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做为深渊世界的一名六臂蛇魔,迪安索雅娜被某位恶魔大君派往地面刺探情报,因为最近地表上那些将灵魂交给大君的生物纷纷传来情报:神族与地狱魔族在大约六千年前被一个无头的魔鬼及其信徒重创,上位神魔大部份阵亡,余下的也不知躲到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养伤,那位恶魔大君认为,如果情报属实,这正是入主地上世界,扩充自己实力的最好机会,于是这位大君费尽心机,从手下中选出几位脑子灵活的属下,费心千辛万苦,终于躲过地面诸族布下的监视网,偷偷来到地面。

  事实上,有关神魔两族受重创的情报早上六千年前就陆陆续续的通过那些出卖灵魂的地表生物传入深渊,但是所有的恶魔大君和领主却没有一个当真,甚至连深渊最没脑子的仆魔也觉得那是假情报——以一己之力独战神魔联手还能将其重创,简直是天方夜谭!世间绝对没有这种存在。

  深渊恶魔与普通的魔界地狱恶魔不同,虽然都被称之为魔,虽然都信奉力量至上的信念,但两者却是完全不同的存在,魔界的高等魔族和神族,和地表的高智慧生物,如精灵、人类,矮人,外形上大多相差不多,可是深渊恶魔不同,除了六臂蛇魔有点人样外(据说和地表的蛇魔女美杜莎有些血缘关系),其他统统都怪模怪物。

  深渊恶魔的实力也是强悍至极,地表世界强大的龙族对他们来说像小猫一股无害,元素系的神灵和精灵女王如同三岁幼儿一般弱小,令人望而生畏的天魔天神对那些恶魔大君来说是挥挥手就能赶走的苍蝇蚊子,昔日强大的神皇魔帝,神魔两界的最强者,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君水平,厉害一点的大君都能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

  据传深渊恶魔原本是不知道地面世界存在的,地面世界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那些疯狂挖地的矮人在某一天竟挖穿了地壳,那儿正好是某个恶魔大君的领地,通过矮人的通道,恶魔大君知道了还有一个美丽而富饶的地面世界,最重要的是,生存在地面的种族都很弱小,于是这些可怕的地底凶物蜂涌而出。那一次战争,是地面世界第一次不分种族的联手,龙族、神族、魔族,亡灵族、地表世界的各个种族都联合起来,甚至连先前被神族驱逐的邪神也加入了战斗,尽管如此,联军的力量还是在深渊恶面前节节败退。

  幸好其他的恶魔大君也从其他途径得知了地面的富饶,他们不甘落他魔之后,为了抢夺通向地面世界的唯一通道而暴发了“内战”,这才使得地表世界得以喘息。

  最后在两败俱伤之下,深渊世界的大君们只得退回自己的地盘休养,他们并不在乎神魔们在通道上布下的重重结界与封印,因为他们没把这些弱小的种族放在眼里,以后的几次入侵大多是重演当年的内战,深渊的主要力量在自相残杀中消耗殆尽,而冲到地表的少量深渊恶魔却在人海战术下饮恨。

  虽然他们没把地表诸族放在眼里,但他们也知道人海战术的可怕,一听到那个什么无头恶魔一个人对抗了整个神魔两界联手,甚至可能还有一些神魔走狗的帮忙,还能将两族重创,这简直不可能,就算深渊最厉害的大君也做不到,一个连头都没有的鬼东西怎么可能做到,再加上封印与结界的封锁,传来的魔法信息断断续续模糊不清,更没有人把这当回事。

  不过,整整六千年不断的地面的生灵传来这样的信息,总有几个原本不信的大君开始猜疑,而迪安索雅娜就是派出来查探这类任务的,她原本只是大君手下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卒子,仅仅比那些丑陋的魔仆强上一些,但是她精通隐遁,这样的任务自然非她莫属,至于与她一起派出来的同伴,却大多在穿越其他大君领地进入通道时被撕成了碎片——幸好自己懂得钻地保命,不然小命早没了。

  地面世界的确很美,也没有深渊那般凶险,随时都可能莫名其妙的丢了小命,这里的生命体也都弱得不能再弱,据大君所说的,自己的力量与天神或是天魔差不多,普通的存在不可能危及到自己。即使通道的出口,是地表世界气候极其恶劣的沙漠,但这里和凶险的深渊世界比起来,简直是天堂。

  如果不是大君严令自己不得在阳光下走动,自己可就要好好的享受一下美好的生活。

  可是……很快,迪安素雅娜就发现,深渊对地表世界生灵的传说实在不可靠,因为她碰见了一个人类。

  本来,她发现那个人类没有预兆的突然出现在自己头上就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放下心来,因为不管怎么看,这个人类都只能用“弱”一个字来形容,没有强者的气息,没有魔法的波动,精神力也普普通通,这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普通到没有任何护身能力,六臂蛇魔便一下子忽略了眼前这人类突然出现的情况。只是自己的第六感隐隐觉得,不要招惹这个平凡的人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即感觉不到危险,又觉得不要最好躲起来,离得越远越好,要是在以前,第六感给出的感觉,不是危险的捕食者,就是可以被捕食的猎物,也许有时候会碰到谁也奈保不了谁的情况,只是现在感觉,从来都没有过。

  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却让这深渊来客怀疑自己的判断:那个人类轻轻松松的用不知名的力量猎杀了一些小动物。

  根据深渊里的传说,这个人类所使用的力量似乎是“斗气”,但却又和传说中的“斗气”不太一样,因为她根本感应不到任何力量,只看见那人类伸出手指头,然后那些小动物身上就被打了个洞,死了。

  无声无息,无形无色,这可和记载中的人类斗气、神族魔族斗气完全不同!!

  蛇魔女虽然是第一次看见人类,可是感觉却告诉她:情况有些不对劲,却说不出哪里不对。按照深渊中养成的好习惯,她正准备离开这个人类,却被一阵异香捆住了。

  那个人类,正在用火烤肉!

  没想到,用火烤的肉竟会这么香!

  深渊中虽然到处都是灼热的岩浆,但是那些深渊恶魔可个个都是不怕火的主儿,泡在岩浆里,那叫洗澡,就算哪个恶魔死了,没了力量保护的尸体往岩浆里一丢,马上烧焦,那不是肉香,那是焦臭,生活在地狱中的生命,要么吃生肉,偶尔也会吃焦碳,哪有正好烤熟的肉熟可吃。

  肉已经很香很香了,可是那个人类还在往肉上洒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每一样东西洒在肉上,香味便会更香上几分,肉似乎还没烤好,可是躲在沙底的六臂蛇魔已经忍不住了,六只手轮流放进嘴里舔,也不管这行为卫不卫生(没听说过恶魔讲卫生的)。

  当然,她不会马上动手夺食的,因为她知道,现在动手,绝对吃不到最完美的食物,她要等。

  终于,那个人类吃了一块肉,这就代表这些食物已经彻底完美,于是,手一伸,沙子裂开一条缝,盘子上的食物整瞬间到手。

  那点食物不多,但实在是——感谢大君,如果不是他派我到地表世界,我根本吃不到这样美味的食物,以前的我,白活了。

  嘴里在反复嚼着美味的烤肉,心里却打着算盘:一定要活捉这个人类,让她天天为本魔女备餐。

  食物下肚了,那张不知用什么材料做的盘子上沾了肉汁,也不能放过,一口吞下。

  正打算把那人类抓来当厨,谁想到眼睛刚刚露出沙底,却发现那个人类正杀气冲天的与自己对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危险的感觉,非常强烈,奇怪,这个人类应该不会有能力危及自己的生命啊!

  “什么东西鬼鬼崇崇的,出来!”

  一掌击下,真气钻入地底,又折返回来,带着流沙如同喷泉般冲出地面,带出了一个……呃,美社沙?不对,美杜莎的头发可都是小蛇组成的,可是她没有,有点像古中国神话中的女娲,不过,女娲可没有六只手,可是她有。

  那只长着六只手蛇女被真气卷上天,随后又重重的落在沙上,但却没受半点伤。

  当她直立起来的时候,我总算看清了,这家伙,竟有七、八米的身高!!简直就像一座楼房!

  真没想到,我居然从沙底下“挖”出了这么一个东西,嗯……不会是沙漠里的蛇日久成精吧,刚才我杀了只蛇吃,不会是她的蛇子蛇孙吧?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没理对她动刀子,杀了人家的子孙,还切碎烤熟,理不在我,被教训一下也是应该的。怕就怕蛇精以后会死缠烂打找我麻烦,必竟蛇是出了名的记仇,蛇尚且如此,更何况蛇精呢。

  “丝肝会菜卫肝极共”

  蛇精嘴里吐出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不过她脸上却没有半丝“杀子孙之仇不共戴天的模样”,怎么回事?

  随后,蛇精又变戏法般的变出了一堆血淋淋的肉,摆在我面前。

  这些是什么肉啊?我轻轻的捅了捅那些明显已经不新鲜,甚至开始腐烂并散发出淡淡臭味的肉,奇怪,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肉,鲜红色的肉块只要轻轻一摸,便会沾上灰色的液体,不知道是腐烂的尸水还是血液。

  我不知道,这些肉都是各种深渊生物的肉,甚至有些是深渊恶魔的肉,这些都是蛇魔女的战利品,为解决口粮而带在身上的。

  当我莫名其妙的看向蛇精时,她倒兴奋的拿着那被咬掉一大半的塑料盘子,一会儿指批地上的肉块,一会儿又指指残缺的塑料盘。

  郁闷,我算是明白了,这家伙竟想让我当她的伙夫!

  我早该想到的,异世界不具备动物修炼的条件,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蛇精,也许是兽人中的蛇人,或许又是魔族中的蛇魔之类的东西,和蛇精相比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至于烤熟的那条蛇,除了一小块进了我的肚子,其他的恐怕已经进了这个蛇魔女的肚子。

  这个蛇魔女,不知道会不会有像美杜莎那样把人变成石像的能力,不过不管她会不会……哼哼,白吃了我的美味,还想我当你的免费伙夫?做梦。

  虽然言语不通,但是我头一扭,摆出一副“不干”的神态动作,蛇魔女一下就看懂了。

  这下她可发火了,原本笑容满面的她,马上凶态毕露,六只手臂全都握紧了兵器,长长的蛇尾向我扫来——就这样?也太小看我了吧?

  大意的蛇魔女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一尾扫扫了个空,接着下巴被什么东西重重打了一下,满天的星星啊!尽管身处地底的她从未见过星星是什么样子。

  体形大,未必就厉害,我用一记模仿漫画中的“宇宙无敌霹雳升龙拳”证实了这一真理,蛇魔女巨大的身躯倒地时扬起漫天灰尘,还有地面的抖动,让人有种大楼倒塌的感觉,真是的,这家伙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体重,看她那样子,体重应该和坦克差不多吧,怎么的也得减肥了。

  在漫天的沙尘中,蛇魔女支起身体,眼露凶光的看着我,完全是一只择人而噬的凶兽。哼,怕你啊!我不甘示弱的回瞪,这附近又没什么人,就算我露出暴力的一面,我相信也不会有人看到。

  指关节被我弄得“霹里叭拉”作响,这样子,我是从一些黑社会电视片里看到的,总感觉能对对手产生一定的压力,然后脖子扭扭,肩膀……停,不能再做下去了,再做下去我可真成了街头打架的小太妹了。

  至于那个蛇魔女,却是一脸轻蔑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把我放眼里,唉,失败,先前那些动作全白作了,没给对方产生一点心理压力。

  在沙漠的某个地方,一场不对称的战斗即将开始,这是一场完全不对称的战斗,双方的体形差了很多,一大一小,双方的实力差得更多,一个天一个地,战斗的结果……下期公布。

  

第六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