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可恶的大学舞会

    第一卷 心灵的围城

  第十章可恶的大学舞会

  有人说人生是一场赌博,婚姻是在人生当中最大的赌博了,婚姻要赌,找到一生的好友也要赌,就算你要赌,也要先找到你要赌的目标,可往往,很多人在赌博面前害怕了,而不敢赌,而有的却一生也找不要到赌的是什么,其实赌博可怕吗,赌博并不可怕,人们之所以怕赌,更多怕的是失去,穷人是最不怕赌的了,因为他们本身就什么都没有。

  午夜的星空,非常的迷人,有人很喜欢,却有人不喜欢,尽管是繁星闪烁,但这样的午夜却还是会有很多人寂寞,欧阳慧心不会寂寞,她还很年轻,而且又是天之娇女,身上所拥有种种是别人一辈子也无法拥有的,而王忠华却会,严格来讲,她也是个天之娇女,也有完美的一切,她的寂寞来缘于何方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玉龙公寓 四层

  “学姐啊!我要怎么办吗!”欧阳慧心穿着可爱的青色小睡衣嘟着小嘴道。

  王忠华拿下眼镜,放下手中的书,好笑的看着这个小魔女,道:“早告诉你不要惹他了,你却偏不听,这下糗大了吧!输了吧!不过说实在的,向晨搞怪的本事还真的是不输给你喔。”

  “什么吗!我那里有输给他了,只是他用了比较卑鄙的手段而已吗!一点都不光明正大。”慧心跳着叫道。

  王忠华没好气道:“拜托!小姐,两次吻你,你好向都没反对哎!”

  慧心一听,不由炸了窝,道:“我那有啊!第一次,他是偷袭的哎!我当时只想后面的步骤了,没反应过来吗!第二次,我不小心摔了他,有点内疚吗。”说到这声音越来越小了,一会儿,声音又大了起来,一副凶恰恰的样子,“总之他吻我就是他不对的吗!没有经过女生的同意怎么可以亲亲人家呢!”接着小声嘀咕:“害人家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小手还不停的撕着小睡衣的角,一副好可爱的样子。

  “哈…...。”王忠华一阵大笑,转身趴到床上看着慧心道:“哎!心儿,他吻你的时候滋味是怎么样的。”

  看着,王忠华那一副三八的样子,慧心紧握着小拳头道:“愤怒,除了愤怒还是愤怒。”

  “切……。”王忠华轻拍了一下慧心的小脑袋,把她一把拉到床上,恶狠狠的摇着道:“我有说是亲完后的反应吗?我是说亲的时候什么滋味。”

  “讨厌了!你要把人家摇散了,粗鲁!”慧心道。

  王忠华凑过头去轻咬了一下慧心的小耳朵道:“说不说,不说我就接着咬你。”

  “好痒啊!不要吗!我说,我说就是了。”慧心推开王忠华可恶的头道。

  两人并肩靠在床头上,慧心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小脸不由得红红的,“快说了。”王忠华催促道。

  “好了,不要催吗!”慧心脸红的摇摇头,小声道:“恩!恩!那个坏家伙在亲我的时候,我只是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什么感觉都有。”

  “什么?那么浪漫的一吻,你居然什么感觉都没有。”王忠华无力道。

  “也不是了,只是当时心碰碰的乱跳,在他的怀里有一点点温暖了。”慧心吐吐小舌头可爱道。

  王忠华白了慧心一眼道:“我就知道,你有这么好的感觉还不知足,你知道不知道,当时的情景好浪漫喔!如果有人能那样的吻我就好了。”说完还一脸花痴的样子。

  慧心没好气道:“那下回,你去亲好了,花痴女。”

  “啊….,你敢说我花痴,几天没打你小屁股了吧!”说着,王忠华凶狠的扑了过去,两从笑着战到一起,一会儿,两人气喘嘘嘘停了下来,重新靠回原位。

  王忠华轻碰了慧心道:“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上那小子了。”

  慧心一脸不屑道:“我才不会喜欢他呢!自大、无礼、爱装小聪明、还很邋遢,总之全身一无是处,是天下最坏的大坏蛋。”

  王忠华好笑的看着慧心道:“是这样的吗?其实向晨很不错喔,头脑灵活,人长的也不赖吗!仔细看可是很有味道的喔!有时举止还有点绅士味道,最重要的他那一时间爆发的气势,我现在还没忘记呢。”

  “对了,学姐那天那个暴力事件正好你也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时情绪都那么激动,怎么会有那么多人都听他的呢?你再讲一下,我分析分析,要知己知庇,才能百战百胜吗!”

  王忠华没好气的又白了慧心一眼,暗想:“明明你想多知道那小子一点事吗,还要装模做样。”但还是把那天的事从头讲了起来。

  “等等,你说当时他捡起饭很激动,还大声的骂了大家。”慧心疑问道。

  “是啊!当时你没有看到,他大喝一声,你们是罪人,哇!瞪大了眼睛,用手一指,好有气势哎!我想当时大家可能就是被他这一句震住了吧!”王忠华道。

  慧心眼光凝神前方,正色道:“居我分析,他发出这句话,是本能的一种反应,由此可见,他的家庭应该是个普通家庭,而且有很良好的家教,他的个性,应该是属于那种,平时不发火一但遇到正经事他看不过来的,就爆怒的人,应该是那种正直的人,所拥有的性格,而且从他此举来看,他是个很懂得珍惜的人,但性格上却会有些懦弱。”

  “懦弱,为什么这样讲,平常看不出啊!”王忠华疑问道。

  慧心解释道:“一个懂得珍惜的人,往往就会很在乎得失,一但失去了某种他理想状态的东西,通常他会选择逃避,这也是一种很善良的举动,所以他经不起失败,算是他性格的一个败笔。”如果向晨听到这些,恐怕又会抱着她,大叫知己了。

  “喔!原来是这样,那还是挺可爱的吗!”王忠华歪着头看着这个聪慧的学妹,这时她的脸上发出一种智慧的光芒,以无刚才那种小女儿状态,让人生谓。

  只听慧心继续道:“他性格中还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地方。”

  “是什么?”王忠华道。

  “主动,他不是个很主动的人,是个非常被动接受的人,不过还好,当他的性格压抑到一个顶点的时候,他的改变将会是很可怕的。”慧心道。

  王忠华暗想:“不愧是学心理学的,一件小事上,就发觉出这么多东西,不过他们两个人还真的都是属于那种高智商的人,反应快的让人跟不上,几次跟他们在一起,我的反应根本适应不了他们之间的争斗。”

  想到这,王忠华轻拍了一下慧心那智慧的小脸,道:“好了,不要再装了,智慧女神。”

  “讨厌了!我那有装了,人家思考问题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吗!”慧心不依道。

  “对了,明天学校有大型舞会哎!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怎么去整那个小子吧!”王忠华阴*。

  “啊…,大型舞会。”慧心有点兴奋道。

  “是啊!怎么你想到好办法了吗!”王忠华道。

  一想起怎么整那小子,慧心顿时泄了气,道:“还没想到。”

  王忠华白了慧心一眼道:“那你兴奋什么,害我以为又有好戏看了呢!”

  “有大型舞会哎!一定很好玩的,到时再找机会整他了,凭本姑娘聪慧的头脑,还不随机就来。”慧心得意道。

  王忠华好心的提醒道:“好向这两次,都是你输哎!”

  “讨厌了,干嘛揭人伤疤了,这回不会的了!”慧心道。

  “哎!”王忠华轻叹道:“但原老天保佑你吧!我不理你了,明天还有课呢!”

  而慧心,还沉浸在幻想大型舞会的场景中。

  向晨迈步来到校图书馆,来到杂文区,他今天来这的目的就是想找本关于武术方面的书看看,本来一般学校图书馆中不会有类似的书籍,大部分都是教学教育,及各学科的学术书籍,供学生查找资料所用,可后来因为学校学生社团的不断壮大,学生们对课外书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根本无法满足学生们求知的yu望,经学生会与校方协商,开辟了这个杂文区,里面的书籍真是包罗万象,诗词,曲艺,家政,武术,各类书籍纷纷上架,一时间成了一个大图书馆内独立的小图书馆,倒也给图收馆增加一道靓丽的风景,在学生中小图书馆知名度要比大图书馆来的要高。

  向晨摸了一下,因那天被摔而至现在还有些微疼的背部,暗想着:“这个小魔女,没想到她居然还会些功夫,搞的我现在还在疼,看来我也要练些防身功夫才行,不然,那天小魔女一个气不顺,把我一个大老爷们凑一顿,那可要我如何翻身,我要找找有没有方法能制她那一招。”

  其实也不怪他,向晨从小就是乖孩子,很少打架的,工作以后也很少与人红脸,就是有冲突也都凭自己的幽默与智慧或是大度化解开了,所以晨在他原来工作的社交圈中,还是很有口碑的,昨日的一摔,也算是向晨成年以后的处女摔,不应该说是处女被摔,晨就是有这点好处,一但有了危机意识就会马上想法去补救,虽然有点晚,但也胜于什么都不做。

  向晨随步来到书架边,此时书架边上也有几们同学在看着不知明名的书,晨随手拿起了一本名为破敌制胜十八招的书看了起来,看了几页,里面都是一些当你被对手缚住后的制胜方法,晨翻到其中一页,上面写到,“当你被对手单手抓住衣领的反击方法。”这不由得提起了向晨的兴趣,因为以前向晨也曾有过这方面的经历,虽然被自己化解,但要是自己会两手的话,嘿...那就不用废那么多口舌才摆平了,想至此继续看了下去,“当你被对手,抓住衣领,一共有两种反击的方法,第一种,装做害怕的样子右手搭上对方的手背,提步前移,右手顺势转身下压,左臂顶住对方的小肘,右手再回拉,此法,一瞬间完成,可达制敌效果。第二种,左手搭在对方手背上,左脚侧步,右手紧托对方小肘,亦可达到制敌效果。”向晨看的入迷,大叫道:“妙啊!没想到这么简单啊!早知道我多学两手,就可对付欧阳慧心那个小魔女了。”虽然这不是解决过肩摔的方法但却激起,向晨不再被揍的信心。

  忽然,只听边上的人传来一声失笑道:“你想对付欧阳慧心。”

  “糟了,有点忘形了。”向晨顺着声音望去,一个子很高的女生,手中拿着一本书,正带着一脸好笑的表情看着自己。

  向晨尴尬一笑道:“她不过是个小女生不是吗?”

  那个女生再度失笑,道:“小女生,你就打算用手中这个秘籍打败欧阳慧心吗。”

  向晨有些好奇道:“怎么,听你的话她好向很历害似的。”

  那个女生没好气的摇摇头道:“历不历害,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可我知道,就算你再练五年你手的那个东西,也不是她的对手。”

  “啊!”晨有此吃惊,虽然那天她那招很历害,可不会历害到如此地步吧,“请问你是……。”

  那个女生酷酷道:“我是女子跆拳社主将‘木清’,而你所说的那个欧阳慧心,如果是我认识的那个,她应该是我们社的。”

  晨一阵苦笑:“撞枪口上了,原来她们是一起的,可这个欧阳慧心,什么时候又成了跆拳社的了,想不明白。”

  晨苦笑的摸摸头道:“你好!我是向晨,她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历害吗?她不会也是什么主将吧。”

  看着向晨这么幼稚的举动,木清不由被逗笑了,心道:“这就是那个两次让慧心难堪的人吗?这么幼稚,真不明白,慧心怎么会输给这样一个家伙的。”木清难难的看了一眼向晨道:“喔!你就是那个向晨,她呀!不是主将,只是社里做冷板橙的。”

  “啊!”晨被木请说的一楞,目光有些直楞的看着木清,道:“你不是说她很历害吗?怎么又成了做冷板凳的了。”

  天啊,木清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晕倒了,怎么他表现的向个白痴,“慧心,慧心,你还真是会给我们丢脸哎!”头脑一转,暗想:“耍耍他。”感情慧心所交的朋友也都是这样的人,真可能说是物以类聚,只见木清神秘的一笑道:“拜托这里可是图书馆哎!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明天就来跆拳社吧!拜拜!”说完拿着手中的书朝图书登记处走去。

  看着木清离开,向晨木木的站在那苦笑道:“我什么时候说我想知道了,只是随便问问吗!”

  “老大,你怎么还在这,你不用回去吗?”向晨回头一看原来是陈冲。

  “什么?”向晨道:“我回那去,我在这有什么不对吗?”晨听了冲的话有些摸不清头脑了。

  陈冲拍了一下头道:“晕!老大今天晚上有舞会啊!”紧接着神秘道:“会有好多美女去喔!所以要打扮打扮的吧!”说完还漂了晨一眼,以示你很笨哎。

  向晨上去给他一个响头气气道:“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我又不知道有舞会,这个舞会一定要参加吗?我没兴趣。”

  一看老大发火,最要命的是那句没兴趣,冲赶紧换了一副讨好的表情道:“我不知道老大不知道的吗!老大晚上一定要去喔!顺便带着我喔。”说完还向小狗一样的乖笑起来。

  看着陈冲讨好的表情,向晨嘿嘿一笑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陈冲赶忙挥手道:“那有,那有,我怎么敢跟老大耍阴谋呢!我只是想跟老大一起去吗!人家是第一次哎!求你了,老大!”一脸很渴望的样子。

  向晨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少来,你无非是想去泡妞而已,好了,好了,晚上我去就了,可不一定人太早喔。”

  陈冲一听有门,高兴的叫了起来:“太好了。”两人在一边小声嘀咕,早就引起边同学的不满,如今居然大声音叫了起,终于引来同学的反应,“嘘……。”冲赶紧举手示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转身对向晨道:“老大早点来喔!我等你,拜拜了!我先闪了。”

  看着陈冲闪人,晨暗想:“舞会,我最讨厌舞会了。”不过看冲那么兴奋也不能打消人家的积极性不是的,“凡正晚上去那露个面就好了,完后我就闪人,我可不想在那么闹的地方呆着,哎,只希望能平安点,晚上不要遇到她就好了。”想到这不由又想起刚才那位木清的邀请,向晨摇摇头道:“到时再说吧!先把今天是晚上这一关过了吧!”其实向晨真正讨厌舞会的原因是……..。

  

第十章 可恶的大学舞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