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临危授命险中求(全)

    第四卷 风云迭起-挑战

  第十三章临危授命险中求

  每一段繁荣的起始随之而来的必将是衰败,而后再从这一起点再次步入繁荣,这似乎是千古不变的定理,这种现象存在着一定的周期性,有些是人力无法挽回的,不论任何事物,那怕再强大也逃不过这个变数,就象人的命运注定会有生、老、病、死,展看那无数开国帝王,风光一时,到最后也不过是黄土一堆,又有何人能长久傲啸呢,一些诸如万岁、永远之类的词,听起就很是可笑。

  夜幕降临,四下一漆黑,郊区的盘山道上,一道车光闪过,向晨坐在奔驰轿车中此时以是晕头转向,浑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能傻楞楞的看着那厚重的岩壁不断飞过,今日芊芊便签传言老夫人晚时要与他相见,只嘱咐他在车场等候就是了,令其苦笑不已,女人不讲理是否天性,都不用征求别人的同意,也不管别人是否有事,暗叹:“可谁让自己心中有愧呢!做了那种不光彩的事。”

  汽车平稳的行进中,良久还未到达,向晨按奈不住了,问那司机道:“这位老哥,还有多久才能到。”那司机道:“快了,您要是闲闷,后座袋中有漫画,您可以看看喔!”

  向晨从袋中拿出数本厚厚的漫画,大觉好笑,边翻问道:“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啊,专为客人准备的。”那司机笑道:“我的车只接大小姐,您是我接的第一位客人,这些都是大小姐的宝贝,每天都要看的。”

  向晨很是吃惊,那个一项在人前不苟言笑的冰山美女,居然还有如此嗜好,听他的意思,她每天都要回山,疑问道:“芊芊一项事工作如命,怎么肯花这么多时间来返。”司机道:“大小姐最是孝顺,不管多忙都要回来陪老夫人说上几句话的。”

  向晨不禁对她又有了一番新的评价,他本身亦是孝子却也未能做到如她这般,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更感好奇,又问了许多关于她的事,那司机亦不隐瞒,一时到了解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亦知道了那老夫人姓周。

  随着一声电闸声响,车子始进一座庄园,延路看去庄园颇大足有几千平,园内配有不少亭台,光透明的花棚就不止一座,两旁尚有不少低柏,向晨下车抬头望去,主体房屋约三层,仿佛年代久远,倍显古朴,却又不失大气,两旁的楼道亮有不少小灯,这时房门大开,从内行出两名女佣,行到他身旁,一躬道:“向少爷,晚上好,老夫人已在餐厅等您了。”

  向晨面现尴尬很是不习惯这般的称呼,连忙摆手,那两名女佣已是前方引路,唯有苦笑跟随,厅内灯光明亮,两旁多为雕花立柱,富丽堂皇,地面红毯铺地,向晨如今才得看到何谓富豪之家,大开眼界,在两名女佣的带领行进偏厅,那老夫人已是在长形餐桌前等候,身后还站立了数名佣人,向晨赶忙行了两步,躬身道好:“码头一别,不见久已,老夫人一切可安好,小侄应该早生前来探望才是。”老夫人温和笑道:“不用这么多礼,今天仅是家庭便餐,贤侄当自己家一样就好,不用拘束。”向晨礼貌额首,恭身坐在其下手处,老夫人叫过一名佣人吩咐道:“去叫大小姐与小小姐下来就餐。”

  向晨问道:“不知老夫人今次招见……。”老夫人打了一个禁言的手势道:“就餐时不谈其它。”向晨深知这种礼节,微微点头道歉,老夫人见其知礼,更是确定他必非出自一般人家,这时,偏厅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活蹦乱跳的跑了进来,不时向后做着鬼脸,一名佣人在后追赶,不断叫道:“小小姐,不要乱跑,慢些。”

  老夫人轻嗯一声,甚是威严,那小女孩浑然不怕,反而笑嘻嘻的跑到那老夫人处伏膝撒娇不已,一点没有大豪之家的礼仪,却逗得老夫人生是板不起脸面来,老夫人宠爱的轻点一下她的小鼻子道:“你这小妮子,教了你那么多,还是什么也不顾。”那小女孩娇声道:“我今天都学了一天了,咱们不是说好白天乖,晚上就可以放松的吗?做人要讲信用,这也是您讲的喔。”老夫人被她老气横秋的话,逗得一乐,笑道:“小兰儿这张小嘴现在就这么刁,长大了可如何是好。”那小兰儿小头一扭轻哼道:“芊姐姐说做人要讲道理的吗,我是在讲理。”

  向晨看的有趣,只是觉得这小女孩好生面熟,这时芊芊的声音自后方响起:“兰儿,你又跟奶奶顶嘴了。”向晨回头看去,眼睛一亮,只见杜芊芊玉容平静的俏立在那,身着白色连衣长裙,托出她那窈窕的身材,长发散在肩上,素静的玉容一双黑眸婉如亮星,卸去职业套装的她少了份干练多了一分妩媚,更显出一份高贵气质,无愧其冰山美人之称,那兰儿显然很是怕她,不敢反驳,嘟起了小嘴,一眼照到向晨死定着芊芊,上前小手在其眼前一晃道:“喂!再看眼睛就掉下来了。”

  向晨老脸一红,轻咳一声,芊芊亦没好气的狠瞪了他一眼,充那兰儿一招手,那兰儿很是听她的话,赶忙跑了过去,芊芊蹲下身来轻声温柔道:“兰儿,你要学会讲礼貌,懂得尊重别人,不能称呼别人,喂!知道吗?”兰儿乖巧道:“知道,不过他的眼神好色喔!一直盯着芊芊姐看,这样的人也值得尊敬吗?”

  芊芊想及其它,玉面一红,轻哼道:“对付这种下流丕就要用拳头狠狠的揍他的头才行。”兰儿拍手笑道:“揍人我最拿手了。”扬起小拳头对向晨道:“听到没有,你再敢这样看芊姐姐,当心我揍你喔!”向晨露出一副怕怕的表情,起身一躬道:“小姐教训的是,晚生再也不敢了,不过……。”兰儿凶凶道:“不过什么?”向晨小声道:“你的芊姐姐美若天仙,连老天爷见了她都要眨下眼,盯上许久,晚生只是一界凡人,多看几眼理所应当啊!如若不然,宁愿自挖双目。”兰儿仔细的想了想道:“芊姐姐是最美的女生喔,你这话还算老实,你当然比不过老天爷的,准许你多看几眼吧!”向晨躬身相谢,坏坏的眼神公然瞄向芊芊。

  芊芊见兰儿为他所惑,没好气的瞪了向晨一眼,娇嗔道:“去,又在那里说疯话,小孩子你也蛊惑,不许你看,挖了你自己的眼睛吧。”俏头一扭,伸出玉掌挡住他的视线,脸上却浮现一丝浅浅的笑意。

  自打那小兰儿进门,一切礼仪尽数不在,老夫人亦没有阻止,笑吟吟的看着三人在那嬉笑,心道:“这个年轻人真是有办法,好久都未见到芊芊这么开朗了。”

  小兰见芊芊不愿让他看,用身体挡住向晨的视线道:“你看了好多眼了,不许再看了。”向晨笑道:“真是可惜,不过兰儿小姐的美丽也不比芊芊差喔。”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兰儿虽小却也爱美,眨着可爱的大眼睛道:“真的吗?我要是有芊姐姐一半漂亮就好了。”向晨笑道:“你现在还小啊!等你长到芊芊那么大一定可以跟她一样迷人的。”兰儿听这话很是中听,对他好感大生,大有陶醉之感,芊芊性情耿直最不喜拍马之人,轻哼道:“兰儿不要听他胡说,他最喜欢说疯话了。”兰儿低头嘟着小嘴道:“芊姐姐,你不希望我跟你一样漂亮吗?”芊芊一楞,到是没到这点,赶忙哄道:“没有了,芊姐姐怎么会这么想呢?”恶狠狠的瞪了向晨一眼道:“你这家伙最喜欢煽风点火,你故意的是不是。”

  向晨苦笑道:“芊芊,看你把我说的跟个小人似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芊芊亦知他性格正直,这话确是说的有些过分,心中过意不去,轻嗯道:“好吗!这次是我冤枉你了,我错了。”兰儿插言道:“做错事就要打手板喔!”这本是她与兰儿间的约定,为做表率,心不甘情不意的伸手纤纤玉掌道:“那让你打一下好了。”向晨见她那副表情真是可爱的很,又生坏心,上前握着她的玉掌,严肃道:“那我打了。”芊芊知他武人出身,定负蛮力,一闭眼咬牙道:“你打吧!”向晨心中大乐,轻轻的在她玉掌上一拍道:“这次念你这么乖,小罚一下,下次就要大力了。”芊芊娇嗔的撇了他一眼,心中一喜,见他还握着自己的手,轻声道:“还不放开。”向晨坏坏低声道:“舍不得放喔!”芊芊顿时娇羞不已,眼神飘向它处,低声道:“又在说疯话。”兰儿却在中间好奇的看着两人那怪异的表情,暗道:“大人真是好奇怪,说两句话都会脸红。”

  老夫人见几人嘻闹良久已是耽误了就餐时间,赶忙吩咐开餐,几人入座,那小兰这时倒乖巧的很,就餐时未说片语,老夫人别的地方宠她,在就餐却要求甚是严格,向晨原本就是搞餐饮的再加上萧菁的礼仪训练,应用自如,仿佛天生即是如此,老夫人看在眼中暗暗点头。

  按照豪门的礼节,餐后必是饮茶以清肠胃,几人身入茶室,一一就座,向晨对茶的知识所知甚少,大概只知几种,待问道要饮什么茶时,谦逊道:“请老夫人做主,晚辈对茶无甚研究。”老夫人不禁好奇,问道:“平日餐后你善饮什么,我这里所备甚丰,尽管说明。”向晨不由头上微微见汗,偏生萧菁教他这方面的知识时,两人又起争端,平白错过,之后亦没补上,如今不禁暗悔,只能撒谎,急忙道:“由于晚辈习武的关系,通常都是打座调息,以自然之法化之。”

  老夫人轻喔道:“经常听人言,有这么个法子,原来贤侄也会,不知贤侄可否把这调息之法告之一二。”

  向晨巨汗,胡乱说的都能蒙中,难怪人家说自己的运气好,可调息之法他那里懂得,如今只能再蒙了,强笑道:“其实没什么好神秘的,不过是一呼一吸之法,盘膝而坐,五心向上,纳一口清新之气停于胸俯,存留片刻再缓缓呼出,如此这般,大约十分钟即可。”

  老夫人笑道:“贤侄文武双全,所知甚广,更难得不藏私,这等男儿胸襟并非一般人所能及的。”

  向晨连忙道:“老夫人谬赞,晚辈如何敢当,长辈有问,自然必答。”

  小兰儿好奇道:“刚刚你还是一副色狼样,现在怎么又变成一副文邹邹的酸秀才了,到底那个才是真正的你。”

  向晨大为尴尬,芊芊笑道:“小兰儿休得胡说,这是对长辈的社节,你也要学习才是。”小兰儿不解道:“芊姐姐你不是说做人要展现真正的自我,他这一副假假的样子,你怎么还夸奖起他来了。”

  芊芊偷偷看了向晨一眼道:“对别人来说展现自我当然是好,不过对他还是假一些比较好。”兰儿眨着眼睛道:“为什么呀?”芊芊微微一笑没有做答,老夫人也感好奇,问道:“芊芊,可是难得这样说人,到把我的兴致也调了起来。”

  向晨自是知道她所讲为何,那日意气用事,过后很是自责,轻轻瞪了她一眼制止她继续讲下去,芊芊偏装做没有看到,一五一十的将那****在公司惹出来的事件讲了出来,小兰直听得眼睛发直脑中幻想着,他那英气风发的样子,再对比眼前这头色狼,怎么样也交融不到一起,怀疑的摇了摇头。

  向晨不断轻咳掩饰内心的尴尬,那做作的样子倒逗得两女不停娇笑,老夫人依然是那副高贵的模样只是浅笑回应,就连佣人也是在旁含笑,茶室内气氛甚是温馨,山庄已好久没有这么多的笑声了。

  时间过的颇快,老夫人见时间已晚,命佣人准备客房留他小住一晚,兰儿最喜热闹,雀跃不已,老夫人笑道:“你这小妮子,今天可随了心意了,都玩疯了,还不去休息。”小兰儿嘟起小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芊芊最懂老夫人的意思,这是有事要谈,起身道:“兰儿乖,芊姐姐陪你睡好不好。”兰儿又是一番撒娇,最后提出由芊芊抱着才肯离去,芊芊宠爱的抱起她,并禀退左右。

  室内仅余两人倒令向晨拘谨很多,老夫人道:“贤侄来这已快两月了吧。”向晨回道:“差不多了,光进公司就已有一月有余。”老夫人道:“不知贤侄对公司的管理有何感想。”向晨略一沉思道:“不知老夫人想听真话还是恭维之言。”老夫人笑道:“贤侄是聪明人,我很欣赏你做事的风格,咱们不妨坦诚直言,不必再加什么繁文缛节。”

  向晨见老夫人都这样说了,直言道:“外强中干,很遭。”老夫人微笑道:“看来你也注意到了。”向晨道:“小子不解,为什么集团没有执行总裁,其实以芊芊的能力完全可以胜此重任。”老夫人摇手道:“我不相信这是你真正的看法,芊芊性情耿直,不够圆滑,办事能力强,但大多都是由着自己性子,她只是个将才,却不是帅才,在某些方面你做的比她好。”向晨惶恐道:“老夫人抬爱,我们两人做事风格相似,都属任性之人……。”老夫人打断道:“可芊芊却没有你那股魄力及敏锐的分析力,还有就是对敌的狠劲。”说着微微一笑大有深意道:“你身边那个女孩能力可能比你还强,甚至超过芊芊是吗?”

  向晨倒吸一口凉气,听老夫人这口气,显然是有所分析过的,她隐身山庄举足不出,自己行为注目,了解到还罢了,可是萧菁一项隐藏实力,稳步发展,居然也能了解若此,难道她有暗桩?不禁对那老夫人生出一股莫测高深之感,冷静道:“原来一切尽在老夫人掌握之中,小子失言了。”

  老夫人笑道:“贤侄不必有戒心,我知你身世定非一般,故找你前来相商,我很信任你。”

  向晨一项心宽,虽不喜权力争斗,听听也无妨,反正决定权在自己,探问道:“老夫人必有所决定才相邀晚辈,如有差遣,小子能力所及必定相助。”

  老夫人面色凝重道:“我想请你辅助芊芊登上总裁的位置。”

  向晨一皱眉道:“恐怕我要让您失望了,我做不到。”老夫人微微一楞,没想到他拒绝的这么痛快,端起茶杯小饮一口,掩饰自己的不快,淡淡道:“贤侄有何为难之处。”向晨考虑了一下,直言道:“老夫人厚爱,晚辈感激不尽,实不相瞒,晚辈在家乡亦经营着一家公司,在我的公司中,绝对不允许权力斗争这种事件出现,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让家乡的父老过的更好,在那里我拥有绝对的权力,我说出的话就是圣旨,没有任何人敢置疑,在这样一个权力集中的制度下,每个人都不余余力,公司正在高速稳定的发展,甚至我不在,公司亦可正常运作,我现在做的事情只是下达战略方针由他们执行,可是在瑞方集团不一样,经我多方观察在公司上层中就存在着三股势力,海外开发部在外态度不明,以芊芊、副总裁为首两股势力在总公司分庭抗礼,所谓镶外必先安内,就算我能辅助芊芊登上总裁的宝座又能如何,现在公司最大的问题不是谁做上总裁这个位置,而是内部统一,没有一个集中的权力,集团危危可及。”

  室内静静无声,老夫人沉思良久,却不得不正视向晨所言,凝视向晨道:“贤侄的话很忠肯,不知你有何良策。”向晨正色道:“这取决于您的决定,是大刀阔斧改革,还是继续隐晦不明。”老夫人一惊道:“你的意思是……。”脸上阴晴不定,轻叹一口气道:“贤侄今天先到这,你先去休息吧?”向晨起身一躬道:“小子无状,冒犯了。”说完,转身朝外行去,老夫人看着他龙行虎步的背影眼神一暗道:“我可能真的老了,好多事都没胆子去做了,哎!”

  午夜,山庄寂静无声,向晨在床上辗转难眠,翻来覆去,不知是习惯了睡绳子,还是心中有事,很是烦乱都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只觉时间过的好慢,这时,门外传来一声轻轻的门响,向晨耳力超强,一激零,下意识的动作,从床上飞身跃起,揭开一道门逢朝外探去,一道人影晃过,向晨心下好奇,这么晚何人尚还未睡,开门朝那处轻声而去,转过拐角长长的走廊尽头,月影洒入,出现一个纤长的身影,轻倚窗前,一套亮银的睡衣在月影的照映下反射出一道光泽,长发披肩随风而起,向晨脱口道:“宝宝。”心头一热,顿时迷失在那完美无暇的背影中,快步走了过去。

  杜芊芊闭目享受着那冷气带来的舒适,她喜欢这种清醒的感觉,只有此时她才能直正的安静,这时,一道强而有力的手臂轻揽上她的纤腰,一个炽热强壮的身躯贴在了她的背部,芊芊顿时一惊,用力挣扎却没能摆脱那铁臂般的束缚,向晨将头抵在她的香肩上,以面轻磨她的秀发喃喃道:“宝宝,我好想你。”芊芊大羞,娇怒道:“谁是你的宝宝了,快放开了。”向晨从痴迷中醒来,赶忙松开了手,吃惊的看着她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芊芊咬着樱唇,撇了他一眼,有些气恼道:“上次你也说不是有意的。”向晨抓着头不知如何解释,急得脸都皱到一起,苦笑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芊芊见他一副苦脸相,一阵心软,一跺脚道:“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事实摆在眼前,你太过份了。”说着就想从他身边闪过,向晨知道今天要是不解释清误会就大了,一把抓住了她玉臂道:“你听我解释好不好。”芊芊一甩胳膊,娇怒道:“放手了,你抓痛我了。”向晨松手道:“刚刚我把你当成了另外一个人,没有细想,就抱了你,对不起了。”

  芊芊知他品性,不是那轻薄之徒,可这种肌肤之亲毕竟羞人,无奈道:“好,好,我相信你。”急步就想离开此地,向晨只当她还是在生气,要留住她才行,脱口道:“你不想知道老夫人今天跟我说了什么吗?与你有关的。”

  芊芊顿住了脚步,向晨借机上前道:“我心中有几个困惑想要你解答,是关于公司的。”芊芊知道老夫人不会无故招他前来,必定有事,也想知道是什么,心中矛盾不已,轻叹道:“好,你问吧!”

  向晨心中一喜,人肯留下,误会就不怕解释不清,又近前一步,芊芊警戒的看着他,语结道:“你,你站那里说就可以了,不许再往前了。”向晨见她模样象只受惊的小兔一样,无了平时镇静,煞是可爱,呵呵笑了起来,芊芊羞怒道:“不许笑,快点讲。”

  向晨确实困惑甚多,这到是一个机会,问道:“为什么老夫人不早将你提到总裁的位置上,任这个职位空闲呢?”芊芊好奇道:“你为什么会这样问,老夫人跟你说了什么?”向晨道:“她要我辅助你登上这个位置,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我帮你。”芊芊轻叹道:“我与老夫人虽然是最大的股东,可全部加起也只有35%,我资历不及那些老股东,要不是老夫人支持我,也是什么都做不了的,至于为什么找你,我也不知道。”

  向晨靠墙坐了下来,沉思片刻问道:“有把握支持你们的,有多少股东?”

  芊芊苦笑道:“这是公司的机密本不应该告诉你,可我想你也在决定是否帮我是吗?”向晨摇头道:“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我一项讨厌这种权力斗争,老实说,我对你有一种特别的好感,总觉得很想亲近你,想同你做朋友,可这是两回事,老夫人之所以找我,估计与我那天一闹是分不开的,赵千石的离位影响了这个格局。”

  芊芊脸上闪过一丝黯然,很是失落,听他的意思是想离开了,轻叹一声坐了下来,抱着双膝,喃喃自语道:“我又何尝喜欢呢!你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可我不行,我有我的责任。”

  向晨见她神伤,大是不忍,原来生在富豪之家也并不是都快乐的,站起行到她的身边轻声道:“我可坐这吗?”芊芊道:“随便吧!”向晨盘膝坐下,安慰道:“芊芊,咱们现在只当是朋友在谈天,明天就忘记好吗?”芊芊点了点头,向晨轻声道:“你信任我吗?”芊芊淡笑道:“问的傻话,不信任你,又怎么会把那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你呢!不信任你,刚刚我就跺了你的爪子,你这野蛮人。”

  向晨笑道:“其实我对你也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可能咱们两个性格太相似了吧,从第一次与你打交道我就隐隐感觉到了,咱们有一天还会碰到的,这可能就是人们说的缘份吧。”芊芊道:“那你还说要走,不肯帮我,任我一个挑这么大的担子。”向晨笑道:“我现在不没走吗!再说公司人才多了去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你就不怕那天我又给你捅漏子。”芊芊将头抵在膝上,侧头看着他道:“这话到是,你有搞破坏的天份,那天那面墙应该从你薪金中扣,现在算算,你恐怕要做一辈子才能还清喔!”向晨大惊道:“你好鬼喔!这样就想栓住我,不过也好,你要供我吃,供我住,养我一辈子。”芊芊白了他一眼道:“去,那不成了养小白脸了,小白脸没好心眼的。”向晨哈哈大笑道:“这话我以为只有岳红才敢说,原来你也…….。”芊芊轻拍了他一下道:“要死了,笑这么大声,当心把别人吵醒。”接着装做恍然大悟指着他道:“原来你们两个有一腿喔!”

  向晨老脸一红,嘿嘿笑道:“差一点就被她吃了,她的胆子真的很大喔,什么都敢说的,你也不差吗!”芊芊一皱小鼻子,装了一个怒相,虚空挥了两掌道:“叭叭,给你两巴掌,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向晨好笑的看着她道:“其实你位冰山大美人满有个性的吗,干嘛平常装出一副冷像,会吓死的。”芊芊轻哼道:“乐意,那也没见把你吓死。”向晨怒目道:“真是没王法了,女孩子不可以这么凶的,我可是有你的把柄的。”芊芊粉目圆睁,呲牙道:“你敢威胁我,说来听听。”向晨诡异一笑道:“原来你喜欢看漫画,嘿嘿,被我抓到了吧!”芊芊嘟着嘴气气道:“一定是该死张叔告诉你的,警告你喔!不许去外面乱说,要不,我就,嗯!我就……。”向晨坏笑道:“你怎么样?”芊芊恶狠狠道:“砍了你的爪子,封上你的嘴,然后再把你丢到大街上去讨饭吃。”向晨瞪大眼睛道:“哇!好恶毒毒喔!没想到你还有这潜质,如果你不是个女人,我真想跟你结拜做兄弟。”芊芊娇哼道:“可以做姐妹啊,我会教你习惯的。”说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出来,向晨笑道:“这样多好,笑着的芊芊是天下第二美的女孩。”芊芊不甘道:“那第一是谁?”向晨得意洋洋道:“自然是我老婆了。”芊芊刮着脸道:“你好羞喔!”整整一个晚上,两人象个玩童一般聊尽了那无聊的话题,直到天明。

  透过纱窗,眼见东方破晓,楼道外已有人声,芊芊少有如此知心,大有恋恋不舍之感,只觉时间过的太快,轻声道:“天亮了,去休息一会儿吧!”向晨点了点头,芊芊顽皮之心未过,俏皮的轻嘘道:“不要被人发现喔!”贼头贼脑的先朝楼道外探去,向晨哑然失笑,两人蹑手蹑脚起身回返。

  卧室外,芊芊推开房门,咬着樱唇,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晚安!”向晨笑着纠正道:“应该是早安了。”芊芊娇嗔的白了他一眼道:“去,少贫。”小小的一个眼神蕴含着无限的风情,只看得向晨心中一动,扬手道:“芊芊!”

  芊芊半掩着门睁大眼睛疑惑看着他,向晨甚重道:“我决定帮你。”芊芊讶然道:“为什么?”向晨轻轻一笑,用低沉的声音道:“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朋友!”芊芊那瘦小的身子一颤,不禁为这两个字而感动,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彩,静静的盯着他良久未语,那眼神中有感激,感动,还有一丝莫名的不明因素,向晨很是难为情,习惯的一抓头,哈哈假笑一声故做轻松道:“虽然我不喜欢这样,为了朋友我可以做任何事,还有就是我不想逃避困难,你不要那样看我,我会以为你对我心存不轨喔!”芊芊嗔道:“你现在的样子象个傻瓜,一个大傻瓜!”向晨配合的傻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谁让你是美女呢!”芊芊扑哧一笑,正色道:“你是一个不错的傻瓜。”说着惦起小脚,在向晨的下巴处轻轻一吻,玉面绯红道:“早安!”飞快的关上了房门,倚在门上心中狂跳不已。

  向晨傻楞楞的抚着被吻的部位,那一刻带来的悸动只有在慧心身上感受过,突然好想推开眼前这碍眼的房门,猛的一激零,摇了摇头止住脑中的怪想,自语道:“向晨,你名草有主了,不可以胡来。”一托下巴分析道:“今天天气太热了,一定是的,一定……。”嘴中喃喃自语着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向晨仅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即被铃声惊醒,兰儿穿着可爱的小睡衣跑了进来,象个小大人似的指着向晨教训道:“色狼先生,你真是个大懒虫,不知道要早睡早起,养成好的坐息吗!”

  向晨揉了揉眼睛,打着哈芡道:“亲爱的兰儿小姐,难道你不知道穿着睡衣就进男士的房间是小色女的表现吗。”

  兰儿一撇小嘴道:“哼,我还是小孩子,你不要教坏我喔!当心我告诉芊芊姐让她收拾你,快起床了,老夫人在花室等你了。”

  向晨赶忙坐了起来,斜瞄那小兰儿,坏坏道:“兰儿小姐,你不是打算盯着我换衣服吧!”

  兰儿轻哼:“谁喜欢看了,小孩子你也欺负,唉!真是没前途,我去找芊芊姐来教训你。”蹦蹦跳跳的朝外跑去。

  “哎!”向晨扬手,本想制止她不要去打扰芊芊,可一想这小丫头机灵的很,准会连继的追问,倒不好解释了,想想还是算了,还是先去会会那老夫人吧!起身更衣,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仪表,朝外行去。

  富丽的大厅中,佣人们已经开始活忙了,向晨礼貌的询问了花室的位置步出大厅,清晨的空气总是那么新鲜,尤其是在山里更是难得的清新,向晨猛的吸了一口,顿感舒适,精神一振,一夜的疲惫尽数散去。

  花室内,成排的花草整齐摆放在花架上,品种不一,数种花香杂合到一起,形成一种另类的香味,老夫人身处花丛之促,拿着一把小剪子在整理一株君子兰,向晨行入躬身道好,老夫人静静道:“贤侄昨夜休息的可好,可还习惯?”

  向晨道:“老夫人客气,晚辈从没睡的这么舒适过,真是享受了一番,劳您费心了。”老夫人笑道:“贤侄谦虚过头了,你身价不菲,蜗居简陋,岂能相比。”向晨摇头道:“晚辈并无虚言,我虽身居高职实际所得不多,称不上什么身价,再加上我苦修武艺,昨夜小休对晚辈来说无异天堂。”老夫人费解道:“贤侄这般劳心岂非不值。”向晨道:“人的价值观不同,对晚辈来说,能让家乡父老过的丰余,劳有所值,才是最大的利益。”老夫人轻叹道:“贤侄思想境界与众不同,真乃贤人啊!”向晨躬身道:“晚辈愧不敢当,不知老夫人昨夜思考如何。”

  老夫沉吟片刻道:“如果我给你全部的授权你会怎么做。”向晨已有一定思路,坦言道:“稳定高层,取得绝对的支持,从基层开始逐步向上层整改,去芜留精,让他们参与到公司的管理中,配给公司的股份,改变董事会格局。”老夫人手中一顿失笑道:“你的管理与众不同啊!”向晨微笑道:“您一定是觉得我的理论不符合经济学的原则,以利益为准绳,那些高层会不满是吗?”老夫人道:“你会惹火他们的。”向晨脸上现出一冷笑道:“要不撤底的改变,集团顶多支撑不过十年,在我的公司中,虽然我拥有绝对的权力,可真正的主人不是我,而是全部的基层人员,我的权力是他们付与的,在我们那,公司的重大的决定如果有半数以上的基层否决,这个决议无效,而我想打破的格局就是让瑞方精英员工人人手中有股份,让他们成为真正的主人,他们效忠的只是公司而不是个人,他们才是真正中流砥柱,实现两方互利的格局,这才能达到内部一统。”老夫人倒吸一口凉气,暗想:“这年青人想法天马行空,这样搞恐怕阻碍重重,那些股东怎么肯放弃手中的利益,我只是想让他帮助芊芊登上总裁之位,照他这样,公司岂不是要翻天覆地。”向晨看破了她心中所想,知道可能是吓到她了,老夫人道:“如果股东不同意呢?”向晨一摆手道:“很简单,解散集团。”老夫人手一哆嗦,一片叶子被剪了下来,站了起来,吃惊的看着他,向晨傲然一笑道:“老夫人不必如此,我曾做过一调查,在国外集团的存活率约为50-70年,可在中国仅有7-10年,多么大相差,现下国内集团大部分都采取的是国外管理机制亦逃脱不了这个命运,因为这并不符合中国国情,我们要根据自身的条件建立一套中国自己的管理机制,而不是去摹仿别人,齐白石老先生曾言:学我者生,仿我者死,与其任集团随流自我毁灭,不如当即解散。”

  老夫人张着嘴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敢想,敢为,行事果断,片言间运筹帷幄,这才是真正的帅才,老夫人心中激动不已,如果真如他所言,他将创造一个奇迹,老夫人问道:“你有几分把握。”向晨静静道:“一分没有。”老夫又是一惊,向晨道:“我只有八个字,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这个年青胆子太大了,他想一个人撑起一片天吗?”老夫人只觉得掌心发凉,心中矛盾不已,瑞方是她与先生倾尽一生的心血,如他所言,为了集团未来的命运,改革势在必行,可是如果失败呢?老夫人只觉心力交瘁,左右为难,向晨知她需要时间来考虑,这毕竟是一个很大赌博,一躬身道:“老夫人,晚辈先告退了。”老夫人点了点头,向晨拉开花房的门,停了下来,回首道:“您的花培养的很好,可毕竟只是在花室中,我的家乡有一种花叫‘死不了’无论是身处在阳光下还是阴暗中只要播下种子都能存活,建议您来试试。”说完,开门而去,老夫人木木的坐了下来。

  瑞方集团财务总监室

  杜芊芊此时坐卧不宁,心绪异常的烦乱,自向晨早间离去,老夫人就把自己关进的房间,谁叫都不理,连自己去问安都被赶了出来,这太违常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该死的向晨,你在那?怎么一点消息都没传来,正在这时,室外传来一阵荒乱声,吕秘书连门都没敲就闭了进来,芊芊微怒正代训责,吕秘书结巴道:“老夫人来了。”

  芊芊一惊,赶忙跑出去,只见财务室外,一众人等躬身相立,老夫人身著一身职业套装,倍显精神,面相威严,正大步朝此处行来,芊芊惊愕的看着她,颤音道:“您这是怎么了?”老夫人微笑道:“我这副打扮还成吗?”芊芊失笑道:“您别折腾了,这是干什么?”老夫人上前握着芊芊的手郑重道:“芊芊,我是来向你道歉的,这几年苦了你了,让你一个人挑了这么大担子,辛苦了。”芊芊眼睛湿润,嘴唇颤抖道:“您老干嘛要说这些话,这不是在折杀我吗?”老夫人轻轻抚着她的秀发,温和道:“不,芊芊,是我错了,我还没老,还有使不完的力气。”回首威严道:“吕秘书,立刻通知董事局,我要招开全体股东大会。”吕秘书快速响应命令,忙碌的打起了电话。芊芊疑惑不解,老夫人笑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高级会议室内,老夫人静坐等候,门声一响,证券部长汪直小跑进来,虽然年纪颇大,却满脸的兴奋之情,一进门即道:“老姐姐您怎么来了。”老夫人笑道:“公司出了一个了不得人物,我是被逼出来的,小直,你最近可好啊!”汪直叹道:“还是听您这话舒服,您有多久没这样叫我了。”正说这话,副总裁周正明亦推门而入,赶忙道好:“老夫人,好久不见,您身子骨好啊!”老夫人重重一哼:“还没被你们气死。”周正明满头汗意,心中忐忑不安,正待回言,股东们接连鱼贯而入,都来与老夫人道好,可见老夫人威望之高,老夫人又见到了昔日的老伙计们激动不已,其中一名年约五旬的老股东道:“老夫人能再到您,我们真是开心啊!又好象重新回到您手下一样。”其它几人亦纷纷赞同,老夫人笑道:“好了,好了,这些话咱们有的事时间说,先说正事,现在开会。”

  众人一一就座,心中也是好奇,这股东大会停了有月余了,今天老夫人这一出,想来是有什么重大的决定,这时老夫人站了起来,威严道:“在座的各位都是多时的老伙计,没有个外人,我就不客讨了,你们这段时间做的让我很失望,公司内部混乱,应该扩展的业余不去做,每天都想争这总裁的位置,你们对不对得起,先夫培育你们的一翻恩情,瑞方成立集团以来每况愈下,长久下去,咱们没被别人吃掉,就先毁在自己的斗争中了,你们是不是都老糊涂了。”

  一众股东低头不语,心中有愧,这要是别人骂那还了得,如今是老夫人骂,仿佛回到一起创业的时代,老夫人真是威风一点没减少,老夫人环视四周,见自己尚压得住他们,不禁老怀生谓,缓了一下语气道:“你们的能力我是知道的,这么多年为瑞方鞍前马后,劳心劳力,没有你们也就没有瑞方这块牌子,可咱们不能松懈啊!商场如战场,我现在要你们表态,你们谁服老了。”

  证券部长汪直赶忙道:“老姐姐,您别发火,身子骨要紧啊!我们都没老,只是脑子一时糊涂了,哎!”

  副总裁周正明亦道:“老夫人!哎!”

  老夫人轻轻拍了拍身边的他,猛然抬头挺胸道:“没老,咱们都没老,所以,我决定,我要重新执掌瑞方集团。”

  一众股东不由大惊,顿时有些乱了起来,老夫人威严的轻嗯道:“怎么你们觉得我不行吗?”汪直急忙道:“没有,我们怎么敢这么想,只是担心您这身子。”

  老夫人傲然道:“我今年只有65岁,比国家领导人还小很多,还能再干十年。”

  一众股东还能说什么,众人跟随她良久深知她的脾气,赶忙全体通过了这个决议,公司的上层在老夫人的介入下,重新回归了统一。而老夫人下达的第一个决议就是,任命向晨为瑞方集团执行副总裁,与周正明平起平做,这个决议在公司内掀起轩然大波,众人纷纷猜测,这个铁面主管凭什么一飞冲天,可详情就只有老夫人自知了。

  

第十三章 临危授命险中求(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