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体质的异变

    第二卷 强者之路-试练

  第五章体质的异变

  现实社会是残酷的,要想在这个社会中zhan有一席之地就要有超强的能力,无论心志、体质、亲和力、办事能力、思想,这一切的一切没有经过坚苦与困惑的考验,谁又能真的完全掌握?如果因为难你怕了,那只能代表你提前退出了,没有亲身经过风雨的人,永远不会见到真正的彩虹,上天是不会眷顾退缩的人,想要变强,你只能逆流而上。

  没有远大的理想就不会有更美好的生活,希望你在人生的航程中用你的坚毅与智慧扬起生活的帆,不畏困难,勇往直前--友:崔跃。

  看着笔记本上这祝福的留言,思念之情再度浮现在向晨的脸上,崔跃,一个普通的农家孩子,在本市当兵时因工作关系与向晨结识并结成好友,那时也许是向晨步入社会后最快乐的两年,两人一起泡妞,一起玩耍,一起研究武功密籍,感情好的不得了,向晨教他唱最新的歌曲,教他怎么打台球,而崔跃教他军警格斗术,直扑等只有在部队才可以学的东西,只可惜向晨从没有好好的学过,一般有事都是崔跃上,向晨在后面加油,真可以说感情处的就像亲兄弟一样,向晨现在每天正在练的压腿动作,当初崔跃也曾强迫晨练过,可最后被向晨耍赖躲过,气得崔跃在沙滩上给向晨连继几个背摔,可面对向晨的耍赖也拿他没有办法。崔跃的字写的非常好,这份留言就是崔跃临走的时候,特别为向晨所书,刚开始两人还有书信来往,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信就不通了,可能是崔跃那边有变故吧,向晨本想去看他,可相隔太远,那时晨正在学徒期间,没有经济能力,也只好做罢了。

  “一转眼以经七年了,不知你现在过的可好。”向晨喃喃自语道,今晚要去方志强处受训,因为这几天搞的混身上下疼痛不堪,以至于现在有些怕怕的面对志强对他严格的训练,今天本想找些原来练过的一些武功密籍来看看,却意外的翻出这本笔记,睹物思人,想想现在自己的状况,实在惭愧,“罢了,小小的训练来吧!有什么好怕的。”想到这,收拾一下,起身朝天云而去。如果崔跃知道他七年前的鼓励,到现在才生了些效果,真不知他会怎么想,也许会感觉一丝欣慰吧。

  天云国际大厦 二十四层

  向晨站在门外深深的吸了一气口,毅然开门而入,一进门就看到方志强背对着门双手拿着两个哑铃在做着臂力练习,看着他因双手举铃而耸动的背部肌肉,挺直的高大的身材,显的那样的有力,双臂的肌肉不断的凹凸着,有一种异常的美感,看在向晨眼中异常的羡慕,心想真不什么时候才能练到这样的肌肉。

  向晨放下手中的包,来到跑步机上面,开始今晚的训练,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房间内只能听到因运动而发出重重的呼吸声,确切的说,是向晨一个人重重的呼吸声,志强的练习基本是气定神闲的,根本没有一丝负荷迹象显出,这种简单的体能训练,也许早就不适合志强了,只能是习惯。

  一个小时过去了,向晨喘着粗气从跑步机上走了下来,双手插在腰间深呼吸着来平定自己,看了志强一眼,向晨心中暗生惊异:“从刚开始进门到现在,他就一直在持续一个动作,到现在还没有停下来,真不知他怎么会有这有这种超人的耐力。”向晨走到志强身旁不远处,深呼一口气平静道:“再多的抱歉,也不能换回我的过失,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自己会退出的。”

  志强听到向晨的话手中微微的停顿了一下没有理他,只是继续的在做着自己的练习,而向晨也只是静静的站在那看着志强,这时房间内真的安静下来了,尽管志强还在做着运动,可房间内最重的声音,依然是向晨那轻微的呼吸声。

  一会儿…...,志强轻呼一口气,放下手中的哑铃,走到靠边的柜子前,从里面拿出一个乳白色约普通点滴大的瓶子与一个小的透明计量杯,来到桌前,志强小心翼翼的打开瓶子,把瓶中的液体缓缓的朝那个计量杯倒去,看他仔细的行为,就好象那是什么无比珍贵的东西,在让他小心的呵护一样。志强拿起杯又仔细的确定了一下拿到向晨面前静静道:“喝了。”向晨接过杯疑惑的看着志强道:“这是什么?”志强酷酷道:“毒药。”向晨失声一笑,举杯一饮而进,有点甜甜的,喝下后,感觉一股暖流由上而下,喝到胃里感觉很舒服,就好向喝白酒一样。

  志强挑了挑眉道:“知道是毒药你还喝?”向晨微微一笑道:“一个肯把2000多万穿在我身上的人,就算是毒药,你也一定有自己的道理,就算这是惩罚,我也认了。”

  志强看向晨认真的样子,感觉好笑摇了摇头道:“有病!这段时间晚上不要回去了。”向晨略一沉思道:“好。”

  志强用手一指健身器大声道:“还不去做背拉力练习。”

  虽然还是那么粗鲁,但向晨知道志强以经原谅了他,但总是受不了他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难难的摇摇头,走到健身器旁乖乖的做起了背拉力练习,才做了几下,向晨就发觉今天跟平常有些不一样,感到头晕晕的,好向有股想睡觉的感觉,向晨用力的摇了摇头,暗想:“今天这是怎么了,平常不到两三点不觉得困,今天怎么总想睡觉,不行,刚答应志强,要坚持训练的,怎么可以……。”可眼皮就像有重东西往下坠一样,不受自己控制,向晨放下手中的拉力器,快步跑到洗手间,把水龙头开的大大的,双手捧起凉水,朝自己脸上猛撩起来,凉水的凉气,暂缓了睡意,****晨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努力的睁大眼睛,可刚离开凉水,眼皮又不中用的,往下搭了,这是怎么回事,向晨摇着脑袋,步伐有些发飘的朝外走去,眼睛越来越迷蒙,头脑也越来越不清醒了,只是眼睛迷迷的看到志强对着自己在笑,那样子就象在说,“小样这样还阴不到你。”向晨再也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碰的一声,重重的倒在洗手间外。

  看到向晨倒在洗手间外,志强走过来,拨了向晨一下自语道:“没想到这个东西治疗失眠到还是挺有效果的。”方志强扶起已经睡的死死的向晨,把他靠在墙边,查看一下向晨的眼睛,忽然志强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糟了,我忘记了这里没有床啊!”原来志强每天晚上都是随便找两个支撑点搭根绳子睡在上面的,志强没好气的死拨一下向晨的脑袋道:“你这个死胖子,真是麻烦!”但也不能放在这呀,志强的手向晨腰间穿过把他挟了起来,让人咋舌,连带高磁重力的晨此时足有两百多斤重,可志强却好象没什么事一样。志强挟着向晨来到边上的练功间,打开房门,把向晨丢了进去,随手找了一个东西盖在向晨的身上,这时,房间外,响起一首十面埋伏的音乐声,志强一听有电话,急步的跑了出去。

  志强从桌上拿起手机,按了一下道:“喂!那位。”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干笑声:“一别数载,老虎兄别来无佯啊!”一听这个可恶的声音,方志强眼中精光暴闪冷冷道:“方国正,你找死,还敢给我打电话。”说完就想挂电话,可电话那方传来急急的声音道:“别,别挂电话啊!”接着是一声大叫:“雨希啊!”一声细不可闻的女音:“干嘛啊!大哥,半夜这样吼,你找打啊!”听到这个声音,方志强的心突的一下加快跳动,是她,接着失声的微笑眼中闪出一丝温柔的表情道:“这个小母老虎,还是那么凶。”

  电话那方的方国正嘿嘿阴笑道:“老虎兄,别急着挂,听我解释吗,你总不希望真的跟我断决一切来往吧!”言下意有所指。

  方志强狠狠道:“你这头老狐狸,我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威胁,当日的帐,我早晚会找你算的。”

  方国正苦笑道:“老虎兄,你冤枉我了,当初我带了大队人马,协同当地警方赶到那的时候,那个地方已经被炸为平地了,后来,我们逮捕了大批的黑帮人员,更派出特遣队去探索你的行踪,可是一无所获,你就象人间蒸发了一样,嘿….我们都以为你已经……。”

  方志强打断他道:“哼!你们国际刑警,行动总是那么慢,等你们接应我,我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电话那边的方国正被志强说的很是尴尬,嘿嘿干笑道:“国际刑警可都是各警队的精英,虽然跟你这位赏金猎人比起来差一点,但也不至于这么没用吧。”

  其实志强心理清楚做为一名赏金猎人,一切的行为都要自己对自己负责,生方国正的气是豪无道理的,真正气的原因可能是为了那头小母老虎,方志强没好气道:“我没心情跟你讨论什么国际刑警的问题,找我干嘛?”

  方国正大喜道:“你肯原谅我了,我偷偷告诉你喔!我家小希可是每天都打听过你的消息喔!当时我跟他说你可能遇难了,她足足哭了三天哎!足足有半年没跟我说过一句话,直到后来,接到消息你还活着,她才肯理我,嘿..,真是女生大了不由人,养不住喔!”感情这位国正兄,为了跟方志强套好关系,连她老妹都出卖了。

  听到这方志强的心仿佛揪心一样的疼,大吼道:“你这个该死的老狐狸,谁让你把我遇难的事告诉小母老虎的,我告诉你,要是你再敢让她哭,我扒了你的皮。”

  方国正小声音的嘀咕道:“什么吗!让她哭是人可是你哎!你一走就是两年,不是也没跟我们联络吗!你要不要跟小希对话。”

  “小希!”方志强紧紧的皱着眉暗想:“对不起,我暂时还不能见你,事情还没有了。”想到这一脸的愧疚之色,方志强道:“别废话,有事就讲,没事我就挂了。”

  方国正沉呤了一下道:“那个光碟……。”方志强制止道:“别说了,我不会给你的,我答应别人了,如果我再交给你,那就是不义。”

  方国正急道:“我不是要整份资料,只要一点线索就可以了,我们还是按当初的价格。”

  方志强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我的信用,不过我可以透露给你一点不是光盘上的内容。”方国正道:“好,电话不方便,见面谈。”方志强想了想道:“好!可你只能来我这,地点再联络。”说完挂了电话。放下电话后的方志强静静的走到窗前,双目望向夜空的远处,脑中浮现的,都是她的影子,志强双邹起他那黑黑的眉暗想:“已经两年了,真的好想马上见到你?”可是另一个胖胖身影似乎故意跟他做对,强挤入他的脑中,甘秉文!志强咬牙冷笑道:“拿督算什么东西,惹了我,一样要你死的难看。”

  而此时被某种不知名物体所掩盖的向晨却睡了一个这几年都没有的好觉,就是睡的姿势难看了点,这几年他的压力太大,再加上他自己压抵自己心灵,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完全的什么都不想,自然而然的入睡,睡梦中,他梦到自己跑进了大海,海面上风浪很大,他张开双臂任那海浪不断的撞击着自己的身体,翻天的巨浪打湿了他的衣衫,一浪接一浪,感觉非常痛快,他不断的怒吼着,“来吧!让你看看我的强大。”

  可此时在向晨的体内却有一肌莫名的暖流不断的在向晨的腹部来回的冲撞,好象是在响应他的梦,一会儿凝聚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好象要找寻一个突破口,那股暖流在缓缓的渗入他的小腹中不断的凝结,再由此为出发点渗入他的经脉中,非常野蛮的在他的各处经脉中流动着,可路途中去有好多的杂物挡住去路,那股暖流只能一波又一波的撞击撞开了拦住它去路的东西,那些杂物被挤压的无处藏身只能缓缓的从他的皮肤上被赶了出去,晨的皮肤慢慢的渗出一丝丝黑色的液体,而那股暖流也不断的在向晨体内来回的流走,直到游便向晨的全身,仿佛是累到了,一点点的减弱,一点点的平息,直到最后完全的消失了,而此时的向晨被这股暖流折腾的身体一会手抖一下,一会脚踢一下,脑袋还不时的乱晃,直到那股暖流停息了,他的身体也不动了,只是毫无意识的倒咽着唾液,嘴里喃喃自语的喊道:“水,水,好热啊,好热啊。”

  清晨,微微见亮的晨曦透过明亮的玻璃照在房中,显得有些灰暗,房间内的室温也随着清晨的到来显然有些凉,令向晨几乎缩在一起,他的边上有一大块昨晚盖他身上的薄泡沫纸,可见是被向晨昨夜折腾时,踢到一边的。

  一股直觉的反应,到点了,向晨腾一下子座了起来,向晨迷蒙的睁开双眼,可眼睛却好象被什么东西糊住一样,用手揉了揉眼眼,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房间,人显然有点傻傻的,“哎哟!”向晨双手轻轻的抱着头,可能是睡地板的关系,头有点轻微的疼,“该死!”随着一声诅骂,向晨站了起来,双臂紧绷挺直了胸,本是想伸个懒腰,却意外的发现,伴随他几天的肌肉拉伤的居然不疼了,向晨轻轻的跳动了几下,真的不疼了,只是背有点酸酸的,向晨大喜,失声笑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向晨不敢相信道。

  向晨推开房门,看到方志强在那忙碌的身影,向晨走了过去,随手拉把椅子座了下来对方志强道:“早啊!”方志强回头看了向时一眼道:“早!昨天晚上睡的好不好啊?”向晨摸了摸头傻笑道:“不知道,很累,浑身怪怪的。”方志强道:“你可是叫了一晚上。”拿着准备的早餐,放到向晨身边道:“饿了吧,吃吧。”

  他这样一说,向晨倒真是觉得的肚子好饿,拿起面包,就想往嘴里放,“等等,你起来洗漱了没有啊!”说完靠近了向晨一步却马上掩鼻退开了,“你身上一股臭臭的味道,你没闻到吗?先去洗澡,”方志强皱眉道。

  “臭?自己昨天才洗的澡哎!”向晨朝自己的身上嗅了一下,“哇!”一股刺鼻的臭味吸入向晨的鼻中,向晨扭头一阵干呕,自己都被自己身上的味道都搞成这样,何况别人,向晨脸一红道:“我去洗澡!”转身跑进洗手间。

  放好水,向晨脱下贴身的紧身衣,伴着雾气,洗手间内的臭味更加的浓了,向晨几乎被这种味道熏的差点晕过去,向晨苦笑道:“怎么会这样呢?”这时向晨才发现,自己身上密布了无数的小黑点,都已经变硬定在皮肤了,臭味的来源就在这了,其实这就向晨昨晚排出体内杂质所结的,向晨赶紧跳进了浴盆,清洗了起来,那些黑点很难清洗,向晨废了好大力气才把它清除干净消耗了不少的时间,由于怕把臭气带出室外,向晨只好呆在洗手间内,打开抽风机等待。

  当洗手间内最后一丝雾气伴随着那股臭臭的味道被吸走的时候,向晨来到镜子前,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镜中的自已,以前微胖的脸部现在变的有些消瘦了,可能是刚洗完澡的关系,变的异常的白析,那微胖的身体,居然足足的瘦了一圈,原本一摸就忽煽乱动的胸部,变的紧紧的,虽然还是有些松,但比以前休止强了百倍,那腐败的肚子也往回收缩了不少,全身原本都很松松的肥肉,也变的硬了起来,最主要的是,他绷起全身的肌肉,居然感觉到有一种非常的力量,那种感觉就好象回到了从前自己体能处最好的时期。

  “喂!你到底好了没有。”方志强不耐烦的外面叫道。

  “好了,好了。”由于向晨的衣服已经有了异味,没法穿了,向晨只好穿起那套紧身衣走出浴室。一出浴室,向晨有些难为情的捂住鼓起的部分,一步步的蹭到桌边,志强有些好笑的看着晨的举动戏谑道:“很性感,吃吧!”说完把早餐推到向晨面前,向晨其实早就饿坏了,也不顾什么形象,抓起桌上的食物大口大口的吃了起。

  方志强摇了摇头道:“今天不要出去练了,在室内练吧,一会训练完了,我开始教你一些基本的搏斗技巧。”

  向晨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道:“喔!对了,你昨天晚上到底给我吃了什么东西,今天我的身体改变了好多喔!”

  方志强微笑道:“我说过你小子命好,这个东西全世界不会有五个人吃过,那种东西名叫理气排毒引,功能能排除人体内的毒素及舒通人体经脉,因为你第一次,我特别给你加了量,看样子效果不错。”说完耸了耸肩。

  向晨一听全世界也只有五个人吃过,大感惊异,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脸上不自然道:“这个东西一定很贵吧。”

  方志强一听他又提钱这个话题,又怕他象以前一样,淡淡道:“没多少钱,只不过一般人不知道而已,对了过几天我可能要出去,药放在柜子中,你自己每天坚持服用,每次不要超过计量半杯就可以了记住一定不要多喝,不然会有危险的,知道吗?”

  向晨喝了一口牛奶,打了一个饱咯道:“喔!知道了。”接着又抓抓头道:“那每天晚上喝完第二天我不是都要变的臭臭的。”

  方志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居然一次排出这么毒了,放心了,第一次效果大些是因为你体内毒素太多,以后不会了,只是清理残余的促进一些你体内的循环,要天天这么排,两天就排死你了。”

  向晨被他说的有些难为情,刚刚那么臭,原来是因为自己体内毒素多,难怪这几年身体变的非常的弱了,向晨非常诚肯的对志强道:“谢谢你了。”

  方志强淡淡道:“不用,早点完成我的训练科目来回报吧!我出去一下,等我回来。”说完站了起来,拿起外衣,朝门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转回头嘱咐道:“今天不要出门,刚排完毒,体质太弱,不能见风。”说完开门而去。

  

第五章 体质的异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