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浪漫制造比翼飞(全)

    第三卷 折枝之战-叛逆

  第七章浪漫制造比翼飞

  存在即是道理,很多人都想用理由来诠释存在的意义,就象心中的爱,当她存在人们心中的时候,实际上带给人更多的是一种潜在的恐惧,爱的越深恐惧就越深,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找很多个理由以证实她确实是存在的,可找来找去,终究是只有一种结果,存在的就是存在了,不存在的就是再凭空生出来许多支节也是不存在的,万般皆有法,一切唯自然。

  离上课时间只有几分钟了,陈冲满面春guang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做在向晨身边傻笑不已却一言不发,向晨放下手中的书,好笑的看着他道:“干嘛,你这准备让我问什么?还是你想说什么?”

  陈冲笑道:“她有男朋友。”向晨哑然失笑道:“那你还笑的出来?”陈冲道:“他们的关系并不好,已经快一年没见过面了,她说很喜欢我,不想伤害我。”

  向晨摇头苦笑的看着这个傻小子,暗道:“没想到又在走我当年的路,又是一个希望,这个东西还真是奇妙,可以让人做许多不理智的事。”

  陈冲眼看向晨无语,知道他在担心自己,笑道:“老大,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到是你跟小心心的事要抓紧才行喔!低下头吗,又死不了。”

  向晨叹道:“心儿到底想要什么,这样不挺好的吗?”

  陈冲不屑的撇了他一眼道:“昨天你还像个专家一样,原来你才是个雏,再强女人都跳不过这关的,平时聪明的很,这会儿到笨的要命。”说完赶忙把手捂住自己的头,以防偷袭。

  向晨苦笑道:“我不是不知道,只是真的搞不懂,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她才开心,哄女人我不会呀!”这话到是不假,自从他与慧心相识以来,好像不是用强迫的手段,就是耍无赖,唯一的一封情书,还是以战书的形式,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从来就没有正式的追求或表白过,慧心就算再开明也不会满意他这种举止。

  陈冲兴奋的一拍胸脯道:“有我们呢,保小心心满意。”说完叫过杨虎等人,四人在那诡异的商量起来。

  向晨微微皱眉目注陈冲那兴奋的举动,思绪飘到了另一个空间,“只希望当初的事不会再发生在他的身上。”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校园内热闹的地方非常热闹,空闲是真的空闲,很多人都喜欢夜晚,一天的紧张这时总算可以松懈下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而这时的图书馆也为一些真正嗜书如命的学子,造就了一个清静的环境,欧阳慧心属于爱热闹的那种可今天她却没有这么好命,而被王忠华临时征用做一个个案。

  图书馆外的林间小道上,欧阳慧心怀抱档案,满腹心事的步入其间,“这个臭家伙,怎么好几天晚上都不见人影,在做什么?认识他后,生活完全变了,谁能想到,一向不把余人放在眼中的我,也会为一个臭男人牵肠挂肚,如果让臭老爸知道他不要笑死我了。”欧阳慧心脸上显现出一股不自觉的微笑,“说来也怪,以前不是没有追求过她,相反还很多,其中不乏相貌、才华、家世都是上品,比他更优秀的,可终是被其一一拒绝了,有时甚至认为也许一生都不会谈恋爱了,可为什么偏偏就是喜欢他?一个骄傲自大、无赖、邋遢、霸道,全身一无是处,而且喜欢欺负自己,不解风情为何物的臭家伙,还总喜欢强来……,每每想及那个臭家伙屡次的强吻,慧心的小脸总是不自觉一阵娇红,难道只是因为他偶尔的柔情蜜语,就这样被征服真是好不甘心啊!再说,他从来没说过那句话,臭家伙。”想到这,欧阳慧心气气踢起路边的一颗小石子,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心姐,晚上好。”一声洪亮的声音打破了慧心的思绪,顺音望去,只见陈冲满脸堆笑的站在路口,慧心微笑道:“晚上好,我不是叫小心心吗?怎么今天改了?”

  陈冲尴尬羞红了脸,嘿嘿干笑不已,欧阳慧心也不难为他,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在他们几个兄弟中,慧心独喜这个阳光大男孩,可能是爱屋及乌,所以对他远比对其它几个要客气的多,要不然,可有他受的。

  陈冲诡秘一笑道:“心姐,跟我走,带你看好东西,保你不会后悔喔!”

  慧心疑惑的看了看他,“这小子也要跟我作对,那几个小子苦头没吃够?学姐那先放放,先逗逗这几个小子再说。”眼珠一转道:“好啊!”陈冲欣喜,第一步成了,赶忙前方引路,慧心紧随其后,两人穿过小树林,一路行至篮球馆外,陈冲上前一步拉开门道:“好戏要开始喽,来!”抢先一步走了进去。

  “臭小子们,气氛搞的这么诡异,有进步啊!”微微一笑,也行了进去,馆内一片黑暗,寂静无声,一道微弱的灯光这时亮起,传来陈冲的声音道:“心姐,来,你站到这里不要动。”慧心也是好奇他们会搞些什么花招出来,一一都按陈冲说的做,灯光灭,陈冲隐身无踪,慧心艺高人胆大自是不怕这些,略一闭目,凝心静气,听声辩位,诺大的馆内传来四道沉重呼吸声,慧心心中有数大至以掌握了他们所在的方向,“不对!”慧心略一皱眉,暗道:“正前方还有一个,这么轻的呼吸是个高手?”一时间,慧心收起小窥之心,警备之心大起。

  正在这时,随着一声高电压起动声,一道亮如白昼的灯光直射而下,照在慧心所站的位置上,慧心心中暗笑:“装神弄鬼,我看你们几个小子能搞出什么把戏出来,怎么好像有东西飘下来了。”

  慧心缓缓睁开双眼,伴随着灯光的闪耀,一颗颗白色的雪粒从天上飘落下来,在白光的作用下居然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慧心惊喜道:“雪!好美喔!”象个小孩子一样伸出两手去迎接那雪粒的降临,任它流过自己的指间,一时间,慧心似乎忘记了自己所处何处,只是专心致志感受那洁白空间。

  “铮!”随着另一声巨声从前方响起,慧心凝起美目看去,那道白光下只见一个身著古朴长衫,脖围一条厚厚的围巾的人现出形来,看形象好象是民国时期学生的装扮,慧心自是看清那身怪装下的人是谁,轻咬着小嘴唇,含笑的看着那方的他,心内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一首优美轻快的音乐前奏响起,灯光随着他身形的移动,向晨缓缓朝她走去,这时前奏止,只听他边走边用他那独特的嗓音唱道:“在水里在火里,我的爱不偏不倚,就算时光倒回去了,我也追到石器世纪,在风里在雨里,你的雨伞吹翻过去,我绝对毫不犹豫,为你披上我的外衣,是你让我看透生命这东西,四个字坚持到底,如果没有你,我的生活回到一片狼藉,是你让我翻破爱情的秘笈,四个字坚持到底,不管有多苦,我会全心全力,爱你到底!”

  听着那动人的音乐,慧心迷失的双眸有些情不自禁,闪烁着受火,一直以来,她都是极其欣赏唱歌中的向晨,那时的他好专心,好像把一切都投入进去一样,那种状态的他是最让自己着迷的。

  音乐还在继续,向晨停在慧心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宝宝,雪粒飘落在两人周围,两人四目对望,似乎是受音乐所感,两人谁都没有开口,却有一种浓浓的爱意包围在他们的四周。

  每当向晨专心唱歌时,总是不能自已以至于原本准备好的词一句都说不出来了,半晌,向晨凝视着慧心的美眸道:“宝宝,本来我要说很多话的,可我现在只想说一句,‘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不可能摆脱过去那份感情折磨,没有你,我不可能过现在这种开心的生活,没有你,我不可能对未来充满无限的希望,还有好多,好多,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慧心轻咬着小嘴唇,静立无语,微微低下了头,心中如翻江蹈海一样,起伏不定,“我又何尝不是如此,说了这么多话,却终是没听到自己最想听那句,我应该把你怎么样,我的傻人,为什么不说。”

  向晨眼见慧心不知声,只是在那垂眸不语,暗自思量,心下大急,带着颤声道:“难道,你不喜欢我?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此时隐身天台上方的杨虎也不无紧张的抓紧赵有刚的手急道:“坏了,坏了,老大没按台词说,小心心不会拒绝老大吧!”赵有刚比他更紧张,倒咽道:“老大别发疯就好。”

  慧心醒神,此时向晨面色乏白,面现惊恐之色,知他是因过去被拒而生心理障碍,大感心疼,微嗔道:“你真是个傻人,不喜欢你,我会为你伤心流泪吗?,不愿意做你女友,我会任你那样欺负我吗?”

  向晨激动的上前一步,轻轻把慧心拉入怀中,道:“对不起,心儿,我以后不会再让你流泪了,你愿意是吗?”慧心轻嗯一声埋在他的怀中,向晨轻轻抬起她的小脸道:“不是用嗯,我要你亲口答应我,愿意做我的女友。”

  慧心知他因过去那段事情不能释怀,要准确的答复,心中暗自苦笑,正了正色道:“我,欧阳慧心,愿意做向晨的女友,这样满意了吗?傻人。”

  向晨放开慧心,倒退了两步,已说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了,猛然间,手握双拳的大吼道:“吼,心儿答应了,她是我的,你们听到了没有,她是我的。”说完神经式的来回在馆内游跑,边跑边吼,仿佛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消息。

  慧心开心的娇笑不已,带着宠爱眼神看着他这种神经式的宣布,她知道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发泄吧!有我在没人能再伤害你。”

  天台上,几人也为老大能得自己的幸福而感到高兴,没有白忙这一晚上,几个拍掌祝贺,向晨跑了好大一会,回到慧心身旁,深情的拉起她的手道:“宝宝,你真好!”说完伸过头去就想吻她,慧心赶忙伸出玉手挡住了他,小声道:“看你,得意忘形了不是,还有外人在呢。”

  向晨不满的拉着慧心的玉手耍赖道:“那有什么关系,我今天这么乖,不应该奖励一下吗?”

  慧心娇嗔的用玉指在他脸上一划道:“羞不羞,你这么大人还耍赖,奖励你陪我去图书馆,去不去?”

  向晨赶忙点头笑道:“去,去,当然去了,上刀山下火海,我都陪你去。”

  只是去次图书馆而已,用得着说得这般严重吗,见他说的有趣,慧心风情无限的白了他一眼,那眉宇间甚是娇媚,看的向晨不由痴了,女孩子自是极喜欢心爱的男人这般欣赏,四目相望柔情无限,爱意甚浓,慧心温柔轻语:“走吧!”向晨脱下戏服,两人携手朝馆外走去。

  “啊!这就走了。”天台上杨虎惊叫道,赵有刚没好气道:“人家去过甜蜜小日子去了,不走在这给你做秀啊!”赵志全托着下巴深沉道:“有刚兄此言差矣,从辩证学角度来讲,他们现在只能算是婚外恋。”这时馆内灯光四起,下方传来陈冲的声音道:“你们几个还不滚下来,明天要开舞会的,要我一个人收拾啊!”

  几人趴在栏杆上朝下望去,刚刚确实是撒的挺爽的,可此时台下一片狼籍,赵有刚怒目道:“陈冲,都是你出的好主意,你要负责一大半才成。”杨虎与赵志全在一旁连连附合,陈冲朝上用中指一比道:“靠!你们在那撒的过瘾的时候,怎么什么都不说,鄙视你们。”“哎呀!”赵志全摞胳膊卷袖道:“你们别拉我,我要跟他单挑,这小子太嚣张了。”赵有刚与杨虎闻言赶忙闪到一边举起手,同时甩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赵志全大怒道:“你们两个没良心啊!我冲动就应该劝着点吗!”说完抓起一大捧泡沫粒朝两人扬去,两人自不甘未弱,予以还击。陈冲一看上面又打起来了,头疼道:“希望明天前,能收拾好,怎么就找他们帮忙呢。”心生怨恨,也是冲上天台。

  图书馆内一片肃静,灯光明亮,王忠华端座在书桌前皱着眉头,不时转头朝门口处观望,心中暗急:“这个臭心儿,怎么还不来,不是被那个臭小子拐走了吧!”正想间,只见向晨与慧心手拉着手,带着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瞧两人那柔情蜜意的样子,准是刚幽会完,王忠华气结道:“我就知道,心儿早晚会被那小子带坏了,正事都不管了。”

  这时,两人笑咪咪的走到王忠华身旁,慧心娇声低语道:“学姐,不好意思,来晚了啦!”王忠华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指着随她而座的向晨道:“你怎么也把这个臭家伙带来了。”慧心咬着小嘴唇娇嗔道:“来就来了吗,他又不会碍事。”

  向晨与王忠华是宿世的冤家,两人一天不吵两句总是不舒服的,闻言老大不乐意道:“哼哼,要不是我家宝宝在这,我才不愿意节食一顿呢!”

  两人逗嘴不是一回两回了,忠华自是明白向晨所指为何,人如果呕吐的不成样子了,自是不用吃饭了,顿时气的娇目一瞪就待还嘴,慧心一看两人隐有欲演欲烈之势,赶忙阻止道:“好了啦!学姐,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计较了,咱们快开始吧!”说完甩给向晨一个眼神,向晨领悟,起身去书架处随意拿了本书,看了起来,王忠华诧异的看了慧心一眼,心道:“心儿今天这是怎么了,往日不加进来搅和已是好事了,今天居然明责暗护,帮起这个臭家伙,两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恶狠狠的又瞪了向晨一眼,继续写自己方案。

  馆内静静无声,向晨手中不知名的书看的也是无味,心中只回想刚刚两人间发生的事,心中爱意又起,转头朝慧心处望去,执笔中的慧心也远不若平日里那般专心,这时也是转头看他,两人四目相撞,心生甜味,同时发出一抹会心的微笑,王忠华看此情景心中来气,棒打鸳鸯,轻轻哼了一声,慧心醒觉,脸上一阵羞红,赶忙又伏案做起功课,向晨也不计较,美滋滋的又看起书来,好大一会儿,慧心总觉无法安心,不自觉的又转头偷瞄向晨处,谁料得,向晨也正注目过来,两人再度发出一抹微笑,慧心生怕王忠华发现,屏气凝神,专心的写了起来,向晨心中无障,用书遮面,专心致志的看起聚精会神的慧心,这时的她看在眼中,怎么看,怎么美,一时间看的几乎痴了,不经意向晨把目光游至慧心伏案的玉指处,那小指纤细修长,晶莹如玉,小巧的可爱,端是使人爱煞,向晨无法抑制心中爱意,以手伏案,一点一点的朝那小指处蹭去,终于让他得逞,小指轻抵慧心的小指处,慧心感应到了,轻轻一笑,调皮的把小指压在他的小指上,向晨心喜,轻轻的一勾,两枚小指锁在一起,慧心刚凝起的精神瞬间消失无踪,微笑着又回眸看向向晨,两人目光又拈在一起。

  两人如此数翻举动,王忠华岂能不觉,气闷的把笔往桌上轻轻一拍道:“拜托,你们两个,要不就走一个,要不就去把你们的柔情发泄完了,再回来,OK?”

  此语一出,两人顿时羞红了脸,正过身来,可小指尚勾在一起,慧心自知今天是无法专心做事了,心中生愧,小脸低垂,向晨怎忍自己心爱之人受窘,挑畔的抓起她的小手朝王忠华一扬,慧心无法抑制心中笑意,只能任他行为,向晨起身拉着慧心朝馆外跑去,王忠华无力的以指抵住额头自语道:“这个臭家伙,真是气死我了,今天看样子要我一个人做完了。”

  两人跑出馆外,向晨拉着娇笑的慧心一路直奔小树林深处,慧心又惊又喜,虽然爱煞,可终是自小受正规教育所限,生恐他会胡来,做些过份的举动,可偏偏又大感刺激不忍拒绝,心中矛盾不已。果然,刚至无人处,向晨也未有什么前奏,一把将慧心拉入怀中,大嘴覆在慧心樱唇上吮吸起来,慧心一声低婉无力抗拒,心中暗叹:“就个霸道的郎君,就学不会温柔相向吗?”虽是不满,还是任他施为,幸喜向晨仅只强吻,尚称得上君子之为,可也吻的心儿,呼吸急促,头晕脑眩,半晌,向晨满足的抬起头,可目光依然紧盯着她,那灼热的目光生生是要将她吞噬一样,慧心面色娇红的嗔道:“讨厌,每次都要这么长时间。”

  向晨微笑道:“谁让宝宝你生的那么美,让人亲都亲不够。”这总算是一句温柔的话了吧,慧心呲着小牙,举起可爱的小拳头,轻轻捶了他一下,那娇憨的模样令他油然升起一股幸福的感觉,双手用力将慧心又往怀中紧靠,似乎有不老实的迹象,慧心查觉娇哼道:“你这头大色狼,想要干什么。”

  “色狼!”向晨失笑道:“怎么我在宝宝心中就这形象吗?”

  慧心不依的把身子转了过去,轻靠在他的怀中道:“你就是头大色狼吗,我是小红帽,正在被你欺负。”

  “呵呵……。”向晨将头轻抵慧心香肩处,轻语道:“宝宝,知道吗?其实人们都在误解狼,狼是这世上最专情的动物,我曾听过一个很凄美的传说,狼的一生,只会有一个伴侣,如果它的伴侣离它而去,它就会离开它的群体,孤独一生,每当月圆的时候,它就会对月悲鸣,以抒发对爱侣的思念,直至终老,一生不变,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做一头狼,一头永远忠实于你的狼。”

  慧心心下感动,深深感受到向晨对她的那份依恋,眼中泪光晃动,有些不争气的就欲滴落,微露抽涕之声,向晨有感,慌忙道:“宝宝,你怎么哭了?是为我吗?”慧心不甘被他看到自己受感动的样子,娇哼道:“才没有呢,你就算要做狼,也已经是一头老狼了。”

  向晨呵呵笑道:“怎么,你知道了。”慧心转过身来,白了他一眼道:“如果连自己所爱之人的年纪都不知道,那我不是蠢到家了,你是不是想说我笨,你这头老狼。”

  向晨深情凝视道:“我的宝宝是这世最聪明的女孩,没人可以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我是你的老狼,永远都属于你一个人的老狼。”

  那温柔的话语,再度令慧心迷失,轻启樱唇道:“我也永远是属于你的。”她轻轻的闭上双目,主动献上了自己的香吻,月光下,两个人影又交融在了一起,红尘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千般轮回万世缘,两情相许比翼飞。

  呵呵......,本想再写一些,想想还是算了,应该表达的也差不多了,再写以属多余,不过,我要是在这章节最后加三个字,(全书完)不知会有什么反应,还是先闪吧!新年快乐。:)

  

第七章 浪漫制造比翼飞(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