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平静都市起微澜(全)

    第三卷 折枝之战-叛逆

  第十八章平静都市起微澜

  香港浅水弯半山别墅区

  夜晚,四下一片宁静,风清月明,半山下隐闻潮声,甚是悦耳,远处群山翠岭,树木林立,空气清新,身处此境,心情都会自然平和些,无愧其名。

  一处独立的别墅内,灯火通明,却不见人走动,月台之上独有一老人仰躺靠椅之上,此时正闭目小息,人老了,到了夜晚自是泛意比年青人多些,这时那老人缓缓睁开双眼,闪出一道与年纪不符的光芒,凝声道:“魂,你回来了。”

  别墅右侧灯火不及之地,闪现一个年青人,看其面相成熟中带着精练,一双眼睛有神却含而不露,约莫二三十岁左右,静立在老人不远处恭身道:“刚回,见您正歇着,就没打扰您。”

  老人又闭上眼睛,沉声道:“你的身手又长进了,居然没人拦你,明儿把他们换了,我这不需要废物。”

  年青人面无表情,点头道:“是!这里安全很差,您还是回大宅住吧?”老人轻哼一下,年青人马上知机闭言,老人道:“事查的怎么样?”

  年青人道:“追踪几日,发现他们与当地港务办来往密切,潜入大楼五层,警戒非常严密,地形不熟,一无所获。”

  老人轻轻嗯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道:“那个年青人怎么样了?”

  年青人道:“那人很奇怪,潜质不错,现下已非昔日阿蒙,却甘于平静的生活,真是让人摸不清,还有他的女友似乎不是一个一般的人物,行事做风远比他要雷历许多,简单的查了一下,居然查不到她任何的信息。”

  老人微笑道:“有意思!”年青人有些摸不清老人到底在想什么,怎么关心那个年青人,远比正事还要多,奇怪问道:“您为什么对他有这么大的兴趣。”

  老人又发出耐人寻味的微笑,道:“当你养一盆花的时候,最令人心动的不花开那一刻,而是看着花不断成长的过程,把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风云人物,不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吗!他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正在成长,就如我当初发现了你,是不是?”

  年青人低声道:“是,没有您,也就不会有我今天。”嘴上这样说,心中则想:“那个年青人跟我不一样,喜好平静,不会轻易受人摆布的。”想及他那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的行事方式,心中真的有些羡慕。

  年青人接着道:“那边的事很棘手,毕竟对方也是一个跨国的大财团,实力可见一般,行事很严密,您看是不是请‘他’出马查一下,您救过他,相信他不会拒绝吧!”

  老人惘若未闻,不知又在想什么,年青人只静候,半晌,老人突然睁开了双眼饶有趣味道:“有意思!就这样办吧!”

  年青人微微一楞,真是想不透他又想什么,顿顿道:“喔!”恭手告辞,一个闪身,消失在夜色中。

  老人自语:“平静可以埋没一个人,只有抗挣才是成功的温床,有意思!”缓缓的又闭上双目静静倾听那远处的潮起潮落。

  天云国际大厦

  一个人最怕的不是时间的流逝,而是孤独的滋味,尽管萧菁与方志强不怎么处的来,可现在却依然选择了留在这个房间,虽然整整一天,两人都未说上几句话,有个人在总比一人独处要强。

  萧菁慵懒的伸了个小懒腰,伸展了一下那修长的美腿,这一媚态着实僚人,如是一般男人见到恐怕是口水都会流出来,可房间内却偏偏只有一个只知道运动不解风情为何物的男人,萧菁懒散的问道:“喂!怎么好几天都没见那头令人讨厌的狼来这了。”

  如同往常做着臂力练习的方志强道:“你既然这么讨厌他,为什么还问?”

  萧菁无力的拍了一下头道:“我讨厌的不止他一个,难怪你到现在还是一个人,不知道女性的提问是不能拒绝的吗?”

  方志强自不会学向晨般反驳,轻轻的哼了一声道:“你观察的还不够吗?要收集的恐怕也都收集完了吧!只有那个臭小子才会以为自己已经蠃了。”

  萧菁得意一笑,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道:“兵法有云:示敌以弱,那是他自己笨,要把自己暴露给我,你不会想法提醒他吧,就算你提醒也没用,我要出手时,他就已在我算计之内了。”

  方志强停顿了一下道:“你错了,我希望你能蠃。”

  萧菁转身趴在小沙发上,眨着大眼睛,媚声问道:“喔!你不会开窍了,开始懂得关心女人了吧!我可以给你机会喔!”

  方志强不理会她的挑逗之言,微笑道:“那个臭小子太自大了,不受点挫折,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你蠃了,他就有超越的目标了,最终你还是会输给他。”

  萧菁的聪明如何听不出这话的含意,娇哼道:“你想让他踩着我的肩膀变强,你太高估他了吧,我几乎已经掌握了他所有的缺点,他对我却一无所知,凭什么跟我斗,而且我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他在轻视我。”

  “是吗!”方志强的眼中又闪出那日赛场的情景,那一瞬间暴发的力量,不足以让他惊讶,让他惊讶的是在短短的几秒钟,就分析出敌我优势,并制定出应对的策略,准确的程度只能以秒计算,急智,他的急智能力使人震惊,不身处当时是无法体会到,方志强那次输的是心服口服。

  萧菁见方志强似乎不信,自信道:“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做什么事,都要找一个充分的理由,在他未找到这个理由前,他是处在混沌中的,你觉得如何!”

  方志强停下挥动的手臂,转过身看着萧菁道:“你的确很历害,足可以做他的对手了。”这时电话响起,方志强虎步行至电话旁,接了起来。

  萧菁轻晒暗想:“这世上没有我算计不到的男人,我媚狐的名号不是白叫的,他还差的远呢!只要他不用那种无赖的行为。”每每想起这件事来,都恨的她银牙暗咬,怎么就会被那个无赖沾到便宜,想想真的是好不甘心,不过那种刺激的滋味还真的不错,萧菁用玉手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小脸,暗恼自己:“在想什么!”

  方志强接完电话,又拿起了哑铃,机械般的练了起来,萧菁有些钦佩的看着他,老实讲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份毅力,每天重复做一个动作的,看来他能成名,不是偶然的,论其实力,也是男人中的精英,可惜就是太死板,要是多点绅士风度就完美了。

  正自暗想间,门被推开,向晨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看情形好象又碰到不顺的事了,萧菁一看是他,轻哼一声,将脸扭了过去,实在是不怎么想理他,这个可恶的家伙。

  向晨今日无心与她计较什么,径直走到方志强身旁静静道:“怎么样才能变的更强。”

  “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主动?”方志强道:“做好基础。”向晨固执道:“不!你一定还有方法。”方志强不语,只是做着自己的练习,向晨直视着他,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式,方志强知道他固执起来,是谁也拉不回来的,无奈道:“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你到底怎么了。”向晨道:“我输了,而且输的很惨,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高手?”方志强疑惑道:“你跟疯子较量了。”向晨摇了摇头道:“我老丈人,蜀中欧阳震。”方志强顿了下来,讶然的看着向晨,似乎不相信这是真,指着向晨失笑道:“你,向欧阳震挑战?真是不知死活,你一向自大我是知道的,可也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的胆。”

  “等等!你说欧阳震是你老丈人,那欧阳慧心不就是欧阳九了。”方志强眼睛一亮道。

  向晨抓了抓头,疑惑道:“怎么每个人提到欧阳九这个名字,都这反应?她很历害吗?”

  方志强被他蠢蠢的动作气的直摇头,回道:“你还是回去问问你的宝宝吧!你想加强训练打败欧阳震,真是妄想,我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他成名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混混呢!”

  向晨怒道:“我不管他曾经有多历害,你肯不肯帮我。”

  方志强一看他这劲,还真是认真的,大感头疼,心道:“我鼓励你找个目标超越,也没让你找那么高的啊!不过以他现在的成绩,也是强化训练的时候了。”想到这,凝视向晨道:“你不后悔,那不是一般人能吃的苦,一天下来,恐怕你爬都爬不起来了,就什么事都做不了。”

  向晨略一犹豫,方志强摇了摇头,知道他牵挂太多,怎么可能完全放下,叹了口气道:“跟我来。”说完放下哑铃抬步朝门外行去,向晨不知他要做什么,只能跟着他了,出了大厦,一路小跑向南前行,两人默默无语,此时入夜后天很凉,街上已无平日般热闹的气氛,行人甚少,向晨数次想要张口,都憋了回去,不多时,两人来到沿海的大道上,隐隐听到潮声。

  向晨心生困惑却不敢问,两人来到沙滩上,方志强一路寻找,来到一块约一抱大小被沙掩埋的石头处,方志强用手一指道:“这块石头折合被沙埋的部分大概能抵四百磅,你把他拨出来。”

  向晨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话,展开双臂朝那方石头抱去,脚下驻力,猛然朝上拨起,那方大石仅晃了晃,依然如故,向晨不信邪,怎么可能会被它难住,再一较力,还是没有动静,方志强静静道:“你现在知道你有多弱了吧!”

  向晨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激动道:“不可能,我天天背着四百磅的重力,却无法抱起来,为什么?”

  方志强轻吐一口气道:“重力衣是把力量散布到了你的全身,那并不是你的真正的力量,只是外附之力。”

  向晨生气道:“那为什么你还要给我用这个。”

  方志强道:“因为你太弱,它可以提高你灵活的移动力及负重力,还可以保护你不受伤害,却无法增加你的力量。”

  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骄傲都被打破了,向晨不相信这是事实,握紧拳头道:“你胡说,那为什么我可以打出五百磅的重力。”

  方志强苦笑道:“我怎么知道,你从哪生出的那股怪力,你能次次打出来吗?重力衣即帮了你,又制约了你,除去它,才是正常的训练,人体是无法通过外力来增加自己的力量的,只能靠苦修。”

  向晨茫然的看着方志强,没想到自己的力量只是一个假像,突然向晨有股被欺骗的感觉,难怪自己一直无法打到他,难怪自己一遇到高手就无计可施了,从第一次被打败,到与欧阳震对战,自己依靠的也仅仅是速度,却伤都伤不到人家,原因就是力量太弱了,为什么有时就可以,难道身上真的存在那股时灵时不灵的怪力,可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向晨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拳头,它曾帮助自己度过多少难关,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

  方志强猛然上前一拳击在他的下额上,怒声道:“有什么为什么不为什么,你现在的能力比以前,强了何止数倍,你的速度连我都应付不来,才不到一年而已,你就达到这样,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别人不知道要练多长时间,没有力量,练就好了,有什么好不平的,气死我了。”说完负气的背过身去。

  向晨被这一拳打醒,哑然失笑,自己是不是太贪心了,怎么又犯起这个毛病了,擦了一下嘴角站了起来道:“对不起,怎么样才可以练出最强的攻击?”

  方志强转过身来看着向晨正色道:“我希望你搞清一个概念,最强的攻击是用手枪,练武的目的不是为了争强斗狠,而是为了将人类潜能发挥到极限,同时也是为了能让自己更坚强的去面对,文有文风,武有武德,如果你动机不纯,我不会教你什么!”

  向晨愕然的看着方志强,一直以为他只是个武夫,却能有自己的原则与立场,不禁让向晨肃然起敬,鞠躬道:“向晨知错,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不过我还是会以欧阳震为目标,以前是我太自大了,连翻的胜利使我麻木了,之所以要变强,一方面是因为我不想退缩,还有就是为了心儿,从我知道她与众不同的身世开始,我就知道将来面对我们的将是一条很坎坷的路,毕竟我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说到这,向晨的目光变的凌历起来道:“为了她,我不会向任何人屈服。”

  一股海风吹来,掀起两人脚下的沙,形成一个小小的沙窝,方志强静静的看着向晨那带着不屈的神情,萧菁说的对,在没有理由之前他是混沌的,现在他找到了,方志强道:“保持下去,把重力衣脱掉,你现在还是只能练基础。”

  向晨默默无语,将衣服除去,脱下重力衣,丝丝凉意透入他的体内,令他打了一冷颤,浑身冷意顿浓,却依然强忍挺立。

  方志强道:“你被重力衣养坏了,抵风御寒是对武者毅力的一项训练,要练到身似铁,心如钢。”向晨点了点头,方志强继续道:“有句谚语:三拳难挡一掌,三掌难挡一肘,三肘难挡一尖,三尖难挡一指,以欧阳震之功,用一根指头就能要你的小命,这就是你跟他的差距,要达到他的那种境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有心理准备了吗?”

  向晨微微一震,没想自己与他的差距居然如此之大,亏得还夸口,要以他为目标,深深呼了一口气咬牙道:“不管什么,我都接着。”

  方志强道:“我讲的这些只是一些基本的原理,要真的超越还要靠你自己。”说着也脱下了全身的衣服露出一身飙悍的肌肉,走到海边,僚起一道水花,道:“水平时看似柔弱,实则外柔内刚,从今天起,你的训练要在水中进行,不管酷暑严寒,都不能间断。”

  向晨举脚踏进海水中,尽管晒了一白天,依然冰寒刺骨,混身颤抖,哆嗦道:“要怎么练?”方志强道:“每天挥拳一万次,踢腿一万次,慢跑五公里,在沙上前扑一千次,倒摔一千次,这些要在四个小时内完成,从今天起,你没有坐着的机会了,蹲马步、走路以脚尖行地或不屈腿直跳,就是你日常的训练,到了晚间,我会讲些武术的原理给你,你睡的不再是床,而是绳子,在睡梦中依然要保持平衡,暂时先这些吧!以后再补充。”

  向晨倒吸了一气,这是人能完成的事吗?知道方志强能这样说不会是凭空来的,问道:“你这样训练了多长时间?”

  方志强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二十三年。”向晨彻底没话说了,与他相比自己近一年的努力算的了什么,亏得自己还要抱怨,人家能达到现在的境界,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此时反到更加平静起来,方志强见他无语,张口欲言,却还是没有说出来,他本想说,在他体内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如果能引发出来,可以缩短训练周期,尽管那是真的,也属投机,不如让他安心做好基础吧!月光映射的海面,随着那微微翻滚的浪花,如银鳞般卷起,向晨缓缓在水中打出了第一拳,开始了他正式的训练。

  方志强从海中走了出来,擦干了身上子,看到向晨脱下的重力衣,心中暗道:“不如今天晚上就去探探。”想到这,穿上了许久都不曾上身的重力衣,整罢装束,回头看到向晨认真的在水中挥动着拳头,依昔仿若看到少年时的自己,轻轻一笑,“臭小子,我相信你一定能坚持下来。”虎步前行离开了沙滩。

  秦宇国际大厦

  大厦内只有堂内尚有灯火,以近午夜大厦外显得有些冷清,马路上时有车辆呼啸而过,整栋大厦寂静无音,矗立在那宛若一座死堡,这时,一个黑影高速移动,闪至大厦侧翼停了下来,隐约探出一个以巾遮面的黑衣人,四下扫视了一下,从背上卸下一把弩弓,拿出倒钩,系好绳索,举起弓对准大楼顶部,只听行‘嗖’的一声轻响,将倒钩射了出去,轻轻拉了一下垂下的绳子,将其它杂物,隐藏到边上的花丛里,一个跃身而起,借绳力攀墙直上,真是快若灵猫,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远远看去,就象是一个人在往上飞一样,眨眼的功夫,人已身在顶楼,那黑衣人警觉的四下探看一下,将绳索拉了起来,将其中一头系于楼顶的铁栏杆上,另一头从楼的正面甩也过去,拿下腰围,取出一套登山扣,扣在绳上即朝下跃去,真是胆大的很,那黑衣人滑至七楼,从腰间拿出一把小电钻,顶在玻璃上,轻轻一按,玻璃顿时出现一个细小的窟窿,又取出一根铁丝,打也个扣,从那窟窿中穿过,在门划处轻轻一钩,窗户被打开,解开腰扣,一个闪身轻轻跳入室内,整个过程,不到三分钟。

  这里是七楼会议室,室内无甚杂物,那黑衣人闪至门处,轻轻拉开一道缝隙,朝外望去,楼道内静静无声,黑衣人轻轻拉开房门,沿墙而行,即使是如此静的环境,也不闻一丝脚步声,可见此人轻身功夫相当的高明,边行边隐,几个起落来到通往八楼的楼梯处停了下来,从腰间包中拿出一幅约十公分厚的眼镜戴在眼上,这才前行,来到八楼的楼梯外,左右扫视起来。

  八楼内只有几个房间楼道空间颇大,地面铺着地毯,斜对电梯处是一处服务台,左侧即是总经理办公室,黑衣人巡视过后见无异样,轻身前行,正在这时,旁边的电梯指示灯亮了起来,在黑暗中很是明显,那黑衣人甚是机警,一个闪身,躲进了服务台内。

  光线一亮,电梯的门打开,秦杰与负责地产的单东仁走了出来,两人脚下浮动,都有摇晃之式,看样子好象是刚应酬完,两人行至办公室内,那秦杰想来是不太胜酒力一进来,就一屁股从在沙发上,大声喘着粗气,单东仁边给他倒水,边道:“老总,您看今天这事是不是有点进展。”

  秦杰重重一哼道:“几个老不死的,生是打太极,无非是多要些好处,人一涉及到了利益,什么嘴脸都能露出来。”

  单东仁点头道:“老总看的明白,不过他们要是不贪,咱们这事还没个办成,应该谢谢他们才对。”

  秦杰拍了拍微疼的头,端起水喝了一口道:“哎!只有咱们两人办确实是很头疼啊!敖了两年,总算是有进展了,也不负秦夫人的厚望。”

  单东仁若有所思,探问道:“老总,您看唐莹这个女孩怎么样?是不是……。”

  秦杰翻起醉眼瞪了他一下,冷声道:“你喝多了,这种事怎么能拉别人进来,秦夫人把这事交给我,就是因为我办事从不出差错,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把握明白吗!”

  单东仁头上冷汗直流,急忙道:“是,是,不过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看她是个人才,可以让她办一些不涉及到核心的事,咱们也不至于凡事都亲力亲为,太累了不是,可以腾出时间专心谈判。”

  听他这样说,秦杰面色才缓了下来,叹道:“这个小女孩还真是个人材,那几个蠢材,连个小小电脑城都撑不起来,难为她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好办法,不拘一格啊!看来学历这个东西还真是靠不住,她小小年纪能做到这样真是难得。”

  单东仁笑道:“是这话,您是不是考虑一下,吸收她,将来咱们用她的地方还多,这人总有弱点,她出来工作不也是为赚钱吗!”

  秦杰似乎很是心动,轻嗯一下道:“再议吧,现在可不是出差的时候,以后有机会,提拨,提拨她,你先把今天的做个记录。”

  单东仁道:“好!”起身至电脑前打开电脑,将今天所做之事,重点的记录了一下,秦杰今天心情显是大好,轻轻的在那哼起小曲来,单东仁道:“老总,这回事办成了,咱们就不用别人了,您可给秦夫人立了个大功啊!”

  秦杰轻叹道:“在亚洲,论势力,能跟秦宇相比的也仅只数家,谁能如秦夫人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眼光独到。”

  单东仁道:“老总说的是,不过现在明辉集团也在这扎了根,不可不防啊,现在是谁的情报硬,谁就得先机,他们既然在这扎根,就不会不对咱们做调查,您看是不是加大些地方投资,掩盖一下。”

  秦杰冷哼道:“看不起他们,明明是黑道起家,偏偏学什么漂白,做正经生意,也不想想他们骨子里还是黑的,倒是那个吕浩然挺令人头疼啊!”轻轻的拍了下头想了想道:“这几天你去跟向晨那个小子联系一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哎!谁想到这小子偷偷的搞出这么多事来。”

  单东仁笑道:“您一早不就是挺欣赏他的吗,他能做出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倒是他那股势力,可不容小窥啊!如果日后咱们真跟明辉有什么冲突,怕他不会帮咱们吧!”

  秦杰摆手道:“向晨是个人聪明人,根据资料来看,他会以村民利益为重,应该不会介入集团间的斗争,只要不惹他就行了,你搞完没有。”说着站了起来,动了动身子。单东仁关上电脑起身道:“好了,走吧!”两人关上灯,乘电梯离了这里。

  待两人一离开,黑衣人迅速的窜进室内,打开了电脑,画面启动到WINDOWSXP界面,那黑衣人输入万能密码,进入桌面,查看历史记录,打开WORD文档,居然设置了密码,那黑衣人随手从腰包中,拿出一个USB接口的优盘,将文件拷了出来,关上了电脑,顺原路返回,离开了这座大厦。

  当方志强,一身黑衣返回自己的居室时,没想到萧菁居然还没有离开,窝在沙发上好似睡着了,只见睡梦中的萧菁一双长长的睫毛,红朴朴的脸蛋,小嘴不时语呓,倒真是比醒来之时还要可爱,方志强失笑的看着她,不忍打扰,难得她有此恬静的时候,不显那处处争强的面目,倒真是一位可人。

  那萧菁睡觉甚轻,似乎感觉到了,猛的睁开了眼睛,与方志强对视道:“干嘛!这样看着我。”扫视了一下他的衣著浅笑道:“你终于又出山了,是他让你去办事的吗?”

  方志强轻哼道:“管好你自己的事!”萧菁又是一个媚笑道:“你不是想看我睡着,沾我便宜吧?”方志强不屑辩解,心中却有疑惑,问道:“你是搞经济的,你觉得这个城市有什么市场商机,值得这么多大集团关注。”

  萧菁打了个小哈欠道:“这里能有什么大商机,开放港口中,就属它发展最慢了,要说这里唯一能吸引人的,也就是空白吧!还有就是稳定,外面的城市那里不比这乱。”接着眼睛一亮道:“你不会查到什么了吧!”

  方志强道:“不太清楚,只是隐隐感觉,这里似乎有个大阴谋在秘密进行。”说着一扬手中的优盘道:“或许这个能知道些蛛丝马迹,可惜带了密码,打不开。”

  萧菁看了一眼,懒散道:“别找我,这不是我的工作,不过提醒你一下,我已经准备教训那头狼了。”方志强一摆手道:“随你。”萧菁起身朝自己房间走去,边摆手道:“晚安!”

  方志强摇了摇头,心道:“不定谁收拾谁呢,那头狼,现在可不好惹了!”走到窗前朝外看去,夜幕下的港城呈现的还是往日的宁静,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或许什么都不会影响。

  

第十八章 平静都市起微澜(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