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无雪之冬不太冷(全)

    第四卷 风云迭起-挑战

  第十二章无雪之冬不太冷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失去才知珍贵,人们往往多年后才能体会到这句话的含意。少年时长辈们的谆谆教悔,长大后才知那是多么宝贵的财富,于是又将它传给下一代,周而复始,尽管那是无数悔恨磨合出的理论,可在少年的心中那不过的一顿不顺耳的唠叨而已,少年人心中充满着无限的幻想,无限的狂傲,大地在自己的脚下,可以解决任何的事情,有人这样比喻,少年时身在牢笼心在外,青年时身在外心入牢笼,壮年人身心皆入牢笼,老年时回味牢笼,人一生的命运仿佛都是在囚禁中度过的,又有多少人能冲破这个禁锢,仔细想来也不过是自己困住了自己罢了。

  经过一翻折腾,树林深处的怪楼又恢复了往日的气氛,一大清早天色未明即传来了阵阵的怪叫,萧菁迷迷蒙蒙睁开双眼,起身打开房门,只见灵灵等人慌慌张张的朝楼下跑去,萧菁顿时清醒了过来,难道又出了什么事不成,穿着睡衣也随着他们跑了下来,一阵咚咚的下楼声,萧菁行至一楼大厅见众人围在临门一隅处,不时传来哇哇的惊叫声,赶忙分开众人朝内看去,只见墙壁上贴着一张A4贴纸上书:“萧菁,昨夜杨明来言令我即日上班,事态不明,望帮我打探一二,向晨!”

  萧菁暗暗叫怪,不过是一张留言,至于搞到这么大场面吗?回头望去眼见众人皆是一副痴呆状,仿佛见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正待解释,只听书呆子道:“你看那个‘张’那一撇转的多么随意,笔触自然,自成一家。”灵灵抢言道:“我最欣赏那个‘一’字,直中带弯,简单中还有这么多的变化。”史不平不甘人后,急忙道:“我说最好的是那个‘上’字,别人要用三笔,他只用了二笔就完成了,创新啊,创新啊!”旁边众人也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萧菁顿时大晕,这那跟那啊!字迹只能算是工整罢了,又不是什么举世无双的字贴,一大早就为这事啊!哎!正在这时,聪伯分开了众人,举步走到那便签处,点了点头,掏出随身之笔,在其空白之地,狂书“好字!”又谨慎在上面盖上自己的铭章,轻嗯一声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背手挺胸行回了自己的房间。

  从人眼再次露出钦佩的目光,大叫‘哇’好气度,萧菁脸上抽搐不已,尽管在怪楼生活了有段时间了,可还是不习惯他们这种怪异的行径。

  早间八时三十分,向晨来到公司,一进门保安即递给他一张纸,随后标准的敬了一个礼,向晨微笑着轻轻的拍了拍他,朝电梯处行去,那保安怪异的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我是不是没睡醒,铁面主管笑了。”

  向晨走进主管室,见室内清洁如昔,一定是那些小子每日勤于打扫,待客椅上尚有一只毛戎戎的小白熊,不知是谁遗落在这的,微微一笑,抱起小熊打开手中的纸条,只见上书:“一切如常。”向晨心知,上面没有时间处理自己,大概这几天光处理员工的投诉就管她忙的了吧,如果真能变改革出一个新气象倒也不枉闹那一遭。

  向晨坐了下来,这时锵的一声,门被推开了,杜芊芊嘴噙怪异的微笑走了进来,向晨双手托着下巴眯着眼问道:“杜大总监,我前脚到您后脚就来,这么急,是来感谢我的呢,还是来革我的职。”

  杜芊芊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你可是心虚。”说着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向晨笑道:“你笑的很诡异喔!帮你清了一块这么大的绊脚石,不算亏心事吧,你一定是来奖励我的。”

  杜芊芊用指点了点他,微笑道:“呐!原来,铁面主管也这么贫嘴的,不是革你的职,是降你的职,调你去物流部当小弟。”

  向晨如此聪明,岂能猜不出,她这样说一定另有安排,装做面色大惊道:“啊!不用降这么彻底吧!那我不输定了,薪金有没有的涨啊!你这不算是公报私仇吧!”

  杜芊芊咬着银牙,暗恨道:“你还敢要求涨薪金,这几天我的信箱都快被发爆了,你惹出事来,让我收拾烂摊子,不帮忙倒跑去一旁休假,此仇不报更待何时。”

  向晨嘿嘿笑道:“了解,你的表现充分验证了一句话,女人是不能得罪的。”

  杜芊芊又是一个好大白眼给他,从随身包中拿出一堆便签,道:“这是你那一部分工作,去把这些问题核实,现在就去物流部报到,暗中把这些事查清。”

  向晨接过看了几章,无力道:“杜大小姐,我一上班你就给我这么艰巨的任务,这算不算是霸王硬上弓,我有没有拒绝的权力。”

  杜芊芊几日间埋头苦干,只解决了部分的问题,见他依然一副懒散样,心中娇怒顿起,双手一按桌子,凶凶的吼道:“没有,现在马上去,一个月内解决,不然就让你见识,见识女人的另一面。”

  向晨捂着耳朵,一副怕怕的样子,小声道:“见识到了,形象,形象没了。”

  杜芊芊见他做作的样子,甚是好笑,媚眼一迷,笑意浮现,迷人的风情又展露出来,嗔骂道:“胆小鬼,那天的胆子都那里去了。”

  向晨只看得色魂以授,又起了那顽皮之心,嘻嘻笑道:“去也成,你要再笑一次给我看,你知道不知道,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杜芊芊见他疯话又起,小脸一绷,想装出凶相来,心中却无一丝恼意,不懂做作,似笑非笑间,美目流莹,面上似嗔非嗔,更显出一份异样的美丽,向晨见她忍得辛苦,一挤眼调笑道:“不笑出来,会生青春美丽豆的,呐!到时可别又算到我身上。”

  杜芊芊咬着嘴唇,气他调笑,恨不得咬他一口,要是别人敢如此恐怕她早就翻脸了,独独对他无论如何都气不出来,反而有些喜欢,站了起来,娇嗔道:“你真是个坏家伙,非要看我出丑你才高兴是不是。”

  从秦市出来,多久没人叫他坏家伙了,向晨不由一楞,呆呆的看着她,那娇嗔的神情,不禁又令他想起了远方的可人,眼中流露出一丝想念的灼热,杜芊芊见他神情有异,火辣辣的,没来由的心中一乱,眼神它顾,不敢与其对视,玉面顿时变得绯红,很是不自在,一扭娇躯道:“事情交待完了,我走了。”

  向晨楞楞道:“我送你。”说着起身相送,一个在前,一个在后,都没说话,这时向晨眼尖的发现,她的俏臀处沾着一丝明显的白色之物,定是那小熊留下的,可是处在尴尬部位,怎么说出口,总不好说,喂!你屁屁后面沾了东西了,向晨暗想:“这点小问题岂能难倒我,凭我的快手法,无形间就解决了。”想着,猛然凝爪朝那白色杂物拂去,就在向晨出手之际,杜芊芊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刚一转身,向晨的手就象有意施为似的,结实的抓住了她的俏臀,杜芊芊楞住了,向晨也楞住了,于是乎,出现了一副颇为怪异的场面,向晨最先醒觉,尴尬的举起手道:“你后面……。”杜芊芊玉面煞红,看了一眼他手中之物,心中娇羞不已,扬起玉掌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娇声道:“下流。”一跺脚转身跑进电梯。

  向晨楞楞的举着那毛戎戎的杂物,瘪着嘴委屈的对着电梯大叫道:“干嘛打人,我也是好意吗!做好事也被打,你打错人了,你知道吗!”捂着火辣辣的脸摇了摇头道:“今天一定是煞日,手啊手,我知道你想摸宝宝了,可那个不是啊,你也不能乱摸啊,现在摸出事了吧!”

  这时,电梯一响,保安708走了出来,见他看着自己的手自言自语,好奇问道:“主管,你这是干什么?”向晨赶忙将手藏到背后,轻轻一咳道:“没事,没事,对了,你来这干什么。”708笑道:“我来取我的小熊啊!今天是我女儿的生日。”向晨暗暗咬牙,总算找到主凶了,面呈凶恶道:“你为什么要把小熊放到我那里,不放到更衣室里呢!”708干笑道:“他们来回乱摸,我怕搞脏了,就放到你那了,没问题吧!”向晨咬着牙道:“不要跟我提摸这个字,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大错误。”708疑惑道:“我犯了什么错。”

  “你犯了…..。”向晨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罪名来,干脆蛮横道:“总之,你犯了错,你要买朵花去象人家道歉。”708被说的越来越糊涂,摸着头道:“主管,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向晨怎么解释,难道说自己摸了人家女生的屁股,一顿脚道:“不用你管,我写张纸条,你买朵花送到杜总监那去,完不成任务,我就重重的治你罪。”说完,一转身,气呼呼的返回室内。

  那708苦笑道:“我做错什么了,怎么又扯到杜总监那去了,真是搞不懂。”想想也只能按他说的去做了。

  十四楼,杜芊芊象阵风一样,一路直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进门即靠在门上,轻抚胸口,想要抑制住那不住狂跳的心,不停的安慰自己:“意外,只是个意外而已。”想想就气,他怎么可以摸那里呢,心中羞怒不已,秘书吕婷见她面色不对,什么也没交待就进去了,大违常态,轻轻扣门道:“杜总监,你不要紧吧!”

  杜芊芊隔门道:“今天我谁也不见。”说完,行到办公桌坐了下来,自语道:“工作,只要工作马上就可以忘了。”确认的点了点头,翻看起文件来,可往常的状态却一点带入不进,刚刚那一幕一而再的浮现在脑中,怎么想,心中就是过不去,让他沾了那么大的便宜,杜芊芊气气的一推文件夹,咬着牙道:“该死的向晨,”

  这时,内线电话响起,杜芊芊接通怒道:“我不是说了今天谁我都不见。”吕秘书道:“是向主管……。”杜芊芊恨声道:“你让他去死。”狠狠的挂上电话。

  外间,吕秘书为难的看了看708道:“她今天火好象很大啊!”708急道:“你帮帮忙了,花不送到杜总监手上,向主管要治我重罪的。”吕秘书与708平日有些交情,见他为难,想了想道:“你把花给我,我送进去试试,大不了被她骂出来了。”708连连拜谢道:“里面有张纸条一定要让她见到喔,向主管交待是道歉的。”

  吕秘书一摆手道:“知道了。”壮着胆子推门走了进去,一进门抢先发言道:“杜总监,向主管送来一束花,说是来道歉的,里面有张纸条,您要不要看啊!”杜芊芊正在心烦,没好气道:“给我扔到垃圾筒。”吕秘书轻喔一声就待关门,杜芊芊却突然道:“你把纸条拿过来。”

  吕秘书从花中拿出纸条递了过去,杜芊芊接过一看,上书:“芊芊,向晨揪耳向你认错,刚刚之事纯是意外,并非有心,你也看到我手中之物了,不得已为之,不想你出丑,工作我会如期进行,送花一束,望勿怪!向晨。”旁边尚还画着一个揪着耳朵哭脸的小人。

  杜芊芊失声一笑道:“幼稚。”轻哼一声,提笔急书,交给吕秘书道:“把这个传回去。”吕秘书道:“那花怎么办。”杜芊芊道:“随便。”便不再理她。

  吕秘书跟她良久,头一次见她如此不镇静发这么大的脾气,暗暗叫怪,行到室外,708赶忙上前问道:“怎么样,没有为难你吧!”吕秘书道:“没有了,这是杜总监给向主管的。”说着将纸条递了过去。708心中疑惑:“什么事吗!主管究竟怎么惹着杜总监了,当面讲不是更好吗!”向晨要求他们服从为第一准则,当下也不多讲,标准的敬了个礼,往外走去。

  主管室内,向晨来回的踱步,依然暗责不已,708行了进来,向晨急问道:“杜总监什么反应?”708苦笑道:“我那看到了,好象很气的样子,呐!有张条给你。”向晨赶忙接过打开一看,上书:“剁了你的爪子陪罪,才不怪。另,道歉没人送玫瑰花的,猪头,杜芊芊。”

  向晨看后,怪异的看着708,一字一句道:“你为什么要买玫瑰花?”708尴尬道:“花店的人说送女生这种花,她们会喜欢,我就买喽!”向晨抓着头叫道:“大哥你多大了,有点主见好不好,不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708难为情道:“这有什么关系,杜总监不是回话了,那就是没事了。”向晨双手抓着他的胸口恶狠狠道:“没事?事大了,难道你的主管被人骂是猪头,你很开心?你知道不知道,我是为你犯的错误去道歉的。”708被其恶相所吓,连连点头虚弱道:“知道,知道。”心道:“这关我什么事!主管今天跟平时都不一样了。”

  向晨知道没法跟他讲清,泄力道:“我再写张纸条你送去。”说完,提笔急书,折好递了过去,708接过苦笑道:“又要去啊!”向晨眼睛一瞪,708赶忙逃了出去。

  总监室外,708赔笑着对吕秘书道:“再麻烦你一次吧!”吕秘书摇了摇,按通内线道:“杜总监,向主管又有便签送来,您要不要看。”杜芊芊余怒未消,心道:“看看他怎么说。”轻哼一声道:“送进来吧!”

  室内,吕秘书将纸条递过,杜芊芊打开一看,上书:“剁了我的手,就没人帮你工作了哎,暂留好不好,送什么花并不重要,向晨诚心认错,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现在向某脸上尚还留有您亲印的五指山,气应该消了吧!如果还不解恨,我亲去你那让你打成猪头,只要你不气,做什么都成。”

  杜芊芊见他说的有趣,咬着嘴唇脸上笑意已现,略思一下,提笔又书,然后将纸条递过吕秘书令她传回。

  主管室,向晨打开回言一看,上书:“你自动请打,满足你的要求,念你工作尚未展开,暂且记下,你即狂言,什么都能做到,那就限你半月之期将事解决,另,老夫人知你来此,邀你去山庄一见。”

  向晨提笔又书,令708送回,总监室,杜芊芊知他必有回言亦在等待,如此这般,708来回行走两处之间,两人便条由道歉最后演变到了商议工作上,一个是工作狂,一个想法颇多对事认真,最后越写越多,发展到了满满一张纸,两人想法相同之处甚多,向晨满脑的想法受纸张限制大感不爽,遂发邀请见面详谈,杜芊芊受今日之窘,面子过不去,虽然心动,却断然拒绝,两人此时满脑子的工作,却都未想到利用网络,只是苦了那708来回的奔波,可这般怪异的行径,却落在了有心的人眼中,有那好事者纷纷猜测,略一打探,于是公司传出一条爆炸性的流言,铁面主管送花,鸿雁传书疯狂追求杜总监,分析形势来看,杜总监犹抱琵琶半遮面虽未拒绝,却态度暧mei不明,一时间越传越凶,未及多时,公司的洗手间处,楼梯处,及不明之处多有分析者,传得真是煞有其事,唯当事两人却不自知,犹在为公司管理大计以这种另类的形势相互探讨着。

  秦市剑桥高级管理学院

  校外,校务助理秦飞正焦急的四下探望,以求那授课之人能早点到来,虽然时间未到,可也要有些余份熟悉一下情况不是,轻叹:“真是急死人了,只希望王老师介绍之人真能胜任,哎!怎么连个手机都没有。”

  远处的偏坡大道上,缓缓走来一名女子,怀中尚还抱着书本,秦飞一喜,暗道:“应该是了吧!”赶忙迎了过去,走了几脚却停了下来,微微一楞,只见此女一身蓝色套装,托得身材欣长,一头秀发盘在头上,眼戴一副大大的黑眼镜遮住面旁,不显其容,给人厚重之感。秦飞倒吸一口凉气,暗道:“现在那个女人还能如此打扮,太土了吧!这副形象,哎!看样子今天要坏。”

  这时,那女子走到眼前,静静的扫视一翻,从其眼神中即分析出,他心中所想,静声道:“我是欧阳慧心,你可是秦飞助理。”

  秦飞又是一楞,好甜美的声音,与这形象真是不符,查觉有些失态,礼貌道:“您好,欧阳老师,感谢您能来授课,很荣幸能够与您共事。”

  欧阳慧心静静道:“我不喜欢不诚实的人,你的心中充满了失望,是不是觉得我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秦飞被猜中心事,面现尴尬,欧阳慧心道:“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慎记!”说完,朝校内行去,秦飞摸了一把冷汗,自语:“好傲的女人。”赶忙跑了过去,前方带路。

  剑桥学院是一所全日制封闭教育的私营学校,校内硬件设施一流,环境幽雅,收费昂贵,没有一点资本的人,是无法踏足其中的,来这就学的大多都是多一些社会名流子弟,金疙瘩、银宝贝,明说是管理严格,实际也就相当于一所大型的保育院,尽尽保姆的职责,试问他们又怎么肯得罪那些往这送钱的金娃娃呢,尽管也曾努力过,可人家不过是当这是跳板,出国才是正理,故此处校风并非如外界推测般,那玩劣的学生比比皆是。

  多功能教室处,此时大多学生已是就座,在路校长笑意吟吟的带领下,约摸七八人,走进教室,一翻虚伪的介绍,那群学生今天居然乖巧的很是配合,想来与昨天自己威慑是有关系的,那路校长为自己的英明老怀开笑,将那些个教委之人引至后排一一就座,这时助理秦飞轻声招唤,那路校长之所以能胜任这个工作,就是因为练就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绝学,充那些个来客微笑道:“处理些事,去去就来。”

  刚出教室,那路校长轻责道:“什么事,没见正陪客人吗?”秦飞急忙道:“代课的老师来了,只是怕她没有王老师那手腕啊!”

  路校长笑道:“王老师,我信的过,她介绍的人准没错,人在那。”秦飞道:“办公室。”心道:“你见了就知道了。”

  两人来到办公室,一进门那路校长即笑呵呵的打招呼,待欧阳慧心一转身,那路校长也是一楞:“怎么王老师介绍来一个老姑婆。”可他远比秦飞老练的多,随即一副笑脸,客气一番,欧阳慧心一项最是反感如此,不禁有些后悔答应学姐来这帮忙了,静静道:“可以上课了吗?”

  那路校长也是有点心虚:“王老师不仅学问好,人也长得漂亮,对付那些学生也很有手腕,可此女静的跟块石头一样,哎!王老师啊,这下被你害死了。”可事已至此,也只能让她去了,熟不知他们真是瞎了狗眼,欧阳慧心何许人也,论名气,论学识远在王灵筠之上,能来给他们上课那是他们的福份,要是换作常时,这两人早就被她捉弄得不成人形了,也是他们命好,慧心现下除了向晨的事外,其它之事皆淡然处理,也算是他们捡了个便宜。

  多功能教室内,那群学生远没有路校长想的那般乖巧,以周冰语,苏鸣为首一干人等,此时已是打着暗号搞起了小动作,昨天那路胖子居然敢吓他们,今天不给他点颜色,以后日子要怎么过,这时,只见周冰语虚指一弹一个小纸条准确无误的落在苏鸣的桌上,苏鸣打开一看:“先拿老师开刀。”那苏鸣打了一OK的手势,以示已经准备完毕,接着朝边上的姚英明一挑眉,那姚英明诡异的点了点头,一指讲台的踏板竖起中指打了一个手势,那苏鸣满意的点眯头,竖起姆指,又回身朝那周冰语嘻笑的使了一个眼色,只等好戏开锣。

  铃……。一阵铃声音响起,在路校长的带领下,三人行了进来,自然又是那路校长一通所谓简短的讲话,并将欧阳慧心介绍给大家,一众学生不由跌破眼镜,怎么校长口味变了,以前都是请漂亮的女老师的,今天怎么请了一个老姑婆。

  欧阳慧心静静扫视了一下,启唇道:“上课。”周冰语实在不愿给这位老师敬礼,为了大计,却不得不为,目光中充满了轻蔑,露出一丝讥色,欧阳慧心原本只想中规中矩上完这堂课,也算是给学姐一个交待了,可敏锐的她发现学生们的眼神不太对劲,暗想:“这群小鬼恐怕不象一般学生那么老实啊!最好别跟我闹事。”转身就待上讲台,前脚刚一下踏上,只觉得脚下一沉,心神一凛,纳气吐息,轻晒:“玩这种老掉牙的把戏,居然来惹我。”微微一笑,施展轻身之术,另一只脚亦踏上讲台的踏板。

  一众学生睁大眼睛就等着看好戏呢,可谁知那老师踏上后却如履平地,机关一点都未生效,大失所望,苏鸣狠狠的瞪了一眼姚英明,姚英明亦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昨天试验放一块四十斤的重物都会凹下,怎么她踏上就没事呢?她不会连四十斤都不到吧?眼中充满了疑惑。

  欧阳慧心自踏板处行至讲台,散去功力,眼中闪现一缕异样的神彩,虽然隔着一副厚大的眼镜,亦挡不住那股不同于常人的气质,室内众人大觉奇怪,这看似平庸的女老师,怎么一上讲台就不一样了,好象耐看了许多。

  欧阳慧心嘴角微翘,轻启樱唇道:“感谢同学们这么热情的欢迎,我的学姐正在推广一种新形势的教学,让学生走上讲台与老师一同上课,不知那位同学愿意上台来,协助我完成这堂课。”

  欧阳慧心以已之矛攻已之盾,台下无声,谁愿意上去啊,去了就要跳过那断陷井,虽然不知她是怎么过去的,可心中有鬼,还是不敢,欧阳慧心微笑道:“看来同学都很谦虚啊!那我就点名了。”说着翻看起学生名册,实际暗暗观察。

  台下学生大多头上见汗,希望这个光荣别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后方那路校长一听大喜,暗道:“这种方法好啊!原来这老师还是有一手的,这样能拉近同学与老师的距离,少去许多生熟感,好!好!”小声与其它几人讲解起来。

  一翻探看,大至心中有数,学生中尚能镇定的,仅有数人,大部分人都露出不愿的反应,看来参与的人很多啊!要真令其中一人出丑,恐怕这堂课就没法上了,这也就失去了来时的初衷,欧阳慧心微微一笑合上名册道:“看来大家不太适应这种方式,来日方长,今天咱们就先用传统的教学吧!请大家将书翻至……。”台下的一众学生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时倒令他们安份了许多。

  周冰语暗恨:“这个老师是不是故意的,不能让她这么安稳的上下去。”微微侧首又朝那苏鸣使了一个眼色,趋指一弹一个小条送过,苏鸣打开一看:“问倒她。”几人为了报复校长曾研究过经济学的一些论点,发现其中有些漏洞,其实他们相当的聪明只是没用到正经地方,那苏鸣点点头,一举手道:“老师我有个问题。”

  欧阳慧心轻笑暗想:“这么快就来了,看来这堂课有意思了,不知这个小鬼能不能达到狼的水准。”眼中又掠过一丝对向晨的思念之情,含笑道:“好啊!难得这位同学这么好学。”甩过一个鼓励的眼神。

  苏鸣诡笑,左右抛了一个顽皮的眼神,周冰语在旁侧目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苏鸣站了起来,摇头晃脑,故做深沉道:“师者,授业,解惑,请老师解释一下,我们为什么要学经济学呢!”

  欧阳慧心道:“经济学研究的是社会如何利用稀缺的资源以生产有价值的商品,并将它们分配给不同的个人,简单的来说,就是赚钱的学问,你觉得有没有必要学。”

  苏鸣笑眼一眯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请问您的薪金是多少?”

  欧阳慧心略一细想,顺着他的话,道:“2500元。”

  苏鸣大惊道:“好多啊!都快超过我一半的零花钱了。”接着转头对一名楞头楞的同学问道:“大志,你一个月零花钱是多少?”那大志傻楞楞道:“3000块啊!”苏鸣紧问道:“那你爸爸是干什么的,有没有学过经济学啊!”大志抓了抓头傻笑道:“我爸是杀猪的,小学都没读完。”同学们哄堂大笑,有的更调笑起他来,大志翻眼道:“笑什么笑,是杀猪的又怎么了,我家有的是钱,不比你们差。”

  后方那路校长一见课堂乱成一团,顿时七窃生烟的站了起来,欧阳慧心摇手制止了他,那路校长是信得过王灵筠的,忍怒坐了回去,欧阳慧心微笑道:“继续。”

  苏鸣见她没有生气,很是意外,眼睛一转,一摆手道:“还有什么好说的,您是经济学的老师所赚的钱还不如一个杀猪的,我怀疑经济学是否有用。”一转身道:“大家说呢!”一众学子大多都与他串通好了,顿时又是一阵慌乱,有的更嚣张道:“老师你的学问没用啊!不要来这骗钱了。”

  欧阳慧心不为所为动,微笑着轻轻抚掌,聚气凝音道:“这位同学的理念很精彩啊!不过你们说来说去,都是自己家中如何,却未见到你们有何功绩啊!”

  那苏鸣只当她是强弩之末,为自己找下台的词,嘻嘻一笑道:“这简单啊!我证明给你看。”拿起桌上一本书,递给边上的姚英明道:“我这有本书,二百块给你,你沾大便宜了。”姚英明接过,哇哇大叫两声道:“真是太便宜了,呐!钱给你。”苏鸣接过钱,一扬得意道:“这本书只值15元,我赚到185元,相当于你讲一课堂的了,老师。”

  欧阳慧心轻叹道:“同学们是不是极度不想上这堂课,真是我上过最难上的堂课了,可是这课堂的薪金我还没有拿到。”摇了摇头虚点众人,自语道:“每人10元是不是能凑够我这堂课的钱呢!”

  苏鸣几人少年心性,一听她这话的意思是说,只要拿到这节课的钱就会走人,那也就达到他们让校长出丑的目的了,一扬手打了个响指,“集钱。”一众学子只知贪玩,见把老师迫成这样也是大乐,平时随手扔的也不止十块的,纷纷响应,不大会儿功夫,苏鸣拿着一叠钱走到讲台处一放,轻挑道:“老师,学经济学没前途的,还是转行做生意吧!”

  欧阳慧心仔细的点了点钱,微微一笑道:“是吗?这位同学,刚刚你赚了多少钱?”苏鸣道:“185啊”欧阳慧心一扬手中的钱道:“我手中的钱是510元,你用强迫的手法在外面未必行的通,而我空手赚到了510元,因为我满足你们的需求,这就是经济学中的供需关系,你现在还觉得经济学没有用吗?”

  苏鸣顿时楞住了,怎么也没想到,付了钱后会是这种结果,刚刚的得意刹时无踪,面色变的极为难看,其它同学也是楞住了,欧阳慧心微笑道:“这们同学请你们做回自己的座位。”苏鸣微感失落的返了回去。

  欧阳慧心,整了一下神色,凝声道:“经济学是一门很广泛的学问,它有两个基本的概念,就是供给与需求,所有的经济学问题都来自于一个基本的生活事实。”说着一指大志道:“那位同学的父亲,很好的抓住了人们需求的商机,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了财富,很值得令人敬佩。”大志眼睛一亮,见老师很是尊敬自己的父亲,并未因他从事的职业而看不起他,心中很是感激。

  周冰语没好气的撇了苏鸣一眼,暗道:“笨蛋。”腾的站了起来,冷声道:“老师,拿了钱你应该走人了吧!经济学中难道就没提到信誉问题。”

  欧阳慧心并未理会她的无礼,继续讲道:“经济学也可以应用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在经济学中有一条理论叫做‘等价交换’。”说着拿起粉笔在黑板写道:“父+母=子女,忠报父母恩,友善+谅解=相互尊重,勤劳+辛苦=收获,付出+爱心=快乐。”说完后,转过身来,静静道:“那位同学觉得自己的行为符合等价交换的原则,请站起来。”

  台下的一众学子大多面上愕然,周冰语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真是难堪到了极点,想了想,咬牙坐了下来,欧阳慧心扫视众人道:“从经济学的角度讲,这世上没有无偿的付出,你们每个人都有几千元的零用钱,有没有想过,那是父母用血汗赚来的?在挥霍之余有没有想过,没了这些钱,你们还骄傲的起来吗?离开了这些钱,你们还有没有自立的能力?你们现在不过一群别人赋予的空壳,是你们的父母给你们机会充实,可你们现在却在放弃这种机会,错过一次机会的人是无知,错过两次机会的人就是愚蠢,是选择充实自己回报父母,做一个有用的人,受人尊敬,还是继续过这种让人看不起的空壳生活,只有你们自己能决定,如果想继续学习的,请上台来领回你们父母的钱。”

  室内静悄悄的,一翻话软中有硬,有责有励,使得原来以为这次要出丑的路校长不禁咧嘴乐了出来,一众学子虽然顽劣,大多聪明,有分析好坏的能力,平时都是被宠惯了少有人与他们提及这些,少年心性却最怕被人看不起,这一激反到有了很大效果,只是谁也莫不开面子,学子中独大志心机甚少,想及老师刚刚对父亲称赞,第一个站了起来,走到讲台拿回了自己的钱,小声道:“谢谢您。”欧阳慧心微微一笑,轻轻额首以示鼓励。

  如今有人领头,学子们相继站了起来,领回了自己的钱,只有少数几名核心学子仍在苦撑,真是别扭的很,欧阳慧心看在眼中,运起轻身之术拿着钱一一送至他们面前,含笑道:“端正你们的学习态度,至于奖金就不必了。”旁边同学听她说的有趣,发出阵阵的轻笑,一时课堂达到上课来前所未有和谐,而周冰语几人,却觉心中不是滋味,一开始就想算计人家,却换来了这位老师的大度不计较,握着那小小的十元,感觉前所未有的重量。

  经过一番小插曲,终于可以如期的上课了,在慧心有意施为下,象朋友般与他们相处,一堂课在颇为欢快的氛围中进行着,慧心亦拿浑解数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把学子们的兴趣带动了起来,令他们收获良多。

  铃……,下课铃声响起,学子们犹不自觉,依然在用心的聆听,谁都没有在意那声响,路校长不禁兴叹,难得他们能如此用心,看来他们不是不肯学的,只是教学的方法需要改进啊!教委的人也对这堂课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路校长起身相送。

  欧阳慧心讲兴未尽,这才醒觉时间已到,微笑道:“时间过的好快,希望大家以后能用功的学习,外面的世界正在等着你们却开创,下课”说完收拾轻身下了讲台,摇头指着那踏板道:“这个东西还是拆了吧,不是每个人都能过的。”

  学子们见她要走,纷纷露出不舍之色围了过来,慧心感受着他们的依恋很是开心,与大家随意的聊着,这时,周冰语行了过来,轻嗯道:“欧阳老师,您以后还会再来吗?”欧阳慧心轻思一下道:“恐怕要看机会。”周冰语道:“欧阳老师,您可以答应我们一个要求吗?”慧心笑道:“我尽力,是什么?”

  周冰语脱口道:“摘下眼镜,让我们看看平时的样子。”欧阳慧心好笑的看着她道:“为什么要看?”周冰语直言道:“我想记住您。”其它学子也响应,有的女生更拉着慧心的胳膊开始撒娇,令慧心大感无耐,轻笑道:“好,好,答应你们。”

  一众学子煞有其事,赶忙让出一块空地,众人都急迫的看着,慧心散开发结,如瀑布般的秀发散于肩上,轻轻的搞下眼睛,淡雅如仙的她恢复了常时的状态,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那高贵的气质,如秋水般的明眸,高翘的鼻梁,无不透着一股美感,周冰语眼神直楞楞的喃喃道:“欧阳老师,您好美喔!”

  欧阳慧心浅笑着,轻拍她的小脸道:“冰语才是真正的小美人喔!欧阳老师已经老了。”周冰语被夸的小脸红了起来,娇羞道:“那有,老师您明明那美,为什么要遮掩呢?”欧阳慧心眼中露出一丝温柔的神情,轻笑道:“为了一个傻瓜,一个无赖。”周冰语露出不解之色。

  曲散人终去,虽然只是短短的相处,却令大家对慧心生出无限的依恋,这或许就是缘分吧!

  玉龙公寓

  王灵筠品着香茗端坐在沙发上,状似休闲,心中却七上八下,按说这个时间了,应该早就回来了,怎么到现在还没见人影呢,虽然知道她不会出事,可还是担心的很,就在这时,门锁发出一声脆响,王灵筠赶忙起身去开门,只见慧心大包小包的提了一大堆,王灵筠失笑道:“你这干嘛。”

  慧心轻哼道:“臭学姐,快帮手了,你要我拿着这么多东西回答你的问题吗?”

  王灵筠没好气的撇了她一眼道:“自作自受,谁要管你。”嘴上这么说,还是忍不住伸手帮她将东西提了进来。

  一进门慧心将东西随意的往地上那么一扔,跑到餐桌前,抱起水瓶不顾形象的就是一通畅饮,王灵筠直直的看着她,有些呆住了,这都是她以前经常做的事,暗道:“不会出去一趟就变回来了?”小心试探,吼道:“死丫头,看你扔的到处都是,还不快去收拾好。”

  慧心放下水瓶,嘟着小嘴道:“人家刚逛完,很累吗!休息一下再收拾,好不好。”王灵筠吼道:“不行!”慧心不满的小声道:“好了啦!收拾了,欧巴桑,明天臭狼回来,告诉他你虐待我,让他休了你。”王灵筠咬牙,捏了捏拳头道:“你在说什么?”

  慧心眨着大眼睛,无辜道:“没说什么呀!”王灵筠阴阴的将头凑过去道:“欧巴桑是谁。”慧心左顾右盼,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谁说了,对了学姐,我有买新睡衣给你喔!很性感的喔!你可以穿给狼看,保证迷死他。”说着,将一个纸袋塞给她,诡笑的抱着其它东西跑进自己的房间。

  王灵筠道:“算你还有点良心。”从中掏出一看,不禁脸上抽搐,那满掌都能握起的睡衣,何止性感,简直就露的不能再露,这种东西自己穿都羞得很,还穿给别人看,王灵筠吼道:“欧阳慧心,你给我出来。”

  房间传来慧心那坏坏的娇笑声:“都写在里面了,自己看。”王灵筠禀怒从性感睡衣翻出一张小纸条,只见上书:“一直以来让你们担心了,原来我的快乐也牵连着大家的快乐,是我太自私了,没有想到你们的感受,狼也不会希望我这样,对不起!特送上礼物一件,笑纳。”

  王灵筠失声一笑,大感欣慰,她终于想明白了,也知道今天不是做作,而是她真的从迷失中回来了,可是这个礼物,灵筠一皱眉,隔门吼道:“你别以为这样就完了,今天不揍你一顿,怎么能解我心头之恨。”说着,朝她房中扑去,恐怕今天又要有一翻大战了。

  

第十二章 无雪之冬不太冷(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