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考试奏鸣曲

    第二卷 强者之路-试练

  第八章 考试奏鸣曲

  平静生活总是枯燥无味的,就看你个人怎么去看待这个问题。一个人的心情往往能影响到他每天的生活,如果你的心情好那么平凡的生活一样也能活出一个精彩,反之,就算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摆在你面前,也一样会觉得索然无味。生活是需要新鲜的,对向晨来说心儿就是那份新鲜,也就因为她的出现才使晨摆脱了过去的那份感情纠葛,所以心儿在晨心中的位置是非常重要的。

  向晨所在的都市是一个很平静的都市,这里的人非常的纯朴、热情,曾发生最严重的一次新闻事件也就一个精神病患者,在一个街道上裸奔.晨就好象一朵温室的小花一样,根本未经历过任何风吹雨打,那外界各种的不平与喧哗根本是他想像不到的,只是偶尔从杂志上或者是电视剧中能看到一些,不过难得的是,在这平静的都市中,他依然积累了不少对人对事的经验,但这些并未能改变他那纯朴的本质,打个比喻来说,他就是一只非常纯朴的狼,有着狼的敏锐、机警、狡猾、张扬与叛逆,(只不过他的张扬与叛逆只有在一定的条件下才能显现出来),同时还具备人的优良品质纯真与善良,他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清晨,向晨在广场内的小树林完成了今天的体能训练,昨夜的小幽会至仍令向晨兴奋不已,连做运动都比平常带劲,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一脸的傻笑,从早晨醒来就没有停止过,这或许是所有恋爱中人共有的表现吧。

  做完训练的晨一路小跑来到学校,学校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今天考试的学子们,有的拿着书本还在做着临时抱佛脚的举动,更多的是三三两两的站在那聊着今天考试的话题,有的更嚣张明目张胆的,在那撕书、折卷子往自己身上塞,真是千奇百怪,干什么的都有。真是难得的很,陈冲、赵有刚等人居然也都早早的到了,四个人低着头凑在那不知商量着什么,晨带着满脸的微笑上前打招呼道:“HI,大家都来这么早啊!”

  听到向晨打招呼,陈冲等人抬起头来,面露一副做贼的表情齐声道:“老大,你来了。”陈冲上前一步道:“老大今天你准备好了吗?”嘿..,意有所指。

  怎么说向晨也是他们的老大,怎么能这么直接就回答他们的问题呢,咳咳..向晨装着样子轻咳了几声,拿腔拿调道:“这个吗!准备什么啊!今天的考试我很有信心吗!平时嘛学的好嘛!啊……,不用准备,嘿……。”说完自顾自的在那得意的笑。

  赵有刚、杨虎几人对望了一眼,使用了一个国际通用手势,一起举起中指道:.“切……。”陈冲更是嚣张的,举起两只手撇嘴道:“鄙视你,老大。”

  向晨没好气的手扣中指上前一人一个爆头,一脸正气的教训道:“我们身为莘莘学子,祖国未来的接班人,怎么可以用那些歪门邪道、下三滥的手段应付考试呢,要知道,学到的是我们自己的,如果只耍着小聪明这样会误人误已的,同志们!!,我们要紧密的团结在以江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高举*理论的伟大的旗帜,全面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尽早实现四个现代化、五年计划、八年发展……。”

  向晨的正气严词的长篇大论只听得陈冲等四个人目瞪口呆,一副说不上崇拜的痴呆样异口同声道:“老大,你真变态。“

  向晨怒目瞪着四人道:“你们要造反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国体为大,你们现在多幸福啊,想当年要是没有…….。杨虎打断向晨准备继续的长篇大论道:“老大,四个现代化好象已经实现,八年发展我怎么没听过啊!”

  向晨再次怒目走近杨虎又是一记重敲道:“说你没学问,你就是没学问,想当年…….。”一翻疲劳轰炸正在进行中。

  几人不耐烦的对望了一眼,赵有刚对陈冲使了一个眼色,这时陈冲上前抽冷问道:“老大,你准备了几张小条。”向晨正在专心致志给杨虎上政治课,说的正是起劲,随口回道:“三张。”

  “喔……。”四人大声叫道:“三张!”说完几人满脸阴笑手脱下巴一脸深沉的样子看着向晨。向晨一看被阴说漏了嘴只能一脸干笑的看着几人。

  赵有刚先发至人手按到向晨肩上一脸悲痛惋惜的样子道:“同志,你不应该啊!这样的举动,害人害已啊!说完奋然头一甩闪到一边。

  赵志全一脸正气的上前一步也按着向晨的肩道:“同志,你辜负了党的对你的栽培与信任,想当年你面对鬼子的刺刀脸都没有变过色,却在这小小问题上犯了这样历史性的错误。说完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狠狠的拍着向晨肩以示被他气的说不说出话来。杨虎在边上一看赵志全上隐了,还没轮到自己,上前一屁股把他挤到一边去,脸上憋着笑,却想要装一副很悲伤的样子,那脸根本已经不是人型了,双手抱着向晨的肩道:“老大你是我最崇拜的偶像,可是你教坏了年轻小孩,败坏了社会的风气,在我们心中留下了一个永远的阴影,我恨你!”说完给向晨来了一个非常幽怨的眼神,看在向晨眼中,只觉得混身一冷,轮到陈冲,只见陈冲装做一脸气愤的表情,拍了拍杨虎,把他一脚踢到一边,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说咱们的老大呢!太不象话。”

  受了他们几人的折磨终于有人站出来说句象样的话了,向晨感动的看着陈冲,这时却见陈冲一下抱住向晨带着一脸悲伤道:“老大你安心去吧,虽然你今天一时失脚做错了事,可你过去的丰功伟绩依然存在我们的心中,永垂不朽!”说完转身带着一种伤痛欲绝的表情对着其它三人握着拳头道:“永垂不朽!”还眨了眨眼,三人领悟,一同悲声握拳道:“永垂不朽!”

  向晨恨恨的看着三人演戏般的对白,猛的上去掐着陈冲的脖子咬牙切齿道:“永垂不朽啊!我先让你不朽。”说完用力的摇了起来,搞得陈冲舌头都伸了出来,其它三人一看向晨气气的反应,都再也忍不住抱着肚子大笑起来,陈冲被掐着难受,沙哑着嗓子道:“你们几个没义气,还不快把老大拉开,我要被掐死了。”

  得陈冲的提醒,向晨带着一脸阴笑,看向其它三个人,赵有刚一看老大那阴笑的表情,急争的对陈冲道:“同志你一定挺住,这是党给你的考验。”说完,撒腿就跑。

  赵志全一看有刚跑了,握紧拳头道:“胜利一定是属于人民的,你自求多福吧!”说完也撒丫子就溜。要说还是杨虎够义气,只见杨虎从包中拿一瓶矿泉水,扔到两人脚边道:“老大,你掐累了就喝一口,还有小冲,你被掐累了也喝一口。”说完一转身也偷笑溜了。

  陈冲一看三人都跑了,大骂三人“混蛋、没义气。”骂了几句,站直了身子对向晨义愤填膺道:“老大,你看到了吧!日本鬼子来了,这几个准是汉奸,我决定弃暗投明,请求老大给我一次宽大处理的机会,我会好好表现,找出他们的藏足点,还老大一个清白之身。”

  向晨听了冲的话松了掐在他脖子上的手,握紧拳头照冲的上就是一重K道:“什么话,我本来就是处男之身,需要别人还我清白吗!”

  “啊…….!”陈冲大嗓门道:“你是处男。”陈冲的大嗓门本来就是全校之冠,再加上刚才几个人游戏争斗,也是看在众人眼中,他这一叫不要紧,却搞的众人以看怪物的眼神看向晨。人群中也传来了众人的调笑声音,只听一个女生对另一个女生道:“哈..,没想到全校风云人物的向晨还挺纯的吗!正适合你,明天你去把他搞定吧。”另一个女生笑着道:“我可不敢,人家喜欢的是欧阳慧心,看来还没有搞定喔。”

  好象一提起这件事,大家都感兴趣,有的男生甚至吹起了口哨,一传十,十传百,这个消息在广场上传也起来。

  向晨尴尬扫了一眼四周,看到大家都因为陈冲的一句大嗓门,都在看着自己,又不小心听到那两个女生的议论,一张脸顿时红的象个关公,恨不得找个地逢钻进去,真是好生丢脸,又不能解释什么,只能恨恨的跑到一边,耳不听,心为静了,心中不由暗骂陈冲:“真不是个东西,干嘛什么事都那么大嗓门。”一时间只盼考场能早点开好尽快逃离这个现场。

  陈冲好笑的看着老大那难为情的样子,心道:“八成是真的喔!”却也非常满意自己意外的大嗓门所造之势,虽然还会有被追杀的可能性,可落井不下石,岂是我辈所为,想到这,陈冲憋着笑,追了过去用胳膊挤了一下向晨问嘻笑道:“老大真的吗?改天找个机会跟你的小心心把身子破了吧,憋久了会伤身的。”

  向晨没好气的白了陈冲一眼道:“去!小孩子家家什么都懂,你才几岁。”不过说老实话,他还真的很想跟心儿做那事,自打上次在心儿家中看到了心儿那即将****的玉体,真的好诱人哎,当时鼻血就显些流出来,再加上昨天晚上的热情抱抱,如何能不想,想着现在又有点想抱慧心的感觉了。

  陈冲在一旁诡笑着道:“拜托!老大,这是人的天性哎!分什么年纪,现在恨不得连幼儿园的小孩子都懂,嘻…,瞧你一脸发qing的样,一定是在想对不对。”

  向晨被透中心事,老脸又是一红,知道这种事不能解释,越解释就越黑,就让他小人得志一会吧,干脆闭上眼睛不理他了,只当他不存在。

  时近8时15分,离进考场没有多少时间了,赵有刚等几人鸟倦还巢跑了回来,站在不远处在那媚笑的看着向晨与陈冲。看几个没义气的人不要命还敢回来,陈冲一副摞胳膊卷袖的样子,强硬道:“你们三个叛徒,还敢回来。”做好备战的姿态准备来一场大撕杀,三人一看是陈冲炸刺纷纷怒目以对,向晨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制止道:“好了,你们几个,就快要进场了,还闹!”

  赵有刚一脸拍马的笑容凑上前道:“不愧是老大,果然明白事理,不象某个年轻小毛头。”说完不屑的看了陈冲一眼。向晨好笑的看着几人,问道:“你们几个冒死回来想必有事吧。”

  杨虎上前一步嘻笑道:“老大英明!”说着贼头贼脑的看了一下四周,轻声道:“我们来商量考试的事。”

  喔.向晨淡淡道:“那请问几位有何高见啊!”

  这时赵志全凑了过来道:“老大,我们几个觉得现在的应试教育太不适合现在社会发展了,社会在进步……。”

  向晨没等他说完上前就是一个重K阴*:“说正题。”赵志全一看骗不过英明的老大对杨虎使了一个眼色,杨虎哈笑着献宝似的拿出一个约手掌大的掌中宝,道:“老大,好东东,高科技产品。”向晨一看那东西小巧玲珑甚是可爱,哇哇叫了两声,道:“什么东东,这么好玩,不错,不错,做什么的。”抢了过来,自顾自的摆弄起来。

  陈冲一看老大被收卖了,一脸不肖道:“哼!农民。”赵有刚凑到向晨边上解释道:“这是短程通讯掌上微型电脑,可以提供:短程收发,限六部同类机型,还有查询、存储、关键字搜索等功能,还有其它的,这几个是最主要的。”

  向晨眼冒红光道:“那咱们一人一部不就是一个型局域网了,咱们分散到那个方位都不怕了,那还怕什么考试。”

  嘿…几个人一起奸笑了起来,赵有刚夸奖道:“老大就是聪明,真是吾辈的精英啊,一看就知道用处了。”向晨兴奋道:“试试看,在掌中宝上输入,陈冲牌灭虫灵,灵灵灵,来人来涵一律欢迎,电话:1234567。”点了收发,几个人身上同时发出BB的响声,几人低头查看发来的信息,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陈冲气愤的握紧头呲牙道:“老大!”向晨阴笑道:“充分满足你做农民的yu望。”陈冲知道他是在报复刚才说的话可也无可奈何只能低语:“小气的男人,睚呲必报。”

  “可是这声音太大了,在考场怎么用啊!”向晨疑惑的问道。赵有刚道:“可以调成震动的。”说着上前帮向晨调了一下,另几个人也调了起来,一切准备就绪,这时考点已经开了,学生们陆续的都在往里进,向晨兴奋道:“OK了,还等什么,咱们杀呀!”几个在向晨的号招下,雄纠纠,气昂昂的迈着自信的步伐朝考场而去。

  几人第一时间杀入考场内,这时只来一名年轻微胖的监考老师,在那摆弄着桌椅,向晨等人一看还没有人,纷纷找了四方最角落的地方,而陈冲则装做乖巧宝宝帮那名师老摆放桌椅,以求能先打好关系,那名老师一看四人一起进来,显然是一伙的,本想制止他们,可一看他们都乖乖的没座到一起,也就没有管他们,到是陈冲的相助得来那名老师的好感。坐下未久,班上其它的同学都已纷纷进入考场,穆晓雨与菲儿来到考场时,发现好位子早已被其它的同学占了,只能跟菲儿找了一处离前面较远的地方坐了下来,环首四周才发现,今天班上那几个捣乱份子居然没坐到一起,而是分散到各处,不由大为惊奇,心道:“这几个家伙怎么了,居然会放弃在一起的优势,不过看他们一脸诡笑的表情一定有阴谋。”转目间把目光落到了向晨身上,却看到向晨也带着同样的诡笑,晓雨暗想:“这几个人一定有阴谋。”可是什么却不是她能猜透的了。

  还有十几分钟就要开考了,离考试开始越来越近,场中已是禁言,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却被那名胖老师搞的大家都神经兮兮的,开始收书、检查,并责令大家反手机等物品交上来,宣读考场纪律,可另一名监考老师却迟迟不来,估计是去拿考卷了,一会儿,楼道内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闻声猜人,陈冲等几个坏小子,低语跟边上的同学不知又在说什么,这时,向晨的掌中宝一阵乱颤,向晨低头从兜中拿出按了接收键一看,不由被逗的一乐,只见上面写道:“10元赌资,进来的老师是漂亮还是丑的,请选择1或2。”因为那个掌中宝都有编号,上面显示是02代表是陈冲所发,陈冲选择1,杨虎几人选择了2向晨心中暗道:“他们还真会玩啊!”按了下1就赶快把掌中宝收了起来,几人眼中紧盯着门口,这时一双丰满的玉腿先迈了进来,几人眼睛一亮,顺势往上看去,一条米黄色的过膝短裙,腰上是一个很大扣的腰带,淡紫的衣,脖上还挂了一条小丝巾,一头微卷的披肩发,脸上带着一抹自信的微笑,怀里抱着一个卷宗袋,真的是一位美女哎,还是位大美女,等等,怎么这么眼熟,向晨揉了揉眼睛苦笑暗道:“怎么是她来了监考了,我还能有好日子过吗?”这时向晨的口袋又传来一阵震动,向晨拿出一看,陈冲发了一个V字以示胜利,而杨虎几个则发了一个:(以示失败。

  王忠华微笑着朝那个胖老师道:“领卷子的人太多了,来晚了,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吧?”那名胖老师道:“都准备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先把卷发了吧!”说完拿起一把栽纸刀栽开卷完的封条,准备了起来,王忠华借此机会打量了一下教室的学生,却看到向晨坐在边上的一个角落左顾右盼的,不知为什么,现在王忠华只要一见到向晨就想笑,心想:“小子今天你可是落到我手里了。”

  向晨眼神不定,不想让王忠华过早发现自己,可这怎么避的了呢,一看她那莫测高深的微笑,向晨只觉得浑身一寒,一颗小心扑腾扑腾的乱跳,心道:“这下坏了,落她手中可如何是好,我的大计啊!希望她能看在心儿的面上放自己一马。”

  这时那名老师已经准备好了,王忠华拿起一落卷子道:“我发那边吧!”说完朝向晨那个方向走了过去发了起来,转瞬间就已发到向晨那,王忠华故意发慢一步凑近向晨身边低声道:“怎么样,我家小猫的小嘴好吃吧!敢背着我偷情,你死定了,嘿……。”.却根本没有发觉她的话是否合适,只是觉得讥笑他们两人是她最大的快乐。

  向晨一听忠华太过露骨之言,脸顿时红了起来,本以为昨天那么晚了,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却还是被她发现了,可听她言下大有威胁之意,心中大是不甘,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脑中却飞快的转了起来,不能得罪她又能反击回去的方法,脑中灵光一现,向晨哈笑低声道:“我与心儿是光明正大的,这个偷情之说吗!好象是指已婚人士喔。”

  王忠华只顾调笑向晨,却并未发现话中病语,被向晨大有深意的提醒,才警觉出来,回想一下,“背着我偷情,那不成了我跟他有某种关系了。”俏脸不由一红,可话是自己说出口的也怪不得人家,虽然暗赞向晨反应太快,却无可奈何,只能恨恨把卷子放到他桌上,往下发去,心中却暗想:“哼!我就不信一会你没行动,看我一会怎么治你。”

  向晨反击成功,心下大乐,带着开心的笑容审阅起卷子来,真是个笨蛋,他好象忘记了一点,女人是不容许吃亏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哎,求福吧。

  今天考的这科是邓论,都是些死计更背的东西,一般的人都不会选择花大量时间去背这些无用的东西,所以今天考场内的气氛也显得异常的诡异,连穆晓雨这样的好学生,都有些贼头贼脑的,更何况是向晨等几人了,可偏是这几个人显得最是轻松,那是当然了,他们有秘密武器吗,赵有刚一早就往里敲时了大量的内容,只要查询一下,发给众人就可以了。

  王忠华打一开始就一直盯着向晨,心想:“我不抓你,也要让你紧张死。”用心好毒喔,难怪人家都说:“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都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啊!”得罪女人下场勘忧喔。

  整个考场中,只听得到处都是涮涮的声音,听在向晨耳中是那样的刺耳,现在最不好过就是他了,有超级武器,却不敢拿出来用,那一次又一次的震动,震动是他的心啊,王大美人一直微笑盯着自己看,虽然她笑的很美,这点向晨承认,可现在也太不适宜了,这样下去,这科不是要当掉了,无奈之下,向晨终于举起了愤怒之手,王忠华一看向晨举手,迈着优雅的步伐款款的走了过,带着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低头道:“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啊!”

  向晨哈笑拍马低语道:“王老师,你今天真的好美喔!”王忠华没好气的白了向晨一眼道:“那你的意思,我平常就不美了?”向晨打哈哈道:“那有,王老师天天都迷死人不偿命。”

  王忠华轻哼道:“哼!现在才知道,晚了!”把女人小心眼的天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向晨苦笑道:拜托!你想怎么样吗?大不了,我请客了。“闻听此言,王忠华眼睛一亮道:”请客好啊!难得向同学有这分敬师之心。“接着自语道:”可是最近我家的房间布置,我好象不怎么满意,还有啊!我家下房好象也太乱,还有呢……。“

  耳中听着王忠华一一的罗列,每说一样向晨的头就低一分,心中暗恨,可此时却不好做什么,只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了,向晨狠了狠心道:“我全答应你就是了。”王忠华微笑道:“向同学,这可是你自愿的,我可没有逼你喔。”向晨苦着脸答道:“是!我自愿的。”

  “心中悲苦莫名,中国不是已经解放了N久了吗?怎么旧社会的种种不平等又再次降临到自己的身上,苦啊……。”终于在与王忠华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后,王忠华带着满足的心情,又迈着那独特的优雅步伐转身而去。向晨心中大恨,暗想:“哼…等我考完试,看我怎么对付你。”抓紧了时间拿出超级武器,开始奋斗了起来。

  场中众人都在埋头苦干,根本想都没有想到,也根本没人注意到,在考试的某一个角落里,一状不平等的事件刚刚发生,穆晓雨在答完一道简答题后抬起头松了一口气,目光却落到不远处的向晨身上,只见他低头手中拿着一约象手机的东西在那拼命的奋斗,晓雨发出慧心一笑暗道:“他们几个果然有小阴谋,难怪离那么远,原来是借助高科技产品了。”看着向晨那拼命劲及旁若无人般的奋斗,甚是好笑,晓雨的目光一时间停留在向晨的身上,最近听说,他跟欧阳慧心走的很近,全校几乎都知道,两大风云人物正在相恋,只是没人知道他们发展到何种情况了,这个消息是全校的一个焦点话题,可听在晓雨耳中,却是觉得酸酸的,想起向晨第一次呆呆看着自己那傻样,晓雨就忍不住想笑,可后来就没有什么进展了,眼看着向晨一次又一次出色的表现,晓雨那豆蔻的心不免有些心动,虽然他的成绩在班里不是很好,可他的综合实力,却是全班及至全校都是首屈一指的,平常在班上,他们不是谈些功课上的事,就是班中的事,那种话却很少提及,晓雨心中对向晨大有好感,可这种事不能让一个女孩子主动吧,有时候缘份这东西来了,自己不好好把握,就只能看着它一点点流走,如果当时自己主动一点,现在会是怎么样呢,晓雨想到这小脸也是一红,摇了摇头,暗道:“现在在考试,我都想着什么啊!“收回了自己目光专心,吸了口气专心的答起题来。

  铃….,伴随着考试铃声的响起,向晨如释重负的放下手中的笔,又简单的计算了一下,估计及格已不成问题,向晨满意的把卷一交,离开了考场。

  场外,陈冲等人一看老大出来了,纷纷雀跃的围了过来,赵有刚不无得意道:“怎么样老大,这个法好吧?“虽然及格没问题了,可是向晨却是付出了血的代价,苦笑道:”好什么好,我被人阴了。“

  “啊..….!有人敢阴我们老大,是谁这么大胆,说出来。”几个人摞胳膊卷袖一副很义气的样子要找那个人算帐。向晨恨恨道:“王忠华。”

  美女老师,谁敢得罪。陈冲目光阴晴不定道:“啊!这个有刚刚才你说什么来着,咱们中午去那吃饭。”杨虎符合道:“对啊!对啊!吃饭要紧。”

  看着众人转移话题,向晨鄙视的看他们一眼道:“我就是知道,你们几个家伙,没义气。”

  陈冲上前搂了向晨一下道:“哈哈!凡正你也被阴了,不要想了,咱们去把咱们蠃的赌资去吃掉了。”这时向晨才想起刚刚自己在王忠华身上小赚一笔,算是有得有失吧,向晨大吼一声:“走,吃饭去,化悲愤为食量。”杨虎几人一看,老大发狠了,这指不定中午要吃自己多少呢,可没办法,愿赌服输,下次一定会蠃的,带着下次蠃回的心情,几人相携而去。

  向晨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大楼,心中暗想:“我失去的,我一定会拿回来,王忠华,咱们走着瞧。”

  正是:“考场风云生异变,英雄惨遭佳人阴,心中不平待来日,定报此仇还我节。”

  

第八章 考试奏鸣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