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做回你自己

    第一卷 心灵的围城

  第十二章做回你自己

  都市生活的残酷使原本纯朴的人们带上了假面具,曾几何时,多少年少轻狂的梦渐渐化为烟云,一点一点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消糜了自己的勇气与信心,在生存与尊严之间如何取舍,到底那个才是真正的你,或许都是真的你,尽管你不想,可人本来都是具有双面性的,这也证明生活是无奈的。

  大学单身宿舍

  “拜托!老大,你怎么这么胖,衬衫都要爆了。”汪洋不满道。

  向晨苦笑道:“拜托!你怎么不说你怎么这么瘦,男人应该以肥为美吗!”

  汪洋无力的看着向晨,本想两个人身高差不多,应该可以穿他的衬衫的,可谁想到脱下肥大T恤的向晨,居然是一副肩宽体胖的身材,倒是挺性感的。

  向晨也觉得挺为难道:“怎么办,我生就这副完美的身材,我也不想的。”

  “有什么办法。”汪洋没好气道,但还是要解决问题,说着走到柜子前,拿出一套藏蓝职业套装扔给晨,道:“给你穿这套吧!没办法了,这可是我今年准备去公司实习穿的,你可不要穿脏了,还有你的头,你的鞋,你的胡子,天啊!我受不了,真没见过比你再邋遢的人。”汪洋无力道:“衬衫就将就穿那个吧!”

  “嘿……。”向晨难为情的干笑道:“这个,真是不好意思了,要不我还是不参加了吧!有我没有我,还不都一样。”

  汪洋挥挥手道:“如果真这样就好了,一会商业代表们是要见风云榜人物的,你以为那么多商业代表只有我跟宋校长两个人能应酬的过来吗?”

  向晨摸了一下头道:“不是还有那么多老师呢吗?”

  汪洋没好气的白了向晨一眼道:“咱们学校那些老师只会教死书,真要他们来应酬那些老奸的商业代表那行,一会咱们要负责引导他们跟各系的老师与同学会面。”

  向晨装做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那就是说,抓风云人物榜的人做苦力,那我年纪还小退出还来得急吗?”

  汪洋现在只感觉一股深深的挫败感,这是除了小魔女后,第二个人给他这种感觉了,汪洋紧握着拳头几乎以一种暴走的状态大叫道:“不行,你别想逃,赶快去换衣服。”接着咬牙切齿道:“我现在有点明白慧心为什么会输给你这家伙了,我先回去了,你换好了,就快点来,桌上有你要的东西,快点!”说完也不等向晨回答,转头拉开门就跑掉了。

  向晨闭着一只眼一只手堵着耳朵道:“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好历害的功力,余音绕梁哎,佩服!佩服!”说着还对着门深深的鞠了一躬,以示敬意。

  向晨踱步来到桌前一看,好家在,真是男性装修大全啊,什么刮胡刀、发胶、护发素、啫喱水等等……,这是什么,居然是一把夹眉毛的小夹子,“天啊!一个大男人要这么多东西干嘛?”晨一般早上起来,打理个人卫生三部曲,胡乱刮下胡子,也不管刮干净没有,刷下牙,用香皂洗下手脸脖,完事,何曾看到过这阵势,真是让向晨看的是目瞪口呆。

  向晨苦笑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微乱,脸上杂胡并为刮干净,原来很清秀的脸,却因其周边的小节而显得老气,状如三十多许,难怪慧心会叫他臭家伙,恩..,的确不香,其实他知道只他肯打扮就一下,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可他就是不想,他不想引人注目,不在其位不化其妆,如果没必要,一般他是不会装修自己的,一般人管这种个性叫不拘小节,按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一个字,“懒”。

  晨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暗想:“真要装修吗?这样也挺有吸引力的吗!慧心不就是折服在我这有个性的脸上吗!”如果慧心知道他会这样想,估计结果又会是以暴走状态现身了,一想到慧心,向晨好没来由的心里总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最近说来也怪,自己面对其它的女性都是彬彬有礼,敬重有加,偏偏面对她的时候,自己感觉好轻松,总是忍不住想逗她,想看她气气的样子,很可爱,却也有些怕她,甚至有时就会不自觉的做出超常的举动出来,“慧心。”晨盯着镜中的自己道:‘那我就让你看到一个与平时不一样的向晨吧!“此时晨嘴角露出一股莫名的微笑。

  与此同时,舞场内,各界商业代表云集一隅,正在各自与自己相熟的商业友人相互交谈着,有的在大谈什么股票,我又赚了多少钱了.我又买了什么不错的古董之类很没营养的话题。

  宋亦文频频的游走于各代表之间,显出其超凡的社交能力,一时间把众代表也是哄得开心不以,纷纷表示今年的招生问题会灼情多招几个,以解决大四毕业生的就业,也要进一步与其所领导的科技公司进行进一步的合作。

  而此时,对面的学生座位那里,各系的导师,也都在相互的嘱咐着自己的得意弟子,“不要紧张,要尽可能的给人以好的印象,不要太过放肆,一上来就一股脑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尽可能的表现出扎实肯干之类的,“哎!”每年都如此,也不知道换点新鲜的。

  此次到会代表共76家,其中以,秦宇国际驻秦分公司、神龙煤炭、巨汇机械有限公司、银河证券、首钢板材,燕波电子、西单百货、星岛玻璃、平安保险等十余家大型企业为主,其它小型企业为辅,涉及范围,信息技术、电子/电气、金融保险、外语翻译、外贸等数十门,可以说是机会多多,就看大四毕业生自己的能力了。

  天啊!光是熟悉这么多的资料就够人头疼的了,其实向晨的确是起不到什么做用的,基本上其它的几个人,早在前几天就以人手一份资料来熟悉各家所长,而王忠华本身是搞经济学的,对这个更是熟的不得了,欧阳慧心,本身是搞心理学的,却也曾前两年的参加两次,再加上她聪慧的头脑,游走于各大商业人物间,也是游刃有余,至于汪洋那就更不用说了,整天与宋亦文混在一起,基本上有点类似于其私人助理了。

  而向晨除了学几个月企业管理外,根本没有什么商场上的社交能力,所以,他可以说是可有可无的人物,那为什么还要向晨来,其时还不是受那个风云榜所累,在各企业中,有无数的本校毕业生,在各岗位间发挥着光与热,成为一时的商业精英,而能上风云榜的,无不是精英中的精英,试问:“有谁不想要最好的人才为自己效力呢?”所以每年风云榜上的人,都是各家企业首选,只是一般招聘的成功率几乎为零,这也就更抬高了风云榜上人物的地位,基本上,宋亦文等人对晨是不抱什么希望的,只是希望他来露个面,应个场景而已,这并不是瞧不起向晨,而是商场无情,能力决定一切,在他们心中,他只是一个一年纪新生而已,尽管他在学生中威信一天比一天高,可还是太嫩。

  这时,在靠近场中的中间部位,十余名商业代表正在那举杯交谈,这可以说是场中最重要的人物都云集于此,其中有,秦宇代表、平安代表、巨汇代表、星岛代表、等等…这些大人物都在这,宋亦文只能在此驻足了。

  “哈哈……,宋校长,真是青年俊才啊!“一个身体很胖的中年人笑着道。

  “那里,那里,跟您这位保险业巨子相比,我这点小成就算什么!”宋亦文道

  那个胖中年人显然很是受用宋亦文那句巨子之言,脸上充满了可爱的皱纹,连连挥手,但脸上不无得色,胖中年人正是平安保险公司的代表安子权,也是驻秦分部的总执行长,在商界中,也是一个口碑不错的人,毕竟搞保险的玩的就是人缘不是,但其成就也不容小窥,在五年的业绩中,以一个大胆的改革,为平安增效,每年以近20亿的保险金额稳定的发展,在保险业也是一小龙头人物。

  安子权呵呵一笑道:“论今天可称巨子的,还是以秦宇的秦杰老兄啊!来秦市不过才两年,瞧!把这秦宇国际分公司搞的有声有色啊!”

  秦宇代表秦杰笑着道:“你这个安胖子,就是一张嘴好使,是不是又想着什么法子来骗我的保险费啊!”显然两人私交不错,再加上平安在秦宇国际有另类的股分,言谈也无顾及。

  安子权呵呵一笑道:“以你的精明我那敢骗你啊!”

  宋亦文深知,今年以他们几家招员人数最多,一定要打好关系,宋亦文道:“真是难得啊!以安老及秦老这样地位还能如此真挚感情的真是少有啊!”

  秦杰失笑道:“我才不会跟这个安胖玩真感情呢!我是受害者,可偏不得不受害,这个死胖子,不知从那想的招,两年前,以保险金额入股秦宇,害的我损失不少利益喔!哎!想想真不干心。”

  宋亦文也听过,平安以保险金额入股别家的这一商业举动,这也是安子权真正窜起来的原因,就当时而言,秦宇刚入秦市,资金调配不过来,可保险费却是必不可少的,平安这一举动,不仅有助人势,更成功的入股了秦宇,为平安创下不少效益,也是互利的商业创举,一时成为商业美谈,之后,平安又以同样的方式,入股了几家企业,使保险金额成了活钱,宋亦文的科技公司,也是这一活动的响应者。

  宋亦文诚心的夸奖道:“安老这一创意,真是商场少有的妙笔之做啊!”

  “那里,那里!”安子权老脸这时微微一红道:“这是我从别人身上讨来的经,那个人才真的是一个真正人才啊!”言至此,安子权微微有些失落道:“我以经整整找了他三年了,他的想法天马行空,不拘一格,哎!人才啊!”

  秦杰与安子权相交有年,总是听他提起这个人,却也不知道是谁,但也对这个人充满好奇,就是其它与安交好的人,也都曾听过这个帮平安出金点子的人,每次一提起这个人,安子权总是一脸的惋惜。

  秦杰拍了一下安子权道:“好了,那只能说明你们缘份浅,没准,明天会被我们秦宇找也不定,哈哈…..。”

  安子权没好气的白了秦杰一眼道:“你们秦宇国际的智囊团可是世界闻名的,还要跟我来抢。”

  这时巨汇代表刘华生不无感叹道:“现在真是人才难觅啊!有本事的人才,不是自己创业,就是不肯居于人下,就拿燕大这几个风云人物所言,就是一例啊!是不是宋校长。”

  宋亦文一听谈到这了,打了个哈哈道:“那有,刘先生的巨汇这几年搞的风风火火,再加上现在秦市的旧城改造工程,真可以说是大有发展潜力,我们学校这几个风云人物想去,还怕您不要呢!”

  边上的星岛代表赵胜插言道:“今天这热闹,怎么没见贵校的几们风云人物啊,听说今年好向包括你宋校长在内,一共五名了喔!”这位代表显然今天还是死心的主,就是连宋亦文也想招过来为自己效力。

  宋亦文早知道这群人是不肯死心的,但也没有办法,不过,以他们对学校风云人物的措爱,倒是每年多为各企业输送了不少人才,宋亦文道:“请众位稍等,我就去找他们来,怜听众位的教训。”

  众代表听他说的有趣,也都呵呵的笑了起来,一会儿,在宋亦文的引领下,几位风云人物,来到从人面前。

  众人眼睛不由一亮,“王忠华,大方得体,气质优雅,欧阳慧心,精灵般的美丽,再加今天刻意的打扮,看得众人眼睛发直,汪洋学子的风范,气质出众。”众人不由暗叹,“光以外表而言,就能看出这几个人无不是一时的精英啊!”

  欧阳慧心却不满众人直视自己的目光,要不是为了今天热闹好玩,她才不会参加这个舞会呢!恨恨的轻揪了一下王忠华,嘟起了小嘴。

  王忠华低语安慰道:“为了学校,忍一下吧!”

  宋亦文道:“众位,我来为大家介绍下,这几位就是我们今年学校风云人物,

  “王忠华,经济学硕士,现任职本校,正在推广一种新形式教学。”

  “欧阳慧心,心理学硕士学院二年级,曾以一篇论文或国际最佳新人奖。”

  “汪洋,学生会主席,及燕山科技总经理助理,本科二年级。”

  “至于我,就不介绍了吧!”

  巨汇代表不满道:“好啊!宋校长,好人才都让你留着自己用了啊!”

  以宋亦文的聪明如何听不出他的话中含意,这些人都得罪不得,安慰道:“我们学校对人才的安排,一向都是按自愿的原则,呵……刘先生对他们的厚爱,我深表感谢,这几位都是在学生中有一定影响力的人,专业所限,我们学校还有更对口的人才推荐给您。”

  “哈……。”安子权解围笑道:“老刘啊!你还想强抢不成啊,不要太为难人喔!”

  巨汇代表心生不快,今年这几个风云人物又无缘了,不过安老这样说,一时也不好说什么了,可还不死心道:“不是还有一个呢吗?”

  宋亦文看了汪洋给他使了个眼神,汪洋知机道:“那位同学去换衣服了,马上就到。”

  换衣服,这里所站的都是商业老奸,你说一句话,他们往往都能分析出好些东西来,秦杰好笑道:“那位不会是刚才那位风采卓越的同学吧?”

  宋亦文没好气的看了汪洋一眼,“说什么不好,偏说去换衣服,哎,还是有点嫩啊。”

  安子权听秦杰如此说,也不由好奇,问道:“怎么个风彩卓越法。”

  秦杰与安子权两人,虽然年纪以经很大了,有时却也会向小孩子一样的斗嘴,秦杰神秘的一笑道:“此男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啊!”言谈大有调侃的味道。

  宋亦文等人,却是面色一变,这可是几年来,风云人物最出糗的一件事了。

  欧阳慧心中却是另类的不满,握着小拳头,脸人一副气气的样子暗想:“你们有什么资格敢这样评论向晨,他的智慧与应变是你们的数倍,一群自大的狂妄金钱猪。”

  王忠华看了一眼慧心:“这个死丫头,听别人说向晨怎么这副气气的模样,跟平常都不一样了,平时的镇定都那去了什么都表现在脸上。”想着轻轻拉了一下慧心。

  慧心也觉出自己有些失态,小脸一红,“我这是怎么了,我可不是帮那个臭家伙,只是因为他是我同校的而已。”

  慧心的表情却落到有心的人眼里,安子权转念一想轻轻捶了秦杰一下道:“你这个家伙,都这么大了,还向个小孩子。”言下之意是表明,秦杰并不恶意,真是一个商业老奸啊!一个小举动,一句话,就可以左右别人的态度。

  “你不更向一个老小孩吗!安老头!”只听场中传来一个声音道。

  “安老头?”还没有人敢这样叫他,安子权有些脑怒的回看去,只见一个,身穿一身蓝色职业套装,眼戴金丝眼镜,嘴角带着一丝邪笑的人看着自己。

  “向晨!”安子权惊喜道。

  “向晨!”宋亦文微怒道

  “向晨!”汪洋惊愕道。

  “向晨!”王忠华惊呀道

  欧阳慧心不由捂起了小嘴,此时众人眼中的向晨以是与以往不同了,一身整洁的职业套装,裤线的笔直,把向晨的身材衬托的有些修长,宽宽的肩膀,使向晨显得有些伟岸,衣服的深色,使向晨面部白皙,却并为显得娘娘腔,因为他的双眼睛中充满了自信与骄傲,眼部戴了一副金丝眼镜,给人斯文感觉,胸口的上衣兜上,露出兰花形状的白手绢,整体给人感觉,混身自然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气质,对这就是一个成功人士那种气质,双手背后,隐隐带着一丝王者的气势,是的向晨打扮以后就这样的出众,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不喜欢打扮的原因,太引人注目了。

  欧阳慧心有些呆了:“原来向晨他很帅的。”

  王忠华也呆了,“这不是平时的向晨了,这根本就象是一个商场的成功人士。”

  宋亦文紧邹着眉,“我小看他了,这人有着并下下去自己的气势,甚至比自己还强,至于是什么?”

  汪洋此时的眼中除了妒忌还是妒忌,“他怎么可以穿上这身衣服这么好看。”

  随着几声浅呼,向晨微笑着来到安子权面前伸出手道:“好久不见了,安老头,你还好吗?”

  安子权激动的握着向晨的手,一拳轻轻捶在他的肩上道:“你小子,你小子,只是重复着这两句没营养的话。”

  向晨好笑的看着安子权道:“虽然我知道,我今天很帅,可你再这样捏下去,我估计你只能去医院看我了。”

  安子权哈哈大笑真诚看着向晨道:“能再见到你,我真是太开心了。”看的众人大惑不解,秦杰也微愕的看着这位好友,从来没看到过他如此的失态,一时间众人无语,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老一少。

  宋亦文打破僵局问道:“安老,您认识向晨?”

  安子权从刚见到向晨嘴就没合过,笑着说:“当然认识了,我们是老朋友了,要是没有他怎么会有我今天的成就。”说着还要抱向晨。

  向晨赶紧推了一下安子权道:“喂老头,我可不喜欢这道道。”

  安子权笑骂道:“你这臭小子,还是跟当年一样的坏,臭嘴。”

  秦杰这时走了过来,疑惑道:“安胖子,这是怎么回事?”

  安子权拉着向晨对秦杰道:“这就是我一直要找的人。”

  “啊……!”秦杰大惊道:“你是说他就是那个提出保险金额配换股份计划的人。”

  “是啊!”安子权已经开心的什么都不顾了,只听他道:“他就我常说的那个,想法不拘一格的人才!”此时也都以惊呀的表情看着这个还很年轻的人,以他这种年纪提出那么好的创意,真是难得,尤其以向晨现在的气质站在众人面前,一时间给人以莫测高深的感觉,大家都好奇的静静听安胖子的解释。

  安子权回忆了一下道:“那年,我还只是一个营销主任,负责保险的策划与广告,而小晨则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设计员,因工作关系我们相识了,大家也都知道,我那时到那都没大没小的喜欢跟人逗,而这个臭小子,更是个中好手,坏的不得了。”说着还拍了向晨一下。

  “时间长了,我们就成了朋友,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的想法与创意,总是那么的新鲜,当时车体广告大家都知道吧!他第一个向我提出,在公交车上做广告,结果真的取得了良好的收益,而我也因为这次活动升了官,后来,有一次,我们闲聊,我对他说,现在大公司的保险不好做啊!保险金额不能及时到位。”说到这,以感谢的目光又看了一下晨继续道:“那时小晨帮我想了个办法,就是大家后来都熟知的那个计划,后来更帮我做出简单明了的计划可行方案,结果计划大获成功,我再去找他时,只听说,他跟广告公司的经理吵了一架就负气辞职了,而他也因为搬家,而使我们失去了联络,一直引为憾。”

  讲到这,安子权抱着向晨的肩感激道:“小晨,你可知道我有多少感谢你啊!”

  可谁想出人意料的,向晨对着安子权的脑门拍了一下道:“少来,你老头是想沾我便宜吧!”搞得安子权哭笑不得。

  而此时场中各人听安子权的叙述,表情不一,纷纷小声议论,“人才啊!这才是真正的人才。”秦杰暗想:“这个年轻人,好向并不是单一的只对那个行业有创意啊!从安胖子所言分析,根本就是他的想法多的向个金库一样,这样的人才,如果不能挖到,岂不是我们秦宇的损失。”想到这,秦杰上前一步对向晨伸手道:“你好,我是秦杰,秦宇国际公司的代表,不知向同学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公司,我们公司是一个多元化发展的跨国公司,有着深厚的背景,发展空间很大,如果你肯来,我们一定高薪聘请,不知意下如何。”

  安子权一听老大不乐意了,拍开秦杰的手道:“向晨是我的朋友,当然要到我这来了。”

  秦杰嘿嘿一笑道:“朋友规朋友,我们公司发展空间大,你做为他的朋友难道不想他有更好的发展吗?”

  安子权一听急了,“谁说我们保险业发展潜力不大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辩解了起来,而其它代表面面相觑,这样的人才,一好点子可能救活一个企业啊,谁不想要啊,一时众人纷纷围到了向晨的身边,“这个许诺让他做经理,那个让他做什么总监等等…...。”搞得向晨哭笑不得,“这都那跟那啊!”

  汪洋看着被众人围着的向晨,苦笑不已,知道自己实力照他还差很多,难免有些失落,看来他在学校从解决暴力事件,到食堂改善计划,根本就是真才实学,不是偶然得来的。

  宋亦文脸上阴晴不定:“以自己实力来说,都没有这么引起从商家如此的争抢,这个向晨,还真是让人侧目,看来我小看他了,从他的计划来看,如果肯给他机会发展,没准他能比自己发展的更强大。”宋亦文头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压力,他很强。

  慧心嘟着小嘴对王忠华道:“什么吗!不就出了一计划而已,看他得意的都没形了。”其实慧心的心中却不是这么想的,好象还有点高兴。

  王忠华叹了一口气道:“难怪每次我分析案例,他都能准确的提出其中的疑点,根本是有实力的一种表现吗!不让他做老师以经是好事了。”

  而向晨却不这么想,他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才华充其量就是想法多些而已,没有料到,当初即性的创意,会为他引来今日这个场面。

  这时,舞曲再度响起,是慢四,向晨被这些代表搞的头晕脑胀,只好说:“大家有话慢慢说先跳舞吧!”可没想到又引另一轮的纷争,都派自己随行的秘书,请向晨跳舞,刚摆脱了众代表的包围,又陷入那些白领美女的包围圈,向晨大苦,这都怎么了,我要想个办法脱困才行,抬头一望,慧心与华,正被一群人包围着,邀请,而慧心小脸紧崩,好象很不喜欢这样,向晨很有礼貌的对围在他身边的白领们道:“对不起我以经有约了。”说完分开众美女,朝慧心所在的方面走去。

  慧心被一众人包围,正感觉一阵心烦却看向晨分开众女朝她们这个方面走来,也觉一阵心喜,但转念一想:“我跟他有仇,他一定会请忠华学姐的,哼!谁稀憾他来找自己跳。”

  向晨来到慧心与华的包围圈外大声道:“对不起,众位,欧阳小姐一早与我约好了跳舞了,报歉了众位。”说完也不等众人及慧心的反应,拉起慧心的小手,就往场中走去。

  慧心被向晨拉着小手,感觉一阵羞涩,还没有人这样的拉过自己呢,慧心嘟着小嘴道:“我又没说要跟你跳,你干嘛拉我吗!”

  向晨苦笑道:“我也是看你被那群色鬼包围,好心救你出来吗!你不会再想回那边去吧!”

  慧心仰头邹了一下小鼻子道:“那忠华学姐也被包围了,你怎么不去救她。”

  向晨没及细想脱口而出道:“我的眼里只有你。”

  慧心没想到向晨会这样说,小脸顿时红了起,低着头摆着自己的小衣角,一副很可爱的样子,道:“那,那我就勉强跟你跳一曲好了,就一曲喔!”

  看着慧心的样子,向晨带着一脸宠爱的表情道:“好嘛,不过在这之前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慧心道:“什么忙,过份的我可不答应。”还撇了一眼向晨。

  向晨苦笑低语道:“你能不能教我怎么跳舞。”

  慧心实在忍不住失笑起来道:“你不会跳舞,那你还请人跳舞,我真是服了你了。”

  向晨尴尬道:“那你肯不肯教我啊!”

  按一般的情况,慧心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整人的机会的,尤其对象还是向晨,可今天慧心却一反常态的,把向晨的大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腰上,温柔轻语:“真是个傻瓜,我来教你。”

  向晨真的变成傻瓜了,是被慧心温柔语儿,及那温柔的表情融化呆了,身子僵硬的,握起慧心的小手,也不知自己在走什么步了,随着慧心慢慢的走起了向式独家步伐,而头却木木的不知转动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慧心道:“你真美。”

  慧心迎上晨那呆呆的目光,耳边听着晨的赞美,小脸又红了起来,心中暗喜道了句:“呆子。”小脸轻轻了转过一边,刹那间,一股暖流围绕在两人身边,时间、空间仿佛就在这一时刻为两人而静止。

  向晨看着慧心雪的白小脖颈及那羞人的表情,只觉得一种幸福的感觉降临到自己身上,只感觉控制不住的想对她说一句话,向晨声音有感性的低语道:“慧心……我…...。”

  “嗯!”慧心低声音的回应了一声,看着晨那欲言又止的表情,此时心里也异常的复杂,怪怪的既希望他说出来,又不希望他说出来,又有些期盼,只能静静的看着向晨,谁知这晨却大煞风景的说了一句:“我……我今天晚上没吃饭。”

  慧心好笑的看着晨,她知道他没有了平常的勇气与自信,“一定的,他一定受过很大的伤害,才会逃避,就向他第一次吻自己时,那忧郁的眼神,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但我相信你会站起来的。”慧心带着一丝疼爱的眼神温柔道:“傻瓜!”

  向晨觉得自己好激动,搂着慧心腰的手,不由紧了紧,把慧心靠得自己更近些了,“她一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一定知道,我为什么不敢?为什么?”向晨有些责备自己。

  舞曲完毕,向晨却舍不放下搂着慧心纤腰的手,慧心大眼睛一转,轻轻摆了晨可恶的大手顽皮道:“已经跳完了,你这个大傻瓜,还想继续沾便宜啊!哼!”转身跑开,骂完却觉得不解恨,回过头来,又踢了向晨一脚道:“傻瓜,你今天表现的不错。”才带着愉快的心情蹦蹦跳跳跑到王忠华那里去了。

  向晨看着慧心的背影,知道这个聪慧的女孩,对自己也是有一丝情意的,长久以来,自己因为情而受到的伤害,一时间好向全都忘记了,一直以来,晨因为当初感情的受损,只是懒懒的生存着,没有了人生的目标,事业也一真处于失败中,但现在,他好向找到自己的目标了,向晨笑了,笑的很自信,他没有回到那群代表中间,而是来到舞台的麦克风处,众人看到晨的举动不由得一楞,但随即想到,他这是要说什么了,众位代表一时紧张的看着站在台上的晨。

  向晨定定的,站在舞台上静静的看着大家,向晨知道从这一时刻他找到新的人生,向晨静静道:“大家好!我是向晨,一年级企业管理专业。”说到这,看了台下的代表一眼继续道:“我很感谢大家对我的措爱以及同学们给我的支持,还让我入了风云榜,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说我是人才,可只想告诉你们,我不是。”这时台下的众人有些乱了,小声音的议论着。

  向晨举手示意大家安静下,继续道:“没来这个学校之前,我的生活一团糟,只为了一个无礼的辞退,我开始报怨,报怨这世道不公平,开始变的狭隘、自私,不懂得与人交流,甚至连我自己都讨厌我自己,每天都只重复做着一些不知所谓的事,自怨自怜,我的生活没有阳光,只有灰暗,更使我带着一张假面具在生活,对生活,我已经绝望了。”想到这,向晨有些不敢再想像自己当初的生活,

  场中极其安静,谁也没料到他会说这些,生活中每个隐藏还来不及呢,这时一个胖同学打破沉静道:“不,向晨,你是个人才,真的,不管你以前是怎么样的,现在在我们大多数同学心中一直都是很感激你的,没有你,我们不会知道什么是勤俭节约,没有你,我们不会知道,那么多人在辛苦的为我们这些学子而努力的工作着,你让我们学会了珍惜。”

  这位同学的发言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场面似乎有些控制不住了,这时另一位同学道:“是的,我们感谢你,好好学习,勤俭节约做社会有用之人,是你教会我们这些的,你不要这么想啊!生活还是应该向前看!”

  同学:“是啊!你的改善计划,使我们很天都吃到了美味的食品,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老师:“是啊!向晨同学,你总是会主动帮我们修一些东西的,我们老师也都是很感谢你的帮助的。”

  一时间,同学、老师纷纷发言,场下热闹非凡,向晨没想到自己的一句否认,会带给同学与老师们这么大的反应,而众代表看了这个场景,也激动不已,这是拥护的声音,多长时间没有听到这么多真挚的声音了,这也更坚定了,他们招聘向晨的决心。

  看着大家的反应,向晨眼框有些湿了,大家的爱护让他感觉到了温暖,向晨激动道:“是的,来到这个校园,是你们这群可爱的学生,重新唤起了我对生活的信心,你们可知道,我同样的也多么感激你们啊!是你们的关爱,是你们的爱护,让我重新找到了自我,让我觉得这世上充满了阳光,是你们的真诚唤醒了我沉睡的心灵,我想用一首歌来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场中安静了下,向晨用一种极具魅力的声音唱道:

  拨开天空的乌云 像蓝丝绒一样美丽

  我为你翻山越岭 却无心看风景 我想你 身不由己

  每个念头有新的梦境 但愿你 没忘记

  我永远保护你 不管风雨的打击 全心全意

  两个人相互辉映 光芒胜过夜晚繁星

  我为你翻山越岭 却无心看风景 我想你 鼓足勇气

  凭爱的地图散播讯息 但愿你 没忘记

  我永远保护你 从此不必再流浪找寻

  爱就一个字 我只说一次 你知道我只会用行动表示

  承诺一辈子 守住了坚持 付出永远不会太迟

  爱就一个字 我只说一次

  恐怕听见的人勾起了相思 任时光飞逝 搜索你的影子

  让你幸福我愿意试 (让你幸福是我一生在乎的事)

  这是一首众人皆之的歌曲,此时场中众人也忍不住跟向晨一起唱了起来,爱就一个字,关爱,友爱,亲人之爱,这所有所有的爱,都包括在这一句中,爱就一个字,场中众人的心情,久久的伴随着这首歌不能平息。

  良久…….

  向晨平静了一下心情道:“我也要谢谢众代表的措爱,毕竟以前的事,只能代表前事,或许以前我是个人才,但现在我觉得我不是,我只是一名一年级的学生,再过几年,你们一定会再看一个重新的我,还有一件事,我要当众宣布。”向晨指着台下的欧阳慧心道:“欧阳慧心,我要向你挑战,谢谢大家!!”

  舞会过后,因为受向晨场中气氛的影响,这次共达成初步共识,300多项用工协议,并表示,以后要在校园招聘会上,还要继续签订更多的用工协议,今天的舞会达到有始以来之最。

  而向晨刚没有这么好命,先是众代表不死心弃而不舍的围攻,好不容易逃脱,却遭来欧阳慧心的追杀,原因就是:“你既然想挑战我,那就尝尝我的10级跆拳道吧!”“妈妈呀!十级哎!多高的级别,这样的人还会做冷板凳,没天理啊!救命啊!”一片漆黑的校园中,上演了一场残酷大追杀。

  王忠华语:“哎!看样子这对冤家还有好长的一段‘打途’要走哇。”

  作者语:第一卷终于写完了,人物因为美好的校园生活及女性知己的加入摆脱了心灵的围城,美好的生活即将开始,可生活毕竟不是一帆风顺的,前面还很多艰难的道路在等着他们,第二卷,强者之路-试练

  

第十二章 做回你自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