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大家新年好^_^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工作的加薪升迁,经商的发财,买彩票的中大奖,最近懒了一些,没什么更新,大家别介意啊!

  请大家也祝我和像我一样的学生考试能考好成绩,毕业能找到好工作!

  “我觉得你放了我,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看到四周都是自己忠实的下属,被劫为人质的家伙底气倒是足了不少。

  “闭嘴!你现在是个人质。”

  这位人质真不厚道,最起码也要大喊“不要过来,都退下”之类的。

  周围的士兵们见此情形,整齐的向前迈进两步,手中的长枪刀剑整整齐齐的向前

  伸出,似乎在给险境中的长官打气。

  “你不可能走出这军营的!”

  “你怎么这么喽索!安静!”

  这家伙真喽索,要不是为了逗你们玩,最后的耍你们一下,早就把你这个长嘴男

  用强力胶封嘴了!为了让这家伙安静,我得做点什么,不然吵都被他吵死,点穴

  ?嗯,不错的主意。

  伊文只感到脖子上一轻,原本架在脖子上的短刀已经离开要害,还没反应过来出

  了什么事,只觉得颈部一麻,短刀的刀柄不轻不重的砸在上边,下巴顿时没了知

  觉,别说开口说话,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砰砰”

  就在我给伊文点穴时,也许是看到短刀离开要害,士兵们见有机可趁,纷纷一涌

  而上,人群中甚至传出两声枪响。

  是魔法枪的声音,有炼金术士!

  翻掌打碎了两个魔法冰针,士兵们已经冲到我面前,现在这情况,就算再把刀架

  到伊文面前也不能阻止这些小兵夺帅的意图。

  在这种情况下,我做出了武侠电视中大侠挟持反派头目失败的动作:一把拎起伊

  文,将他丢向蜂涌而上的士兵,士兵们哪曾想过我竟会把人质丢出,但他们看到

  凌空飞来,手脚乱舞的伊文,只是愣了一愣,迅速把前伸的刀剑丢到一边,然后

  ,认命的被连人带盔甲三百多斤的人体砸倒,把人丢出去时我用了点暗劲,在伊

  文接触第一个士兵时,隐藏的暗劲被触发,无形的真气在人群中呈扇形扩扇,其

  结果就是几十个士兵手软脚麻的倒在地上打滚,疼是不疼,就是全身血脉被真气

  暂时性堵死,两天内是别想站起来了,远远看上去,这几十个士兵就像是被伊文

  砸倒了似的。

  “我想,大人应该减肥了。”

  一名校将喃喃自语,周围的一群参将,校将纷纷点头。

  在丢出伊文的同时,我运起轻身术,又以壁虎游墙术让掌心产生一股吸力,紧帖

  在伊文那身华丽的将军铠上,就在他砸到士兵,还未接触地面时,一脚踩在伊文

  背上,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蜻蜓点水一般的踩着士兵的脑袋,眨眼间就跑了一

  百多米!

  “别让她跑了!投矛,快!”

  几十根短矛凌空飞来,除了几根能够扎到我的短矛被我打飞之外,其他长矛都轻

  松的将我身边一大片士兵钉死在地上,只有那个刚好被我踩脑袋的小兵福大命大

  ,受本仙保佑免了一死,但还是吓得面无血色。

  真狠,根本不在乎会弄死多少己方士兵!

  我稳住身形,站在这位倒霉又幸运的士兵头上,望向短矛射来的方向,只见那儿

  整整齐齐的出现在三排士兵,每个士兵手中持有一根一点五米左右的短矛,矛尾

  装有尾翼,看上去像是放大了的弓箭,在他们背后,还背着好几根同样的短矛。

  这支部队我以前也见过,但没仔细看,以为只是普通的,用于近身肉捕的部队,

  哪想到据然是投矛部队。突然,左侧又响起呼呼风声,一扭头,晕了,好多斧头

  飞旋着过来了!

  唉,我早该想到,这个世界的弓箭制造技能如此落后,缺乏杀伤力,自然就会有

  其他大杀伤力的远程武器。

  投矛和掷斧当然就是其中最典型的!

  这些重量大的“暗器”虽然杀伤力很大,但难不倒我!

  手一伸,一根斜斜插在泥土中的投枪如同受到召唤般,迅速飞到我手中。在我脚

  下小兵绝望的目光中,那根原本用来投掷的短矛在半空中缓缓的画起了圆圈,缓

  缓移动的枪尖轻轻的点在呼啸而来的短斧上,短斧瞬间失去了力气,掉落在地,

  锋利的斧刃砍进泥中。

  第二把,第二把短斧也步上了“前辈”的后尘,那把短短的投枪像一支长长的画

  笔,画出了一道看不见的铜墙铁壁,所有掷来的斧子,全都砍进泥里。

  刚收拾完斧头,第二波的投枪杂带着弓箭又来了,而且是从两个方向袭来,这些

  远程攻击的兵种真是麻烦!

  投枪在我手中像棍子一样的舞了两三圈,随后又被我丢出,丢出的方向,正是无

  数投枪刺来的方向,一柄投枪在接触几十柄与它一模一样的投枪时,“拍”的一

  声轻响,炸成了碎片,纷飞的碎木片将那些投枪打得折的折断的断,在投枪手们

  目瞪口呆中掉落一地。

  弓箭手们的脸上更是一阵红一阵白,他们射出的弓箭本身威力就不大,只见我手

  一挥,一阵怪风(掌风)吹来,那些箭好像射中了钢板一样被弹飞,落了一地。

  没等他们再丢出什么,炼金术士的枪身再次响起,这次射来的,是魔法弹!

  对付魔法弹,不用什么太高的技巧,手指前伸,几道尖锐指风疾射而出,古代武

  侠面对重装甲敌人,有许多种对付方法,除了最常见的“阴劲”“隔山打牛”外

  ,能够轻易击穿巨岩的指功也是那些重甲武士的谈之色变的功夫。

  照我估计,这些指风毁了魔法弹以后,还能够射到炼金术士身上,在他们非要害

  的地方钻上几个小洞。

  指风与魔法弹一碰,出乎意料的产生了大爆炸!如同肩扛火箭炮的爆炸力不仅让

  我吓了一跳,还让指风的力道大减,但是,炼金术士的身上依然被指风余劲击中

  ,在身上留下了几个浅浅的血洞。

  正当那几个炼金术士正准备带伤做战,举枪准备再次射击时,只觉得眼前一花,

  我已经笑眯眯的站在他们面前,轻轻松松的拿走了他们那视如珍宝的魔法枪,以

  前好像有捡到一把,但却被我丢进空间袋中忘记了,现在多抢几把,多多益善。

  这几个炼金术士看见枪到了我手里,当然不答应,扑上来就想夺回宝贝魔法枪,

  而这个时候,我却听见身后风声大作,习惯性的闪开,扑了个空的炼金术士们一

  抬头,却看见铺天盖地飞旋而来的利斧和从空中落下的枪尖箭矢,还没来得及喊

  一声命丧黄泉。

  乖乖,这些人还真下得了手,不管普通士兵,无分贵贱无分敌我的乱丢一气,常

  听人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唯一的敌人连皮都没擦破,倒是有

  好几十人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看着那些死在地上的炼金术士,他们明显是比魔法师还更趁贵的战争人力资源,

  至少我在其他国家的军队中就没看到这些拿着魔法枪的家伙,千湖国的人也真狠

  ,不仅普通士兵下得了手,连稀有兵种也照杀不误,骨子里的狠劲可真足啊。

  不过刚才伊文落在我手里时,这些家伙好像没发威啊。

  转过头,很容易的就瞧见伊文被几个参将扶着站在亲卫的保护圈中,刚才那一丢

  让他头都晕了,到现在都还站不稳。

  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我正笑吟吟的站在他面前,回头再看看那些军官将

  领们,个个惊讶得张大了嘴,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我是怎么穿越几百名士兵与

  亲兵的防卫线,站在他们面前的。

  不管想得明白想不明白,在他们做出下一步动作之前,已经被点穴,暂时充当雕

  像。

  “这是什么魔法吗?束缚术?”

  某军官途劳的挣扎着,可是身体根本纹丝不动。

  “不像啊,中了束缚术跟被绳子捆着没什么两样,可是现在我根本用不上劲,身

  体也没有任何知觉,只有头能动能说话。”

  “我也是……该死的,这倒底是什么魔法!”

  在局部地区,洪水还未完全退去,在黄色的浑水中,一座小岛若隐若现,这座小

  岛原本是座小山丘,洪水到来时,它同样受到了没顶之灾,水位下阵后才得以重

  见天日,但是,洪水也在它身上留下了几具浮肿的尸体。

  “好了!”

  我手一松,伊文便无力的摔在地上,弄得全身是泥,但很快他又站了起来,身上

  被封闭的穴道在倒地之前就已经解开,丧失的气力又回到了他身上。

  “真没想到啊,秦琳,你的实力居然强大到了能无视数万士兵的存在,来去自如

  来,嗯,据我的经验,你用的应该不是魔法,倒更像是武技,应该到了圣阶……

  不,圣阶武士也不可能在军队绝对优势的围攻下来去自去自如,你一定是榜上有

  名的武者,你倒底是谁。”

  “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我叫秦琳。”

  我半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位泥泞不堪的将军,寻思着要怎么从他嘴里套话。

  “不可能!大陆武榜上,根本没有秦琳这个人。”

  “没有又怎么样,就算是榜上第一的人,你能保证他真的是天下第一吗?你然到

  不知道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躲来不为人知的角落苦修吗?”

  武榜魔榜我以前好像有听说过,不过……总感觉就像武侠小说里“天下英雄榜”

  之类玩意,可惜榜上有名的家伙们经常会被从深山老林里出来的邪派高手杀得上

  跳下窜,虽然不知道现实和小说的情况差了多少,但想来绝对不会有谁稳拿第一

  的。

  “不可能,只有求助于国家财力的支持,那些魔武高手才能继续苦修,否则那些

  家伙连吃饭都问题,我想你也知道,魔法研究的材料,和高级武者的陪练,还有

  圣阶武者和魔法师阶级认证所需要的试炼,除了国家和大财团以外,没有人能支

  持得起。”

  “是吗?武者还是陪练啊?”

  郁闷,我好像从来都没有陪练啊……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在地球上的时候,天华

  和阿耿算是我的陪练吧,不过说到陪练,然到不是随便找个和自己水平差不多的

  人打打架就行了吗?

  “然到你从来没有过陪练?”

  伊文用诧异的目光的上下打量着我:

  “没有陪练的武士只有一种,那就是邪恶的嗜血武士,用不断的杀戳来提升自己

  的修行,可是……你怎么看都不像啊……”

  “好了,现在不是讨论我的时候。”

  我挥挥手,阻止了伊文继续说话:

  “告诉我,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吗?非要制我于死地?”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伊文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眼神也变得闪烁起来。

  “别给我装傻,你说的那些什么挑起战争,皇帝会处死我的话,是编出来的吧,

  你真以为我好骗?”

  “你……”

  “任何一个昏君,都不可能随便做出那样的决定,除非是昏到极点了,而千湖的

  皇帝照我看来应该不是昏君,据我所知,这个皇帝已经在位二十余年了,要真是

  昏君,周围那些有着强大宗教战士的国家,早就把这片土地分了个干干净净。”

  我逼近了几步,伊文张惶的后退:

  “想必伊文大人的身份不简单吧。”

  伊文低下头,片刻之后重新抬起,他已经恢复了镇定:

  “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我的好奇心一向很重。”

  “好奇心会要了你的命的。”

  “我一向很命大。”

  “即然你都那么说了……”

  伊文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口中喃喃的说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话语,突然间,两道

  龙卷风一左一右的出现在他身边,就好像是他的护卫一般。

  “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我发现,他现在的笑容,很奸诈,也很邪恶。

  唉,看来我又要当一回卫道人士、正义使者,真是累啊

  

  

第五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