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商业开发方案(全)

    第二卷 强者之路-试练

  第十四章 商业开发方案

  “商人”,从古至今,无论那朝那代都离不开商人这一重要角色。随着时代的变迁,民间商业形势也在不断的变化中,从民间小作坊形势逐渐向多元化形势发展,商人总是能第一时间触觉到商机所在,根据市场要求变更着自己的经营形势,以迎合要求日益增高的人群,无论采用任何的形势,何种商业举措,都始终离不开两个字,那就是“需求”。

  黄昏时分,此时的黄金村格外的迷人,远处黄沙漫漫与桔红色的晚霞交相呼映,使得原本蔚蓝色的海水在霞光的照映下也仿如披上一层红衣,海水,不停的抚mo着细软的沙滩,一波又一波,发出温柔的刷刷声,一只小小的寄居蟹,拼命的从壳中挣脱着往外探出来头来,估计它也是肚子饿了,想溜出来找些吃的。

  向晨与小杰并肩漫步在沙滩上,在一般人来讲,如是一男一女,如此漫步何其浪漫,可偏是两个大男人做此悠闲举动,难免使得这个优美的场景裉色不少。

  可能是看习惯了吧,小杰倒没觉得什么,可向晨长期处于都市少有看此美景,心中不由为这美景而觉震撼,长叹一声道:“如此晚景真可谓美不胜收,如真有人间仙境的话,这处当得此称号。”

  小杰呵呵一笑道:“还好了,你只是不多见,见习惯了,其实也就不觉得怎什么了。”

  向晨一想也是啊,轻笑道:“是这道理,人啊!就是有那种极度的‘喜新厌旧’的劣根,再美的东西,见多了,也就习惯成自然觉不出什么美来了,或许只有不断变化才能保持这些吧。”

  小杰戏谑道:“是啊!为了保持你心中这份美,你还是少看几眼吧!咱们还是赶紧去具家吃饱肚子,方为上策!”说完还学戏里的台词,哇呀呀的叫了几声。

  向晨被小杰的举动逗的哈哈大笑,戏腔戏调附和道:“如此小生听劝了,小哥前方带路,为了肚子,咱们吃呀!!”

  小杰也来了劲了,回应道:“如此这般,公子且随我来呀!”打了一个亮相,抬头就走,两人一路嘻笑朝具家大宅行去。

  具家大院

  两人刚至院外,人还未踏入就已老远闻到一股浓浓鱼汤香味从院内传来,向晨美美的深吸一口问道:“这是什么鱼,怎么会有这么浓香的味道。”

  小杰奇怪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鱼汤味。”

  向晨神秘一笑道:“不要告诉别人喔!我以前可曾经是一名三级厨子,所以对品菜方面还是有一定自信的,各种汤的味道,我只要一闻即知。”

  小杰向看怪物似的看了向晨一眼道:“你经历还真丰富啊,这你也干过,不管怎么样,进去问问就知道了,走了!”

  具家三兄弟都与小杰交好,小杰来这就跟回自己家一样,人刚进门,就扯开嗓门大喊一声:“呦呼!具老大,我们来了,都出来啊!”

  小杰这一嗓子真可以说惊天动地,连左近的邻居几乎都听得非常的清楚,具氏三兄弟应声而至,从各自呆的地方走了出来,具老三与小杰最是要好,一出来就直奔小杰呵呵憨笑道:“小杰,你这嗓子又比上次又响好多,那天咱们再去西山崖比试一下看谁的嗓门大。”感情,这大嗓门是两人练出来的。

  具老大没好气的扯了老三一下道:“你懂礼貌不,客人来了,不先招呼,就知道跟人比试,被你气死了。”接着对向晨笑着介绍道:“向兄弟,别见怪啊!这是我家老三,平常很少出门,不懂得礼貌,来,快里面请。”

  向晨呵呵一笑道:“具大哥,你又客气了不是,难得具老三有这份朴挚的性情,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见怪呢!”

  具老三一听向晨在夸自己,一时间对向晨好感觉大生,大嘴一裂哈哈大笑道:“向兄弟的话真中听,咱就是这样的人。”他也不管别人年纪是否有多大,尽管顺着老大叫向晨为兄弟。

  具老二仔细的打量一下向晨,虽然向晨帽子下的光头挺令他好奇,可看其一脸的文人气质,年纪似乎不大,双目闪烁着和善的笑容,谈吐大方得体,凭自己经常跑外的经验看,这人绝对不是个一般的人物,心中也是好感顿生,上前一步自我介绍道:“你好啊,向兄弟,欢迎你来黄金村做客,我是具永盛,叫我具老二就行了。”

  向晨礼貌的回答道:“你好,今天能来具家坐客,我也感觉非常的荣幸,初到此地,就能得大家这样热情的招待,黄金村真是景好、水好,人更好!真是不需此行啊!”在向晨刻意的营造下,一时间场面彼为欢快。

  看人之道在于查言观色,虽然只是聊了数句,具家兄弟的性情,向晨已经有一个基本的定位,这个具老二,倒真是让向晨多注目了一下,他应该是三兄弟中最通事故的人了。

  大院的中央处早以摆放一张长型桌子,桌上准备好了若干的海鲜,彼为丰盛,真是让人有些垂涎欲滴,众人又寒碜了几句,分别落座,具老二负责招呼向晨,就欲给其倒啤酒,向晨赶紧言明,自己只喝白酒不喝其它,具氏三兄弟更是大喜,三兄弟也都是好白不好啤之人,这下可找到对口的人了。

  具老三哈哈笑道:“向兄弟,你真行,我喜欢你。”说着一晃脑袋道:“男人吗!就应该喝白酒,这才够劲!”撇了小杰的酒杯一眼接着道:“娘们才喝啤酒呢,软棉棉的一点劲都没有。”

  本来晚上小杰还要回酒吧工作,本不想喝太多,所以选择了啤酒,可谁想到看在具老三的眼中却是极度的不爽,小杰受此一激也不顾许多了,冲着具老三大叫道:“来就来白的,谁怕谁啊!”

  具老三呵呵笑道:“这就对了吗。”马上给其换上小一号的杯子,倒了满满的一杯。看两人的举动,向晨甚觉好笑,这憨人也是有憨心眼的,倒也真是可爱,小杰也真是尽不住人激,居然被一个憨人将一军。

  众人起身举杯,为欢迎向晨这个远到而来的客人,小干了半杯,向晨本是喝慢酒的人,赶上今天高兴,一两多的白酒入肚也是甚觉舒服。众人再次落座,这时小杰一边吃菜一边问道:“具老大,今天你煮了什么鱼汤啊,向晨老远就闻出来了喔!”

  具老大笑骂道:“是你这个小馋鬼想喝汤了吧!偏要推到向兄弟身上。”

  小杰不服道:“那里是我,就是向晨闻出来的,他对吃的可在行了,是个行家喔!”

  具老大疑惑的看了向晨一眼显是不信,可还是对老三道:“老三,你去乘些鱼汤来,给向兄弟尝尝。”老三憨敢的答道:“好”,起身朝厨房行去,不多时端了一大碗热气气腾腾的鱼汤放在众人面前。

  具老大道:“向兄弟,你来品评一下吧!”

  向晨没好气的撇了小杰一眼,暗怪其嘴快,谦虚道:“我是什么行家”说完拿起小勺轻拨了一下碗中的汤,先观看了一下汤的颜色,摇了一勺汤,从鼻子处轻轻带过,浓浓的鱼鲜味扑鼻而来,然后才放入嘴中。

  众人此时都目注在向晨身上,小杰看做了这许多动作,倒咽了一口唾液问道:“怎么样,好喝吗!”向晨笑道:“好不好喝,你不会自己尝啊!”

  具老三急性子又上来问道:“向兄弟昨样!,我大哥煮鱼汤最是拿手了,你到是快说啊!”不光是他就是其它几人,也都被兴趣调的高高的,想听到向晨怎么说。

  向晨呵呵一笑道“那我就说了,鱼汤煮的很好喝啊,从汤的颜色来看,这个汤最少煮了二个小时,汤成清洌,微微范白,显然是火候不够,而且中间似乎用大火催过,以至于鱼胶,并未全部煮出来,从香味来讲,微范鱼腥味,好象煮汤的时候并未放姜啊,海鱼性本寒,而姜是解寒之物,不紧可以去除异味,还可中和海物的寒性,对身体也好,总的来说,这也算是很好的一道汤了。

  具老大一听向晨评语不由一阵大惊,对向晨指正的评语,暗感佩服,正如他所说的,算算时间,可不正好就是二个多小时,而且自己确曾在中间的时候开过大火,煮这个道鱼汤虽然简单,可是却又是极难,难就难在把握火候、时间及配料上,具老大虚心问道:“那现在可还有什么办法解救吗?”

  向晨笑道:“自已家喝,这样已经很好了,你只要在稍微点点醋,去下腥味就行了。”

  小小的评论及建议令具家兄弟对向晨刮目相看,纷赞其真是一个美食家,要求向晨对其它的食物再做品评,本是迎宾的聚会,这刻到变成了食品评定会了,不过有此一举,倒也真增添了小宴会气氛,使得向晨与具家兄弟关系更加亲密一层。

  众人一边吃,一边听向晨的品评,原来做菜也有这般多的讲究,有的过程更是相当的细致,其它人还好些,当听个乐子了,这当中爱益最大的莫过于具老大了,平常本就喜欢做些新鲜菜来,再加上两兄弟,一个跑外,一个要经常驻首在海带田中,所以老大一向都兼职做两兄弟的保姆的,这也使得,具老大对做菜格外的兴趣浓厚,向晨的指点,无疑就象给他上一堂生动的课一样。

  待得所有的菜都评完了,众人也喝的微有上头了,小杰最是没用,脑袋已经开始乱晃了,显然是受不了白酒的劲,只有具老大还意犹未尽,看桌上再无可评之菜,起身道“向兄弟,你一定还没尝过本村的海带,我去给你扮一盘来,让你尝。”说完起身朝厨房走去。

  具老二笑道:“我这个大哥啊!就好这出,对了,向兄弟,你昨懂这多啊!”

  几人谈的甚是投机,向晨也不隐瞒,微笑道:“我原来曾经做过几年厨子,虽然现在不干了,可是原来学的那点经验还是留了一些。”

  “啊!”,具老二微惊道:“你还做过厨子啊!看你面相,不象是做过这行的人啊!你还都做过什么啊?”

  向晨大笑一声自嘲道:“有什么象不象的,上完高中,没考大学,就选择了做厨子,后来做了几年,觉得不太适合自己,就开始自学电脑,做平面设计,现在啊,没想到还是走回去了,重新上大学,学企业管理,哎!真是走了许多冤枉路啊!”

  具老二轻叹道:“你比我们强多了,这么多的经历,无论怎么样都是一种资历啊!不象我们这村里的人,有些人甚至一辈子都没出村太远过,始终抱着这块土地生活了一辈子,守着这黄金村,守着这村中的海带田。”具老三其实也是有感而发,这次与海产品销售商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心中别扭,觉得对不起这村上的这群人们,具氏三兄弟,始终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村上的生活能过的更好些。

  具老三最是怕听这些陈年旧事,有些不满的对老二道:“二哥,你真是没劲,咱们喝的正高兴呢,你昨又提这些,应该多喝酒才是。”

  具老二哑然一笑,心道:“自己这是干嘛!不自主的说这些了,老三今天倒是说对了,请客人应该多喝高兴酒才是。”

  过了好大一会功夫,具老大终于回来了,手中端着一盘拌好的海带丝,向晨没想到会这么麻烦,心中有些过意不去,连忙道:“早知这么麻烦,就不要拌了,少喝了多少酒啊!”

  具老大呵呵一笑道:“不费什么事,就是找这个拌海带的料,找的时间长了点,你快尝尝吧,这道菜还有醒酒的功能,是我们朝鲜族人特色小菜之一,现在已经极少有人会了。”

  闻听具老如此说,向晨倒还真有些好奇,正好有些上头,夹了一大口就往嘴里塞。具老大急忙伸手制止道:“别……。”可为时以晚,向晨已经全部塞进嘴中。

  “喔”,一股强酸异味直冲向晨鼻部,连带着脑部都有些不太正常了,向晨此时已无刚才那般风度,手掐着头,连鼻涕带泪水一起流了下来,几人看向晨这般模样,纷纷哈哈大笑起来,小杰更是夸张抱着肚子指着向晨大笑不已。

  没想到劲还真大,过了半天,向晨才缓过劲来,具老大笑着递过一条沾湿的毛巾,向晨擦了一把才一边抻涕着笑道:“好家伙,真够劲啊!,你放了什么东西,芥茉吗?不过吃完以后还真爽,感觉七窍都通了一遍似的,好东西!”

  具老大笑道:“是一种跟芥茉有点象却不是的东西,是我们族人特制的,别处根本就吃不到的,你还吃的好吗?”

  向晨笑道:“我初时吃芥茉也向这样,有点怕,可是越吃越上隐,你拌的这个跟那个类似,不过劲要大好多,吃多了,恐怕也是会上隐的。”

  具老大起身从水龙头处接来一碗水,放下道:“你要是吃不习惯,用水晃一下,就能吃下了,这次主要是让你尝尝我们村的海带。”

  刚刚的那一下还真让向晨有点怕了,闻言老实的又夹了一筷子在水中涮了一下,放在口中细嚼一下,只觉得,筋斗的很,鲜美异常,完全不似普通的海带,根本就不象是用水抄过一样,向晨大为惊奇道:“这海带可是一级品,这么好的海带我真的是头一次吃到。”

  这时具老二搭茬道:“向兄弟真是行家,不过这不是什么一级品,只是咱村产的普通海带,算不得是最好的。”

  向晨赞不绝口道:“这般好的海带,我想既是威海的一级品恐怕也是不如,一定卖的价钱很好吧!”

  听到这话,具老三把酒杯重重往桌上一蹲气愤的粗口道:“好个屁,那群天杀的王八糕子,把价压的低的很,害的咱村的年轻人都快走光了。”

  向晨疑惑的看了老大一眼,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看村中颇为殷实,怎么人都会走呢?压价是怎么回事?”

  具老大放下酒杯轻叹一口气道:“唉!兄弟跟你投缘,我也不瞒你,这都怪我们没本事,头些年,我们村的海产品,都是国家收的,可是这些年搞什么市场经济,国家不收了,我们只有自己找出路,老二终于找到一处能销售到京津两地的大客户,初时物价低倒还可以,可是现在物价飞涨,我们就有点吃不销了,村里的年轻人,眼看着收入越来越少,还不如外面打工赚的多,就都出去了,老二这次又去了,可是他们涨着自己是大销售商,不肯给我们涨钱,要不就不销售我们的产品,唉!这次苦了老二了。”

  具老二心里也是难过的低下了头道:“大哥,你说啥呢?”

  向晨天生的侠义心最看不得这种以强凌弱的事,同情之心大起微有恼怒却还控制的住,又问道:“这么好的产品他们舍得不卖,我才信呢!他们现在多少钱一吨收啊?”

  具老二道:“好有啥用,2600多块一吨。”

  “啊”向晨大惊,因他原来曾搞过一阵海制品,对这个本就在行,年初还在做餐厅经理时,经常与那些销售海制品的贩子打交道故知道价格,刚不知道价还好些可这时向晨再也按纳不住心中的怒气,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气愤道:“太欺负人,这么好的产品只给2600,现在就威海的次品,价格也是4000左右,好的更能达到6000,这不明摆着是欺负人吗!”说完掏出一根香烟愤愤的吸了两口来回的在院中游走,几个人没想到向晨脾气也是这般火爆说生气就生气,一时间都楞楞的看着向晨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时忽然停了下来,指着具老二道:“二哥,你这话我不爱听,什么叫好有啥用,好产品就是好销售的源头,现在都在讲质量是企业的生命,好产品就应该有一个好的价格,你们不能由着他们这样欺负你们,首着金山讨饭吃,不应该!应该再重新找销路,这种不平等的事,不应该发生在市场经济的今天。”向晨此时可以说是极度的愤怒了,虽然只是初识,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却令他极为不舒服,故火气一发出来,也就没顾及很多。

  具老三虽然不明白向晨讲的是啥,可听了他的话觉得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腾的一下也站了起来大声道:“向兄弟讲的对,咱们不能老是让那群仔子骑在头上拉屎。”

  具老二与具老大对视一眼,虽然他说的在理,可毕竟是关系全村老百姓生存问题,他们不能太冲动了,刚在聊天中具老二知道向晨是学企业管理,虽然具体不知道这是啥,可也是知道这是一门管理大企业的学问,心下不由一动问道:“向兄弟,你能为我们这样想,我们很感激,可……。”话到嘴边具老二却说不出来了。

  虽然心中不诸多的不平,可向晨依然很快的清醒过来,知道光发脾气,解决不了具体的事情,向晨依然来回的游走,心中起伏不定,帮:“就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及代价,可自己已经点过他们了,他们能不能做到?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不能。”不帮:“于心不忍,这种不公平的事发生在眼前,却是自己力所能及的,可他们能否完全的相信自己的决断”一时间向晨心中真可谓是天人交战,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好大一会儿,“罢了”自己与具氏兄弟虽是初交,但终是有缘,就算在帮他们一下又有何防,知识本来就是要实际的应用发挥,不然也只是纸上谈兵,空想一场而已,就当是一场试练又有何防,想至此,向晨转过身面对具家三兄弟严肃道:“你们可相信我。”

  具老二心机最是深沉,知道他问这句话,显是决定了什么,心中激动狂跳不已,知道如果回答好了,也许会给村带来一场新的生机,这就是看自己敢不敢赌了,平常虽然是具氏三兄弟相互商量,可是重要的决定还是要具老二做决定的,“赌”,一个念头在具老二脑中获然升起,猛的,具老二抬起头诚肯道:“向兄弟,从刚才的谈话,我知道你有能力能帮我们,我们兄弟赚不赚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全村百十余户的乡亲们啊!,他们一辈子劳碌,就图个能过上安生日子,有点余钱,可我们兄弟没能力帮他们,为了我们能抬起头来,为了乡亲们能过上好日子,你说,你想做啥,我们全力支持你,说到这,具老二再也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眼看着这真挚的表情,向晨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不管是冲动也好,什么莫名的不理智也罢,向晨上前一步紧握住具老二的手坚定道:“我帮你们!”具老二激动的用力握着向晨的手回应着,仿佛握住这双手,就握住了全村人的生机一样。

  良久……,场中的众人都被这激情的一幕所感染,眼中都隐含着一种莫名的泪花,小杰年纪最小,眼泪不由自主的也流了下来,这一刻在他眼中的向晨那般的高大,一股不下去对风大先生的崇敬之情油然升起。

  深夜,四下一片安静,婉如黑屏般的夜空中,那明月挣扎着露出了半边脸,那温柔的海水仍然在一波波的不停朝岸边涌来,虽只是小小奔流,却让人感觉是那样的有力度,入夜后,海边的天气有些转凉了,可向晨却不觉得,他的心有团火在燃烧,他不停的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着烟,来回的游走在沙滩上,沙滩上已不知留下了多少根烟头了。

  商人有一句名言“用最少的资金投入,获取最大的利益”,现在村里面临的问题是,运作资金底子薄,销售队伍几乎只靠具老二一人,产品质量上乘,可是却没有名气,多年来一直依靠的是小作坊式的经营,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管理机制,这使得村内无可用之人,村里人力资源的匮乏,是最让人头疼的,一切的一切几乎都等于零,目前最重要的是,怎么展开第一步,向晨用力的拍着自己光光的后脑,想要理出一个头绪来,嘴里喃喃自语道:“真的可以吗?”老实讲他心里也是没什么底的,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啊,或许自己费劲心机,恐怕也不能达到一个圆满方式,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向晨周围。

  “你好象很困惑是吗?”,一个平静声音从向晨身后传来,这声音,怎么好象是风大先生,他怎么会来?向晨微愕着转过身来,只见风大先生依然带着那平静的表情,身上跨着一个包卓然的站在身后不远处,向晨楞楞道:“是的。”

  风大先生上前一步静静道:“有困惑好!”

  向晨微微皱眉,却不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躬身请教道:“请先生指点迷津。”

  风大先生淡淡道:“没有困惑就代表没什么能难住你的,既然什么都难不住你,那你就不知道做什么了,有了困惑你就想解开它,要解开它就成了你的目标,而你也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能解开困惑的永远是你自己,大胆去做吧!”说完将手中的包递给向晨,接着道:“或许这个能帮上你。”

  风大先生的话,指点性的解开了向晨有些繁乱的思绪,虽不具体,却起到了引导的作用,晨脑中不断的消化着风大先生所讲的含意,木木的接过包,打开一看,居然是一部最新型可无线上网的笔记本电脑,向晨心中一阵欣喜,这无疑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了。

  向晨目带感激之色的看着风大先生道:“大先生,谢谢您!”

  面对向晨的感激,风大先生居然露出一丝难得微笑,未发一语,或许直到现在他才有些认可向晨吧。

  虽然有了这部无线上网的笔记本,可向晨知道这解决不了最大的问题,正所谓独木难支啊,他现在需要人帮助,风大先生就是这个人,可他肯吗?向晨深吸一口气道:“大先生,我知道你是世外高人,这等琐碎之事入不得方家法眼,可现在村内形势严峻,人力资源严重的缺乏,我希望您能帮我,不,应该说是帮这个村子。”

  风大先生静静无语,来这个村已经两年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也早就生出一份感情,村里的事,他早就知道,可他却无能为力,他只是一名武者,不是一名商人,不过他却能做一些连商人也办不到的事情,他心动了,风大先生淡淡道:“我不是已经在帮你了吗!”说完转身朝小酒吧行去。

  向晨虽然不知风大先生能具体做什么,可是他的加入却令起到一份安心作用,他不再是一个人了,虽然他一直是那淡淡的态度,向晨知道他答应了,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令他惊喜的了。

  其实他何尝知道,风大先生此时的心情也并不平静,“只来了一天,就收服了具氏三兄弟与小杰的心,一向不为世俗所动自己,居然也为了他一句,‘帮这个村里的人’而甘心加入”风大先生轻叹一声道:“先前,我小看他了,他可能是天生的那种事业型的人,一个具有领袖魅力的人。”

  可以开始了,就先从这第一份草案开始吧,向晨按纳住激动的心情,打开了笔记本,在文档上打上了事业开始的第一个标题《黄金村商业运作初步开发草案》,这晚向晨一夜未眠。

  第二天清晨,向晨携同具家三兄弟、小杰,实际的勘察了村内生产的具体情况,在具家兄弟的介绍下,向晨进行了各种数据的初步统计,使向晨心中不再向昨日一样茫然了。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都知道他是来帮村里的,一路行来,向晨受到了村内村民的热情而特别的礼遇,一时间向晨这个名字,传遍了全村,大家都称呼他做,向大先生,他是全村第二个受到如此尊重的人,而小杰则开玩笑说:“他那是什么大先生,应该是二先生才对,不然村不是有两个大先生了吗!”众人一听是这道理,于是向晨又由向大先生又变成了向二先生。

  众人行至黄金村收购站内,几人站定,具老大笑道:“二先生啊!今天一上午可真是辛苦你了,来咱们进屋去歇一会吧!”

  没想到连一向憨直的具老大这会也调笑自己来了,向晨没好气的撇了具老大的一眼道:“具大村长,我如今只是你手下一兵而已,哼!原来你有这么大官也不一早告诉我。”

  具老大心情愉快哈哈大笑道:“向兄弟,不是我不告诉你,是你一直没有问过这村的村长是谁啊!我总不好,见人就说,我是村长吧!”

  向晨无语,这具老大辨白起来居然也是这般的历害,几人看向晨受窘,都带着善意的笑容纷纷的笑了起来。

  这时,收购站内侧传来一声娇柔细细的声音:“具村长,你们来了,你让准备的账目都已准备好了!”

  几人顺声望去,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皮肤白晰颇为清秀的女子与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女子,正朝几人方向行来,那名中年女子赫然就是向晨第一天见到的金妈妈,可那名清秀的女孩是谁,一路看来,村内从事劳动的女子大都皮肤都比较黝黑,这名女子白晰的到真是很另类。

  具老大黑黑的脸上此时居然泛起一道红晕,憨笑中带着一丝温柔道:“妙恩啊!你办事,我放心的很!”随即介绍道:“这两位是我们的会计‘朴妙恩’与统计员‘金妈妈’,我们站里的顶梁柱。”

  具老大刚介绍完,金妈妈就快嘴道:“具大村长,昨介绍妙恩就连名带姓的,介绍我就金妈妈就完了。”这一顿快嘴,搞得两人相互站立都有点不自在了,原来两人都是面蔼之人。

  “妙恩!”这不就是小杰提到那个具老大喜欢却不敢表白的那个女孩吗,看这样子,他们两人这层关系好多人都是知道的,向晨脑筋一转,坏念头顿生,上前对妙恩道:“是嫂子啊!具老大时常跟我提到你,今天一见,嫂子果然雅致的很!我是向晨,请多指教!”

  众人一听,向晨如此大胆敢叫妙恩做嫂子,一个个都捂着嘴憋着不敢笑出声来目光都关注在具老大与妙恩身上,两人本来靠的就近,听了这话登时各自往边上分开了好大一步,具老大黑黑的脸红的象关公一样,嘴里诺诺道:“向兄弟,你,你,这……”而妙恩那原本很白的肌肤,也是红晕清晰可见,却不似具老大那般没用,很有礼貌的回道:“你好!二先生,我是会计朴妙恩,请多指教!”言语间颇通礼数,真是位不错的女孩。

  听到妙恩依然能清晰的回话,具老大轻转虎头朝妙恩看去,而妙恩回完话,也下意识的朝具老大看去,两人目光碰到一起,相互心中一颤,登时又是一顿红潮泛起,各自转过头去,两人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滑稽,众人再也忍不住,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切都看在向晨眼中,心道“两人明明彼此都对对方有情意,真不明白为何托了这么长时间,还未相互表明心迹,这男女之事,还真是不好说啊!”

  正事要紧,几人笑了一阵,把向晨让进屋内,查看起相关的帐目来。这帐目做的正如妙恩本人一样,细致、清晰明了,向晨随手翻了几页,心中暗暗叫好,财会,一向是一个企业最重要的环节之一,这可解决了向晨的一个大难题。

  看了好大一会,向晨合上帐目抬头对众人道:“经过今天的勘察,村内大致的情况我基本有些了解了,我想今天晚上招集相关的人员,咱们开一个小会,就当前如何发展,目前应该做什么,下午我会进行整理,在今天晚上的会议上,具体讲解咱们当前应做之事。”几个人,小声的讨论了起来。

  说完后,向晨对妙恩道:“妙恩,你做的账目非常好,你暂时把手上的事放一放,我想多给你派个任务,做我的助理,协助我整理相关的文件,并且今天晚上的会议记录由你来做,有问题吗!”

  妙恩上学时,主修的是会计,副修的是秘书,想了想点头道:“没问题!”

  向晨对众人道:“今天先散了吧!,咱们晚上见”说完起身离去。

  黄昏时分,一下午的整理,加上昨天晚上没有睡觉,此时向晨有点困乏的感觉,可今天的会议很重要,也就顾不了许多了,向晨简单的在小酒吧吃了一口饭,眼看时间也差不多快到开会的时间了,向晨整理了一下文件,起身朝收购站行去。

  黄金村收购站

  小会议室内,大家都早早就的就来到了这里,其中有,具氏三兄弟、小杰、金妈妈、朴妙恩,还有五六个村干部,风大先生也早早的就来了,大家相互的猜测着今天开会到底会说点啥,一时间到会众人情绪都颇为兴奋,有些心切的等待着,希望向晨能早点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光都不约而同的盯着门口,”锵”门动了,当向晨迈进这个房间时,十多个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那些目光及举动包涵了一种尊敬,向晨感受到这种目光,这一时刻已经是一个开始了,向晨举步走到长桌前,简单道:“大家晚上好,开会,请妙恩把这次会议的相关草案,发到大家的手上。”妙恩应声而起,把今天打印好的几份资料人手一份发了下去。

  向晨环顾四周,扫过每一个人脸上,静静道:“首先,我非常感谢大家对我信任,让我来牵头来进行这项建设工作,并感谢风大先生肯出面,做这项工作的顾问。”说完向风大先生点头未意,以示感谢!

  向晨有些严肃的接着道:“有些话,我必要说在前面,如今在座的各位就是一个基础的领导班子,上令下行,众位必须严格、高效、快速的完成我所下达的指令,换句话,就是绝对的服从,如果在运作过程中,发现有捣乱、扯皮,办事故意托拉者,我将严惩不贻,相关的纪律条例,我会在过后草拟,众位有问题吗!”

  具老大站了起来道:“向二先生请放心,我们既然表明了全力支持你,如果有那个敢不服从命令,我具老大第一个不答应,我们会完全服从你的指令的。”其它众人也纷纷表示会绝对的服从。

  向晨点头示意其座下,接着道:“目前咱们村面临的有以下几个问题,第一,运作资金底子薄,根据我与妙恩下午进行的演算,村里的销售实际上是长期的处于一种亏损的状态,据我们演算,产品价格最要到3500元以上,才能基本持平,价格上调,势在必行。请参阅草案的基本数据。

  第二,产品不明确,一直以来,村里的销售处于一种极度的被动状态,原因就在于,咱们只知道销售海产品,却并未建立一个“品牌”以至于,原本非常好的产品,却一点名气都没有,甚至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么好的海产品,是出自黄金村。解决方案:“为本村的海制品,注册一个统一的商标,每样销售出的产品,必须打上产品名称,产地才可出村,如发现有不贴商标就出村的产品一律收回,并责罚相关的负责人。这件事,具体交由统计员金妈妈来负责,明天就去把这件事办了。

  金妈妈站了起来爽快道:“没问题,经我手的漏出一样,你把我工资全扣了可是注册啥商标啊?”

  向晨微笑着扬了一下手示意其座下,接着道:“这就关系到第三个问题了,为什么咱们村这么好的产品,却还要受那些销售商无耻的打压。”

  具老二惭愧道:“那还不是因为咱们老实,那些人势力太大的关系吗!”

  向晨摇了摇手指道:“不对,那是因为咱们没有一家正规的营销公司,始终用那种小门小户的方式去推销,正所谓店大压客啊,人家不欺负你,欺负谁,所以,建立一家正规的公司,也是势在必行,建立拥有了强硬的品牌,有了正规化的公司在后面运作,你就可以挺直了腰板去推销,如果品牌过硬的话,那就是他来求你,而不是你去求他了。

  具老二激动道:“二先生,你这翻话真是点醒了我啊!咱们吃的就是这苦头啊!可咱们不懂这些啊,谢谢你,谢谢你!”

  向晨安慰道:“二哥,放心,咱们吃的苦头,会讨回来的,咱们产品质量一流,从他们每年几乎全包了咱们的产品来看,咱们的产品是占了市场一定份额的,那群无良的销售商,早晚有一天会求回咱们的。”

  “说到这,关于品牌问题,我还要补充一点”,向晨道:“咱们的产品质量好,可不能只是说好,咱们要用事实来证明它好,要用科学系统的检验来证明。”转头对妙恩道:“明天你与金妈妈拿些咱们加工好的产品,去食品质量监督局,去做一份正规的检验,确定它的等级。”妙恩答道:“好的”

  向晨吸了一气继续道:“关于商标及公司名称的问题,这是现在咱们要定下来的头等大事,明天这两样事,就必须先去办了,请参看草案上,我设计的图标及公司名称。

  众人都埋头翻阅起来,看了好大一会儿,具老大疑惑道:“为咐要叫海岸生态开发有限公司啊!”其它众人也都是迷惑不解,就连风大先生也微微的皱起眉来,名字是不太大了。

  “哈…..”向晨笑解释道:“海岸,顾名思义,取黄金海岸之称,至于为何叫生态开发,你们不觉得咱们这个村风景很美吗!,咱们的海带田很壮观吗!咱们这里的空气很悠闲吗!值不值得开发旅游产业,这只是其一,其二这里自然资源丰厚,我虽不是专业学海产的,可也知道这里一定还有其它可开发的项目,一个企业的生存就在于不断的进步,你们可明白我取这个名字的含义了?”

  众人被向晨描绘的蓝图,惊的目瞪口呆,风大先生倒吸一口凉气道:“向晨,你这个摊子铺的太大了。”

  向晨淡淡道:“我说的这些只是未来发展的前景,目前,咱们最主要的还是要先以销售海产品为主,待时机成熟,这些东西就会应运而生,既然要发展这就是必然的结果

  具老二看着意气风发的向晨,只感觉自己的心在砰砰的乱跳,自己赌对了,这个人是个天生的商业天才,有他在,黄金村在几年内的发展是未知的。具老二本能反应道:“我同意。”

  向晨微笑道:“我知道你会同意的,还有,关于销售的问题,就不在会上一一阐明了,具体的,我会找具二哥单独谈。”

  这次会议,基本确立了产品未来销售价格,品牌的相当讨论,及公司发展的一些细节,并就基本执行草案进行了讨论,因为人力不足,故只是草议决定了部分人员岗位职责的落实,一个有着无限发展前景的公司,由此起步!

  

第十四章 商业开发方案(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