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今天看了一下书评区,很郁闷,似乎有位大神把其他同类小说中的设定套到本书中来了,大概是我更新太慢,忘记或是搞混了,不过更新缓慢的同时也有一部份剧情给漏了,比如创世神的那两位双生女儿还有欧阳耿的戏份都漏了,本来这些戏分中有说明一下关于创世神和其他神灵之间的设定的,这里重新补一下,漏掉的情节就跳过了:无论是异世的神灵还是地球的神灵,实力都差很多,异界的元素、圣灵级神仅仅只是相当于中国的山神、土地神,天神是异界神灵中的皇族(曾经的),而在仙界,天神只是给仙人“看场”的最低标准,天神以下的两边的评定标准是一样的,异界把所有天神以上的神灵归为神王,神王以上无论强弱全部归为创世神,这些创世神中其实有很多并没有创世的实力,但却有创造物种的能力,而仙界对于天神以上的神灵另一套评定的标准。至于主神,异界现在没有什么十二主神,以前在创世神以下就是神皇和魔帝,神皇和魔帝死掉以后有点家底的神都跳出来自立门户,个个都是“主神”。盘古在创世神里头算是很强大的一位,和异界的创世神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人有强弱之分,创世神也一样)至于人类修炼的仙人比创世神更强的原因,就像科幻小说中人类创造了机器人,却又被机器人打败,被机器人造反成功的情况是一样的。)

  数千年来人类在神的指引下因为信仰暴发的战争数不胜数,直到现在信仰战争依然轰轰烈烈。

  不过不得不说,虽然“圣战”年年都有暴发,但与数千年前相比,战争的强度与规模,甚至暴发次数都在不断缩水,这并不是因为那些教会意识到和平的可贵,也不是神灵的慈悲,而是因为长时间的战争消耗了人类社会大量的物资财富以及人口。

  数千年前,无数神灵割据一方,刚开始的那些日子几乎年年发动百万人规模的圣战,然后人死得差不多了,物资补给也消耗光了,大家只好放下刀剑回去种田——成熟的庄稼没人收割都快烂在地里了,再打下去不用战争人都会饿死,这样的情况神灵们也很无奈,他们不在乎信徒的死活,但信徒大规模的死亡将导至信仰力的缺失,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于是,这几千年来除了开始的一段时间,几乎所有国家都是打打停停,经历了几千年,圣战已经令人麻木了,即使是教会方面也只是组织几万人,最多十几万人打着圣战的旗号和异教国家对上,打得过就占点小便宜,打不过就溜,很少有以往那样惨烈的程度,甚至很多人都认为圣战只是例行公事罢了,至于那些在这样战争中覆灭的国家和教会就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或是笨到家了。

  不过前一段时间一个叫中疆的国家突然冒了出来,大量出售价格低、不用补给,不用担心士气、军心问题的豆兵。于是,各地战火再起!

  现在的情况比“圣战时代”初期还更乱,豆兵军团的数量至少是以千万计的,有时候一些相同信仰的国家兵合一处,后果就是直接出现数亿甚至十几亿的大军——亡灵法师的招牌骨海战术也没这样恐怖的数量!

  这个时候,数量决定了一切,无论再怎样精锐的部队,都不可能抵挡天文数字般的敌人,剑士团,骑士团不行,法师团不行,魔法骑士团不行,陆行龙骑军也不行,即使那些能施放禁咒的圣阶法师,累到死也很难消灭其中的一成。

  几千万的蚂蚊都可以啃死一头陆行龙,不要说数以亿计的军队了。

  某些下手迟了的皇帝、国王、教皇看看无数入侵的军队,再看看手下可怜巴巴的几十万、几百万人,顿时觉得军队规模太小了——尽管在平时这样的军队规模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完全正常,但很多事情就怕对比。

  对抗豆兵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也使用豆兵!

  本国的豆兵还在往国运的半道上,敌国的豆兵已经杀到家门口,怎么办?

  没办法,用人命死顶!

  但是人家的总兵力比你总人口还多啊!

  以往传统的城墙防守是行不通了,但是人工的防御不行,不代表没有其他的办法,借助天险就是最好的办法。

  这里没有城墙,士兵们只是在山道上简单的架上巨木和乱石做为工事。这里的山道地势很险,一边是笔直的绝壁,另一边则是深不见底的山涧,能够行走的只有一条五米多宽的山道。

  这里是拖延时间的最佳地点,指挥官很满意的看了看附近的地形,敌军空有亿万军队,在这样的地形上展不开兵力,在一线接敌的撑死也只有十几名士兵,虽然自己手下只有一个小队百来号人,但支持一段时间是绝对不

  成问题的,就算顶不住了,后退二百米,又是另一个分队的防守段,想要硬攻下这段路,没有三五个月是不行的,而祖国所购买的豆兵,只要再过几天就会到——甚至可能现在已经到了,只是还在分配阶段。。

  “豆子来了!”

  放哨的士兵叫起来:

  “是特殊豆兵!死士!三十人!”

  指挥官心中一紧,这段时间来天天和豆兵撕杀,对于豆兵的特性,他们比对面那些异教徒国家的指挥官还更了解:死士是特殊豆兵中攻击力最强的一种,速度、灵活、闪躲能力以及杀人技巧在特殊豆兵中极其抢眼,也是撕杀起来最不要命的亡命之徒,它们身上没有盔甲,防御很差,但凭着豆兵天生的恢复能力,却成为最可怕的对手。

  “来得不多,看来那些异端挺小气的,就派这么几粒豆子,真抠,小伙子们,记得,这些家伙比亡灵还难缠,

  砍下它们的脑袋是不够的,要大卸八块!”

  “哦!”

  士兵们齐声应到,他们自然知道豆兵的难缠,豆兵被刺穿心脏是绝对不会死的——你听说过植物有心脏吗?但

  是被砍掉头颅,大部份的豆兵都会死,只有极少数的例外,很多士兵在苦战许久终于一刀砍掉对方脑袋时,却惊讶的发现对方还能做战!松懈加惊讶的时候就被没脑袋的对手一刀结果了,很多人这才想起,植物似乎也没有大脑结构,至于为什么被砍掉脑袋,有些豆兵能活有些就此死去,却没人说得清楚,这也许得仙术师才知道。为了保险,还是把豆兵大卸八块分尸以后才安全。虽然在战场上这样做很困难,但不这么做却更危险。

  几名士兵缓缓的将弩炮对准了疾速冲来的身影,箭矢对豆兵是没有用的,很多对付亡灵的经验用在豆兵身上也适用,弓箭不行,掷斧投矛效果也不大,倒是城防的弩炮经常能把豆兵钉在地上或是把几个豆兵串在一起,虽然异界本土产的弩炮因为制做工艺很差,射程仅一百几十米,附着上风系魔法的力量也仅仅只是把射程提升到四百米左右,和中疆那些恐怖的床子弩差太远了,据说那里产的单兵弓弩的射程都不止这个数,而且床子弩的操作人数和射速都要比弩炮好上不少,有那种装备的话应该可以在对手接近自己阵地前多射好几轮。

  指挥官很希望自己能用上那种装备,迟管只是听说,但一些脚程快的冒险者已经带着中疆买来的兵器盔甲在国内出没——那些物美价廉的装备令人很是羡慕……

  “射击!”

  看到死士进入射程,指挥官命令自己手下唯一的一台弩炮射击——山道太窄了,在不影响作点的情况下只能摆一台弩炮。

  唯一的那一发弩炮却落了空,这也在意料之中,本来国内的制造技术就不好,准头差,要是豆兵密密麻麻的一涌而上倒是可以很容易命中,但这样一次只来这么点射中了才叫中大运,不过弩炮的装填太费事,只有机会射击一次,接下来就只有肉搏了。

  死士们冲了过上来,跃上乱石、巨木堆成的障碍,就在它们的脚尖刚刚接触巨石的时候,十几把长枪从巨木下面狠狠的刺了出来。

  “哧”“哧”“哧”

  虽然大部份豆兵用一种很诡异的方式,低头弯腰用刀挡住了攻击,但仍有两名死士被重创,其中一个甚至被两把长枪直接扎空,士兵们又即时的把长枪卡在工事的石缝中,这名豆兵马上就无法移动,用刀去砍枪杆,但这些枪杆却是特制的,外头包了一层铁皮,砍断需要很长时间,士兵们隔着工事上小小的枪眼,不安的看着这个被扎穿却依然生龙活虎的死士——简直就像没受伤一样!

  另一名被重创的死士仅仅只是被扎中了一条腿,它抓住刺中它的长枪,趁着脚下工事里的士兵还来不及把长枪卡进石头里的机会使劲向后一跃,那杆长枪马上从士兵手中脱离,和那名死士一起摔在工事外的山道上。

  “杀!”

  其他死士刚刚跃过工事,久候的士兵们就杀了上来,但是这些死士却是照着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死士制做出来的豆兵,当时的中国武术并没有像后来那样形成系统,但门派已经有了雏形,可以说死士们用的战技,就是中国武术的原始版本,虽然和后世的武技比起来破绽百出,但对付武技落后的异界普通士兵是足够了。

  士兵们冲了上来,死士手中的双手划出一道弧光,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士兵高举着兵器却没有落下,身体僵在原地,原本高昂的喊杀声被扼断,当死士们从他们身旁冲过时,他们的脖子如同高压水枪般喷射出鲜红的液体,然后软软的倒在地上。

  就在这三十名死士和一整个小分队撕杀的时候,其他的豆兵静静的列队沿着山路站立,并没有趁机进攻,几个军官模样的人通过“鹰眼”魔法观注着战场:

  “好敏捷的身手!”

  一名军官称赞:

  “即使精灵族的战舞者与之相比也逊色不少”

  “死士的做战方式似乎和精灵剑士很像,只是战斗力强上不少。”

  另一名军官仔细的观察着死士的一招一式:

  “不过和精灵族的剑士相比,他们的武技缺少美感,但几乎都是一招毙命,凡出刀必见血,几乎不与对手的兵刃相碰。”

  “这是实用形的战技,可不是精灵族的花架子剑法。”

  “你觉得我们要是训练一些士兵,让他们学习死士的这种战技可行吗?”

  “不是已经有死士了吗?”

  “死士是帝国的,但是每个家族都有些私兵,而那些特殊豆兵中战力排名前五十的特殊豆兵是只有国家和教会势力才能购买的,贵族和佣兵团是无法购买这种超极战力的。”

  “嗯,我觉得的确有必要……不过我认为让我手下的盗贼去学这种战技……”

  “那盗贼会成为很可怕的人物”

  军官轻轻一笑:

  “对方顶不住了,派援兵了。”

  死士的战斗力超乎想像,虽然以前也有在战场上投入过死士,但在那是在千军万马的大会战中,死士的战斗力

  尽管很抢眼,但在那样的大规模战场中也仅仅只是给了个“有点强”的概念,现在在这种百余人的交锋中,小队作战能力很大程度上要看个人勇武,以至于一交手双方才发现,死士的战斗力原来被低估了。

  这三十名死士最终还是被消灭了,从弩炮射击到最后一个死士被五把长枪扎穿,再被刀斧斩碎,前前后后持续了近半个小时,防守一方投入了近六百人,其中有一半被列入阵亡名单。

  “在这种战场中,单兵战斗力很重要!”

  防守一方的将领在山道的尽着,也用“鹰眼”观看了战况:

  “不能再这样下去,只要对方用死士开道,再用普通豆兵推进,我们守不了多久,集合两百名高级剑士以上实力的军官作为应急分队,如果对方派出死士,就让应急分队把那些该死的豆子给我顶回去。”

  相对于豆兵的无惧死亡,人类也开始用智慧准备对应方法。

  “另外在各个工事里准备一些燃料,一旦顶不住放弃防线,就引燃工事,山道很窄,要用火封锁很容易,在火熄灭之前对方应该不会让豆兵向火里冲,那样只会是添燃料的结果。”

  而在这些守军更后方的地方,离山道阻击战场有一定距离的一个小村子,这里离防线并不远,但这里却很安宁、详和,村民们在田间耕作,用锄头耕田的同时还不忘聊上几句。

  “啊!”

  突然一声惨叫从村外田边的树林中传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人们停下手中的农活,疑惑的看着惨叫传来的方向:

  “不会是哪个猎人踩到自己设下的陷井了吧?”

  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其他的声息,一位村民笑着开了个玩笑,然而就在这时,又一声惨叫响起:

  “救命……”

  声音更近了!村民们这次再不迟疑,扛起农具当武器,一起跑向树林——异界的森林中是很危险的,有很多凶恶的魔兽,不过这里离大城市很近,一般都只有一些略具攻击性的低阶魔兽,偶尔可能会跑来一只中阶魔兽,不过魔兽伤人事件还是时有发生。

  即使是中阶魔兽,这么多人的话应该可以救下人——只要配合得好。

  就在村民们走到树林边上时,一只绿色的,巨大的、外形很像乌龟,但长满了尖牙绿爪的魔兽出现了,一股恶臭马上冲进人们的呼吸道:

  “这是什么味啊?”

  “这魔兽真臭,从没见过,看上去像是中阶的吧?”

  “没见过,真没见过,早年我当佣兵走南闯北几十年都没过这种魔兽,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魔兽身上还有血!”

  是的,这只魔兽身上全是血,特别是嘴,血淋淋的,但谁都知道那血不是魔兽的,因为这只魔兽的血淋淋的嘴里,正在嚼着一截人的大腿。那魔兽见到众人,也不攻击,只是在一停的吃着人腿。

  “天啊,吃人了。”

  “吃人的魔兽见过,但吃这么快的可没听说过,又不是什么特别巨大的魔兽。”

  那名当过佣兵的退休老村民盯着那截人腿,似乎想看出受害者是谁,但是最后想起现在还不是确定受害者的时候:

  “大家快回村子里去,这魔兽看上去不好对付。”

  的确,一般情况下,这种大小的体形,再加上一身硬壳的魔兽,怎么看都不像软角色,村民们倒也不想无故受伤,但就在村民准备转身的时候,树林里一阵啾啾唰唰的响声,似乎有大群的动物正在赶来。

  “不好!快跑!”

  那个当过佣兵的老村民马上厉声大叫:

  “是魔兽群!该死的,听声音动静不小!快跑!”

  村民们马上认识到问题严重,手中的农民一丢,两腿迈得飞快,但是树林中却冲出几只巨形蜘蛛模样、尖牙利爪的魔兽,速度飞快。

  “啊”的一声惨叫,年老跑不快的老佣兵被扑倒了,有村民回头一看,马上吓了一跳:大蜘蛛尖锐的前爪从后背直接刺穿了老佣兵的身体,从前胸刺了出来。

  更令他们害怕的是,其他几只蜘蛛魔兽向他们扑了上来。

  快跑,回到村子就安全了!

  村子有为防御魔兽建的矮墙,虽然只有三米多高,但挡住小股的盗贼团和一些魔兽还是可以的,从这些魔兽的体形来看他们不太可能爬上村子的护墙,只要冲回村,关上村口的大门就行了!

  又是几声惨叫,几个跑在后面的村民再也没了声息。

  其他的村民跑得更快了,终于,他们冲进了村,但是在关上村门之前,一只蜘蛛魔兽冲了进来,没什么其他的办法,战斗,为了消灭这只入村的魔兽,村民们又付出了好几人的死伤,这还是因为这种魔兽身体脆弱的原因

  。

  但是,当村民们爬上护墙向外看时却面如死灰:那是魔兽的海洋。

  “那些魔兽向我们冲来了!”

  这是很坏的消息,但是还有人比较乐观:

  “不要紧,村子的护墙可以挡住它们。”

  但是,随后他们绝望的看到,那种蜘蛛魔兽居然会爬墙,而且有一种人形魔兽,更是一巴掌就能把村子的护墙打个稀烂,露出一个巨大的缺口,原来保护他们性命的护墙是那么的脆弱,根本不起作用。

  “我们完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