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奇人奇行!奇闻!(全)

    第二卷 强者之路-试练

  第十九章奇人奇行!奇闻!

  时近九月,已至梅雨季节,天色渐阴,黄金村上空笼罩着一片淡淡的黑云,不晴不阴,不见阳光摄入,海边波涛翻滚一波接着一波恶狠狠朝岸边扑来,不时发出轰隆声已无平时柔和之象。正所谓:“下雨天睡觉天。”虽然缪雨未至,可如此天气也是让人范起一丝懒态兴不起什么干活的念头,大部分人都选择回家小息,使得村内很是寂静,隐隐只有几声顽童的嘻笑声在海边飘荡着。

  此时,酒吧小训练场内,不时传来‘嘿,哈’及大声斥责之声,只见室内灯光明亮,檑台上,一高一矮两个快速的身形不断在移动着,那状高者不时发出快速之拳,朝矮个者攻击而去,那身型矮者则时高时低,四下逃避堪堪躲过,“你这个笨蛋,除了躲闪,不会还击吗?”方志强怒气冲冲的站在小檑台的中央处握着拳头大声的叫着。

  向晨窝在边缘的护围绳边喘着粗气道:“你这个死大块头,这长时间只教我闪避之法,又没教授我博击之术,不躲等着你打死我啊!”

  两人这一状态着实使人发笑,小杰在台下看的直是抱着肚子大笑,风大先生座在边上小靠椅上也是看不下去连连摇头,小杰嘻笑道:“BOSS,你看老大这功力可真是越来越强了,大老虎生就奈何不了老大。”

  风大先生一翻他那微蓝的眼睛,没好气道:“是吗,你这般羡慕,早知道就应该让你跟他一起练习了,他这保命逃跑的功夫算是练至一流境界了。”接着面色一变冷哼道:“乱七八糟,这也叫博击吗!丢尽武人的脸面,外面那些小布库都要比他强上许多。”

  小杰嘻笑维护道:“老大毕竟练的时间不是很长,老虎可是一流的博击高手哎,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你们对老大要求太高了。”

  说话间,方志强恶着颜面一步跨至向晨身前,双手一探一把抓起向晨的胸衣恶狠狠的吼道:“你这个笨蛋,我没有教过你吗,那架‘人体力学反应器’(即向晨平日手持双棍所练的打击人形网状物体)你可少练了,这半天你连挡都未敢挡我一招,你到底在怕什么?”

  向晨心中生惧,尴尬的假笑着虚语道:“那个东西是练打架的吗,有认真练习的,不是只训练反应吗?我反应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刚刚你一下都没有打到我喔!”

  方志强终于体会到了无语问苍天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气得他举起一只拳头咬着牙:“你,你,你…….”半天都未说出一句话来,拳头举在半空颤抖着就待砸落,向晨害怕的赶忙举起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脑袋,那模样就象一个受虐待的小孩子一般,方志强看在眼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推开向晨回身指着台下的风大先生道:“疯子,你上来,咱们打,让他看看什么真正的博击。”

  风大先生微微一楞,失笑道:“你教不好他关我什么事,这么好的天气正是睡觉的好时候,懒得理你们!”说完拿起小桌上的报纸就往自己头上盖。

  方志强在台上气气道:“你这个家伙,可是不敢。”

  小杰在一旁心中急切想看到两大高手一战,一把拉下风大先生的报纸道:“BOSS,你就去打吗,我也想看啊!”

  风大先生不耐烦道:“少来烦我,我要睡觉!”

  小杰心急眼珠一转指着风大先生的肚子道:“BOSS,你肚子上怎么有赘肉了啊!”

  “啊”,这还了得,风大先生猛的座了起来低头看去,依然是那完美的三块肌,风大先生恶狠狠的瞪了小杰一眼,小杰嘻笑揪起腹边的一块肉道:“是边上了,都是你平常不爱运动反弹了。”风大先生一看心疼的在自己揪了半天,一想也是,起身道:“算了,去运动一下也好。”一个箭步窜上檑台。

  向晨一看风大先生上来了悻悻从台上爬了下来,不满的嘟囔道:“什么吗,打到了也要骂,打不到了还要骂,真难伺候!”

  小杰嘻笑道:“老大,你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别灰心,慢慢会好的,看他们打,真正的高手之战喔。”向晨嘴一撇,不屑道:“看他们能打出什么花来。”两人聚精会神的朝台上看去。

  檑台上,风大先生站定身形淡淡道:“老虎,是你要求打的,受了伤我不包药费。”

  方志强冷哼道:“小气鬼,你那么多废…..。”话声未落,只见风大先生,双肩不动,一只脚毫无花巧的已经无声无息朝方志强腹部踢去,转眼踢至,端是快速无比,方志强心神一凛,身形朝后退去,得此一隙,紧接上身措步飞起一脚踢向风大先生内腿处,好个风大先生,脚势不变,半空转腿与方志强飞腿相交发出一声微沉的声响,借此之力身形飞跃而起,半空转身招化旋身侧踢直奔方志强胸部而去,变招之快,让人昨舌,方志强也不逊色,身形一矮仰身半卧,招化兔子蹬鹰直踢风大先生中盘,半空中风大先生变招不及眼看就被踢中,说是迟那时快,借身形凌空之利,手化震掌,击在方志的脚掌上,得此一力凌空两转双脚着地一势地铲腿真奔方志强臀部铲去,方志强一个鲤鱼倒翻,朝后措去,双手掌震台面身形朝急退,转瞬间,双脚交在围绳上,借力弹出整个身体高速旋转,双拳朝前击出,那诺大个身形却是灵活之极,且出拳霸道无比,风大先生暗叫一声:“好”身形连转闪向左侧,一拳直击而出,方志强半空一个翻身,双足着地,身型一转,也是一拳真击而出,两人都是变化之力,只听得“砰”的一声,两拳撞在一起,两人蹬,蹬,蹬,各自倒退三步,势均力敌,各自摆开架式。

  台下两小真看的是目瞪口呆,两人变招之快,反应灵敏,举手投足间无不隐含劲气,使人生生感觉出其中的力感,尤其是把变化两字演释的是淋漓尽致,据势而变,及大家风范也,其中无不包含智慧与经验。小杰喃喃自语道:“高手,真高手,谁能在如此打斗中尚把平衡能做到这般好。”

  可在向晨看来,两人只是变化诸多,目不暇接,着实是精彩,比之电影特技做出的效果也不逊色,却看不出别的什么门道,由此可见,小杰在武学的修养上实是胜向晨一筹的。

  台上两人面不红气不喘,风大先生淡淡道:“老虎平衡掌握较之二年前又有进步了,只是霸气却少了很多,未何!”

  方志强冷哼道:“知道还问,二年间未曾一战,何来霸气,待三年之约一满,自会有当初的暴虎现身了。”

  风大先生淡淡一笑朝台下向晨看去,回道:“可他却连争斗之心尚无,且言行间诸多的顾及畏首畏尾,如不改变其质,你再强行训练下去,也不会有太大的进步的,与现在比,我更看好他做老总时的表现。”

  这话说的不假,方志强凝目朝向晨真视而去,大声道:“向晨,你上来一战。”向晨目光闪烁,眼神他顾,两人高水准的博击看在眼中,本就生怕,何敢再战,诺诺道:“我,我,还没准备好呢,真是不知道怎么打啊!”其实不怪向晨如此,从小到大本就未打过什么大架,这教他如何能接受。

  方志强心中生怒,暗忖道:“男儿的敢作敢当在他身上一点影子都看不到,他难道就不能把做老总那种气魄拿出一二来吗?明明身具异力,可就是不敢放手施为,难道非要一激方能施展,真是气死人了。”

  “出来吧,你在那看半天也应该看够了吧!”风大先生淡淡道。

  “哈……哈……。”一阵爽朗的长笑,“风大先生好耳力,一点声响都瞒不过你。”话音未落,室内的门帘被优雅的掀开一个男人面带微笑走了进来,只见其身着整洁条纹西服,脖系领结,裤线笔直,一双一尘不染的黑皮鞋,头发油光铮亮,好一个雅痞的形象,气质非凡。

  “鬼手罗天”风大先生与方志强对望一眼,双双跃下檑台,风大先生淡淡道:“你这痞子鬼头鬼脑的来我这,可是想偷我的酒。”

  方志强则毫不客气,也不问话上前就是迅猛的一拳,只见那罗天不但未退反而欺身上前,快速伸手左掌切在方志强手腕上,一个转身将身体欺入方志强右臂化肘朝方志强胸部击去,方志强探掌一挡身形速退,此一举并非是挡他不住,多年相处的经验告诉他,让罗天近身绝对没有好处。

  那罗天回首优雅一笑道:“小猫儿,几年不见,怎么胆子小了许多。”

  方志强冷哼一声道:“少来,你偷我的东西还少吗,你这家伙不在你的赌窝混跑到这来做什么。”

  罗天轻轻一笑,不理会方志强,却一个近身朝风大先生的双臂握去,口中边道:“咱们也是好久不见,来亲热一下。”风大先生心中警觉眼中精光一闪,一脚踢出,不让其近身,罗天一个转身闪过从风大先生身边闪过快步来到向晨及小杰面前,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位小友可是那两个俗人的弟子,第一次见面,一人送个小物饰给你们玩。”两人正自楞间,向晨身体自然感应,一股极快的热能朝他袭来,小指间轻碰一物转瞬避开,低头一看手中却多了一物,罗天则是微微一楞,有些惊讶的看了向晨一眼,身型退后一步。

  这时只听小杰在一旁惊喜欢道:“三巧戒指。”向晨抬头看去,只见小杰正拿着一枚镶嵌着宝石的戒指手舞足蹈,爱不释手,向晨疑惑问道:“小杰,这不过是一枚普通戒指,值得你那么高兴吗!”

  小杰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手按宝石解释道:“老大,你真不识货,你来看”说着把宝石按下往上一推,那戒指瞬间变形,一头缩进,从另一头控出变成一把钥匙模样的东西,小杰得意道:“看到了吧,这个戒指有三种功能,第一,可化做一把********,第二,往后则是一把可锯任何一种金属物的小锯,第三,你可不要小看这个宝石喔,这个是极其坚硬的金刚石,戴上它,可以一拳打碎二公分厚的玻璃,很强的一件攻击武器。”接着疑惑道:“不过,这好象是老虎的东西,送你什么东西了让我看看。”

  向晨楞楞的听着小杰的解释,不明白这东西有什么好的,朝手中之物仔细看去,却是一件近乎透明的臂套,内置了五把约三寸长小刀,向晨举起道:“不知道这是什么,你看。”

  小杰惊呼道:“惊神刀,这是BOSS贴身的东西哎。”说完惊愕的回头看着罗天,又看看风大先生,暗想:“这家伙,怎么会……。”

  罗天刚站在两人身前长笑不已,风大先生微微咬牙道:“偷我的东西送人情,你真行啊!”说话间手一扬,一道亮光急惹闪电,朝罗天头部极射而至,向晨领教过风大先生飞刀的威力,心中大惊,刚想张口,却见那罗天,止住长笑,手中一闪多了一件白色的手帕,轻轻朝极速飞至的亮光拭去,那举止真是优雅至极,仿若是在给自己的情人温柔的拭面一样,接着连继两个转身,手帕朝风大先生的方向一抖,一只白鸽从手帕中飞出,隐约间那白鸽的小腿上还系着一个小酒瓶,口叫边喝:“礼来了。”

  风大先生一挥手抓住飞翔而至的白鸽,揪下那个小酒瓶,手一挑瓶塞,仰头朝口中倒去,随即闭目细细的品味一下,睁目道:“82年,圣修斯修道院的红酒。”

  罗天抚掌笑道:“不愧是爱酒之人,一下就品出来,咱们还是谈谈生意吧!我带来一桶。”

  风大先生轻哼不语,朝外间行去,罗天淡淡一笑也紧随其后走了过去,向晨手拿臂套张口叫道:“大先生,你的刀。”

  风大先生停了下来头也不回淡淡道:“送出去的东西,那有收回的道理。”言罢掀帘而去。

  罗天临近门口转头对方志强一笑,大有深意道:“你这个小朋友有点意思。”也行了出去。

  向晨有些不知所措的拿着臂套,这是人家贴身顺手的物饰,怎么好收,转头对方志强微难道:“这个,怎么办,你也被偷了是吗?”

  方志强摇头无奈的苦笑道:“他就是这么历害的,那刀疯子既然送你了,你就收下吧,得闲跟他请教一下用刀之法,刀都送了,用刀的法门他也不会吝啬了,算你小子幸运,罗天到为你办了件好事。”

  这时小杰嘻笑的近身道:“大老虎,那我这戒指怎么办啊!”看他那当宝似的样子,根本就没有还的意思,还好意思问,真是小人得志。

  方志强没好气道:“小气的疯子今天都大方了,我能比他小气吗,就送与你了。”

  小杰雀跃,一个凌空倒翻,跑到一边摆弄戒指去了,向晨傻傻的站在那不知下一步应该练什么了,只是呆呆的看着方志强,静候他的指示,而方志强也是直直的盯着向晨,两人各有所思,方志强暗忖道:“疯子说的对,不本质的改变一下他的想法,再强行练下去,效果也不会有什么增长的,蓦然想起老师翔鹰曾对自己所用之法或许可以一试。”想到这,方志强沉声道:“你跟我来。”

  两人穿行外间,朝外行去,向晨余光扫去,不知两人在谈些什么,平常沉静自若的风大先生面色有些凝重,虽然手拿着着香醇的红酒,看的出心思却没有放在上面,而那罗天倒是一副悠闲的样子手中不停的把玩着一个老式的打火机,看向晨经过,玩味的朝他轻眨了一下眼睛,向晨直觉的不喜欢这个人,因为他偷方志强的东西,虽然对他有一丝的好奇,可还是不屑他这种偷窃行为,赶忙正脸不去理会。

  外面的天色越发的阴暗,连往日间那透亮的黄沙都仿若被漂上一层白色,空气也越来越深闷,使人透不过气来,仿如只有经过一场暴风骤雨冼礼,才能尽数洗涤这世间沉闷之气,两人一路西行,方志强虎步前行,向晨紧紧追随,不知他到底又有什么新花样来折腾自己,心中忐忑不安,不多时,两人来到村西极处的小山涯边,涯高约二十米,涯面崤石叠出,可攀登。方志强沉声:“上去。”先一步手抓涯隙朝上爬去,只见他手脚并用速度飞快,婉若一只灵猿上树般,身态轻盈,跨步其大,那陡徒的涯面对他来说直说平地极行一样,丝毫不能影响他的速度,向晨有时极为纳闷,以他诺大的身躯是如何练的这般灵活的,向晨也紧随其后,朝上爬去,平时就与小杰来过此地,地形尚算熟悉,速度也是不慢。

  当向晨登上小山涯时,只看到方志强负手站在前方不远处,阴暗的天空下显得他的身形异常的伟岸,向晨心下暗自揣测,简略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只见涯面长约三十米,宽约十五六米,右侧是一片小树林接入西山,在方志强的前面赫然是一道宽约五六米的谷隙,宛若斧劈般由宽变窄直到林边。向晨静静的来到方志强跟前,方志强面无表情的用手一指对面道:“跃过去。”

  “啊”向晨微讶,行至涯边,一颗小石头从涯边流落了下去,转眼就没了踪影,向晨朝下看去,轰隆的海水不停的朝谷中灌入发出阵阵巨响,涯下黑暗显得阴森无比,令人生惧,这要是人掉下,那还能有命吗,向晨顿感浑身一寒,倒吸一口气道:“这,这太远了,我跃不过啊!”

  方志强凝目注视向晨有些色历道:“是不敢,还是不能?”

  向晨心虚,眼神左右他顾,诺诺道:“我,我,这……”

  方志强眼看此状,摇了摇头带着怒气大声道:“向晨,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你连试的勇气都没有,就一口认定自己跃不过去,这能证明什么,你怕了,懦弱、无能?这是你吗?你在否定你自己是吗?这就是一个男儿应该有的表现?让你练习博击你不敢还手,让你跃过这道山崖你不敢,到底什么是你敢的,难道面对别的困难你也不敢?你就是一直用这种状态来面对你的人生?”说到这方志强也有些激动起来了,那股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跃然玩脸上,气愤的转过身去。

  志强一连窜的责问令向晨面色骤变,脸色变的有些苍白,向晨自己知道,他的话无疑切中了自己内心最深处,“他是怕了,他怕摔下去,这还是次要的,其实他的心一直在逃避着这个问题,这是他一直不敢碰的问题,平时表现的坚强,都是一种伪装,一种虚伪的假象,面对感情的伤痛,他逃避了,他没有勇气去面对,面对欧阳慧心本应早就说出口的话,也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面对持刀的匪徒,他只是暗暗生恨却不敢做什么,”好多好多以往做过的事,这刻都闪现在他的脑中,向晨脸色更加难看,不住的倒退,心中空荡荡感觉好象被抽空了一样,“怕了,没有勇气,”以低的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自语:“我只是个胆小鬼。”

  方志强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话对向晨起了多么大的冲击,傲然挺立道:“男儿立身须自强,自当奋勇向前,敢于冲博,不受世俗左右,只要心中有口气,就不能弱了男儿本色,勇者无惧,你这般示弱,跟个娘们有什么区别。”

  向晨浑身一震,收起了刚刚的沮丧,无论那个男人都不能接受别人说自己是娘们,只见他紧握双拳面如死灰朝来时的涯边走去。方志强察觉回头历声道:“站住,你要去那,你要离开了这里就一辈子别想抬起头来,你是个懦夫。”

  向晨走至涯边停了下来,闭着眼睛无言把脸迎象天际,他心中又何尝不是憋了一口气,自己的毛病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察觉,不想面对是觉得无力,多年来,他心中的苦又有谁能真的知道,天空中轰隆隆响过一阵雷声,一颗晶莹的雨滴轻轻的落在他的头顶,一丝丝的凉意往下划落,猛然,向晨睁开双眼,“啊”口中大声叫喊着,摆开双臂转身朝谷隙最宽处用尽全力跑去,方志强惊愕的看着有些疯狂的向晨,想要制止,却已来不及了,转眼已冲至谷边,一脚蹋在边缘上身子毫无滞停架起一道弧线凭空跃了起来,半空中向晨双眼紧闭一脸张狂的怒吼,仿佛就是想要把这些年压抑在心中的苦尽数的宣泄出去,一道闪电照映在他的脸上,向晨感应到了,那是一种力量,一种可以改变他的力量,传承了这种力量,他将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挺起胸,朝那股力量迎接过去,“身若尘羽,静微空明”,身体象一枝尘世的羽毛一样,慢慢的飘落了下来,一声轻微的触地声,向晨知道他跃过来了,可此时他的心反而异常的平静。

  方志强惊愕的张着嘴看着对面的背影,他刚刚用了‘飞羽落’,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最主要是他跃过去了,他证明了。半晌,向晨转过身来与对面的方志强静静道:“我跃过来了,我绝不会再让任何叫我‘娘们’。”那语气中包含了一种的坚定声音。

  方志强醒觉过来,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发出一抹真心的淡笑道:“你这个家伙,终于有点男人样了,还不滚过来,别以为跃过一道山涯就结束了,这只是开始。”

  向晨淡淡一笑,从谷隙的尽头处绕来到方志强身旁静静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帮我,我不想听什么别人指派这句话,我想听你的真心话。”

  方志强一楞,头微微侧转闪词道:“我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你刚刚太莽撞了,不应该避开我的监护,你现在奔跑的速度是超一流的,就是我追你也会费力的,不过,你的表现很好,这么长时间我也没送过什么东西给你,这个送给你,就当是奖励你的。”说着从腕上解一个腕套,上面镶着一个银白色的小拳头,模样煞是可爱。

  向晨微微一皱眉,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可也不好强逼,问道:“这是什么,有什么用啊!”

  方志强道:“这是百练精钢爪,是个保命的利器,象你刚刚那种情况如果失手就能用到了。”说着,将腕套对准谷边的岩石处在内侧处按了一下,向晨还未看清,一道白光闪出,那个小拳头已张开成爪状死死抓在那处岩石上,后面一根细细的线连在腕套上。

  方志强微微一笑道:“看到了吧,很好用的,机关你满满适应练习一下,就可以用了。”又在内侧按了一下,那只小钢爪又缩也回来依然原态,而那处岩石上留下了五个指洞。

  向晨心下感动,当然明白方志强送他这个绝不是为了奖励,全是为了刚刚自己的举动而生的一处爱护之心,举手挡住方志强道:“不行,这么精致的东西一定少有,我不能要,这是你保命的宝贝,我根本用不到的,到是你常要保护别人更用的到。”

  方志强失笑道:“傻小子,这个东西不是唯一的,翔鹰社的人都有,再说我保护谁啊?你当我是什么?”

  向晨微微一楞道:“你不是保镖吗?翔鹰社是什么?”

  “哈哈…..保镖!”方志强大笑道:“真亏你平常聪明的很,居然说这出这等好笑的话来,我做保镖谁请的起我啊,翔鹰社是一个猎人中介组织,这个精钢手就是产自那里。”

  向晨疑惑道:“可我一直以为你是保镖啊!你不是……”

  方志强微笑道:“我告诉你吧,不是的,你有没有听过赏金猎人,我和刚刚你见过那个罗天都是猎人,同属于翔鹰十三战将之一,你也不想想,一个保镖能买得起一件200多万的重力衣吗。

  向晨听的更是不解,他说的根本闻所示闻,小心问道:“那风大先生与小杰也是翔鹰社的人吗?”

  方志强摇头道:“不是,疯子来到可大了,在亚洲有四句传言,‘飞天遁地数翔鹰,极速飞石有惊神,漫天花雨娇红颜,失魂落魄笑青羽。’这代表了四个组织,其中的惊神指的就是疯子,惊神一刀无人可挡。”

  向晨失笑道:“我还真是孤陋寡闻啊,你说的,我一个没听说过,那你们算不算是黑社会啊?还有风大先生的飞刀是历害,可也不是没有人能挡住的吧!至少刚刚那个罗天就挡住了。”

  “黑社会!”方志强玩味道:“我也不知道我们算不算是黑社会,至少国际刑警及各国的警方经常要请求我们的帮助。”接着不屑道:“疯子刚刚要是发的真是惊神一刀,那罗天早就是一具死尸了,见过惊神一刀的人基本上都死了。”

  向晨惊讶道:“你是说风大先生杀过人,那你……。”

  方志强淡淡道:“在道上混,这是难免的,在执行任务时,抓的不是杀人狂,就是一号通缉犯一些老奸巨猾的人,危险的很,一不留神小命就没了。”

  向晨微愕的审视着方志强,睢他说的轻描淡写,真的把杀人不当一回事似的,难怪当初他面对朱三强的手枪显得那般的自若,原来早就习惯了。“对了,刚刚你说那四句传言,代表四个组织,那风大先生属于什么组织啊!刚你好象没有说啊!”

  “疯子!”方志强轻轻一笑道:“告诉你也无防,没准将来你也有用的到他的地方,疯子是亚洲最大的情报头子,他手下的风眼遍布各处,什么商业情报,各种组织的消息,人员的背景,只要他想知道的几乎可以说没什么瞒的了他的,不过他的消息可是很贵的喔!”

  向晨恍然大悟道:“难怪了,我让他帮我查明辉集团的底会那么的详细,原来他就是干这个的,早知道,就多套点情报了,我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方志强轻晒道:“说来也怪,我跟疯子十多年的交情,我要情报他还死要钱呢,怎么居然肯帮你,真是有些怪异了,这一点都不符合他那小气鬼死要钱的个性吗!”

  向晨道:“他不是为了帮我,而为了帮这个村的人,他在这呆这么长时间,怎么说人总是有感情的吗!”

  天空电闪雷鸣,雨滴不断的划落隐有越下越大之势,方志强将钢爪重新套在腕上微笑道:“雨快下大了,带你玩个刺激点的,敢吗?”

  向晨淡淡一笑道:“虽然你不是保镖,可跟你在一起我总有一种安全感,再刺激的也不至于玩掉命吧!”

  方志强哈哈大笑轻道:“飞羽落。”一把抓起向晨的手助跑至崖边,猛然凌空跃起轻身朝涯下落去,两人下降速度飞快,向晨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闭目暗施展飞羽落身法以缓冲下降的速度,就在两人下落至涯中时,一缕白光从方志强腕中射出,钢爪紧紧钉在岩石上,两人下降速度随之一滞,在即将到底时,方志强单膀一较力把向晨甩了出去,好个向晨反应也是不慢,在空中一个翻滚,双手点地,先以背部着落沙地上缓冲顺势站了起来,一个前扑,扑倒在沙地上,整个过程完成的,极是自然,把近日间在沙丘上的训练成果尽数显出。

  方志强哈哈大笑,从半空中跃了下来,落地生根极为平稳,显是比向晨高上一筹,其实这也只是向晨没有经验罢了。

  向晨抖了抖颈间的沙粒,摇头苦笑道:“你一象都是这么玩的吗?”

  方志强显是心情大好,大笑间居然略有调皮之色,一拍向晨肩膀道:“怎么样,刺激吧!走!”言罢先一步朝酒馆行去。

  向晨失声一笑自语道:“这那是刺激啊!纯粹是锻炼心脏承受力,这样玩法,不到花甲早晚会得心脏病的,看来以后要防着点这家伙才行。”

  两人快步急行,不多时行至小酒馆不远处,隐见数道人影静立在小酒馆外,方志强凝目望去不油面色一变,伸手挡住向晨道:“你不要过去了,找个地方躲起来。”向晨微微一楞,他从没见过方志强如此失色,难道那些人是来找他的,向晨静静道:“不。”方志强微怒道:“我没空与你磨牙,照我的话去做,这不好玩。”说完抬步欲走,向晨紧跟上前,方志强面色一沉,上前一掌击在向晨胸口,向晨倒退数步,这掌击的着实不轻,可依然倔强的上前一步直视方志强道:“兄弟有难,如果我退了,就是懦弱,这不有违你教我跃过那山涯的初衷吗?”

  方志强语塞,面色微缓放松语气道:“听我的话,这次不一样,不是你能帮的了的,这不属于你生活的范围,你过去,我反而分心。”右手则暗暗凝力,欲将其击晕。

  向晨这段时间反应训练的甚是灵敏,眼中余光触及就知道他这回是来真格的了,眼睛一转抢先一步急忙道:“好,我不跟你去了。”

  方志强眼光复杂的看了向晨一眼,转身朝那边走去,向晨眼看着方志强的背影淡淡一笑,隐身在小树林中。

  酒馆外,只见风大先生卓然面立,面色阴冷,在他的对面并散立着五名身着休闲衫的黑黑的男子,从他们站立的角度看隐有包围之势,每个人都面无表情,气定神闲,都不约而同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气质,显是训练有素之人,只听站在最前面一名男子道:“风大先生,我们来的目的你应该知道,他违约了。”

  风大先生冷冷道:“那又怎么样,别的我不管,谁敢在我这放肆,杀无赦!”

  那名男子眼中精光一闪道:“风大先生,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想坏了道上的规矩不成,我们不想得罪你,‘风’只卖情报从不插手管道上的事,希望风大先生还是保持的好,我代表五大黑帮谢了。”

  风大先生晒然道:“你这是在威胁我了,我不管别人的闲事,也不代表别人可以在我的地方撒野。”

  那名男子心中暗恨,可是却不敢真的得罪他,放松语气道:“我们都是极为尊敬风先生的,可这是他跟我们五大黑帮的约定,如果暴虎是那种只懂得躲在别人后面让人保护的人,那不是很可笑的一件事吗?”

  正自说话间,方志强虎步行至,傲然站立在距他们不远处,虎目生辉的凝视着场中的众人,那名男子一看他来了,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恨意,他身后的几个也握紧了拳头,咬着牙恶狠狠的看着行至的方志强,仿佛想用眼神烧化他一样,那名男子冷冷道:“你破坏了约定,跟我们走一趟吧!五位大佬要见你。”

  方志强挺胸仰头哈哈大笑,随之面色一变不屑道:“五大黑帮算什么东西,你们太抬高自己了,当我方志强是什么人,他们几个想见叫他们自己来。”

  那名男子言闻眼露凶光,面上肌肉抽畜忍的极是辛苦,要是不是风大先生在这,恐怕他们早就动手了,恶狠狠道:“方志强,可是想耍无赖,伥着有风大先生给你撑腰,就在这耍狠,别忘记咱们的约定。”

  方志强晒然道:“方志强说出做到,二年间未曾离开过中国境内半步,可曾违约,当日之战,你好象并未参加吧,我可是那需要别人撑腰之人,就凭你们来的这几个人吗?”

  那名男子心中恶气难平,怒吼道:“方志强,你少得意,当日你还不是被我五大黑帮追的如丧家之犬。”

  方志强哈哈大笑,傲然道:“可我依然活着,你们五大黑帮却留下了数十具尸体,到底谁更丧家。”

  风大先生在一旁微微皱眉实在看不下去了,冷冷道:“怎么,你们是来这吵架的?”

  那名男子终是不凡,闻言暗平心中怒火,冷冷道:“你上个月私去香港,可有此事,见过什么人?”

  方志强吡鼻道:“当初约定只是我不许离开中国境内,香港不是中国的吗,我见过什么人,关你鸟事,也轮到你来管我。”

  那名男子咬牙看向风大先生道:“风大先生,他这般不首约定,还强辨,可别怪我们得罪了,几个大佬放话,人接不回去,我们就不用回去了。”说完向后面打了个手势,几人早就恨得牙痒了,抬步就想动身,异声响起“涮涮,”五道寒光,带着破风之声,分别钉在五人欲抬起的脚前,风大先生手恰着一把惊神刀指着五人冷冷道:“谁再敢上前一步,这把刀就属于谁。”

  “惊神刀出,无人可挡”几个人面色一变,那名男子一看风大先生显是来真的了,略有惧色道:“风大先生,你可是要跟五大黑帮架这梁子了。”

  风大先生冷冷注视几人,正欲张口,却听得后方传来声响亮的声音道:“谁这么大胆,敢在我黄金村闹事。”

  众人寻音看去,只见向晨倒背着手站在几人后面,面无表情,眼露凌厉之色,倒颇有几分气势象个人物,风大先生与方志强看在眼中是极为别扭,可那几人却是心神微微一震,正自打量间,向晨居然如入无人之境来到了五人所散中心处站定,那黑帮几个更是大惊,这人好大的胆子,不敢小窥,那名领头男子一看,探话问道:“敢问阁下是?”

  向晨凝目朝其恶狠狠的瞪去,想来一定是想用此招镇住别人,轻哼道:“不敢,只是一个小小的地头蛇而已,你们这几个强龙来这招呼也不打,就敢在这闹事,胆子好大啊,风大先生与方先生都是我的上客,你们可是存心来下我面子的。”

  那名领头男子被向晨瞪的极为不舒服,心道:“这人怎么回事,没事眼睛瞪那么大干嘛,有毛病啊。”眼看前有风大先生,这又来了一个地头蛇,心下大叫不好,今天这事看样子要黄了,能被五大黑帮指派此人也是一个心计颇深的人,眼睛一转,分析当前形势,心中暗想,“这个自称是地头蛇的不过是个小角色,已方随便那个人都能很快将其制服,倒是风大先生插手事情颇不好办。”想到这不去理会向晨,转向面对风大先生心中急转想要想出个办法让他不出手才行,向晨何许人也,最善就是察言观色,他那小小的心思,落在向晨眼中,心生微怒,“好,你小看我是吗,我就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历害。”手化钩状,伸入嘴中,打了一个响哨,哨声响起,人声咋起,转瞬间从村内,小树林内不断涌出手拿棍棒的村民,将他们五人生生包围,一会儿工夫里三层,外三层,居然来了将近二百多人,口中大叫着,“大先生好,二先生好”风大先生跟方志强对望一眼,不油一声失笑,这个向晨怎么这会工夫搞出这大的阵势出来,那五名黑帮人员也失出了初时的镇定,不油惶恐起来。

  向晨手朝天空一伸,人群静了下来,向晨张狂走到那名领头男子处,指着那他的鼻子嚣张道:“你******给你面子你不要,非逼我玩粗的。”拍着胸脯道:“老子可是斯文人。”双手一挥道:“全给我抓起来。”那模样活脱脱的一个黑社会老大的样子,惹人发笑。

  可那几名黑帮人员可笑不出来,眼看着四周都是孔武有力之人,练过的人一般都看的出来的,那名领头男子急声道:“慢着,这位大佬,咱们有话好说。”

  向晨气他们敢来欺负方志强,给他当然没什么好气,指着他道:“你真******贱,刚才给你谈的机会,你不要,这会到要谈了,给我绑了再谈。”后面几名村民一听二先生发话,上前就要绑人。

  那名男子急的满头大汗,心中暗责刚刚不应该小看他,赶忙拱手道:“兄弟也是道上中人,刚刚多有冒犯,大佬看在红花一家的份上,包含一二。”

  向晨一挥手行至他的跟前道:“谈什么,你******敢得罪我的上客,摆明就是不给老子面子。”

  向晨粗口那名男子也无可奈何,谁处在这种境遇都只有装孙子的份了,谁让这是人家的地头呢,先机已失那名男子一抱拳道:“兄弟马来钢牙会的人,这次得罪大佬是小的不是,我们不是存心不给大佬你面子,只是这次是我们五大黑帮与方……,”向晨眼一瞪,那名男子知机赶忙改口:“方先生关于破坏约定的事,这个大佬,您看……”

  向晨做老大做上了隐,还想耍耍他,方志强走了过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们走吧,你们来这无非是要我一句话,回去告诉你们几个大佬,东西还在方志强手上,从没给过任何人看,走吧!”

  那名男子恶狠狠的盯了方志强一眼,转头却把眼神飘向向晨,他也想走啊!可这个大佬不发话谁敢走,而此时向晨则头都仰到了天上,方志强知道如果没向晨的话,这群村民是不会放行的,赶忙在暗中拽了向晨一下,咬着牙道:“大佬,放人了。”

  “啊”向晨装做刚听到道:“这个,你们谈完了是吧,放人,放人,闪开了,让他们走。”几名黑帮人员穿过人群灰溜溜的闪人了。

  待几人一走,方志强没好气的举起大拳,照准向晨脑袋就是一个重K道:“臭小子,不学好,学人家装什么黑社会老大。”

  村民一看二先生又被修理了,都发出了会心的一笑,向晨捂着被敲的脑袋道:“你个死大块头,存心下我面子,当着这么多人敲我的头,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的吗?”眼看着村民们在那笑个不停,没好气道:“你们笑什么笑,都散了。”

  村民们一看没事了,都纷纷散去,场中只留下了风大先生,方志强及这位没做了没几分钟的老大,风大先生上前拾起刚刚射出的刀,可谁知就在这时,方志强一个箭步,照准风大先生下巴就是一拳,风大先生不防,被一拳击飞了起来,倒摔在沙地上,方志强怒气冲冲的指头风大先生道:“你当我方志强是什么人,那种需要人保护的娘们,我一直奇怪为什么二年前我来秦市,你接着也来了,你根本是存心的是不是。”

  风大先生一擦嘴角从地上站了起来道:“是你自己不好,谁让你没事去什么香港,我来这是冲这风景好,可不是冲你来的。”

  这时一直不见踪影的罗天与小杰两人闪现在酒吧门口,罗天手中尚还悠闲的拿着一杯红酒,方志强一看罗天现身,怒气又转向了罗天,“还有你,十三战将互不干涉,这是翔鹰老师订下的规矩,你今天是来报信的是不是,谁让你来管我的事。”

  罗天失笑道:“你这只小猫这会怎么乱咬起人来了,我是来谈生意了,谁有闲空管你的事。”两人虽然都是如此说,可是瞎子都看的出来,他们对方志强关心的程度,方志强更是大怒,指着罗天道:“你出来,跟我打。”

  罗天冷冷道:“控制点你那暴脾气,别没事乱咬,你现在的举动才真象个娘们一样。”

  方志强自尊心极强,从不愿意无顾受别人的好处,闻言更是大怒,一个进身就待冲过去,向晨一看大为挠头,赶忙跑至方志强背后,双手从其腋下探出,紧锁他的双臂,让他不能动弹,方志强正在怒火中,大力扭动,想要把向晨甩开,可谁此时的向晨臂力超人,根本不下于他,居然只是左右摇摆动弹不得。

  罗天在一旁看戏看的过隐,气他不分好歹,调笑道:“小猫儿,说你是娘们,还真是娘们,两年静养,现在弱到这个地步了,现在怎么连小角色都搞不定,你还怎么做十三战将之一啊!”他这一句一下直指两人,只听得方志强与向晨怒火中烧。方志强伸手被架起的右手朝后探去同时身体向下一弯,一股大力向晨被方志强从背后朝前摔了出去,摆脱枷锁的方志强举起拳头眼冒怒火朝罗天冲去,刚冲了几步,一只手挡在了他的身前,只见向晨同样眼中闪着一股莫名的怒火看着罗天,罗天再度失笑,这两个人不愧是师生啊,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是那么容易被人激怒,正自笑间,一声破空声响起,罗天警觉,正欲躲闪,只见的‘啪’的一声,罗天手中酒杯应声而碎,酒贱的四处都是,罗天举着杯柱楞住了,方志强也楞住了,原来刚刚一声居然是向晨弹出去的,只听向晨冷冷道:“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下来,我来跟你打,让你看看什么是小角色。”

  罗天笑了:“有意思。”随手一甩杯柱道:“小猫儿,你先歇会,我先跟你这位小朋友较量一下。”说完,慢慢走至向晨身前,眼前含着淡淡的笑意,可那眼神中有的还有高傲,向晨毫无畏惧,也直视着他。

  方志强自语道:“这小子,什么时候把弹指功练的这么好了,真让人想不到。”不知何时风大先生来到方志强身侧淡淡道:“还有让你想不到的呢。”方志强转头撇了风大先生一眼,看样子是怒气还没消,没好气的:“还有什么。”

  风大先生自不与他计较,轻叹道:“罗天送他东西时,他碰到了罗天的手。”

  方志强大惊,直楞楞的盯着风大先生道:“你说,向晨碰到了罗天的鬼手。”

  这下换风大先生没好气的说话了,轻哼道:“我有说过是别人的手吗。”

  场中两人已经静静的站立半晌了,罗天微微一笑道:“小朋友,你怎么还不出手。”向晨淡淡道:“我在等你出手。”

  “有意思。”罗天道:“那我出手了。”说完近身一步,慢慢的伸出了一只手,又马上缩了回来,向晨轻晒道:“你就这样出手吗?畏首畏尾,也敢称鬼手?”

  对他的无礼,罗天不以为然呵呵一笑道:“是啊,我已经出过了,你干嘛不看看你自己呢。”说完只见其手中已闪现一根松紧带。

  向晨心中一惊,怎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低头看去,自己的裤子不知何时已经溜了下去,连体的重力衣已经露在外面,向晨知道又被他耍了,心中生怒,一下把自己的上衣也脱了下来,只身着一身重力衣面对罗天,心道:“这回我一定好好注意,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几人看在眼里,知道向晨跟罗天差太多了,方志强心中苦笑:“我都挡他不住,你这个傻小子,又怎么挡得住他。”

  罗天对他能快速做同反应,极是欣赏,轻吹一声口哨道:“很性感,不如这样吧,如果你能碰到我的手就算你蠃了,而我答应帮你做一件事怎么样。”

  向晨面无表情道:“好啊!那你想怎么比。”

  罗天嘿嘿一笑,手腕一转两指间多了一根石笔,手一晃道:“你叫向晨是吧!,我就用这只笔,在你身上写上你的名字,如果在这期间你能碰到一点点,你就蠃了,嘿……你的重力衣这么性感,写名字就更好看了,我要来了。”罗天那讥笑之声听着那么的刺耳。

  向晨不为所动缓缓的闭上眼睛,他知道只有在这种状态下他才能有更灵敏的感觉,刹时间,天地肃静,耳边细不可闻四道呼吸声,三轻一重,一道极速的热能朝他袭来,向晨清晰的感觉到一个大大的‘向’字瞬间在他的胸前划出,那感觉是那么的清晰,可速度之快,让他根本连伸出手的余地都没有。

  罗天又笑了,这世上能挡住他魔幻般鬼手的人不是没有,可绝不是他,可很快他的笑容就消失了,就在罗天即将完成晨字之时,向晨动了,他只是轻轻把手托在自己的腹部处,而罗天的鬼手就如鬼使神差般轻柔的自己放了上去,罗天怔住了,其它人也怔住了,他们不敢相信,可事实摆在眼前,他的手确确实实的托在向晨的手中。

  罗天面色咋变,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向晨睁开了眼睛,嘴角已溢出一丝难喻的微笑,轻轻道:“你输了。”

  罗天面色极为难堪轻哼道:“我输了,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向晨眼睛一转,指着前方的小树林嘻嘻一笑道:“那边林中第五颗树上,有一个鸟窝,里面应该有五颗鸟蛋,你去帮我拿来吧。”说完对小杰一眨眼道:“是五颗对吧!”

  “掏鸟蛋。”我堂堂鬼手的承诺居然会被如此小看,算你狠,罗天恨恨一踩脚,朝林中射去。

  方志强与风大先生对望一眼,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方志强上前一步问道:“你是怎么抓到他的手的。”

  向晨一耸肩道:“不是我抓到的,是他自己送上来的,当他在我胸前写完‘向’字时,我就发现他是倒下笔的,向字那一撇是最后写上去的,所以我想晨字他也一定会最后写那撇吧,就把手放在那等他了。”

  几人大悟,风大先生失笑道:“看来一个人就算有多历害的异能,总有破绽之处,总是抵不过人的智慧,向晨,我不得不说,你做很出色。”

  向晨嘻嘻一笑,还未答话,那罗天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居然连鸟窝都一起带回来了,罗天冷哼一声把鸟窝塞入向晨怀中道:“做完了,你查看一下是不是五个。”不管做什么任务,这罗天的职业道德倒是一流的。

  这些年来,真是难得看到罗天如此尴尬,风大先生与方志强早就在一旁偷笑不已,罗天没好气的瞪了两人一眼,这时只听向晨轻咦道:“这鸟蛋怎么碎了一个,喂!那个小偷儿,偷东西你都偷不好啊!”向晨气他恶语,存心与他做对,罗天面色一变,难道刚刚用力太大了,原来罗天为了节省时间,早点完成这个荒唐的任务,行至树下,用精钢爪将鸟窝整个抓了下来,可能气愤之下,力道用大碰到了鸟蛋,罗天恨恨的把鸟窝朝地上一摔,气气道:“好,算我芡你一个承诺,将来自会还你,我走了。”想来真是气了,头也不回朝村外行去。

  向晨轻晒道:“这个家伙太小气了,一个玩笑都开不起,谁要你的什么鬼承诺。”

  一向只会耍别人的罗天,这次吃了向晨的暗亏,这倒真是异数,方志强摇头暗道:“这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罗天的承诺是那么好得的吗!他能做什么远远超过你的想像,不过难能可贵的是这小子居然有勇气去挑战罗天,不知是初生牛犊不畏虎,还是真的有胆子。”

  而实际,向晨之所以敢去挑战罗天,其实只是出于一个最单纯的想法,这个人捉弄了方志强,想帮他出气而已,这大概是方志强怎么也想不到的。

  

第十九章 奇人奇行!奇闻!(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