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街头霸王初小战(全)

    第三卷 折枝之战-叛逆

  第五章街头霸王小战捷

  每一种事物存在都有它一定的道理,街头有文化吗?众说纷芸,褒贬不一,在某些所谓高尚人的眼中,认为他们很无聊,是一群闲的没事的人聚在一起做着无聊的事,总是被动接受,没有生活目标,是一群非常垃圾的人,又有很多人认为他们才是引领潮流的人,因为这里藏龙卧虎,也许有一天你会发觉站在你边上的人曾经就是一个街头上无所事事的人,有句话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不能以一时成败论英雄,别的不说,论社会经验这的人都是一流的,他们能做的远远超过人们想像的。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就是燕山广场最热闹的时候,这里地处都市偏僻的北角,是一个三不管地带,从初时几份小摊烧烤,到后来一部部大棚车烧烤的加入逐渐形成规模,而这里也就成为了低薪消费阶层、市井之徒首选之地,东西便宜,人气足,而且每晚还有乐可瞧,做什么都没有人管你,就算你脱了裤子当街撒尿都不会有人过问,不过要是有那存心找茬的,那你就准备打架吧,所以没胆子的人,此处是千万来不得的。

  时近九时,这个时间段来正是上客最多的时候,来晚了恐怕你就连座都找不到,此时广场上空烟雾迷漫,那炭炉上滋滋冒油的羊肉串香气四溢,大老远闻一口就想踏足其中品尝一翻,各摊的老板在来回的游走忙活着,近千平米的地方,此时上客以是近满,四处人声鼎沸,那拼酒声、口哨声、划拳声、叫爹骂娘的比比皆是,总之是干什么的都有,就是一个热闹气氛足,在这吃饭你求干净那是不可能,可偏偏就有那想找干净地方的人。

  广场中心处一个两人座的小地桌前,向晨脱下休闲西服抱在怀中,怒目瞪着对面的方志强,这一举动看在方志强眼中甚是好笑,放下手中的肉串戏谑道:“放心,今天是我请客不用你出钱。”

  向晨握紧拳头咬牙道:“你带我来这吃饭干嘛不早说,害我穿西装来,多丢人,再说这是我家宝宝第一次买东西给我,弄脏了,你赔都赔不起。”

  方志强看他认真的样子似是动了真怒,心道:“就是要你这个样子,一会才有乐可瞧吗!”不过对他们两人的关系也真是好奇,问道:“喂!你们两个最近不是打的挺欢的吗?怎么她会买衣服送你。”

  向晨露出得意笑容道:“打架是一回事,买衣服是另一回事,懂不懂。”

  方志强想了想摇头道:“不懂。”向晨不屑道:“这是高层次的恋爱方式,岂是你这个幼齿生能明白的,我才不会像你那样。”装了两声傻笑道:“雨希,这个,我,那个,半天都支不出什么P来,切!看不起你。”

  前两日无意中被他偷听了与雨希的电话,足足被他笑了好几天,每每想到这件事方志强就觉脸上挂不住,心中暗恨,可偏就是自己不争气想不出什么法来,面色一紧,示威的举起大拳道:“你这个臭小子,我看你欠揍,哼!你那个不是也没有搞定,还敢笑我,有本事你带她来见我,让她亲口承认是你马子啊!”

  向晨被说中痛处,脸现尴尬之色,说来也怪心儿允许他亲亲抱抱,甚至说些好过份的话,可就是不当众承认是属于他的,纠其原因,应该是出在自己身上,可为什么却总是想不透,向晨嘴硬道:“带就带,不过看今天这架式,你应该不是那么好心请我来吃饭吧?”

  方志强打了一个响指道:“算你聪明,今天带你来做一次打群架训练,怎么样兴奋吧!”

  “打群架!”向晨瞠目苦笑道:“还真是多谢你关照我啊!你不带坏我,把我送进监狱你是不甘心啊!”

  方志强心中暗笑,脸上却装做严肃道:“在别处打架自然是不行,可是在这打架,只要不打死人,应该是没人管的,你可别告诉我说,这点力度你都控制不好。”

  向晨知道方志强一向是说出做到的,争论是毫无意义的,无奈道:“打就打吧!不过,你不觉得这样太无聊了吗?”

  “无聊!”方志强略一皱眉正色道:“怎么你是这么认为的吗?习武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真以为你那点东西能应付大场面吗?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在街头打架打出来的,没有儿时的积累,我恐怕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按你能理解的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将来你绝对能用上的。”

  向晨何等聪明,听他这样说自是听出些门道,探问道:“因为那个人?”

  方志强没有正面回答淡淡道:“或许吧!”

  向晨低头无语,暗自思量,方志强亦拿起酒杯自饮,一时两人间气氛似乎有些僵硬,良久…….,向晨抬起头来,目注方志强道:“你让我做的事,我一定会做,因为咱们是兄弟。”

  “兄弟!”方志强拿着的酒杯微微一颤,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滋味,他明白向晨指的是什么,那是一个承诺,一种信任,他清楚的知道向晨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说的话象一柄重锤一样击在心坎上,那一年,志远不也是这样说的吗!可我却没能保护的了他,方志强目光深邃的凝象烟雾缭绕的天空,那目光中包涵一种淡淡的悲伤。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方志强回过神来接通电话,“啊!嗯嗯!好!”方志强连连点头,放下电话对向晨道:“我要去疯子那一趟,今天的训练你自己完成吧!”

  向晨微愕道:“这么晚你还要去黄金村?”

  方志强道:“疯子早半个月前就来这了,一直跟国安局的人纠缠不清,就没告诉你。”

  向晨紧张道:“要不要紧,他们找大先生干什么?”

  方志强道:“还不是因为那些黑帮的人,你也知道,这是一个政治比较敏感的城市,估计又有大人物来这度假了,他们也是交交功课,奈何不了疯子的,一会儿你完事了,来建设街来找我们。”说完起身待走。

  向晨赶忙叫住了方志强苦笑道:“你,你至少也要告诉我打几个人才算是群架吧!两个可以吗?”

  方志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现在也是个高手,两个够你打吗?五个吧。”说完甩手而去。

  目送方志强消失在广场,向晨心中苦笑不已,虽是答应了他,要做此训练,可怎么打,总不能无缘无故随便找几个就打吧,哎!为什么认识他后总要做些无奈的事,轻叹一声座了回去,举起酒杯遮住面旁,眼睛却象做贼一样扫向四周寻找那可下手的猎物。

  四下吵闹依旧,想来是老天故意跟他做对,虽然叫骂、拼酒声不断,有的更是拍案而起,可是气氛却融洽的出奇,没有一桌有动手的迹象,仿佛他们感应到了有一头恶狠狠的狼在暗处螫伏,都乖的很,大概是酒还没喝到位吧!

  向晨来回扫了半天,眼睛高度集中不由有些发酸却所求未果,摇头失笑,“以前怕打架,见了打架的就躲,今天到好,求打架却一份没有,这不是应了那句笑话,年轻时有贼心可没贼胆,如今胆有了可贼又没了。”想到这,向晨手按酒杯自己忍不住低头哈哈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向晨顿住了,“奇怪,为什么现在我这么开心,以前这个地方不是没来过,可每次来都觉得是想发泄,就算这里发生再搞笑的事,也都觉得索然无味,只想一个人静静享受那喧闹的寂寞,可如今这种感觉居然一点都不在了。”向晨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会这样。”一个名字猛然闯入了向晨的脑中,“欧阳慧心,是的,自从她加入了自己的生活,一切都不一样了,精神好象有了依托,不在那样的茫然,她什么时候对我这么重要了,如果她不在的话?” 一股淡淡的恐惧油然升起,向晨脸色微微一变,倒吸一口气,自语道:“不,不能这么想,心儿是我的。”赶忙将手中尚还乘下大半杯的白酒一饮而尽,稍稍微定了一下情绪,失笑道:“我这是在干嘛!这个小坏蛋,就是不在我身边也一样在左右着我,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真的开心?”

  有人说“酒、色、财、气”是人必不可缺少的,其中酒与色总是分不开的,每当男人喝的有些到位时,就会想找女人,难怪有句形容男人的话叫“酒色之徒”看来是有几分道理的。

  在靠近广场边缘的地方一个大桌前端座着四男三女共七名年青人,看年纪似乎都不大,那几名少年看起来似乎有些流里流气的打扮入时,其中一名身著朴实,看来似乎是个老实人,那三名少女统一身著不知那个学校的校服,看情形应该是学生,这时原本和气的气氛变的突然有些僵硬,只见其中一名头染黄发,耳戴银环的少年拍案而起,指着其中一名俏丽少女怒道:“周冰语,让你做我马子算我看的起你,给句痛快话,做还是不做?”看样子火气不小。

  那名少女脸色出奇的镇静,面色冷静的让人惊奇,倒是她边上那两名女生面有恐慌之色,生怕那名少年做出不利于他们之事,周冰语淡淡一笑站了起来,静静的看着那名盛怒中的少年道:“从来没有人敢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情,咱们两个认识时间不长,你凭什么资历做我男朋友?”

  那名少年微微一楞,没想到居然吓不倒她,语结强硬道:“凭什么?就凭我大光这两个字,这一带我说句话谁敢说个不。”

  那周冰语嘴角一扬微微一笑道:“要做我的男友可以,不过他必须要有非凡的气质,过人的气度,谈吐幽默大方,具备做大事的素质,至少也应该是一位商业精英或者是名动一方的人物,你能做到?”

  两人一静一怒,状态煞是好笑,众人一看今天第一出戏有着落了,纷纷围了过来,那大光皱了半天眉显是不太理解她讲的是什么,生硬道:“我读书少,不明白你讲什么,你说做不做吧!”态度甚是蛮横不讲理,围观众人哄声大起,大光挥手指着围观的众人恼怒道:“没事喝你的酒去,起什么哄找死啊!”

  众人如何会怕了他,好事者都是出来混的,人群中一名身材颇为肥胖之人调笑道:“我说大光,没本事就别泡人家小妞,去车站50块解决一次就完了,在这费这力干嘛!”

  大光恶狠狠瞪了一眼那个胖子却不敢发火,追问道:“行不行说话。“

  周冰语大是看不起他,眼露不屑之色,回道:“我的条件已经开出了,你能达到,自然就可以谈了。”

  那大光一看这不明摆在拒绝自己吗,面上无光,大是下不来台,可是僵持到这也是无可奈何了,奋恨的一拍桌子道:“操!还没女人敢这样卷我面子,今天你做也要做,不做也要做。”

  那周冰语眼中流露出一股淡淡厌恶之色,与他相交本以为他是条汉子,谁料到却这般无赖,人群中哄声再起,惹的众人也是看他不起,泡妞泡到这份上了,对一个女人耍赖,出来混都推崇血性汉子,人群中也是骂声四起:“操!没本事回家吃奶去?”“妈的,****K的,你真他妈丢男人脸。”

  大光一听火气更大,冲着众人叫道:“妈的,谁说的,有种给我出来。”

  这时人群中闪出一个身材不高挺结实的男子,一拍胸脯指着大光道:“老子说的,怎么了,别他妈仗着你大哥那点面子在这耍狠,有种跟老子来。”

  大光气的七窃生烟,一看是他,却不敢真的动手,恶狠狠的撂了一句场面话:“硬灰,咱们这梁子算架下了,咱们以后算。”

  这大光平时就挺嚣张的,众人给他大哥面子不跟他计较,一看他这孬样,更是不起他,哄声再响,口哨不断,大光心中怒火已到极点,可偏今天这几个都是硬茬就是他大哥在也不敢真怎么样,“都是这个臭女人,本以为吓吓就行了,没想到跟老子硬,看老子今天晚上不整死你。”想到这,欺身上前凶狠的一抓那周冰语的手腕道:“跟我走。”说完就往外拉。

  那周冰语猛的一挣脱,退后一步沉声道:“你放尊重点,算我瞎眼结识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那大光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嘴里骂了一句,又待上前纠缠,好个周冰语不退反进,圆目一瞪道:“你敢!”大光没想到她还敢反抗,一时楞在那里,就是这时后方传来一声清亮的声音道:“这位小姐,请问你需要帮助吗?”

  周冰语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著休闲西服颇为斯文的年轻人正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看他一副文弱的样子居然还想出头帮自己,真是让人觉得好笑,周冰语失声轻叹道:“帮我?你还是先帮帮你自己吧!”言下之意是劝其别惹祸上身。

  谁料得那年轻却并未领会其意反而摇头晃脑道:“古语有云:大路不平众人踩,小生饱读诗书,遇到这等不平之事,岂有不管之理。”

  人群中不知谁叫了声“说的好!”那年轻显是听了极为受用,连忙抱拳道:“谢谢!谢谢众位捧场。”众人听他说的有趣,纷纷哈哈大笑,周冰语也被他这一翻做作逗得婉尔一笑,暗暗笑骂道:“原来是个呆子。”

  那大光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了这么一个活宝,眼睛一瞪指着那年轻人怒骂道:“你******找……。”死字尚未出口,只见眼前人影一晃,眼前一黑,身子倒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翻桌子,失去知觉。

  众人一楞,纷纷惊愕的看着这名年轻人,只见那年轻人脸含薄怒,目显一丝冷然之色道:“我最恨别人说脏话了,尤其是不尊重老人家。”说完挺身而立对那其它三名与大光同行的少年道:“你们还在等什么,打架了,动手吧!”这一刻那还有刚刚那弱不禁风的样子。

  众人这才醒觉,感情这是一把好手,刚刚是在扮猪吃老虎,兴趣大浓期待后续,那三名少年也是面呈惊慌,其中一名短发的似乎大有心计,对身后那名穿著颇为朴实少年使了个眼色,从地上抓起一个酒瓶与另一名少年扑了过去,两人同时而至,那年轻人依然卓然而立,并未理会,围观众人看的心急,这也太托大了,就在那两个少年近身扬起手中家伙时,那名年轻人动了,只见他身形一转,两人还未看清,闪至两人左侧,一股劲风一掌重重劈在左侧那人的后颈处,那名少年应声而倒,就在其倒身的那一刻,一只脚如穿花般踢在另一名少年的肋下,那名少年飞了起来,倒地只觉得呼吸一窒,顿时晕了过去,前后过程不过数秒,就在众人一眨眼的功夫就已完成,端是快捷无比,众人只看得目瞪口呆,在这混了这么久,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利落的身手。

  这时,那年轻人对剩下的那名少年道:“该你了。”

  那名少年脸色发白,手握着手机发抖道:“我,我打不过你,可以不打吗?”

  众人谁都未料到他居然会这样回答,瞠目的看着那年轻人看他怎么做,那年轻人苦笑道:“我的五人之数啊!你要不打就不打吧!我总不能强迫你打,那你还不走。”

  谁料那年轻人却并未转身就跑,依然站立在那一动不动道:“我不能走,我的朋友都在这。”

  这名少年胆子虽小,可居然这么义气,引来众人侧目,那年轻人轻叹道:“随你吧!”

  事情告一段落,眼看无事了,周冰语咬着银牙有些气气的看着这名年轻人,心中暗恨:“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耍我,愧我还好心提醒你。”女人有时候就是有些小心眼,却似乎忘记了刚刚是他救了自己。

  那年轻人眼看没的打了,转过身来,周冰语抢身上前拦在他的面前,圆目大睁的看着他道:“大英雄,你这就要走吗?”

  那年轻人微微一楞道:“你怎么还不走?”

  周冰语眼带讥讽道:“你英雄救美,还没得到好处呢,我怎么敢走,你是要我说声谢谢你呢?还是要我以身相许?”

  “啊!”那年轻人大惊心中暗道:“这姑奶奶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我好象没得罪她吧!”眼睛一转,微微一笑道:“如果真选的话,我宁愿选第三样,你最好给他们叫辆救护车,我可不希望自己英雄没做成,反到成了杀人犯。”

  此语,一是为点醒她为什么而打架,二、今天也真有些失手没想到他们这么弱,真怕他们出什么事,一语双意端是好心计,那周冰语原本想讽刺他一下,却被他倒将一军,气气道:“你……。”玉面薄怒到真显得有几分可爱,正在这时,人群被分开,一个腰系围裙高大健壮的男人走了过来,经过两人身旁也不说话,先后以手轻探三名被击昏的少年脖颈处,这才起身对那年轻人静静道:“兄弟,你下手太狠了。”

  这一汉子的举动全部落入那年轻人眼中,看其探脉手法颇为熟练,知这应是一个人物,心下暗喜,“终于来个向样的了,第四个有着落了。”脸挂淡淡的微笑道:“你想为他们出头?”说完上前一步,伸手道:“你好,我是向晨。”

  那汉子不喜不怒,犹豫了一下,也伸出手来与其相握道:“你好,我是烈火。”

  两人双掌紧紧相握,一大一小,极是不协调,看其手法颇重,烈火也想探探这自称向晨者有多少实力,眼中精光一闪,手下暗力横生,可大力一生,却感觉好象握住一团棉花一样,施出之力毫无着力点,心下暗惊,“高手。”正自暗想间,突然一股大力自掌间袭来,欲来欲强,自己所发之力隐有控制不住之势,赶忙运气沉马,又加新力,两人所握之手,不住乱颤,众人眼看两人此状,知这是在相互较力,不禁为这年轻人暗暗担心,烈火在广场掰腕从来就没有人能胜的了他,可众人不知,其实真苦的却是他们所不担心的烈火,这时那烈火额头已微微见汗,反观向晨神不慌气不喘,明显是胜自己一筹,心下暗感佩服,再斗下去,自己必输,先一步松手泄了力,一抱拳道:“好力道,兄弟,佩服!”

  其实向晨也是在硬挺,只是他所习的挨揍及追赶训练令其不显于色,见其先一步松手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心中暗喜,“这也应该算一个吧,四个了。”不知道方志强如果得悉他的群架训练是积累到了四个人,会不会吐血啊。

  向晨呵呵一笑坦诚道:“如果再继续下去,我只怕会输了,你的力气真的好大啊!”

  那烈火只当他是谦虚给自己留面子,一时好感大生,心想:“这样的人品,应该不会是恶意出手伤人的。”赶忙道:“兄弟别这样说,我只怕是真的不如你,单凭兄弟这副体格,哥哥我就已是输了。”

  这烈火说话谦逊有理,不把输蠃放在心上,着实让向晨欢喜,显然是一豪爽之人,心中暗生结交之心,微微一笑道:“我是取巧,老哥可是当兵出身?”

  烈火微微一楞道:“兄弟怎么看出来的?”

  向晨呵呵一笑道:“你自己告诉我的啊!刚刚你以手探颈的手法,甚为熟练除了公安局常用,再就是部队应用最多了,此其一,你食指间硬茧丰厚,应该常开枪造成的!此其二,刚刚咱们相互较力之际,你暗沉腰马,应该是部队硬气功的底子,而且应该还是南方的部队,对吗?”

  烈火听完向晨一翻分析心下大惊,刚刚还只是佩服他的力气,及坦诚的胸襟,这下是敬佩了,才只短短不过几分钟不到,居然分析出这许多了,连自己在南方当兵都推敲出来了,真是观察入微啊,自己原来也是做侦察的,想当初也是立过不少军功,可却一点都未探察出他什么来,心中惭愧道:“哥哥服了,兄弟真乃大才。”

  向晨老脸一红道:“老哥太夸奖了,兄弟真是担当不起。”

  这时烈火忽然想到了什么,赶忙上前一步低声道:“兄弟,你打晕了马矮子的弟弟,还是赶紧离开这吧,不然一会他们找到你可就不好了,他们那群人都是蛮横不要命的主。”

  向晨微一皱眉道:“怎么,听老哥的意思好象很是顾及这群人,以老哥的本事,还怕他们不成。”

  烈火无奈道:“我自是不怕他们,他们也不招惹我,只是多余的事,我就不好管了,我也是有家的人啊!”

  向晨心中微微泛怒道:“老哥此言差矣,不平之事我们就当伸手一管,不然这许多年来辛苦的训练为了什么?不就是保家卫国吗?国家大事是事,平常小事也是事,勿已善小而不为,勿已恶小而为之,难道老哥这等豪爽之人要拿这大好身手受此窝囊之气。”说着一指周冰语道:“刚刚如果我不管这闲事,这大好的女子就要受小人欺污,这等不平之事发生的还少吗?如果每个人都不管,日积月累,我们的国家会成什么样,这也是怕那也怕,男儿的骨气还要不要,国以民为本,那动摇的是国家的根本,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我能触及的也很少,可是,我不管他是谁,不平之事只要犯到我这,我自是要伸手管上他一管的,这才不负学武一翻,不负我武者之名。”

  向晨似乎有些激动那声音越来越高,说完后也是心绪难平,凝目注视着他,烈火楞住了,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白,奇怪的是场中众人听了这翻话也是慢慢止住了吵闹声,变得异常安静,那铿锵有力的言词,仿佛是在敲打着什么,多久没有听到这种声音了,烈火的脸变的有些苍白,当初立志当兵的那种种男儿豪气瞬间又一一浮现在眼前,“保家卫国,顶天立地,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可我现在在做什么?”

  良久……,烈火双目复杂的凝视着向晨,手轻轻覆到向晨肩上,轻叹道:“兄弟,你说的对,说的对呀!。”那眼中微含自责。

  向晨也自知说的有些过火了,牵强一笑道:“交浅言深,虽是初交,可我看的出老哥是个人物。”

  烈火眼睛一亮,手上用力道:“你真的这么觉得。”

  向晨轻嗯一声,肯定的点了点头,烈火松手后退,双目猛睁,自语道:“人物,人物啊!”心中起伏,一昔日的豪气感觉又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哈哈……。”一阵仰天狂笑,似乎是在发泄着什么,半晌……,烈火对着向晨连连点头叹道:“兄弟,哥哥谢谢你!你才是一个真正的人物,我服你了。”此时的烈火就与刚刚在气质就盼若两人,一股难以觉察的英气,浮现在他的额间。

  向晨脸现苦笑,连连摆手道:“别!别!老哥,你千万别这么说,兄弟无状,冒犯了。”

  “我肥鸭也服你了。”静静的场中突然传来一句沉沉的声音,一个肥胖之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向晨一看,正是刚才那个讥笑大光的胖子,微微一楞。

  只听那肥鸭道:“刚刚那事我都看在眼里,我心里也不痛快,可我没动手,不是怕,是不愿意多事,兄弟,你说的好啊!我文化不高,不懂什么国家大义,不如你看的远,可是这不平之事也是发生在我身上过,当初一人来这,人不生,地不熟处处受人欺负,那时我真希望能有人帮我一把。没人啊!”说到这一拍胸脯道:“可我也是个爷们,我都自己挺过来了,你说的对,这种事还很多,不管不应该,咱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可咱也是有血气的汉子。”说着对着大光晕倒处啐了一口道:“欺负个小娘们算什么本事,兄弟,你放心,他哥算个鸟!要是敢来,我挺你,算我一个,****个娘逼的。”

  肥鸭这话一出,围观的众人开始乱了起来,激动异常,破口大骂那小子不是东西的比比皆是,连他哥哥也一并都骂上了,人就怕这煽风点火,他这样一说,那识趣的老板,外围上班一族的也是看出点描头,一时间收摊的收摊,结帐的结账,还有那不怕死的,想作壁上观,在外围处,只等真打起来,就跑到没人的地方远观,场面真是有些混乱起来。这时,刚刚那矮壮的汉子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往肥鸭身边一站道:“兄弟,你是条汉子,我硬灰也挺你。”

  眼看着众人这过激的表情,向晨愕然,说那翻话大话本是只针对烈火一人而已,因为在向晨心中军人就应该硬骨头,无所畏惧,看其怕事,心叫可惜,故有此举,可没想到却激起这许多人的情绪,“真是想不到,想不到啊!他们也都是这般血性的人,不过看他们这意思大有干一场大架的味道,想来这些人也都是平常受过那大光哥哥的欺负,虽然自己不怕,可真要闹大了可就不好了,心中暗急,一下把目光落到了周冰语身上,心道:“我要是走了,应该就闹不起来了。”一抱拳道:“两位哥哥抬爱,兄弟我谢谢了,不过咱们男人的事,不应该再牵到这位小妹妹,我想先把她送回去,至于他哥哥要来,尽管报我名字好了,我接了。”不得已也是摞了句场面话。

  众人一听这话也对,那马矮子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他们自不怕,大不了进医院,可是这小姑娘细皮嫩肉的伤了可就不好了,烈火本是武警出身,原来在部队就是扫黑的,心思自是跟他们不一样,刚刚向晨那还叫义举,可现在发展下去性质就变了,倒向是黑社会火拼了,向晨说完他就明白为什么了,赶忙道:“向兄弟,你还是快把这个小姑娘送回去,这有我。”向晨暗暗伸出姆指,走到周冰语身旁道:“走吧!我送你回去,以后这地,不要再来了。”

  “几句话就左右了众人的情绪,真是一个天生的领袖,非凡的气质,过人的气度,谈吐幽默,具备做大事的素质,这怎么好象……我在想什么!”周冰语小脸微微一红转头那两个学友道:“你们走吧!今天没你们什么事,事是因我而起的,我不走。”转过头来略带质问道:“谁说女儿家就不能有血性了。”那两名学友是真怕了,可深知她倔的很,从来都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也不劝她,道了声“你小心点啊!”赶忙叫了辆车离开了广场。

  众人想不到她一个女孩遇到这种事居然不害怕,反而很是有几分男儿气概,很是喜欢,夸奖之声四起,虽然向晨很欣赏她这份镇定,很是有个性,可你不走,就不一样了,赶忙低语道:“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如果我不走,事情就不简单了,明白吗?”

  那周冰语也是个聪慧的女孩,略一细想就明白其中利害,不过对他利用自己到真是不甘心的很,眼睛一转装做非常着急的样子道:“坏了,坏了,我忘记了明天我要考试啊!你快送我回去,晚了我进不了学校,就参加不了考试了。”

  向晨心中暗笑,“也是个狡猾的小狐狸,死要面子!”赶忙正色道:“那赶紧走吧!请!”说完还非常绅士的一伸手示意其先行。

  周冰语小头一扭低语道:“哼!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说完昂首朝外走去。

  向晨摇头失笑:“真是个小刺头,这么小就这么历害,真有心儿之风啊!”挥手与众人道别,追了过去。

  众人一看他走了,顿时有些泄了气,纷纷散了回去,烈火走到肥鸭身旁道:“是块成大事的料!能进能退,肥鸭,你今天是怎么了,太不冷静了。”

  那肥鸭也是社会经验极其丰富之人,一听这话也是冒出一头冷汗,也是明白了其中利害,自己什么时候也象那群年轻小伙子一样的冲动起来了,或许也是因为压抑太久了吧!一声失笑道:“感情咱们一直都在被这小子摆弄。”

  烈火呵呵一笑道:“你生气了?”

  肥鸭也是呵呵一笑道:“认识这么长时间我是那小气的人吗,不是气了,是服了,真服了,这小子行,值得交,有意思!”说完目光凝视着向晨消失的方向,心中升起一股酸酸的味道。

  

第五章 街头霸王初小战(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