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这群有数量,没质量的天使军团,原本只是刚刚组建,准备训练一段时间后补充前线军团损失的临时军团,他们会被拉来,仅仅只是因为离得近,其他正规的天使军团,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集结。

  而这位战神,也算他倒霉,如果魔族中仅仅只有一两只魔龙,他还有可能抵挡一阵子,可是现在却有十几只魔龙在恭候大驾,十几记灵魂冲击一起发动,大惊失色的战神连忙抵挡,熟悉魔龙手段,自然有着抵御的方法,凭着战神特有的战神之力挡下了七八记冲击,但随后而来的几记冲击终于没能挡往,闪躲不及,至少四记灵魂直接命中,这些足够把元婴期以上修为的修真打落好几个境界的灵魂冲击当场要了战神的小命,毕竟神灵可没有修炼出什么金丹和元婴,他们的灵魂比起修真可弱了不少,但在短时间内承受如此强烈和频繁的打击,远远超过了战神灵魂的抗打能力。

  战神的灵魂飞散,魂与魄化作点点闪光消散在空中,失去了灵魂的身体虽然心脏依然在跳动,生机仍存,但却已经步入了死亡的世界。

  大部份天使还不知道战神还未接战便被击杀的消息,训练不精的他们排着弯曲的阵形,用散乱的魔法远远的轰击着躲藏在树林中的魔族,虽然黑武士军团中黑武士与暗黑武士的数量占大多数,黑暗法师又全力冥想恢复精神力,以争取早一些开启新的传送阵,不能应战,但军团中还有为数不少的暗黑狩猎者和黑暗精灵。

  当天使军团接近黑暗军团布防的边缘,弓弦响动,暗黑狩猎者的强弩与黑暗精灵的弓箭一起发难,冲在最前面的数百名天使是半空中最好的耙子,第一次齐射中成了箭下亡魂,少数中箭落地而不死的,也在黑武士的刀下丧命。

  与大陆联军那射程、威力都弱得近乎要被淘汰的弓弩相比,暗黑狩猎者与黑暗精灵的弓箭无疑是强大的,至少达到了古中国汉唐时期游牧民族的制弓水平,但和更加强大的军用弓弩比还差了一些。

  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发挥了强大的杀伤力,与天使军团那单一的“圣光箭”相比,射出的箭矢是那么的不显眼,那些明晃晃、闪着圣洁光芒的圣光箭足以让人忽略那快如疾风,却又如细枝般不起眼的箭矢。

  尽管射出的箭矢毫不起眼,但它们的杀伤力却让天使军团前锋节节后退,而天使们射出的“圣光弹”缺乏威力,仅仅只能在树干上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洞,与我先前重创魔龙迪克洛斯的那一下相比,简直天差地别。

  短暂的交锋,飞翔在空中的天使们是最好的耙子,在弓弩响起的时候常常是应声而落,而那些躲在树林中的魔族,却有着天然的隐蔽所,他们的伤亡微乎其微。

  这时候,吃了大亏的天使们未经多少训练的后疑症便显现了出来,一部份天使愣头愣脑的持剑冲入森林,另外一些天使却依然在半空中与森林中的敌人进行不公平的对射,丝毫没有想到为冲入森林的同伴进行掩护。

  降落到地面,进入森林的天使,遇上了大量黑武士,降落的天使虽然很多,却个个分散,以至于一柄天使之剑常常要同时面对数十把黑武士军刀。

  很快的,降落的天使中只有少数带伤狼狈逃回,而那些留在空中与敌对射的天使更是支持不行住,节节败退。

  虽然战斗才刚刚开始,虽然天使军团的伤亡并不是特别大,但战神阵亡的消息和前方战事受阻让这些新兵天使感到不安,队伍渐渐的乱了。

  就在这时,十几只魔龙突然冲入天使军团中央,大口的吐息瞬间将周围大量天使化作灰烬,原本就不整齐的空中方阵更加散乱,地面突然出现的箭雨令战局雪上加霜,给予天使军团菜鸟们最后一击的,是与秦琳交锋后仅存的翼魔和一直守卫在亚雨安身边的精锐空中魔族,两者都是精锐,虽然数量极少,但收效却极佳,天使军团迅速崩溃,无数天使如同受惊的鸟儿,惊慌的拍打着翅膀,慌不择路的逃亡,有些晕头转向的天使甚至冲到了魔龙面前,被轻松击杀。

  战斗就这样结束了,除了留下一地天使的尸体,还给魔族留下了充份的时间,现在,亚雨安已经不再妄想着怎么抓住那位美丽的女神了,活着回到魔界才是最重要的,与那些即将出现的正规天使军团想比,那位躲在地洞中不知在做什么的女神才是真正的威胁,要是她发难,别说眼前的手下,就算集中整个魔界现有的力量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除非魔界也突然冒出一位天魔,否则这位女天神将成为魔界的恶梦。

  幸好在其他的天使军团赶来之前,魔族的法师们终于恢复了法力,给新的传送阵注入法力后,庞大的黑武士军团迅速撒退,只留下两个传送阵,一个散发着浓浓的黑暗气息,另一个,散发着庄严的佛家圣力,没过多久,那正笼罩着黑暗力量的传送阵“砰”的一声炸碎了。

  上边的战斗我根本不想管,天使恶魔打群架不关我的事,要是仙人妖怪或许我还会插个手。

  我终于炼好了乾坤镯,一个仙人们用的乾坤镯,或是类似功能的指环,都是玉制的,但我的不是,周围没有好的灵玉做材料,我便采集了一些洞顶和洞底会发光的岩石,这些岩石一看就知道不会差劲。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我没有炉鼎的情况下,居然把这些奇异的发光岩炼成了一种奇怪的晶石,晶石呈半透明状,刚炼出来时散发着淡绿色的光彩,后来在炼化成形的过程中吸收了一部份来自我的力量,又吸收了用来炼器的一小部份天火,整个手镯咋看上去是紫色的,但若仔细看,其中又有点点细小红斑,奇异的是,手镯表面不时的闪过一两道电光,可是我却没有任何被电击中的感觉,也没有发现有电的能量波动。

  当然,我的乾坤镯外表是过头了,不像仙家法器那样神光内敛,相反,这手镯只要看一眼谁都知道不是凡器,看来炉鼎,对炼器有很大影响啊,不过我这也是第一次正式的炼器,(以前炼那些“准仙器”“伪仙器”不算)能有这样的收获我知足了,仙啊,不要太贪,当然,刚才寻找宝物的架势不算数。

  当然决定乾坤镯的好坏,储存空间占决定因素,虽然空间袋容量不错,但却只是对于凡人来说,魔法师做实验的材料虽然,但一般来说只要几辆马车就够了,可对于仙灵来说实在太小了,我才发现一个灵穴,东西就装不下了!

  只是用精神力探索了一下乾坤镯内部,那大小实在让我吃惊,虽说我知道乾坤镯容量肯定比空间袋更大,可是差距这么大实在不像话……乾坤镯内的空间,装下一个地球肯定不够,但要是把太平洋,大西洋,美洲、亚洲、澳洲都丢进去,却是绝对还有空位的,以我第一次炼器就能炼出能装大半个地球的家伙,其他的仙灵更不要说了,我相信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把整个银河系装进去都不奇怪。

  撑开空间袋的口子,对准乾坤镯,哗啦啦的一阵响,东西,全倒进乾坤袋了。随后折了只纸鹤,将空间袋交由纸鹤带给疾光,他好像还没这东西,空间袋就给他用了。

  当然,洞顶和洞底那些会发光的未知名岩石,我还没却呢!那岩层大概有两三米厚。

  矿石,要炸碎了才好采,采矿之前,开山炸矿是必需的手段,几个掌心雷丢出,在轰轰声中,洞顶洞底的岩层化作一堆碎石。谁想到这一炸,石头下来了,却也多出了意外。

  “咳咳”

  几声咳嗽引起了我的警觉,我伸出手,手镯表面闪过几道闪电,整个灵穴中的碎石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宝物,到手了我才安心。

  “谁在哪?”

  我早已经暗中戒备,不仅开启了护身真气,连仙灵之力也散发出来,形成了一个保护力场,虽然我听到了咳嗽声,但我可不会认为那一定是人,也许是什么守护兽也说不定,必竟那些修真小说,武侠小说里都曾出现过一些快成精的怪物,保护着一个或两个宝物,而这里全都是宝物,就算跑出仙兽来都不奇怪。

  “秦仙子好雅兴,居然搬空了我家后花园。”

  烟雾散尽,让我惊讶的是,出现的并不是什么神兽仙兽魔兽妖兽,而是一个中年女子,她身上的神光与神威表明了她的身份。

  “真是挖地三尺啊,天花板和泥土地都不留。”

  “抱歉,我以为这是自然形成了,我会负责的……请问你是谁?”

  虽然口中道歉,但我已经做好了脚底抹油的准备,原本我以为这里是天生地长的灵宝,没想到居然是有人守着,不过对方看上去也是神灵,应该不会比我强,只是拿了人家东西若是还打伤了人的话,就与入室抢劫再杀人无异,不过要我吐出已经吃下的肥肉是不可能的,大不了我脚底跑了再说,反正我刚才的行为入室偷盗是坐定了的罪名,就算交出去不也不过“人脏俱获”。

  “算啦算啦,那些东西反正对我没用,种着只是观赏而以。”

  那中年女子看了看头顶,苦笑着:

  “那群妄自称尊的家伙跑来了?看来我又得搬家了。”

  妄自称尊?我放出灵觉,马上发现了铺天盖地的天使军团以及数位神灵,现在魔族已经跑了回去,最显眼的,除了传送阵就是那八十一个守着洞口的符兵符将。

  “我是大地母神莱拉,是当年的主神之一,只要是陆地的地方就是我的力量所在,可别把我和那些土元素之神混在一起了,那些家伙现在都称自己是大地主神,但事实上,他们还不够资格。”

  看了看洞口,那大地母神似乎有些无力:

  “自从上次我和众多上神参与了和无头恶魔的战争后,我已经元气大伤,不是他们的对手,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把洞口的符兵收了吧,我们边走边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个大地母神未必能对我怎么样,我收起了符兵符将,撒去了玄兵阵,跟在莱拉身后,那个先前符兵守着的洞口,随后便消失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想问,你不用开口,我都会告诉你的。”

  “大地上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必竟我是大地母神,当年的主神之一,真正的主神,尽管失去了大部分力量,但我依然是主神,大地依然是我的眼睛和耳朵,你的事我差不多都知道,从其他位面来的仙女。”

  “当年那个无头恶魔和你是差不多的存在,但只是类似却不相同,除了你以外,另外还有两个更加强大的,同样是相似却不相同的存在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一男一女,他们都非常强大,远超当年的无头恶魔,我甚至不敢过多的关注他们,对于来自大地的关注,他们甚至略有查觉。”

  “相比之下,我觉得你比较无害,虽然你做事似乎都是三分钟热度,但你对某些隐含着未知名力量的植物、矿物很感兴趣,我也知道你能用它们造出一些丹药,我想获得你的帮助,同时也能够帮助到你。”

  “你直接说我比较贪心不就行了?反正东西都拿了,我不介意的。”

  我已经撒回了护身仙力,但护身真气却依然运行着。

  “想你要的那些东西,我们以前都曾经发现过,也采集过,它们其中包含的力量神秘而强大,令我们向往,但由于我们不知道如何分离、运用和吸引这些东西中的力量,结果往往的悲惨的。”

  不是吧,这些“主神”竟然能感觉到灵物里藏的灵气,不过幸好他们似乎并没有能力将其提炼出来,炼化灵物的三昧真火,从未听说有哪位神灵能使用。

  “是的,我知道,胡乱的炼制,除了大爆炸以外很难有其他的结果。”

  胡乱炼制的风险,相信只要是中国人就知道,因为火yao似乎也是炼丹爆炸炸出来的。

  “是啊,我们的努力不仅没有任何效果,反而付出了不少牺牲,所以我们放弃了,但是前些日子,大地告诉,你给了一位叫诗风情的下阶风元素神灵一颗奇异的丹药,使他从下阶风元素之神直接提升到中阶风元素神灵的实力,虽然依然还是元素神灵,但是这样使神灵跨阶提升力量的东西,我们以前从未听过,也仅仅只知道是你从一些含用那种未知力量的药草中提炼出来的。”

  “你一真说‘我们’,除了你,还有谁吗?”

  “当然有,当然勇战无头恶魔的主神和上位魔族,并不是都死亡了,有一部份受重创后隐居,那些下阶神灵和下阶魔族,在以前都是不起眼的存在,得知我们力量削弱后就夺取了权力,自封为主神和上位魔族,呵呵,摇身一变,史莱母变神圣巨龙啊。”

  苦笑了一下,莱拉继续说着:

  “我们想和你立下一个互助协议,我们需要你提供那种能让能快速增长力量的丹药来恢复我的神力,而我们而帮助你寻找所能找到的一切,所有拥有未知力量的物体,我们都会找到给你,我,大地母神莱拉,将帮助你寻找大地之上和地底之下的物体,天空之神云伊雨将帮你寻找整个天空,熔岩之神流比克则负责地心部份,海神威灵顿将寻找大海的深处,此外,其他上位神灵也会提供帮助,但因为我们都是受了重创的神灵,除了我、云伊雨和流比克外,其他主神对你的帮助不会很大,另外魔界的那些曾经的上位者也会帮助你的,他们会用来自魔界东西和你交换宝贝。你觉得怎么样?那些有着神秘力量的东西下阶神灵感应不到,但我们却能感应,特别是我们是这个位面的主神,对于这个位面的情况非常清楚,你看我把我的避难所就是建在这神秘力量的出口(地脉)使得我的力量比其他神灵的恢复会快上一点。”

  “好,当然好!”

  这样的协议当然没得说,他们提供材料,我炼丹……嘿嘿,这些地头蛇找来的材料,我加点“水份”,炼出点药效差,但“产量”高的低级药物不就行了?反正他们是神灵,仙丹一级的丹药给他们吃完全是浪费,修真一级的灵丹……加些其他不值钱的药材一起炼,反正他们没吃过类似的,只要能很明显的回复力量应该就满足了,上次诗风情吃的,严格来说其实也是下等灵丹中的次品。

  “还有呢!”

  随着大地母神转了几个弯,一座地底宫殿出现在眼前,这座宫殿可以说完全建在地脉的源头,大概以是“避难所”的缘故,这宫殿并不大,也仅有两三公顷的战地面积,比起那些动不动就一望无际的神殿建筑群,这个算小了,虽然刚才那个“后花园”离这挺远的,但却没走几步就到了,不过相想对方是大地母神,会点类似“缩地成寸”的法术也不奇怪。

  “经过数千年的清洗,大陆上的种族已经不再信仰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在其他的地方发展信徒,将受到那些叛逆下属的宗教裁判所残酷的清洗,我们打算将我们发展的信徒接引到中疆。”

  “你们打算在中疆发展自己的信徒?”

  “不,我们只是想让信徒迁移到中疆,必竟你对仙教的定下的教义非常宽容,使得仙教成为一个真正仁慈的教派,只要不触动禁忌,这仁慈甚至可以包容异教徒,我们不会在中疆与你争抢信徒,也抢不过你,必竟是你解救他们的,我只是想让我们的信徒有个安身之所,慢慢发展,信徒们也会帮助你们发展城市,必竟中疆的城市太少了,至于守卫城市,相信中要中疆有豆子,没有神灵的直接出手,这就不成问题。”

  “这是你的个人要求还是其他神灵的要求。”

  这个问题不是有点严重,而是非常严重,一个不好,信仰入侵可比什么和平演变都更厉害,甚至还会上演“全武行”。搞不好中疆以后就会因为宗教问题而四分五裂。

  “不是要求,是请求,不仅仅是我,和其他神灵,那些上位魔神也是同样的请求,必竟在仙教教义里,和中疆皇帝发表的‘宗教法’里,并没有规定信奉魔族是犯法的。”

  我沉默了片刻:

  “如果你们回到了数千年前的地位,恢复了力量,重新回到了神界,那又会怎么样。”

  “这很难说,我们和魔族也是有商议过的,必竟我们不是目光短浅的只看得眼前,我们初步的议定是您以神魔两族调停者的身份出现,因为一些历史问题,代表光明的神族与代表黑暗的魔族是不会停止战争的,即使有着现在的暂时合作将来也不可能和平相处,但有的时候战争并不合适,就需要您出来调停。仙教由神魔两族共同承认在魔族和神族统治区可以发展少量仙教徒,这些仙教徒作为特权阶级,对两族的信徒进行监督,必竟神的待从也会出现败类,而中疆,而将作为两族的交汇点。”

  “神魔两族统治区都有对方需要的东西,两族不会公然交易,中疆就将成为唯一合法的光明与黑暗的交易区。”

  我眯着眼睛瞧了瞧眼前这位自称是主神的女子,对于她宗教方面的协议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怎么会有商业内容?

  “神也会关注商业交易?”

  “本来是不在意的,但是后来我们与上位魔族一起避难时,才发现,他们有些东西,似乎很好,我们有些东西,他们也很想要,有了那些东西,应该会过得很舒服。”

  晕呼呼,我知道为什么了,这些家伙,这自称为主神的家伙,到现在还不忘享受!

  “但是,大地母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答应了,中疆可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甚至因此面对现在当权的所有神魔两族的刀剑,亡国的可能性很高。”

  “不,如果您把迷雾岛的力量展开,除了那些叛逆,将不会再有什么能阻挡您的。空中将布满铁造的大鸟,地面将是魔偶士兵和那些不用马拉即能奔跑的钢铁战车的横行的地方,海洋,也将是您金属战舰纵横的地方。”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大地是我的眼睛,大地上的一切都瞒不过我。”

  地头蛇,真是麻烦!

  

第七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