么,他只做了一件事,就后来者居上,更有超过自己的势头,真不公平。

  向晨从树林中走出来就看到了汪洋,就好向自己第一次看到慧心一样,那是一种感觉,他就知道他是谁了。

  汪洋微微一笑道:“向晨。”

  向晨也同样笑了,道:“汪洋。”

  学校两位男性风云人物,第一次见面了。

  汪洋打量了一下向晨,很普通的一个人,虽然长相很斯文,有一种成熟感,可却看不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来,唯一突出的就是那双清澈的眼睛,整体给人感觉是一个很正直的人。

  汪洋道:“你去做什么。”

  向晨道:“去厨房看一下,今天食堂改革有些太匆忙了,我去看看,能不能帮些什么忙。”

  汪洋道:“那个计划是你做的吗?学校跟学生会以经介入了。”

  向晨略一皱眉道:“是的,你是说学生会现在在那维持现场了。”

  汪洋轻笑道:“是啊!你的计划影响力可不小喔!可以问一下你是怎么想到这个计划的吗?那个计划我看了,很不错喔!”

  向晨听汪洋如此说,不由有些不好意思了,憨笑的摸了一下头道:“那有,我本身就是在厨房工作的,平常看厨房工作人员忙、学生等,浪费了不少时间,我就无意间想了这么一个改进计划。”

  汪洋看着向晨这个举动楞住了,暗想:“无意间,那就是本能的看到这个不协调关系,然后就去做了,这……,我原以为,他是一个心机很深沉的人,看他这个举动就好向一个大孩子一样,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可笑,向晨无意间的行为,在汪洋看来居然成了莫测高深的举动,这也难怪,并不是因为汪洋智力低,而是向晨最近越来越融入了校园的生活,找回了当年的感觉,以至于现在有些时候向一个大孩子一样,以他现在简单的观察如何能看透。

  向晨微笑道:“既然有学生会的介入,那我就放心了,凡正来也来了,不如一起去看看吧。”

  “哦,好啊!”汪洋道。

  因向晨心中一惦念着食堂的事,故一时也不知跟汪洋说什么,两人一路无语来到了食堂。

  食堂外很热闹,学生会与后勤部的人,在门外搭了桌子,现场办理原食堂饭卡更换学生就餐卡的事项,可能大家都觉得新鲜,来的人很多,就向晨目光所及有几个原来并在食堂就餐的同学,也在办理就餐卡,可能是听别的同学说食堂伙食大有改善,想来试试吧!部分以经换完的同学则凑在一起三三两两在那讨论着,今日食堂的改进计划,看到如此热闹的场面,向晨心中也不由一阵心喜,毕竟这里面也有他的一份劳动成果。

  “老大!”随着几声叫唤,以陈冲为首的几大捣乱份子,朝向晨及汪洋走了过来。

  一声娇娇的声音:“喔!老大,怎么咱们学校什么时候可以允许黑社会的存在了。”这阴阴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此时向晨只觉得自己汗毛都立了起来。

  旁边的汪洋比向晨更没出息,以经开始打哆嗦了,两人对望一眼,低语:“欧阳慧心。”

  向晨暗暗苦笑:“怎么来的这么快,今天早上才见,不是这么快就来了吧! 躲是躲不过了,谁怕谁,凡正今天早上吃亏的不是自己,可怎么应付,不管了见招拆招吧!”想至此,向晨转头用一个他觉得最迷人的笑容亲呢的叫道:“HI,慧心,来吃饭啊!”

  人人都知道欧阳慧心的温柔是出了名的,只见欧阳慧心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用她那独特的甜甜的声音狠狠道:“小晨学弟,你能告诉我食堂除了吃饭还能做别的事情吗?”说着还轻轻的眨了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不屑的瞟了他一眼。

  “慧心!小晨学弟!”陈冲几人齐声惊呼,“老大!”然后直楞楞的看着向晨。

  向晨只能苦苦的一笑,这个小魔女总是那么会控制场上的气氛。

  “哎!这位背影很帅的学弟是那位,好象见过的吗!慧心娇呼道。

  汪洋以一个标准的机械式动作转了过来,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慧心学姐好。”

  “啊!”慧心捂着小嘴,显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然后立即换了一个非常非常热情的表情亲热道:“这不是汪洋学弟吗!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许久不见你都瘦了,是不是太劳累了,要小心自己的身体啊!不知道中午有没有空,不如咱们……。”

  没等慧心说完,汪洋坚定的往前踏了一步道:“没空!”说完又以坚定的语气对向晨道:“校长很关心这次改进计划,因为是你做的计划,所以决定让你来做这次活动的意见反馈,对了!校长刚好向还让我快点回去,我要先走一步了。”说完也没等向晨反应过来,就道了句:“众位拜拜。”以一副急的不再急的样子,仓惶逃逸,(天晓得,意见反馈是校长交给他作的)。

  向晨愣愣的看着逃跑的汪洋,低语暗道:“没义气!”

  而慧心则恨恨的垛了一下脚道:“这小子,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远处逃离的汪洋则一身冷的暗想:“不聪明谁也受不了啊!都是被逼的,可怜我今天一天风度都没顾上,我的形象啊!”

  既然汪洋跑了,这还有一个向晨呢!慧心立即换了一副迷人的微笑对向晨道:“小晨学弟……。”

  汪洋的逃跑如何不能给向晨以警示作用,不等慧心说完,向晨急急道:“恩恩!意见反馈,很重要,要抓紧,抓紧才行,那个小冲啊!”你来陪欧阳学姐聊,“哎呀!忙死了!忙死了!”也不等众人说什么,也急步朝食堂内逃去。

  看着两人相继的逃跑,慧心本来想好的计划不能实行,不由暗暗生气:“哼!两个小气的家伙,一点男人的风度都没有。”大眼睛一转,嘿嘿一笑,暗想:“意见反馈啊!哼!向晨,我一定要报今天早上一吻之仇的。”想到这,不由又想起向晨早上吻自己的情景,那咱感觉还真的……,不行,慧心摇了摇头,这样的大仇,不报怎么能行,想着坚定的也朝食堂走去。

  而陈冲等人则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还没搞清楚,怎么人就都跑了,陈冲嘿嘿一笑道:“有好戏,咱们不能错过。”众人连连点头:“对,对,有好戏,有好戏。”

  走进食堂的向晨这时发现自己的背上以经有了一层冷汗,苦笑道:“这个小魔女,这么难对付,小冲说他是男人的恶梦,确实未言过其实,还是四处转转吧!”

  此时食堂内就餐的人以经很多了,因为第一次不用自己带饭盒,显得很新奇,用餐的人都多少带着一丝的兴奋,不少人以经占了座位在那用餐,而王忠华前面则摆了二份快餐在那托手沉思,显然是在等人。

  “学姐,我来了。”慧心嘟着小嘴,座到了王忠华对面,也只有在王忠华面前她才不会时刻保持那种捉弄的本性。

  王忠华好笑的看着这位丽质天生的小学妹,有时候王忠华自己都搞不清,按说,两个极品女人在一起通常都会有敌视对方的心理,这就好向是一山不可容两虎的道理是一样,可欧阳慧心就是有那种本事让人疼,让人爱,一丝的妒忌心也生不起来,仿佛为她做任何事是理所应当的,那怕是她在自己面前非常出色的表现。

  王忠华微笑着把餐盘往前一推道:“怎么了,又谁惹了我们的小公主了。”

  慧心嘟着小嘴撇了一眼远处在同学间晃悠的向晨道:“刚在外面想报一箭之仇,可是被他跑掉了。”

  王忠华看了一眼向晨道:“你呀!小心点吧!我提醒过你的,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先吃饭吧。”

  听王忠华这样说,慧心撒娇道:“学姐,你怎么可以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呢!认识我这么久,你看过有谁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吗?就是宋亦文,我不也一样,让他甘心的,免费供应我一个月的肯德鸡。”

  话说,有次宋亦文与小学弟汪洋闲聊,(宋亦文也是本校毕业生,)无意谈到他被欧阳慧心敲诈的事,不由也激起他的好奇心,心想以这位学弟的聪明才智,那有女人能把他搞的如此之惨,大不相信,就主动的找到了欧阳慧心,一见惊为天人,有了几分相信,不敢自己亲身试法,就与慧心相赌,说要是能让他亲眼看到,汪洋在他眼前被捉弄,就免费请她吃一个月的肯德鸡,慧心如此聪慧,怎么看不出他怕出丑的伎俩,于是,不紧成功的在他面前捉弄了汪洋,并且免费赠送,暗示汪洋,这次的主意是宋亦文所提,惹得汪洋大怒,与宋亦文足足一个月未说话,并且在学生资源上与他捣乱,搞得宋亦文,连连道歉才消了这位小学弟的愤怒,但也因此影响了不少生意,故宋亦文,也不敢在轻易招惹这位小魔女了。

  想到这件事,王忠华捂嘴轻轻一笑道:“你呀!是捡了一个现成的便宜,宋亦文也是一个老奸巨滑的角色,如果他真出阴谋诡计,你可未必是他这个商业老奸的对手喔。”

  “哼!我才不怕他呢!不过你先看我对付这个坏家伙吧。”慧心道。

  王忠华道:“啊!不是刚来过,还来。”

  慧心嘻嘻一笑道:“出奇不意,攻其不备吗!”随既大叫了一声:“向晨!”

  众人正在就餐,听到美女在叫,都不由把头扭过来,看向这边……。

  向晨闻听有人叫他转头一看,苦笑暗想:“怎么又是这个小魔女她是不整倒自己一次,不甘心啊!早知道早上就不吻他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向晨一狠心,还是走了过去。

  来到欧阳慧心身边,向晨以一个非常标准的服务礼节左手倒背,前手贴腹,微微躬身道:“请问这位小姐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呢?”

  欧阳慧心看着向晨标准的礼节,心道:“还有一吗!既然这样咱们就好好玩一玩。”然后又露出欧阳家朝牌笑容,道:“请问这位先生,你可是今天这次活动的意见反馈负责人?”

  向晨暗想:“你又想出什么新招,服务行业可是我的强项,多少难打发的客人,我都见过,还怕你。”想至此,向晨又以非常标准的礼节轻轻一躬身道:“是的,这位可爱的小姐,如果有什么意见的话,您可以反馈给我,如果我处理不了,自有我的上级来处理。”非常标准的商业化语言,意思就是我大不了脱身,把上面人找来陪你玩,这也是商业中一种常用的方式,给自己留一点余地。

  慧心没想到向晨会有如此标准的服务,也不由心中一声暗赞:“但不把你托进来,我怎么捉弄到你。”大眼睛一转道:“如果食品发生卫生问题,请问是你负责吗?”

  向晨微微一笑道:“我们这个食堂从食品到餐具都是经过高温消毒,请您绝对的放心食用,不会发生您所提到的问题。”非常聪明的避过她的问题,以另一咱形式来回答她的问题。

  王忠华此时也不由专心了起来,没想到向晨还有这么好的服务反应,其实他那知道,向晨原来就是干这个的,而其它众人,听了他们两人的演戏般的对话,也有点明白过来,原来是在斗法,也都放下手中的餐具,集中精神怀着好笑的心情看了起来。

  慧心一看阴不到他,暗想:“这小子原来这么狡猾的,不肯负责,就阴不到他了。”心中飞快闪过数过念头,一定要把他带进来,让他负责,慧心道:“如果确实出现了食品卫生问题请问由谁来负责呢。”

  好高明的一个提问,如果向晨说由厨房来负责虽然可以答过去,但是前厅的服务就是尽可能使客人满意,如果做不好本身就是失职,晨头脑也飞快的转了起来,道:“如果确实出现上述您所说的情况,我们会公开向您道歉,另本食堂将免费供应您今日的消费,并赠送您一张,打折卡,您可以凭卡来食堂享受优惠食品。”

  向晨这话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一般的商业行为也确实是如此的,但他的话有一个很大病语,可能是出于职业病,他自己也没有发现,只是直觉的凭反应就这样说了。

  两人此时也斗法上劲了,两人的脑筋都在飞快的运转着,想找到一个突破口,慧心仔细的回想晨所说的话,“卡,嘿……。”慧心不由暗喜,总算找到让你出糗的地方了。

  这时因为他们斗的精彩,再加上好多大学生也都是辩论社的成员,都异常的观注了起来,期待后继事件的发展,看慧心如何说,而陈冲等人,更是嚣张的站到向晨的后面,以示支持。

  慧心收起暗喜的心情,正了正色加重语音道:“请问向晨同学,咱们食堂有打折卡这个东西吗?”说着还眨眨她美丽的大眼睛,但喜悦的表情却以流露出来了。

  陈冲等人在后面,不由捏了一把冷汗,“坏了,老大说漏嘴了,老大你想怎么办?”而其它同学,有的则小声的讨论起来,“败笔啊!败笔啊!刚回答的很精彩吗!”全部的目光都看向了向晨,期待他的应答。

  向晨也有些楞了,自己习惯了这种回答方式,刚与慧心的问答令他好向回到了社会餐饮上了,忘记了地点是在食堂,一时居然范了这样的一个错误,被她抓到了,怎么办,晨脑中转念换了无数个念头,食堂,计划…,而慧心却因自己成功的难住了向晨,发出了一缕真诚的笑容,看到向晨眼中却是那样的美,不由一时好向忘记回答问题,只是直觉的看着灿烂微笑的慧心,呆了..

  慧心看晨如此呆呆的看着自己,脸上微微一红,只觉得心里有一丝甜甜的,但转念又想起这个傻瓜早上强吻自己,不由暗恼又生了出来,道:“向晨同学请你回答我的问题啊!”

  “啊!”晨从呆呆中醒了过来,转头看了看冲及众人,苦笑暗想:“这个计划是我定出来的,没想到自己又……等等,这个计划是我定的。”想至此,向晨眼睛一亮,只见晨轻轻咳了一下道:“众位同学也知道,今天这个食堂改进计划呢,是我制定并由校方批准而执行。”众人一听他提到这个上面,也知道答案肯定会在里,也都静静的听他的解释。

  只听向晨继续道:“之所以制定这个计划,就是为了更好的服务同学们,但大家知道,学生食堂在这之前呢,质量一直上不来,原因是存在一定的惰性,没有一定的监督的力度,故我在计划中提出,如食堂不能令学生满意,就以打折卡及免费消费,让同学来消费,这样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一个,监督制约的作用,今天是第一天执行改进计划,以后相关的条款,我们协同学生会,会跟校方协商,会公布给大家的。”

  众人听向晨这样说,都纷纷议论了起来,“说的好。”这时汪洋不知从那冒了出来握着向晨的手道:“计划中虽然提到了这条,但我没有仔细看,听你这样的一说,我明白了这项的意义,真是谢谢你,提出这么好的计划来。”接着转身,对同学们道:“我们学生会,会全力的支持这个计划早日与校方协商好的给大家一个交代。”同学一看确实是一项好计划,符合自己的利益,又听到学生会主席的表态,都纷纷的站立起来鼓起了掌。其实汪洋在他与慧心斗法的时候,看大家不注意早就来了,至于他是不是真的想尽快,嘿…那就有代考察了。

  慧心本以为可以让向晨出糗,没想到反到助长了向晨的声势,不由暗恨:“心想,这次又被他逃过了,再接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想到这,小嘴不由嘟了起来,一副委屈的样子。

  向晨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没想到自己一时急智,居然混过慧心的提问,还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转头向慧心看去,却发现慧心嘟起了小嘴,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心想,“嘿!刚你整的我好惨,我也应该回你一下了吧。”

  向晨正了正色道:“请问慧心小姐,还有其它的问题吗?”脸上一脸得色,意思就是看你还会怎么说。

  可他太小看慧心了,她可不是那种一时失败就会承认败北的人,众人本以为到此就结束了,可没想到还有下文,就又提起兴趣,看了起来

  慧心一邹小鼻子,看着得意的向晨,心中一阵暗恨暗想“可恶的坏家伙,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了?”只见慧心微笑着,从自己的餐盘里用拇指与食指轻夹出一只苍蝇在向晨的面前晃着问道:“请问向晨同学这是什么啊!”

  看到慧心的举动,向晨不由得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完事走人就得了,偏还要惹事,明知她是惹祸的人,还要惹她。

  众人一看,慧心从餐盘中,夹出一只苍蝇来,大伙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不由得都好笑的看着向晨,看他怎么办,汪洋也在一边暗叫:“笨蛋,得了便宜就跑吧!还要得罪她,她是谁,可是小魔女哎,真是不知死活。”

  向晨脑筋又急转了起来,“对了,以前好向有案例讲过这个,说餐盘中的苍蝇是葱花之说。”想到这刚想张口。

  慧心如此聪明,那会不把前因后果想清楚再害他,嘻嘻一笑抢在他前面把苍蝇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道:“你可别说这是葱花呀。”

  向晨看被她识破,暗恼:“非逼我吗?”只见向晨一把抓住慧心粉嫩白晰的玉手腕,张口把慧心的小嫩指送到自己的嘴里,轻轻的一舔把苍蝇吞了进去,可在舌头碰到手指的那一刹那,向晨只感觉心中一荡,好甜的小手指,忍不住又轻舔了一下,道:“是葱花啊!”众人看到向晨的举动都是一楞,可就在这时,却发现慧心怎么跑到自己怀里来了,“不对……啊……。”向晨一声大叫,被摔了出去。

  汪洋在一旁遮着眼睛大叫道:“啊……,过肩摔。”

  王忠华,陈冲等人也不由惊呼起来。

  原来就在晨把慧心小手伸进嘴的时候,慧心也不好过,自己的小手指可是相当的敏感呢!脸登时红了起来,身体一颤,还为听到他说什么,本能的反应,就以一个过肩摔,把向晨扔了出去。

  众人刚才是楞,现在可是呆了,没想到娇小的慧心,把比他高出好多的向晨一下就扔了出去,没想到她身子那少,身手那么好,好漂亮的一个过肩摔。

  慧心也想不到自己本能的反应就把晨摔出去了,一吐小舌头,双手用力一摇道:“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手拂膝盖上问道:“向晨,你不要紧吧。”

  而此时向晨,只觉得背部、臀部撕裂般的疼,苦笑:“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历害,不过搞的我这么疼倒算了,在大家面前丢人是大,好没面子,不能放过这个小魔女。”念头一转,恶念顿生,想至此,向晨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这谁都能,向晨以前也是武术迷呢),站起来后的向晨笑了,一举步来到有点惊呆了慧心面前,双手握着她的小瘦肩,低头轻轻的她可爱的小脸上轻轻一吻道:“我不要紧,亲爱的,今天晚上回家,我给你煮汤喝。”说完也不理众人的反应,就一瘸一拐的走出食堂。

  众人更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所发的事,汪洋张大了嘴,暗想:“他亲她了,他敢当着大家的面亲那个小魔女,真有勇气,崇拜你,老大!”看他这样,算是被小魔女荼毒最深的一种反应。

  良久,“啊……。”慧心终于暴走了:“死向晨,坏家伙,你今天以经是第二次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喔…...,原来是第二次了。”众人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看着众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误会了,不由也乱了,急忙解释道:“不是的,不这样的,我跟他没什么的。”

  众人再次露出一个,“我们明白的,不用解释。”

  看着众人如此,慧心知道再解释什么也于事无补,只能恨恨的一跺脚,冲出食堂,至此,今天食堂内最大的一场辩论会居然演变也这样,是谁也始料不及的。

  向晨VS欧阳慧心,又以向晨压倒性的胜利而告终。

  

第十章 男人与女人的战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