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随着东方的夜空露出鱼肚般的白色,嘹亮的军号划破黎明的寂静响遍了军营,在极短的时间内,一名名全副武装的军人从营房人奔出,在各自军营外的空地上列成一个个小队后,迈着整齐的步子进入校场开始早晨的训练。

  当然,不是所有的军人都要训练,伙夫虽然和普通士兵一样早起,但他们却忙碌在一口口锅之间,将各种食物连着佐料一起倒入锅中沸腾的汤水中,等到训练完毕,这些食物也差不多能够送到士兵手中。

  我和凡人不同,是不用睡觉的,整整一个晚上,我总算处理完那堆积如山的文件,本来我以为要处理的仅仅只是桌面上的几叠文件,但随后用四轮马车运来的公文几乎让我当然吐血。

  其中的内容五花八门;

  即有军械报废和入库的情况;还有各部队之间的军械要求文件;

  更过份的是,还有伙食采购情况和消耗情况;

  当我问起一名后勤士官,在他们军队中,参谋是做什么的,得到的回答却是,参谋在他们军队中的任务是后勤部门的总管。

  除了负责后勤外,还要负责情报收集和整理,能直接对将领的战略战术提出建议。

  当时我就傻眼了,这参谋的权利也太大了吧,要是找一个差劲的参谋,那整支军队的后勤和物资分配马上就会出现问题。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第一时间知道,整支军队的结构和数量。

  这支军队的主将叫伊文,是世袭王公,据说祖上是千湖国的开国功臣之一,三个月前通过一级骑士测试,拥有王国骑士资格及其称号,一个月前升任蓝湖军队——也就是现在我所在军队的最高将领。

  我不知道“一级骑士”是什么概念,也不想知道,我知道的只是他在我之前已经换过七个参谋,这些参谋都是直接从贵族中挑选的,可是个个都不合格,整支军队后勤补给曾一度混乱,弓箭手领到骑士甲,骑士领到重装步兵甲,战士领到弓箭。

  甚至军饷都出现严重问题,上百万枚银币不翼而飞,查无踪迹,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也许是脑子一时发热,也可能是自暴自弃,这家伙居然随便找了个人当参谋,还好是我。

  第一次处理这些东西,难免有无从下手的感觉,但还好冷兵器时代一支军队的补给品和内务并不会像现代军队后勤那般多得离谱,在请较几个人后倒也能自己处理。

  虽然没学过财会,但是后勤部自有这类的人才,统计什么的就交给他们了,也让我的负担减轻不少,但几个月来堆积如山的工作,要统统处理根本没那么快,到了下半夜,仍有精神继续工作的,就只有我了。

  在演练士兵的喊杀声中,我处理完了职务范围内的所有文件,随手拿起一叠厚厚的文件直奔点将台。

  “伊文将军”

  当我把文件当着众多副将放到伊文面前时,伊文还不知出了什么事:

  “这是……做什么?”

  “这些文件只有你才有权力批复。”

  “哦!”

  打开文件,伊文翻了翻:

  “我还以为参谋可以搞定一切呢,没想到还要我自己动手。”

  哼!这叫什么话!好像我是多余的似的。

  “早知道将军喜欢亲自动手,我就不该把那一马车的文件处理了。”

  “咳!咳!”

  一个正在喝酒的参将被酒呃到,使劲的咳嗽:

  “琳参谋,虽然我知道后勤任务繁重,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这位将军,那可是数个月间堆积起来的事务,一支三万人的军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事情却不少。”

  那位参将还想说什么,这时却看到伊文突然猛的站起:

  “搞什么,怎么这时候换防!”

  众将一时间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将军,怎么了?”

  “换防时间到了,我们要去边境换防。”

  抬起头,看了看众将,又看了看场上正在操练的士兵:

  “两天后出发。”

  “什么!这么快?”

  众将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所措,只听伊文缓缓说道:

  “命令半个月前就来了,可是半个月前的参谋……”

  众将脸色都不好看,看来我的那位前任给他们的印象并不好。

  “物资准备得怎么样了?要多久才能准备出发。”

  伊文这次是直接问我。

  “不太清楚,具体要看后勤部队的反应速度了,不过所有的物资加起来,只够五天的伙食。”

  “五天走路足够了!边境要塞内有大量物资。”

  说罢,伊文抬起头来,一副随随便便的样子,根本不像是电视里头大将发布命令时威武的样子:

  “大家都回去让各自的部队准备吧,两日后出发。”

  ----------------------------------

  地球·中国某市

  这是一个极其英俊的青年,虽然穿着整齐的西装,但不知为什么,每个一看到他就会想起古代的儒生,但若仔细打量,很快就会觉得,这青年,有点像武侠小说中描写的文武全材的武林世家青年高手。

  带着几份书生气,举止潇洒,但又带了几分侠客豪放气息。

  正是这样奇异的气息,使得他格外的受女生注意,但对于四周暗送秋波的女士,这位青年却视惹无睹,只是大口大口的喝酒,似乎没有查觉到自己已经成了整个舞厅的焦点。

  “HI”

  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士急不可待的坐到他面前:

  “这位帅哥,很面生啊,第一次来。”

  “嗯,我不常来这种地方。”

  那位女士见对方答话,大喜过望:不常来?这样老实的男人现在已经不多见了,正想多说几句,却感觉头发一紧,被人抓着头发拉倒在地,她愤怒的爬起来,却看见面前是三个穿着火红紧身衣的妙龄女郎。

  “看什么看,海姐想坐你的位子是给你面子!”

  其中一个红衣女郎瞪了她一眼,踢了一脚:

  “一边去,少在这丢人现眼!”

  先前那女郎似乎很害怕这三个红衣女郎,连忙跑得远远的。

  “我说你!”

  其中一个看上去像带头的红衣女郎大喇喇的坐在青年旁边,大概就是叫“海姐”的吧,她嘴里嚼着口香糖,随手拿过青年的酒杯一口喝尽,然后手向后一扬,“碰”的一声摔个粉碎,正当旁观众人以为青年会发怒时,却只见那青年挥了挥手:

  “服务员,请再给我来两杯……”

  看了看站在那位粗鲁女郎身后的另外两个红衣女郎,青年改口道:

  “来四杯吧。”

  “你很有钱是吗?”

  海姐伸出手捏着青年的下巴:

  “有点余钱。”

  “是吗?干嘛摆这么酷酷的样子,你以为你很帅吗?”

  青年摇了摇头:

  “不。”

  只听“啪”的一声,海姐重重的打了青年一个响亮的耳光,这一下,不仅是周围的女性,连男性也开始注意到这来了。

  “一点都不诚实!”

  海姐又喝了口酒:

  “我再问你一次,你认为你很帅吗?”

  “是。”

  “啪”又是一个耳光:

  “一点都不知道谦虚。”

  随后又问:

  “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帅。”

  这时,青年冷冷的看着她,那一瞬间,她觉得血液都要被冻结了。

  “小姐,我发现你是故意来找碴的,所谓事不过三,如果你再无礼取闹,我就……”

  “你就怎样?你以为你很拽啊!”

  海姐扬起手又想打,却感觉一股大力迎面而来,紧接着,人们惊讶的看见,三个红衣女郎被那青年从窗口丢了出去——还好这是二楼,楼下还有施工未用完的沙堆。

  “臭小子,你等着!”

  楼下传来女子的叫骂声。那青年不以为然,拿起三个盛满酒的酒杯丢出窗外:

  “算我请你们喝的。”

  随后继续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仿佛事情从没发生过一样。

  过没多久,一个女子急匆匆的走来,坐到他身边:

  “不好意思,有点事,来迟了。”

  “不要紧,女人总喜欢迟到。”

  那女人皱了皱眉头:

  “我又不是经常迟到,今天真的有事。”

  叫了杯酒,那女人问:

  “今天约我有什么事吗?”

  “向你求婚。”

  青年眼中闪着爱情的火焰,平淡的话语,丝毫不对隐藏他对眼前女子狂热的迷恋。

  “我在你家门外砍了几千年的桂花树,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意?”

  “可是我对你没感觉。”

  女子有点厌烦的看了青年一眼:

  “感情的事不能强求的。”

  “是吗?你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款丈夫,论财产,我现在比他们都更富有,论长相,我一个仙人怎么也比凡人更有模样,我到底哪点比不上你那些凡人丈夫。”

  “就因为你是仙人啊。”

  女子微微一笑:

  “凡人都很好唬弄的,只要下个小法术,让他们做chun梦就行了,可你不行,你是仙人,要是你当我丈夫,可就麻烦了。”

  青年急了,正想说什么,只听舞厅大门“当”的一声被打开,闯进几个手持马刀的男子,先前被丢出窗外的那三个红衣女郎也在其中。

  “就是他!”

  那几个男子马上二话不说,举刀冲来,青年脸上不由得露出怒色,眼中闪过一丝金光,只听“叮”的一声,那几把刀齐刷刷的断成两截,一截握在那些男子的手中,而另外一截,却不知什么时候插进了那些男子的心口处。

  红色的血液顺着断刀洒在红地毯上,那几个男子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慢慢歪倒了。

  “杀人啦!”

  酒店中乱成一团,人人奔路而逃,而那带人来找麻烦的三个红衣女子,见情况不对也逃之夭夭。

  “吴刚,虽然剑仙不忌杀生,但也不能这样乱杀一气吧。”

  “谁叫他们找我麻烦。”

  突然,两人眉头一皱,对视了一眼,齐声喝到:

  “谁!出来!”

  “唉呀呀,被发现了!”

  从阴影处,走出一个全身包在绿斗篷中的人,面部蒙着块布,只留脸的上半部露在外面。

  “月仙子嫦娥,伐桂剑仙吴刚,呵呵,我没找错人吧。”

  “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吴刚暗暗戒备,他已经发现来者不善。

  “没什么,只是想请你们暂时离开这个世界,过一段时间我会让你们回来的。”

  话刚说完,两个绿色光球从绿斗篷手中指出,一个飞向吴刚,一个飞向嫦娥。

  “找死!”

  本来就心情不好的吴刚顿时大怒,一柄仙剑顿时出现在他手中,迎向绿色光球。

  嫦娥见状,立刻大叫:

  “不可!快避开!”

  但是来不及了,还没等嫦娥说完,绿色光球就与仙剑相触,在那一瞬间,绿色光球“刷”的一声扩大,变成一个空间传送门,吴刚来不及反应就被吸了进去。

  “可恶!”

  嫦娥咬咬牙,天仙领域瞬间发动,只见舞厅中灯泡闪了闪,随后碰的一声炸开,同时,绿色光球也无声无息的消失在空气中。

  不止这间歌舞厅,放眼看出去,整个城市都是一片黑暗,附近的变压器还在闪动着电火花,明显是短路了。

  “能量贬值?”

  绿斗篷头疼了,能量贬值,是天仙改变宇宙法则最常用手法,在天仙的力量范围内,一切能量都会像通货彭涨时的货币那样贬值。

  举个例子,假如一千瓦的电,能支持灯泡亮上四个小时,但是能量一旦贬值,灯炮所需的电量将根据贬值程度增加。

  当然,发电机的发电量也会在贬值的时候大大提高,结果就是导至电压不断加大,将整个城市的电器全部烧毁。

  而自己发出的绿色光球,受到能量贬值的影响,在大气中不断衰减,最终消失。

  天仙的法术,真是头疼啊。

  不过,并不是没有办法对付天仙,只是麻烦了一点。

  绿斗篷藏在蒙面巾下的脸不经意的笑了笑。

  

  

第四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