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隐身老总雷霆怒(全)

    第三卷 折枝之战-叛逆

  第九章隐身老总雷霆怒

  随着时代的发展,女权终于得到社会的认可,逐渐与男性平分天下,男尊女卑已成为遥远的过去,女人个性化才会得到人的认可,更甚者野蛮女性成为社会的宠儿,继而一大批大女子主义者纷纷涌现,争相斗艳,在多彩多姿的时代进程中隐有超越男性成为主导之势,在不同的领域中大放异彩,一时间端是苦煞众位男性,尽管如此,温暖的家也永远是女性最向往的,宽厚的臂膀也永远是她们最终的依靠,熟强熟弱,又怎么真分的清呢!

  王灵筠是一位标准的现代新潮女性,她也一直在过着一种有品位的生活,无论谁都想象不到她最拿手的居然是厨艺,而且还相当的讲究,这也是慧心一直赖在她这里的原因之一,因为慧心天生就与厨房无缘,曾经有次,慧心突发奇想,要做顿饭给她吃,结果等了半天,慧心却连火都未动,一直窝在那研究菜怎么切最好看,好奇相问之下才知,原来她看了食谱上说,菜要做好,先要切出好的造型出来,王灵筠苦笑不已,只能让她做一道普通的炒饭就好了,直到慧心端出一盘黑乎乎不知为何物的东西时,王灵筠决定以后再也不让她进厨房半步,简直是污辱她最爱的厨道艺术。

  “双休日真是好啊,天气也不错,汤的味道更好啊!”王灵筠美美的品尝着刚刚炖好的清汤。一声震天的门响打破王灵筠的心境,紧接着听到心儿娇吼:“罚你一个小时不许进我房间,哼!”灵筠微微皱眉暗道:“这对小祖宗,又在干嘛?”

  向晨悻悻的走进厨房,嘴里一边嘀咕道:“真差劲,又踢我屁股。”王灵筠好笑的看着向晨问道:“又被修理了,你又怎么得罪她了?”

  向晨不客气的上前抢过王灵筠手中的汤匙,舀了一勺品了一口道:“恩恩,不错,不错,再加点西红柿,加两片香叶,味道就更好了。”

  王灵筠气气的夺回汤匙,在他头上一敲道:“先回答再喝。”向晨坏坏的扫了一眼王灵筠的胸部,一副无辜的表情道:“没什么,只是说她的不如你的大而已,说实话也要被踢,真是的。”

  “什么?”王灵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可触及向晨那坏坏目光在她胸前扫过,她顿时明白慧心为什么吼那么大声了,“这个家伙真是欠揍!”此时王灵筠只觉得一股需火急剧上升直冲脑部,手握的汤匙来回的摆动,一个不小心大有脱手而出的迹象,“镇静!镇静!不能便宜这个家伙!”

  王灵筠换上一副非常和善的笑脸,柔声道:“狼,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要去倒垃圾,你帮我开下门好吗?”

  “好啊!”向晨不疑有它,转身先一步行出厨房外开门去了,王灵筠嘿嘿一笑道:“臭狼,我饶得了你。”

  向晨行至门前刚刚把门打开,突然身后一股劲风袭来,那速度居然快捷无比,毫无警觉的他如何躲的过,只听得“砰”的一声,屁股清晰的印了一个脚印被踢了出去,向晨一路失势直扑到对面的房门上才止住身型,可见此踢端是劲爆,向晨回头看去,只见王灵筠一手扬着汤匙毫不淑女的怒吼道:“下流的色狼,罚你两个小时不许进房,在外面反醒一下,哼!”说完大力的将门关上。

  向晨愣愣的看着被关的房门,握着拳头怒道:“你们两个真是差劲,小老婆踢这里,大老婆也踢这里,是我嘴说错话了,关我屁股什么事,人家的老婆那样,我的老婆这样,那有你们这样做老婆的……。”此时向晨语无伦次已不知自己在讲什么了。

  正在这时身后一声门响,传来一个女声道:“请问,你找谁?”

  向晨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著家居服,个子不太高,一头短发的女孩正眨着眼睛看着自己,“怎么觉得这么眼熟呢?看其面相年纪似乎不大,邻居,嘿……,有办法了。”向晨眼睛一亮计上心来,换上一脸自觉迷人的笑容道:“你好,我是向晨,是住对面的,是这样的,做了邻居这么久了,都没怎么见过面,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吗,我两个老婆做了几个家常小菜,让我来请你们一家去做客,大家认识一下,以后也好有个照应,不知意下如何啊!”

  “啊!两个老婆?”那个女孩诧异的看着向晨道:“这怎么好意思呢!让你们破费。”

  “没关系了,大家都住在一起,认识一下,就成朋友了,以后没准还有麻烦你的地方呢!”向晨满脸笑意答道,其实心中暗则想,“拜托,答应了,要不我昨回家呢!”

  那名女孩看向晨说的诚肯心下暗动,微笑道:“好吧,那就打绕了,请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向晨心急一把拉起那名女孩的手来到家门外,道:“客气什么,以后就是自己人,这样满漂亮不用了。”说完用力按下门铃,“大老婆客人来了,快开门啊!”

  王灵筠听得向晨在外面大呼小叫,只觉得一阵心烦,“这个家伙不老实在外反醒,找揍是不是。”气愤的打开房门,刚要张口诉责,却见他带着一个女孩站在门外,一时间举起的手楞在那了,向晨抓住机会,介绍道:“这个就是我大老婆王灵筠,这个就是对面的邻居,大老婆,你不是说要请客的吗,人我给请来了,你招呼吧!”说完窃笑闪身进门。

  王灵筠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说要请客了,为了进门,这个家伙还真是什么招都用出来了。”无奈之下,只能保持自己淑女的形象,微笑将那名女孩让了进来。

  那名女孩显然也是位大方之人,并不扭捏,小小扫视一下房间赞道:“这里布置真是独具匠心,一进此处就使生出一股家的温馨之感,向太太真是位雅致之人。”

  一句向太太顿时搞得王灵筠娇面绯红,暗责向晨在家叫叫也就算了,居然还对外宣扬,赶忙解释道:“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他的妻子,这个臭家伙嘴上无行,大老婆之称纯是玩笑,他那小老婆才是正主,与我本是姐妹。”

  这时向晨嘻笑的搂着慧心的纤腰走了出来,不知他又耍了什么手段,居然肯放过他,那名女孩面色尴尬也为这户人家不清不楚的关系搞得有点不知所措,一见慧心出来,不由也是为她的清美感觉惊讶,微一躬身自我介绍道:“真是打绕了,我叫杜凤,在报社工作,以后请多关照吧!”

  向晨嘻笑介绍道:“这是我小老婆,欧阳慧心,跟我一样是名学生,她读硕士,比我大两级,大老婆是老师,不过在家……。”

  王灵筠没好气打断他的话道:“住嘴了你,有客人还把不住门。”

  那杜凤也是见惯场面的人,虽然感觉他们奇怪但也很快镇定下来,两方又是一顿寒碜,算是认识了,女人到一起话题自是很多,那杜凤因为经常在各处游走也称得上是见多识广,细聊之下到是有许多共同的朋友,很是谈得来,不多时,两方就去掉了陌生感,仿若相识已久,看来人多接触还是有好处的,向晨无形中倒办了一件好事。

  时以近午,王灵筠今日准备的颇为丰盛,一会儿功夫,一桌好菜就以上桌,四凉六热,各种小料往上那么一摆,显得很有档次,菜的边缘还点缀不少绿色法香,各种菜的颜色搭配均匀,称得上是色、香、味俱全,就连一盘清水煮的皮皮虾都用生菜铺底,红绿相间煞是好看,王灵筠对吃的东西讲究程度可见一般。

  满桌的菜肴就连向晨看的都食欲大增,准备下手了,谁知王灵筠今天兴致颇高,对众人道:“稍等一下,还有一道好凉菜未扮,是黄金村的海带喔!你们一定喜欢。”说完起身朝厨房行去。

  “黄金村?”杜凤听了这个名字似乎格外感兴趣的样子,起身道:“我去看看。”

  待她一离开,慧心把向晨拉了过来,在他耳边调皮的轻轻一吹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你是不是故意的,有两个了还这么贪心。”

  向晨笑着把慧心拉入怀中宠爱道:“我一辈子只会疼你这个小妾,别人是进不来的,这颗心已经是为你生存的了,等到你生宝宝,我才会再分一点出去。”

  慧心暗喜,这种情话就是听再多次,还是那么让人欢心,娇嗔的白了他一眼道:“谁要给你生宝宝。”含羞的低下头,那娇滴滴的模样看的向晨心里热热的,轻轻在她的粉脸一吻,又待深吻,慧心赶忙用玉手挡住他的侵犯嗔怪道:“看你,有客人在呢。”

  “嗯嗯”一声音重重的告警,王灵筠、杜凤两女端着一盘拌好的海带从厨房走了出来,显然两人的行径被人瞧见了,王灵筠放下手中的海带,责怪的用指虚点两人,慧心嘻笑轻轻一皱小鼻子,毫无愧色,不知是习惯了,还是传染了向晨的某种功力。

  王灵筠白了她一眼,双掌一合,笑道:“好了,可以开始了,先尝一尝杜小姐拌的海带,很开胃喔!真的很不错。”

  “切,关公面前耍大刀。”听她说的如此好,向晨挟起一口海带品了一下,一股清爽的甜酸之味,大有朝鲜族小菜的味道,向晨疑惑的看了一眼杜凤道:“很正宗吗,再加上辣根就差不多了,我吃的话,酸度就要再加一些。”

  杜小姐笑道:“原来向先生也是位行家啊,这种制作方法是我去黄金村采访时从当地居民那学来的,那的居民可热情了。”

  向晨嘿嘿暗笑,“他们见我更热情。”王灵筠颇有兴趣的问道:“你去那里采访可曾见过那里的老总?听说很年青啊!”

  杜小姐一脸惋惜道:“采访很顺利,就是没见到这位老总,现在媒体多家都非常关注这位神秘的老总,都想先一步采访到这位新兴起的企业家,可就是没人知道他的庐山真面目,只知道是个年青人,那里的负责人也一点都不透露,怎么你对他也有兴趣?”

  王灵筠也一脸失望道:“是啊,海岸公司在短短的一个月建成,并成功的把产品登陆本市,快速的占据市场,听说近期还与一家跨国的大公司联合开发当地资源,使一个默默无闻的黄金村尽人皆知,那个老总真是一位天才,真不知他是怎么办到的,我是搞经济学的,自然对他兴趣不薄,如果能联络到他来本校做一次演讲就好了。”心中暗想:“好想见一见这位人物,跟他聊聊。“

  “一个月?”欧阳慧心微皱般眉暗想:“如此高效的手段,就是在家族企业也不多见,这个地方还真是藏龙卧虎啊!”回头看看向晨若无其事的犹自在那吃自己的,心中暗叹:“臭狼,如果你能有这种手段就好了,将来面对家中就更有把握了,不!我怎么能这么想,他有他的能力,既然选择了他不管多难,都要坚持。”

  好象一提这个人场面顿时冷了下来,每人仿若都有自己的心事,各想各的,这时向晨掐着嗓子哑声道:“宝宝,水,水,咽着了。”慧心赶忙倒了一杯水给他,边帮他顺气轻则道:“小心点吗?瞧你这么副吃相,又没人跟你抢。”

  向晨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道:“舒服了。”王灵筠看的来气微怒道:“喂!你有没有听我们讲什么,你也是学管理的,拿出点兴趣好不好。”

  向晨又抓一只皮皮虾边剥边随意道:“什么啊,不就是海岸的老总吗,有什么好神秘的,那小子我认识啊!”

  “什么?”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三女目光同时注视到他的脸上,搞的向晨剥好的皮皮虾都不好意思往嘴里放了,尴尬道:“干嘛这样看我,我是认识啊,那小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王灵筠一把拍落向晨手的虾肉,阴阴的凝视着向晨逼问道:“不许再吃,从实招来,你怎么认识他的,如果敢说谎,在外面反醒三个小时。”

  向晨心有不甘的看着那鲜美的皮皮虾,眼馋道:“那小子不过是个牵头的,你们以为他有三头六臂啊,不过我俩好的跟一个人是的,嘻嘻……。”说完伸手想把虾肉抢回来。

  王灵筠用力一敲道:“讲重点,你们怎么认识的,他叫什么名字,还有……。”紧接着是一大窜的盘问,其中包括年纪、性别、喜欢用什么笔,有没有特别的嗜好,等等。

  向晨听的头皮直发麻,怎么越听越向那群小女生迷青年偶像一样,赶忙好心提醒道:“喂!要不要告诉你他穿什么内裤,记住你名花有主了,干嘛想红杏出墙啊!”

  王灵筠也觉自己问的有点过火,恼羞成怒抓起汤匙用力在其头一敲道:“狼嘴里吐不出象牙,快说。”

  慧心心疼的赶忙护住向晨,轻轻揉了几下道:“干嘛这么用力啊,狼你知道就快说吗?不然你大老婆还会打你的。”

  向晨委屈的一撇嘴,对慧心道:“还是小老婆好,我就告诉你一个人。”说完小声的在慧心耳边道:“他叫向晨。”

  王灵筠偷听之下,心头火大,又扬起汤匙威胁道:“小子,你敢说谎,找打是不是。”慧心也嗔怪的轻轻拍了向晨一下道:“说了,非要惹她发火啊!”

  没想到自己说真话他们居然不信,说实话也要挨打,什么世界啊!向晨张狂的一叫道:“啊!我怎么知道,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带你们去找他了。”

  王灵筠眼睛一亮道:“呐,这是你说的,找不到你小子等着。”

  向晨原本就一直想带慧心去黄金村看看那优美的风景,轻吁一口气,暗想:“现在说什么她也不信,算了,借这个机会带宝宝去玩玩也好,到时你就知道了,哎!自从做了大老婆以后越来越凶了,悔不该当初啊!”

  慧心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说到这,向晨雄风顿起,做了一个健美的姿势道:“看到没宝宝,我这一身健美的肌肉,就是在黄金村练出来的,想当初,那个苦啊,成天二三百个健壮的村民个人后面追我啊!”

  “几百个?”王灵筠不屑道:“狼,我越来越怀疑你说话的真实性了,要别人信你,麻烦你把后面再去两个零好不好。”

  向晨握紧拳头怒目道:“你这个……。”慧心赶忙劝慰道:“好好,我信,就是几百个,她不信,我信。”

  “哈哈……。”那杜凤平时里每天也是位只知埋头工作的主,何曾遇到过这样怪异的群体,一时被他们逗的不顾礼仪大笑起来,几人平时习惯了这般,这才醒悟还有位客人在,一时都颇觉难为情。

  杜凤笑道:“真的,很羡慕你们这份感情,现在社会中虚假的友情实在是太多了,难得你们几个相处的这般真诚,我想,今天我没来错,来我敬大家一杯,感谢缘份让我认识了你们。”几人亦举杯响应,一顿饭在有客人的情况下,颇为欢快的开始了,灵筠与那杜小姐好似有说不完的话题,面向晨有慧心在旁边招呼,自不会再与那恶人婆娘计较,吃的也是津津有味,慧心却抹了一把冷汗,“什么世道,平常习惯我被他们照顾,今天怎么倒过来了,难道这就是佛家说的因果?”

  一餐下来颇为耗时,想来王灵筠是真与初识的杜小姐投机的很,兴奋之下,一瓶干红喝完居然意犹未尽,那杜小姐到是识得大体,初次相交多少总是保留了一些,相劝之下才得作罢,尽管如此两女此时也是玉面绯红,媚态横生,醉意撩人,有人说女人在几种状态下是非常迷人的,这一似醉非醉的那种风情,想来应该算是一种,只可惜在场唯一男士的目光却一直留在慧心身上,如此美景不做欣赏到是可惜的很。

  别看王灵筠如此状态,可却一直没有忘记向晨适才所言,玉手轻垫在下额,两眼迷蒙,娇声问道:“狼,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我们去?”

  向晨抬头一望,只觉王灵筠此时别有一翻女人味,是平日未见的,不禁微微一楞,回话也老实了许多,“自然是黄昏前到那最好,晚上咱们可以住那,只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开车吗?我与心儿可都是没有驾照的。”

  慧心相看之下也不无担心,关心道:“学姐,明天还是可以的,今天就算了吧!”

  王灵筠却并不领情,媚眼一翻,娇哼道:“臭狼是想看我出丑不是,我知道你很能喝白酒的,我也不输你,今天偏要去,晚上再较量。”不知是真喝多了,还是故意的。

  向晨与慧心对望一眼,暗自苦笑,杜小姐一看此状,笑道:“黄金村我去过,不如我来开车,放心我们都没喝多的。”

  向晨看她说话尚算正常,无奈的点点头,几人说动就动,片刻即收拾了个大概齐,稍做小息,各自换了一下衣衫,不多时人已是在楼下集齐,王灵筠的车平日也不多开,宛如新车一般,那杜小姐显是爱车之人,左右摆弄爱不释手,极是熟练,这下向晨才得放心,一行人直奔黄金村方向始去。

  黄金村离市区大约有二个小时的路程,一路风清气爽,越远离市区空气就越好,几人今天兴致颇高,相处融洽,有说有笑,行程到也不闷。慧心在就餐期间就听得向晨把那黄金村渲染的如何、如何的好,尤其是那黄昏景致,更是美不言表,心神相往,一脸喜容,看在向晨眼中更生疼爱,总觉慧心为自己负出颇多,试问有什么能比看到自己心爱之人开心,更能令自己开心呢,可见开心总是相互的。

  眼见前方离目及的越来越近,向晨心中亦十分兴奋,“又可以再见到那些可爱的村民了,不知具老大他们怎么样了。”为了自己能专心学业,他们等闲之事从不与自己联络,反正公司第一期销售的范本已获成功,他们都已不是生手了,虽然不若自己掌理,相信只要按自己订下的发展方向,短期还是不用自己操心的,现在向晨所掌的也只是发展的大局而已。

  临近黄昏时刻,天时尚早,随着一声“嘀嘀”的鸣响,汽车缓缓的拐进了进村的路口,一股带着海腥的气味迎面扑来,一排排晾晒的海带已然跃于目中,向晨美美的吸了一口,自语道:“还是这个味道好啊。”慧心不安份的已是把头伸出车外,嘻笑着伸出小手,任由那新鲜的海风从指间流过,真是可爱的很,前排两女也受慧心所感,脸上也流露出高兴的笑容,正在这时,向晨透过窗外,隐见前方不远的海带排后,闲座两位村民,不时由那处冒出一缕淡淡的清烟,这个时候应该已是收工饭时,他们在做什么,吓吓他们,一个调皮的念头在向晨脑中形成,随即对开车的杜小姐道:“请停一下。”杜小姐心生诧异,还是缓缓将车停在边上,慧心兴致正高,见车停下撅着小嘴不满道:“狼你要干嘛。”向晨诡异一笑道:“等着听美妙的音乐吧!”打开车门蹑手蹑脚的朝那海带排后走去。

  向晨心中偷笑,轻轻拨开晾晒的海带朝那方看去,只见其中一名村民手拿烟袋锅子正不停的叭哒,另一个村民则手拿小棍在地方不断乱划,似有心事一般,这时只听那抽烟的村民轻叹道:“这都已经三天了,收购站的门又关上了,这样下去可昨好啊!这要是老总在这,能让他们这样做吗?”

  向晨心一凛,“什么事。”只听另一村民道:“这自古民不与官斗,具老二他们也是没法子吧!”那抽烟的村民闷闷道:“啥叫没法子,老总在这的时候昨法子那多,咱昨天看到那整条的斑节,都没昨动就扔桶子里,今儿东边老宋家摸的蟹不又送去了。”另一村民叹道:“这几天就完了吧,吃就吃点呗,咱村全指这个公司呢,具老二是啥人,你还信不过?”那抽烦的村民听了这话似乎很是生气,一敲烟锅道:“反正咱就知道老总在这不会这样,那不是糟尽东西呢吗?”另一村民也是微火:“你懂啥,现在做买卖都得这样,再说,你能做啥。”抽烟的村民为之语塞,气气的站了起来道:“咱,咱……。”

  向晨隐约听了个大概,刚刚愉悦的心情刹时无影无踪,面色不由沉了下来,“他们在搞什么,公司搞起****来了,变质了?”向晨心中暗气,重重一哼,转身朝停车处走去,那两个村民平日习武,听觉自比一般人强,终是老实人闻听有人,混身一震,赶忙的朝后看去,只看见向晨的背影,那抽烟的村民面呈惊相,带着颤音道:“老总,是老总,昨办,老总要发火昨办!”黄金村自向晨掌管公司以来,企业制度要求极为严格,在村民心中是很具威严的,谁犯错都不给留面子的,有奖有罚,这也促成公司高效的运营,自然向晨的火也不是随意发的,每次发火都有理有据,让人不得不服,有好事者甚至编了一个顺口溜:“不怕苦来不怕累,不怕海子把风起,要问咱村最怕啥,老总发火把雷打。”由此可见向晨在村民心中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另一村民不由也是慌了起来,“昨办,啥昨办,赶快去找具老大跟妙恩啊!”两人慌乱的朝村里跑去。

  几女在车中眼看向晨面色阴沉走了过来,也都大感奇怪,向晨上车后,只是冷冷的说了句:“收购站!”就一言不发的目注窗外,慧心眼看向晨黑脸,心中暗暗惊慌,知他在火头上,却不敢相问什么,只是示意前排两人不要相问,开车就是了。

  与此同时,收购站招待室内热闹的很,具老二及几名村干部,共十人座了满满的一桌,桌上各式时令海鲜应有尽有,具老二满脸堆笑的招呼着正方一名身材颇胖,满脸红光的人,看面相很是喜笑,他的下手方做着一个眼戴眼镜始终挂着淡淡微笑之人,大概是他的助手,看他们的气质显然不是一般的人,而在具老二左手处,明辉集团区若奇与一名气质不凡的年青人亦在其中,具老二是左右逢源,招呼来客,像极了酒桌老手,此时具老二不知讲了什么,令得上座那位面喜之人又哈哈的笑了起来。

  区若奇身旁那位年青人看此情景似是极为不耐烦,一皱眉头就待起身,却被区苦奇一把按住,低声道:“谷锋,那位在市里很有影响,结识一下,对咱们是有帮助的,忍一下吧!”

  谷锋按下心中的不烦,低声道:“我是来做项目执行部长,不是来阿谀奉承的,我从不怀疑吕少的决议,可这次我持置疑态度,这家公司的素质,不值得咱们合作,我想立即回去起草取消这次合作方案的意见书。”

  区若奇一扫那边谈的正欢似未注意到这边,淡淡一笑道:“不要冲动,来之前,吕少还与你说过别的吧?”

  谷锋微微一怔,不由回忆起临行前吕少所言:“那家公司的老总是个不凡的人物,有事多与他商议,合作案自然会顺利进行。”此时谷锋心中矛盾不已,“如此部下,他的老总又能好到那去?可吕少当时似乎相当的肯定,自己是不是真有点冲动?看看再说吧!”想到这,微微一点头,独自倒了一杯酒闷闷的喝了起来。

  区苦奇无奈的摇摇头,“吕少经常称赞此子是个商业奇才,可就是这场面上的事总是不会拿捏,性格太过耿直,也算是他最大的缺点吧!”

  收购站外,汽车缓缓的停在了门口,平日里从不合上的大门,如今是紧紧关闭还上了锁,向晨在车内眼看此状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力的将车门打开直奔大门处,上前就一脚,直踢的那铁门哗哗做响,收购站内本就有看门的,一听声响赶忙跑了出来,一边嘴里嘟囔道:“这谁啊!来捣乱啊!”出来这么仔细一瞧原来是向晨顿时慌了神,这看门之人是个老光棍,无儿无女,具家兄弟看他可怜孤苦无依,又没啥谋生的本事,就安排了这个可有可无的差事给他算是救济,平时胆子就小,如今看老总脸色不好,更是害怕,赶忙打开锁拉开大门,向晨上前一步,冷声道:“他们在哪?”看门人满面恐慌,不敢隐瞒,朝招待室的方向指了一下,向晨冷哼一下朝内行去,从刚刚到现在,车上几女心中疑惑越来越多,尤其再看到那看门之人对向晨的态度更是不解,将车开了进去,下车朝向晨追了过去。

  眼见招待室的门越来越近,向晨的心中越发的沉重,耳中不断的回响着那两个村民的对话,“关门上锁,你们想做什么?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吗?”此时向晨越想越气,真可谓是怒火中烧,隔着窗户看到此时屋中一派欢气的景象与那村民的抱怨形成多么大的讽刺,向晨眼中闪出熊熊怒火,对准房门,含怒一脚踢去,那脆弱的木门如何经得起向晨大力一踢,只听得哐当一声,房门应声而开,斜斜的挂在一旁,很是可怜。

  一声巨响,原本热闹的场面不复存在,众人愕然的看向门口处,只见向晨面色阴沉的走了进来,具老二一看是向晨,握着酒杯的手禁不住颤抖起来,只觉嘴干干的有什么东西咽住了喉咙一样,其它几名干部亦不好过,向晨冷冷的扫视众人的脸,眼光落在那满桌的菜肴上,静静道:“你们在干什么?”

  冷冷的眼神就好像就要冻住每一个人一样,具老二倒咽一口气,上前道:“老……。”话还未说完,那位眼戴眼镜的陪同有些不愿意的起身指着道:“你是什么人,有市经委的吴副主任在这,还敢这么肆。”

  向晨并未理会他,依然冷冷的,凝视着具老二问道:“你们在干什么,回答我。”这时慧心诸女追了进来,一看那破损的门就知是向晨所为,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进门之际只听得具老二惶恐道:“老总,你听我解释啊!”

  “老总!”慧心诸女顿时呆在那里了,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是那位神秘的海岸老总,那位陪同也愕然的放下了手。

  “解释?你想解释什么?”向晨缓缓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酒瓶看了一眼淡淡一笑举到具老二眼前道:“告诉我,这几个字是不是叫五粮液。”具老二接过酒瓶不敢回话。

  向晨用手一指餐桌道:“一桌海鲜啊!都是村里的吧!”具老二抱着酒瓶不敢应话只能用重重的鼻音“嗯”了一下。他不发火具老二反而更害怕。

  正在这时门口处传来一声吆喝,“让一让了,小心烫着”众女赶忙挪开,一位身著厨师服装的胖子,端着一个大大的汤碗小跑进来,一看屋中这情况,左右看看也有些不知所措了,向晨走了过去伸手示意那名厨师将汤碗交给他,那厨师也看出情况有些不对,赶忙把碗交到向晨手上,跑了出来。

  向晨低头一看,诺大的汤碗只有四只小龟,向晨又把汤碗举向具老二,具老二却有些慌了神,赶忙道:“老总,不值几个钱,市场买的。”

  向晨呵呵笑了起来,那笑怎么听怎么不是笑的那味,只见向晨看着汤碗道:“马蹄龟,龟中的极品,滋阴壮阳,益气补肾,你忘记我以前是做餐厅经理的吗,我会不认识这个?”说到这向晨眼中含着热泪,气愤道:“这一只龟的价格是四百元,四只龟就是一千六百元,这相当于村内一个家庭近半年的生活费用,你们不是在吃龟,你们是在喝人血,你在做什么,啊!你在做什么?”向晨怒吼着愤怒的将手中的碗朝地上摔去,“啪”的一声摔碎的不止是一只碗,还有向晨的一颗心,一颗血热热的心。

  “具老二。”向晨指着具老二怒吼道:“我把公司交给你,你就这样给我管,你,你对得起那些对我们寄以厚望的村民吗?”

  具老二面色苍白,无言以对,向晨双目瞪的奇大,想来是气愤到了极点,用手一指那高高在上的领导,一字一句道:“你们,马上给我滚,滚出我这黄金村,如果你们再敢踏进这里半步,我不惜用任何手段,让你们无立锥之地,我说的出说做的到。”

  向晨那有些变形的面孔,此时看来是那样的恐怖,那两名市领导生恐他真会做什么,慌手慌脚的逃出了这个房间,“老总!”随着一声喊叫,具老大、具老三与妙恩,联诀而至,向晨凄苦一笑,“你们真对的起我啊!”推开众人跌跌撞撞的朝门外行去,慧心是第二次看到向晨这般的伤心,想来是对这个企业付出极多的心血,有些怒气的瞪了众人一眼,赶忙追了出去,她不能再让爱郎独自一个人受伤了。

  具老二亦不好过,抱着具老大泣声问道:“真的做错了吗?咱只是想给村里争取些低息的拨款啊!错了吗?咱们需要钱不是吗?”

  具老大安慰的轻拍一下具老二道:“先不说这些了,老总这样伤心的走了,不成啊!咱不能没良心,没他,咱们昨有今天啊!咱们去请罪,只要老总能原谅咱,就是骂死咱们也甘心。”说完扫视一眼众人道:“都去。”

  房中刹时村中之人一个未留,全部追随具老大而去,谷锋惊愕的现在嘴还未合上,区苦奇轻叹道:“你现在怎么说啊!这就是海岸的老总!”

  谷锋面色复杂道:“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老总,一个至情至性的男人,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咱们也去!”

  区若奇淡淡一笑道:“走吧!也许有收获也不一定。”

  两人起身,追逐具老大众人而去。

  

第九章 隐身老总雷霆怒(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