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即使是坚固的战船,也经不住魔法的攻击,两个魔法对撞所产生的爆炸能量,丝毫不逊于地球上那些钢铁战舰的弹药库爆炸,这种从内向外所引发的破坏力,即使是巨大的钢铁战舰也经受不起,何况是体形仅与炮艇相差无几的木制战船呢。

  战船仅仅只是被炸成两截,而不是被爆炸完全撕碎,这得感谢施放魔法的神官和魔法师,他们竖起的魔法护盾,很大程度让爆炸的能不至于四处狂泻。

  唉!这些神官魔法师啊,虽然会用魔法,却做不到收发自如,念了咒语被打断就要出事,魔法施放出来又缺乏控制的手段,如果是两个仙人在船内打架,就算使出那些足以毁天灭地的技能,周围的一切也未必会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必竟在中原高手的观念中,对招式和法术收发自如,才仅仅算得上是“略有小成”,而异世界的圣魔导师虽然做到了收放自如,控魔由心,却离“大成”还远得很。

  控制不好还敢乱用魔法,这不,落水了不是?

  运起避水术,我轻松的从后半部断船中钻出,沉船时的漩涡和乱流丝毫不能影响我。

  而在我之后,是魔法师和神官,他们的操纵着水元素,引导身体避开乱流,向上方浮去。

  他们虽然不一定会游泳,但靠着这个方法,绝对不会淹死。

  接下来是我的顶头上司,那群军官,先前他们被高温弄昏了头,冷水一刺激,马上醒了过来,看着这些穿着盔甲还能在水里游动的家伙,看着他们熟练的避开乱流与漩涡,整个儿一群的浪里白条,放到奥运会上肯定能拿冠军的,千湖国的人,水性太好了。

  最后出来的是那批圣殿剑士,他们身上的护体圣力早已经在爆炸中消耗殆尽,其实他们也够倒霉的,除去两个在魔法阵刚刚划好就跑出来的神殿骑士,在爆炸一瞬间又有好几个人影从魔法阵人跳出,剑还没拔就倒霉的泡在水里。这些家伙的水性不怎么好,一下子就有两个人沉了底——四肢使劲扑腾,可是不知是盔甲太重还是水性不好,反正他们是待在运河底下上不来了。

  别怪我见死不救,我找不到救他们的理由,再说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听天由命吧。

  但是厄运并没有离他们而去,一个漩涡打来,便有一个倒霉蛋被卷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活下来的人水性虽然不是很好,但他们力气大,四肢死命的划水,总算像水面浮了上来,上升的速度很快,甚至超过那些千湖国的将军们……不对啊,怎么看他们的水性都没伊文将军好啊,还有,罗德将军他们眼中怎么是那种眼神……就像幸灾乐祸。

  突然,向水面浮升最快的那名圣殿剑士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刹时间僵直,向水底缓缓落下。

  奇怪,怎么回事!?

  紧接着,是一个神殿骑士,同样吐了一口血就生死不明的沉向水底。这一下子,所有的宗教战士都吓得不敢上浮,但人在水底不可能像鱼一样呼吸,看他们那表情,我都觉得辛苦!

  再看看千湖国的将军们,伊文带着那些将军不紧不慢的缓缓上升,吐里还吐着泡泡……我想起来了,以前听人说过,如果在深水上浮速度过快,水压的变化会使肺部的空气撑破胸腔……

  不过,那些宗教战士倒也不笨,看到伊文将军那样子,一个个有样学样,倒也浮了上去。

  可是,在水面上,这样大难不死的将军和宗教战士却受到了不同的待遇。

  伊文和其他将军们被附近船上的士兵拉上船后,二话不说夺过一张大弓,开弓上箭,拉了个满弦,箭尖对准了水面。

  “哗啦”

  一个圣殿骑士终于露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就像沙漠中渴急的旅行者见了水一般,空气是么的美好!没有水,人还可以活上好几天,没空气,没有任何人能活过一柱香的时间。

  但是,不容他吸上几口气,弓弦响起,无数箭矢从周围射来,护身圣力早已经在求生的过程中荡然无存,一声惨叫,箭头穿过头盔,击穿颅骨,深深的射入脑中。

  看着这具刚刚浮出水面,现在又将回到水底与鱼虾共舞的人体,伊文把弓一丢,大喝:

  “众将士听着,这些刺客一出水,都给我杀了!”

  “是!”

  第二个浮出水面的是个圣殿剑士,正在在船舷边上露了个头,马上就有七、八根长矛扎穿了他的脑袋。

  随后浮出的宗教战士,不是被长矛扎死,就是被弓箭手射死水中,他们曾经让数十名士兵的热血染红水面,而现在,他们的鲜血却与那些士兵的血液混在一起。大片水面都是红的。

  唉,这些宗教战士真是的,根本就不懂得当刺客,必须一击不中立即远遁,寻机再袭,现在搞得两败惧伤,唉,笨死了。

  现在活下来的刺客,只有那个神官了。

  魔法师与神官正在半空中对战,各种魔法四处纷飞,嗯,看样子无论是魔法师还是神官都不是普通人物,比我以前见过的那些念了老半天咒语才能放出一个小火球的小法师强太多了。

  至于神官,大概是个主教级别的家伙吧,必竟能在短时间内进行这么多次魔法攻防的神官并不多见。

  突然间,漫天飞舞的各**法弹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两个人影在空中对持。

  “弓箭手!放箭!”

  一小校见状,立刻召呼弓箭手,成百上千的箭头指向神官。

  “放”

  “嗖嗖嗖”

  只听弓兵营军士长一声令下,附近的三十余艘小船上万箭齐发,箭如飞蝗,要是被射中了,肯定变成刺猬。

  可是这些箭矢在离神官还有五六米的距离便力尽跌落。

  晕,这神官好像飞得并不高啊!苍鹰都还在他头顶上飞,古人不是鼓吹“弯弓射大雕”吗?可是这些弓箭根本射不到那个高度啊!

  我轻轻一跃,落在一名弓箭手身边,解除了无形剑遁。

  “参谋长……好!”

  尽管我的突然出现让弓箭手们惊讶不己,但总算还记得下级见上级的礼仪。

  “嗯,把弓借我看看。”

  接过士兵手中的长弓,拿在手中觉得轻飘飘的,弓身全由桦木制成,而弓弦却是由不知什么植物的纤维的。

  轻轻一拉,弓便被拉了个满弦,我并没有用上真力,只是以普通女子的力量,就能开弓,这弓实在也太……古人不是自亏自己用的弓都是几百石的铁胎弓吗,据说清皇朝开国先祖的弓箭没有一个现代人能拉得开,而眼前这张弓,虽然长度一米有余,但要接开却并不难,怎么差距这么大?

  等等,我忘了,那些强弓劲弩,都是古中国战场上的兵器,和异世界的国家没有交集。

  “怎么不用好点的弓呢?这弓能射多远?”

  “回大人的话,好的弓都是近卫兵用,我们只能有这样的弓,这弓能射五十步远,近卫军的弓好,能射八十步。”

  “是吗?”

  我皱了皱眉头,这弓也射得太近了吧,就算拿块石头丢出去恐怖都不止这个距离,据说古代三国时期就有能射两百步的强弓装备军队,就算是同一文化类型的欧洲,也有比这更好的长弓,同是冷兵器时代,怎么会差那么多呢。

  “有没有更好的弓?”

  “精灵族的弓可射一百二十步远。”

  一百二十步,我差点昏过去,号称步弓无双的精灵一族,居然仅仅只有一百二十步的射程,连最锐的步弓手都这样,估计马弓也强不到哪去。

  如果当年以马弓打天下的蒙古骑兵到了这异世界,恐怕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一统天下吧。

  “参谋大人,我军还有一些强弩,射程可到七十步远,而且威力惊人。”

  我无奈的摇摇头,抬头望着天上对峙的二人,七十步的“强弩”威力能大到哪去,不过这也是个机会,当年的中国,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冲突中,造就了无比强大的弓弩,强弩中最好的要数神臂弓,吴黄弩,还有大名鼎鼎的诸葛弩,中原的弓虽然不如弩出名,但制式装备军队的铁胎弓还是很不错的,要是把这些弓弩装备中疆……嘿嘿,精灵族的弓箭手恐怕没人会提起。

  “自创世之初诞生的精灵啊,请以你的力量,痛罚无义的罪人吧!”

  正当我回想记忆中关于弓弩的资料时,一阵咒语打断了我的思路,大量奇怪的元素能量不断的向魔法师聚集。这股力量越来越强大,虽不致于让天地变色,但却让魔法师的身体泛出淡淡灰色光泽,就像是外壳光滑平整的灰色高级轿车一般。

  不对劲!一般的魔法师,都是向神灵祈求力量,而精灵族的魔法师除了向神灵祈求力量外,他们的女王也会像神灵一样赐与精灵族人额外的木系魔力。

  可是,除了精灵族人外,没有任何外族可以从精灵女王处得到力量,可是现在这位魔法师,明明是向精灵祈祷。

  我猛的伸出灵觉,分析着那些从我身上飞过的元素,这绝不是木系魔法元素!

  这些元素,竟然是和真气同等级的力量,如果没有错,无论魔法也好,五行术法也好,都不是这种力量的对手,就算是用灵力和精神力聚合成的斗气,也不可能与之匹敌,在凡间,只有真气和道术中的两仪之力能与之相比。

  这股强大的能量将四周所有的五行元素和魔法元素全部驱逐,在很大的范围内,魔法和五行术将无法使用!

  “你……你这混蛋!”

  神官气急败坏的骂着,刚才幸亏他见机快,跑得远远的,要不然飞行法术失效,掉到水里绝对够他受的。

  “这是禁魔领域,你居然……居然使用混沌之力,你信奉混沌精灵……你这个叛神者!神会惩罚你的!”

  说完,施展法术,以极快的速度逃离战场……这么快就跑了?我还以为会多打一阵子呢。

  *******************************************************************

  空间之门已经不知道将她弹回几次了,现在,嫦娥终于放弃了,这个异空间,明显已经被人设下了单行禁制,只许进,不许出,这个异世界,成了一个无限大的囚笼,地球是回不去了!

  异界文明虽然落后,但却环境优美,与灰暗的水泥森林相比,满眼郁郁葱葱的绿色充满了生机,虫呜鸟叫,远比起马达轰呜更加悦耳,脚踩在原始的土路上,虽然偶尔一骑飞奔的快马会扬起漫天的尘埃,却远远胜过汽车排放的尾气。

  嫦娥一身休闲装,在这文明刚刚初现的大地上是那么的抢眼,未进城就引来无数目光,再加上她本来就生得美丽,更是引来无数目光,天仙特有的气质,和仙灵们共有的圣洁气息,让无数双眼睛再也移不开了。

  “美丽的姑娘,愿神保佑你。”

  一位神父流着口水,拿着一本泛黄、略带破损的书,挺着大肚腩挡着嫦娥面前,伸出手,不知是想要扶摸嫦娥的面容,想要给她一次“祝福”。

  然而,神父那只胖乎乎的手却落了个空,嫦娥带着厌恶的眼神与他错身而过,一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咦,人呢?”

  “好像突然消失了。”

  “是啊,我也看见了,一下子就看不到了。”

  “会不会是魔女啊?”

  “去去去,什么魔女,魔女会全身散发那种圣洁的气息吗,有也是女神。”

  “嗯,肯定是女神,不过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呢?”

  “会不会是那个神父在搞鬼?”

  “很有可能,看他那幅邪恶的模样,肯定是恶魔的化身。”

  “对对对,这个恶魔斗不过女神,就变成凡人的模样,偷袭女神,那位女神一定被封印了。”

  “把那个恶魔抓起来,竟敢假扮神职,偷袭女神,把他捆到火刑架上,等救出女神后再烧死他!”

  “对!对!,烧死他!”

  可怜的神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批蜂涌而上的教民打倒在地,捆了个结实,带走。

  而在不远处城墙上的尖顶箭塔上,嫦娥面色古怪的看完了一这幕,半晌之后,终于吐出两个字:

  “一群疯子”

  身形一晃,再无踪影。

  

第五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