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浮生一日大人物(下全)

    第四卷 风云迭起-挑战

  第二章浮生一日大人物

  阿伦得解心结心中份外高兴,两人都是搞餐饮的与向晨聊的更是投机,向晨虽然不做些行了,却依然很是切餐饮业的种种,这可能是一种本能吧!

  隔行如隔山,此时倒有了方志强说话的任地,两人聊了许多,当阿伦问道向晨现在做什么生意时,真令向晨做难回答了,因为他一向不喜在外炫耀自己的身份,更何况现在海岸公司在市里风头正盛,自己隐身幕后也挺狭义的,反倒不想直言了,可又不想撒谎,为难的看了一眼方志强。

  方志强一上午光受他的闲气了,有这样的机会怎么能不小小报复一下,呵呵一笑道:“他就是海岸生态开发有限公司的老总。”

  阿伦听后不由大惊,海岸公司短期的建立在商界来说是一个奇迹,又经上次的事件被渲染的众所皆知,论知名度已不下于那些跨国的大公司,在慧心刻意的隐瞒下,人们依然不知道这位神秘的老总到底是谁,这也越发将他的身份托到一个高点,如今得见如何不惊,阿伦激动的握住向晨的手道:“原来您就是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容的天才老总,今天真是太高兴了,能够与您把酒言欢是我的荣幸。”

  向晨苦笑不已,谦虚道:“您这话说严重了,我不过是一介懒人,不喜交际应酬,才无奈会有此举,怎当起阿伦兄如此推崇。”说完恶狠狠的瞪了方志强一眼,以示不满,方志强以杯遮面,全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心中暗乐。

  阿伦一翻激动之言,声量略高,却惹得临近就餐客人的注意,向晨提出的勤俭持家经营理念在商界曾引起不小的反响,多家公司想与其交流管理心理,却无缘得见,如今近在眼前,如不结交岂不遗憾。这时一名西装西装革履中年人行了过来,礼貌的询问道:“您就是海崖公司的老总?我是日星株式会社的朴本昌,能够见到您很高兴。”说着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向晨赶忙起身回礼道:“能够见到您,我也很荣幸,今天出来的急,未能带名片,失礼了。”

  两人一翻礼貌客气,终于送走了这们,可谁知一会功夫,一传十、十传百,接二连三,不断有这个公司那个社团地前来递交名片,向晨一直保持着微笑,只觉得笑得脸都快僵了,他自己也未想到,何时有了这么大的名气。转眼功夫,手上已积了一达名片,看他那么不自在,方志强大乐,一上午的仇总算是报了。

  向晨苦笑责怪道:“阿伦兄,你真是害苦了我了。”

  阿伦见他一脸苦相,甚是好笑,亦忍不住有了相斗之心,轻笑道:“是我失言了,不苦这样,以后凡是海岸公司的人员前来就餐,一律享受八折优惠,至于你向总来吗,只收成本,我这样陪罪可算有诚意。”

  向晨没好气道:“你这是变相的拉客,再来一次恐怕我就成变成十足的伪人了。”

  阿伦没想到名闻商界地他居然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不禁婉尔,对向晨更是好感倍增,与方志强对视一笑道:“不管你是伪人也好,实人也罢,阿伦西餐厅随时欢迎您的光临。”

  向晨无力叹道:“我怎么觉得好象打了一场仗一样,看来做一个大人物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听他如此一论,阿伦与方志强摇头失笑不已。

  两人在阿伦的陪同下,总算是安稳的把这一餐搞定了,虽然相交尚短,阿伦却有一种舍不得他离开的感觉,亲自将两人送出门外,叮咛道:“以后一定要再来。”

  向晨心中暗道:“这种拘束人的地方,打死也不来了。”

  下一行程将是去美术馆了,眼见时间即到,两人上了车,朝那方向驶去。

  方志强见向晨在那郁闷不止,调笑道:“不错啊!真到现在,你的表现还未脱离大人物的行止,继续保持吧!”

  向晨叹道:“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向往大人物的生活,怎及得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般地自在,人如果总是这样刻意的保持,不累吗?”

  方志强道:“在yu望的驱使下,连尊严都可以放弃,又何况一累呢!”

  向晨摇头道:“不值,不值啊!”方志强淡笑道:“佻以为有几个人象你这样的臭小子,身份地位都有了,却总是怕人知道。”

  向晨道:“我不是怕人知道,而是嫌麻烦,你知道我天性就不喜欢束缚的,自己出丑并不要紧,可是连累了公司的形象那就不好了,哎!所以说,责任总是沉重的呢!”

  方志强摇了摇头,暗道:“看来他还是不习惯这种生活,不过象他这种淡然的性子倒真是少有,或许游侠地生活更适合他。”

  世界上很上有一座城市是因人而出名的,最早秦市曾是文明石国孤竹国的所在地,被孔子称为“古之贤人”的伯夷叔齐,就生长于此,千古帝王秦始皇就是在此派人求仙入海的,明朝大将徐达在此建关设卫,尘封的文明得以发扬光大,而近代如李大钊、张学良、郭沫若等均曾流连于,故此处的文化氛围由来已久。

  美术馆座落于海边西北处,整体建筑以白钢、玻璃组合而成,每当日出之时,这晨会发出耀眼的七色光芒,格外养目,好象一颗璀璨的明珠,亦属本市樗性建筑之一,第天假日这晨就有大批的美术爱者或一个小家庭来此小息欣赏一下,此处真可谓是雅俗共赏之地。

  向晨卓立于馆外,眼见此处依然如同往昔,心生无限感慨,当初做设计员时这处可是没有少跑啊,不知萧菁是不是有意而为,今日行程安排全系自己强项所在,是大人物本就是如此附庸风雅,还老天安排了他本就有做大人物的潜质,想到这,自己忍不住摇头失笑。

  方志强停好车行了过来,见他自顾自在那傻笔,好象很诡异的样子,轻轻推了他一下,道:“喂!大人物,露出真面目了?”

  向晨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还想考考我?”

  方志强道:“臭小子,这么自信,你对美术很在行吗?”

  向晨笑道:“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道吗?!”说完脸上挂着那淡淡的笑意,朝馆内行去。

  方志强微楞道:“臭小子,装什么深沉,欠揍!”也跟了过去。

  两人买了票,接过画展简介朝内行去,过了一道幽黑的和廊,前方一亮,豁然开朗。大厅窨很大,阳光从高高的透明棚顶摄入,使得厅内光线很是充足,立身这个空间内都可觉得出自己的渺小,四处充斥着一股淡淡香墨的味道,虽然浏览的人数不少,可却没有人大声地喧哗,身处在这个家家的艺术氛围当中,让人感觉一丝宁静,心胸都会开阔许多。

  两人从右向左开始欣赏。今天画展颇丰,参展的作品中以油画、山水画、水彩为主,尚有少量的版画及民间艺术画,如民间艺人单巧凤的棉花画,着实是艺术中的一绝。方志强见过不少西方油画,中国的山水画看的却是不多,黑白两色间竟可给人那么丰富的感觉,仿若活灵活现跃于纸上,左顾右盼很是新奇,就如洋老冒进了城一样。

  这时两人行于一处大型油画前,画名《拼搏》方志强左看右看生是没看明白这画的意思,只是一大堆平手平脚的无面人,或做、或立、或立或卧或倒卷,方志强疑惑的小声问道:“臭小子,这副画你看的懂吗?”向晨道:“你认为大人物会说自己看不懂吗?”方志强没好气道:“那你到是说说这画是什么意思?”

  向晨微微摇头晃脑道:“这副画意境很深远,通过人体的各种行为活动,透析人性,展现自己内心的渴望,作者大概是想通过无来画出有,这就要看各人的理解了。”

  方志强听了半天还是没有听明白,却隐隐觉得有点那意思,轻嗯一声,点了点头,向晨背着他翻了一个白眼自语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他怎么好像明白了。”

  方志强耳力岂同常人,心中暗恨,又被他骗了,握着拳头恶狠狠道:“臭小子,有种你再说一次。”

  向晨一扬手指,笑道:“欣赏,继续欣赏。”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就是这样让人无法生气,方志强暗暗觉得好笑:“这么调皮的大人物,可不是谁都能见到的。”

  两人转地拐角,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可能此处是那名家大作集合这地吧,在方不远处有几个年青学子样子的人,尚还背着画夹,估计是那个艺术学院集体来参观的,只见他们驻足在一副山水画前,低声的评论着,在他们后方有五个人挺独立物行的,看年纪应该都是已近中年的人,其中两人诺大的年纪尚还留着长发,颇为醒目,其它几人人多少也都流露一丝文化气息,倒是其中一名身材不高面色微黑的男子,面上不喜欢不怒,只是凝目注视,未发一言,给人一种凝重之感,这时其中一名长发男子道:“傅抱石的山水,加入了太多的东洋技法,已经失去了中国山水的本质,还是传统的技法较为纯厚。”

  其中一名微胖的男子道:“言史,这话说的正是,中国的传统技法在于黑白两色之间韵生出多彩的颜色,那是一种至高的境界,远无不是加两种颜色所能代替的。”

  那名面色微黑的男子冷哼一声自言道:“妄自菲薄,纸上谈兵。”

  先前那两名男子同时面色一变,没想到他居然这么不给面子,那姓言的长发男子城府很深,探问道:“周兄是一代山水大家,不知可有何不同见解。”

  面色微黑的男子道:“不敢提什么见解,抱石斋主人才是真正的山水大家,独创的抱石头峻法,以气取势,磅礴多姿,自然天成,乃打破笔墨约束的第一法门,周某愚钝无法超越,只能敬之。”

  向晨见那男子性情耿直,敢于维护自己所想,心中顿时对他大生好感,暗暗叫好,方志强不明所以轻声问道:“他们在争什么?”

  向晨低声道:“傅抱石是中国山水的一代大家,他的技法融合了,东洋技法、西洋技法自成一体,中国山水讲究水、墨,而抱石先生在些之上,将水、墨、彩融为一体,他们争的就是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对峙。”

  方志强失笑道“没想到你还真懂这些啊!”向晨白了他一眼道:“我原来就是做美术设计的,抱石先生是山水画的一代宗师,我岂能不知。”

  那言姓男子为之语塞,颜色可能不定,可是那种皴法却是无法岷灭的事实,怎么说自己在美术界也是一号人物,不甘心这样被撅回来,张口欲言,面色微黑的男子显然看出一扬手道:“道不同不想为谋,言止于些。”

  那言姓男子气的浑身乱颤,指着那周姓男子道:“你太狂妄了,咱们走,哼!”说完拂袖而走,其它几人都是随同而来,一看这情况两人闻的如此之僵也不好说什么,与那周姓男子道了个别,相继离去。

  那周姓男子轻叹自语道:“夸夸其谈的齐人之风何时能止,美术界就是因为有太多这样的人才无法进步,可悲!”

  “说的好。”向晨深喜他的性子,举步行到他的身前,那周生男子一楞,见向晨气质非凡,却不明他的来意,向晨微微一笑道:“不要怪晚生唐突,我不是美术界的人,可是却也喜欢抱石先生的作品。”

  那周姓男子面色一喜道:“喔!不知阁下喜欢抱石先生哪一幅?”

  向晨笑道:“在先生的作品我独喜湘夫人。”那周姓男子见遇到知音之人,谈性大起道:“愿闻其详。”向晨道“不敢,一点小小的个人见解,抱石先生的作品一项以形取神,其中期的作品中,以这幅湘夫人为最,此图神态间即有顾盼巧倩,又显得静谧超俗,能将女子那复杂的心态画得如此生动者,可见抱石先生画功之精湛。”

  那周姓男子抚掌道:“看来先生真是深解抱石先生的画风,我亦认为这副湘夫人是抱石先生中期作品之最,不知先生最喜欢他那一幅。”

  向晨笑道:“要说最喜欢,自然是那中国第一山水画,《*》虽然这副画有政治因素存在,却依然无法掩盖先生的绝世才华,能将东西南北四际景色融为一体,古今唯抱石先生一人。”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那周姓男子显然是极为推崇抱石先生,一见向晨能理解苦此,心下着实欢喜,刚刚的不快也随之散去,与向晨攀谈起来,向晨虽然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可也是有些基础的,也是兴起,两人旁若无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引得左近不少人留连于此,倾听两人小说,其实大部分还是那周姓男子发言较多,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旁的方志强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轻咳一声打断两人道:“向总,您的时间到了。”

  向晨谈兴正浓,被人打扰很是不喜,可一想自己现在是在扮演一个大人物的角色,做事由不得自己的,微躬至歉道:“能与先生交流,收获良多,实在是晚生之幸,时间不由人,也只好聆听至此了,希望先生勿怪!”

  那周生男子抬眼看了一下方志强,眼见此人气宇轩昂,随便往那一站即透出一股与众不同,却对向晨恭敬若斯,知他一定不是一个一般人物,虽有失落,却不强求,笑道:“人生偶遇匆匆来,匆匆去,如有机缘一定还会再见。”一挥手,先他一步朝外行去,看其背影大有一股酒脱的味道。

  向晨心下羡慕,轻叹道:“又发现大人物一个不好的做地方,不好玩。”回头见那方志强面色不善,醒悟过来,现下不是发牢骚的时候,赶忙保持了大人物的笑容道:“我亲爱的保镖,咱们下一程要去那了。”

  方志强知他是明知故问,咬牙道:“咱们应该去古董市场了,可恶的向总。”

  向晨干笑道:“好!好记性,这个做大人物想的事情太多了,脑子就不好了,凡事都要有闹铃来提醒,小伙子有前途,好好干,回去涨你薪金。”

  方志强知道这是打断了他的兴致,惹得他心中不爽了,明夸暗讽,眼见一堆人在旁,也不好教训他,虚假一笑道:“谢谢您的夸奖,如果您再不动身的话,我不介意让您大人物之行到些结束。”暗暗捏了两下拳头。

  向晨深知,他一项是说出做到的,没准一高兴,倒提着自己出去都有可能,怕失了大人物的风范,轻咳两声,装模做样一翻,展现着自己的翩翩风度,一招手,趾高气扬的抬步朝外行去,真是煞有其事,看在方志强眼中却也哭笑不得,有点明白为何萧菁一直跟他过不去了,他真是有那气人的本事。

  常听人言,所谓的上流社会离不开三样东西,舞会、女人与古董,可这三样却都离不开一样,那就是钱,玩古董玩的就是钱,什么艺术性、探讨性、保护性不过是为了抬高自己身份的一个托词而已,只不过没钱的人是玩不起古董的,这也造就了古董流通于上流社会的唯一性。

  大通古董市场前,人流可谓不少,只是这卖古董的比买古董的还要多,虽然天气寒冷,可却依然挡住人们赚钱的yu望,人们买不起真正的古董,玩一下那赝品总是可以的吧!这也使得,古董市场内凌琅满目,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的,什么各种朝代的货币、花瓶、玉器等等,可以说应有尽有,不怕你花钱,就怕你买不到真的。

  而向晨此行的目的就是能靠自己的能力买一款真正的古董,价格在十万块左右,当然这钱还是方志强来花的,对别人来说十万块钱可能是一笔天大的数字,可是对方志强来说,也不过是他抓一个通缉犯二十分之一份额,为了让他能做一个大人物,方志强可谓是不余余力了,而向晨也是头一次花这么大一笔钱来做为消费。

  “堕落,真是太堕落了。”向晨摇头头喃喃自语道,“又来了。”方志强最头疼的就是他这勤俭之风,别的还好说,无论待人接物,或是涣涣大度之风他都做的满好的,唯独这用钱上,他是怎么也大方不起来,方志强曾调查过他的背景,知道他从小独立独行,赚的钱百分之八十都是上交到家中的,每月只用很少的零用钱,从小就养成了不浪费一分钱的习惯,在当今的社会连收垃圾都能配上一个手机,可在他来说,觉得没有必要,这算不算是他小气的地方呢?或许是吧!

  方志强一看此状,威胁道:“你现在算不算是认输了。”

  向晨白了他一眼,轻哼道:“我是说,我这种大人物,居然轮落到来这种小地方买东西,哎!真是不合我的身份啊!堕落啊!”

  方志强没好气道:“大人物,你那你想去哪买?”向晨沉吟一下道:“嗯!最少是拍卖行那样的地方吗!你也知道我一出手就是百八十万的,这处地方怎么可能会卖这种吗!”

  方志强无力的看了看他,暗道:“死鸭子,嘴硬。”从怀中掏出一张卡扔给他大声道:“给你。”向晨道:“什么?”方志强道:“这卡里有二百万。”向晨心中一颤,手一哆嗦,显些将卡掉在地上,左右看了看,还好没太多人注意到这,小声道:“要死了,这么多钱你也大声喊,财不外露,听过没。”

  方志强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叹了口气,一拍他的肩膀道:“拜托大人物,你现在怎么说也是个高手,五六个人是近不了你身的,你在怕什么?”

  向晨面色尴尬,虚语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句话怎么说杰这,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小心点好,小心点好。”言语间已无初时的自信,想来是被这小小的卡片压到了。

  果然一度,他还是这个样子,真不知他是怎么调动海岸公司那几百万资金的动作,为什么正经事,他就可以镇定自若,一但自己花,就尽显那小市民的心态,一时间方志强也觉得大为挠头。虽然萧菁较为恐怖,可心底还是希望他能蠃这次的赌约,那对他来说是一个证明。

  方志强凝视向晨道:“你是不是怕了,你可是从没正经蠃过一次萧菁的,钱是身外物,为什么放不开?”

  向晨心中微微泛苦,正色道:“志强兄,我不相信你没有经历过苦日子,父亲去世那年,我就承但了家中的责任,那时没有人帮我的,我们母子只能说是在挣扎着生存,老实讲,我很恨钱这个东西,它制约了我,小时候我学习很好的,可是为赚钱养家,我就开始跟母亲一起跑生意,维持生计,那年我只有十四岁啊!经历多少苦我不怕,我是个男人,可就在那时令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钱是不能乱花的,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你会怎么样需要到它,钱是王八蛋,人总要居安思危吧!”

  方志强默默无语,这些年来,花钱大手大脚习惯了,有时随手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就甩出去了,多年麻木的如此生活已经使他忘记了小时种种的困苦,经他这么一提,不尽心生无限感慨,苦笑道:“或许你说的对,居安思危那是普通百姓需要时刻提醒自己的,可你现在是个大人物,将来也一定会做一个真正的大人物的,人总要根据自己的环境变化而变化,你质朴的一面,我能指责你什么,可你不能总是固守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外面有更广阔的视野在等着你,你必需突破出去。”说着轻轻将手覆在向晨的肩上。

  方志强一翻爱护之言,向晨为之心动,淡笑道:“我明白自己的立场与位置,其实也不过是我自己自做心结罢了,过去已经过去,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就如同这古董,没有经过风霜,又怎么会有光彩呢!”说阒将卡递还给了方志强。

  方志强接过卡道:“你打算怎么完成这项考验?在这处买到真正有价值的古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向晨轻笑道:“萧菁之所以给我出这个难题,是希望在此处难到我,此一时,彼一时啊!她太小看我了,大人物买古董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势’”

  “势?”方志强不解的看着他,向晨神秘一笑道:“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置办些造势的东西,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说着,除去自己的外套,摘下领带,又变回了一个普通都市青年形象。

  方志强微微一笑:“这个臭小子,不定又想出什么歪主意了,真想不通他的脑中,怎么可以转出那么多东西来。”

  这古董市场分外场与内场,这外场卖的自然全部都是赝品了,可这里却是打听消息最佳的地方,向晨踱步随意游走,自有那拿着一堆所谓古董东西的人奔相游买,向晨含笑一一婉拒,来到一处人少的小摊前,那摊主是个年约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可看其做生意的手法不甚至灵活,显然比那些游卖的人要可靠的多,向晨装作要买东西,左翻右看与其攀谈起来,那摊主看向晨气质温和也不隐言,在向晨技巧的诱引下,不多进简单的将内场情况了解了一下,随后买了二三个小玩物,也算是回报吧。

  方志强左等右等不见人来,不觉有些心烦,这时见向晨以整好衣衫朝见他走来,随口叫道:“咱们走吗!”两人朝古董内场走去。

  所谓的内场实际上是由一家家独立的门店组成,名字大都起的雅致,这处才是真正能买到古董的地方,可别以为他们有了门店就会老实做生意了,那外行人在此受骗的也比比皆是,这卖古董是最琢磨人心理的一件事,有钱人都讲究个面子,买这些东西就是为了充充自己的脸面,尤其是那些暴发户,就算知道买了假的,为了面子也不好四处宣扬,只当吃了个哑巴亏,偶有那觉得不甘之人,来这找场时,人家又有话了,“货品一出概不退换,当面清,谁知道您是不是把那真的藏了,拿一假的来我这晃点。”所谓商人无商不奸,这奸中之奸,当属这卖古董的,几乎每一个能撑起一个店来的都是个老油子,不过要分情况,有时也是看人下菜碟的,真要是那惹不起的主,他也是不敢的。

  起古轩,是进入内场大厅的第一家,门店颇大,装修的古色香,正门上方悬挂一块横匾,一副草字‘起古轩’笔劲苍道看不出是那家之笔,倒也为这门店挺了脸,向晨与方志强迈步其间,正对门处一个大大的观音象应入眼帘,尚还燃起檀香,搞得屋内,香气凝人,仿佛是在向人告之,此处的主人是信佛的,及善男信妇,向晨不禁暗暗嘲笑,这等商人拜佛求福,目的不纯,真是污了圣人这像。

  向晨先入为主,认准这卖古董的都是些高侩无品之人,冷声道:“怎么没人招待吗!”说着在边上为客人准备的檀木香椅上坐了下来,从怀中掏出一副玉石烟嘴,点上一支烟,静笔人前来招呼,看其冷形倒真是一副大豪之相。

  方志强心中纳闷:“这就是他说的势?可真是与上午那彬彬君子盼苦两人了。”心知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负手卓立他的身旁,尽那保镖之责。

  店内本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计,一看来这主的气势不凡,象是不大好惹,赶忙跑到身前,点头打声招呼,先泡上一壶茶,躬身道:“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叫我们掌柜的去。”看样子倒是挺机灵,礼数尽的也不错。

  不多时,内堂的帘面被掀起一角,那起古轩主得报从帘后先审视两人一翻,做这行讲究的就是查言观色,因为动责就是几万甚至是几十万的生意,而且都是现金交易,那能不精一些,一个不小心就有栽里的可能。

  观前堂两人,都是一身的名牌西装,一看就是价值不菲,那所站之人,面色冷峻,隐隐就露出那么一股霸气,接触过不少保镖,此人一看就是个中的好手,再看那坐着的人,坐姿端正,儒雅之风,面容不喜不笑,却流露出一股子目无余子的味道,单看其拿烟嘴的姿势就知那是一种上流社会拿烟的方法,两人如此风范真是是少有,那轩主,看了一会,心中有底,不敢怠慢,赶忙掀帘从内堂走了出来,带着一脸笑意道:“两位大驾,小号生辉,内室有些事耽阁了,真是怠慢了,恕罪。”

  向晨轻轻的扫了他一眼,依然端座,悠然道:“你就是这个的掌柜!看你规模不小吗!”

  那起古轩笑道:“您见笑了,小生意不敢当您这样说,不知两位今儿来,是想置办点什么?凡是这世面有的,小号一应俱全。”

  向晨轻嗯一声道:“今儿来这随意逛逛,没什么主意,你这可有什么稀罕物,先呈上两件来。”

  那起古轩主探问道:“不知您喜欢好那一类?”

  向晨看了方志强一眼道:“老爷子来这探亲,想必会住上一段时日吧!”方志强知他这是托词,配合的一点头。向晨对那起古轩主道:“你这可有明清的名家紫砂壶。”

  那起古轩主笑道:“真让你说着了,小号正有一把明清大家‘大杉大师’的作品,您稍等。”说着起身朝内室行去。

  方志强小声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壶啊!你懂吗?”向晨道:“不懂,不过萧菁的房中有一把,照着那把看吧!”方志强听他如此回答,不禁倒捏一把冷汗,感情他这也是蒙着玩。

  两人说话间,那起古轩主捧着一个深黄色的盒子从内堂走了出来,拿到两人面前,放在桌上,小心翼翼的打开,笑道:“您请看,小号可敢保证,这绝对是‘大杉大师’的作品。”

  老实讲,向晨对古董实际是真是一窍不通的,也就是听说过那么几种古董的名字,知道上流社会的人都好玩这紫砂壶,凭记忆探看起来,只见此此壶质地粗而不劣,形制古拙而不不失规整,光泽滋润而不轻浮,轻轻握起,手感厚重舒适,看情形象是真的。向晨随口道:“报个价。”

  那起古轩主呵呵一笑先赞了一句,道:“您是行家,此壶报价十五万。”

  向晨心中一惊面上不显,心中琢磨怎么找出点毛病来,轻嗯一声道:“倒还便宜。”左右翻看起来,猛然记起,在萧菁房中那把似乎底有名款,果然壶底只有日期无大杉印记,冷哼一声道:“你很不老实啊!”举起壶底给他看。

  那起古轩主不禁冷直流,一看这真是行家,居然看出睨端,解释道:“这的确是大杉大师的作品,我找名家签定过的,要不我把人叫这来,给您证明一下?”

  向晨挥手道:“不必,我难道看不冷吗?”那起古轩主心中直打小九九,一看这事不好办了,一狠心道:“这么这吧!这把是小号的珍品,本来非十五万不卖的,您看好,十二万成吗?交您这个朋友。”其实东西倒是不假,那起古轩主见两人这气质也不敢拿假的来现,只是这没了印记的,即使是真的,在价值上也打了折扣,无意中倒真让向晨撞对了。

  向晨重重一哼,以示不满道:“我花不起钱吗?这点小钱算得了什么,只要东西好,别说十几万,就是百八十万的,我现在就拍给你。”

  那起古轩主恨得直想抽自己的嘴巴,自己这话惹得这家下不来面了,这是做这行的大忌啊!赶忙认错道:“我失言了,不该拿这种次品来冲您的金眼,您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小号还有其它精品,马上给您呈上。”说完恭身而退。

  方志强看他那市侩的嘴脸,暗暗觉得好笑,好象有点明白,向晨讲的‘势’是什么了,不过也难为向晨那平淡的性子,把人为难成这个样子,可能对付他们这种人就应该如此吧!看来他是对付什么有什么招啊!也真不亏他在底层社会的经历的这许多年。

  不大会儿功夫,那古轩主又捧来一个颇长的古香盒子,打开道:“您瞧瞧这,春秋各时期的古币,一共20枚,小号好不容易收集齐这些的,您过眼。”

  向晨轻嗯一声,随手拿起一枚刀币欣赏起来,只觉入手颇重,色泽青幽,不管真假,倒真是有些喜人,可向晨志不在此,眼见盒中有一枚竹节似的古币倒满有意思,随手拿起道:“这是什么币,怎么从示见过。”

  那起古轩主心中一紧,暗道:“这祖宗别的不拿偏拿那个。”笑着道:“您老知,此处在春秋时原为孤国,此币即是当时产量极少的孤竹币。”

  要论别的向晨也许不知,可论到本地的历史倒是知道的,轻扫了一眼,见他喉结微动,显是不安之状,心知这币也许有些古怪,悠s然道:“喔!这我倒没听过,只听说两位先贤先后游走,不善治理国家,如何还铸的出钱币?”

  那起古轩主笑着解释道:“您的学识真是丰富,这币是从当地一户人家购得,据当地野史记载,当初两位先贤也曾想治理好国家,此币为当时的范本,可是没有经过专家的鉴定,难免打了些折扣。”那起古轩主见他财大气粗,刚刚一事生了警心,知其真不是那什么也不懂的主,一时倒不敢说此谎话来了,要是别人恐怕又会天花乱坠胡侃一通。

  向晨轻嗯一声,放下那枚古币,那起石轩主这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实际也摸了一把冷汗,足见向晨此时是把他吃的死死的。向晨从止掏出一个小锦盒递了过去道:“这些古币我家大多都,没什么新鲜的,我这有一枚是前些日在京城所购,你看看。”

  那起古轩主恭身接过小锦拿,打开一看,不由一惊,探问道:“您这可是市面流通极少的乾隆重宝?”

  向晨轻轻的点了点头,那起古轩主道:“可否容我仔细一看。”向晨道:“随意。”那起古轩主捧着小锦盒行至柜台前,小心翼翼放下,从中拿出一个小放大镜,仔细的探看了半天,轻咦一声,将小盒捧到面前向晨放下道“:说句话您别不爱听,这币不大象是真品。”

  向晨面色一沉,从桌上捞起那小盒随手朝方志强扔去,边道:“废了。”方志强心中微微一楞,“这又耍的是那出。”不过还是依他所言,从盒中拿直那钱币,一较力掰成两断,连同小盒一起扔进垃圾箱内。

  那起古轩主,心下大急,连忙道:“别毁啊!我这鉴定的不一定准的。”

  向晨冷哼道:“就算它是真的我也不要了。”那起古轩主见他真是刁到透顶了,财大气粗至此,别人说一声假的就毁了,心知要是这主看上东西多少钱,人家都能出的起。

  向晨起身道:“我看你这也没什么新鲜玩物了,走着,别处看看去。”说着先一步迈出那起古轩。

  那起古轩主知道不是人家不买,是自己这没人看上眼的东西,还是恭身相送,以期能留个印象以后交往,送走这两位主,赶忙回到店中打起电话,四方告知,来了一个只看好,不在乎钱的主,将两人形象简单一描述,顿时其它店中也忙活了起来。

  两人在大厅中闲游,方志强实在按纳不住心中疑惑,问道:“你这到底玩的是什么把戏?”向晨笑道:“这卖古董的大都是狗眼看人低,而且他们各店都有联系的,我这么一吓他,就不担心买到假货了。”方志强恍然大悟,明白过来,这才是真正的借势,怪异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向晨笑道:“都是从外面打听的,包括那枚假币也是刚在外面买的。”

  方志强不禁暗暗佩服,只当他会出些歪点子,没想到他算计人也有一套的,看他那得意劲,真是让人看着不爽。

  这时两人行到一处名约听涛阁的地方,向晨道:“这家声誉不错的,就从这家买吧!”两人踏步其中,那眼尖的伙计一看两人这形态,就知是刚刚传闻的那两名客人,赶忙给两从让座,倒了茶,去叫掌柜了。

  不多时,从内堂走出一位年约四十左右,微微秃顶的男人,一进外堂也是笑脸相迎,微一躬身道:“欢迎两位光临,不知两们想要点什么?”虽然都是一套话,可是言语间却无起古轩主那般油嘴,倒有股不卑不亢的味道。

  向晨暗暗赞赏,心道:“那人说的果然没错。”前面气势造的也差不多了,这会儿到没必要做戏了,点燃一根烟道:“你们这种小地方谅也没什么我看上眼的物饰,你挑一个十万块左右的饰品给他吧!”说着一指方志强。

  这话很是无礼,那听涛阁主不禁暗暗邹眉,来者是客倒不好说什么,传言果然没错,果是财大气粗,送给手下的都十万,十万的玩,微微一笑道:“请您稍等。”说完转身行至柜内,拿出一方盒,放到向晨面前打开介绍道:“此为蓝国所产温玉,名约云头,四季佩带皆宜,是少有的精口,您请过目。”

  向晨心中一喜,“太好了,不正好适合自己用,每天入那冰冷的海水,都要受那无情冷冰的刺痛,如果有了这方玉不是会好很多。”拿起这么一睢,只见此玉晶莹剔透,入手生温,内有流光,不禁心中爱煞,满意的一点头道:“就这方了,付钱。”

  那听涛阁主不由一楞,这主真是看上什么是什么,价都不讲一下的,可他做生意有自己的原则,笑道:“这玉是八万块,看您这么爽快,这税我就给您免了,算咱们交个朋友。”

  向晨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急了,微笑道:“好,好,难得你做生意这般老实,以后我还会光顾你的。”

  那听涛阁主躬身一笑道:“那就谢谢您了,请您看好,我给您包一下。”说着从向晨手中接过那方玉,简单的包了一下,方志强付过钱后,将两人躬身送出门外。心中还在纳闷:“不怎么较情啊!挺爽快的,这群人真是没事干,瞎传话。”

  两人行出市场上了车,此时天色已是不晚,眼看离最后期限越来越近了,向晨心中微有得意,笑道:“志强史,我今日表现如何。”方志强冷哼道:“还可以,得意什么!还有几个小时呢。”向晨嘴角一翘,不屑道:“最难的都过了,萧菁那个臭婆娘还能耐我何。”

  方志强轻嗯提醒道:“风度!风度!”向晨赶忙正色,调整音量,优雅的一扬手道:“志强兄,开车。”方志强心中苦笑,他这拿声拿调还真是不如那骂骂咧咧听着舒服。

  时近六时,两人准时回到家中,萧菁状若淑女起身相迎,按行程表上来说,现下应该是晚餐时间了,两男做在餐桌前,大眼瞪着小眼,心中冷然,不约面同的都在想,今天这餐不会是萧菁做的吧?

  ”哒哒......。“萧菁那清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听在两人耳中就如那催命符一样,向晨更是没出息,手都有些颤抖了,暗道:”我一天风里雨里都挺过来了,不会临了,就这样遭了她的毒手吧!“怎么就忘了还有这一关呢!失败!”

  方志强亦不好过,恨恨的瞪着向晨,暗道:“臭小子,你们打赌关我什么事,为什么我也要受这份罪。”

  向晨假假一笑,以眼传递消息:“是兄弟,就一起下火海吧!”

  直到一份香喷喷的份餐放到两人眼前,两兄弟这才松了一口气,萧菁一看两人那状态,聪明如她如何猜不出来,正在两从刚塞进第一口时,萧菁含笑礼貌道:“就餐岂能无汤,你们要不要尝尝我特意为你们炖了一天的汤。”

  两兄弟入口之食显些喷出,脸以顿时变的惨绿,连忙齐声摇手道:“不用了,不用了,多谢,多谢!”

  萧菁轻叹道:“你们真是没有口福,人家炖了一天的。”

  两兄弟同时汗然,心中暗道:“那更不敢喝了,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

  一顿饭在有惊无险的情况下,总算安全度过,大人物吃饭总是那么麻烦,要细嚼慢咽,还要讲究风度,按向晨的速度本来十几分钟搞定的事,足足吃了近一个小时,饭后小息片刻,按规定应该是他看文件的时间了,向晨正襟危坐,真到这时,一天紧张的大人的生活终于要告一段落了,想想今天的所作所为,心中怎么就觉得不那么舒服,做作、虚伪、说谎、算计别人、没有自由,以前自己反感的种种,一天之内,几乎都做了个到,这难道就是大人物必备的素质,向晨苦笑不已,只盼着那时钟早点到达九咪,不过奇怪的是,萧菁似乎一点都没动静,好象一点都不输似的。

  时钟一秒一秒的在转动,这时萧菁终于动了,来到方志强面前道:“可以把今天的录音给我了,我要评定一下,他今天做的是否合格。”

  方志强从换兜中掏出几卷小型的录音带交到萧菁的手中,向晨不禁怒从心头起:“好啊!感情在这等我呢。”偷偷的瞪了方志强一眼,方志强只当没有看见,非常个性的将头扭到一边,萧菁边听边连在向晨面前踱步,似乎是在故意想搅得向晨心烦,向晨在桌底暗暗握紧拳头,眼却不时瞄着墙上挂的时钟,仿佛只等时间一到,随时发彪。

  萧菁怎么会放过他呢,边听着录音带,嘴中一时念叨:“差劲,差劲极了,哎!白教了,怎么可以这样,失败!”等等诸如此类的词。

  向晨眼看时间尚有十分钟左右,可偏心中暗恨萧菁的自言自语,保持了一个礼貌的微笑道:“亲爱的萧秘书,为了我这个‘大人物’能在九点前审完这些文件,请你不要在你的上司面前晃好吗!”

  萧菁叹道:“反正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来说一说你今天犯了那此错误,今天整个行程下来,失败的地方颇多,第一,在没有与你身份相同的人面前,你没有必要对一个导购小姐解释那么多,保持基本的礼节就够了。第二,在就餐时,如果有人打扰你就餐,你完全有发火的权力,大人物通常都是很讲原则的,就餐是上流社会的一个主要礼节之一,而你的表现显得那么贱,还要起身还礼,记住你是一个大人物,不是一个小丑,不是什么人都接待的。第三,在今天行程中,唯一可圈可点的,就是在古董市场的表现尚可,与艺术家交流表现不氏,可是时间太长,点到即可,基本上来说,你算是勉强合格,只能说是个大人物中最底的那种。”

  向晨听完此言,心中冒火,恨得牙根直痒,可抬头一看时钟还有一分多左右,只能强忍在心中,要那双眼怒火早就冒出来了,焦急的等着那时钟走到最后一刻。

  方志强一看向晨那状态,就知道今天又没好了,当时针指到九点,一声音钟响时,好个向晨一下从书桌后直直跃起,一下跳到萧菁面前,瞪着他保持大人物风度最后一秒,咬牙道:“时间到了,我亲爱的萧秘书,先发表一下我今日的相当,大人物,我呸!”向晨张狂道:“真******不是人做的。”

  说着,用手一戳萧菁的胸膛道:“我告诉你,第一,我对一个小姐有礼貌没有什么错,众生平等,滚你奶奶的什么什么狗屁身份,在我这行不通,第二,对人保持基本的礼节,就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常识,别人尊重我,我就会尊重别人,这才是一个真正大人物应有气度。第三,我不是为做什么大人物才保持那个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的臭德行,而是因为我不懂古董,为了能买到真货而制定的一个计谋,那个艺术家跟我很谈的来,老子愿意聊多久就聊多久,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时间都没法把拟于,而受别人控制,这样的大人物,才是下乘中的下乘,还有,我蠃了,明白了。”

  萧菁看着向晨那发狂的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真到他说完了才冷声道:“烂泥巴扶不上墙,你现在的表现就象一个白痴。”说着露出一个标准小狐狸的微笑道:“谁说你蠃了,忘记告诉你,那个时钟被我调快了十分钟,你输了。”说着亦狠狠的用玉指戳了戳向晨的胸堂。

  向晨顿时楞了,转头看了看方志强,方志强快速掏出手机一看,果然到在还没到呢,苦笑一扬手机,向晨注视着萧菁:“居然被你这个臭婆娘骗算计了,算你狠。”

  萧菁得意的轻哼道:“早知道你会忍不住,跟我斗,你还差得远呢,做大人物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的,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反正也被算计了,向晨也顾不上许多了,一戳萧菁道:“靠,你说的那种大人物,无非就是卑鄙下流,虚伪小人的化身,老子不做这种人,你这么高贵是不是也属于这种。”

  萧菁粉面一青道:“你,你这种样子,不止做不了大人物,连一个普通男人,你都不配当。”

  向晨一看她生气,心中大乐,一戳她的前胸,怎么觉得软棉棉的,嘿嘿一笑又戳她的玉兔道:“这么软,一道塞了很多棉花吧!是不是你的很小,连你自己的东西都做假,你还有什么东西不会做假的,假女人。”

  女人最没面子的事,无非就是被人家说乳房小,此一举动无疑命中她的要害,萧菁气的一把拨开创可恶的大手,张狂叫道:“你下流卑鄙无耻,随便一个男人都要比你强。”

  向晨嘿嘿笑道:“这么快你就认可我成为大人物了,看来没必要学什么了吗!”

  萧菁张狂的也没了一丝淑女的风范,插着腰道:“欧阳九怎么会看上你这种臭男人,你简真是臭男人之中最臭的。”

  两人又开始了无聊的口舌之争,方志强在边上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每天到最后结局都是这样,一拍前额,头疼道:“我是不是应该考虑搬到疯子那去住。”

  

第二章 浮生一日大人物(下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