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可怜的骑兵们,可怜的千湖国骑兵们。

  流山国的骑兵在贵族骑士的带领下追杀着那群胆小没用不顶事的千湖国骑兵,每个流山国骑兵都把牙咬得紧紧的,死命的鞭打的马儿。

  千湖国的骑兵团成功的烧毁了大量农场果园以及一些建于城外的大作坊,虽然没造成多少人员伤亡,可是本地的经济基础几乎受到毁灭性打击,把那些土贵族心疼的昏死过去,这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是让千湖国的杂碎们在自己眼皮底下如此张狂,无异于在每位流山国战士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记耳刮子,并将军旗泼上秽物。

  那些从王都来的贵族们更是铁青着脸,过份的大意让他们把军队放在离城市太远的地方,而事发当时,几乎所有的上级军官,都在城里渴酒作乐,等到他们跑回大营整军追击,天早就大亮了。

  幸好当时军队虽然接到出击命令,但下级军官们仍然作好了出击准备,等那些满是酒气的家伙们一到便立即出发。刹时间,云集边境的流山国十万军队倾巢出动,就好像被捅了一下的马蜂窝。

  本以为追不上那些可恶的敌人,但是很意外,步骑混合的流山国大军很快就追上了那支千湖国骑兵——人家早就列阵等着呢。

  一阵砍杀,败的自然是千湖国骑兵,几千骑兵对付十几万大军,千湖骑兵不是坦克,流山国士兵也不是纸人,这样的结果自然是一开始就己成定局的。

  为了追击这股顽敌,所有的骑兵都从离队而出,追击逃敌。而步兵而乱七八糟的朝着越来越远的黑点狂奔——原本整齐的阵形在击溃来敌后就乱了,贵族们压根都没想过要整整队型。

  “四环要塞原本驻军有四万五千,最近听说又开来了个三万人的小军团,大人,您看是不是要整军一下再……”

  “嗯!你们整军一下,准备突袭四环要塞!”

  但是,当步兵团慢慢吞吞的“爬”到要塞时,却发现要塞的大门完全大开,整个要塞静悄悄的。

  “报~~~~~”

  一名侦察骑兵翻身下马,单膝脆在帅旗前:

  “报告将军,四环仅不有足两千守军,我骑兵尾随敌骑攻入城中,己拿下要塞!!”

  “哦!?”

  将军的目光停留在城墙上,只见城头站立头一个个挺拔的身影,看盔甲样式,明显是千湖士兵,看了看城头,又看了看跪在前边的侦察兵。

  “来呀,把这个千湖的探子拉出去砍了!”

  令人吃惊的命令让那侦察兵惊讶的抬起头来,眼中带着恐慌:

  “将军,我不是千湖的探子啊,我不是啊……”

  大将军不宵的看了眼侦察兵消失的方向,冷冷的“哼”了一声:

  “哼,想把我诱入城里再下手,我没那么笨!准备攻城!别从大门进去,他们一定在城门入备好的陷井。”

  “是啊是啊,将军英明!”

  “千湖的那些笨蛋,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当士兵们毫无阻碍顺着云梯爬上城头,意外的发现守城的敌人个个都成了呆子,而这些呆子甚至连兵器都没拿,于是高兴的挥舞着兵器扑了上去,对方也没有闪躲,站在原地,毫无反抗的让人砍下了稻草扎成的脑袋。

  那一时刻,流山国的士兵们才无奈的回头看了看架在城墙上的长长云梯:早知道我就从城门进来了,爬梯子好累。

  且不说步兵团长官以什么样的表情看待那五万稻草人战俘,现在说说那群流山国骑兵吧,这群骑兵死咬着千湖骑兵不放,轻而易举的攻下一座空空如也的要塞之后,留了一个侦察骑兵回去报信(就是那个倒霉鬼),继续死追着对手不放。

  “琳大人,敌骑己到。”

  侦察兵指了指远处不断接近黑点,马蹄扬起的灰尘可真是漫天飞舞,连我在这儿隔得老远都看得清清楚楚:

  “敌骑约两万五千人,再过半刻钟就到。”

  “传令各军,准备。”

  “是!”

  虽然士气低落,但由于这场战斗基本上不是用刀剑准备问题,充当民工的士兵倒也干得挺卖力,基本上,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谁都能猜到我要做什么。

  千湖骑兵们冲入山谷,凌乱的阵形根本就是真正的败退,至于骑兵团的战旗,早就不知道哪去了。

  流山国的骑兵紧随而入,当他们要冲出山谷时,无数巨石突然从山崖上砸下,冲在最前头的贵族骑士顿时被砸成肉泥,残破的身躯很快就被掩盖在石堆下。

  “快退!快退,有埋伏!”

  “后路也被堵上了!”

  骑兵们回头一看,果然,来时的路也已经堆满了巨石。

  “到中间来!他们砸不到!”

  被石头砸得伤亡惨重的士兵们连忙冲到了山谷中的开阔地带,这时,四周静了下来,除了伤兵的呻吟,再无其他声音,山中的飞鸟被士兵的杀气惊走,草丛中的虫儿也不敢鸣叫,一切静悄悄的,如同无月之夜时的宁静,死一般的宁静。

  山崖上不断的映出金属反射来的阳光,这些原本士气低落的家伙似乎回复了勇猛,只等我一声令下就结果了那些陷入绝地的骑兵。

  不过,那样并不保险,而且还会有很大的伤亡。

  “敲鼓!”

  “咚!”

  一声巨响,结束了暴风雨前的宁静,无数火箭“嗖嗖嗖”的从山崖上射出,随着火箭射出的,还有士兵们丢出的火把。

  虽然火箭由于弓的原因射程很短,和火把丢出的距离差不多,可我就是喜欢看火箭齐飞的场面,嘿嘿,其实这火箭真是个好东西啊,要是当年孔明草船借箭借来的是火箭……嘿嘿。(注:这里的火箭不是指火箭炮,是箭头点燃的箭矢。)

  着火点离那些骑兵们还很远,这个山谷两边谷口虽然狭小,但是山谷中央却非常平坦宽阔

  。

  “放心,这一带的草还是绿的,没那么容易着火。”

  一个骑士军官用颤抖的声音安慰属下:

  “只要坚持到大军到来,我们就能获胜!”

  虽然这声音中气不足,却让身陷绝地的骑兵精神这之一震。

  “大人,不好了!”

  一个小兵慌慌张张的跑来,递上一根滑溜溜的木头:

  “这是什么?”

  “这是抹了油的木头,我们脚下全都是啊!”

  众军士低下头,只见青青的小草间,横七竖八的丢着一根根一尺来长的木棍,每根都油光发亮,抬起头,只见同袍们的脸色全都变得死灰一般,刚刚然起的一点点希望之火眨间熄灭,在越来越近的火焰面前,每个人都如此的绝望。

  这场战斗的胜负早已经成了定局。

  当火焰渐渐熄灭时,山谷里己是一片狼籍。

  “报~~!敌军主力出现!约五万人!”

  我站在山顶,居高临下,清楚的看见一支队伍正在急行军,人数大约五万左右,也许是山谷的黑烟让他们感觉到情况不妙,只留下部份军队守卫要塞,主力急急忙忙朝山谷行军,只可惜他们要解救的同袍早已经烧成了黑炭。

  这山谷,是远古时代的河床,在山谷的另一头,一条被堵住了河道的运河水位升得老高,一群士兵奸笑的看着越来越接近山谷的敌兵和四处乱窜的侦骑。

  “是时候了~!”

  一声锣响,一个士兵拿着巨斧将一个木桩拦腰劈断,刹时间,白花花的水流如出栏的猛兽一般狂涌而出,简易的堤坝瞬间就被冲倒,就连砍木桩的士兵也险些被水卷走。

  “参谋大人真是军神下凡!”

  看到汹涌的洪水冲入山谷,卷走烧焦的尸体,又从山谷另一头冲出,吞没了正准备掉头逃跑的军队,情报官不由得拍起了马屁:

  “有您在,别说这些敌人,就算流山国来个几百万军队也不怕。”

  是啊,无论多么强大的军队,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都显得如此渺小,而这场人工洪水,比起那些洪灾,实在是差太远了。

  全身漆黑的龙骑士驾御着魔龙钻出云层,出现在仙殿上空。

  “龙将大人,下边就是仙殿。”

  被其他龙骑士称为龙将的是一位全身都被黑色盔甲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蓝色眼瞳的人,他看了看那座由翠玉为基,白玉为房的建筑,柔和而圣洁的气息让他感到万分舒适,不过他心中却非常的疑惑,正常情况下圣洁的气息会让他们这些身心都交给黑暗的人感到万份难受,可是仙殿散发出的圣洁,却是一种享受。

  “这是个不设防的国度,大人,您看,他们连城墙都没建好。”

  “嗯!”

  龙将点了点头:

  “看来仙殿的人并不怎么厉害,我们都飞到他们头顶了,他们还不知道,哈哈哈。”

  “冲进去,把那些弱小的家伙杀个干净,让这片肥沃的土地成为至高无上的魔神手掌上的明珠!”

  杀气刚刚从龙骑士们身上透出,一股如同刀割般的疼苦瞬间充斥着所有龙骑士的大脑!

  “啊!怎么回事!”

  “有人偷袭!”

  “不!不是偷袭,是那股圣洁的气息……不要露出杀气!”

  杀气一消失,刀削般的疼苦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圣洁的气息似乎让他们全身舒畅无比。

  “这仙教,有些奇怪,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圣力。”

  “我仙教无上圣力,岂是那些山野小神能比的?”

  众龙骑士齐刷刷的回过头,龙骑枪整齐的指着声音的来源——脚踩白云,凌空稳立的蓝发仙术师,那样子,倒隐隐有几份仙人气势。

  “呵呵,才刚刚回国呢,就有不长眼的宵小找上门来。”

  仙术师看待龙骑士的眼神,就如同一个绝顶高手看待几个不长眼主动找麻烦的街头小混混一般。

  尊贵的龙骑士怎么受得了这样露骨的蔑视,二话不说,几道黑色龙斗气直副仙术师而来,面对那让异世界有数高手无法轻视的夺命气息,蓝色头发下的嘴唇依然挂着一丝微笑:

  “移形换影大法。”

  仙术师的身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几道强大的黑色气浪撞在一起,在一声巨响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不错的破坏力,你们是魔族的龙骑士吧。”

  龙骑士们抬起头,只见蓝发的仙术师正静静的飘浮在一身穿仕女装的年轻少女身旁,高傲的龙骑士哪习惯以这种抬头仰望的方式看人,要看,也只有尊贵的魔神才配让他们仰视。

  于是,身为坐骑的魔龙努力拍打着翅膀,飞到与这一男一女相等的同度。

  “你是谁,报上名来。”

  “仙殿圣女水云兰”

  “我!魔龙神将菲洛太克,我这次来是以魔神的名义接管这片土地。”

  为首的龙骑士傲气十足,丝毫没把眼前两个放在眼中,更没把地上那无数正在看热闹的平民百姓放在眼里。

  看到对方露出这种气势,蓝发仙术师心头一阵火起,就想上前扁人,身形刚动,却发现一股力量将自己束缚,丝毫动弹不得

  “安夏,上仙曾说过,修行之路,须得心平气和,静如止水,否则易生心魔,难以悟道。”

  “知道了。”

  看到那个自称圣女的水云兰一句话就把那个叫安夏的仙术师情绪安扶下去,菲洛太克不禁奇怪,心平气和,静如止水好像是说让人心情平静下来的意思,虽然知道两个力量相当的武者对战时冷静是取胜的关键,可是说得容易做到难,那个叫安夏的家伙精神力波动现在已经相当平稳,稳得让人不敢相信,就像平静的水面一般,这可真是心如止水了,可是这是怎么做到的呢?看来仙殿一定有可以让人在任何时候都保持冷静的秘籍,虽然不能直接让人变成天下无敌,但这可是让所有魔法和武技高手做梦都想得到的力量啊!

  菲洛太克知道,这样重要的秘籍,任何门派打死都不会交出来的,只有武力强抢!当下打定主意,仙殿的秘法,无论如何都要拿到手!可是他哪知道,他所谓的“秘法”,不过是几句简单的修心法诀,在古代中原人士看来,这样的口诀根本就是连入门功法都不算的东西,不仅修行者会,普通的武林人士也会,甚至连邪魔歪道、三教九流个个都会,可是对于不知道“修心”为何物的异界人来说,只有高手,才明白心境修养的重要性,可是却没有人发明一套专门修心的功法,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看得见的魔法和斗气,才算是“力量”,心境那种飘渺的修炼法,特别是力量越强,修心越是不易,其难度足以让任何异界高手纷纷半途而退,而异界的菜鸟们却在拼命的提升战斗力,更本不知道修心是什么东西,要不然,异世界早就出现一大堆仙灵妖物,哪还轮得到神魔在这里独霸天下。

  不过,菲洛太克也知道,一些教派在毁灭时,往往会毁掉一些绝世秘籍,他可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招安,当然是最好的。

  “尊贵的圣女水云兰,若仙教能归附魔神之下……”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那轻柔的女声打断:

  “自仙教成立以来,不过数月时间,己有十数个教派怀着和阁下相同的目的来我仙殿,阁下不是第一个,但也不是最后一个。”

  “魔神大人可不是那些无用的神灵可比的。”

  “教派之间相互贬低漫骂,并不少见。”

  “你……”

  一股怒火冲上菲洛太克心头:

  “不识抬举,能够皈依在至高无上的魔神之下,这样的荣耀不是想有就有的。”

  “不要把自己想得太过伟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水云兰依兰是那么平心静气,语气中不带一丝情绪:

  “上仙曾说过,天地万物生而平等,谁也不比谁更尊贵,有的只是地位的差别与实力的强弱,无所顾忌的力量只会带来恐慌与仇恨,这样的力量迟早会消亡。”

  “荒唐,魔神的力量怎么可能会消亡,无知的异教徒,让你们见识一下魔神大人至高无上的力量吧!”

  魔龙们齐声咆哮,这些生存在魔界的龙族将龙族特有的威压毫无保留的施放在眼前两个人类身上,但是除了安夏在开始时身体猛的震动一下,随后却没有任何做用,龙威失效了。

  龙威其实只是一种精神压迫,对于那些没有修心过的人来说是至命的,但对眼前两个修心不久的人来说,西方龙族的龙威还是可以忍受的。

  “龙威,不过尔尔!”

  安夏笑得很轻松,但是这一笑,只有在初时龙威及身时一时不适应,但随后就轻松得多了。

  “唉!”

  水云兰轻轻叹了一口气:

  “本想教训你们之后放你们一马,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哼,好大的口气,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菲洛大怒,还从没见过如此狂亡的敌人,还未交战便一副自己已经得胜的模样,从来没人敢这样对待高贵的龙骑士,当我们是普通的骑兵吗!

  “若是我出手,你等还有一条活路,可是龙威一出,必定将‘它’引来,此事怕是不能善了。”

  未等水云兰再说什么,天空突然变暗,刚才普照大地的太阳似乎消失了一般,四周一片漆黑,一声奇怪的鸟叫传入众人耳中。

  “怎么回事?”

  安夏不安的四处张望,水云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不要慌乱。

  “是金翅鸟,就是教皇前几天召出来的那只小鸟儿,据说那只鸟真身其大无比,其翼三千里,可比大鹏,生性凶残,以龙为食,传说它日食大龙一条,小龙五百,能辟开海水,将躲于深海的海龙捉出喂食。”

  “真有那么厉害?”

  “假的!要是它胃口真那么厉害,估计天下的龙早就绝种了。”

  水云兰轻轻一笑:

  “不过它喜欢吃龙倒是真的,但也不是什么龙都吃,比如上仙留书中记载的那种身躯如蛇一般,能腾云驾雾的龙就吃不了,它没那本事,但比那种龙多个翅膀的应龙就能应付。”

  低下头,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大地,随即又说:

  “上仙留书中所记载的龙族至今是个迷,那种身躯像蛇,没翅膀的龙族能呼风雨,口吐风火雷电,比起我们这只能吐龙炎的龙族可真是强大多了,那样的龙,恐怕连神族也制不了吧。”

  “至于应龙,据说本事不大,是龙与异兽杂交所生,有点像我们这的亚龙,可是我看书中的那些记载,却发现那应龙似乎依然不是我们这的龙族能比的。金翅鸟喜欢吃的龙,就是应龙。”

  天空腾的变亮,那只飞翔于天顶之上的硕大巨鸟在无数人的注视下渐渐缩小体积,高度也在一点一点的下降。

  “那是什么?”

  龙骑士们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阵劲风连人带坐骑扫倒在地,从高空落下,魔龙没受什么,可是那些龙骑士们,全都摔得粉身碎骨。

  魔龙们没有时间为主人哀伤,他们听得懂人类语言,知道那个龙族的天敌已经到来,当那只全身金光闪闪的金色大鸟落在它们面前时,足以焚尽一切的龙炎袭向那只目空一切的大鸟,可惜全都无功而反,作为龙的天敌,又怎么会对龙炎没有防备呢。

  尽管金翅鸟已经缩小了身躯,但它目前的体积并不比龙小,百米高的个头如同高山一般,让中疆的人们惊讶不己,也让仙殿的仙职们惊奇万分,谁能想到,几天前仙殿教皇雪玫从一个怪异的魔法阵中召唤出一支可爱的,看似无害的小鸟,谁都以为那是个失败的召唤术,可是,今天这只可爱的、无害的小鸟摇身一变,天哪!那是什么鸟,龙会变人,高级魔兽也会变人,但体积前后相差那么大,恐怕连神兽都没这番变化本事。仙术师们都在祈祷,希望出使外国的教皇快点回国,谁知道那只可爱的小鸟会不会吃人啊。上仙保佑,希望那鸟儿不喜欢人肉。

  龙与巨鸟的战斗,简直就是猫戏老鼠,十几只高贵魔龙在百万双眼睛的注目下被金翅鸟玩弄得精疲力尽,最后被利爪开膛破腹,平时高高再上,力量强横得不可一世的龙就这样葬身鸟腹,未了,只留下一地龙皮龙骨,难吃的龙头丝毫未动——金翅鸟很挺挑食的。

  也就在那一天,人们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一种恐怖的食龙鸟,有着龙族不可比拟的力量,至于证据,就是最近中疆大量出口的那些用龙皮龙骨制成的兵器防具,以及大量用冰块冻起的龙肉——据说看过金翅鸟吃龙的人整整三个月都不想吃肉,这些残留下来的龙肉,当然还是换了外汇。

  

  

第五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