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阳光明媚啊!

  柔和的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人间的气候条件比起神界略差了一点,不过提起神界,我可是一肚子的不高兴。

  星天教的神灵,除了诗风情和炎焱外,个个对我可都不怎么友善,排拆猜忌是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的,甚至有些神灵还对我有敌意,这些为了即将新生的神灵而聚集在一起的家伙们甚至责问诗风情与炎焱,为什么让一个异教神灵进入星天教的势力范围。

  炎焱还算好,有时候会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我有没有姐妹,父亲怎么样,我对创始神的看法……谈了半天,我才隐隐感觉到,他似乎把我当成某个认识的人了。

  至于其他星天教的神灵,首先讨厌的就是那个战神,倒不是说他怎么的,只是看那家伙满脸笑容的脱上盔甲,到处像健美比赛选手那样展示着身上的肌肉,我直接判断:他已经把大脑组织也煅炼成肌肉了。

  其他的神灵有的问我是哪个神族世家出身,然后一脸不宵的走开,似乎和我站在一起有辱身份。而有的则干脆说我是异教的邪恶之源,世间的一切不幸皆因我而起,我真想把这种家伙送去读科普读物,或是打上封建迷信的大牌直接丢给红卫兵处理——如果异世界也有红卫兵的话。

  面对这些不友好的家伙,我可不会摆出假笑来讨好他们,我又不是落难来投奔的可怜虫,也不是攀附权贵的家伙,我是一个剑仙,剑仙骨子里的狂傲本性令我不会做出我不想做的事,尽管我出于形像考虑没有把那属于剑仙的狂傲表露出来。

  所以,我带着疾光离开了神界。

  不过不幸的是,一出神界就到了沙漠。沙漠中的阳光对我来说是柔和的,但对疾光来说却是一种折磨。

  “疾光,你听说过野外求生训练吗?”

  疾光一听,连忙摆出两眼泪汪汪的可怜相,如果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可怜小狗狗。

  “师傅,你不会是想把我丢在沙漠里不管吧。”

  野外求生训练这个名字太过于直白,不论是谁,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笑眯眯的看着我的徒儿,后者身上的燥热全消,只觉得全身冰冷无比。

  “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把你丢一边不管呢?你听好,武术起源于人类与猛兽之间的猎食,古人没有尖锐的牙齿,也没有锐利的爪子,气力也不如狮虎,手中拥有的只是石矛石斧,最原始武学就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

  “至于法术,这是人类与大自然各种恶劣气候搏斗的结果,人类初始是没有魔法师和神官的,也没有道士与和尚,只有巫师,他们负责祈雨,靠天象预测灾难,寻找水源,用法术在各种天灾中寻找一线生机,我先前已经教过你武艺了,现在是教你一些术法的时候了。学好了法术就拿这片沙漠做为练习的对象,不用害怕,我会在暗中保护你的。”

  “师傅……您不要丢下我不管啊!”

  可怜的徒弟摆足了可怜相,抱着师傅的腿哭个不停,却不能打动铁石心肠的师傅一丝一毫。

  于是,我以“玉不磨不成器”为理由,在教会了疾光一些求生小法术后“挥泪”离去,当然,挥泪的可不是我。

  老实说,我是有煅炼徒弟的想法,但是最主要的是,最近太无聊了,只要有我在,沙漠里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是不会来找麻烦的,凡是修道大成之人,百兽无害。

  太阳是那么的毒辣,少年披着白色披风越过一个又一个沙丘,脸上虽然满是灰尘,但却没有沙漠旅行者那样干裂的嘴辱。

  已经两天了,孤身在沙漠中走了两天,沿途没有见过半个活物,有的只是在沙中半隐半露的枯骨。

  沙漠中并不是只有他,他靠着异常灵敏的六识,已经查觉到,有东西在隐隐跟着他,那绝对不是师傅。

  但他并没有在意,两天前,他猎杀了一对沙狼,并用道术将一些狼肉脱水保存,身上所带的肉干,足够他吃上十天的,至于水,虽然只带了一个皮水袋,但水那是根本不用考虑的问题。

  突然间,灵识一震,随后脚尖一点,一改先前慢腾腾一步一步的行走,整个人疾射出去,用来遮阳的白色披风飞舞起来,他一步数十米,被他踩过沙子却连一个脚印都没留下。

  “叮呤叮呤”

  翻过了几座沙丘,驼铃声赖然响起,只见一支商队缓缓行进在沙漠之中,于是,他在沙丘顶上停下了脚步。

  “太好了!”

  疾光脸上不禁露出笑容,孤独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在此之前他可从来没一人独处过,身为奴隶时,和其他奴隶混在一起,虽然待遇不好,但是至少并不孤单,随后被师傅救出,被留在神界,那段时间简直就像是在天堂……不,确确实实是身在天堂,连以前那些“主人”和“主人的主人”都不敢正眼瞧见的天使竟被派来待候自己的起居,那可是神才能亨有的待遇。

  尽管知道师傅一定在什么地方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但是那种孤独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主人,看!”

  一名武士发现了站在沙丘顶上的人影。

  被称为“主人”的商人瞄了一眼,眼珠子转了两转:

  “带两个人去看看。”

  “是!”

  片刻之后,武士回报:

  “那是一个沙漠中的旅行者,他的物资似乎都丢失了。”

  “嗯,不能见死不救啊。”

  那一刻,商队主人似乎变成了一个解救苍生的大好了,慈悲为怀的大善人,可是一句“问问他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们的水和食物也不多”打碎了他那光辉万丈的伟人形像。

  唉,商人,必竟是唯利是图的啊。

  站在武士身后的疾光眼睛眨都没眨,丢出一个小口袋。这是他从一个商队残骸中发现的。

  商人打开一条小缝从袋口向里看,珠光宝气差点没让他的眼珠子掉出来,但奸滑的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的神态。

  “托木勒,给他一份水和食物。”

  “是!”

  疾光并不在乎食物,身上能放的地方都已经放满了狼肉干,他也不在乎水,水对现在的他来说要多少有多少,这些沙漠里比黄金还更贵的物资在他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但他还是接过了水和食物。

  他只是不想孤独,孤独已经快要让他发疯了。

  “你就是那个孤身旅者?看你年纪轻轻,怎么这么大胆。”

  疾光的角被罩在披风的帽子里,没有人看见他的那根银色独角,也没有人看出他不是人类——在沙漠中行走的人,都是他这帽打扮。

  不过,没有人看轻他,他那因为修行真气而日渐日晰的肌肤和在神界被诗风情刻意教导出来的神态让人误以为他是个有身份的人,只是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原因流落到此,正是这种猜测,也让商队主人接受,因为平常人是不可能拿出那一小袋珠宝的——那些财宝能把他的商队买下来两次!

  “我想出来见见世面。”

  “公子哥,这可不是你玩乐的地方。”

  “是啊,我好像来错地方了。”

  疾光微笑着,心中的兴奋却比脸上的微笑更加强烈:真没想到有这么一天,我也会被人称为“公子哥”。

  他高兴了,我却郁闷了,好好的“生存训练”你居然跑去和商队混在一起,独身行者比商队更不易在沙漠中出事,和商队一起的安全机率无疑增加了不少,这样很可能达不到我原本的目的——总不能让我驱赶狼群或是做法召唤沙暴吧,搞不好会让不相干的人丧命的。

  算了算了,这次先放过这吃不得苦的徒弟一马。

  这几天,疾光有说有笑的和商队上上下下打成一片,而我这个做师傅的却隐身躲在一旁,无聊至极,只好吃美味来打发时间,但是我只偷吃了一口商队诸存的肉干就不想吃了,这些肉干带着苦味,口感也不好,还不如疾光身上自制的狼肉干(狼肉干我也偷吃过一块,味道不怎么样,还很硬,那些沙狼本来就没几斤肉),结果商队里的人发现诸存的肉干被偷怒不可恶,为了那片被咬了一口的肉干,商队里不多的女士都成了嫌疑犯,唉,真不知道那些家伙怎么从留在肉干上的齿印发现这些珠丝马迹的。

  真是无聊透顶!

  我在远处的沙丘上显露出身形,若以凡人的视力,从这看到商队仅仅只是一条黑线,但是我能清楚的看见骆驼身上的每一根毛。

  这个距离足够让他们发现不了我。

  想到这里,我便动手做起了“正事”:自打疾光进了商队,隐身在旁的人我不仅不能说话,还要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吃肉喝酒,我那个馋啊……虽然那些肉干不怎么样,可是我看见肉干的样子就直接想起烤肉串、肥牛火锅、梅菜扣肉……不说了不说了,再说下去口水流出来可是大损仪态的事。

  沙漠并不是全无生机的,还有不少生命残存着,以顽强的生命力对抗着恶劣的气候。

  一只沙鼠刚刚从阴凉的洞中探出头来就被一缕指风洞穿,它死得很快,毫无半点痛苦,它的尸体随后被一股如同刀刃股的真气撕开,扒皮去骨除掉肉脏,只留下一陀鲜红的肉,与其他几陀沙鼠肉和一只被斩头去尾扒皮除去内脏切成数段的蛇放在一起。

  要是被地球上那些秃头和牛鼻子看到,肯定会说我“只为口腹之欲而滥杀生灵,上仙己入魔道”之类“金玉食言”,不过,民以食为天,我以前也是个升斗小民,不吃美食何以面对江东父老,蛇鼠们,我会超渡你们的灵魂的,阿门,南无阿米陀佛,无量天尊。

  我没有烧柴,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可燃物供我取火的东西,只好直接用道术弄了团……呃,鬼火,当然,不是真的鬼火,只是像鬼火一样飘在半空中。

  蛇肉、鼠肉,我搞不懂为什么有人不敢吃,虽然有人说蛇是虫类,觉得吃虫恶心,可是我怎么都无法把蛇和虫联系在一起,至于老鼠……在我的家乡,老鼠肉和牛肉丸可是并肩而立的,不过老鼠干好像更难吃到。

  没有烤具,只能直接用法术让这些生肉飘浮,然后——盐、味精(异世界没有味精,自己用提炼的),还有七七八八我都说不上名字的佐料(从途经城市的酒楼餐馆直接偷来的)。

  香味扑鼻,呀,口水快要流下来了,这个时候的我,恐怕比非洲饥民好上不了多少。

  一块切成指头大小的蛇肉在口中细细品尝了许久,才吞下肚中,美味!绝对美味,我对自己的手艺可是非常……不说了,下一块!

  正准备尝一尝异世界沙鼠和中国老鼠的味道有何差别……咦,那些美味烤肉哪去了?

  原本放着烤肉的塑料盘子不翼而飞,地上空空出也,什么都没有!

  搞什么,是谁那么厉害,居然潜到我身边还没被我发现!

  这时,沙地露出一条小缝,一对眼睛张开,眨啊眨,赫然发现一只眼睛凶狠的盯着自己!

  被发现了,快溜!

  躲在沙下的家伙瞬间钻入更深的地底,想远走高飞。

  可是……这得问问我答不答应!

  我的灵识主要放在商队方向,周围虽然也在灵识感应范围内,可是我却没留意沙下的情况,居然有个家伙躲在那里!

  夺食之恨不共戴天!小贼,哪里走!

  

第六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