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神界其实并不如凡间传说中的那般神圣而美丽,但和凡界相比,神界是个非常奇妙的地方,在这里没有平稳的陆地,天空之下便是深蓝色的海洋,无数“神兽”在水中嬉戏,在海洋之与天空之间,却是无数飘浮在半空中的小岛,天使的身影不停的在岛的边缘巡视着,因为每一个小岛上的神灵都是不同派系的,各自立场不同,有的老死不相往来,有的略有来往,甚至还有些敌对状态。

  只是神界是不允许争斗的,要打,就到凡间、魔界去打,这是太古时代就定下的法律,虽然定下法律的神界君王已经不在,虽然混沌神族自称能够取代消失的天神管理神界,却没有足够的威信和力量触及神界的每一个角落,但远古的法律依然约束着神灵与天使们,成为一道脆弱而又坚实的和平防线,使得相互敌对的神坻们怒目相视却不肯带头坏了规矩。

  在某个浮空岛上方,闪过一道淡黄色的神光,跨界传送阵特有魔法波动与几个人影一同出现,一队战天使小队见状立刻起飞,当看清来人却立刻解除了警报,并至与最高的礼节:

  “恭迎吾神!”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诗风情的神殿,不是在凡间的神殿,而是在神界的神殿,是诗风情的家。

  以诗风情的神殿为中心,无数天使们构建了长街与各式各样,线条优美住所,那些精致的住宅中,到处都是壁画,壁画的内容无一例外的都是赞美诗风情。

  与天使居所相反,诗风情的神殿显得朴素得多,没有太多的精美装饰,神殿整体是由一种不知名、和大理石有些相似的石材购建,仅在屋檐墙顶有一些小小的花纹装饰。

  “师傅!”

  很意外,我居然在这里看到了疾光,与上次见面相比,这孩子至少懂了些礼仪,懂得见面要行礼,我也笑着回答了他,虽然看上去还是畏畏缩缩的,但比以前好多了。嗯,上次把他丢到一边没尽到师傅的责任,这次得带上他。

  “你们都下去吧。”

  “是!”

  待一众天使们与徐徐退下,我才发现,还有个人座在椅子上没动,这个人明显不是天使,从他火红的头发与身上透出的神威,我知道了,他是

  炎焱,星天教的火焰之神,我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琳,这位是炎焱……”

  “不用介绍了,我们见过一面。”

  炎焱很不客气的打断了诗风情的话,呼的一下站了起来:

  “秦琳,听说仙职们像要饭的一样挨家挨户的讨钱,是真的吗?”

  郁闷,我刚到这一口水都没喝就找我说宗教问题了,而且语气严厉至极,好像我欠他钱一直没还似的。

  “你是说‘化缘’?有是有,但……”

  “你怎么能让高贵的仆人去做这种下贱的事!要知道,那些仙职这么做可是等于丢了所有神职的尊严,这直接影响到我们神族在世俗界的形像。”

  郁闷,让那些仙职去讨钱好像是挺丢脸的,不过我并没有让他们学习地球上的和尚道士一样一家一家的“化缘”,而是采用类似“捐款”的方式在一些地方设“化缘箱”,地球上很多寺庙都这么做的,而且收入都不错,造成的影响绝对比强行收取的“神税”要好得多。

  “我并没有让他们乞讨,只是让信徒根据自己的经济水平自己决定该贡献多少。”

  “自己决定?秦琳,你难不觉得那些箱子和摆在路边的破碗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区别吗?忠实的信徒对教会的要求会尽全力满足,只有信仰不坚定的人才会因为教会给他们的考验过难而推三阻四,没有必要为了区区几个钱币就让你高贵的仆人弯腰。”

  我得转移话题,和这两个神权至上者解释这些仙教的“内政”会很累的。

  “说到信仰坚不坚定,我总觉得信仰不坚定的那群人,他们就算皈依了其他教派也不要紧啊。就像我并不禁止其他教派在中疆传教,只要不是对国家发展有害的就行。”

  “你……不觉得这样做的话对异端太仁慈了吗?你对异端太过宽容了。”

  炎焱递过来一叠纸:

  “这是近段时间来各个异端在中疆发展的情况,虽然我知道我不该在你的守护国内驻留耳目,但这些情报对你相当有用。”

  呀,看来他早有准备,也许是准备说完“收税”问题后再谈“异端”问题。

  我接过那叠文件,粗粗的看了几页,开头几张都记载中疆的用来约束宗教法律,其中规定了除仙教外任何教派不得拥有武装、土地、不得参政,不得伤害信徒,不得以活、死人体为祭品,不得抵毁其他教派,不得与异教冲突……总之,这套法律挺完美的,至少看上去没有什么漏洞,不过这套法律却是以维护皇权为核心,严重削弱宗教势力,仙教与其他教派相比,唯一拥有的特权就是能收税(这项特权用不上),能够拥有教派武装,不过法律中又明文规定,当国家受到外来势力威胁时,教派武装必须听命于国家调遣,嘿嘿,估计这条法律一出炉绝对是爆炸性的,特别是在这个几乎所有国君都听命于教皇的异界,其效果无异于在沸腾的油锅中倒下一勺冷水。

  即使是在地球上,我也没听说过有这条法律,在中央皇权高度集中的古代中国,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中原国家组建过“和尚团”“道士营”,只有****的偏远国家才有过“僧兵”,当然,还有那臭名远扬的“十字军”,不过,从这些限制宗教的法令来看,木海桑的野心看来不小啊,似乎在打宗教武装的主意。

  接下来的几页纸,却全是一些外来教派的发展情况。

  这些异教,都是由流亡者带入中疆的,由于中疆对异教宽松的政策,几乎所有奇奇怪怪的教派都在信徒在这里,而且还不断有其他的教派信徒出现,今天来了某某国的流民队伍,带来个什么教,明天又来群逃难贵族,又带来个什么神灵的福音。甚至还有信仰魔族的人,公然举办传道会——中疆法律规定,除仙教外其他教派要传教必须以“传道会”的形式,除了在“传道会”和自己的教堂外,其他地方不得有任何传教行为,奇怪的是,这些法律全都有人遵守,在其他国家狂热非凡的异端,居然开始学会遵守法律,这不能不能奇怪。

  “看上去好像很好啊。”

  我的话让炎焱和诗风情几乎吐血:

  “秦大仙女,且不说中疆制定的法律亵du神权,这么多异端跑到你的守护国,有很多甚至明显是邪教,你然到就没有一种坐着火山口的威觉。”

  “他们又没在中疆犯事,等他们犯了事再驱逐也不迟啊。”

  “那个时候说不定已经迟了,你不要忘了,现在想打中疆主意的人可多了。我以朋友的身份建议,希望你对整个中疆进行一次清洗。”

  大清洗?我又不是斯大林。

  “用不着,小鱼小虾起不了多大的浪。”

  那叠文件被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了炎焱,转过头对诗风情笑了笑:

  “但我也不会对那些有奇怪心思的异教放任不管的。”

  “唉,看来是我们白担心了,但是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帮助你的。”

  “谢谢。”

  “别说谢呢。”

  诗风情突然眯起眼睛笑了笑:

  “中疆以前有些土特产,一直都受到我们的欢迎,可是现在……”

  “土特产?什么土特产?”

  中疆以前还有特产?奇怪了,中疆以前不是专用矿石卖钱的吗?

  说话间,天使待女们送上了一件件特品。

  “秦琳,你看这个。”

  炎焱拿起一件黑色的盔甲,递了过来,这件盔甲明显不是金属做的,倒像是什么东西的甲壳制成,整件盔甲从外形上看是一件全身骑士铠,和普通骑士铠一样能把人整个包住,只露出一双眼睛,不过这件盔甲的重量却只有五公斤多一些,和全身皮甲差不多重,但是它却远比精钢骑士铠要结实得多。

  “这是当年中疆的特产蚁壳甲,我用他来装备逆风骑士团。”

  诗风情看着那件蚁壳甲,眼中露出一丝的担忧:

  “逆风骑士团是我手下最精税的天使军团之一,全军都装备这种蚁壳甲,以前中疆人在地底生活的时候,主要威胁就是那些在地底打洞的巨虫巨鼠,其中威胁最大的就是体形巨大的蚂蚁,这些蚂蚁不仅是群体活动的生物,而且身上甲壳非常硬,中疆人经常要付出很大代价才能击退这些巨大化的虫子,而那些死去虫子身上的甲壳无疑是最好的盔甲材料,但是以中疆人落后的生产技术在击杀巨蚁后无法加工蚁壳,所以我就派人大量收购。”

  不用说,肯定是以非常便宜的价格收购了,摆明着是不平等交易了。

  “可是你怎么把这些东西运出中疆?”

  “中疆的地下通道非常发达,也非常的不安全,中疆人打通了原有的蛇鼠蚁洞,硬是开出了一条通向外界的地道,由于这条地道大部份都是巨型怪物开通的,中疆人花了十年的时间将其连接起来,这些路走马车是绝对没问题,但却非常的不安全,每次我都要派出数百精锐天使充当护卫,这些天使士兵每个来回都要折损好几人。”

  “用那些虫子的硬壳加工成的铠甲加上魔法强化,就成了这个世界上最硬也是最轻的制式装备,直到你的信徒装备上那些奇异的盔甲之前我的逆风骑士团一直都拥有最好的制式装备,不过现在我已经弄不到可以充当原料的甲壳了,这些盔甲必竟是昆虫的甲壳制成,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会腐烂,保养不好也会腐烂,再加上战争消耗的关系,再过半年左右,盔甲就会出现短缺,我不想我的天使们因为装备的关系出现战斗力下降的情况,所以只好找你……”

  “这个有点难办,中疆的变异怪物都已经恢复原状,巨型甲壳类动物恐怕只有大海龟和鳄鱼了。”

  “我想你应该有替代器吧。”

  替代器?我想想,对了,有了。

  “这个……替代器是有,数量和种类也很多,不过……”

  “不过什么?”

  一听有替代品,还不止一种,数量还多,不仅诗风情两眼放光,连一旁的炎焱也精神起来,插嘴进来:

  “如果数量非常多的话,我能不能也得到一些?”

  “当然可以,在我看来那些材料都是平常能弄到的,但要经过一些特殊处理,比如果最轻的材料,就是纸。”

  “纸?”

  “是的,纸。”

  “琳,你不是拿我开心吧,用纸做的盔甲……虽然我听说你能把纸人变成军队,但纸做的盔甲……”

  “我不是拿你开心,在我所在的世界,早在数百年前就有人制造出纸甲,甚至还有人用铁甲去换纸甲。”

  (传说宋朝时有出现纸甲,不知道是真是假)

  “用铁甲换纸甲?”

  诗风情和炎焱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中尽是惊异:

  “那些纸甲是用特殊的纸制成吗?”

  “不,是用普通的纸,但是制做工艺却相当复杂,防御力倒很不错,不过我并不会那种工艺,所以我用的是特殊的纸,用那种纸做出来的纸甲,绝对不怕火,也不怕潮,要知道,那种失传的古代的纸甲最怕的就是火和水。”

  看到他们两人眼中将信将疑神情,我就知道,他们不太相信脆弱的纸张能顶住刀劈剑砍,事实上,也只有在科技非常发达的年代,才能做出这种刀枪不入,防火防水的纸,特种纸张虽然防不了子弹,但要防御冷兵器却是足够了。

  即然他们不太相信,那就换种材料吧。

  “还有两种材料,做出的东西会比纸甲更结实,但也更重,但比铁甲还是要轻多了。”

  “是什么东西?”

  “橡胶和塑料,诗风情以前见过这两种东西的普通产品,但是强化过的相信你没见过。”

  塑料一直以来都是地球上大量使用的一种物资,但却并不结实,直到二十世纪未,二十一世纪初叶的那段时间,某个国家突然暴出特大新闻,他们制造出了用塑料制成的战车,从那时起,塑料第一次被制成了能够与钢铁相提并论的军用装甲。

  至于橡胶就不用说了,能够防弹的车轮很早就有了。

  对于这些新奇的事物,炎焱是从没见过,他把目光投向了诗风情,诗风情却拿不定主意:

  “这个……,琳,你能不能先每种做十件样品给我们看看,要知道,天使军团直接负责神灵的安危,对于能够直接影响天使军团的战斗力东西,没有哪位神坻敢马虎的。”

  “嗯,当然可以。”

  我知道,他们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一定会想要的,这也算是军火订单吧,这也算是一种财路吧。

  “还有这个!”

  炎焱手中拿的,是一捆丝:

  “这蚕丝是当年中疆大量出产的,非常结实,我们的神袍就是用它织成的。”

  我接过那捆蚕丝,从中抽出一捆,使劲拉了拉,发现它竟然非常结实,韧性又好,简直……简直就是武侠小说中的“天蚕丝”。

  “我们身上的衣物都是这种丝织成的,如果没有了它,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用类似天蚕丝的东西织衣裳,这些家伙也真够浪费的。

  “然到不能穿普通衣物吗?”

  “我们是神啊,普通衣物怎么配得上我们的身份。”

  “那其他神灵也都是穿这种东西吗?”

  “不,他们没有,但是他们似乎有另一些东西可以替代这种蚕丝,但我们没法得知那是什么,就算知道了很可能也弄不到。”

  我轻轻的扶摸着那捆蚕丝,很难想像这种触感和普通蚕丝没两样的东西竟拥有和天蚕丝一样的特性,说实话,我也很想要这东西,因为我手中没有天蚕丝,如果有了这东西,那将是非常好用的。

  “这捆丝我想带走,试试能不能人工合成这种东西。”

  “当然可以。”

  诗风情倒是大方,随手指了指另外一大堆的东西,脸上笑眯眯的:

  “我就知道,你能做出塑料那种奇怪的东西,这些东西应该都不在话下,还有其他的东西我就不一一说明了,唉,以前没想到过,中疆改变竟会影响这么大。”

  废话,你们这些只想穿好吃好家伙,事事都要好东西,又不肯用普通的物品代替,影响当然大了。

  不过这话我可没说出来,默默的将所有“过去中疆的特产”收口空间袋,等我搞清楚这些东西的成份,嘿嘿,一定会非常有趣的。

  

第五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