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米粒之珠也放光(全)

    第四卷 风云迭起-挑战

  第八章米粒之珠也放光

  向晨长身卓立于广场上,自远处一览瑞方大厦的全景,一直向往的白领生活就要开始了,虽然他已是一家企业的老总,可那都是在一定的契机下完成的,心中不免有些遗憾,今次他是凭着自己真正的实力与勇气挤身进来,那份满足感远不是经营一个企业所能带来的,眼见一个个俊男靓女风姿飒爽的走进大厦,而自己即将成为他们中的一员,顿时觉得一股热血开始在身上沸腾,连轻呼一口空气都觉舒畅,能够做一名真正的职场精英,一直是他的愿望,虽然他有过很多机会,可都被无情的打压下来,瑞方可以说是他进入的企业中最大的一家了,面对未来,心生无限暇想,脑中不断构画着美好的前程,在这十五层的大楼,近千名精英中能爬到怎么样的一个高点,想到这,向晨微扬嘴角露出一抹淡淡自信的微笑。

  “轧。”随着一声刹车声响,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停在他的身前,向晨凝目看去,车内一位身著黑色皮衣,微黄的卷发,端是一位时尚的现代都市女性风姿,美女摘下防护镜,张口道:“喂!一个人在这傻笑什么?”来人正是那对向晨青睐有佳的证券部副部长岳红。

  真是车靓,人更靓,这辆红色跑车真是非常的适合她,向晨知道此女在公司影响力很大,与她打好关系对自己的未来是有帮助的,微微一笑道:“早上好啊!岳部长,这么冷的天也开跑车,当心身子啊!”

  岳红轻甩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卷发,爽快道:“我就喜欢这极速风驰的味道,刺激的很,对了,你的表现很好,潘部长很满意你行事的风格,你可能会被调到企划部。”

  向晨淡淡一笑道:“是吗!谢谢了!那我要加倍努力来回报潘部长及您的厚爱了。”

  岳红提醒道:“不用谢,这是你靠自己的能力得来的,记住,瑞方公司蠢人很多,小心点,最主要是跟对人,不然你很难出头的。”

  向晨有些喜爱此女的行事作风,有什么说什么,干净利落,但他也深深的知道,能处身在如此高位的人,心机一定是高深莫测的,微笑道:“谢谢您的提醒,我记下了,现在我正要去人力资源部报道呢!不打扰您的时间了,有空再聆听您的教悔。”

  岳红一扬手道:“切,说话跟个老油条似的,我非常实际的,最喜欢跟年青人一起玩了,有时间请我HAPPY吧!”

  向晨失声苦笑道:“这么多年,您还真是头一个这样说我的人,就怕我微薄的薪金请不了您去那高档的地方。”

  岳红头一仰,戴上眼镜道:“小气的男人,快去吧!潘部长时间观念很重的。”

  向晨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朝大厦行去,岳红看着向晨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什么,叫道:“喂!等一等,我跟你一起去。”说着启动车开至向晨身边,一甩头道:“上车。”向晨微微一楞,不解为何,还是上了车,岳红将车开进停车场,在车身内将皮衣脱了下来,一副傲人身材展现出来,轻轻甩了甩头发,那脑前的傲人处也随之晃了起来,伴随那香风阵阵,向晨看得几乎有些眩晕,岳红看了他一眼,向晨尴尬的将视线移至它处,岳红呲鼻一笑道:“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一样,有色心没色胆,下车了,小色鬼。”向晨苦笑不已,两人下了车走进大厦,想来那岳红在公司人气极好,路上不管认识不认识的人都会笑着冲其打声招呼,偏生那岳红傲的很,有的人连理都不理,那些人还就有那股贱劲,何苦来呢!不多时,二人来到三楼人力资源部外,岳红道:“你进去取调令,我在这等你。”

  向晨心生疑惑,以她的身份何必如此,轻敲了一下门,走了进去,只见室内颇大,有十余名工作人员正在隔断中忙碌着,向晨暗道:“不愧是大公司,光人事关系就要这许多人来忙,我那小庙虽号称千万资产,可是人事调配却随意的很,回去也应整理一下了。”这时,一名年约双十的白领走了过来,向晨赶忙报明来意,在她的带领下走进助理办公室,室内一名女助理正在伏案书写,一听来者是向晨,眼露诧异的神色,从桌前拿起一张米黄色的任命递给他道:“恭喜你了向主管,一进公司即能得到这样的高位,这是你的任命书,请即刻与部门经理联系吧!”

  向晨敏锐的察觉到,在她职业的微笑下,居然隐带一丝嘲讽之意,心中一惊,微一躬身礼貌的退了出来,打开任命一看,只见上书,即日起任命向晨为保安主管等字样。

  向晨心中顿时一凉,早上的喜悦化为无有,这主管之名听着好听,可实际上却是一个闲职,略一细想,也明白了为什么岳红会跟随自己前来了,感情自己成了他们权力斗争的炮灰,大觉心灰意冷,暗道:“以萧菁之能,最差也做能当个文书,进了保安部如何还有出头之日。”阑珊的走出了资源部。

  岳红何等眼光,一看他面色不对,就知不好,一把抢过任命,不由娇目瞪的溜圆,咬牙暗恨道:“赵千石,你这个混蛋,这么明着跟我们做对。”娇躯一扭,就待冲入资源部,向晨赶忙拦住了她道:“他不在的,是助理接待的我,调令已出,您找他是没用的,除非……。”心中暗道:“姑奶奶,你要是闯进去,我恐怕这个职务都保不住了。”

  岳红也清醒过来,怪异的看了他一眼,暗道:“这小子有潜力啊!这会儿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略一沉思道:“你在这等我。”说完转身而去。

  六楼企划部,岳红急怒气冲冲的冲进潘英夫的办公室,一把将任命书拍到他的办公桌上,娇吼道:“赵千石那个老王八,敢在人事给咱们动手脚,你看吧!”

  潘英夫拿过一看,以他温雅的个性此时也不由大怒,道:“扼杀人才就是扼杀企业的生命,无耻!”说着来回的在办公桌后走动起来。

  岳红看在眼中不由急道:“你走什么走,到是想办法解决啊!”

  潘英夫烦燥道:“我正在想呢,赵千石之所以针对他,就是因为他那日的表现令他下不来台了,对了,他现在在哪?”

  岳红道:“在资源部呢!”潘英夫一狠心道:“这人是个人才,企划部需要这样的人,无论如何也要把人争过来,走。”

  资源部外,向晨闭目沉思,以前遇到这种情况,他肯定已经甩手走人了,如今他才明白,萧菁为何执意要进一家大公司来进行较量了,才不过开始,就阴云密布,斗争就找到了自己的头上,不禁有些暗悔,以前萧菁教授自己如何应对人事时,不是与她胡缠就是持着自己的观点与其争辩,现在看来是自己把事件想的太简单了,就这样认输吗?不,我决不认输,保安部又怎么样,这样就想打跨我,真太小瞧我向晨了,想着,轻轻一哼,骄傲之心再度复燃。

  潘英夫与岳红赶至,潘英夫轻声的叫了他一声,向晨没有回应,潘英夫见他面无表情,闭目无语,知道一般有才华的人都是心高气傲,只当他是伤了心,安慰道:“向晨,你的组织与协调能力很强,又能很好的注重团队的合作,公司不会埋没人才,我一定会把你调到企划部来的。”

  向晨笑了,缓缓的睁开双眼,闪出一道凌历目光,静静道:“男儿当无所畏,无所惧,我决定接受这个职务。”

  潘英夫微微一楞与岳红对望一眼,不知他是怎么想的,轻声道:“以你的能力进保安部有些屈才了。”

  向晨傲然一笑道:“再大的风沙,也掩盖不住金子的光芒,对我来说,在那都一样,谢谢两位部长的关心。”转头对岳红道:“岳部长,请将任命还给我好吗!”

  岳红将任命还给了他,向晨微一躬身道:“再次感谢两位,我快迟到了,请容我先行一步。”挺胸洒然的离开了这里。

  潘英夫有些被搞糊涂了,自语道:“他不知道那里是闲职吗?”岳红看着向晨消失的背影,眼中露出了欣赏的目光,一笑道:“好狂的性子,那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你在那里都能有一翻作为,给他一个月的时间,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发光。”潘英夫微一皱眉道:“一个月?到时要人恐怕都不好要了。”岳红翻了一个白眼道:“潘大部长,你也太老实了吧!你不会请你后面那个大BOSS杜芊芊出面要人,谁敢得罪她。”潘英夫俊面一红,面现尴尬之色。

  保安部经理室

  保安经理杨明老神在在的做在办公桌前喝着香茗,在所有的部门中,他的职务可以说是最清闲的了,以瑞方集团的势力,谁敢在这惹事,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些客户与职员动动口角之类的,以他老好人的性,嘻笑一痛就解决了,在公司中是出了名的两面派,那面都不得罪,这也促使他做稳了这个位置。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杨明接起电话,一惊道:“哟!岳大部长,您老人家怎么想起给我这小庙打电话来了。”电话那方,岳红蛮横道:“我很老吗?”杨明赶忙笑着道:“您是青春永驻,艳动四方,公司这么多美女,除了杜总监,可就属您了。”岳红道:“少贫,跟你说正事,一会儿有个叫向晨的去你那报道,有什么事你放手让他做听到没。”杨明道:“您放心,没问题!您……。”那方岳红已经挂上了电话,杨明对着电话咒道:“怎么说我年纪也比你长,尊重下老人行不行。”挂上电话心中暗自琢磨:“这个向晨难道是她的新姘头,不管怎么说,这娘们可得罪不起。”

  “当,当。”一声轻脆的响门声,杨明道:“请进。”只见自外面走进一个气质不凡的年青人,杨明心下暗动:“小白脸,肯定是姘头。”微微一笑道:“你就向晨吧!”

  向晨礼貌的一躬身道:“杨经理您好,保安部主管向晨向您报道,这是我的任命书。”

  杨明接过任命书,随便看了一下,笑着道:“来,坐,别客气。”向晨礼貌的一点,在他面前坐了下来,杨明将烟递了过去道:“咱们这个部门是清水衙门,平时没什么大事,主要就是监管那些人有没有偷懒。”

  向晨礼貌的拒绝,微一皱眉暗道:“怎么说的这么轻松,大公司的保全不是一项都很严格的吗?”

  杨明那老奸巨滑,一看他皱眉即知他不明白在这混的原则,微笑道:“都是为了讨口生计,咱们公司名气大,跟各处的警力关系都打的很好,一般的屑小也不敢在这闹事,咱们也就清闲点,主要是晚上加强些保安力量就可以了。”

  向晨暗自苦笑,难怪说这里是闲职部门了,连经理都没有什么动力,微微一笑道:“我希望尽快进入工作状态,请杨经理尽快安排我的工作,可以吗?”

  杨明一看他这精神状态跟他们不是一路人啊,眼珠一转道:“好,我简单的介绍一下情况,咱们这一共48名保安,三班倒,16名一组,每组设主管一名,其中一位主管辞职回家了,你就来了,正好啊,哈哈。”

  向晨开门见山道:“请问我可行使什么样的权力。”杨明心中一动,暗道:“保安部能有什么权力,顶多就能管管那些车。”可是他是岳红特别交待照顾的人,不好得罪啊!打官腔道:“咱们有保安条例啊!16名保安的一切调配,都规你负责。”向晨道:“请问我有没有开除员工的权力。”杨明头上见汗,这主还没怎么地呢,就想先开除谁,想立威吗?轻叹道:“小兄弟,抛开咱们上下属的关系,说几句掏心窝的话,如今这社会难混啊!谁没个家,能在一起不容易,我个人是非常不喜欢开除人的。”

  向晨心中一动,从他说话的口吻似乎有所顾及,暗暗疑惑,据他以往社会的经验来看,此人明显是那种明哲保身不愿多生事端的人,可也不必对一个主管用这种为难的口气,难不成有什么人关照过?心知如果不能得到他的支持,做事恐怕会缚手缚脚,沉思片刻,决定兵行险招,轻吁一口气道:“您这话说的是,既然您这么说,小弟有话也就直说了,杨老哥您比我年长,看的事情比我多,谢谢您的忠告。”接着叹了一口气。

  一句杨老哥,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那杨明听其言谈很是尊敬自己,心里也格外的高兴,见此状态,问道:“向老弟难不成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我能办到的会尽量帮你。”

  向晨装做面色委屈的样子,叹气道:“哎!杨老哥,您应该听过前几天招聘会的事吧?”杨明点了点头,向晨道:“那次的招聘会实际就是我组织的,当时潘部长与岳部长很是欣赏我的能力,几乎已经确定的事,要将我调到企划部。”

  杨明吸了一口凉气道:“刚刚向老弟进来,我就看你与众不同,那次有事未参与,可我听说了,搞的有声有色,原来是老弟你的手笔啊!真是大才啊!能到两位部长的肯定可不容易啊!可为什么……。”

  向晨苦笑道:“今早我是与岳部长一起去取调令的,可谁想到人力部做了手脚,将我调到了保安部,我不知道他们间有什么不对付的地方,我这是成了炮灰了。”杨明一听,也觉婉惜,企划部是个精英云集的部门,他这经理听着好听,可实际上薪金是赶不一个企划部的主管,这事轮到谁身上,谁也过不去,探问道:“老弟,那潘部长他们就没跟人力部要人?”

  向晨道:“要了,可是我被拒绝了,听到了一句闲话,说保安部是个闲职,进来的人,就没有出头的日子了,当时听了心中不平,加上一股怒气,我就接受了这个职位,后来仔细想了想,职业不分贵贱,保安部是一个很重要的部门,如果在这我不能有所做为,那么在其它地方也是一样,所以我来了。”

  向晨巧妙的利用了一个矛盾,半假半真的话,听在杨明耳中就那么舒服,一下将立场摆到了他这边,杨明一拍掌骂道:“哼,那群人总是瞧不起我们保安部,也不想想没我们的辛苦他们能那么平安吗?你这话说的对,老弟你是个人才,你说你想怎么做,老哥支持你。”

  向晨心中暗喜,泥人尚有三分土气,看来这位经理有时还是有点血气的,面现严肃的表情道:“整顿,将他们训练成精英中的精英,到时,谁还敢小看咱们保安部。”

  杨明疑惑的看了一眼向晨,一身儒雅的气质,能管住他们就不错了,还要训练他们,这怎么可能,向晨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微笑解去上衣,露出一身彪健的肌肉,微微一笑道:“杨老哥,我得过散打冠军,又在服务性行业待了三年,这样的资历应该够了吧!”

  杨明眼睛一亮,喜笑道:“够了,够了,正好换班时间到了,我把人招齐,到时就看你的了。”说着打起了电话,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有一个强强的预感,保安部要扬眉吐气了。

  保安部的休息室实际上是一个大仓库,里面堆放着一些杂物,此时,室内换班的保安有的正在换衣服,接到通知说新来一位主管,纷纷抱怨,一晚上没休息了,都不让人安歇会儿,搞得室内声音杂乱,当向晨与杨明两人进入时,那群保安依然一副懒散的状态,杨明老脸一红,这都是他宠的,轻轻的咳了一声,一众保安见经理来了,还是依然如故,有的玩笑道:“经理,今天晚上请我们啊!”

  杨明故做严肃,喝斥道:“都规矩点,这位是新来的保安主管。”

  众位保安定睛一看,是一位很斯文的人,有那讲礼貌的站了起来,微笑冲他点头,有的则还是坐在椅子上不理不睬,新人初到,总是要磨合一下,可向晨没这个时间,猛然用洪亮的声音大喝道:“全部都有,排成两列,集合。”

  杨明吓的一哆嗦,暗道:“看不出,这么斯文的人,吼起来,劲这么大。”

  那些保安微微一楞,虽然他们表现的散漫,可也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本能的反应,一阵凌乱后排成了两列,向晨一见他们素质还是很不错的,踱步走到场中,面色冷峻,凝起凌历目光在众人面上扫视了一遍,一见众人衣著散乱,有的已经换下了衣服,有的敞胸露怀,向晨微一皱眉冷声道:“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整理仪容仪表。”

  众保安一看这冷面孔不是一个善茬,快速的整理了起来,一名保安小声嘀咕道:“搞什么吗?都下班了还要换衣服,有什么说就是了。”

  向晨耳力何其灵敏,凝目一看编号为706,暗暗留心,心道:“小子你炸刺就拿你开刀。”

  真别说,这群保安基本的科目做的都不错,不到5分钟即以换好,又排成了两列,看来他们不是没有潜质的,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群人真是被这杨明给管坏了,向晨洪声道:“我是新任的保安部主管向晨,大家早上好。”

  一众保安齐声道:“主管,早上好。”向晨道:“能与大家一起共事我非常荣幸,这里有的人咱们应该早就接触过了吧!”

  杨明一看这群小子尚肯听话,轻嗯一声道:“向主管,这群小子就交给你了,尽管按你的意思去办,我先走一步了。”接着对那群保安道:“你们能得向主管指点是你们的福气,精神着点。”说完转身离去

  向晨微微躬身相送,那群保安心里犯了嘀咕,这个人看样子好象很严厉的样子,恐怕以后日子会不好过,一时都提起了精神,向晨沉了一口气,静静的看着他们,这些人就是自己最基本的力量,自己前途也掌握在他们的身上,一干人等人见向晨只是盯着他们看,却不说话,更感心中发毛,有的甚至已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场中静的连一根针掉下来,恐怕都能听到。

  半晌,向晨打破沉静道:“人人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我想把这三把火换成三个问题,请大家回答。”

  一干人等不知他会问什么,气氛紧张起来,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上,向晨上前一步,沉声道:“第一个问题,大家是不是真正的男儿。”

  众人被问的一楞,这是什么问题,半天没有一个人知声,向晨微微一笑道:“大家不敢回答,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简单点,是还是不是。”

  排行第一名的保安壮着胆子先声道:“是!”向晨凝目扫向其它人,众人此时也不甘人后,齐声道:“是!”

  向晨点了点头沉声道:“是男儿,什么是真正的男儿,真正的男儿敢作敢当,自立,自强,自信,你们都是好男儿,可是许多人却看不起咱们保安,觉得咱们只是一群莽夫,一群只知道提着棍子到处乱转的废物,觉得进了保安部就等于是混日子,甚至有人称咱们为狗腿子,同样都付出了劳动,可保安这个职业却一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为什么?谁能答我?”

  一翻话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原本尚还心不在焉的诸人,听完此话,不由血气翻涌,胸口起伏不定,许多,许多的事浮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紧紧的握起了拳头,他们也都是血性的男儿,没有一个人吱声,场中明明静的很,却生是让人感觉到一股气流的波动。

  向晨叹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人活着就是为了这口气,第二个问题,你们对自己的现状满意吗?”

  一众保安受刚刚情绪的波动,眼神都变的与初时不一样了,齐声道:“不满意。”向晨激昂道:“答的好,男儿立身于世,满意这个词不应该出现在咱们的字典中,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别人看不起咱们,咱们要自己争气,对不对。”

  一众保安此时胆气也壮了起来,大声回答道:“对!”男儿的豪气势不可挡,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却震得诺大的空间,充诉着那响亮的回音。

  向晨看着他们群声激动的表情,他知道成功的激起了他们潜在的血性,向晨沉了一口气道:“第三个问题,我将用地狱式的训练,军人的要求,在半个月内将你们磨练成精英中的精英,你们愿不愿意接受,能不能改变现状,就看你们自己的决定了。”说完用凌历的眼光扫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众人看着向晨那不苟言笑坚毅的神情,却没有一个人答话,其中几个人曾跟他一起共事过,对他有几分了解,只知道他是个主意满多的人,可是他那并不强壮的身体能做到吗?也是心生疑惑,向晨知道要真正的折服他们并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的,微微一笑道:“今天下午两点,我会在海边等你们,如果谁愿意接受就去那找我,我不会强迫谁,不愿意来的,可以申请调组,请大家慎重考虑,解散。”说完负手走出了这里。

  直到向晨走出了这里,众人依然还是保持原样站在那里良久,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状态回过神来,以前多少也有过两任的主管,可是从来没见过象他这样的,每个人心中都开始盘算起来,应该去,还是不应该去,正在这时,一个声音打破沉静,正是那编号706的保安,只听他道:“你们都怎么了,被他吓到了?”

  众人这才醒悟原来人已经走远了,顿时松懈下来,可脑中却还回味那主管刚刚所说的话,漠漠换起衣服来,这时一名年长的保安对身边的保安道:“我觉得他说的话,挺在理的,要不咱们去听听他说什么?”那名保安犹豫了一下道:“先睡觉,回头再说。”其它交好的保安也都小声的议论起来,那706号保安还真是一个刺头,急声道:“有什么好决定的,就他那瘦弱的丕子,能训练咱们什么,咱们没受过军训吗?要去你们去,我不去,大不了转到王哥那组去。”说完,一搭衣服,走了出去。

  下午,时近两时许,天空晴朗,今日风力颇小,海面卷起的细浪不时在日光的照耀下,闪着银光朝岸边扑来,发出涮涮的脆响,远处海天一线,蔚蓝的海水散发着一股冬季冰冷的气息,越纵深的地方,颜色就越发的深沉,使得冬季的海景与夏日相比别有一翻风情,煞是动人。

  向晨静立在沙滩之上,凝目眺望,只觉那宽阔的大海带给他的是一种异样的宁静,一切的事物在它面前总是显得那么的渺小而微不足道,他缓缓的闭上双目,将那海的力量融入心中,感受着,静静的等待,一股轻风吹过他的脸旁,方圆数米内的声音纳入耳中,忽然后方传来一阵轻微踏沙声,一个,两个,三个……。

  向晨没有回头,依然侧耳倾听,后方的踏沙之人也没有知声,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仿佛与天地融在一起的身影,当时钟准时两点整,向晨静静道:“为什么只来了十五个人,还有一个呢!我需要的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一盘散沙。”说阒转过身来,面色沉静的看着后方诸人。

  十五名保安人员不禁露出诧异的神色,这也未勉强太离奇了,不用回头就知道几个人来了,不觉对他生出一股莫测高深之感,暗想,也许真的来对了,一声轻微的踏枝声远处小林传来,向晨知道他来了,不知为何却不近前,或许是想看看自己的表现吧,脸上泛起莫名笑意。

  向晨静静的看着他们,突然道:“你们回去吧!一个团体连自己的战友都不顾,人心不齐,如何能有战斗力,如果你们能一起来,我非常高兴,这是一个团结的集体,而你们十六个人,却分成四批到达,还有一个至今不肯露面,弃自己的战友于不顾,你们不觉得羞愧吗!”

  诸人无语,向晨继续道:“一个队伍的强大不在于有多少人,而是看它的凝聚力,而不强调个人的英雄主义,我希望你们明白一点,我是在帮助你们,如果你们觉得毫无意义或是有顾虑,不肯信任我就回吧,继续过以前被人嘲笑的生活,我不需要一群只顾自己不顾团体的部下。”说着转过身去。

  众人面面相觑,初时听他说谁愿意来都行,并不勉强,大家也并未在意,如今听他这样一说,不由回忆起在部队训练时的场景,这些明显都是教官们教过的,而他们却已忘的一干二净了,原来是在试探自己,不觉有愧,这批保安都是经过严格的训练才进入瑞方,只是平静的生活令他们忘记了以往的付出,有的保安赶忙拿出电话拨打起来,此时林中发出了一阵电话铃声,向晨冷冷一笑,暗道:“再给你一次机会。”

  向晨声音传的很远,小树林中,那706也听到了,大家相处良久,都是有感情的,只是话说出来了,面子下不来,如今数个电话同时打到他的手机上,队友们并未忘记他,一咬牙,死就死吧!急促的从林中跑了出来,立定敬礼道:“报告主管,我迟到了。”

  向晨转过身来,静静的看了他一眼,平静道:“200个腹卧撑,做完后归队。”那706就地做了起来,向晨沉了一口气看着众人道:“我知道大家一定都在置疑我是不是有能力教导你们,现下我给你们机会,谁愿意出来与我较量。”

  话一挑明,一众人左右看了看队友,一名编号为708身材颇壮的保安从队伍走了出来,敬礼道:“主管,我想与你较量。”

  向晨微微一笑,打了个请手道:“请!希望你会尽全力,不会留手。”

  话这样说,可他终是主管,那708看他一副斯文像,心道:“能禁得住我摔吗?”大叫一声,双臂大张朝扑了过来,显然是想用摔跤的方式来,向晨微一摇头,这人看似凶狠,其实一点气势都没有,步伐散乱,毫无章法,这就是经过训练的人?转瞬,那708以扑至眼前,向晨身形纹丝不动,猛然探脚在其踏步空档处一探,那708诺大个身了顿时失势,向晨微一措身,708随即趴在沙上。

  向晨皱着眉,冷声道:“你们这是看不起我,故意让我还是你们本来就只有这点水平。”

  那708也是糊里糊涂的就摔倒了,有些莫名其妙,其它一众保安也未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怎么就象那人跟小孩玩一样,这时只见向晨漠漠无声的开始脱去上衣,露出健壮之极的肌肉,众人一看不由一楞,怎么也想不到,在那衣服的下面居然会是如此状态,那宽大的雄厚的胸肌,两臂的肌肉如斧凿一般腹间完美的三块肌,整体看来,简真是力与美的结合,生是让人感觉到一股强横的力量存在这个躯体上,配合着那冷竣的面孔,一时间竟然让人生出惧感。

  向晨冷冷的凝视着众人,仿佛是面对着自己的敌人,用手一指吼道:“全部都有,你们一起上,这是命令。”

  好狂的口气,要我们十五个人对付你一个吗?一众保安也都是血性的男儿,连正在受罚的706也握紧了双拳,众人眼中射出一道道不屈的目光,向晨微沉腰马,大喝道:“动手。”

  一众保安也红了脸,大喝道:“上!”十五个人不分先后,扬起一幕沙尘朝向晨冲了过来,向晨也动了真气,一声音怪叫,面部皱起,脚踏碎步冲上前去,一名保安先一步冲至他的面前,向晨五指大张,一式推手,扣住他的面门,右腿上面一拌,将那人推出好远,砸在随后而至的三名保安身上,大叫一声,一回旋侧踢,幻起数道腿影,踢在左侧两名保安身上,摆开架势,其它众人一看他凶猛之势锐不可挡,不禁脚步顿住了,成合围之式,团团的将他围在中央。

  向晨脸上露出一丝冷意,这时他身后的两名保安一见有机可乘,两人同时上前,想要扣住他的双臂,向晨耳目何其灵敏,听声辨位,在两人探到之际,猛然身形一矮,双臂化肘,顶在他们两人的腹部上,反手扣住两的的头,借势一带,将两人摔在脚下,一名颇为精明的保安一看分散力量对付他是根本不可能的,大叫一声:“一起上。”一众保安一起扑向中央的向晨,一个人有几只手,几只脚,任谁到了这份上也只有躲了,好个向晨大喝一声:“三百六十度旋风踢。”左腿为支点,右脚扫起一片沙幕,一众保安冲了进来,沙幕中人影四处乱晃,数道腿影如风轮旋转着,只听得数声闷响,一道道人影从沙幕中倒飞了出来,沙幕散去,只见整个沙滩上只有向晨卓立于中央处,神不慌气不喘,脚下的沙被他脚力的劲风扫出一个数米见方的圆,一众保安,惊恐的看着那挺立的身形,脑中不约而同想道:“他不是人。”

  向晨吐气纳神,冷然的扫视着一干人等,大喝道:“还赖在地上干什么,全部都有,集合。”直到此时他的命令才完全的生效。

  一众人等,赶忙起身排成两列,大多数人都是狼狈不堪,可他们的眼神却变了,完全没有失败后的沮丧,更多的是一抹异样的光彩,一种对强者的敬意,向晨负手沉声道:“你们服不服。”

  众人齐声道:“服了。”向晨喝声道:“从今天起,大家要严格的遵守我下达的指令,在未来的半个月中,我会与你们吃住在一起,不仅要训练你们的体能,最重要的是你礼仪礼态的训练,从生活中每一个小节开始,你们怕不怕苦。”

  众保安齐声道:“不怕。”向晨大声道:“记住,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严格的要求自己,遵守纪律,发扬团队精神,以做精英中的精英为目标,大家做不做得到。”

  众保安此时已是激情四起,大声回道:“严格要求,遵守纪律,发扬精神,誓做精英。”向晨点了点头道:“好,大家做训练前的准备。”在这座沙滩上,一场严格的训练即将开始了。

  瑞方大厦依然如往常一般,每天人群川流不息的进出此处,见证着这个企业的生机,每个人都在机械般做着日常的事务,周而复始。

  沙克敬与助理赵东成是第一次来这座大厦,他们是代表方铭企业来与瑞方的企划部来商谈一个合作案的,刚一进门即迎来了保安礼貌的敬礼,两人礼貌微笑回应,按照他们来时打听的路径登上电梯来到了五楼,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企划部的标牌,不由暗急,沙克敬问道:“是这里吗?你没听错吧!”赵东成也蒙了门不确定道:“说的好象是五楼啊!这里太大了,要不咱们再去打听一下吧!”

  正在这时,当值的保安706与707走了过来,向晨训练的科目中有查言观色一项,一看两人面现焦急,两人同时立住身形同敬礼,706道:“两位先生,你们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两位的。”

  赵东成一看来的正好,急忙问道:“请问企划部是在这个楼层吗?”

  706回道:“企业部在六楼,我可以带两位去,请稍等!”说完,正过身来,对707敬了一个礼道:“707,我送两位先生去企划部,请你继续巡逻,我会尽快赶回与你会回。”707还了一个礼道:“好的。”说完措身让开,打了一个请手礼道:“两位先生请。”

  沙克敬讶然的看着这两名保安,心道:“这里的保安与众不同啊!明明听到了,还要交待清楚,多么协调的合作啊!”微微一笑道:“麻烦你们了。”

  706打了一个请手礼,道:“这是我们的职责,先生请跟我来。”说完前面引路,沙克敬一直在盯着他们走路的方式,发觉,从头到尾始终保持着正步,而且动作整齐标准,很觉惊异,这时来到电梯外,706按下按钮维持正身静静等待,沙克敬轻声问道:“小伙子,你们总是保持这样累不累,有没有休息的时候。”

  706回道:“不累,这是我们职责,下班就可以休息了。”

  沙克敬正待张口,电梯到了,706又是一个请手礼道:“两位先生请。”这服务态度两人还能说什么,两人哑然,摇了摇头走进电梯,706随后跟了过来,按了楼层,负手挺胸目视前方,叮的一声,电梯停了下,706一个请手礼道:“两位先生请。”待两人走出,小跑跑至两人前引路,其实两人都已看到了企划部的牌子,本想张口,谁想到这位保安是不送到门口不干心啊,两人对视一眼,只有跟随,当三人行到企划部门外时,706正身道:“这里就是企划部,两位先生请慢行,再见。”说完敬了个礼,标准的一转身,正步前行,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引路却在沙克敬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标准的服务语言,标准的步伐,热情的服务,沙克敬突然心中升起一个念头,大声对前行的706道:“小伙子。”706正步转过面来,沙克敬点了点头道:“谢谢你。”

  “谢谢?”706的眼睛有些微润,从来没人对他们说过这句话,706有力的敬了一个标准的礼道:“不用谢,这是我们的职责。”说完转过身去,暗暗激动不已:“是那个铁面的男人带给我们这些的。”

  企划部内,沙克敬与潘英夫商谈良久,终于达到一些初步的共识,日近午时,潘英夫起身相留,沙克敬婉言谢绝,临出门之际忽然回过头来对潘英夫道:“你们这里的保安素质真的很高,我走了这么多家公司,从没有对一个保安说过谢谢,可是今天我说了。”微微一笑开门离去。

  潘英夫微微一楞,不明他讲的是何意,摇头不已,这时,岳红娇笑着出现在他的房间,一拍桌子道:“喂!今天你请我。”潘英夫轻叹道:“岳大小姐,你就不能安份些吗?你想去那。”

  岳红诡异一笑道:“员工餐厅。”潘英夫面现愕色,失笑道:“你怎么想起去那里吃?你可不是那那省钱的主。”岳红上前拽着潘英夫道:“走了,晚了就看不到了。”潘英夫苦笑道:“这什么跟什么吗!”只能起身相随。

  二楼员工餐厅内,杂声鼎沸,工作了半天,终于得以小息了,一众的员工纷纷的与好友相结一边就餐,一边调侃着一些有趣的话题,当潘英夫与岳红走进时,引起了一阵小不的燥动,岳红饶有兴趣的去派餐处,要了两份份餐,两人找了一个靠内的地方坐了下来,潘英夫皱眉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岳红神秘一笑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餐厅的门被推开,一队约8人的保安迈着整齐的步伐走了进来,为首者正是向晨,只见他们仿若是在演习一般,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标准,在接过份餐的那一刻,每名保安都会说声,谢谢,先一步取份餐的保安,随即站到一旁等候,等诸人全部拿到后,这才成队列单手托着餐盒,朝一处空桌行去,行到空桌后,众保安一齐将份餐放下,轻轻的餐椅拉开,这时只听向晨道:“摘帽子就餐。”一众保安毫无声息的坐了下来,将帽子摆放在餐盘左侧,甚至连吃饭都有点整齐划一的味道。

  潘英夫看到这不由大惊,猛然想起今天那位客户的话,亲眼看到才明白,这那里是一队保安了,简直是一队军人,他是怎么训练的,我恐怕是做不到的,岳红嘻嘻一笑道:“怎么样,只有半个月啊!他说到做到了,这样的人才,你不赶快抢过,可是你的损失。”

  潘英夫凝起双目看着向晨那稳如山岳的背影,这群保安原来的素质他是知道的,这个男人创造了一个奇迹。一种危机感席卷而来,心中升起一股不知是欣赏还是妒忌的复杂思绪,轻轻的点了点头。

  

第八章 米粒之珠也放光(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