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慧女灵心巧辅郎(全)

    第三卷 折枝之战-叛逆

  第十章慧女灵心巧辅郎

  天色越来越暗,市区内灯火已然点亮,夜幕下的港城多彩迷人,返回的几人却无心欣赏。尽管四面车窗大开,可王灵筠还是觉得透不过气来,握着方向盘的手冷汗直冒很不舒服,其它两女也觉得好不自在,从那儿回来,向晨就一直目注窗外一语不发,脸上不喜不怒,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一股无形的压力充诉整个车内,似乎稍有动静就随时会引爆什么,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汽车缓缓始进小区,直到向晨开门先一步上楼,众女才得透过一口气来,慧心暗道:“真是难为他了,居然能强忍着怒气没有发狂,可见那里的人在他心中的位置有多重,宁肯自己憋着,也未发出来,不然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这时,杜小姐的手机发出一阵铃铃的响声,接通后脸露诧异之色,跑到一旁听电话去了,王灵筠与慧心对望一眼,微微语怯道:“要上去吗?”慧心一楞脱口道:“你怕了?平时你不是最喜欢跟他做对的吗?”王灵筠苦着脸反问道:“你不怕吗?我只是担心他有籍口踢坏我的门。”

  慧心淡淡一笑,“谁给那个冤家开门!”摇了摇头转身上楼去了。王灵筠暗自轻叹,总觉得不想面对现在这样的向晨,一种很揪心的感觉,挥之不散。这时杜小姐打完电话回来,朝灵筠微微一笑,灵筠自知家总是要回的,无奈的失声苦笑。两女刚进房门,不由一楞,只见向晨眉头紧皱,手扶下额,目注前方,双目间射出一股凌厉之色,那怪异的眼神好具威严,与一般的状态大不一样,现在看来,怎么看怎么象一个企业的老总应该具有的气势,那杜小姐心中暗惊,回忆起早时那一脸和善的微笑与现下相比真是盼若两人,“这就是海岸的老总?想来他们怕他是有些道理的。”

  这时,慧心端了一杯茶从厨房走了出来,将茶端至向晨前,柔声道:“行了半天路口渴了吧,喝口茶好吗?”向晨轻嗯一声接过茶杯,却依然不语,慧心知他在思考,不愿有人打饶,转头示意两女进房, 虽然很想留下来陪他,转念一想,独立思考的空间更适合他,转身离去。

  诺大的客厅静静无声,只有壁挂的时钟不时发出轻响,向晨脑中翻来覆去却总是无法平静,紧握着手中茶杯心中暗恨:“难道我的心血都白费了吗?只离开了一段时日就发生这种事,是他们扶不起?还是我的责任?与明辉合作在即,他们就不考虑这样做的后果?到底在干什么?”刹时那欢闹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啪”的一声,向晨下意识的将手中茶杯摔了出去。

  屋中诸女闻听响声赶忙跑了出来,一看此状,王灵筠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待上前相劝,慧心一把拦了她,静静道:“不用劝,他生气的时候是听不进别人劝告,你知道的。”灵筠一想也是,那次事件自己不也是碰了个钉子,哎!还是慧心最了解他。

  慧心说完即默默无声的收拾起碎片来,正在这时,门铃响起,王灵筠赶忙起身去开门,实在是盼望能多来些人,好把这郁闷的空气赶跑,打开房门王灵筠一楞,就算这样想也不用来这么多人吧,只见门外以具老大为首的123…….,王灵筠心中默数,天啊!我这房子放的下吗?

  具老大眼见一秀美的女子惊愕的盯着自己,黑脸一红,躬身道:“咱们找老总来请罪的,能让咱们见他不。”

  王灵筠这才醒过神来,赶忙将他们让了进来,幸好客厅颇大,众人进来后依次低首站立不敢抬头,与他共事多时,他们不是一次被责骂,深深了解他的行事风格,这当中也包含了尊重,向晨不发话时,是没一个人敢知声,由此可见他在任职期间管理是多么的严格,只是静静的等待,与刚才无异,只是多了些沉重的呼吸声,半晌,向晨轻呼一口气静静道:“为什么要瞒着我。”

  具老大刚欲张口被具老二按住,一咬牙上前道:“这件事都是咱一个做的主,不关其它人的事,听说市里有一大笔低息的贷款扶助乡镇企业,所以……。”

  “住口,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你错在那里。”向晨怒目而起,指着具老二厉声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正在踏入毁灭这个企业的第一步。

  众人闻听此言都抬起了头,吃惊的看着盛怒中的向晨,“有这么严重吗?毁灭?”这个疑惑盘绕在每个人的脑中。

  慧心与灵筠对望一眼露出诧异之色,虽然只是了解了个大概,可也能推敲出一二,王灵筠心中暗想:“交际应酬本就是企业外交的一项重要的环节,现在那家公司又不是这样,这个家伙是不是怒不择言了。杜小姐是报社的记者自是对这种话题格外敏感,眼前一亮,“好题材,第一手报道啊!”看大家注意向晨之际,暗暗退后一步,掏出随身的小本仔细聆听起来。

  眼看众人愕然无一人理解,麻木至此,向晨环视四周,不无心痛的沉声道:“你们认为这是一件小事吗?这个公司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建立起来的,你们都忘记了?吃一点,喝一点是小事,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影响后果是什么?

  向晨轻吐一口气继续道:“吃喝之风自古由来已久,每年光是此项的损耗在中国就是几百个亿,几百个亿啊!有多少企业毁就毁在这上面了,勤俭持家的黄金村人,什么时候居然也染上了这种风气?可能你们认为这次的事有足够的理由,那么这次成了,下次呢,下下次呢?一但你尝到了甜头就会乐此不疲,长久下去,这个企业的前途可想而知。”

  具老二一甘人等面露愧色,似乎有些明白老总讲的了,向晨按纳住心中的火气道:“这还是可以补救的,可有一样的东西一但你失去就很难在挽回来了,那就是企业声誉,先不说这件事对外界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光是村内就被你搞的怨声载道,村民有怨只能背后说,这个公司为什么会存在,没有广大村民支持,这个公司还能生存吗?企业刚有点成绩,你们就善做主张了,不顾民生民怨,做人不能忘本。”

  人群中传来具老三小声嘀咕声:“咱早就说这样不成了。”当向晨目光扫到他身上之时,他却吓得赶忙低下了头,说到这,向晨转头对具老大道:“你是企业的法人,为什么有这样的事不制止,还纵容?”

  具老大脸色憋的通红,心中难过至极,却说不出什么来,憨直的脸上冷汗直流,想及他以前对自己的诸多照顾也是心中不忍,妙恩在旁赶忙为他辩解:“他不是没管,只是……。”向晨两目一瞪道:“只是什么,我还没有说你,身为企业的特助,发生这样的事,居然不向我汇报,如此失职,第一个罚的就应该是你。”

  妙恩心中委屈,双眼一红,秀目含泪,就欲滴下,这时一双玉手轻轻的覆在她的肩上,妙恩转头看去,只见一位绝美的少女正微笑看着自己,妙恩一时不由为她的清美而觉惊讶,慧心微笑轻语:“他生气的时候通常都是口不择言的,不要怪他。”妙恩楞楞的点点头,心中暗暗感激:“她是谁,难道是……。”

  向晨眼见慧心挡在众人面前轻轻摇首,一时想发的火居然发不出来,气气的一挥衣袖背过身去,得此一隙,向晨也稍微清醒了一下头脑,知道光是发火解决不了什么事,闭目冥想,众人大觉惊奇,这个女孩是谁,只是往那一站就能令发火中的老总静下来,真是历害的很,也为自己能暂时逃过一劫而感觉庆幸,不然以他刚刚的状态,一一点名那可就不好过了。

  半晌,向晨凝声道:“笔记。”公司诸人神经式的条件反射,刷齐的拿出随身的笔和本,神情刹时变得都不一样了,慧心眼看众人这动作不由失声一笑:“狼是怎么训练的。”

  只听向晨道:“一,明天招开全体村民大会,公司行政人员就此事公开向全体村民道歉,公开集资以解决公司资金短缺问题。二,成立公司监察小组全部由村民选举产生,监督小组有任意审核权。三,设立企业公开栏,做到财务公开,企务公开,公司重大事务如过半数村民反对,此项事务做废。四,公司抽出部份资金成立夜校,公司主管级以上员必需参加,系统学习经济学、企业管理、营销学等。这件事由我直接负责。”

  讲到这,向晨目注具老二道:“对于具老二的处分,扣除三个月薪金,警告一次,并就此事书面认错,张贴于公开栏内,如若再有类似的错误,我撤了你。”

  具老二面露喜色,没想到老总肯放他一马,赶忙保证道:“老总放心,我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向晨苦笑不已,村里人力资源一直是个大问题,当下大有深意的对具老二道:“记住,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怎么做才对得起乡亲,好好想想。”

  “说的好。”一声响亮的声音从众人后方传来,众人顺音看去,楼道内站着两名气质不俗的人,正是那区若奇与谷锋,原来两人并未进来,而是一直虚掩的门外旁听,向晨微一皱眉,区若奇他是认识的可另一位是谁,这时那谷锋抢前一步道:“总听吕少夸奖向老总是位不凡的人物,如今一见果然与众不同,我是谷锋,黄金村项目执行部长,这次我与区助理来纯是为了考察当地资源,可触目所及贵公司的人还真是热情的过火呢!”

  言下大有讽刺之意,向晨目露精光,静静道:“谷部长如有意见不妨直提,我黄金村决不强人所难。”

  那谷锋呵呵一笑直言道:“向老总,别误会,如果不是听您一翻话,我是打算上交取消合作的意见书,可如今我对贵公司有信心了,就因为有您这位老总在。”

  众人听得此言不由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如果没有老总及时出现,恐怕与这家跨国大公司的合作案就泡汤了,一时眼神都怪怪的描向了具老二,具老二更是冷汗直流,心中暗暗叫险。

  向晨失声一笑,显然这位部长是个直性人,刚刚真是被他吓了一跳,摇了摇头道:“谷部长太过夸奖了,不过咱们既然要合作,诚恳的态度必然的,我与吕少的合作也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

  谷锋哈哈一笑,从包中取出一个卷宗递给向晨道:“向老总爽快,我就喜欢与这样的人共事,这是我写的一份当地旅游资源开发的草案,请过目。”

  向晨也是一位一遇正事,就不顾其它之人,赶忙接了过来,将区若奇与谷锋让至沙发处,抬头一看众人还在那傻站着,用手一指道:“还在那站着,今晚现场办公,自己找地方准备明天的相关事项。”说完就不理众人自顾自的看起了草案。

  众人左右环首,有些不知所措,慧心苦笑不已,“爱郎有时行事还真是一根筋啊!”赶忙将众人安排至小餐厅处,幸喜还放的下,回首朝灵筠两女处望去,却发现那杜小姐犹自在那写个不停,慧心心下一动,移至妙恩处,大声道:“姐姐,他们男人做事,不要跟他们搅和,还是咱们几个女生进房聊聊,我好想知道你们老总的一些事喔!”说着轻轻的在妙恩的肩膀上捏了一下,妙恩本就是细心之人,虽不知她为什么这样做,可经刚才一事,也对这个秀美异常的少女生出一份信赖之心,当下微微一笑道:“好啊!”慧心朝灵筠使了一个眼色,两女心灵相通,笑着把那杜小姐先一步拉进房去。

  慧心衬此机会小声对妙恩道:“一会儿入房,只聊些他生活上的小事,不要谈任何公司的事,那个女孩是个记者。”妙恩这才知道原因,原来是为了不伤情面的让那名记者离开,不由对慧心的聪慧暗暗欣赏。

  两女行至灵筠房中,那杜小姐虽然面上无碍,眼神却直瞄向门口,显见心思不在室内,慧心微微一笑朝妙恩点点头,妙恩开始诉说起向晨在黄金村训练的点点滴滴,由于妙恩描述的生动有趣,几女听的也是津津有味,当提到向晨每日都要接受一二百人追杀时,慧心暗暗心疼,向晨的身体素质她是知道的,以他当时的体能及反应来说,要完成这样的残酷的追杀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是在一种多么艰难的情况下才完成这个训练的?是不是每天都遍体鳞伤?这也难怪他能达到现在的状态,真是苦了他了,想到这,慧心紧握小拳头,双目有些不争气的微微范红,为他所受的苦而感难过。

  可实际上包括方志强在内没有一个人知道,向晨实则有一翻奇遇改变了体质才能完成这项训练的,而就是因为在黄金村超越常人的训练才磨合了向晨体质的异变,巩固了他身体的变化,不然后果勘忧,试想一个人突然的体质强化了十数倍,就好比一个充涨的气球一样,一受外力面临的就是毁灭,向晨实则受惠不小,无形中消除了这个隐患,也算是一个命运的安排吧!

  妙恩越往后讲,几女听得越是心惊,不时暗冒冷汗,一时间连那杜小姐都听得有些忘我,一个人怎么可以经得起这些折磨,真是非常之人做非常之事啊!可一提及向晨生活中的小事,与村民相处的种种时,又不由逗得众女咯咯直乐,仿佛又看到了平时的向晨,的确是他能做出的事。

  慧心却大有所感,终于了解为何他今天会这班的痛心,为什么大家都对他那般的信赖,爱郎实在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也为他魅力所感,不知为何,突然好想见他,大眼睛一转,打断妙恩道:“我忘记了,客人上门都未招待他们,你们先聊,我去倒些茶水给他们。”说完嘻嘻一笑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王灵筠自是极了解她,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慧心轻吐雀舌,顽皮的一皱琼鼻,娇哼一声跑了出去。一入客厅,只见向晨正聚精会神的与明辉的两名代表在商讨着方案,极是投入,慧心爱在心中,美目就未离开过他身上一步,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看怎么心甜,“还是我的向晨最帅了,连抬一下手的姿势都那么好看。”转身行入厨房内,泡了一壶上好的龙井,奖励爱郎。(注:此龙井即当初被敲诈的茶品。)

  “打扰一下。”向晨微一皱眉,他工作之时是非常不喜欢被人打断的,抬头一看慧心此时之状,不由失声一笑,只见慧心优雅的将托盘放在桌上,将茶杯摆放在几人桌前,依次斟满,那模样宛若传说中的‘小媳妇’一样,端是可爱,向晨喜笑在心,“她这又是搞什么花样,这般柔顺有礼还是初次见到,真是做作的很。”

  可区若奇与谷锋却不这样想,一见秀美的慧心,惊若天人,赶忙长身而立,区若奇最是讲究礼节,连连对向晨未意,以明身份。她喜欢玩,向晨自是奉陪到底,微笑道:“不用拘礼,这是贱内。”

  两人躬身齐声道:“谢谢嫂夫人。”慧心似是演戏上了隐,双手交腹,用非常标准姿势,柔声回礼道:“两位代表真是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两位请慢用!”有礼有节真是与平日的慧心大不相同,不了解其本质之人恐怕第一时间就会被骗到。

  直到慧心离去,两人才透过一口气来,可见慧心魅力之大啊!区苦奇羡慕道:“向兄真是好福气,如此温柔佳人,夫复何求啊!”

  “福气?”想及慧心以前种种,一股寒意上身,向晨尴尬道:“还好了。”

  连一向不善恭维人的谷锋都由衷的赞道:“嫂夫人,真是少见的倾国佳丽,难得的是还如此贤惠,向兄,难怪事业会如此成功了,想信嫂夫人出力不小吧!”

  “贤惠?这个词跟那个小魔女搭的上边吗!” 向晨呵呵一阵干笑,冷汗直冒,赶忙岔开话题道:“咱们还是赶紧谈草案吧!”侧过脸心中暗道:“不了解情况就不要乱说。”

  不远处,慧心亦十分温柔的为黄金村的诸位干部倒上香茶,直搞得那些原本集中精神工作的干部手足无措,原来安静的工作场面引起小小的波动,慧心眨着大眼睛奇怪的暗想:“他们都好奇怪喔,只是给他们倒个茶而已,干嘛都那么激动。”向晨看在眼中,摇头暗道:“魔女的本质,就是到那都能引起混乱。”

  这时,‘锵’的一声微响,灵筠的房门打开,杜小姐从房内走了出来,慧心暗怪:“学姐怎么不把她留在房里。”赶忙迎了过去,大声道:“杜姐姐,你要喝茶吗?”

  那声音传到向晨耳中,马上惊醒,“坏了,怎么把有记者的事忘记了,今天的事要是报道出去,我与明辉的合作议项她有没有听到?”赶忙示意两名代表,停止了讨论。

  只见那杜小姐微笑道:“不了,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呢,我先回去了。”

  慧心笑道:“好吧!那我送送杜姐姐吧!”说完,将门打开也随杜小姐走了出去,并关上了门,两家几步之隔,大可不必如此,那杜小姐也非一般人,一看此状知道她这是有话要说,微笑道:“心儿,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慧心微微一笑道:“今天很高兴结识杜姐姐这个朋友,发生了这许多事,真是招待不周了,希望姐姐别见怪!”

  杜小姐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们这些朋友,今天收获真是不小,结识了海岸的老总。”

  慧心道:“姐姐,既然是朋友那我就直说了,今天的事希望姐姐不要张扬出去,可以吗?”

  杜小姐微一皱眉道:“报道事件的真相是记者的责任,更何况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啊!”

  慧心笑道:“杜小姐,你应该知道这是一个新兴的企业,社会舆论不利于公司的发展,落在有心人眼里,恐怕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不是不让你报道,只是换个角度。”

  杜小姐微微一楞道:“这恐怕不好吧!你应该知道,我们报社要尊重事实的报道。”

  “哎!真是死心眼。”慧心略一思考道:“姐姐,不是不尊重事实,只是淡化,明天还有一场全体村民大会,姐姐不想报道这件事吗?具我所知,黄金村人心很齐,如果他们不想别人介入,谁都插不进来的。”

  杜小姐面色微微一变,这话已经是隐带威胁了,心中暗自揣测:“如果今天的事报出去,海岸公司以后就会拒绝与报社的合作是吗?”杜小姐不解道:“心儿,为什么你这么看重这件事。”

  慧心正色道:“办企业,如履薄冰,任何一个小的隐患也许会成为一个企业破灭的契机也说不定,尤其现在这是个新兴的企业,这件事对公司的声誉会有很大的影响,我们不能因为它小,就忽视它,不然我家向晨也不会发那么大的火了,姐姐明白吗?”

  杜小姐面色复杂道:“那你想怎么办?”

  慧心道:“很简单,这篇社论由我来写,成后会给你过目,再做决定,另为了补偿你,我会安排一次他的独家专访给你,好吗?”

  “独家专访?”杜小姐眼睛一亮,同那个报道比,这个显然受观注的程度要更高,杜小姐点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过,如果你写的与事实不符的话,我要重新写过。”

  慧心淡淡一笑道:“好,没问题,晚了,姐姐早点休息吧!晚安!”

  杜小姐道:“好!晚安,明天等你的消息!”说完转身入门而去。

  向晨忐忑不安的看着门口,一见慧心进来,赶忙迎了过去,慧心浅浅一笑道:“瞧你,没事了,她答应社论由咱们来写,不过,我答应他会对你进行一次专访。”

  向晨高兴的轻轻一拥慧心道:“没问题,心儿,真是谢谢你了,这次我真是太大意了,看样子以后火还是少发的好。”

  慧心白了他一眼道:“傻!这火发的是时候,我去看看学姐,你专心跟他们谈方案的事吧!”

  向晨重重的一点头,目送慧心走进灵筠的房间。

  第二日,风清气爽,黄金村招开了由始以来最为特殊的一次全体村民大会,会上,一项高高在上的村干部低下了头,公开向全体村民道歉,并邀请心怀不满的村民公开陈述对公司意见并一一记录,村民们满怀惊讶,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这在那里都是前所未见的,当向晨步上讲台时,村民们顿时明白了,只有二先生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一时间,欢呼之声四下而起,数里之内方圆可闻,当下又宣布了公司的数项决定,引得报名参加监察小组的拥挤成堆,另集资事项,仅一天之内,就集资达数十万之巨,村民与公司间又经历了一次磨合。

  其中,感触最深的就是具老二,眼前村民们对向晨的爱戴之声,心中泛苦,自己在此间生活了三十几年,却不及向晨几月,为什么?就是因为向晨把村民们是装在心里,尊重在心里的,也让他深深的明白了这次的事情是一件多么大的错误,公司离不村民,村民也离不公司,由这许多的人支持,黄金村海岸公司的未来是不可预估的。

  事件过后,市报社报道此次事件,在慧心的润笔下,淡化了这一事件的始未,着重报道了这次大会的盛况,为海岸公司换来了极大的声誉,在社会中引起强烈反响,多家公司纷纷与海岸公司联络,交流经验,一时间,海岸公司因为这次事件收获良多。

  黄昏时刻,黄金村的黄昏依然如向晨初见那般的美丽,绚丽多彩,一对壁人轻拥在一起,静静的感受着这份美好,慧心轻轻的又挤向向晨怀中,现在她越来越迷恋在他怀中的感觉,好温暖,好安全,能让她得到一份宁静,最主要是很舒适,相比躺在沙发的感觉还要好些,这就是慧心的理由。

  向晨呵呵笑着,把头埋进慧心的发间,轻语道:“宝宝,这次多亏有你了,那篇社论写的真是高明,海岸这个名字以后会更响了吧!”

  慧心得意的娇哼道:“那你准备怎么谢我啊!我要是要实质的奖励喔!”

  向晨故做伤脑筋道:“哎呀!这个我可要好好想想,实质的,必需要很金贵才成,不如这样吧!我把我奖励给你好不好!保证还是原装货,未开封的。”

  慧心疑惑问道:“原装货?你还在吃奶吗?我要来做什么?你那么能吃的。”

  向晨邪邪一笑道:“此原装非彼原装,用处可大了,上至国富民强,下至建家增产。”

  慧心轻轻一拍他的手道:“故弄玄虚,说啦!是什么啦!”

  向晨嘻嘻一笑抱着慧心道:“就是把我的处男之身给你了,很值钱的喔!”

  “啊!”慧心娇顿时腾的一红的好似一团火,扭过身来握着小拳头不停敲打向晨:“你这个坏东西,大色狼,我才不要呢!哼!”说完娇羞的转身朝海滩边上跑去。

  “哈哈。”向晨赶忙追了过去,边跑边叫道:“心儿,你不是喜欢宝宝吗,没我你可办不到喔!来,商量一下吗!”

  “不要!不要!”慧心捂着耳朵道:“不要理你这个坏东西了,帮了你,还要欺负我,你们男人都喜欢做坏事。”

  向晨坏坏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男人不做坏事,这世上不绝种,来商量一下吗!别跑啊!”

  前方传来慧心的娇哼声:“你是抓不到我的,你这头坏狼。”

  向晨嘿嘿阴笑道:“抓不到你?在沙上跑,你可远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传进衣兜里,将重力衣置0,看来就是做狼也要有做狼的密招才行,刹时间,海滩上出现了一副标准的色狼行凶的场面,只是这头狼,恐怕没人敢抓,倒可惜了这大好的美景。

  建了一个群,10260165有兴趣的朋友来这聊聊,也希望能多提些好建议,谢谢!

  

第十章 慧女灵心巧辅郎(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