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莫名的武者

    第二卷 强者之路-试练

  第一章莫名的武者

  什么是强者?在每个时代人们对强者都有不同的定义,在古代,人们称强者是对武者最高的个人荣誉,他们不会称皇帝是强者,尽管他有至高无尚的权力。在现代,强者以不单是一个方面的定义了,在孩子心中,父亲是个强者,在人民中,他们最高的领导人是强者,在纷乱的社会中,人们只会对比自己拥有更多金钱的人称为强者,可在地下世界中,人们只会对强权者称为强者,可这些都离向晨太远!太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都市里的小人物,一个一点点快乐就能满足的人,他甚至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也将踏上一条这样的道路。

  高速公路

  奔驰加长轿车正在公路上高速的行使中,一位白发老者静静的闭目靠在车后排座位上,他的对面坐着一位身着黑色西装强壮的年青人一脸的严肃隐含一股霸气,边上则是一位非常艳丽的女性,很冷,很平静,手中拿着一份文档,车内一片安静。

  良久..,老者张口道:“秦宇最近有什么动静?”

  艳丽女性平静道:“最近秦宇持巨资进军房地产界及电子业了,先后投建碧水华庭园及海湾高尚社区,具资料显示,有35亿的资金流动,显然是压了重注在上面。”

  老者闭目摇手道:“秦市的房地产是鸡肋,秦宇不会蠢到那个地步,电子可以引进,根本用不到那么多资金,一定有暗箱,查明资金的流动方向。”

  艳丽女子道:“好的,还有,秦宇最近跟向晨接洽了三次,很有意图招纳向晨进入秦宇摩下,另外同时跟向晨接洽的还有十五家公司,可都被其婉拒了。”

  老者闻听此言睁开了两眼道:“是什么原因?让这么多家公司同时对向晨感兴趣。”

  艳丽女子道:“您应该听过那个以保险金换取配股的计划吧,没想到这个计划的原创者竟然是向晨,而在学校的舞会上,平安的执行长安子权认出了他,并当众跟大家介绍,而使得众公司对向晨产生极大的兴趣。 ”

  老者轻叹道:“金子就是金子,轻轻一擦,就会闪光,向晨!果然没让我失望,那个安子权也很够义气啊!居然没藏私,真是难得。”

  年青人插言道:“真没想到这个向晨真是有一手,居然很强,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

  老人眼光精光一闪轻哼道:“怎么你认为他很强吗,还好他没有答应诸家公司的招聘,不然结果还是跟当初一样。 ”

  艳丽女子道:“是,他基础还很弱,虽然有超凡的想法,却不懂得怎么具体实施,如果没有安子权的执行,这个方案他来执行并不见得成功。”

  年青人略一沉思,消化了两人分析道:“不过,这么多家公司看中向晨,您看是时候见他了吗?免得其它公司把他招纳去。”

  老者微微一笑道:“现在还不是时机,向晨决不会那么轻易的被人招揽的,他们不了解他,他不是那种会甘心屈居人下之人。 ”

  年青人轻皱一下眉道:“您对他的期望值是什么? ”

  老者看了年青人一眼道:“全方位发展,不过现在也是应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了,你的那部分可以开始了。 ”

  年青人苦笑道:“他的头脑及人品我是佩服的,可他的体能是不是有点晚了,再说他不见得能接受。 ”

  老者微晒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人做不到的,至于他是否接受,你可以酌情把出资的事说一点,他会接受的,还有,联络郑诚博士。 ”

  年青微愕道:“郑博士,难道您想?”

  老者哈哈大笑道:“有何不可啊!回去你就办吧!”

  年青人恭敬道:“好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

  边上的艳丽女子却撇了一眼年青人担忧的难难的摇头暗想:“这头暴老虎,能跟向晨处到一起去。 ”

  老人显然看出了艳丽女子的担忧,脸上发出玩味的微笑,两个真性情的是会处到一起的,只不过初期恐怕…….

  校园小道上

  谁说好人没有好报的,向晨直到现在还有些沉浸在大家的拥护声中,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可自己做到了,尽管这并末给自己带来什么实际的利益,却救活了他的心,现在他的感觉就是处处都是阳光,处处都是那么有趣,这个世界多么的美好,空气多么的新鲜,就好向获得了新生一样。

  舞会过后,包括秦宇在内的十几家公司来找自己接洽,可他拒绝了,这并不是要标显自己多么高傲、多么的抢手,而是自打他上学以来接收到的众多的知识才令晨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不足,以前的自己能力是多么的渺小,尽管自己有好的创意,可真的执行,却有很多的困难,可是现在的系统的学习却能帮助他摆脱以往的不足,所以他拒绝了,从进校懒懒的学习到现在努力认真的学习,晨经过一段漫长的认知时间,这也更坚定了他要学习的决心,不仅书本上的要学,其它各方面都要学,他给自己的定位是,全能型发展的人才,至于为别人效力,不知为何,却总是提不起兴趣来。

  向晨抱着今天准备上课的书,漫步走在校园的小道上,此时他的心情格外的开心,浑身散发着一股不弱于陈冲他们那群小子的青春气息,自我感觉越来越像一个学生了,也越来越融入的校园的生活,都市的喧闹已经离自己很远了,能立身在这片都市的净土上,晨很知足,尤其还有她的存在。

  每次想起她,向晨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感觉一阵心甜,向晨抬头朝着硕士学院的方向看去,微笑着喃喃自语道:“小坏蛋,你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在努力读书呢?有没有想我。”想到这,向晨摇头失笑,“自己怎么越来越向一个恋爱中的小男人了。”一路幻想着朝前走去,如果细心的人看到晨此时的脸,就可以发现,那根本是一张笑的很白痴的样子。

  由于向晨满脑子想着事件,却并为顾及的旁边的事物,在小道快要尽头长椅上,此时正坐着一身着黑衣非常有气质的年青人,一只手自然的搭在椅背上,从他优雅的座姿可以看出,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不过不明白的是大夏天的穿一身黑,他不热吗。

  方志强坐在长椅上静静的看着逐渐走近的向晨,他的眼光中充满了惊讶,“这还是几个月前那个向晨吗?”他的身上散发出的活力,洗去了志强对向晨原来的印象,才三个月而已,他好像变了一个人,是校园的生活改变了他,不得又佩服起那个老者的智慧,一个小举动就可以改变一个人。

  想至此方志强起身站了起来,拦住了迎面而来的向晨,站起的方志强,显得异常的高大,比向晨足足高了一个头,向晨正在幻想着往前,一没留神险些撞上前面这堵人墙,向晨连连后退道:“对不起喔!”

  方志强看着眼前的向晨眉头微皱,暗想:“这么慢的反应,真的可以吗?”

  向晨看对方没有反应,微微一楞随即道:“HI,你没事吧!”可谁知对方却突然碰出一句话来,到是真吓了向晨一跳。

  只听方志强道:“你想修武吗?”

  向晨被这句话搞的摸不清头脑了,习惯性的摸了一下头道:“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修武啊?”

  方志强平静道:“修炼搏击技艺。”

  向晨有些傻笑道:“武术吗?我喜欢哎!可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啊?我是好孩子不打架的。 ”

  方志强有股被打败的感觉,苦笑:“平常挺聪明的,我以为跟他说话可以省力些,谁想到这么白痴。”方志强压了一气,提醒道:“是搏击技艺,不是打架。”

  向晨傻傻道:“搏击不就是两个搂在一起,你摔我,我摔你的吗?太野蛮了,不是打架是什么,我不喜欢这样的。”

  方志强快要晕倒了,咬牙道:“你说的那个是摔跤,我讲的是搏击,是一种利用人体科学有效的运转,充分发挥人体各部位机能,以弱搏强,以快打慢快速的将对方击倒达到制敌的一种方法。”说着还出拳快速挥动,作了两个动作。

  “喔!”向晨有些明白道:“就是你很弱却可以用这种方法击倒比你强大的对手是吧?”

  方志强露出笑容道:“对,对,就是这样的,怎么样有兴趣了吧?”

  向晨歪了下头想了想道:“这还是打架吗!再说我为什么要跟你学啊!”

  方志强彻底被打败了,无力的拿出一张名片塞到向晨手上道:“今天晚上下课你去找我,我再仔细讲给你听。”一句一字的咬牙道:“明、白、吗?”

  看方志强有点凶凶的,向晨假笑道:“可我不认识你啊!你,你,干嘛要教我?”

  方志强有点无语问苍天的感觉,“想我堂堂暴虎,在国际上也是小有知名度,却在这,费劲口舌跟一个白痴解释这无聊的为什么,天啊!这以后要我怎么教他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怪向晨吗!方志强知道向晨那么多事,可向晨却连方志强是谁都不知道,试问,一个人你不认识的人突然出现说要教你功夫,你会怎么样,嘿…方志强也有点太一厢情愿了。

  方志强无力道:“我认识你就行了,如果你想知道谁出资助你上学的,晚上就来找我,是那个人让我来找你的。”接着恨恨道:“记得啊!今天晚上。”说完也不等晨答话转身逃开了。

  向晨苦着脸暗想:“什么跟什么吗!怎么会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人,不过他跟出资助自己上学的人有关系,这倒是有必要去一下,对了,自己还不知道他怎么称呼呢?”想着对方志强走的方向喊了一声:“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叫……。”可方志强已经走远了并未听见。

  向晨耸了一下肩膀道:“算了晚上再问吧!反正自己也是穷小子一个,也不怕什么。”转身朝课堂走去。

  天云国际大厦

  向晨歪着头,看着高耸入云的楼房,傻笑道:“好高的楼喔!好漂亮的楼房,要是我能住进去就好了,那个傻大个,这么有钱,能住得起这么高档的房子,不知道他是做那个行业的能赚这么多钱,一会儿去讨讨经,学习一下。”其实从小酷爱武侠小说的向晨对志强还是有一丝好奇的,尤其是志强所提及的可以教他搏击技术,虽然向晨从小就没有打过架,但也非常的向往传说中的奇遇,只是这回好向跟传说的有点不一样而已。

  向晨迈步走进大厅,这是一块独立于大楼的建筑,两旁,摆动放着不少植物,再加上明亮的灯光,一进入大厅内,就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真是不一样啊!在进门的右手处,有一个服务台,在上方挂着一个牌子,上面标着大厦保安室的字样,柜台内站立着一位保安人员,这里居然还有保安室,隐约的可以看到室内有一个保安人员在看着监视器,向晨向前两步对着那名保安人员问道:“您好,我想找24层的方先生,请问从那里可以上去。”

  “24层!”那名保安人员显得有些吃惊,那层的住户一般没有什么访客,而且据说整个一层都是被那户人家买了下来,在这幢大厦中,是颇神秘的一户人家,那名保安人员定定神以非常标准的服务术语道:“请您稍等,我帮您询问一下,是否有人在家,请问先生您贵姓。”向晨答道:“您就说是向晨来访就可以了。”那名保安又道了一声:“好的,请您稍等!”说完,转身走进了保安室,显然这幢大厦的保安人员,都受过良好职业的训练。

  一会儿,那名保安走了出来道:“向先生,您可以乘右边这部电梯上去,由于您是第一次到访,请您在这里做个纪录。 ”

  “好的!”向晨答道,拿起桌上的笔,填写了一些资料后,冲那名保安点点头,朝电梯走去,进入电梯按了一下24层钮,电梯动了起来,一会儿……,‘叮’的一声电梯停了下来,向晨深吸一口气轻轻呼出走了出去,由于是第一次来这种高档住宅,心中难免有些紧张。

  可一出门,向晨傻眼了,左右一共两个房间,“那个才是啊?刚在底下忘记问是那边了。”晨傻笑着拍一下后脑道:“真粗心。”这时,左边的门响了一声,向晨转头看去,只见方志强身着一身黑色紧身运动衣,额头微有汗渍站在门口,显然刚才是在运动,向晨上前两步对着志强道:“方先生,晚上好。”

  方志强看了一眼向晨挥手道:“进来吧!”说完转身走了进去,向晨苦笑暗想:“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基本礼节都不懂吗?最起码也要回一句晚上好吗!”可只是初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随着方志强走了进去。

  “这么大!”向晨一进门就被里面场景所震撼,宽阔的大厅各个角落上,分布着各种各样的健身器材,什么跑步机啊!划船机,还有单杆,最里面靠窗的地方,有一组整套的健身器材,在左手角落里,还有一个奇怪的东西,有点向渔网,却是四周包围,中间是空的,上面却凌散的,好似有规则的,分布着约两拳大的球状物体,不知道是干什么,看到这,向晨苦笑暗想:“有钱人,真是浪费,这么大的房间当健身室,恐怕大厅都比我家大了。”

  “过来啊!还在那傻站着干什么呢?”方志强道。

  “哎!”向晨皱眉摇头暗道:“这家伙,总是这副口气对人吗?真是让人受不了。”

  向晨走到方志强前道:“嗯!方先生,我希望您能告诉我到底是谁资助我上学。”

  方志强没想到向晨刚上来就直奔主题,不由一楞,心想:“我要是告诉你了,那我的那部分计划不是落空了,按林老的嘱咐,可以稍微透露一小点,不过这到是可是利用一下。”想到这微微一笑道:“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是一个爱护你的老人家让我这样做的,至于是谁……。”志强故做沉呤道:“如果你想知道,只能有两种方法。”

  听志强如此说,向晨暗想:“一个爱护我的老人家,自己并不认识什么大富大贵的老人啊!家里好向也没有什么这样背景的人。”向晨略一沉思道:“我非常感谢这位长者对我的帮助,请问是那两种方法,可以让我见到这位长者?”

  方志强往前凑了一步,挑眉道:“第一种方法,打败我,我就带你去见他。”

  “打败你!”向晨轻呼打量着方志强,不要说那身着紧身衣所暴露出结实的肌肉,就是个头上,还有那硕大的拳头,估计只要一拳自己就飞了,还有那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身材,怎么打败,向晨苦笑道:“你还不如说让我从这跳下去来的容易。”

  志强看难住了晨,微有得意道:“你放弃第一种方法了吗?那你只能选择第二种了。”

  向晨看着志强那得意的样子,心中暗恨道:“你这是难为人吗!”

  “第二种又是什么。”

  方志强正色道:“跟我学功夫,达到我的标准,我就带你去见他。”

  向晨气苦道:“为什么一定跟你学,你才肯告诉我啊!我学功夫有什么用啊?”

  方志强用拳头敲了一下向晨的头道:“笨蛋,学了功夫你才可以自保,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提什么别的,老实讲,以你现在的资励,是没资格见那个人的,除非你是怕苦,才不敢接受这个挑战。 ”

  向晨好胜心强,最讨厌别人看不起自己,闻言,又激起他那不服气的天性,冷冷道:“对那位长者的资助,我非常感谢,不管那位长者是什么样的人,我只相信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说着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学费,放在在志强面前接着道:“苦我并不怕,我本来就是吃苦长大的,如果那位长者确定需要见我,我非常乐意见他,如果还要经过所谓的资格才能见他,报歉,向晨虽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有尊严,告辞!”转身要走。

  以前,只在录来的资料中,看过他的严词对人,没想到今天终于因为一时的错言也尝到这个味道,看着向晨那冷冷的目光,一刻间散发出的一股莫名的气势,及那正气的言词,志强也有些楞住,应该说是被唬住了,现在才有些明白那些人为什么在事件中会那么的怕他了,志强也是个火爆的脾气,虽然楞了一下但很快清醒过来,火气也上来了,大叫一声,“站住!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林老为了你做了多少事,你知道吗?”

  向晨转头狐疑道:“林老?”

  志强也发觉失言了,但火气上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声气愤道:“你这个家伙,林老为你做那么多事,你就这样回报他,我所指的资格,是你现在的能力根本对不起林老对你的爱护,你这个自大狂妄的家伙,却还好称什么尊严,林老安排我教你功夫,也是希望你变的更强,你却枉顾林老对你的爱护,说出这等话来,哼!林老看错你了。”

  耳中听着志强气愤的解释,向晨一时也楞住了,“那个姓林的老人家,为自己做了很多事。”向晨一时有些消化不了志强所说的话,两个人在那大眼瞪小眼的怒目以对,电光交流,向两根木头一样的站在那一句话也不说,一时间气氛好紧张。

  良久….,晨不服气冷冷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学功夫。”

  志强也冷冷道:“我来问你,你可曾给自己定义什么发展方向。”

  向晨继续瞪眼道:“全能型发展的人才。”

  志强握紧拳头道:“哼!你知道这世道有多乱,如果当你达到一个顶点的时候,你就会成为众的之矢,如果你自己不能保护自己,你希望要别人来保护你吗?为什么学功夫,哼!蠢问题,你这个笨蛋。”

  志强所说虽然确是属实,可一直以来,向晨都处在社会的底层,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社会更残酷的事情,一时间也是不好接受。

  向晨低头暗想:“照他所言这个林老对自己没什么恶意,并且为自己付出很多心血,为什么会这样,这里有太多事情想不明白,问这个傻大个,一定不会说了,也许只有见到那个林老,才能搞清楚事件的真相。”想到这静静道:“是林老安排我学功夫的是吗?如果我学好了,就能见他了,是吧?”

  志强道:“是的,达到一定标准就可以。”

  向晨吸口气道:“好!我跟你学,说出你的标准吧!”

  志强一阵气苦,暗想:“多少有钱人争着抢着跟我暴虎学,我都不肯教,要不是为了林老,我才不教你这个狂妄的小子呢!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今天本还想给他讲些自由搏击的原理,哼!气死我了。”

  志强轻哼一声道:“明天早上四点在广场晨练点那等我,标准?先做好基础再说吧!”

  向晨一看今天局面有些尴尬,就算想现在开始也不可能了,随即答道:“好!明天早上四点,我会准时赴约的。”搞的好向生死约会一样。

  “那我先走了。”向晨起身往外走,但想想今天自己好向也有点不对,自己是文明人,不跟这个傻大个较劲,必要的礼貌还是要讲的,转过头来道:“今天我有点冲动,希望你不要介意。”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

  志强听他道歉嘴角微露笑意,自语道:“这个家伙,体能虽然差的要命,但那种武者必备的气势却一点也不弱,还是有点潜力的,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嘴角露出一丝诡意的笑容。

  正如那个艳丽女子所担忧的,两个脾气火爆的人第一次的见面并不友好,甚至还碰出小小的火花,以后两人相处的日子可有得热闹了,不过细想,这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有多少人都是打出来的交情,不是吗?

  

第一章 莫名的武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