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有品位的男人(全)

    第二卷 强者之路-试练

  第十二章 有品位的男人

  人生活在这个世上总会有一些你并不想接受的事实,尽管与你的想像有很大的出入,但事实就是事实。有人说:“一个不懂得顺应社会趋势的人是无法生存的。”可古往今来那些真正的英雄豪杰又有那一个是顺应当时背景的人,成大事者,又有那一个不是逆流而上的,如果真的只懂得的顺应,那就不会有本质上的进步,顺应并不是唯一可行之路,还有一条非常坚难的道路那就是—“抗争”。

  客车飞快的行驶中,马上就要到达距黄金村二里外的大道了,面对向晨的反应,韩忠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可能是有感于向晨那份纯朴,一路上韩忠柱跟向晨讲了许多,他这些年在跑外过程中发生的种种不平,向晨从未想过,这世上还有这许多的根本是他无法想像的不平等,尤其当韩跟向晨说了一句打破他以往心中好美好幻想的话之后,向晨呆住了。韩忠柱皱着眉加重语气非常肯定道:“这世上永远不可能有‘公平与平等’的存在。”

  此时,向晨静静无语,心中却起伏不定,这些年在都市中游荡,一直困饶在自己心中的不就是‘公平’这两个字吗。自己付出的努力得到别人的认可,却并未得到与之相符的回报-不公平,自己能力发挥足以担当大任,却被上面打压-不公平,为什么自己在努力,而有的人不用努力就可以得到很多-不公平,韩忠柱的话,与自己的想法根本背道而驰,却一针见血,因为他一直相信这世上有公平的存在,一切以前的过往,闪念般在向晨脑中回荡着,一时间,他好向明白了些什么,困饶原来一直是自己给自己的。

  韩忠柱看向晨一直低头不语,知道他还是有些想不开,轻笑一声拍了向晨一下道:“小兄弟,现实是残酷的,现在的人永远最在乎的只有‘利益’这两个字。”

  车慢慢的停了下来,售票员对着向晨的方向喊了一声:“去黄金村的那位,从这下了。”向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没有往门口走,却走到韩忠柱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抬头平视道:“对不起,我不是从号子里出来的,我是一名在读的大学生,我非常感谢您今天对我说的这些话。”说完又深深的鞠了一躬道:谢谢了。

  韩忠柱微微一楞,虽然从他的举动中,知道自己可能猜错了,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是一名大学生,在外面跑外的人文化都不是很高,大学生在他们心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韩忠柱失笑道:“经常跑外,没想到今天还是看走眼了。”接着豪爽的笑了一下道:“没什么好谢的,我这个人就是爱唠叨,总爱说些不顺耳的话。”

  向晨微微一笑道:“不!您说的话,令我受益非浅。”此时传来售票员的催促声音,向晨虽有些不舍,可还是告别道:“韩大哥,再会了。”点了下头就朝车门走去。

  韩忠柱看着向晨的背影,老实讲,他有些喜欢向晨了,一个大学生还能跟自己这个土棒子这么有礼貌,真是难得,他从向晨的眼中,看到了对自己的尊重,韩忠柱大叫一声:“小兄弟。”以行至车门口的向晨回过头来,韩道:“有机会去西安的话,提我韩忠柱的名字,你能得到一些帮助的,有机会再见了!”说完挥手道别,向晨有些感动,从刚刚的维护到语重深长的诉说,尽管在对方认为可能只是一种唠叨,可对晨来说却无形中点破了什么,实际上这都是人家经历多少磨难总结的经验啊。向晨微笑点头示意,走下了车。眼看着汽车绝尘而去,向晨自语道:“不虚此行啊!才只是刚开始,就有这样的收获,看来以后还要经常跑跑外才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有道理。”确认了一下方向,一路小跑朝黄金村而去。

  伴随着风儿,两旁的景物飞逝而过,一路行来,已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有点轻松又有点沉重。眼看前方黄金村将至,已隐约可见黄金村那独特的阁楼建筑,还未入村,一股浓浓的海腥味已迎面扑来,两旁的路边搭满了用竹子做的支撑架,上面晾晒着本村特有的海制品,零零散散的有部分村子里的人在那忙活着。

  时近九时,向晨礼貌的向路边工作的村民打听了一下绅士酒吧的位置,道谢后,加快了脚步朝村内行去,因自己迟到了已不知多少天了,眼看目标将至反道急切了起来,不知那位风大先生会不会怪罪自己,心中有些忐忑不安。村内此时一片安静,大部分的人都在村外或海边忙碌着,一时到显得有些冷清,沿途到处都是用青石板铺的道路显示着这座村落相当的富裕,整体非常的洁静,可能是两旁栽满了树木的关系,入得村来海腥味却比在村外少了许多,一座座整齐的独门独院的小阁楼显得异常有格调,在都市中是很难欣赏到的,可向晨心切却已无暇顾及欣赏这与众不同的风景了,只想快点找到那个即将伴随他度过一个月体能训练的绅士酒吧。

  “金敏珠”,随着一声暴吼,一道人影从一座小超市中慌忙的窜了出来撞在正急行的向晨身上,向晨心中只想快点奔到海边却未料得这突发事件,还未说什么,却见那个人影抱着头大声叫道:“阿晒!该死,你走路都不带眼睛的吗?”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眼睛盯着向晨,向晨失笑一声望去,“不过是一个小女生吗,怎么这么凶。”那个女孩看向晨反倒笑了,依然一副凶恰恰的样子道:“你笑什么,找打啊你。”说着还示威式的挥了自己的小拳头。

  向晨一楞,心中苦笑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这时,从小超市中追出一位倒拿扫把的女人,一边嘴中还骂着:“你个死丫头,你跑……。”那个女孩一看人追了出来,也顾不得再与向晨对持,从向晨身边闪过就想跑。向晨微微一笑,暗恼其无礼,恶搞之心顿起,一把拉那个女孩的胳膊转头道:“喂!声明一点,可是你撞到我的。”那个女孩一看被拉住了,鼻子一皱凶道:“还不放手,你找死啊。”

  向晨知其心切想逃,可其凶狠的态度,却不得不小罚她一下,咬文嚼字道:“姑娘此言差已,有道是:‘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凡事都在一个理字,既然你先撞到了我,应该先道歉才是,却为何如此凶狠的模样来对待小生,小生心痛矣!再说女子本应,缓步慢行,待人宾宾有礼才是,这才不失其淑女风范。”说完还摇头晃脑为自己能说出这样的有文采的话来而感到骄傲。

  那个女孩楞楞的听着向晨的大论,咬牙切齿的道了一句:“变态。”

  两人一拉一拽间那个女人已冲至两人身前,看两人关系明显是母女,向晨权衡利益关系,决定先向这位拿扫把同样是一副凶恰恰的女人示好,然后再……。

  只见向晨微微一笑道:“您好,这个女孩偷了您什么东西吗?我帮您抓到她了。”

  原本那个女人从老远就看向晨拉着自己的女儿,以为他们两人起了什么冲突,正待上前维护,却未料到向晨说出这句话来,一时准备在嘴边的话到说不出来了,村里人大多纯朴,一看向晨这种义举,再加上向晨礼貌的微笑,心中好感大生,那个女人收起凶凶的样子,呵呵笑道:“你好!你好!这个死丫头是我女儿,不是小偷。”言谈间说话彼快,可见是个性格爽朗之人。

  向晨装做恍然大悟的样子,喔了一声微笑道:“原来是令媛啊!真是活泼可爱啊!”说完松开了手,还冲那个女孩大有深意的眯眼一笑挑逗对方。

  金敏珠看着向晨做戏的表情及对白,知道他这是想整自己了,不满的对那个女人道:“阿妈,他是装的了。”

  金妈妈一看她还敢说人家坏话,上前一步用手掌拍了金敏珠的脑门一掌道:“晒!你个死丫头,让你干活你还跑,被人当小偷抓,找死啊!你。”

  金敏珠摸着自己的脑门,不满道:“阿妈,你被骗了,怎么帮外村人吗!他不是好人了。”

  金妈妈听她还敢狡辩,还说自己被骗,心中更恼,瞪着眼睛上前又是一掌道:

  “死丫头,你才不是好人呢。”这会儿她到维护起向晨来了,可见礼多人不怪,做好人还是有好处的喔。

  向晨好笑的看着这对母女,心中暗想:“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真是同出一炉,一样的暴脾气。”看其还想上前教训金敏珠,向晨微笑制止道:“好了,阿姨,孩子是要慢慢教育的,您打人可不好喔,这个小妹妹很可爱的吗!”

  金妈妈听了向晨的话指着金敏珠道:“你看看人家,你个死丫头。”说完不去理她,转过头来对向晨笑道:“年青人,你是城里来的吧?城里来的人就是不样,你来这干什么,是来玩的吗?”

  向晨微微皱眉,一时还直是适应不了这位金妈妈快如连珠的问话,晨微笑道:“我来这找绅士酒吧的风大先生,还没有找到地方呢。”

  金妈妈快语道:“原来是找他啊,他可是个好人。”接着对金敏珠道:“你,死丫头,还不快点带他去,不能怠慢了风先生的客人。”

  金敏珠一听让她带路,眼睛一亮,心中暗暗叫好:“正好没籍口呢!”脸上顿时化做一朵花一样的笑容,一脸假笑着对金妈妈道:“好啊!阿妈。”也不等向晨反应,一把拉起他的手就往前跑,一边嘴上还叫着:“快走了。”

  向晨苦笑,虽然有人带路甚好,可这也太野蛮了吧,只能一边被金敏珠拉扯着,一边回头跟金妈妈摇手着道别。

  行了一会,没想到金敏珠虽然瘦小跑起来倒是很快,幸好向晨这段时间体能有大幅的进步倒也能跟得上,可一个大男人就这样被一个小女生拉着跑也未勉太丢人了,向晨边跑边以商量的语气道:“小姑娘,能不能别拉着啊。”

  金敏珠闻言停了下来,转回头,用手指戳着向晨的胸膛一字一句道:“警告你,不要叫我小姑娘,我叫金敏珠,你以为我喜欢拉着你吗?少臭美了,哼!”说完不屑的扭头继续前行。

  向晨揉了揉被擢的胸部,看她气气的反应暗自觉得好笑,对着前方道:“喂!金敏珠,你们这个村的女孩子都象你这么粗鲁的吗。”

  金敏珠示威的举起小拳头,却并未说什么,向晨微笑摇了一下头也追了上去,不多时,两人来到了靠近海边的绅士酒吧,此时,酒吧外空无一人,凌乱的还有几张小桌子摆在那,上面还有昨夜酒后尚未收拾的残局,酒吧上方的霓虹灯还在一闪一闪的亮着,一座别致的尖顶房檐下四根未经修饰的粗木支撑着突出于小房子外,双开式的门上,一道张贴着美女海报的门半掩着,一道关的紧紧的。金敏珠抢先一步走到靠近门外一处,一脸木木的表情对着向晨用手往一指门道:“到了,你自己进去吧。”

  向晨隐约看到金敏珠后面好象是有一块小牌子,看她鬼鬼祟祟的样子,好象有什么阴谋喔,向晨心中一动,虽不知她此举为何,却是警觉之心油然升起,看了她一眼,跨到门处,小心的用手轻推了一下虚掩的那扇门,并未有什么反应,暗笑自己太过小心,“不过找个人吗,能有什么?”金敏珠在一旁,看到向晨小心的举动,小眼睛早就眯到一起了,好象是在嘲笑他的举动。

  金敏珠的似笑非笑落在向晨眼中却不是滋味,不想被其小看,挺了挺胸,推开另外一道门,大声音叫道:“请问有人吗?”酒吧内一片安静,没有丝毫回应,向晨心道:“怎么没人吗?”上前一步一脚踏进门内,又大叫了一声:“请问有人吗,我找风大先生。”

  房间内依然没有反应,就在这时,向晨隐隐约约感到似乎是有一种淡淡的莫名气流在动,自从醉酒醒来后,他的感觉就越来越灵敏了,可依然不清楚这怎么会有这种气,只是隐隐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善意的气流,向晨正待举步进入的腿不由缩了回来,还未等向晨反应,一道破空的声响从静静的房间内响起,那股淡淡的气流一瞬间转化为一股强大的气流夹带着一丝金属的光芒朝向晨头部方向袭来,“危险!”一时间向晨双目精光暴射,一种自己我保护的灵觉自然而起,感觉着那股气流的流动,整个人刹那间精神集中了起来,身形快速随气流倒退,整个身体被逼至门柱处退无可退,那道光芒如闪电般以至眼前,说时迟,那时快,向晨凭借其本能反应身化波形,残影顿现,以闪离那道光芒约两拳的距离,晨的耳边清晰可闻,那道光芒发出“扑”的一声轻响钉在门柱上,虽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可其过程甚是艰险,向晨从未经历过这种事,只觉得脑门有股冷汗已经流了下来。

  门内发了一声细不可闻声的轻咦声,其实就算向晨不闪,那道光芒也不会伤到他,从他闪避的距离来看,如果他不动,也只会钉到他脖子约一分距离处,无论力道还是距离都是计算的相当准确,可向晨居然成功的闪过了约两拳的距离,这如何能让人不惊奇。

  金敏珠眼看向晨居然躲过了,嘴张的大大的,这可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能躲过他的飞射,尤其是此时向晨眼中还暴闪着一股莫名的光芒,那股光芒非常凌历摄人,她只在他身上见过一次而已。

  向晨深吸了一口气,平定自己微跳的心,一眼不眨的盯着黑黑的房间内,期待其后继的反应,心中闪过无数念头,自己初来此地,并无与人结怨,未何会如此,向晨大惑不解。

  这时,漆黑的房间内,一道黑影站了起来缓缓朝门口走来,向晨凝目望去,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迎门而立,只见其上身半裸,只着了一件小马夹,精练的肌肉在其中显露出来,那优美的线条,居然无武夫的莽感,反而显得甚是性感,一双微冷的眼神,闪烁着一丝蓝光,双目微陷,散发一股说不清的魅力,修长消瘦的脸型,下巴一道彼为另类的小胡子,嘴角微扬脸部散发着一丝懒散,虽然从其脸型上看来不太英俊,却显得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风大先生也同样在打量着向晨,从他身上的行装来看显然是从城里来的,装束一般,吸引他的是那双眼神,那双眼神清澈无比,眼中流露出一股纯朴与真诚,居然还有一丝正直的味道,此时的表现又是那般的安定,从没有人可以在自己惊神一刀中如此迅速摆脱出来而显得这般安静,至少在这个区域内没有人能做到,从其并不强壮的身体来看,怎么会有这么快的反应,应该是受过良好的体能训练,风大先生带着一丝冷然懒散道:“你躲过了。”

  向晨微微一楞,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正在这时,风大先生动了,人未至腿先至,快,就是快,一道快速的腿影毫无花样的真踢向晨的胸部,向晨凝神,脚下力道暗生,小措步,向后退去,风大先生腿劲用老,顿时踢空,可谁知,风大生生左腿在地上微微一顿力,目标不变,腿依然保持着原速朝向晨踢去,向晨勉强躲过第一腿,面对第二腿依然快速踢至,超出他的想象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志强从未教过他如何应付这样的情况,眼看就要中招,向晨脑中闪过无数念头,这时,只见向晨身若瑶鹰,腾空而起,双臂微张,向后飘去,缓缓落在外面的沙地上。

  “飞羽落!”风大先生低声惊呼道,心中惊骇,嘴上喃喃自语道:“他怎么可能会用出来,这不可能。”风大先生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这是一招极其高难的动作,在一般人眼中只是一个小小的凌空倒退,可他知道其中的坚难,要使用这招,首先,心灵要极为空明,不喜不怒,排全身之浊气,以达到身体轻若飞羽,平时就是要单独使用当排气也要准备达一分钟之久,几乎就没有人能用于战斗中,除了那个家伙。

  其实向晨也不知道是怎么就用出来的,只是本能就会这一招而已,这也是因为其单纯的思维与其近日身体异变所至,这可不是风大能想明白的,向晨落地后,用淡淡的口气道:“风大先生,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风大先生收起惊愕的表情,嘴角微微一扬道:“向晨,不错,看来那家伙倒是不藏私,连绝活都传授给你了,而你居然还能用的这么好。”

  当初志强教他的时候并未特别的说过什么,可从风大先生的表情来看,这倒是什么了不起的招数,自己也是无意中使出来的,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向晨习惯的摸了下头脸上微微一红道:“没有了,我根本会的就不多啊。”

  呵..向晨举动惹来风大先生失声一笑,刚刚还有不错的气势,怎么这会居然变成一种类似于傻瓜间的生物了。

  看两人停了下来,金敏珠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一脸嘻笑讨好道:“风大哥,你今天起的好早喔,我给你带来的客人喔,有奖励没有。”

  风大先生没好气的瞟了她一眼道:“除了你,别人谁敢,你应该知道打扰我睡觉的下场,还敢要奖励。”

  向晨闻听此言眼眼一亮,:“同道中人,原来他也有这习惯啊,真是吾道不孤也。”可是自从被志强强迫做体能训练,就很少睡懒觉了,真是悲惨啊。

  金敏珠顽皮的吐了吐小舌头,一脸顽皮像已无刚才凶恰恰的模样,满可爱的,看来她的凶恰恰还是分人的啊,看她乖乖的表现,真可谓,一物降一物啊。

  风大也不油被她可爱的表情逗的一笑,回头对向晨道:“进来再说吧!”说完拍了金敏珠小脑袋一下,转身走了进去。

  金敏珠对着门大叫道:“风大哥,人送到了,我走了喔!”对向晨轻哼一声,朝来路而去。

  直到这时向晨才看到刚刚金敏珠所挡之牌上写着:“休息!打扰者后果自负。”

  酒吧内的灯亮了,随行而入的向晨不由被这里清雅的小格调所吸引,随意的打量了起来,房间内虽还微有凌乱,可从其整体的布局上都看的出这里是花了一翻心思的,房间内的没有大的物件,空间不是很大,桌子都是只能容三两个人的小高桌,配上高椅,一能节约空间,二能促进亲热的气氛,正对门处是一处长条吧台,边上是一道门,显然还有另外的空间,吧柜镶嵌在墙内,吧台外摆放着几把高椅,在吧台的顶端处居然放着一部老式的留声机,顶棚上嵌着几个小筒灯,房间内西墙上挂着一副油画,向晨放下包,迈步走过去欣赏了起来。

  吧台内,风大先生拿出两个高杯问道:“要不要喝一点?”向晨回头微笑道:“谢谢!我没有早上喝酒的习惯,这里很不错喔。”

  风大先生倒了一杯酒,轻酌一口淡淡道:“强差人意,你迟到了。”

  向晨苦笑轻叹一口气道:“如果我告诉你,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迟到,你相信吗?”

  风大手托酒杯从吧台内走了出来,随意的座在一张高椅上,目光紧盯着向晨,淡淡道:“我很不喜欢不遵守时间的人。”

  向晨嘴角微扬,虽知是自己的错,可却无可奈何,下意识的回避风大的目光,低头道:“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控制的,我不想解释什么,如果处罚能得到您的谅解,我愿意接受。”

  风大先生微微一笑,轻晃杯中酒,从杯中看向晨,此时的向晨好象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让风大先生觉得好笑,风大等待道:“从今天起,你的一切行为都要接受我的安排,你准备好了吗?”

  只是刚刚接触,还不太熟悉,可志强有话,虽不知他会有什么安排,向晨只能接受,向晨抬起头坚定道:“嗯!我愿意接受您的安排。”

  一个人的言谈举止往往可以分析出这个人是怎么样的,向晨的表现很礼貌,可风大先生却并不欣赏,有时候一个人是否能得到别人认可也许一两句话就可以做到。很普通,这是风大等待现在给他的评语,虽然刚刚他闪避的举动让自己惊异,可他此时的表现,只能用普通来形容,风大先生起身道:“跟我来!”放下手中的酒杯,朝里间走去。

  向晨轻呼一口气,显然这位风大先生好象并不太喜欢自己,那淡淡的口气,让人感觉到是一种轻视,可偏偏此时向晨面对风大先生感觉到一股压抑,是他的气势还是两人并不太熟的关系,让自己极为拘束,向晨自己也理不清,喃喃自语道:“一个不好的开始。”再给自己一个深呼吸平定心情,急步跟了过去。

  当向晨走进里间时,不由微微一楞,里面的空间,比外面还要大,室内右侧摆放了各种的健身器材,左侧隔空挂着四五个沙包,还有几个悬挂式的速度球,中间诺大的空间居然是一处擂台,这个房间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拳击馆了,让晨有些不解,酒吧怎么会设置这些东西。

  这时风大先生站在最里面的沙包处叫道:“别在那傻站着,过来吧!”向晨随口答道:“喔!”朝风大的方向走了过去。

  风大先生手扶沙包看了向晨一眼道:“从今天起,你每天都要打这个沙包十万拳,你迟到了十天,要补回这十天的才能进行正常的训练,有问题吗?”

  “一天十万拳?十天不就是一百万了,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数字,可谁怪自己迟到呢,这也算是一个惩罚吧!”向晨心中暗暗叫苦,却不好表露出来,不想被人看不起,但还是有些无力的答道:“没问题。”

  风大先生看向晨的表情知道有些为难他,指了一下边上一个计数器道:“这个沙包有计数功能,如果你的拳力达不到标准是不被计数的。”把沙包推向向晨道:“开始吧,先打两下试试看。”

  “啊..,这就开始,这也太急了。”向晨苦笑脱下外衣,试验式的,快速的打了几拳,停了下来。风大先生看向计数器,显示为9拳,心下一惊,“不到一秒居然打9拳,虽然是新生之力,可一般人的速度是绝达不到这样的,这还不算他每一拳的力度都达到了,真不知老虎是怎么训练他的,居然能练出这么好的拳速与力感,照这样下去,只要三天不是就能完成一百万拳的训练了?”

  向晨看风大半天无语,心虚的问道:“风先生,怎么样?”风大回过心神,又仔细的看了他一眼道:“不错,开始吧!希望你能早点完成,午饭我会来叫你。”说完转身朝外间走去。

  向晨微一耸肩,自语道:“开始吧,这样就开始了。”凝神聚气在沙包上快速的打了起来,其实刚刚向晨并未尽全速打,如果真的尽全力的话速度可能会更快,不过这样也足够风大惊异的了。

  风大行至门前,心中却不平静,一次的惊异可规偶然,第二次又代表什么,你从那找来的这个人,转头朝快速挥拳的向晨看去,“这个人有非常好的潜力,基础打的很不错了,虽然他的行为非常的幼稚,如果良加训练将又会有一个高手诞生,老虎煞费苦心的培训他,到底为何,不解!”

  

第十二章 有品位的男人(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