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五一假期的最后一章上传,其他的暑假再更新

  从漫天黄色的沙漠走进苍翠的群山,整个商队的气岔都与先前不同,除了那些商

  队护卫,每个人的脸上多多少少都有些笑容。

  是啊,沙漠里那要命的气候可真让人难受,白天太热晚上太冷,还有沙尘暴和各

  种奇怪且危险的沙漠怪兽,每走一步都要提心掉胆的。

  现在好了,看着四周翠绿的植物,还是绿色更让人亲切啊!

  也同其他人一样,角人少年享受着虫鸣鸟叫,感受着柔和的轻风,风吹在身上是

  那么的舒服,比起沙漠里夹杂的沙尘的热风,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对于商队来说,这是一次旅行的后半段变得异常宁静,安全得让人难以想像,自

  从那个半途加入队伍的神秘小孩出现后,一切都变得异常平静,是的,太过异常

  了,沙漠中捕食的巨怪,潜伏在流沙下择人而噬的沙兽,还有不断迁息捕猎的沙

  漠狼群,以及最危险、最难缠的沙漠强盗都没有出现。

  除了断断续续有几只昏头昏脑、老弱伤残的落单沙狼愣头愣脑的挡在商队前方给

  佣兵们练刀子以外,这些刀口舔血过日子的壮汉们只能无聊的抬起头,白天数太

  阳,晚上数星星,以至于商队主人觉得有没有必要雇佣这么一群保镖,似乎雇佣

  一个幸运星同行会比眼前的武人更划算。

  眼见着周围的路人越来越多,不时也有其他赶路的商队出现,让人开始有心情观

  赏四周的景色。

  不管这些人脑子里在想什么,路总是有尽头的,翻过了两座山,一座小城便出现

  在翠绿的树丛中。

  但是,即使身处绿色的包围,城墙根部仍有一个个小沙堆,那是沙尘暴留下的痕

  迹。

  把守城门口的士兵正懒洋洋的靠在门口闲聊着,远远的瞧见一支驼队懒洋洋的带

  上头盔,拿起靠在城边的兵器。

  不等卫兵开口,驼队的商人便笑眯眯的送上一本小册子还有一小袋钱:

  “这是商税和本商队的货物记录,请放心,本商队绝对没有运载违禁品。”

  “商队的人员和牲口情况呢?哦,还有辆马车,是加过特殊咒文能在沙漠里行走

  的家伙吧,你还真不是一般富有,可是你的商队虽然有点规模,但不像是能用得

  起这车的人啊。”

  “呵呵。”

  商人哪会不明白士兵的意思,干笑的又送上一袋钱:

  “半道上碰上了沙暴,走失了一些骆驼。”

  “哦,一共几个人呢?”

  检查的士兵随手从胸甲内的口袋中掏出一捆纸,打开,全是画着人头像的素描:

  “例行检查一下,有多少人?”

  “原本是二十八人,半路上捡着个单行的,现在是二十九人。”

  “哦”

  士兵粗粗数了数商队,加上眼前这个一脸奸滑的家伙,的确是二十九人。

  “后边进来的那个,会不会有问题。”

  “不会的不会的,他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再说了,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会在进

  城前脱队单行的。”

  话虽这样说,但商人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从一开始,他就觉得那位少年似乎有

  什么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现在要检查,心里却是忐忑不安,只能暗暗期望不

  要出什么事的好。

  “嗯,也是,把那人叫来,我查查。”

  当疾光被叫到士兵面前时,那些士兵刹时间都握紧了武器。

  “怎么了?”

  商人敏锐的感觉到气氛十分不对劲。

  只听那检查的士兵“哼哼”两声,用手指轻轻的拉开疾光颈部的衣领,露出光洁

  、洁白的皮肤:

  “沙漠中的旅行者,冒险家,哪个会有这么好的皮肤,身份低点的贵族小姐,没

  有很好的保养皮肤都没这么好呢。”

  商人只觉得大脑里“轰”的一声,他总算明白了,这个少年,哪里不对劲了,他

  的皮肤……还有刚刚见到他时,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一个落魄的旅人,当时的他

  ,脸上虽然略带尘土,但却并不像个落难者那样摇摇欲堕,但如果不是落难者,

  怎么的也应该带只骆驼!

  其实,疾光先前的皮肤和一般奴隶差不多,灰暗粗糙,还有无数的伤痕,那都是

  长期非人生活留下的印迹。

  但是随后的修行生活,真气渐渐改善了他的体质,道家丹药的调养和神族提供的

  充满神圣力量的食物,都在他体内渐渐起着良性作用。

  更何况,这段时间时,他不是在我身边就是在诗风情的神城,无论是我身上散发

  出的淡淡仙灵之气,还是神界天使、神灵的圣洁力量,都在滋润着疾光的身体,

  这么多重因素一起进行内外作用,他的体质要是不好才怪,但这一切都是在缓慢

  中慢的进行的。

  这些守门兵卒,平时盘查过往客商,眼光可毒得狠,那些江洋大盗、偷鸡摸狗的

  这家伙,想要混过检查,要不是有着非常丰富的“斗争”经验,要不然就是运气

  非常好,碰上个新丁,或是遇上了渎职的家伙。

  不过,眼前这些卫兵,明显不是新兵,也并不渎职,而那位商人,也没有什么“

  前科”,“斗争”经验少,这不,吓得流汗了。

  “呵呵,让我看看,是哪位贵公子被拐了。”

  斗篷的帽子被掀落,露出一截尖锐的独角,反射的阳光,银光闪闪。

  周围的气氛瞬间冷场!

  商人两眼直接翻白,好半天才长长的吐了口气:

  神啊!伟大的神啊!幸好是个奴隶,众神保佑!不过……为什么会是个奴隶?

  好大好大的汗珠挂在那位士兵的额头上:

  该死,看走眼了,居然把一个奴隶当成贵族,这……我这脸可丢尽了!

  扭过头看了看松了一口气,全身软得像烂泥的商人,又看了看疾光,脸上再次泛

  起奸计的笑容:

  “好啊,你这奸商,竟敢私藏逃奴!”

  “冤枉啊!”

  商人哪想到又会被莫名其妙的被扣上这么一个罪名,自己可是安份守己,遵纪守

  法的大好公民,曾经还被授与“十佳商人”“绿色行商”等等称号,自己的驼队

  也是连续好几界“青年文明号”的获得者,这次怎么突然被人扣上“犯罪份子”

  “社会公敌”的大帽子,自己经商所做的,不过就是低买高卖,克扣货物斤两,

  少发佣兵工资——只对自己养的佣兵扣发,临时招募的佣兵团自己可没少给钱啊

  ,自己所做所为,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中间对得起那些三好商人证书和小

  红花,怎么就突然成了一个准犯人了呢?

  “他哪点像个逃奴了,你看他白白净净的,分明是……是我家养的,对对,是我

  家养的。”

  事到如今,也只好说是自家的奴隶了,要不然私藏逃奴这罪名可大可小,怎么的

  也和肉疼的花一大把钱摆平,再说这个是个幸运星,以后行商带着他可是能一番

  风顺了。

  “养得比你女儿还好?你该不会是把这个奴隶当神给供起来了吧?”

  士兵一脚踢倒了商人:

  “这奴隶头上没半个奴印,分明是个逃奴!”

  当事人疾光早被那士兵的凶狠劲吓着了,又露出了那逼缩头缩脑的奴隶相,唉,

  奴性难改啊!

  突然间,疾光觉得四周悄无声息,随即,一只手掌不轻不重的拍在自己的肩上,

  虽然不是很重,却吓得他全身一颤。

  “怎么了?几个喽罗就把你吓住了?”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抬起头,眼泪马上就要流出来了。

  “哭什么啊!这么几个家伙,你不是抬一抬手就能收拾吗?我教你的东西哪去了

  ?”

  刚刚从那个叫啼月的神灵处了解我可能会拥有“粉丝”,一回头却发现我那徒弟

  竟被几个看门小兵欺负,唉,丢脸!

  虽然以疾光现在的实力,算不上异界人类的超级高手,但不管怎么样收拾几个小

  兵还是很轻松的是,特别是现在那些士兵,个个对着我想入非非。

  还好这徒弟总算想起了自己有技在身,一跃而起,使出刚刚学会不久的“点穴大

  法”,三下两下就点倒了这些士兵——要是连这些个发呆的耙子都对付不了,干

  脆一脚踢出师门算了。

  这半年的功夫总算没白过,虽然疾光这家伙偷懒,没怎么练习剑法、步法,但是

  懒人却有懒人的练法——练内功时静止不动正适合这家伙,凭着修炼时对经脉穴

  位的熟悉,这几位把门士兵马上就被放倒在地。

  唉!看到疾光这家伙,我终于明白了,传说中的气宗高手,恐怕都是像他一样懒

  得动,乐得一动不动的练内功。

  “师傅,我打赢了!”

  废话,别人站着发呆让你点穴能不赢吗?

  与刚才那快哭快哭的样子相比,现的疾光,可是满面春风,笑得好天真,好无邪

  ……怎么看都像是那些漫画小说中拿着带血的屠刀,脸上露出得无邪笑容的小小

  变态杀人狂……不行,以后必须注意,以免我这徒弟被悲惨的童年弄成了变态,

  特别是他刚刚进入发育期,心理健康更要注意。

  “你没有点他们死穴吧。”

  “没有,但是除了死穴以外的穴道我全都点了!”

  “哦,没点死穴啊,那就好……呃,除了死穴外都点了?”

  “是啊!”

  那张天真的脸上还是还着无邪的笑容,看得我背后一阵发冷:还好,以疾光现在

  的修为还不可能让这些家伙当一辈子植物人,以后点穴时,得让他注意一些。

  半个小时后……

  “啊!终于能动了!也能说话了!该死的,那个小鬼到底用了什么诅咒巫术,害

  我全身发痒,却又半点动弹不得,非常想笑却又没法发出声音,全身有知觉却又

  动不了,明明好像是睡着了,周围的事情却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那个小鬼不要

  被我碰到,否则……还有那个女人,可真是漂亮。”

  “队长,把你的口水擦擦吧。”

  边上的小兵也恢复了知觉,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从怀中拿出一张保存得很好的

  人物头像素描图:

  “这是神殿发过来的寻查令,不是通辑令是寻查令啊,好像就是这个女的。”

  “嗯,没错没错,不过真人可比画的更漂亮多了,喂喂,多让我看一会儿。”

  周围的回复知觉的士兵纷纷围了上来,那张素描在众多手人传递着,这时,士兵

  队长突然盯着那位士兵:

  “不对啊,我先前怎么没看到这张通辑令……寻查令,这样的事情我应该有印像

  的,而且……画像好像也不归你保存吧。”

  “那个……是这样子的……”

  士兵红着一张脸,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吐了一句完整的话:

  “我看这画画很好,以为是名家手笔,所以才收藏的。我觉得这样漂亮的人儿,

  怎么的也不人来我们这偏僻的边境小城。”

  “切 ̄你骗谁!”

  紧接着,士兵们开始了一场“某某私藏画像者批斗大会”。

  不过,他们也没有忘记将这一情况上报教会,而教会又紧急报告教皇,算上士兵

  们不能动弹的半个小时,从我踏进这坐小城到教皇恭恭敬敬的跪在某位不知名的

  神灵脚下时,时间才过了一个多小时。

  “这么说,神姬已经出现了?”

  “仁慈的主啊,美丽的神姬受您的感召已经来到了您的国度,请无所不能的主赐

  与我去迎接神姬的荣幸。”

  “不!”

  那位神灵从宝座上站起,昂首挺胸,做伟人傲视天下状:

  “本神的神姬,本神要亲自去迎。”

  教皇与周围的天使立刻马屁不断。

  话说得这样自信,心里却在打鼓:

  “把中疆女神说成是本神神姬,要是让你们去办,铁定要搞砸的,倒不如本神亲

  自出马,凭着本神无女能挡的男性魅力,自然是十拿九稳。”

  想到这里,不由得潇洒的一抬头:

  “传令,本神要起驾出宫!”

  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魔影”,那上边,赫然是秦琳的3D立体成像。

  “真是没想到,突然冒出来的中疆女神,居然能漂亮到这份上,早知道我就早早

  下手了,不过现在也不晚。”

  接着,便大踏步的走去,他的脚下,始终铺着洒满鲜花的红地毯,十几位女天使

  正在他前面铺着地毯、洒着鲜花,那动作熟练至极。

  然而千里之外,某个无人的山洞里,这里被布成了临时行宫,一群有着漆黑羽翼

  的天使和另一群生着蓝色翅膀的天使正围着个水晶球捂着肚子笑个不停,仔细看

  ,他们其中还有两个神灵。

  “我说你啊,还真会搞,居然引了最自恋的神去骚扰秦琳,跟你混真是找对人了

  ,三天两头的就看你暗算人,不过,万一真让那个草包拥美而归,你可不要用失

  恋之泪淹掉整个大陆哦。”

  “这种可能性不存的,哈哈哈,这个草包还真是……,还洒鲜花哩,哈哈,虽然

  我和秦琳接触很少,但我可没少监视她,她的喜好我多少知道一些,这次绝对会

  打起来的,呵呵呵,不过我始终找不到她的来历,黑头发的人并不少见,黑眼瞳

  的人也不少见,但是我派人查了一下,同时是黑发黑瞳的人或神,根本没有这样

  的种族或神灵存在,魔族那边也没有这样的种族或家族……唉,不说这些了,那

  个草包最后肯定会想用强的,可是也绝对斗不过秦琳,就等那个草包把同一教派

  的其他神灵叫来帮忙,然后我们再来个英雄救美!大家都把阴人的东西准备好没

  有?”

  “好了哦!”

  这些黑色蓝色的天使,倒是异常兴奋。

  

第六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