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头疼的不止是秦天华,当那些他手下的那些地精科学家目瞪口呆的通过卫星监视目睹了法利亚格尼如同献宝卖弄一般把一件又一件的装备拿出

  来战斗,这些地精都感觉头上全是凉凉的汗水。

  “不会这么倒霉吧!”

  地精们心里活动头一次这么整齐,虽然他们没有直接面见过秦琳,但前段时间却通过基地内部的安全摄像头见过顶头上司的姐姐。

  “好像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天华大人的姐姐手头功夫可真厉害。”

  某地精喃喃的说道。

  “但是天华大人曾经说过这些事情最好不要告诉他姐姐。”

  边上一地精撑了撑树脂眼镜:

  “麻烦大了……”

  “怕啥!看你们吓得。”

  隔了三五个座位外,一个看上去较为年轻的地精虽然看上去有点不安,但却没有那么惶恐:

  “你们没看见吗?她根本就没发现那个实验体和我们有什么联系,我们不说,天华大人不说,谁会知道?”

  “嗯,有道理,那要报告天华大人吗?”

  “报告什么,找批吗?”

  这件事就这么被隐瞒了下来。

  这些地精隐瞒了某些事情,我也隐瞒了那个玩COSPLAY疯子的事。

  对于那些精灵而言,他们只是看到头上突然多了个人,接着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好像幻觉一样。

  而那些魔兽虽然来势汹汹数量庞大,但最终还是耗不过豆兵,在苦战了一天一夜后,光是在小村外横尸的魔兽恐怕就不下十万具,其他魔兽都

  纷纷退走,或者说是趁着夜色消失了,变成了成片成片的怨气借着夜色朝远方飞去。

  在我看来早在那个疯子出现,并放出那个类似“封绝”魔法阵的时候,魔兽就停止“刷新”了,到最后远处的魔兽更是还没接触就消散了个干

  干净净。

  但即使如此,与豆兵和精灵交战的魔兽还是只能用蜂涌来形容,虽然它们不会魔法,但皮粗肉厚,普通的法术打在它们身上甚至很难击穿厚厚

  的甲壳,反倒是精灵射手们装备的“中疆造”各种弓弩可以直接瞄准眼睛等脆弱部位直接将其射杀,杀伤力强大的床弩也被精灵们组装了起来

  ,纯合金制的、如同长矛一样的箭矢很轻易的洞穿四具甚至更多魔兽的身体——这种根据中国古代床子弩手法,再用现代机械科技改进后其穿

  透力非常恐怖,即使是地球上装甲薄一点的装甲车也会被轻易洞穿,更别提精灵们甚至还在床弩的高强性弓臂上弄上了不少魔纹,弓臂是金属

  的话就把魔纹弄在其他非金属的地方。

  一天一夜的高强度战斗,数以万计散发着恶臭的尸体几乎把小村外围吞没,甚至入夜以后豆兵都是冲着尸山“仰守”,魔兽是从尸山上冲下“

  俯攻”,最后精灵们干脆让豆兵攻上尸山顶部战斗,这才轻松一些。

  最后没有人再提那个法利亚格尼,对精灵来说激烈的战斗早让他们把这个出现不到三十秒的“幻觉”给忘了。

  三天后,我离开了精灵森林,本来以为精灵森林风景不错的,其实进去以后才知道不完全是这么回事,精灵的村落,要么的是茅草屋,要么就

  是树屋,单调得半死。

  至于森林的风景倒处都是,参天大树一棵接一棵,哪看得到什么树,视线全被挡住了,入目全是树干树枝树叶,不要说什么树木多环境就好,

  那里的空气太湿了,而且蚊子特多,不仅多而且还很大,什么颜色的都有,从黑色的蚊到到绿的蚊子,甚至还有长着花斑的蚊子,虽说这些蚊

  子没法靠近我,但一听到那“嗡嗡”的声音我就忍不住全身发痒。

  唯一能看得到好风景的地方,就是那些山顶、或是其他一些位于高处的开阔地,偶尔能遇到的瀑布景色也是不错。

  仅仅只是这样的风景是吸引不了我多久的,三天后,我就早已经怀抱这次任务的薪酬,离开了这片绿色国度。

  现在要去哪呢?

  我沿着大道漫无目地的走着,现在已经离开了精灵的范围,再走两三个小时就能到离近的人类城市,如果骑马会更快一些,但是精灵国度里似

  乎很难找到出售牲口的贩子,这或许跟精灵的信仰有关吧,所以在精灵国内是很难买到牲口的,尽管精灵也在用马拉车……唯一能弄到的是独

  角兽,那种外形和马相比只是大上一号,肌肉更发达,脑门上长了根长角的生物精灵们宣称:如果独角兽自愿就可以随意带它们走,事实呢?

  我勾一勾手指恐怕就会把所有看得到的独角兽全引过来——这些家伙比男人还好使唤,但要真想带走,我保证精灵们会以各种奇怪的理由向我

  发动袭击——这三天来我到处闲逛,又有无数精灵情侣因为一些“莫名”的原因而分手,一群的怨女私下下绊子没讨着好处,正等着找我算帐

  ,用当地法律来找我麻烦,我又不想引发什么额外的麻烦,又因为突然出现魔兽的关系附近的调查人员特别多,为了防止惊世骇俗就不用御剑

  术了,所以还是用两条脚了。

  一边走着一边领略路边的风景,这里因为人类的关系树木被砍伐了不少,不再像精灵森林中那样植特密得可怕。

  “那个玩角色扮演的人,身上的好东西似乎不少,可惜当时没下狠手把他留下,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

  正想着呢,却觉得周围有些异样,嗯,这感觉好奇怪……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什么人都没有——刚才还有些许人的,那些人从我身边过

  的时候有马或有车的都会热情的停下来邀我共乘,即使被拒绝也会在我身边飘来荡去的,即使我无视他们,兴致也依然高涨。现在怎么突然没

  了影子?

  身体有点轻飘飘的感觉……抬头,马上让我吓了一大跳。

  一个黑洞盘横十几米高的地方,因为不是在我头顶正上方所以离我的距离更远,那些先前在我身边打转的人们连人带车带飞全都飞上了天,向

  着那个黑洞飞去,每人个都手舞足蹈,嘴巴张得大大的,却叫喊不出来,像演哑剧一样,然后被吞没。

  “不是黑洞!”

  这是我做出的第一判断,空气没有什么异常的流动,树木没有因为引力被连根拔起,只有人和牲口,确切的说只有动物才会被吸住吞没。

  奇怪了,同样是人,我的体重还比他们更轻,为什么他们反而先飞起来而我还站在地上,只是有点飘飘的感觉?然到说体重越重受到的吸引力

  越大?那个黑洞一样的东西是专门针对胖子的??

  转眼间,已经有十几个人被黑洞吞没。

  不能见死不救……但是怎么处理这黑洞一样的东西?我都没听说过有什么处理黑洞的方法,机枪?手雷?原子弹?

  不管了,出剑吧!

  天冥剑出,剑光闪动,剑气直接击中黑洞,虽然剑气打在黑洞上消失了,黑洞也还在,但还没有被吞进去的人明显向上飞的速度慢了很多,那

  些人见状,马上手舞足蹈,虽然听不到他们在叫什么,但猜也能猜得出来,无非就是叫我快点再来几剑。

  不用你们说我也会做。

  一瞬间连续十几道剑气劈在黑洞上,谁曾想黑洞吸收的速度没有变慢,反而“刷”的一下就把还飘在天上的人一下全吞了进去,连我本人也觉

  得身体一轻,人已经在半空中了。

  好像把事情搞砸了,没救到人,反而要把自己搭进去。

  说时迟那时快,在离地的那一瞬,天冥向下一刺,扎进土里,同时使出“千斤坠”身法定住身形,我不敢使用御剑术,生怕飞在半空中更没法

  抵抗那股吸力,也不敢使用挪移,必竟这个黑洞和以住看到的不同,只吸动物,万一干扰到挪移直接移到黑洞里那不惨了。

  不过这股巨大的吸力只是持续了几秒就消失了,如果不是身边空无一人,天冥插在土里,刚才的一切就好像是梦一样。

  一切太突然又太不真实了。

  不过当我收起剑的时候,却发现十几米外,还躺倒着一个年轻人,一头乱篷篷金发沾了不少泥,整个人四脚朝天的倒在路中央。

  “老天还算厚道,弄出个奇怪的黑洞天灾不忘留个幸存者。”

  走到那人跟前,确认他只是昏迷,随手用道术弄了点水倒在他脸上。

  “好啊油”

  那人刚醒过来就对着我发呆,这样子的人我见多了,不过他开口说的话却让我感到有点陌生的感觉,好像是什么地方听过,但却又不是汉语和

  异界大陆语。

  “哦哈约”

  见我听不懂,他又换了种语言,这下我听懂了——不会又是从地球上“穿”过来的吧。

  “你是兽人吗?”

  我直接用汉语和他对话,我打赌他听得懂,因为我看出来了,他那头金发是染的,不过如果他是韩国人或是日本人越南人又不会汉语那算我弄

  错了。

  “不是……你会说汉语?……你是混血儿吗?紫色头发紫色眼睛……你有没有男朋友……你说的兽人是什么意思?你等等,别动,我拍张照拿

  去放我博客里,一定会成为最火爆的博客。”

  一确定语言,这家伙马上就是连珠炮式的问题。还拿出手机,用上边的摄像头对着我。看来我没猜错,刚好这两天比较郁闷,就用这家伙散散

  心,逗逗他。

  “你看起来不像兽人啊,怎么连说兽人族两大种族的语言?”

  “咦?”

  “刚才你不是说了飞禽族的鹰(英)语和走兽族的兽(日)语吗?”

  “……飞禽?……走兽?”

  他刚拍完一张照,被我这么一说就愣了,我忍着笑,趁机在他身边左转转,右转转:

  “奇怪,没尾巴啊。”

  又看了看他的耳朵:

  “耳朵也是人样啊,你是哪个族的?飞禽?走兽?”

  “不,我不是。”

  这种情况,是个人都会否认,不过我却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哦,我明白了,你是飞禽走兽两大兽人族通婚生下的,是禽兽族!”

  “喂,美女……告诉我……”

  那人做出了某种觉悟的表情,一脸紧张、期待,又带着不安:

  “这里是地球吗?”

  “你火星人啊!怎么问这种问题。”

  我白了他一眼,那人松了口气,脸上却略带失望:

  “我还以为穿越了呢。”

  “穿什么越,在太平洋洲这么大的地方你想穿到哪去?你以为这是钻山洞啊?”

  “太平洋洲?”

  那人愣了,我却强忍笑意:

  “连脚下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脑子进水还是真的从火星来的?”

  “太平洋洲?那不是海洋吗?我记得陆地应该是亚洲、非洲……”

  “你脑子真进水了!亚洲洋、非洲洋可都是海洋。”

  “亚洲洋……非洲洋……太平洋洲……还是地球……那就不是异时空穿越了……”

  虽然他在很小声的喃喃自语,不过我还是听到了:

  “除了异时空穿越就是古代穿越,可是这也不像是古代……然不成到未来了?”

  随即,他打起精神:

  “现在是多少年?”

  “什么多少年?”

  我装做不知道反问。

  “就是纪年,还是公元纪年吗?”

  “嗯,现在是公元9364年。”

  “9364年?”

  那人愣了,随后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绿绿的树林:

  “环境保护得真好,过了那么久了怪不得海洋变陆地陆地变海洋。”

  我都快笑死了,但是还是得忍着,一笑就没得玩了。

  “那现在太阳系以外有多少个居往星?”

  “太阳系?你火星啊!”

  我故意做出一副不宵的眼神:

  “别说太阳系,能飞到八千米的地方就已经极限了。”

  这点我没说慌,异世界的“飞行器”都是飞行魔兽,能载得动人的都是大型魔兽,飞到七千米左右就已经是极限了,即使巨龙也很难飞到八千

  米以上,大型魔兽的身体对氧气要求很高,高空太过缺氧,这些大体形魔兽都飞不上去,更别说载人了。

  “不是吧……”

  那人一脸震惊:

  “平行空间吗?”

  随即又问:

  “以前是不是有出现过什么文明毁灭什么的?”

  我再次忍着笑意白了他一眼:

  “你这人真奇怪,大白天倒在路中间,醒过来又专问一些奇怪的问题,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嗯,我失忆了。”

  这家伙干脆搬出了小说中的失忆大法,可惜他不是主角,我是。

  “你漫画看太多了,失你个大头忆。”

  “我真的失忆了,美女妹妹,告诉我以前公元2000多年左右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大事件?”

  “公元2000多年啊?有啊!25世纪左右的核子大战争,两个月内所有的陆地变海洋,海洋变陆地,所有的陆地海洋都倒了个。”

  “地形颠倒?”

  他听惊得张大了嘴:

  “不是核冬天吗?”

  “核冬天那是老式核武器,24世纪以前的核武才会,以后的的核武器就好多了,专炸地下三防工事,顺便引发地震,结果上万个核弹一起爆,

  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上万个?地球没炸飞真是万幸。”

  看到他那悻悻的样子我感觉真有意思,这人太好骗了,太有意思了。

  “那兽人应该就是变异生物了吧,现在世界是以汉语为主吗?”

  “做梦呢,汉语是洞庭岛上的语言,要不是我在那住过一段日子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现在全大陆都是在用通用语。”

  “洞庭岛?了解,洞庭湖变陆地了,不过通用语……”

  我随后说了几句大陆通用语给他听:

  “有点像阿拉伯语,但又不是——不会是先前不流行的世界语吧?那会汉语的人多不多?”

  “我保证,整个太平洋洲能听懂你话的不足百人。”

  “为什么?”

  “人家早就闭关锁国一千多年了,要从那出来不容易。”

  “我就猜到……”

  他对我的谎话深信不疑。

  

第一百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