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具氏三兄弟(全)

    第二卷 强者之路-试练

  第十三章 具氏三兄弟

  天色近午,已到了就餐时间,在村外忙碌的村民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陆续往村内行来,小村内一时间热闹了起来,路上随处可见扛着工具的村民在行走,从他们散发着微笑的容颜来看今天的活应该是干的很顺手。小杰也混迹在返村的人群中,此时他的脑中还在回想着今天上午在西边小山崖上的训练,虽处在人群中,可还是很不老实的身形来回乱晃,惹得与之相行的村民纷纷笑而避之,显然是司空惯见了,这时,人群中一位身材微胖的村民调笑道:“小杰,做啥,是不是今天练功又练抻筋了,说完自顾自在那大笑起来,哈……。”

  颤动中的小杰停了下来,看了一眼那个胖子挑挑眉不屑道:“孙大炮,少在那叽叽歪歪乱查呼,有种你跟我挑战啊!”

  闻名知其人,能得大炮之名,显是非常爱侃之人,孙大炮并未因小杰的无理而恼怒,一脸嘻笑道:“好啊!早就想跟你打一场了,嘿…..,只要风大先生让你上,那俺就陪你打。”

  小杰气苦,被其说中痛处,心中暗恨,因为他们的特殊性,风大先生一向严禁小杰与村民们比斗,以避胜之不武之闲。小杰气气道:“早晚我让你知道我的历害,嚣张什么,有本事这周你向具老三挑战啊!你敢吗?”

  原来,在这个小村中平时本就没什么大的娱乐,而村民大多都是少数民族,尤其满人与朝鲜族居多,其中满人多好骑马射箭、摔跤之举,虽建国数年,清朝已经未落,但其骠悍之风依然在这些满人中保留着,而受其影响,故在小村中,每逢星期六、日都会有友谊的赛事,其中挑站是一种常见的方式,别人跟你挑战你是没有权力拒绝的,就算输了,也不会被人瞧不起,如果拒绝才会被人视为是一种懦弱的表现,受到全村人的唾弃。

  早期的比赛的方式通常是在海边点一堆篝火,然后挑战双方在沙滩上进行比试,没有任何规矩,只要对方服了就算蠃了。风大先生两年前游历至此,有感于此处宁静,海美沙缓,民风纯朴,动了驻足的念头,正值星期日村民正在举办赛事自娱,恰逢其会,一时兴致大起用武力折服众人,才得在此开设一个绅士酒吧,并引入了比较文明的比赛方式,故在村民中影响力是很大的。

  村民大多尚武,其中不不乏有真才实学之人,孙大炮也是比赛的活跃者之一,虽然输多蠃少,可每次偏偏脸皮厚的很,输了就再战,数年下来,也是积累了不少的搏斗经验,而具氏三兄弟则更是其中的楚翘,三个兄弟个个都是搏击的好手,不紧如此,具氏三兄弟还是村民海制品的收购人,由他们统一收购向外发放,在村中地位很高。先不说其村中的地位,就单指武力而言,能蠃他们的确是不多,一般村民都不会选择去挑战他们,能打蠃了他们其中一个,那在村民心中威望何止倍升,具老三是三兄弟中最好斗的,故小杰会有此一激。

  孙大炮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虽然明知小杰是激他,可人家说出来,自己不去,会被人看不起的,孙大炮咬牙道:“去就去,我怕啥!大不了就是输呗!”真是无愧其厚脸皮之名。

  村民一看这周又要有好戏了,纷纷起哄,其中一个村民道:“喂!孙大炮,你要好好打啊,别到时见了具老三就脚软,哈…..。”另一个村民也上来凑热闹道:“我说孙大炮,你要是蠃了,我帮你晾三排海带,怎么样。”行走中的村民纷纷大笑,你一言我一语的调笑起孙大炮来。

  孙大炮没好气的朝调笑他的几人挥手道:“去,去,去你们有本事怎么不敢去啊!我比你们还是强一点的。”

  小杰一看挑逗成功心下暗喜:“这周又有赛事了,我要先回去准备一下。”想至此,小杰嘻笑道:“孙大炮,到时你可别跑,准备充足一点,虽然明知你会输,可还有点期望的,我等你喔,哈……。”说完嚣张的大笑几声朝酒吧方向跑去,向风大先生报信去了。

  孙大炮本想嘲笑小杰,可谁知却被他给自己下了个套,心中暗气,回头想想自己也有一年没有跟具家兄弟比试了,虽然有些惧他们可也想看看自己这一年来是否有进步,看着小杰消失的背影,孙大炮自语道:“小子你等着看吧,我孙大炮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打败的,我可不是一年前的大炮了。”小眼一眯自信的微笑一下,一时到颇有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酒吧小训练馆内,向晨已不知打沙包打了多长时间,从开始打就几乎没怎么停过,每当力竭的时候,只要稍稍慢下来,缓歇一下新力就又生,现在仍然感觉精力很充沛,由此可见,他的体力已经大大超出了志强对他的预期目标了。

  只见向晨腿成弓字状,背部微弯,双臂上的肌肉随着他的摆动一张一弛显得非常有力感,他的拳头高速的挥动打在沙包上,仿佛就象一台机器般的在运作着,旁边的计算器上的数字也不停飞快的跳动,诺大的空间只能听到拳头打在沙包上发出的沉闷声响,此时向晨面无表情双目直视前方,微有呆滞,似乎很平静,可他的脑中却无表面显现的那般平静,有人说当一个人静静的时候,往往就是这个人心情最乱的时候,这句话显然非常适合这时的向晨,有事做的时候还好些,可是一但闲了下来,整个脑中就充满她的倩影。

  酒醒后,当向晨再度想起以前的那个她,已没有什么感觉了,压抑在他心中那份情结终于有了一个结束,或许是因为痛太深,又或许是因为慧心的出现,如果再度相逢可能只会把她当成一个好友来看待吧,毕竟那不是一断完整的爱情,可当想起忠华所说的,心儿哭了,他却感觉心好痛,真的非常非常的痛,为什么我会让心儿哭,想到这,向晨眉头紧皱发泄似的在沙包上加重力道的打了一拳。

  “好快的拳”,一声响亮的声音从向晨的身后传来,这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不是风大先生的声音,这里怎么会有其它人,向晨停了下来,回头望去,只见一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人带着一丝微笑正朝自己急步走来,他的表情居然有一丝兴奋,就好象一个小孩子见到了一件好玩的玩具般的兴奋。由于不知来者何人,再加上打扰了他想静的心情,彼令向晨不快,向晨微皱眉头冷冷问道:“你是谁?”

  向晨冷冷的表情令小杰微微一楞,原来还想上前热情打招呼的小杰停了下来,满心的欢喜顿时冷了下来也同样静静的看着向晨,暗道:“这个人怎么这般不通情理,这般骄傲可是有什么本事不成。”

  小杰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却不答话令向晨有些不奈烦,依然冷冷道:“你是谁?”

  小杰嘴角微翘带着一丝冷笑道:“小杰,风大先生的助手,你傲的很啊!向晨。”

  原来是风大先生的助手,向晨微缓面部表情淡淡道:“你好,我只是不喜欢有人在我做事的时候打扰我。”向晨平常本不是这般对人,可能是风大先生对他的冷淡下意识产生的一种自我保护。

  小杰失声一笑,心道:“这也算是理由,试试他。”念头一起,小杰上前一步有些挑畔道:“很高兴你来这训练,可没本事的人,是没资格在这个训练场上训练的。”

  “资格”又是这两个字,怎么每个人都喜欢用这个字眼来评定别人,向晨闻听此言,心生微怒,眼露精光的看着挑畔的小杰,面对强悍如方志强者向晨尚且不惧,何况是小杰,可转念一想志强曾有留言不要轻易得罪风大先生,自己刚到这不好太多生枝节,向晨微弱目光淡淡道:“有没有资格,不应该来问我,你去问下风大先生吧,如果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我不呆也罢。”

  好大的一顶帽子,进退有理有节,隐有问罪之意,这几年小杰也曾随风大先生走南闯北见过不少历害的人物,却未料到向晨会如此回答,不禁为向晨的言词暗呼历害,本以为可以挑逗他生气进行较量,现在搞的自己到是进退两难了,如果再上去相逼,就显得自己太过不讲道理了,要是让风大先生知道,自己难免会受责罚,如何是好,小杰微楞一时间到不知说什么了。

  向晨看小杰楞在那不发一言,知其并非一个不讲理之人,可也恼其无礼,回过身用余光看了小杰一眼用淡冷的口气道:“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要训练了。”

  小杰本就是那种年轻气盛四处惹事之人,向晨的冷谈看在他眼中无疑那是一种轻视的表现,小杰怒火中烧,越想越气,胸口起伏不定,用手指着向晨历声道:“向晨,你,你太狂妄了,接我一拳。”言罢一拳隐带破风之声朝向晨背部打去。

  向晨本就用余光看着小杰,未料到他说出拳就出拳,心中大惊,身体的灵觉却豁然而起,小杰的拳路轨迹印入向晨余光中,向晨本能的一刻间闪电般的转身凝力出拳,口中大喝,“叱”朝所袭之拳迎了过去,双拳在空中碰撞发出“砰”的一声音脆响,小杰顿感一股大力袭来,蹬、蹬、蹬倒退三步方才立稳身形,而向晨则身形微微一晃即双拳抱胸列开架势。

  小杰不可置信的看着向晨暗惊:“好强劲的力道,好快的反应,我以充足之力迎他仓促间的一拳,本应我占上风却还是被他迫了回来,他怎么会这么强?”一时间小杰无法接受被击退的事实,眼中流露出一丝失落神情。

  向晨看小杰并没有继续进攻也放下摆开的架势,双目凝神着小杰,两人一时静静无语,向晨苦笑:“没想到刚来就得罪了风大先生的助手,居然还闹出这样一出,只怪自己刚刚心情太差。”想要缓解这个紧张尴尬的气氛,虽然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可是小杰先出手偷袭自己的,也是不知如何说才好,良久…,晨呼了一口气没话找话道:“你,不要紧吧。”

  小杰闻听此言心中更气,恨恨道:“你太看不起人了,这样就想伤我吗?我没那么弱。”

  向晨苦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哎,何必这样呢,刚是我……。”话未说完,房间传来“叮铃”一声音铃响,小杰转过身依然带着恨恨的语气道:“吃饭了。”说完自己先走了去,看着小杰走出去,向晨反到笑了,笑着自语道:“真是好玩啊,向晨啊!向晨,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会说话了,人家都说越老越精明,怎么反到活回去了。”轻叹一声,拍了自己光光的脑门一下,摇摇头也追随了过去。

  向晨步入外间,风大先生与小杰已经在小高桌上就座了,因为桌子甚小,所以只摆了三份餐盘,并未有太过丰盛的食物,风大先生看向晨走了出来,淡淡道:“过来吃饭吧。”仿佛他永远只会用这一种语气似的。

  向晨随口答了一句,走过去座了下来,小杰一看向晨座的靠他很近,气气的把餐盘往风大先生那边移动了一下,向晨苦笑:“太小孩子气了吧。”训练了一上午也真饿了,也不顾礼仪抓起餐盘中的饭团就吃了起来。

  两人小小的举动全部落在风大先生的眼中,小杰的性格他是知道的,一定又找人比试过了,看这种情况显然小杰是吃亏了,小杰追随自己已经有年了,虽然他不是什么天才,可刻苦的训练却从未间断过,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如今居然在向晨手上吃亏,可见他还是有些实力的,如依老虎所言他真的只训练了几个月,难不成他真有什么天份?可他那幼稚的行为又怎么说,这样的训练真的适合他吗?依志强、风大他们这种类型的人,眼光通常都很老道,往往一眼就能看出对方个七八分,这就所谓的查敌先机吗,风大先生头一次觉得有些看不透一个人。

  三人无语,只听得一阵就餐声,风大先生吃的很快,显然他是位吃饭时不喜欢说话的人,在有的人来讲这也算是一个良好的习惯吧,这时,风大就餐完毕拿起餐巾布轻轻的擦了一下嘴道:“小杰,既然星期六要比赛,今天下午,你把擂台及器材整理一下吧!”

  小杰简单的答道:“喔!”风大先生又回头对向晨道:“你继续完成你的训练。”向晨点头应道:“好的!”风大交待完毕起身朝外面走去,显是去办什么事了。

  房间内此时只剩小杰与向晨还对着餐盘上的食物奋斗,向晨数次张口想跟小杰说声抱歉,可话到嘴边却总是说不出来,风大先生的离开到使得这时的房间空气都有些不太自然了,小杰很快的吃完最后两口拾起餐盘道:“自己的盘子自己刷!”说完跑进了吧台内,向晨再度苦笑道:“太小气了吧,感情这东西也传染的,志强说的没错,从他的助手就可以看出的确小气。”

  午后的气温非常的炎热,尽管内室的天窗已经打开了,不时会有海风来回的流通,可室内的空气依然让人透不过气来,饭后两人遵从风大先生的嘱咐,一个继续自己的训练,一个则做起一些整理工作,两人同处一室,却始终未说一句话,偶尔两人对视,小杰也总是不屑的轻哼扭过头去,看样子还是余怒未消。

  随着一声重重的呼气,向晨停了下来,轻声诅咒道:“这该死的鬼天气,怎么这么热?”转头又朝小杰工作的方向看去,发现他此时也是大汗淋漓了,不时还用手抹着头上汗,小杰的态度令自己很是不自在,还要在这生活好长一段时间,不能总这样啊,算了,反正自己年长,道个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想到这,向晨对着小杰的方向叫了一声道:“喂!”小杰停下手中的工作转过头不满道:“干嘛?”

  向晨静静道:“今天上午是我心情不好,无故的乱发脾气,是我不好,抱歉了。”

  小杰未料到向晨会跟自己道歉,不由一楞,他本来也是性情中人,再加上应该是他先惹向晨的,向晨的主动,反倒令他不自在起来了,小杰一阵干笑道:“没有了,今天我也有错,不应该那样说话,你也不要在意啊。”

  两人对视一笑,先前的误会也随这一笑化解开来,这就是男人的胸襟,本来就没什么大的怨仇,来的快,去的也快。向晨笑着道:“今天天气很太热过来歇一下吧?”小杰爽快的答道:“好啊,不过房间太热了,不如咱们去外面吹下海风不是更好吗!”向晨微笑点头响应其绝好的提议。

  小杰引路,两人来到海滩外的树阴下,海风轻轻的吹拂,尽管还能感觉到一丝热量,可外面的空气的确比房间内要好很多,小杰非常舒服的找了一个地方成大字型仰面躺了下去,他的举动落在向晨眼中却感觉那样的的率真,向晨微笑暗想:“其实他也只是个大孩子吗!”

  小杰看向晨只是傻站在那,招手道:“来试试,躺在沙滩上舒服极了。”

  向晨轻笑依言在小杰边上不远处躺了下来,一股丝丝的凉意从背部传来,柔软的沙面包围背部,让人兴起一种懒懒的感觉,向晨笑道:“真的很舒服喔,你倒是真会享受。”

  小杰得意道:“那是,怎么说我也在这里混了两年多了,这里的一切我都熟的很,那里有好玩的,我都知道。”

  向晨轻笑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烟对小杰道:“你要不要来一支?不是什么好烟。”

  小杰皱眉道:“我不吸烟的,而且风大先生也不喜欢别人吸烟,你以后最好不要当着他的面吸烟。”

  吸烟虽然不是什么好习惯,可是却是最好的解燥之物,向晨淡淡一笑,点燃一支烟美美的吸了一口,对着天空喷出一缕烟雾,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看向晨吸的那般美,小杰轻舔一下嘴唇道:“烟真的那么好抽吗?怎么好多人都喜欢吸这种东西,那个东西那么呛人,而且对身体还不好。”

  向晨笑道:“我也是可有可无,有时心烦的时候那,就会吸上两口,隐不是很大的。”

  小杰嘿笑道:“心烦才吸,为什么心烦,为女孩子?”

  向晨哈哈一笑轻叹道:“是啊,让你说对了,是为了一个女孩子。”

  小杰眼睛一亮,一直以来都是追随在风大先生身边,虽然接触过不少靓丽女性,可是却没什么机会发展,只是逗逗,过过嘴隐就草草了事,没有正经的谈过恋爱之类的,所以对这方面总是抱着极大的好奇心,向晨的话勾起了小杰的兴趣,小杰嘻笑问道:“你很爱那个女孩对不对?你为她才烦的?那个女孩漂亮不漂亮?你是怎么把她泡到手的?……。”

  面对小杰极度有兴致的一连窜询问,向晨不由一阵苦笑,看其欲演欲烈的询问,似乎是想把问题一次性全问完,向晨赶忙制止道:“好了!好了!真是服了你,怎么对这种事这么感兴趣,你没谈过恋爱吗?”

  小杰打哈哈道:“我先问你的,你先答,看你那么伤感,你们的感情一定不一般,她是个怎么样的女孩。”

  向晨猛吸了一口烟缓缓道:“她?她是个很美的女孩,很聪慧,我从没见过比她更聪明的女孩,有时她很顽皮,让人哭笑不得,有时她又很凶,凶起来象个小老虎一样,可温柔起来那又非常的迷人,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跟她在一起我总是非常的开心。”一想起她,两人的点点滴滴,那美好的过往又闪现在他的眼前,向晨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温柔。

  凌凌散散的,向晨对小杰讲述了一些他与慧心间曾发生的事,从第一次相遇到第一次约会……。

  小杰怀着极大的兴趣听完向晨简短的诉说,心中好生的羡慕,怎么这种事轮不到自己身上,小杰好奇道:“那你烦什么?有这样好的女孩做你女朋友,你们吵架了?”

  向晨苦笑道:“没有了,她现在还不是我女朋友啊!我们感情虽然好,可是她没有答应过做我女朋友啊!这次我无意中又伤了她,惹她难过了,她一定生我的气了。”说到这,向晨脸上显得有些沮丧。

  小杰气急的问道:“你真是笨死了,一个女孩肯为你难过,那就代表在乎你啊,那你有没有要求她做你女朋友啊!”

  向晨楞楞道:“没有啊!”小杰的提醒,此时才想到自己好象从没有跟慧心提过,要她做自己的女友。

  小杰猛的坐了起来,指着向晨无力道:“我才真是服了你呢,什么都没做在这乱烦个屁啊,没想到我能见到能跟具老大媲美的人,这世上怎么这么多笨人啊!”这也难怪小杰无力,这世上的男女不管多聪慧,一但涉及到感情的时候,通常都会变的很笨的,不过小杰好象忘记一点,他自己还没有女友呢,这时跳脚未免太……。

  向晨也坐了起来,一脸尴尬道:“可我现在惹她伤心了,她一定不肯原谅我的,那你说应该怎么做。”

  小杰以一副专家的口吻道:“放心大胆的去告诉她要她做你女友,一定没问题,只要你说了,她就会肯原谅你了,女孩子都喜欢敢于表白的男人,不要象那个具老大一样,明明心里喜欢妙恩,喜欢的要死,偏就不敢讲出来,真是气死人。”感情小杰是非常热衷于撮合这种事的。

  不管小杰说的对与否,他的话却给了向晨一种信心,向晨习惯的摸了摸头有些憨笑道:“真的吗?”接着疑惑的问道:“具老大是谁,他也有这方面的困惑?”

  小杰气气道:“这个老家伙跟你差不多,一个是傻的不知道表白,一个是却是不敢,从去年我就开始劝他,他楞是托了……。”讲到这小杰突然停住了,指着前方道:“这人真不经念叨,说他,他就来了。”

  向晨顺着小杰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从西边小山崖处拐出一个皮肤黝黑的高大的汉子正低头前行,只见其上身着一件蓝不蓝黑不黑的跨蓝背心,浑身精练的肌肉呼之欲出,给人感觉孔武有力,黑黑的肌肤在阳光居然倒闪着一丝光泽,手中提着一个渔兜,下身着一普通短裤,大步前行之际,每行一步,那柔软的沙滩,就会被踏出一个坑来,向晨这是第一次看到除方志强外能拥有如此健壮的体格之人。

  小杰大声的叫道:“喂!具老大。”随之扬手招呼。

  具永昌言听有人呼叫,抬头顺声看去,前方小树林处,小杰正在扬手叫唤,在其右侧还坐着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外村人,是小杰,这个可爱的小弟,具永昌松开紧锁的双眉,露出憨厚的笑容朝小杰及向晨行去。

  龙行虎步,转瞬即至,具永昌笑着道:“小杰,今天你怎么这么老实,躲在这纳凉,没去玩啊?”转目打量了向晨一眼接着道:“这位好象是外村人,是你朋友吗?”

  两人看具老大行至,站了起来,小杰介绍道:“这个是向晨,是来咱村训练的,是先生的客人。”接着对向晨道:“这就是我刚说的具老大。”

  向晨礼貌的上前一步伸出手道:“您好,见到你很高兴,我是向晨。”

  具永昌爽朗一笑上前握手道:“你好,向先生,咱叫具永昌,村内的人都叫咱具老大,你也这样叫吧,咱村很少有外来的客人,来咱这不用客气,有啥需要尽管说。”

  具老大的爽真,片刻间就蠃得了向晨对他的好感,可对其称自己为向先生却感觉别扭,原因无他,这都是受风大先生的影响,通常外村来男人,大家都会称其为先生,到不是学得社会的礼节,向晨微笑道:“您既然不见外,也不要叫向先生了,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或者如叫小杰一样叫我小晨亦可,来这恐怕要住些日子,我可是不会客气的。”

  具老大大笑对小杰道:“好!这个兄弟好,够爽快,我今天钩了些小螃蟹,今天晚上你跟向兄弟一起来我家,我炸小螃蟹给你们吃,咱们好好喝一顿。”

  小杰坏笑道:“你炸的不好吃,要是妙恩炸来才香呢,喝酒也有味道。”

  具老大被其说中痒处,黑黑的脸上微微泛红轻骂道:“你这小子,就是坏蛋一个,男人喝酒,要女人做啥,不让她去,就咱们哥几个,老二晚上也就回来了,也让他们两个认识一下新来客人。”

  小杰还待抢白,向晨知机制止道:“具老大说的是,男人一起喝酒才喝得起来,加上女人就不自在了,不过当我是客人就不好了。”

  具老大听向晨这样说,感觉甚是对口味,笑道:“兄弟,你说的好啊,不当你是客人了,就兄弟,刚才是咱说错了。”

  小杰依然坏笑道:“那我就放你一次,今天晚上还要多准备些其它好吃的才成。”

  面对这个可爱的小弟,具老大通常都是无可奈何,轻哼道:“凡正你也吃不了多长时间就由你吧,好了,咱先走了,晚上你们早点来吧!”也不多话拎着渔兜朝村内行去。

  向晨看具老大说走就走,直!是太直了,轻笑对小杰道:“这具老大的性子倒不多见啊,不过你今天晚上可以去吗?”

  小杰道:“没问题的,酒吧每晚通常要在八点左右才会开,我可以去好长一段时间的,咱们呆的也差不多了,回去吧。”

  向晨响应道:“好的!”两人各自回内间做起各自的事来,幸喜两人间的误会因为一句道歉而消除,还意外的新认识了一位性格爽朗的新朋友,对得小杰的指点,心事也稍有缓冲,全心的投入到训练当中。

  具家大宅

  具氏三兄弟的家,座落在村东边,这座大宅可以说是全村最大的庭院了,是由三栋小阁楼合并而成,分正南、正西、正东,分别为三兄弟各持一栋,具家三兄弟都是孝子,其母临终曾言:“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三兄弟无论何时都不可分开单过,只有兄弟抱成一团,始能放心,故在其母逝后也并未分家,三兄弟无论做任何事,都是一起解决,始终在过着一种大家庭的生活,这在全村中也是一庄美谈。

  具永盛夹着皮包托着疲惫的身躯走进具家大宅,从他紧锁的双眉来看此行似乎有些不顺,一进门就急步行至庭院内水龙头处随手放下包,‘咕咚,咕咚!’就是一阵猛灌,冰凉的地下水顺着喉咙流入腹中才得解一丝从外奔波的疲乏,具永盛喃喃自语道:“还是家里的感觉好啊!”,随即对着正房处大叫道:“大哥,我回来了。”

  具永昌与老三具永玄正在厨房内准备着今天晚上准备请客的饭菜,闻听老二的喊叫,心切知道此行的答案,两兄弟一同放下手的活走了出来。

  行至院中,却看到具老二坐在小板凳上皱着眉大口大口的吸着烟,具永昌顿了一下,眼看着老二愁眉紧锁的模样,虎目中带着一丝心疼的表情看着这个经常跑外的兄弟,知道此行有些难处了,他与老三都是直性的人,跑外的业务一直以来都是靠老二自己跑的,很是辛苦,他们一点忙也帮不上,具永昌总是为这个深深的自责,没有尽到大哥的责任,具永昌没有说什么,行至水龙头处,打开水龙头沾湿了毛巾,向永盛递了过去。具永盛看了大哥一眼,接过毛巾擦了起来。

  具老三是性子比老大还要急,也因为是老小的关系,说话总是没什么顾及的,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大声问道:“二哥,昨!,又不行?”

  具老二又重重在脸上擦了下,轻叹一口气道:“他们不肯加价,说这么多年都是这样的,为什么偏今年要加价,如果加价,以后就别想他们在销售咱村的海产品”,说完内疚的看了老大一眼。

  具老大轻拍一下具老二的肩安慰道:“算了,老二,你已经尽力了,凡正咱们还是有钱赚的,不用再烦了”。

  具老三可不象老大那样能憋的住气,破口大骂道:“******,那群吸血的王八糕子,这么多年一直骑在咱们头上,真******不讲理,真想狠揍那群仔子一顿。”说完愤恨挥舞了一下拳头。

  具老二心中窝火,狠恰了一下烟头扔在地上站起来气道:“骂有啥用,人家控制着京津两地的海产品销售网,势力大的很,你能昨地,就你能,有种你去打,打回价来我服你,全村人都谢你”。

  具老三本就火大,又是那种沾火即着的人,具老二的话无异是又让他火上加上火,具老三指着具老二暴怒道:“昨!,你有火冲我发啊,你用嘴说不也没说回来,搭一跤”,说着矮下身子,两臂大张。

  具老二闻言脱下上衣往边上一甩道:“来就来。”说完,就朝具老三扑了过去,两人双臂交在一起,头顶头,相互先较起劲来。

  在一般人看两人此时仿若打架,可在具家有个规矩,说不通的事,就搭跤来解决,故具老大看两人火大摔跤也就不行制止了,而是执行了裁判的职责。

  两兄弟身高相仿,臂力相若,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脚下不断移动,脸憋的通红,浑身肌肉绷的紧紧的,这时,具老二首先出腿朝具老三左小腿根快速扫去,具老三腿抬起一闪顺势往具老二两腿间插去,身子一扭往内侧挤去,看这意思是想给具老二来一个小背跨,摔跤这东西一讲体力,二讲策略与变化,具老三变招虽快,可具老二也不是省油的灯,就在具老三往内挤时,只见具老二整个身子往右来个大移动,左臂抻出插入具老三挤进的两腿内侧,大叫一声把具老三的左腿架空起来,整个身体前倾,朝前压去,具老三变招不及,只能左臂用力朝具老二脖子搂去,可身子却失去了平衡,具老三在下,具老二在上,两人重重的摔在地上,情况明显不利于具老三,可老三的优势在于一摔之际紧紧的搂住了具老二的脖子,两人相互又开始较劲扭在一起。

  这时,传来具老大的声音:“停!,老二胜。” 具老三一听说具老二胜了,松开了双臂,往边上一滚站了起来不服道:“啥!大哥,我背没着地,昨我输了。”

  具老大解释道:“你在背着地时,以超过一半了,你不输谁输。”

  具老三一听如此,气气道:“又让二哥捡便宜了,不行咱们再来。”

  具老二从地上坐起来讥笑道:“你那莽性子,摔十次,你输十次,来就再来。”

  具老大看两人还没完了,上前一步道:“还搭啥!忘了晚上咱们要请客人了,都快来了,还搭!”没好气的看了老三一眼,接着对老二道:“你昨样,流通汗,好点没。”

  具老二往至水龙头边上,拿起毛巾擦了一下道:“能昨样,跟老三搭一下,舒服点了。”回头道:“今天晚上请啥客人啊?”

  具老大道:“大先生的客人,是城里人,今儿刚到,见一面觉着不错,挺爽快一人儿!没城里人那较情劲,我就请来了。”

  风大先生是他最尊敬的人,不紧因为他强,老二比他们两兄弟都有心眼,从风大先生那学到不少东西,接触了不少新鲜的事物,具老二一听露出一丝高兴的笑容道:“咱村少来外客,还是大先生的客人,既然这样,那咱应该好好准备一下才是,你都准备啥招呼客人了。”

  具老大一看老二笑了,心中也是高兴,开玩笑道:“你这细仔,我能准备差了啊!啥都不放心。”

  具老二知道自己这老病,啥都爱问问,笑道:“那呀!来客人了,咱高兴不是的吗!我再去买点现成的吧。”说完把衣服往身上一披,就待朝外走,可看老三还在那气气的傻站着,知他还是不服,暗觉好笑,招呼一声道:“老三,我要去买东西,你跟我一起去。”

  具老三闻听二哥叫他,楞楞答了一声道:“唔!”就跟了过去,可嘴里却不老实的念叨着:“怎么就输了呢。”显然还在想着刚才搭的那一跤。

  具老大看两兄弟出去了也转身进厨房准备去了,虽然今天事没办成,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可老大是那种心宽的人,再加上今天有向晨与小杰来做客,心中还保持了乐观的状态来迎接客人的到来。

  

第十三章 具氏三兄弟(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