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狐媚教官遭狼拒(全)

    第三卷 折枝之战-叛逆

  第十二章狐媚教官遭狼拒

  许多人都认为‘恃才傲物’是贬义词,可往往拥有非凡才华的人也都是很有个性的,最主要的是在于那个人肯不肯接受自己的错误或不足的一面,想来应该不会很多,其实无论有才或无才与否,让人接受自己弱点都是件非常难的事,多少都是会有些自我的因素存在,人性或许本就如此。

  天云国际大厦

  练功房内,向晨聚精会神的紧盯着不断从方志强手中甩的飞刀,在他后方的墙壁上挂着约五十公分见方的白牌,白牌内均匀的画满方格,横排顶部写有1-24的字样,竖排为A-Z的字母,这又是一项特殊的训练,这时只见方志强又一飞刀急速射出,稳稳扎在A7的方格内,向晨随即叫道:“A7。”

  方志强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现在你用眼睛测量刀飞行轨迹准确率以在90%以上,不过这可不包括变化的,要是疯子来投,恐怕你一个也猜不中,眼睛有时是会骗人的,所以你要多训练自己的耳力,培养身体对周围事物的感觉及灵敏度,好,现在你闭上眼睛试一下,看看近段时间有进步没有。”

  向晨轻嗯一声缓缓闭上眼睛,方志强手挟三柄飞刀分品字型甩了出去,三声声轻响,向晨报道:“B15、F9、R22。”方志强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自己回头看看吧。”向晨回头看去,居然一个没对,都差了一个格,向晨尴尬道:“差不多,差不多了,哥哥没认准,猜中弟弟也一样。”

  方志强没好气道:“你给我认真点,现在我用的还只是4.5寸的,要是换成2寸或是针呢,不专心点,你就永远只能停留在现阶段,把杂念头给我去掉,再来一次。”嘴上说的严格,心中则暗暗惊讶:“他的耳力居然已经能达到掌握大体位置的地步的,真是个怪胎,进步太快了。”

  向晨嘻嘻一笑道:“别那么认真吗,开个玩笑缓解一下紧张气氛,这回我来真的了喔!”说完又回头看了一眼确认一下方位,缓缓的闭上双目,屏去脑中杂念,说来也怪,以前要花好长的时间才能进入那种只有自我的空灵的状态,可是现在只是一瞬间即可完成,刹时间,房间内空气的流动在耳边嗡嗡做响,整个房间的形状出现在脑海中,甚至方志强那淡淡的呼吸声都能吸的见,只是时隐时弱,可见方志强功力有多么的深厚。

  只听方志强道:“开始。”一柄飞刀划出一道弧线急射出来,向晨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正在冲破平静的气流,不断的向前移动,刀的形态依昔可见,追随着那股气流不断向后冲击,叮的一声音巨响停了下来,受此冲击,他皱眉微微一跳,一股白光散去,白牌内方格飞快出现在脑海中,仿若动态移动般活过来,脑中收集数据,向晨快速叫道:“R19,偏左上角,刀刃面右斜上。”

  方志强惊愕的看着向晨,能说出位置他并不惊奇,可能在细小的方格内找出位置,就不能不叫绝了,或许50公分见方的尺寸不适合他了,他可能已到了一种更入微的境界,方志强自语道:“这个家伙还是人吗?我用了两年时间才掌握的形态,才教了他多久,居然掌握了,难道他真是天才?”

  这时,向晨睁开眼睛朝后一看,不由仰天一阵哈哈傻笑,朝方志强竖起两指道:“YES,猜中了,这怎么能难得住我,哈哈…..。”又是一阵狂笑。

  逗得志强失声一笑:“这个单纯的家伙,真是傻的可爱,这要是送他去翔鹰总部训练两年,再磨练几年,恐怕十三战将就会变成十四战将了,只是,他好象很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以这家伙的潜力来说真是可惜了。”

  正在想间,猛然一个大头凑了过来,方志强吓了一跳,向晨用手挡住他的视线,手掐一把飞刀朝后甩去,急问道:“多少?”

  “Z24。”说完一拨他可恶的手,照着向晨脑袋就是一记重敲道:“哼!这点程度就想难我,你以为我战将的名号是玩假的吗?”

  向晨朝后一看,果然正是Z24,跳脚叫道:“什么世道啊!发呆都能猜中,而我居然要傻瓜式的站半天才做到,天啊!”

  方志强上前又是一记重敲,吼道:“臭小子,别人要练多少年才能到你这步,你才练了几天就初步掌握了,还发牢骚不知足。”

  “哎哟!”向晨捂着脑袋嘀咕道:“你当这是谁的头啊!上瘾啊!等等。”突然眼睛一亮,围着方志强道:“你刚刚好象说,别人要练很多年我才几天是吧!那也就是说我是……。”马上换了一副自我陶醉的模样轻语道:“天才!”

  方志强头皮一麻,心道:“又来了,就知道这种事是不能跟他说的。”可又不能抹杀这个事实,负气的背了过身去。

  向晨偏不识趣,转着方志强转,一边嘻笑道:“你是不是也属于那几年的?”

  方志强头往天上一仰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向晨更加得意,用肩一拱方志强道:“承认吧!我允许你妒忌我的。”

  直气的方志强额头青筋暴起恶狠狠道:“你这个臭小子得意什么,又找打是不是。”一拳又朝向晨头上敲去,要论打架,向晨自不是方志强的对手,可是论闪避的功夫,向晨可是一流的,当下一个错身闪过,插腰哈哈大笑,方志强更气,指着向晨道:“今天不揍扁你小子,我方字倒过来。”说完,起身朝向晨追去。

  房间颇大,前段时日在黄金村时,方志强就拿他费力,更何况现下身体灵敏又有大幅度提升,向晨婉若水中之鱼,溜滑的很,面对他*式的袭击不紧不乱,反而身法轻盈,错落有至,中规中举之式,端具一副大家风范,什么倒翻、滑步、小颠步,借物避力、移形化影、飞羽落,通通使出来了,方志强一时间居然拿他不住,心中暗恨:“我教他这么多闪避的功夫干什么,真是作茧自缚。”

  两人正在打闹间,客厅的大门‘锵’的一声轻响似乎是被人打开了,两人虽在室内,可毕竟非同凡人,小小的声音清晰入耳,方志强停下攻击,自语道:“这么快就来了。”

  向晨一边警戒他的突然袭击,边好奇问道:“谁?”

  方志强轻哼一声道:“狐狸,走吧!”说完先一步朝外间走去。

  “切!想把我骗出去再揍我,才不上你当呢!”小心翼翼的拉开房门,一个助跑身体腾空而起,凌空前翻,触地之际又是一个背跃站稳脚根拉开架式,这才朝门口处看去,一看之下不由一楞,门口处除了方志强尚还俏立一位身材颇高的女人,向晨细一打量,大吃一惊,只见此女,上身着一紫色衫衣,衣衫下部系在腰部随意打了个结,露出雪白的腹部,腰身盈盈一握,圆圆的小肚脐露在外面,煞是可爱,下身着一普通牛仔短裤,一双雪白的玉腿,纤细均匀,颇为细长,一头略微泛黄的秀发,微微弯曲显是新烫不久,面部上装颇浓不显其龄,微微泛冷,但那双眼睛,虽然圆睁,却不媚而媚,整体来看,向晨倒吸一口冷气,“怎么说,怎么说,好一副标准的情妇形象。”

  萧菁亦同样在打量着向晨,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呆子,冷声对方志强道:“好雅兴,原来你在训练猴子。”

  方志强习惯了她这般说话倒不觉得什么,不与计较就是,向晨却暗恼其出言不逊,嘴角微微一扬,冷然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怎么样也轮不到狐狸叫唤。”

  方志强心中暗笑,长期受此女冷声待遇,居然生出一股解恨的感觉,面上不显,微带诉责的语气道:“不要胡说,这是萧菁,你的第二任教官。”

  那萧菁不以为意,举步上前,行走间无不散发着一股自然的媚态,只是那带着冷意的脸,却让人生惧,不敢靠前,这时行至向晨面前冷眼一扫问道:“你就是向晨?”言语间甚是高傲。

  向晨自不会管这许多,原本就非常厌恶化浓妆之人,再加上她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着实令他不爽,不知她有什么本事,居然嚣张若此,真是让人看不顺眼,一摆手随意道:“应该是吧!至少别人已经这样叫我快三十年了。”

  萧菁嘴角微微牵动,凝视向晨冷声道:“一个男人连回答别人自己的姓名都如此不确定,算不算是没自信的一种表现?”

  向晨亦回视道:“一个女人在询问别人是谁时,都不会加上请问两个字,你觉得用得着把自己自信的一面展现给她吗?”

  两人初一见面即唇枪舌剑,气氛紧张,向晨待人的态度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朋友间随意的很,如方志强、王灵筠之流总给其难看,亦不发火,还乐在其中,享受的很,论其性格是个随和之人,而那萧菁平时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多少贵族公子,职场精英,对其谄媚讨好,再加上其自身的才华,性格未勉有些孤傲,如这般暗讽明斥,向晨还真是头一个。

  萧菁面上不喜不怒,一拨秀发道:“一个男人这般小气,真是没有绅士风度,身处在这种小城市也难怪了,你没见过世面,我不怪你。”

  向晨心中冷笑,最不喜欢别人摆这种高姿态,傲然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秦市人杰地灵,民风纯朴,多少伟大的人物都在此流连忘返,你头发太长不懂得这些,我可以教你知道。”说完做作的一摆手道:“喔!还有再告诉你一点,要记清,男人的绅士风度,一般只会展现给那些会尊重别人的淑女,而不是带狐臭的女人。”

  这话说的端是狠毒,那萧菁就算是镇静功夫再好,此时也不勉微微变色,方志强在一旁暗暗偷笑,从来没有人把以智计见长的媚狐萧菁逼到如此境地,如果不是为了顾及一下形象问题,恐怕早以拍手叫好了。

  那萧菁自不是一般的人物,多少商场的老手亦败在其手下,狡猾程度可见一般,面色变了一下即又恢复如初,晒然道:“领教了,贵市的人杰地灵,就是建立在恶语伤人的基础上的。”

  向晨正色道:“在我们这有一句至理名言,‘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我经常用这句话来敬告我的朋友,如今我再把这句话送给你。”

  萧菁心生薄怒,没想阴沟里翻了船,还没开始,居然被他连损带责先来这么一出,真是小看他了,她那高傲的心如何受的了,分析现下情况,明显是他峰头正盛,理字当头,再继续下去恐怕也争不出什么来了,聪明人就应该懂得适时小退,反正时间还很长,不争一时之长短,待对他进行一翻了解之后,再让你知道本姑娘的历害,想到这,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大方道:“没想到向晨是这样历害的一个人,与我想象的有好大的出入,你真的很不错,谢谢你的指教,我记下了。”说完居然真的鞠了一躬。

  向晨赶忙上前轻轻一托道:“萧小姐真是太客气了,难得小姐如此谦虚肯听别人的意见,向晨刚刚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萧菁心中暗惊,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心机,如果他继续不冷不热,那到罢了,只能证明他是个热血青年,可如今的举动,能证明什么,老练?油滑?林老说他是张白纸真的是这样吗?看来此人不象表面那么简单,微微一笑道:“刚下车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一下,晚时再见。”

  向晨微一点头,打了一个请手,萧菁亦点头还礼,临出门之际居然也对方志强微笑至礼,搞得方志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可能是太习惯了与她那种方式的相处吧,待其刚一离这个房间,方志强马上警告道:“向晨,她可不是那简单的人,你可不要上当,一定要小心啊!”

  向晨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从你告诉过我她的绰号,我就已经留心了,以退为进,想要先摸清我的底再折服我,这个女人,好深的心机,如果在商场上遇到将是个很可怕的对手。

  方志强道:“这样就下定论了,你们还只是刚接触啊!”

  向晨凝视门口静静道:“从一进门,她就已经开始在算计了,先借你之势抬高自己,而你居然还很配合。”

  方志强疑惑道:“怎么这么说?”

  向晨白了他一眼道:“你不觉得她对你说话时就象是上司对待部下的口气,其实也不怪你,可能是你习惯了,很善于运用无形之力,可我想我的举动超出她的想象了,这才有那变脸之举,你说这样的女人不历害吗?”

  方志强略一细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以前虽然听说她很历害,却一直无什么利害冲突,今天真是小小的领教了一下,问道:“这么说你一早就看透他了。”

  向晨轻笑道:“我没有那么历害了,只是本能的反应吧!都是刚刚分析出来的。”

  两人说话自没有诸多的顾及,方志强摇头暗想:“这种小的都不足以让人注意的细节,居然也能分析出这多事了,看来她有对手了。”猛然想到疯子曾言,“他能做到的事,你跟我都做不到,难道指的就是这个?”眼见向晨那微微的淡笑,眼中不时散发出智慧的光芒,不知又在算计什么,真有些让人不爽,上前一步扬起大拳就是一记重敲。

  “哎哟!”向晨被打破思维就是一楞,抱怨道:“干嘛呀!想打傻我啊!”

  方志强阴阴一笑道:“你好象忘记了我刚刚说过,不揍扁你小子,我方字不是要倒来了。”

  向晨嘿嘿干笑,不住后退,外厅虽然空间更大,健身器材四处凌放倒不利奔跑,被方志强堵在一隅之地,刚刚还心智过人的向晨此时全无用武之地,真是应了那句话,秀才遇到兵,有礼也是讲不清的,天云大厦的上空,顿时出现了向晨那凄美的嚎叫声,这也告诫世人,无论何时千万不能得意忘形,时时要保持警惕之心。

  萧菁返回对面的居室后,即打开电脑,查寻向晨过往的资料,现下一对比仿若两人,不禁暗惑:“难道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要重新搜集一下资料才行,不然交付的任务无法完成,要先折服他才可以。”想到这,萧菁轻轻合上笔记本电脑,自语道:“还没有我征服不了的人。”原本来的心不甘情不愿,在她心中一直觉得把精力放在一个小人物身上,是在浪费她的时间,现下倒觉得这个游戏变的有意思了,或许这就是人们说的有挑站****。

  接下来几天,萧菁无所作为,一直暗中观察,态度稍有转变,不若来时那般嚣张,虽然没有一个好的开始,可在萧菁有意施为的情况下,关系大有好转。向晨自是知道她这是为何,却依然如昔,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等她出招就是,只是,原本两个大男人的生活却加了这样一个女人,倒是诸多不便,尤其是那萧菁似乎是故意的,每日装扮极其性感,就不见她穿过一次裸露少一点衣服,每每总是将其性感的一面呈现于两人眼前,惹得两人虚火上升,却拿她无可奈何,其实这也不能怪萧菁,少看几眼不就得了,不过话说回来,男人不好渔色那还叫男人吗?美色当前,就是不想看,恐怕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本能,这也不能不说是对向晨的一个小小报复。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这日又是星期六,向晨如往常般来到方志强这里进行训练,谁知一进房门即楞住了,只见萧菁一身职业套装改变了往日那性感迷人的装扮,头发亦盘了起来,脸挂一丝职业的笑容站在那里,尽显都市白领的高贵典雅,端庄大方,倒比那性感的打扮还要迷人几分,眼见向晨,一笑道:“今天可否尽一下地主之谊,陪我去买些东西。”

  向晨从惊楞中醒了过来,微微一笑道:“好啊!只是我今日穿的随意了一些,不怕影响你的形象吗?”

  萧菁依然脸挂微笑道:“怕呀!可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呀!”说完即已跨上向晨的胳膊。

  向晨心中暗动,不了解她为何这样说,反正今日她是有的放矢就是了,不管你出什么,我都接着,当下,两人状态亲密的朝大厦外行去。

  大厦地处市中心,交通便利,距商业街紧几步之遥,沿途绿木成排,花园锦簇,风景颇佳,四下闲散之人比比皆是,一路行来,两人气质非凡,真仿若才子佳人,颇受人注目,那萧菁大方自然,想来是习惯这般,挺胸而行,接受那爱慕眼光的洗礼,向晨却并不那好过,心中反复祈祷,千万别碰到熟人啊!要是让慧心知道,那可怎生得了。

  正在这时,后方传来急促的询问:“Excuse, me。”两人停下脚步,只见一个满头银发的外国老人,微笑着冲两人打招呼,只见他一见体闲装扮,手中拿着一副地图,在他的后方尚有几个年纪颇大的外国人显得很是着急,那外国老人见两人回头,心中一喜赶忙道:“We lost the direction, and could you tell me, you can help us?”

  向晨英文最是差劲不过了,只是听懂了是不是可以帮助我们及方向这个词,虽然听懂了一点点,却不知怎么回答他,赶忙求助的眼神看了看萧菁,谁知那萧菁却微微一笑一耸肩示意他回答,向晨咬牙暗恨:“我英文要好不早回答了。”不想当着她面丢脸,只能硬挺,示意她在这等他不要跟过来,向晨同那老人返回群体中,才支支呜呜:“I‘m sorry,I,no, English,可me能help you。”指手划脚说完头上汗以见下,不知对方能不能听明白这种英语。

  老人恍然大悟,原来这也是个半调子,他说能用自己的方法帮我们,赶忙指着地图道:“国际,饭店。”

  向晨原来是做酒店的对这个词到是很熟,暗自庆幸,“OK。”赶忙拦了辆出租车,并与那司机谈好了价钱,打着手语,示意众人上车,老人上车后连忙道谢:“Thank you !”向晨见事以办好,心中大喜道:“no problem。”

  老人心中暗道:“这个年青人真是太幽默了。”

  直到几个外国朋友离去,向晨才摸了一把冷汗,这时萧菁行至他的身旁,别有用心道:“真的没问题吗?”

  向晨脸色尴尬,干笑不已,暗道:“今天真是糗大了。”

  萧菁婉着向晨的胳膊,状做心疼道:“睢把你累的,满头大汗,咱们还快去商场买东西吧,那凉快,有空调说话就不累了。”

  向晨心中暗恨,明知她这是在伤口上撒盐,故意而为,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同小女子计较,轻哼道:“不管怎么说,我帮成了,走吧!”

  萧菁看他还嘴硬,偷偷窃笑,这时倒真是象只小狐狸了,两人一路北行,不多时即到了西单商场,今天是假日,购物人的很多,门口处有些拥挤,那萧菁不喜欢这种情况,几乎将整个身体都依在了向晨身上,把他当成挡箭牌,她倒不觉得什么,可向晨血气方刚,风华正盛之时,如何受得这般亲昵,她那双峰紧贴背后不住随人流而蠕动,着实令人销魂,直到挤出人群,向晨出的汗反倒比外面还多了。

  萧菁大觉奇怪,关心问道:“今天真这么热吗,我不觉得啊,怎么你出这么多汗?”

  向晨怎么如实做答,掩饰道:“没什么,天生的,你不是要买DVD吗!那边就是了。”

  “真是怪人!”萧菁道:“那一会就看你的了,我要一台质量好的,但价格不能贵喔!”

  向晨轻嗯一声,两人来到电器专卖场,只见架上,货品琳琅满目,不愧是大商场,货品齐全,举凡国内、国外知名品牌一应俱全,真是让人挑花了眼,向晨平时就不喜购物,是个行外人,什么品质,价格在他心中从没有什么概念,一时也不知道怎么选择,既然她说了要便宜,向晨的眼睛就左右扫视那价格最低的,这时萧菁却看上一款三星品牌的,银色外壳,倒满漂亮的,向晨一看价格比其它的要高很多,也不知好在那里,萧菁却认准了这个,要他讲讲价。

  向晨为难道:“这是家大商场,不象小摊,一般都是按定价卖的,不能讲吧?”

  萧菁反驳道:“你没问怎么知道。”向晨无奈之下,叫过营业员道:“这款机子还能不能便宜?”那名营业员其实早就注意他们了,原因无它,两人气质与众不同,现加上萧菁那一身装扮感觉应该不是一般人物,那名营业员微笑道:“现在DVD都是实价,这款是最新上市的,质量、纠错能力要比一般普通机型要强好多,物有所值。”

  向晨为难的看了一眼萧菁,萧菁却不不予理会面做不屑,向晨暗恼,真是个难缠的女人,不想在她面前掉价,只能使上那招老百姓常用的,欲擒故纵了,放下手中机子道:“能不能便宜,不能便宜,我们就去别的地方再看看了。”

  那营业员似乎很善于对付这类客人,微笑道:“如果您不开发票的话,还是可以便宜一些的。”

  向晨用询问的眼光看了一眼萧菁,萧菁无奈的白了他一眼,看样子只能自己出马了,突然跨上向晨的胳膊以那名营业员能听到的声音道:“向总,咱们要买几十台呢,这家既然不肯让的话,别家还有啊!”

  那名营业员甚是机灵,赶忙道:“如果大批出货的话,还可以再便宜的。”

  萧菁看着那名营业员道:“我还不知道这个机子的质量如何,毕竟我们要买近百台,所以先要买一台回去试几天才决定呢。”

  那名营业员赶忙道:“没问题,我可以按大批出货给您?”

  萧菁朝天白了一眼道:“我是要拿回家自己看呐。”说完摇着向晨的胳膊道:“老总,咱们去别处吧,这家太小气了。”

  那营业员如何还不明白,这是要回扣,可毕竟事没办成,不是自己能做主的,赶忙叫过值班的经理,那值班经理到是个场面上人,也不打听他们是那家公司,一见两人,即道:“我们按出厂价先给两位一台试用,如果真满意的话,那么,我们会把这台机子除外,您看,这样成吗?”

  萧菁想想了也差不多了,点头道:“好吧!”

  向晨在旁边看了半天硬是一句话都插不进去,只能看着她在那做戏,大商场办事效率就是高,一会儿功夫即以办好,两人付了钱,朝商场外走去。

  那名营业员好奇问道:“经理,您这价太低了,不怕他们不回来了吗?”那经理老谋深算道:“就是不回来,咱们损失了吗?要是回来呢”说完拍拍那名营业员去别地巡查去了,那名营业员恍然大悟,举起大姆指道:“不愧是经理,高,实在是高。”

  萧菁刚一走出商场,即哈哈大笑,得意的一扬手中机子道:“怎么样。”向晨不屑的把脸一撇道:“骗人来的,可以回去了吧!”萧菁一摇头,轻哼道:“不,我要去海边,你赔我,我还没去过呢,去领教一下你的地灵,发挥你的绅士风度,待客之道啊!”说完,也不理他先一步自己找出租去了。

  “女人,就是不能陪她们出来,不然没完。”不过人家都这样说了,无奈也只能追过去了,两人上了出租车,一路直奔海边而去,萧菁可能是沾了便宜心情大好,不时询问,这是那,那个是什么,近年来秦市旧城造,加了不少标志性建筑,倒是值得一看,向晨看她兴趣颇高,一路上居然活泼的很,好象一只出了笼的鸟一样,看什么都新鲜,倒不忍冷言了,这也难怪,随林老来时,多在身旁,不及外出,这大好的风景,还真是第一次如此闲暇欣赏。

  不多时,车行到海边,眼见大海的波澜壮阔,顿使人连心胸都开阔许多,那萧菁更是象撒了花一样,东西未拿就张开两臂直奔大海而去,向晨拿着东西追上之时,萧菁以脱了鞋与丝袜,光着洁白的小脚丫在那踏起沙来,显得兴奋不已,向晨心生差异,怎么她这性子,一会儿就一变呢,现下到象个小孩子一样了,真是让人搞不懂那个才是真正的她。

  可能是天气转凉的关系,下海的人已经不多了,大多都在海边漫步,虽然身着职业套装,可她那活泼的举动还是引来好多人的侧目,为她那股朝气而会心一笑,连向晨都有些被感染,心情大好,这时萧菁跑了过来,脱下上衣,就往向晨怀里塞,解开衣领,放下盘着的头,甩了甩嘻笑道:“我要去踩水,主随客便,东西就麻烦你了。”说完即朝海边跑去,向晨楞楞看着自己抱的这一堆自语道:“我成什么了,免费储物箱?”女人,你的名字叫不可理喻,除了我家宝宝,还没人这样欺负过我呢,这个女人,变脸变的快,变“性”变的也快啊!向晨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我怎么命就这么苦啊!”

  夕阳斜下,玩了将近一天的萧菁终于累的成了个大字躺在沙滩上,静静的感受着那落日的余辉及温热的沙滩带来的舒适感。

  向晨轻吁一口气道:“你总算玩累了。” 萧菁竖起修长的中指道:“嘘,别吵,你没听到大海在跟我说话呢吗!”

  向晨轻嗯道:“我现在百分百确认你傻了。” 萧菁闭着双眼露出一丝恬静的微笑道:“因为你不懂才这样说。”接着轻呤道:“鱼说,你看不到我眼中的泪,因为我在水里,水说,我能感觉到你眼中的泪,因为你在我心里。”

  向晨愕然的看着萧菁,喃喃自语道:“看样子是我傻了,还是在做梦。”

  萧菁静静道:“这里美吗?”向晨轻笑道:“当然美了,我从小就在这长大,这里的一沙一石,我都了解的很。”

  萧菁坐了起来,轻缕着头上的秀发,将它束成马尾,回眸凝视着向晨道:“那为什么,黄金村的海你就能开发,这里就不能开发呢!”

  向晨心中一震,亦凝视着她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萧菁嘴角一翘,静静道:“你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难道你没发现你的缺点吗?从咱们出来碰到那群外国人,你用了一种急智的方法解决这件事,如果你英语非常流利呢?去商场买东西,你木纳的那有一个老总的样子,如果你再加强一些谈判技巧呢?这座海滩,你从小游玩,却一直都没有想过开发,却受事件所迫才得开发黄金村的海岸,如果你多点野心,多点大局观的视角呢?”

  向晨面色一变,顿时冷了下来,冷声道:“你隐藏了几天,终于现形了,这就是你要说的吗?”

  萧菁毫无畏惧迎视他的冷眼道:“第一件,只能证明你的基础能力差,第二件,只能证明你除了诚实、可信外,毫无商业技巧,第三件,一个老总总是靠解决突发事件来治理一家公司,聪明又能怎么样?有开发能力又怎么样,创业容易,守业难,这是常识。”

  萧菁的话字字敲在向晨的心上,就象敲碎了一层虚伪的外壳一样,他心里明白,这都是他不足的地方,向晨站了起来冷冷道:“那又怎么样?”

  萧菁微微一笑道:“很简单,让我做你的教官,弥补这些不足。”

  怒!恼怒,怒的谁?恼怒的谁?一股异常压抑的气氛围绕在两人周围,半晌,向晨冷冷道:“我,不,要。”说完,转身就朝海滩外走。

  萧菁一扶秀发,自信微笑道:“你会来找我的,你是个男人。”向晨头也不回一路朝前行去,萧菁自语道:“我相信我的判断,从你出世到现在,一直都是为了帮别人才施展了你潜在的才华,这种东西早晚有一天会用空的,不过也就是这点才吸引了我,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男人,从不为自己想吗?”

  玉龙公寓

  向晨面无表情的走进慧心的房间,灯光下,慧心那弱小的身子不停起伏,偶尔还摇头晃脑,不知又在干什么,向晨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现在只有她能带给自己安心,向晨轻轻从后面抱住慧心的小纤腰,头抵香发处,轻语道:“宝宝,你又在做什么,这么专心?”

  慧心调皮的用头轻轻撞了一下向晨道:“在学拉丁语啊!好难记喔!”

  向晨吃惊问道:“宝宝,你不是已经会六门外语了,还要学啊!”

  慧心娇嗔道:“傻人,学无止境啊!拉丁语是中世纪欧洲通用的语言,有很大的适用性,将来用的到啊!”

  向晨顿时呆了,以慧心的学识到现在还要学,为将来做准备,那么我呢?一直在做什么?向晨又抱紧了一些,有些失落道:“宝宝,有个问题你答我,我的各种能力是不是真的很差劲!”

  慧心有感他今天有些不一样,直言道:“是喔!真的好差喔,基础能力差的要命,一些商业技巧也不很强,光靠小聪明,还有啊!就是你的大局观不是很好,但有意识,宏观控制能力太弱了。”

  向晨苦笑道:“我真有那么差吗?明辉的谈判我不也做的很成功。”

  慧心向后伸手玉手轻轻扶着向晨的脸细语道:“你呀!那是幸运,那次的事,妙恩姐姐都跟我说了,明辉的那个吕少完全是被你助人的大义所染,不然人家被你识破去别的地方还不一样,这也是因为你的人性魅力才促成了这些合作,完全是幸运成份多于你的谈判技巧。”

  连慧心都这样说了,看来不止一个人看透我了,向晨轻轻一叹,将头深深的埋进慧心的脖颈间,一时间,居然生出一股不知何去何从之感。

  昨日之事,譬如昨日种种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种种生,能不能想明白,除了他自己,别人谁也帮不了。

  

第十二章 狐媚教官遭狼拒(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